第 1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到上面自己署名的得意之作,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挑中

  不知道为何,阵紧急的电话铃声,让他手中的茶杯突然颤抖了下,杯子没有拿稳,直接掉在桌子上,瞬间洒了桌,微微有着恼怒的恨人老无用的他有些不耐的拿起书房内的电话,电话能够打到这里,肯定不是外人,至少也是自己身边亲近的人!

  “喂!什么事情?”

  “”

  “你你再说遍!”

  “”

  “半小时前,市姜家别墅被炸得夷为平地,后山密林中,发现浩钰夫妻二人双双被暗杀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噢!来人”

  姜老爷子久居高位,自然震定功夫流,却也在听到儿子儿媳突然被人杀害后,顿时大惊失色,前不久自己的个孙子刚刚被烧成灰烬,便让他白发人送黑衣人,心中伤痛不已,大病场,此时更惊闻坐镇市的儿子竟然被人暗杀,如何能够承受如此剧痛,顿时手扶桌案的想要站起,却突然感觉心脏剧痛无比,手捂部大呼守在书房门口的秘书

  同时间内,京华各势力的家族中坐镇的当家人,也都收到这震惊华夏的消息,虽然消息已经被封杀,不可能向公众外传,但是,这件可以掀起惊天大浪的秘闻,却犹如瘟疫般不径为走,短短个小时候内传遍了所有密切关注着华夏巅峰权势之争的那些顶级势力的大佬们,所有人都在猜测出手暗杀姜浩钰夫妻二人的是谁的同时,都在目不转睛的关注着京华那位老爷子的动向,不过,很快传来个较为正常却又不正常的消息,老爷子直接重病住院了。

  三天后,市的惊天大事还未完结,便又传来让人不敢至信的消息,棒子国前任总统柳明玄,在家乡晨练登山时,突然坠崖,据猜测属于自杀,但是,看到这消息的很多知情者全都明白,,这完全扯蛋,个国家的前任元首,个曾经拥有强大势力背景的大佬级人物,会选择跳崖自杀如此丑闻,简单就是骗骗小孩子!柳明玄的死,棒子政丶府还未有所指责,但是,将柳明玄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国政丶府却不了,直接突然跳出来,矛头直指北朝鲜,但是,虽然北韩鲜看起来国家经济并不发达,国力也不是那样强大,却点也惧怕他的宿敌,直接和国强势对抗起来,短短的几天时间,双方你来我往,相互激烈的对撞的同时,国也开始咆哮中,直接宣布,要和棒子国举行场联合军事学习,用以震慑北朝的嚣张不服!北朝对于韩军事学习丝毫不惧,而且也同时将国家战备等级提升!同样,华夏也对韩联合舰队在黄海上进行军事演习表示强烈的抗议,你这不是仗着自己的实力强大,公然跑到我的家门口叫骂欺负人吗?华夏虽然大部人都以劲和不劲打的态度,认为多边会谈,商议出个折中的办法最佳,特别是华夏些以经济建设稳定发展为目的挂在嘴边的懦弱官员,更是满嘴的国家经济稳定为由头,坚决反对华夏参于这场战争旋涡中,只是他们这些官员却忽视了,军政之间的那种矛盾,和独立性,虽然地方官员们大多都保持些以和谐社会为基本调子,以息事宁人为国之根本,却自知是为了保护他们那种“幸福专横,无所顾及的生活!”

  可是军方的人却有人提出议异,特别是当年参加过抗援朝战争的那些老将军,老部的子弟终于站了出来,个个充满华夏男儿血性的呼:“华夏如果打小r本,我将全部家当都捐出来!如果华夏敢打国佬,老子将全家性命都拿出来!不要说华夏人民打不过国佬,如果那些移民到国的华夏人每人手中颗枪,估计也能将国华盛顿夷为平地”好战份子就是血性,毕竟不是历史虽然已经让人沉痛,已经过去,不要总挂在嘴边,但是,韩的军演公然耀武扬威的跑到华夏黄海上进行,这便是对华夏的种叫嚣,也是种得意的显摆,更是种势头的打压,如果华夏真的继续做缩头乌龟的话,那将会寒掉很多华夏热血男儿的心!

