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事了,而且还出大事了!

  世界名校联合武道交流团进入华夏京华大学,宣称要和华夏各所学校的武道高手进行场公平公正的较量!

  由于京华市各名校对此事并没有放在高度认知的层面上,当若大若强的个交流团来访时,终于让京华学子们震惊了上午。宣称武术传承几千年的发源地的华夏,竟然在整整上午连连遭遇惨败的局面,京华震惊,华夏颤抖!

  而下午刚刚开始的第场对决过程中,被寄予厚望的形意拳传人也落得惨败的下场。这更让准备参赛的华夏男儿有些却步,难道历史性的刻将要重演吗?

  难道华夏又次将要在同块土地上,同样被联军同样用着华夏的千年文明创造出来的武术技法战败凌辱?

  擂台上正要对崎的小米国迈斯南德选手,本想潇洒的甩出瓶冰水时,却突然听到了啪的声。这种声音并不是水瓶落地的碎裂声,也不是那种水瓶着地的声音。紧接着声冷冷的声音传上了擂台

  “洋鬼子!你爹妈没教你要爱护环境吗?”

  声音并不响,却很冷,冷的听到这种声音的人骨头缝中都冒出寒意。华夏选手,交流团双方,赛场内的观众,上万人的会场突然静悄悄第107章华夏之地岂容他人来撒野!

  第107章

  爆发啦!月月今晚更新至22:00,每小时都会更新两章以上,请路过的书友支持月月下,没有钻钻和花花的请留下宝贵的意见!和您对某位角色中月月的描写不甚满意,都请说出!月月不求完美,只求打动自己,最希望的就是能够打动看过本书的读者!

  擂台下,位身穿宽大运动短衣短裤的看起来十六七岁的瘦小少年,正手拿着垃圾收集盒,同时用另支手拿着个条帚指着擂台上的迈斯南德,眼神的冷冽和噬人的气息让人感觉到了种死神的降临,而就在瘦小少年的脚前刚刚打扫过的地面上,瓶水正不断的往外鼓动外溢着

  擂台上的两个选手,加个莫名其妙裁判都愣愣的看着这位短袖上别着标的少年,他的标和外面那种可以让摆摊的小商小贩们闻影丧胆的‘某群人’不同,这个少年袖标的上的两个黑体字代表的身份和人家没得比,个是遭人冷眼的清洁两字,另个虽然也属于清洁的范畴之内,但是此‘清洁’非彼‘清洁’,个是扫大街,个是扫荡大街,多个字的情况下,同样穿着制服的人被看到后的态度却皆然不同。

  看到了迈斯南德愣愣的样子,少年保洁员仿佛忘记了对方这个强壮的洋鬼子那健美先生样的体魄,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矿泉水瓶,个腾身跳上擂台,就那么稳稳的走到比他高了头的‘巨人’面前。

  哗!开着口的矿泉水瓶就那么突然而又必然的洒在迈斯南德的身上,同时那个矿泉水瓶子还被丢在了洋鬼子的胸膛上。

  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事情的发生仅仅在几息之内快速的完成了,全场震惊!

  冰凉的白水浇在了迈斯南德身上的时候,终于让这位发愣的迈斯南德清醒过来,他惊讶!

  转瞬间,强大的怒火已经冲上顶门。

  这是什么?

  这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

  少年保洁员的表现已经让赛场中所有人掉了满地下巴,接下来的事情却更加雷倒了片。就是这个身材悬殊极大的少年保洁员竟然用手指着迈斯南德的鼻子冷冷的教训道:“小子!你来华夏猖狂,我不会管,也管不着;你来京华大学逞强,我也不会管,因为没有这个必要;你在这个擂台傲气凌人也就算了,我也没那种兴趣管你;但是,现在的你竟然践踏我的劳动成果,就是不对了!现在你马上向我道歉!否则,我马上要你好看!”

  本来就暴怒之极的迈斯南德再也忍不住怒火,只见他暴怒中大声用了句标准的美式汉语“混蛋!找死!”

  个硕大的拳头已经闪电般的直奔少年保洁员头颅袭去

  巨大的拳风在未曾和少年保洁员那稚嫩的小脸有所接触前,已经响起了呼呼的风声!

  呼啸的拳头像是证明着件将要发生的惨剧似得,引起了不少人的惊呼和紧闭双目,至少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已经预见了少年保洁员头颅被那强壮有力的拳头打碎的场景。但是,毕竟还是有极少数的看客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反面是种戏谑!

