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渐的驶离庄园,如条黑色小龙般隐入夜色中

  秋雨润物细无声,秋叶萧条,夜黑风高,也代表着次针锋相对的最终较量才刚刚开始!

  姜家客厅轩辕生死擂战,白发恶魔未死的结局完全出乎老龙的预料,同样,这种衰势至极的预兆也让老龙明白什么叫做大势已去!特别是当惊闻轩辕阁阁主和白发恶魔竟然有如此亲密家人的关系之时,老龙竟然丝毫不意外,而是苦笑声,长叹良久,面朝夕阳余辉站立了许久,许久

  事后,他曾经去军区总医院,想见见他,却被恶魔的女人强势的阻挡在外面。就在老龙感慨人走茶凉,势倒气衰的同时,却也传来号首长去军区总医院探望恶魔时,样遭遇到冷拒,顿时大笑不止

  第九百五十三章婚姻进行时3

  月思行

  秋雨再逢时,冷意袭心头

  “该来的终究会来”

  老龙目光远眺,隔着别墅的落地窗瞧见了远处闪动照来的车灯,他坐在沙发上的身体巍然未动,就那样淡定的端起茶几上的精品茶杯轻饮口低低的叹息道。推荐哥百万\小!说

  咣铛声!

  巨大的撞击声传来,姜家别墅的大门竟然被辆高速冲来的轿车撞开,随之整个姜宅别墅外面传来阵马蚤乱声和激烈的战斗声

  “什么人?啊!保护首长”

  短短分钟时间后,院落里重回平静,不,应该说是死水般的寂静。

  “首长,有杀手冲进来了,我们几个来掩护,其它人保护您快速撤离!”

  突然有人闯进姜宅,而且上来便是如此疯狂的攻击,自然不会被认为是下雨天闲着没事,跑来串门的。老龙身边的护卫略显惊恐的亲眼历证了院子里的单方面虐杀后,意识到形势的严峻和首长的危险,马上做出了最正确的措施。

  “唉!小志,命令警卫班停止反击,大家都放下武器,撤出去,我想和他单独见,叙叙旧”

  老龙目视大门外涌入的车队,眼神中出奇的淡定,他心中明白,即便是龙牙的五行大队今晚在这里保护自己,也阻止不了恶魔前行的脚步,小小的警卫班要拦住强势而至的恶魔铁蹄,简直就像是螳臂挡车样可笑,此时此刻,无谓的牺牲反而会让恶魔嘲讽,直接挥手制止了想要冲上前架着自己离去的护卫们说道。

  “首长,您”

  叫小志的警卫班班长疑惑的瞧着坐在那里的老龙,突然感觉到这位曾经身居高位的王者突然大改许多日子以来的那种病态萎靡不振的模样,竟然隐隐的再现几年前位高权重时的威严和上位者的气势。小说

  “不要再说了,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毫无意义的送死,不如留下你们年青的生命,为国家,为人民做些有意义的事,持行吧!”

  老龙虎躯震,目光中露出那份坚持和冷芒。

  “是!”

  随着老龙的喝斥,仅余下的几名警卫也纷纷撤出了别墅。

  也就在此时,门外的秋雨更加密集,但就在雨滴奏出几分秋的冷意的音符之时,种略显震动人们紧张的心弦的脚步声闯入大家的耳中!

  所有人都可以听出,这是个人的脚步声,不急不徐,不重不轻!

  就这个人的脚步声,却步步敲打在人们的心底最深深处,无由头的冷意,种让人心底发毛的恐惧都袭上心头

  刚刚撤出别墅楼的几名警卫员也都略显几分胆寒的瞧着姜宅院子的情景,整个姜宅前后左右,都被人包围,黑压压的人影都趴在墙头上,华夏特种大队中,般情况下每个班,才会配发个的红外线夜视仪,却已经被这些人常规性的人人装备上,世界最顶级最先进的军火枪械,人手两支。

  这这究竟是支什么样的队伍,究竟我们是军队,还是他们?

  羡慕的同时,几名警卫员识趣的放下了手中的突击步枪,不用想,都明白,就在他们走出别墅的那瞬间开始,他们身上的每个致命部位都被红色小亮点印上特有标迹。

  几名警卫也都暗自庆幸,刚刚没有继续进行反击,否则,会真如老首长所说,毫无意义的送死,但同时,他们的目光也凝视到了那位和自己擦身而过的白发黑衣的男人,个根本就无视他们,却让他们感觉犹如泰山压顶般恐惧的身影

  姜宅的客厅内“五年了,没有想到时隔五年,同样的秋雨之夜,不同样的地点,我会再次面对你沾血的屠刀!”依然坐在沙发上的老龙满面凄凉神色中,却透出种决然之色,他的目光虽然苍老,却在久久等待的人走入客厅后反而露出解脱的平静。

