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妹们,不用怕,老公肯定会没事的!”

  “是啊!老公他还答应和我们举行婚礼的,不会有事的”

  “嗯,卡秋莎的爸爸说过,苍龙哥哥的命不是那么容易被夺走的,我也坚信苍龙哥哥会没有事情的”

  虽然以谢紫彤为首的几位姐妹极力的为大家打气,但是,瞧着个个姐妹那种焦急担忧到手手相握,心心相连,眼中泪水转着眼圈转动,就是不肯落下的楚楚模样,任何个男人在场,估计也都忍受不住她们的悲伤焦心的模样。

  而其它人,更是都保持着寂静,个个都略显紧张的不时盯着手术室内上的指示灯瞧了又瞧,望了又望,即希望他直亮着,却又同样担忧他灭了之后,会不会是噩耗传来。

  时间分钟,秒钟的过去!人们的心也都紧随着手术室内的时间流逝揪紧

  十二个小时之后,国地下王者李察携妻子亲自带队的欧洲专家医疗小组也抵达京华市,刚刚来到军区总院后,连和大家打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便马上安排身后四名世界最知名的医学权威进入手术室内进行救治

  李察的到来,也算给大家那渐冷的心打了支强心针

  整天时间里,站在手术室外面的人都水米未沾牙!

  噢!

  不对,还有三个小家伙必须要吃,而且还都是由大人们拿着超大型的奶瓶给三个小家伙喂奶,如此喜人可爱的小娃娃本应该让现场的人们都欣喜宠爱番,可是,所有人都清楚,时间不对,地点不对,时机也不对

  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二十四个小时的精神折磨已经让手术室外恶魔的女人们处在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谢紫彤等曾经经历过比现在更难以承受的经历的话,估计她们都会真的变成疯子。

  就在所有人都疲惫不堪,几欲心冷的二十四小时过去后,手术室的指示灯也终于灭掉

  第九百四十七章史上最狠心的爹娘上

  月思行

  城市的喧嚣依旧,普通百姓当然不晓得在这月时间里,京华市,甚至于华夏的政治格局究竟发生了多大的变化。百万\小!说

  轩辕阁生死擂台血腥之战的事情被所有上层的圈子内的大佬们疯传不歇,而且越传越神,同时,也都为了那意想不到的结局表示震惊和对于紫月集团,乃至那位被传的玄之又玄的白发恶魔未来的动作表示极其关注!

  老龙杀死白发恶魔的愿望未能达成,悲痛绝望之下,身体日益渐弱,虽然有最好的医生不停的给他做保健,却也属于落日近西山的残留状态。出乎所有人预料,老龙在听到恶魔脱离生命危险醒来之后,竟然派手下人开车拉着自己前往军区总医院,目的很简单,他就是想见见恶魔,然而,落迫的神龙不如蛇,以前华夏最巅峰的神级大佬,却只能止步在病房前

  号首长也没有想到结局会变得如此不可思议和荒唐,同样,得到恶魔未死的消息后,便开始整日里坐卧不安,先是跑到轮椅老人处进行了求助,然后便在某个特殊的日子,借故以私人的名义,低调的偷偷前往京华军区总医院,去探望某个特殊的病人,然而,结果可想而知,他同样被挡驾于病房之外

  轮椅老人也略显几分忧虑华夏政局的走势会因为此次轩辕阁和恶魔之战的意外结局发生不可想像的浩劫,但是,当他急切的赶赴军区总医院后,也终于得到了个更让他意外的消息,白发恶魔在手术室内渡过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里,轩辕阁阁主和丑婆婆两位近百岁的老人家,全都因为以毕生的内力为莫言护住心脉续命,结果当恶魔手术完成后,两位老人也都双双的晕倒在手术台边

  同样,三位华夏巅峰之神位的实力大佬,都跑到军区总医院的消息被些特殊嘴快的都传开过后,所有人目光也都聚焦到了军区总医院内,特别是,特别是那间封锁无人能够进入,而且楼层内被近两百名全副武装实力强大的护卫们从入口便守护森严中的病房的同时,整个军区总医院也被近千名身穿黑衣的护卫围了起来

  任何车辆入内,人员入内,都会严格检查,前来医院京诊的患者也都进行全方面的监控,试想下,如此作为,自然会引发系列的麻烦和激烈反抗。

  当然,个军区的总医院,竟然被私军武装给控制,却在院领导反应到上面后,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回复。

  华夏军方和政府都保持缄默的情况下,医院领导层更是心中无奈的同时,更加透着小心,因为连他们都略显无法置信,华夏权势巅峰的人物,不停的前来总院内探病,老龙小龙轮椅老人还有军委的几位副主席,各大军区的司令员

  随着前来的人物,越来越多,而且涉及的圈子越来越广,每伙前来医院探病的来客排场都极为低调,医院上下所有人也都对总院内的那位特殊的病人充满了好奇,好奇,好奇中还加了点敬畏!特别是能够近距离接触这位病人的医生,护士,工作人员等等,都感觉到其中的压抑!

