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谢谢您如醍醐灌顶般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我只想到了怎么样拒绝号首长的请求,却忘记了将事情的本质,往更深的方面想。”猛然间醒悟余老人话中最关键的节点所在,对啊!当年的国共两党,都能搞出联合抗日的双十协定呢?何况是同样属于喜欢权斗的政治家呢。万真的如奶奶所讲,姜家和号合伙联手铲锄自己,那自己将会面临多么可怕的绝境

  “呵呵,没什么?小言你能想到号那边打算动用驱虎吞狼,借刀杀人之计,便已经超出奶奶的预料了。何况事情也并非想的那样糟糕。其实你们或许还不晓得,为何号如此谨慎,还特意的找小言当保镖吧?”余老夫人看到莫言茅塞顿开的模样,也很是欣喜,毕竟这个孙女婿能够快速的自我分析判断利弊,较之其它几懂得花前月下,搂钱包二奶的那些根正苗红的三代四代太子们强上太多。

  “嘻嘻,奶奶,这还用问吗?难道不是老公他历害,可以保护他的安全吗?”嘴快的司徒明月被爱情包围着的幸福感觉未散,依偎在莫言的怀里,刚刚听到奶奶的提问后,那鼓鼓的小嘴马上追问道。

  “臭丫头,你懂个什么?大人说话,你不要嘴!”

  余升本就窝着肚子火,今晚寿宴之上自己这个余家当家男人风光,全都让这个瞧不上眼的新女婿抢去了,而且让他郁闷的是,自己找莫言要求他答应轮椅老人的要求,莫言却没答应,而事后,自己的母亲几句话便让这个莫言答应下来,顿时种你小子是不是专门不想给我面子的感觉袭上心头,让余升恨不得痛骂顿莫言。如今,再瞧着女儿司徒明月那份交滴滴搂着莫言的胳膊,小鸟依人的模样,心中说不上来的气,没地方发,正好女儿话,当然要拿出父亲的威严吓唬下。

  “哼!奶奶您看,爸爸他又说我小人家早就已经是大人!人家都有老公了呢!”朝着自己的爸爸做了个鬼脸后,司徒明月直接向奶奶告状后,便头扎进莫言的怀里,冲着自己依视的老公伸了伸可爱的小香舌。

  第879章被封杀的秘闻“的大人,你再大能大过当老子的吗?不管你嫁了人,还是有孩子,但在爸爸的眼里,永远都是个小孩子!”

  终于有机会拿出当父亲的威严,余升怒目直盯莫言,话语虽然是对自己的宝贝女儿说的,可是,在场的人谁都清楚,矛头却是毫不客气的对着新上门的女婿莫言。

  “哼,二升,在娘眼里,你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我看你今晚咋事事针对小言,这孩子多好啊,点没有那些家族的公子哥们的张扬拨扈和自以为是,要知道以小言今天的成就,他能做到如此稳重冷静,便是让我这个老太婆也感觉赞叹,这孙女婿我认准了,不许你和凯丽俩人整天冷着个脸给他看,小心我收拾你,你说是不是吃枪药了?”

  这边余升还没有摆完家之主的威严,结果主位上的余老夫人却突然倒打钯,直接将余升还未能嚣张升腾的气焰上浇了盆冷水。

  “娘,我没有啦!我唉,您说啥是啥,我听着”

  顿时将余升的噎了个白眼,略显几分无奈的神情瞧着母亲,刚想指责莫言几句不是之处,却突然发现,找不到适当的理由!

  看到余升不再讲话,余夫人才接着诉说道:“小言啊,其实奶奶的顾虑也有些多余,按说姜家和号之间的仇恨,也是极深的,现在的老人大多死的死,亡亡的,那些见不得光的秘闻现今知道的人越来越少,当年”

  接下来,余老夫人直接讲出了些为当代人很少知道的秘闻,直听着客厅内的众人露出惊讶的神情。

  原来,华夏建国后,自然将造神运动和提升百姓信仰力增加到个最鼎盛的阶段,但是,随着国内局势稳定,而各位开国元勋都渐渐老态毕显之际,终于都同时察觉到了所谓创业难,守业难的真谛。

  而随着国家政局稳定下来,领导层也渐渐老化,正要准备下任国家核心领导人步骤逐步提前,整个华夏国内政坛也出现了很惨烈的波动,甚至于说,“红领太子”们的意外死亡,“建国功臣”的篡权逃亡,“开国员老”的无疾而终等等,个特殊的女人,四个本来低调的人物组成的小团体,竟然可以将整个华夏搞得鸡毛狗跳,人心慌慌,系列政治剧变,内里都潜伏着谁将登基大宝的问题。