  所以,华夏政丶府没隔两天,便直接宣布,华夏海军将举行海上军演

  周之后,京华市再出异常,军委委员中强烈反对举行军事演习的总参二部军委委员许东成上将,在京华栋千万豪宅中被杀至死,医检报告中显示,许东成在临死前,被人捅了百三十九刀,刀刀都未让他死掉作案现场还留下了许东成购买这套豪宅的房契,还有盘许东成死前留下的视频,视频竟然略显几分惊恐的讲述出了他如何出卖恶魔小队的全过程

  第863章短短的个月时间内华夏政界风云突外,外有强敌嚣张的在国门前处耀武扬威,内有权争势头的阴暗角逐,时间,华夏各路势力纷纷将目光都聚焦在了京华市,这个华夏政治文化的聚集中心位置处。

  接不断发生的大事件,让京华内军政两界也是人心慌慌,纷至沓来的惊天秘闻,虽然都被政丶府以强硬的姿态遮住家丑,但是,许多人都瞧出其中真正要关注的焦点,更明白,许多人又到了重新站队的时候,官场依是如此,人生若是如此!

  天气暖洋洋的让人想坐在逍遥椅上舒服的晒着太阳,京华市上的车辆依然犹如密密麻麻的蚂蚁般,某个节点位置便堵得可怜已经成为住在京华市居民的种共识。但是,这也另方面证明了,无论华夏处在何冲内忧外患的境遇情况下,车照跑,马照跳,人们依然还是要为了自己的生活奔波劳碌!

  当然,有些人却正在享受着难得的悠闲自在,和种家的温暖和幸福!

  紫月庄园内那处自留亩三分地前正热火朝天的别有分情景,给人感觉其中的点点怪异和另类的幸福感觉,远远的望去,但见紫月庄园的女主人们,纷纷扮作最时尚,最美丽的村姑模样,个个正忙不过来的帮着自己的男人和孩子们收整地打垅浇水施肥播种!

  而紫庄家园内男主人,那个杀人如麻的可怕白发恶魔,头发依然白如雪,表情仍然冷若霜,可是,此时的他却重新变成了个温柔体贴的丈夫,个慈爱的父亲!别人都是在网上玩开心农场,但是,这家倒好,直接在如此寸土寸金的紫月庄园内留出块地来当起了开心农场!

  今天阳光明媚,正是家里人集体出来劳作的日子,这些因为老公终于有几天清闲的日子呆在京华陪伴,而个个犹如被露珠滋润的如同鲜花般的美女也都目光充满幸福的伴在莫言身边,说不尽的情意缠,道不尽的幸福快乐,还有永远都幻想不完的未来。

  这块紫月庄园的微型小农场,今天的劳作有些让人垂涎,甚至想加入其中,因为家中的劳动力尽出,个不剩。莫家大小爷莫宝宝身小小的土布衣褂,穿着个小棉背心,手里拿着小土铲子,正跟着自己的父亲后面不停的翻地,整垅,而谢紫彤和龙灵众姐妹,两人组,正边用水罐里的水浇地,播种,然后覆土!虽然这些女人都属于那种千金大小姐,甚至是根本连农作物是什么样的也没见过,但是,那种认起劲和欢乐的气氛却让人明白,她们种的不是菜,是那份特有的幸福。而最让人搞笑和捧腹的便是,家里的两个白胖可爱的宝宝由于食量惊人,特别能吃,那小身体长得也就特别结实,个个让家里人都当宝般的宠爱有加,今天天气好,两小家伙也都穿上了棉软的童装,被姨娘们从儿童推车上抱下来,直接在小农场中心位置上放了个大大的棉垫,专门有人照看的情况下,两个小家伙趴在棉垫上,挥舞着小手,小脚,咦咦,呀呀的兴奋起来!

  家人快快乐的气氛却被远处庄园大门前的汽车呜笛声吵到了,正在忙碌的种菜的姐妹们远远的眺望下后,个个小脸顿时变得有些愤怒和不愉快!

  “哼!又是军委的车,来准没好事!”

  “唉!看来,这下估计老公又有事情忙了!”

  “唉呀!人家的胡萝卜还没有种完呢?这帮人太可恶了,老公刚刚在家才呆几天”

  “”

  说归说,但是,谢紫彤众姐妹却都嘴上痛快痛快罢了,个个都略显几分不愉快将手中的农用工具往到了边,纷纷都站到了自己的男人身后静静的望着被庄园护卫们放进来的八辆军委牌照的车队,离得自己的小农场还有很远,便停下了车,然后,车上走下的人,明显属于老熟人!

  不是别人,来的这伙带头的自然正是莫言的老丈人,东方皓!

  在东方皓身边的还有比较和莫言聊得来的军委副主席,老将军梁光喻!

  除了这两位紫月庄庄园的常客,还有个明显不像军委的人,是名身穿西装革覆的家伙,派头挺足,瞧那架式最低也是部级以上的官员,竟然能和梁光喻老将军谦让着略慢半步而行,这种架式也证明了这个家伙的谦让有礼同时,还很有分寸!