  幸好这位给军区总医院所有人压抑感的特殊病人没有长期住下去,短短个月时间后,他便出院,被自己的女人接回家里

  轩辕生死擂血战个多月后的紫月庄园内紫月庄园最大主卧室的床上,刚刚将缠在身上的绷带,纱布取下三天的白发恶魔重新回归了莫言的身份。当然,身体重伤未痊愈的他,还需要躺在床上,被自己的女人精心的呵护照护着。

  轩辕生死擂上,场可怕的血腥杀戮过后,莫言重伤未死,最高兴的人当属家中的妻子,在莫言醒来后,更是都冲进病房内,个个抱着自己的男人大哭了场那是种心痛的渲泻,那是种欣喜的眼泪

  小龙翔和小莫柔两个胖乎乎可爱到极致的小家伙由于吃的多,身体成长也超过同月的小娃娃,如今竟然能够略显晃晃的坐在床上,而且嘴里能够无意识的发出特有的音节,特别是那张嘴,笑时,露出小嘴内的可爱小||乳|牙,两个小家伙醒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能够自己翻身,坐在床上,显得那么精神旺盛!

  而在莫言的另边,个刚刚足月,还只能呆在襁褓中的小婴儿却依然在甜甜的睡着

  “蓉蓉老婆!我你瘦了好多”

  两个小娃娃的咿呀学语让莫言终于再次从虚弱的昏睡中醒过来,虽然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醒过来,但他却知道,自己每次醒来的时候,身边都不会缺少陪护在旁边满脸关心疼惜的憔悴容颜,自己的女人为了全力照顾自己,个多月时间里,从刚开始众女衣不解带的死死守侯在自己床前,到后来,莫言伤势稳定后,已经累坏的众女有好几个都同样卧塌吊上了盐水,而姐妹们也决定,开始轮流着陪在老公床前,24小时不间断瞧着纪蓉短短个月时间内瘦了圈的惟翠容颜,莫言心疼的探出手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老公,我是你的老婆,只要你没事,蓉蓉再累再苦都不怕,瘦就瘦点啦,当作减肥”

  感受到莫言那份柔情,那份温柔,纪蓉所有的疲惫担忧扫而空,女人就是如此,可以全心的为心爱的男人付出,只要自己的男人感觉到,有那么丁点的感动和爱抚,便会幸福得不以复加,纪蓉便是如此懂得知足的女人,从小时候她便耳熏目染历代月女婚姻生活的杯具,如今,自己爱上的男人竟然没有被克死,已经属于上天眷顾,如今再次听到老公那生活甚少的温柔语言,纪蓉激动的双手捧起莫言的大手,放到脸上厮磨,那双妩媚的美眸微微合上,渗出眼内的晶莹,泪水顺着眼角轻轻的滚落腮边,正好落在了莫言的大手和自己小手的结合点上,缓缓的渗透,进入,浸略

  “蓉蓉,我”

  本就木讷寡言的苍龙那从未那冷漠如冰的眼神中闪过浓浓的温柔,感受着纪蓉那份深情之爱,摸着自己女人那因为睡眠休息不够而黑黑的眼圈,莫言将唯能动的左手揽到纪蓉的身背后,轻轻的搂进怀里!

  “嗯!老公蓉蓉不能没有你呀!小心的你的伤口,刚拆完线”

  被莫言深情搂入怀里的纪蓉不敢太过用力,眼角的泪水,混携着那份幸福的模样,当如书中颜如玉般的妩媚漂亮,让任何男人瞧到后,都会惊骇当场,迷恋此生。搜索哥百万\小!说但是,如此千古传闻中的月女音容,却只为个男人绽放,何其幸也

  场略显劫后余生的温馨时刻还未停驻太长时间,便有人不愿意了!

  “吧!”

  “泡!”

  两个稚嫩的音节从两个可爱的粉嫩可爱的大娃娃嘴里喷出来,顿时让深拥感受幸福时刻的老夫老妻同时侧首向意外搅局者瞧了过去,眼瞧着两个小家伙个月前还只能翻身,如今莫言重伤个多月后,两上小娃娃竟然能够坐在那里,莫言心中生出种愧疚的父爱,瞧着对儿女那伸出来的胖嘟嘟的小手,还有想要自己抱抱的焦急模样,父爱萌发后的莫言知道两小已经习惯在自己身上赖着不走,更是最喜欢找自己抱抱的,都个多月的时间没有抱过两个小家伙,龙翔和莫柔点不认生,还是那种要抱抱的样子,顿时不顾身上的伤痛刀口刚刚拆线没几天,直接开口道:“蓉蓉,抱过来吧,让他们趴在我身上玩会!”