  时间会证明切的虚无,只有历史的车轮会辗碎任何阴谋的羁绊。

  而当华夏第代政治家们最后无奈,而且高瞻远瞩的提出,隔代挑选接班人的办法经通过后,自然全国上下,呼声片。

  随着某位军方的元帅终于在那动荡的岁月时,重新扶持起那位三起三落的传奇老人,让他重新回到华夏最高政坛上,将切的肮脏糟粕清理将后,提出了改变了整个华夏经济面貌的改革方向后,华夏才真正走上了条略显畸屈的不归路。

  但是,华夏领导那种隔代指定接班人的这规定却依然未曾改变。

  自古皇位之争,便夹杂着腥风血雨,当年姜老爷子北上赴任时,除掉臣家父子,破羊家军,扫北帮,登上大宝,自然有背后某些势力的推波助澜的支持。

  余老夫人所讲的秘闻便是关于这种隔代接班人的危机密闻。

  因为,自从姜家那位登顶华夏号位置上后,坐在高位俯看天下人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并且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道理,自然让某人贪恋权势到了巅峰状态,想到家天下的构思。

  从而,让其在有了这个念头后,便多次针对自己的下任接班人,也就是现在的号进行秘密的暗杀计划,对于皇权的争夺,自然常年伴着血雨腥风,而号在雏翅未展,羽翼未丰之际,只能处处躲避忍让,加上某些特殊势力的暗中保护,才让号险险的逃过了那次次蓄意已久的暗杀。

  虽然暗杀未能功成,这位老牛皮却丝毫不气馁,到自己任期临近后,却也依然迟迟不愿退位,最后不但将自己那找人代笔拟出几句破话写进党章,甚至还大改规矩,将华夏政治局常字头的委员数量由七人,加到九人,并且在其中安了自己五个席位,用来挟制刚刚上台的号。

  这也是号的领导班子登台后,四年无所建树的原因,似想,既便号首长想上台后来三把火,他不得也有趁手的点火工具和可燃物吗?如果这些工具和可燃物品都被别人控制住,你还点个

  “噢?奶奶,那号首长登位之后,为何没有将自己被暗杀的仇恨反击给已经下台的老家伙呢?难道,他是个懦夫,不想报这仇吗?”

  今天的心情极好,是自己的老公莫言来自己家得到了家人的认可,二来是要知道自己从欧洲和莫言相识之后,根本没有机会能够和莫言独处过这么久,特别是回到京华市,自己见到了谢紫彤众位姐姐那种热情谦让的态度,更是也不愿意独占个男人的怀抱。这次回地津,却是老公自己独自陪同,而且谢紫彤等姐姐还特别给了很宽松的时间让她和莫言多玩几天,司徒明月自然欣喜中透着无尽的幸福感。听到奶奶讲述的秘闻,小女儿家的心态自然忍不住马上问出心中的疑问之处。

  “嗯,明月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虽然号首长终于未能夭折登上了华夏权势的巅峰之位,也在名面上真正的做到了所谓的隔代接班人非常耀眼的三个党政军三权最高统帅的位置,他对那个暗杀了自己多次的老家伙恨得牙根都,却也毫无办法。要知道那老家伙虽然退下来了,职位交出来了,但是轩辕阁的白昕还有华夏第神兵的龙牙大队就保护在老家伙的身边,即便是已经交接了职位又能怎么样?他手中的真正实权却依然没有让出来分毫,他用十多年的时间,将华夏许多的经济产业垄断到自己的手中,掌握着全国各地的很多重要经济命脉,如果说不好听的话,只要他个不愿意,或者号首长,有什么针对他这方面的政策手段,估计连政治局常委会议都无法通过,九人席位,老家伙的人便占了五席,你说还争论个。这种只让位,不让权的卑劣行径,自然表明了老家伙家天下,喜欢拉帮结伙搞斗争的本性,虽然华夏许多红色家族的当家者都表示出极端的厌恶,可是,都究于现在华夏人人自保那份田,不喜欢去趟那片浑水的心理,渐渐的让整个情势逐渐恶化。谁能想到,结果小言的突然冒出来,短短的年时间里,竟然将京华搅得天翻地覆,奶奶特别要说的点就是,小言最让奶奶赞叹的便是打挖出汉的旗帜,毫不客气和无所顾忌的对姜家那方面狠下杀手的那份魄力。正好让许多人都想起了前些年海撞机事件中,老家伙竟然为了自己儿子在国的产业不受损,而不顾华夏军方各家族的强烈反对,公然将国侦察机和机上人员全部归还的作为。还美其名曰,国方面赔偿了500万,哼!华夏真的缺那500万吗?丢人都丢到家了。虽然军方许多仇的家族将军表示不满,却丝毫没有办法。毕竟老家伙高居军政治首位,而且还拿出因为马上回归为借口,免生事端的作法搪塞,但是,这件事,却让军方势力和老家伙之间产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再加上蓝宏竹之死,常字号委员九名变成了八名,又没有到下届选举的时间段,这样来,整个华夏政坛内就出现这种最微妙的形式”