  “哈哈!这真是夫能妻贤,家庭和睦,真是幸福的家啊!小言啊!我可是又拉着你岳父,着老脸来你家讨酒喝喽,欢不欢迎哟!”

  离得还有很远,便瞧见莫言已经放下手中的锄头,迎了上来,梁光喻那刚颜的面容上透出种异彩的笑容,嘴上毫不客气的讨酒喝!

  “呵呵!老人家哪里话,您这么忙的大忙人,请都请不来呢?今天能来我这里,自然是欢迎!欢迎!会儿我让蓉儿专门下厨做几个拿手小菜,陪您喝几杯”莫言语气依然冷冰冰的不尽人情,但是早就熟悉他的习惯的人们都能判断出莫言已经很不错了,很多人想有这待遇都捞不到呢!这不,莫言话刚完,站在梁光喻身旁边的东方皓却开始不愿意找茬耍老丈人的威风了。

  “哼!臭小子,只欢迎梁老哥,难道我是木桩子吗?”

  “咳爸,这就是您的家,您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用不着欢迎吧!”

  对于这位整天摆谱的老丈人,莫言实在没有办法,人家两个交滴滴的女儿全都不图任何跟了自己,这个情,让自己永远也无法还清,虽然东方碧莲和龙依对于东方皓这个父亲依然有着怨念,可是莫言却还是每每见到东方皓时,都是十分的尊敬!

  “哈哈!这话我爱听,咦!宝宝,快过来叫爷爷,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啦?”

  瞧着站在女儿身畔的莫宝宝,东方皓有着特别的喜欢,不仅仅是爱屋及乌的喜欢,而是那种对于莫宝宝那种如此小的年纪便有些超越大人的能力意志力的赞叹,很多时候,他都感叹,自古英雄出少年,将来的莫宝宝其成就自不在其父之下。不过,他虽然喜欢莫宝宝这孩子,可是宝宝却不大喜欢他,虽然知道这个老头是碧莲姨娘和龙依姨娘的爸爸,可是由于两人起过冲突,小孩子便是如此,有些记仇!

  “碧莲姨娘和依依姨娘告诉宝宝你是个坏爷爷!每次来找爸爸都会没有好事情!”孩子毕竟是孩子,宝宝虽然有着同龄小朋友没有实力和智慧,却在某些事情上,尽显那份童真。

  “咳!不要听这俩丫头胡说,爷爷怎么会是坏爷爷呢?你看这是什么嘿嘿,宝宝叫声爷爷,我就把它送给你怎么样?”

  东方皓略显几分无奈的瞧着自己的两个女儿,没办法,谁让自己心有愧呢?所以直接从兜里掏出把最新款特别精致的左轮手枪,犹如拿糖惑小孩子的怪叔叔般,朝着莫宝宝展示道。

  “哇!是,枪身长55厘米,口径只有234毫米。“_”缩小版”东方皓手心的微型左轮手枪出现的同时,莫宝宝两双大眼睛也瞪得溜圆,这小家伙不喜欢任何其它孩子们喜欢的东西,却独独对军事类的武器情有独钟,以他那超强的记忆力,很快便断定东方皓手中的左轮属于世界上最小的几款手枪中的种,心中自然有种马上拿到手把玩的冲动。

  “呵呵,怎么样,小家伙,喜欢吗?喜欢就叫声爷爷,我就把它送给你!”震惊于莫宝宝那份超强的枪械知识同时,东方皓心中不免有些肉疼,以前自己来紫月庄园时,也曾经为了投莫宝宝的爱好,拿了些家里珍藏的经典手枪或者匕首,却在拿到莫宝宝面前后,却发现自己很杯具,因为自己拿出来的手枪匕首,人家莫宝宝都撇嘴的告诉他,在几岁时便搂着它们睡觉了,特别是在晓得卡秋莎特意从家里运来大批的武器中,很多都是特别为莫宝宝定做的时候,题解是无语,卡秋莎的家族,那是什么?那是真正的军工大家族,别说手枪匕首了,就连飞机大炮坦克,甚至导弹,只要你付得出钱,人家也能卖给你。试想想个堂堂大司令,竟然拿不出把让莫宝宝喜欢的玩具吗?太丢人了吧!所以这次,为了能够不再被莫宝宝小瞧,直接拿出了压箱底的东西,果不其然,真的让莫宝宝心甘情愿的叫了声爷爷,而得偿所愿的老小也都非常欣喜的抱了下。

  “小龙翔和小莫柔也出来晒太阳啦!这俩小可人真让人疼啊!快让我这个爷爷抱抱,看看两个小家伙又结实了点没有”东方皓得了面子后,心中大喜,正巧看到两个白胖胖的小娃娃还在棉垫上翻滚乱扭,老人都是这样,喜欢孩子,东方皓便毫不犹豫的走过去,逗弄起两个小家伙来,今天此行,他不是主角,所以自然无所在乎,到了自己的女儿家里,便如自家人样。而梁光喻不同,他今天来这里找莫言是有大事情的