  “不行的,老公,医生说过,你身上的伤口刚刚拆线,如果这两小祖宗爬到你身上,估计你别想有好!”

  “呵呵,没事的,让宝宝趴我没受伤的地方就好了!”

  “唉,你身上哪个地方没受伤啊!全身上下四十五处大小伤口呢,已经遍身都是,要不然,你先抱抱小莫南,羽若姐姐也和姐妹们样服侍你将近个多月啦,你都次还没有抱过莫南呢?我和卡秋莎妹妹她们还议论呢,老公,你说你傻不傻,竟然被羽若姐姐盗种还不知情,傻乎乎还凭空多出个大胖儿子,若不是羽若姐姐抱着莫南来华夏,估计”

  听到老公说要抱抱孩子,纪蓉担心老公的身体,所以直接将莫言身旁边正在熟睡的小婴儿轻轻的抱到了莫言的身边,又将两个嘴里不停的发出音节,四只小手断伸的莫柔和龙翔抱到了莫言的另侧,让三个小娃娃全部都靠在莫言的身上说道。

  随着纪蓉的动作,和话语,莫言扭转脸瞧着被纪蓉抱过来的两个月大的婴儿,这个在自己完不知情下,被云台仙子盗种生下的儿子,熟睡中可爱通红的脸蛋,眉宇之间大多都随了云台仙子那般眉目如画,细瞧之后,还会发现小家伙的嘴角,鼻型完全就是莫言面目的缩小版!

  血缘亲情的感召力非常微妙,莫言轻轻的探手,不!应该说探出根手指,轻轻的在婴儿的小脸蛋上抚摩着,那份轻柔,那份疼爱,看得纪蓉也心生几分感悟,自己的男人根本不是那个现在外界人人谈之色变恐惧极深的白发恶魔,他只是个想要保护妻子的丈夫,个疼惜儿女的慈祥老爸!

  莫言难得有如此闲暇享受份天伦之福,随着时间的推移,卧室门外传来敲门声,个非常动听的女人声音传来:“蓉蓉妹妹,我可以进来吗?”

  “噢!玫瑰姐姐,进来吧!”

  “蓉蓉妹妹,快帮我接下,三个小祖宗的牛奶热好啦,我还稍稍的放了点核桃粉,听说对孩子的智力发育有好处”

  卧室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身黑色套裙装束的黑玫瑰围着个围裙,小心的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茶盘上摆放着三个超大号的奶瓶,应该就是莫家三个小家伙的饭饭。黑玫瑰乌黑靓丽的长发已经盘起,派居家美厨娘的打扮更显几分特别的韵味。

  “言弟,你醒了!”

  托盘被纪蓉接了过去后,黑玫瑰才注意到正被三个穿着小肚兜的可爱宝宝围住的莫言已经醒来,然后非常亲切的问侯道,本来莫言从将玫瑰军团救回时,玫瑰军团的女人们都称呼莫言为少爷,但待回转京华后,便被谢紫彤和龙灵等姐妹强制着让这些命运坎坷的女人们有种家的感觉,所以比莫言大的都会叫弟弟,比莫言小的都会称呼声哥哥!

  “噢,玫瑰姐姐,今天礼拜,你今天没有去公司吗?”

  自从当初谢紫彤带着众姐妹买下紫月庄园后,黑玫瑰也便搬进了庄园内,而且还和众姐妹同吃同住,特别是莫言不在家的日子里,都是黑玫瑰等女人和家人样陪着她们解闷,所以说,对于莫言来讲,黑玫瑰便和自己家人样,丝毫没有区别!

  “言弟放心吧,紫月集团这边有袭副总裁和梁助理,龙翔集团那边有龙董事长和李总,不会有任何问题来!来,莫柔大宝贝,快过来,要吃饭饭啦”

  对于莫言这种撒手掌拒,能将紫月集团的公司运营管理的如同蒸蒸日上,在外人眼中,莫言这样不负责任的老板,真可谓是几辈子烧的高香。但是,只有内情人知晓,个大的集团公司,莫言的存在,那完全就是属于整个公司的灵魂,就是因为有了他这个不负责任的灵魂人物存在,整个集团公司的凝心力才会显现出来!

  “蓉蓉,怎么就你和玫瑰姐在家,其它人呢?”

  莫言重伤后的身体极弱,醒来会儿后的莫言渐渐感觉眼皮有些沉,正要闭上眼休息时,突然惊醒,今天家里有些异常,从自己醒来后,除了纪蓉和黑玫瑰外,谢紫彤龙灵等其它众姐妹都不在。甚至于平时没有大事情,根本不会出门的秦芷馨,也不在家!