  其中之的就是米字旗下的那位黑人拳手乔瑞斯,在迈斯南德的大喝声传出的同时,黑人拳手那直挺的身躯为之震,并且嘴中呢喃着道:“蠢材!”

  至于这个形容词是送给少年清洁工的,还是那个正发动攻击的迈斯南德就不得而知了。

  同样有着这种表情的还有几位,比如高丽大学方阵中最前排中间的那位代表人物,因为他那始终半闭的眼睛突然睁大开来,口中竟然发出丝惊呀之声。最神秘方阵的那位异国美女的身后,个永远也不会引得人们注意的身影也不由得颤抖了下,只是他的颤抖并不是因为赛场的擂台将要发生的事情,而是看台上的某个不起眼的位置上的某个很起眼的不起眼的黑衣人。

  杀手和保镖这两种世上永远对立的方阵中,也有两种级别的评定。

  杀手以让人在不被发觉中杀死目标为准则,那表示这种杀手很合格,很优秀,但是这种喜欢隐形的杀手,却只能归为下乘;但是杀手界还有种杀手,他们可以提前告知将要刺杀的目标,也可以出现在目标面前,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那个杀手,让人惧怕的是他能够让人看出来他是杀手而且还会增派大量保镖的情况下,还可以完成击杀目标的任务,这就是所谓的超级杀手,而里面的王者更是种神话中的存在!那是所有人的恶梦。保镖却恰恰相反,下乘的保镖永远是那些守卫在目标的前后,为了目标可以挡子弹抗暗箭的盾牌,他们永远会是可怜的牺牲品;而有种保镖却让所有杀手都头疼的对手,他就是那种永远能够出其不易间把目标的危险在背地里化解于无形的传奇,这种保镖也属于保镖中的上乘。而杀手和保镖两者却都没有准确的定位标准,因为两者都会现个共同的特性,那就是他们都是生命的终结者。

  神秘方阵中颤抖的身影不自觉的往身前的保护目标靠近了些,他的心从未有过的紧张,即使曾经面对数十位杀围攻时的他也没有今天这样的恐慌。原因很清楚,都是自己保护的这位特殊人物惹得祸,这位异国美女竟然大胆的拿着冲着那位不起眼但却非常起眼的黑衣怪人猛拍,嘴里还好像发现新大陆样的说着标准的英文:“上帝,这是什么样的怪人,他不热吗?”

  异国美女发现了好奇的目标后,欣喜惊奇的拿着对准目标时

  坐在观众席上的黑衣人竟然很警觉得自动寻找过来,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睛中闪过道冷芒,就是这道冷芒和那瞬发的杀气让异国美女身后的超级保镖身体上有了颤抖。

  保镖马上紧张的靠近异国美女低语了几句,没想到这位异国美女非但没有转移目标,反面更加无所顾及的拿着对准了那个黑衣怪人拍了起来

  如果离得近了,就可以听到她口中的话语:“真的吗?呵呵!我真想看看这个黄种人历害到什么程度。”

  不过,她的表现没有引起目标的反应,却引出了另两位,不另外三位母老虎的怒视和杀气!原因很简单,就是某位心二用的美女无聊间突然注意到了某位异国美女的怪异行为后,当她发现了异国美女的机拍摄的目标竟然是某个特殊人物时,她的心好像下被投入醋缸中。所以,找不出理由的她马上拉出两位最有资格敌视对方的‘战友’。

  后果就是,比赛台的场面非常吸引人,但是台下却出现了更加吸引人的幕。看台上便出现了三位美丽的女孩正怒气冲冲的瞪视着那位正拿着专注的观察某位黑衣人的花痴异国女人,“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如此不知羞的盯着老公看,我定要好好教训她!”

  “可恶之极,明明把老公包得如此严实,还能被这样的狐狸精闻到气味!太可怕了!不过!我们老公的魅力真是大啊!”

  坐在她们旁边的某位想挑拨离间的女孩直接被两女的话雷倒过去!旁边听到声音的林老夫人也无奈而又慈爱的摇了摇头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确实超强,很快被三女狂加诅咒的某位异国美女竟然感觉到了什么似得,当她把目光转向看台的某处后,也终于知道自己眼皮猛跳的缘由。终于,场三对的眼神大战从相互惊艳中开始

  至于这场眼神大战的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天知道!不过很短的时间,她的战斗就被擂台上的变化给吸引过去。

  擂台上,狂怒的小米国选手迈斯南德拳打向少年保洁员头部,想象中的惨叫却没有发生。仅仅声响亮的啪声过后,所有惊讶的看着擂台上的场景。强壮魁梧的白人选手迈斯南德看似狂暴有力的拳竟然就那么静静地停在半空中,不是他想停,而是被只比他的拳头小了半有余的手掌攥住了。

  场面在很静寂的氛围中,快速转变成惊呼四起的哄响:“天啊!怎么可能!他那么小?怎么可能接住那么凶猛的攻击!”