  紫月庄园的客厅内,莫言将梁光喻请进来,便去洗了洗满是泥土的手,然后换了件衣服,重新回到客厅后,便瞧见梁光喻正边喝着茶,边和身旁边的那个西装男人低语几句,从始至终,这位西装男人进入到紫月庄园内,也未曾说过话,只是在莫言刚刚往里让梁老将军时,和莫言点了点头,当然,莫言的冷漠根本就是对这男人无视!

  莫言重回客厅,先是和梁光喻闲聊了几句家常,然后梁光喻便直接切入正题,将身边的这位西装男人引见给了莫言。听到这个男人的身份,莫言也是不由得皱眉!

  原来,这个西装男人身份比较特殊,在华夏任何人见到他,肯定要大吃惊,这样的人可谓是身份太特殊,而且太让人感觉到警畏了。他不是别人,正是华夏号首长身边的秘书长齐白宣,这样个特殊的人物竟然跑到紫月庄园,自然不是小事,虽然齐白宣感觉到了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冷漠,和无视自己的态度,虽然心中极为不满,也很有几分怒意,可是由于他是号首长身边的近人,自然晓得动身之前,号首长的叮咛和嘱托!

  因为齐白宣也知道,就是面前的这个才二十岁的年轻人,便是已经名动京华的白发恶魔,更是将雄霸华夏十数年的姜家搞得乌烟瘴气的罪魁祸手,甚至前些日子发生的这些惊天大事,都于这个特殊时期出现的特殊人物有关。所以,齐白宣临动身前,号首长,也特别的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得罪这个白发恶魔。

  “噢,你是想让我保护号首长的安全?”

  都不是那种虚伪做作的人物,齐白宣也毫不犹豫,直接道出了前来紫月庄园的缘由。事情就出在马上在海举行的韩联合舰队演习上,而华夏军方也特意同时期内进行海上军演,而特别让人瞩目的是为了表现出华夏丝毫不惧怕帝国主义的决心,号首长将亲自前往海军演现场参观以展华夏军威,鼓舞军队的士气。

  “正是,号首长将于下个月初,亲身前往海海军艇队视察,同时将参加华夏海军军演,由于此次出行比较危险,首长身边需要有实力超强的高手保护,所以,经过认真的考虑,还有梁老将军的推荐,我们认为你是最好的人选”

  齐白宣也没有隐瞒,虽然感觉着紫月的客厅内人来人往的较为乍眼,害怕如此机密被人听到传出去,可是,刚刚在和梁光喻低声交谈时,也略显吃惊的感叹,原来在紫月庄园内,很少有什么秘密,甚至许多机密大事,这个另类的恶魔会在吃饭的桌子上谈论。就连前些日子自己前来请求莫言出手将军委的败类汉许东成掉时,莫言也是在餐桌上毫不避晦的讲了出来。

  “当保镖,我没兴趣,你们不是有保镖,还有护龙阁的高手吗?什么找我,我也没有时间,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第864章“你”

  “没听清,那好!再说次,给首长当保镖,我没兴趣,而且我也没时间!”

  秘书长齐白宣亲自来请莫言给号首长当保镖,如此信任和天大的面子竟然换来的莫言毫不知趣的回绝!

  顿时,客厅内的气氛非常微妙,齐白宣脸色难看之极,想他堂堂号首长身边的秘书长,何等重要的身份,就算是在华夏各级部长大员的面前,也都从未受过冷遇,或者小瞧无视的尴尬场面,甚至于说,自己到哪个部门办事,都会受到特别的尊重,虽然感觉有些狐假虎威的模样,但是,他这个狐假虎威却可以说是华夏最有资格的人物。甚至于那句俗话讲得好,阎王不好惹,小鬼更难缠,哪个秘书不是强权者的贴心小棉袄!可是,久被人捧在天上的齐白宣却不曾想今日在紫月庄园遭遇到无视,虽然在来之前号首长的提醒,加上梁光喻在车上不是的给打预防针,却也没料到自己的话题刚刚切入正题,便被硬生生毫不商量余地的回绝了。

  感觉大大的失了颜面的齐白宣很想站起来便走,不在这里受如此窝囊气,然而心中却明白,此次号首长直接点名请莫言保护,便晓得其中必然有猫腻,以往号首长即使出国也没有这次前往海海军军演视察慎重。自己身为号首长身边的红人,自然明白,能有今天的地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