  “原来如此,谢谢奶奶将这段被封杀的秘闻告诉我!让我也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根由”莫言眼中突然闪过几种特异的精芒,很是尊敬的冲着余老夫人说道,“哼,只知道原委根由有个用,你先想想马上将要到来的麻烦应该怎么样解决吧!”

  不合适宜的话音再起,直绷着的脸的余升突然话道,顿时引得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瞧了过来。

  “什么麻烦?”

  “麻烦不小,刚刚我在送老同学张出去的时候,他偷偷的在我耳边讲,你在市暗杀姜家老二时,不是还将两名国的超能战士掉了吗?结果让国超能战士总部特别愤怒,这次将会派出更强大的超能战士小组随着姜家老大前来华夏!”余升的话语中虽然表情冷淡无味,却夹杂着丝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关怀。

  “噢,又是超能战士!哼,姜浩钰身边的两个超能战士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老公不怕他们的!”

  司徒明月小嘴不噘,略显几分傲意的紧紧的搂住莫言的胳膊,小脸扬说道。

  “傻女儿,我知道他历害,不过,听说这次的超能战士是五个人,而且其中名还是队长。他们前来华夏的意图方面是协助姜家做些不能明面做的事情,比如暗杀号,别方面,便是要不惜任何代价的掉你这个曾经将国折腾的人仰马翻的白发恶魔!所以,我劝你小子不要轻敌,做好准备,不管如何,我可不想自己的女儿还没过门,就成寡妇”

  余升白了眼女儿,略显几分无奈却又感慨的道。

  第880章余家的夜晚不是静悄悄天上轮清冷的明月,余宅内某女儿家香闺的大花上,情中的明月却浑身香汗淋漓的承受恶魔的“摧残”。

  明月当空照,花儿都饱饱的吸足了白日的阳光营养,晚上个个收拢着花瓣羞涩涩的猫在余家宅院的花圃内,静静的聆听着曲优扬悦耳,却非常让人有种荷尔蒙急速分泌冲动的呻吟声,时断,时续,时急,时缓,时婉婉如潺潺溪水滑过秀丽的山川,时时如炙热的岩浆奔流如万马急骤般涌入狭窄的山谷

  余宅内余老夫人因为年纪越来越大,睡眠也越来越少,今晚的寿宴终于烟消云散,家人们坐在客厅内也谈了许久,天色已近午夜,劳累了天的家人们也都早早的休息。

  余老夫人正披着件衣服坐在花头上,戴着老花镜,灯下夜读,手中的资料和文件不是旁的,正是短短的年时间内,如炽热的明星般横空出世的紫月集团这位神秘总裁莫言的资料,老人看了遍,又遍,越看,期间脸上的慈爱和欣喜越跃然脸上。

  “嗯!哼!

  啊!老公,我不行了,求你慢慢点”

  正在这时,由于临近盛夏,天气已经开始变热,余宅很多房间的窗户都打开着,这种通风的效果,较之空调可要健康多了,但就是因为窗户被打开,司徒明月那抵制不住的呻吟声便从自己的闺房内飘出,传遍了整个余宅,也传到了余夫人的住处

  “呵呵!好强壮的男人,看来我这孙女婿并非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啊,怪不得他身边能有那么多女孩子,年轻真好!宝贝孙女,你要加油,奶奶还想要闭眼之前抱上重孙子呢!坏了,我怎么忘记问明月用没用避孕措施,唉,不行,明天定不能让这丫头避孕,不然我余家香火大事,可不能马虎喽!”静静听了听司徒明月那忍受不住股股快——感冲击而略显放浪有呻吟声,余老人非但没有埋怨,却还出乎意料的想起了关于余家香火的传承问题,真让人不得不感叹,老人那种封建思想中,后继无人的固执己念。

  另间相隔不远的卧室中“嗯!气死我了,明月这孩子也真是?也不知道害羞,竟然叫这么大声。还有莫言那混蛋,咋就不知道轻点”