  站在少年保洁员身后的裁判和谢云龙是最有发言权的观众,那拳的强劲有力谢云龙深深的感到了恐怖,他自认为如果是自己和迈斯南德对战的情况下只有躲避。可是,就是面前这个比自己还要瘦弱很多的十六七岁少年竟然惊人的用只纤细的左手轻易的挡住了那恐怖的拳,而且更加让人难以想象的是他竟然连身体都没有往后退却。

  这是什么功夫?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五霸天中最强的他也终于对自己以前学习到的武功生出了被骗的感觉,但是,如果自己以前学过的那些武功都是骗人的,那么真正的武功又在哪里呢?

  第108章社会中最阴暗的角之地!

  第百零八章

  同样震惊的最属发动攻击的迈斯南德,他无法想象自己轻易可以打出五百磅的重拳竟然被人挡住了,而且还是那种让人看不起的瘦弱黄种人,而且还是那种在他眼中最弱不禁风的黄种人,而且还是面前这样个看起来才十六七岁的少年。

  看着自己那停在对方小手中的拳头,他突然半丝信心全无,同时,种恐怖的情绪弥漫在心头。少年保洁员同样发怒了,只见他那冰冰的目光中突然转变成嗜血修罗的形象,他那可以凝水成冰的语气从嘴中暴破而出的时候,人们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恐怖的气息。“哼!这是你自找的!”

  话音未落,只见少年保洁员就那么猛得拉迈斯南德想要回撤的巨拳,迈斯南德那巨大的身型竟然乖乖的弯下腰来,少年保洁员上身没有半丝变化的抬起了右腿,目标当然是对手致命的胯下。

  毕竟是位久经战斗的高手,虽然支手受制,但是迈斯南德闲着的另支手还是快速的挡向了上攻的腿影。

  但是,已经失去信心的斗者还能有反击的可能吗?闪电般的腿影终于被挡住了,但是这也加剧了迈斯南德弯腰的弧度。

  抓住了这机会的少年保洁员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被对方挡住的小腿自然的弯下去,可是那坚硬的膝盖却更快速冲顶到了迈斯南德的胸口处,强大的冲击力让这个强壮有力的白种人直接惨哼出声,但是迎接他的并不是对手的怜悯,已经借势跳起的少年保洁员更是挥动起那只准备已久的右手,明显小了很多的拳手正好勾打在迈斯南德的耳门处。这拳的力量有多大没人知道,但是从白种人迈斯南德那高大身体竟然平行着飞出了擂台,啪叽声摔在擂台下面,无巧不巧的正好落在了他刚刚潇洒丢弃矿泉水瓶的地方。

  场面出现了几息的宁静,但转瞬间却马上传来震天的欢呼声。

  华夏这方的选手们也都激昂的叫着好,刚才还低沉着的头颅也都昂首挺胸的样子,对于他们来说终于可以抬起头来了。

  不过!这切的事情好像与那位刚刚狂彪的少年保洁员没有半点关系,只见他很随意的拍了拍双手,仿佛对于手上粘染了洋鬼子的晦气而筹莫展似得,摇着头快速跳下擂台,拿起放在地上的垃圾箱和条帚消失在汹涌的人群之中!

  交流团的各个方阵终于震动了,每个将要上台的代表都从自己的位置上坐了起来,直到此时!他们才明白华夏真正高手并不是那些资料上,或者视频上所讲述的人物。

  信心满满而来的他们终于有了种恐惧的感觉,就是在刚才,就是在少年保洁员那惊震全场的动作之下,他们的后背都生出层冷汗华夏的水很深!

  承办此次比赛的京华大学常务办公室内,位胖胖的负责人,正指着刚刚教训完洋鬼子的少年保洁员喝骂着:“的,你个臭小子,要不是老子媳妇他二哥的三妹子的大姨的三外甥女婿的儿子求了我好久,再加上看你比较可怜!我他妈的也不能晕了头让你这样的败类臭流氓来当保洁员啊!你看看你刚刚来京华就给老子惹了多少事情,前天刚刚把这片的洪帮小弟狗哥的头打破了,今天又把外宾打昏迷重伤,你马上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被骂的少年保洁员低下头没有说什么,慢慢的往外走去

  “臭小子!你站住!”当少年刚要开门出去前,那个凶恶的负责人从兜里拿出几张百元钞票后,不容分说的塞到了转过身的呆愣的少年手中,嘴里还怒喝道:“操!看什么?拿着!这不是给你的,这是我对你姐姐的点心意!”