  “啊!没事,没事,老公,彤儿妹妹带着姐妹们去去去参加个朋友的婚礼啦!”

  莫言终于发现了异常,纪蓉心中暗道不好?个多月时间中,重伤的老公身体特别虚弱,平均每天都会沉睡超过二十个小时,按照往日的习惯,姐妹们都知道老公应该是中午过后才会醒来,所以才留下纪蓉黑玫瑰两个人在家照顾老公和三个孩子!却没有想到莫言竟然在众姐妹刚走,便醒了过来,根本不会和老公撒谎的纪蓉顿时慌张起来!

  “蓉蓉不会骗老公的,告诉我吧,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大事情?”

  夫妻之间,太过熟悉,纪蓉明显在掩饰,莫言自然马上明白家中发生大事情。不然的话,紫月庄园什么时候会变得如此冷清,而且如此特殊时间段中,还要全部出门!

  “唉!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灵儿妹妹的父母将你告上法院的事情,今天是开庭的日子!姐妹们全都陪着灵儿妹妹去法院了”知道瞒不住老公后,纪蓉略显几分无奈的神情,瞧了瞧莫言那微皱的眉头,怕他担忧着急,也不再隐瞒,便将事情的原委讲出来!第九百四十八章狠心的爹娘中

  月思行

  人活着为啥?不定是为了到点就上学工作,生孩子等死

  而是为了想爱谁就爱谁,想怎么活就怎么活的痛快劲!

  京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在开庭审理的案子与以往的遗产纠纷案大为不同!

  以往的遗产纠纷案,大多都是家中长辈死后的遗产分配问题,家中的兄弟姐妹之间将亲情淡忘后,通过法律来分割老人财产的最好办法。哥百万\小!说小说某些良心泯灭的兄弟姐妹更是为了所谓的庞大利益在法庭上对于曾经奶同胞进行人身攻击换取利益的方式等等,皆被旁观者认定那属于种尚失人格标准品质恶劣的作为。

  并非公平的法律准则制度下,所谓的审判结果难道就是真正的公平吗?

  本身国家法律就只是为了约束普通百姓们,而制定的种枷锁,这种法律的层面,也仅仅是只针对广大处于阶级最底层的可怜百姓,这些所谓人人平等的法律对于那些特权阶层来讲,就是他们玩弄,剥削,欺凌百姓的最好借口罢了。

  今天法庭审理的案件有些特殊,不但让审判长,审判员头疼,就连中院的领导层也都额头冒汗,小心行事中

  第点:此次经济案件,金额涉及量太过巨大,龙翔集团由于前段时间的你争我夺可谓名声显赫,虽然人人都晓得其被白发恶魔夺回后,也仅仅是个壳公司,但是,没有任何个人可以忽视紫月集团的能量,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龙翔集团的公司运行和业绩正以恐怖的速度攀升,最根本的原因,便都可随根逐源的摸到某个让许多人谈之色变的白发恶魔身上。而复活之后的龙翔集团其资产和未来发展憧憬也不容小觑,数百亿的资产卷进了这场官司中,其影响力自然非同小可。也倍受商界关注

  第二点:被告的问题也非常复杂,个特殊的被告,个还在吃奶的婴儿,才几个月大可爱的超级小富豪,甚至连华夏公民都不算的超小盲流——龙翔。事情非常简单,用民间的俗语讲,被告龙翔属于那种没有户口的小孩子,莫言和龙灵虽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而且还有这样个可爱招人疼的爱情结晶,但是,之前,他们这种夫多妻的行为根本不会被华夏法律认同,而莫言更不可能为了家中任何个女人单独去办理结婚手续,随之前不久,莫言已经以保护号首长为条件,获得了可以和自己的众位女人同时领证结婚的特权,却因为重伤后直躺在床上,无法前往婚姻公证处结婚领证,所以,他们这种婚姻事实将不会被法律所承认,同样,小婴儿龙翔也便成为没有户口的小‘盲流’没有户口的人俗称。免费小说没有户口,小龙翔便不是华夏的正式公民,个没有身份证的人,其本身的利益,自然也不会受到华夏法律的保护。虽然小龙翔的权益不受华夏国家保护,可是,谁却也不敢针对这个小家伙有半点说辞,因为这个小盲流却还有位超牛叉,让人无法不顾及不恐惧的超级老爸,也就是法律所说的监护人,个现今在京华,乃至华夏人人仰望的存在

  第三点:弱势之无奈强势到可怕的被告方让人感叹,什么欲哭的无奈?叫做无法无天?都在被告代理人的身上表现的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