  窝了肚子火的余升正坐在卧室内翻看今晚宾客的前来贺寿的礼单,却听到了自己女儿异样的声,顿时有些恼怒的将礼单摔,怒骂道。

  “是啊!咋搞出那么大动静,自家人听到都脸红,如果被外人听到,唉,孩子他爸,你也别生气啦!我明天说说明月”

  刚刚洗过澡,身上穿着淡紫色丝绸睡衣的余夫人,虽然已近中年,但是却很注重肤质的保养,临睡前,正在往皮肤上补水,听到丈夫的愤怒,直接转过身来到余升的近前,站在他的身后十分贤惠的用双手轻轻帮自己的男人按摩略酸的肩膀,略显几分温柔的安慰道。

  “唉,咱们的女儿咋点也不像你呢?怎么看不像是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

  感受到了妻子的温柔体贴,余升放下眼镜,单手轻轻的双指按压双眼间的|岤道,另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手略显几分无奈的道。

  “不许你这样说咋们女儿,否则我跟你没完,明月这孩子虽然属于特例,但却是我十月怀胎生出来的,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谁也不许抢走,欧洲的那个女人也不行!”

  好像被踩到猫尾巴似的,余升的话,顿时让妻子脸上出现短暂的愤怒,种抑制不住的情绪瞬间将卧室内的气氛升级到严肃的状态。

  “唉!好了!好,是你女儿,谁敢说明月不是你张凯丽的女儿,我第个不,没看咱家明月的那个皮肤,和鼻子多像你吗?”

  看到妻子发怒,明白女儿的身世属于妻子心底最不愿提及的痛。故余升伸手将妻子拉到怀里,让其侧坐在自己腿上,轻声安慰起来。

  “哼!这还差不多”

  最喜欢听丈夫提及女儿某个部位像自己,余夫人的脸上本来的愤怒,快速的转变回淡淡的慈爱。不过,很快却又眉头微皱的叹息道:“唉,谢谢你,孩子她爸,谁让我和欧洲那位都是苦命的女人呢?能够共同分享个如此优秀美丽的女儿,已经很知足了。哼!不过,你不许还想着欧洲那个女人,就看你那时候见到她后,傻呆的模样,我就知道对她痴迷的不行”

  “咳!咳!老婆,你胡说些什么啊,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你还提?咱明月都这么大了,我和她的事情早就分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你别乱想,好老婆”

  正要端想旁边的茶杯轻饮口的余升差点被呛着,自己就这点心思,还被老婆念叨了近二十年,真是遭被蛇,十年井绳惧啊!

  “人家不管,听着女儿那么惑,我我也想要了,老公,这个月你还没交公粮呢?”司徒明月的声太充斥着的惑,刚刚洗过澡的余夫人坐在丈夫的怀里,加上天气炎热,隔着薄薄的睡衣都明显感受到了相互之间体温的急骤升高!

  “咳!咳,先等会,我还没把礼单整理出来呢?”

  看到妻子发出了爱的呼唤,余升略显几分迟疑的望了望桌上的帐单说道。

  “哼,是不是知道你女婿历害,你自卑?不敢和他比比,承认自己不行啦?嘿嘿!”

  余夫人红霞满面,韵生双腮,情已经开始酝酿升华,自然也小小的来个激将法。

  “胡说,谁说我不行了!”任何男人也不愿意听到女人说自己不行,知夫莫若妻,余升被妻子的激将法挑起了战斗的望,直接双手抱起早已经是丰腴无比的孩他娘,大步向花边走去,刚刚准备前戏的时候,猛然间想起什么,遂趴到耳边小声的说道:“亲爱的,等着,我先去喝口女婿带来的虎鞭大补酒,听说那东西很管用”

  “你啊!你,瞧不上女婿,却还拿着他送来的礼物当宝,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酥半露,脸春意的余夫人瞧着丈夫那急慌慌的跑到放置重要物品的储物柜里,小心的取出个早已经打开包的礼盒,从里面满心高兴的拿出个半斤装的小瓷瓶开始倒酒,还边说道:“你懂什么?这可是野生东北虎虎鞭加上许多珍贵中草药泡出来大补酒,储藏了三百年以上,功效可不是动物圆里那些整天吃鸡骨架长大的老虎虎鞭可比,这种东西,就算花钱也买不到的!嘿嘿,还算那臭小子有良心”

  不提余升喝完女婿专程给他带过来的珍贵虎鞭大补酒后,如何和老婆共赴鸳鸯双飞梦,单表此时司徒明月香闺内的战况是如何激烈。

  种浓浓的氮气的味道夹杂在女儿脂粉香和体香中充斥着整个香闺,虽然家中有客房,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