  看着这个胖胖的负责人的样子,少年脸部有些激动的颤动,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胖胖的负责人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喝道:“小天!你已经十六岁了,不要动不动就发火,想想如果你出了事,你的姐姐怎么办,谁能帮你照顾?”

  听过胖胖的负责人的话,少年恭敬的向胖家伙鞠了躬便转身离开了!

  离京华大学不远的处贫民居住地,这是块划入商业用地后,马上就要进行拆迁改造的老平房了。般情况下,能够搬离的这里的居民早早的投亲靠友了,至少在国家发放征地补贴前都先择了离开这种生活环境,因为让这里的居民都尽早的离开,这片的水电都早已经停止供应了,整个贫民区已经分外凄凉冷清!而这里也是众多社会阴暗面彰显的地带,这里经常出现些打架斗殴的场面

  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却还有居住的可怜人。小天丢掉了工作后,垂头丧气的走在这块荒凉寂静的平房区内

  突然!丝怪异的声音传来,让正垂头沉思的小天马上飞快的往前跑去。

  转瞬间,小天跑进了个空旷的小院后,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后,他的眼睛红了,刚刚平静下来的热血再次的升腾起来。

  破烂不堪的小院中,帮呼喝的混混们正在狂叫着。就在这几十个混混围成的人圈内,有个满身鲜血的胖少年正躺倒在地上,个头上包着纱布,胳膊被个吊带挂在脖子上的猥琐青年,正在调戏位女孩。

  “哟!没想到这秦天这小兔崽子还有这么个漂亮的姐姐,可惜!可惜他妈的是个又瞎又哑的费物,不过这脸蛋可真水灵啊!”

  被打倒在地还没有昏迷的胖少年看到猥琐青年正要伸手去拨开女孩那掩住脸庞的长发时,马上如同受伤的猛虎样骂道:“陈狗,你他妈的不是个人,趁着小天哥不在家,跑来欺负芷馨姐!小天哥知道定不会放过你的!”

  刚刚要摸到女孩脸蛋的陈狗听到胖少年的话,脸色阴毒的转过身来快步上前,照着胖少年就是狂踢了几脚,然后吐了口吐沫在胖少年脸上骂道:“妈的,刘波你不是很牛吗?你不是有秦天那个王八蛋撑腰吗?如今呢?如今你他妈的不是还在老人脚下踩着,求老子啊!求老子饶了你啊!哈哈!”

  胖少年被猛踢几脚后闷哼几声,也没有求饶,反面骂声片,结果换来的还是顿暴打,最后终于昏迷过去。

  秦芷馨虽然看不到场面的变化,但是听到刘波的痛哼声和坏人的怒骂声,马上不顾切的扑了过去,但是她那纤弱的身材如同飞鹅扑火相仿,正好在拉动陈狗的同时,随着她那乌黑的长发甩动,露出张清秀绝伦惊恐惧怕的面容,美女!有可爱清纯型的有妖艳邪魅型有性感妩媚型

  但是,此时出现在所有混混面前的却是种另类的美。那纤瘦匀称的脸颊有着羞花之貌,那双无神间却又圆又大的双眸却让人感觉到了闭月之容;秀鼻樱唇更是挑逗异性想品其芳香甘淳的欲望,那是种让人心中生起怜惜感觉的病态姿容就因为这张脸庞的出现,陈狗下踹的脚竟然顿在半空,他那充满欲念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张充满惊慌的面容,四面二十多名跟随陈狗而至的混混们也都停止了呼喊助威的声音,都在狂咽着顺顺口水。陈狗正恼羞成怒的脸庞虽然还会因为那些瘀肿部位的牵动而抽搐,但是那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前这个漂亮之极的美女是他的了!

  小天进入小院时看到的就是这样场面,色心大起的陈狗正用他那支还没断掉的抓住姐姐的手往怀里抱紧着,而且还在不时的用那支色色的手在秦芷馨脸上,身上乱摸着。随着他的大吼声,院里内的混混们都大惊失色的向院门处望去。陈狗也暂时放弃了对到手的美色的欲望,转回身打量着正满目血红的秦天,好像十分得意自己的杰作样猖狂的道:“秦天,你他妈的来的正好!前天不但打挠了老子的美事,还把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