  迈着震动人心弦的步子走进姜家客厅的人正是从紫月庄园而来的莫言。

  醒目飘逸的白发将其自身的年纪完全遮掩住,袭量身定做的正装穿在那修长笔挺的身上尽显挺拨,冷漠坚毅的脸上透着淡淡的成熟气质,二十多岁的年纪,竟然给人种看穿世态炎凉的沉稳,行走间那种浓浓的威压,甚至比坐在对面表现出上位者气息的老龙还要显得浓郁,只是,两者的气质完全不同罢了。

  种是久居上位,发号司令的上位王者的气势;种是那凛然无惧浴血成魔后最终胜利归于平静天道的龙威。

  五年后再次直面坐在沙发的老人,这个华夏曾经的号人物,夹杂着屋外的秋雨绵绵,莫言突然有种重回五年前风雨夜的凄然和伤感

  “你错了!五年前要杀你的是个叫8001的杀手,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却只是个想过普通生活却被敌人着走上血腥之路的平凡人莫言”

  莫言没有坐下,眼望着五年前因为炎黄教官的央求,在自己手下逃生的目标,眉稍微微下落的道。

  “哈哈,不错,我是大错特错,而且错的离谱,当我醒悟到这个问题时,却已经晚了。”

  再次睁圆那本就低垂的老眼,上下打量过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时,事隔五年后,再见面前的这个杀手当初那个满身血腥杀意滔天的少年依或是现在,这个浑身上下给人种平静却暗藏着无限杀机的男人,他终于明白,为何自己有种无力感,为何自己的每次计划都因为他而失败。因为从始至终,自己都没有将面前的男人摆在同层次上,因为自己始终没有想到五年前的杀人机器会是条蜷缩的苍龙,如今历经风霜血腥的浸染后,被上天眷顾的苍龙已经不用窝在水潭内栖身,已经出水的苍龙却远比自己这只老龙更有朝气,更有实力!

  老龙眼中闪过丝浓浓的悔意,略显苦笑之后,语气非常平静的道:“年轻人,你不会明白,像我这样个为了权势,为了上位,苦心经营生的男人,最惧怕什么?”

  “怕死”

  莫言静立在客厅中,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说出后,便住口不言。

  “嗯,说的也不错!华夏自古帝王中,上到秦皇汉武,近到康熙乾隆,哪个不是欲求长生不老药,想再活五百年,我自然也不例外,我也怕死,而且怕的很!像你这样个五年前,就可以轻而易举的闯过近五百名警卫员的守卫,杀死三十名保镖后,能够轻易瞬间取走我生命的世界顶级杀手,我怎么会忘记呢?虽然当日炎黄为了挡下了那颗子弹,在他临死前的哀求下,你才最终放弃任务,但是,事后,你这个代号8001的顶级杀手却成为我心中永远的噩梦”

  老龙面容仿佛也重回五年前的那个夜晚,那场让他连思考都停滞的暗杀,简直是他生中经历过,所见到过最惊险,最恐怖,而且最无助的次暗杀,而那名暗杀的主角,此时,便站在自己的面前,老龙眼中透着种浓浓的怨恨继续厉声说道:“让我没有想到,就是你这个噩梦,却在消失四年后,突然出现在京华市,当你的资料照面再次出现在我手中时,虽然时隔四年,但你的模样却依然深深的刻在我的心底,你知道我心中是何种感受吗?恐惧,种莫明的害怕,我会在某个夜晚失眠欲睡之际,突然感觉到,你会冲到我的床前挥起屠刀杀掉我,当时,我就想过我若还是号首长的位置上坐着,肯定会马上派支全副武装的部队不顾切的冲到紫月阁去灭掉你”

  “当初炎黄教官拼死为你挡下子弹留下的遗愿,我已经放弃任务,所以,我虽然因为灵儿的原因来到京华市,却也并未想过再和你有半点瓜葛,至少,我已经根本没有杀你之心”听到老龙的感慨,莫言眉头微皱,略显几分伤感的道。

  “同是炎黄种,相煎何太急何太急!呵呵,其实我如何不晓得,你这种顶级杀手不是能够随便招惹的,若是没有将你击必杀的把握,肯定会被你的反扑威胁到!所以,刚开始,我确实没有动你之心,但是,你的存在却让我感觉针芒在背,直到直到当我得知,我的政敌方面已经极力想要拉拢你之时,我才真正的对你动了杀心!当时,也恰巧你的那个情敌端木青云开始阴谋报复,所以,我也便默许我的孙子毛毛参与了针对你和你的女人的行动计划!唉却没想到,当时的个决定,却会铸成我姜家的败落!”

  老龙摇了头,从面前茶几上拿起那杯已经凉透的茶水,大饮了口后,接着说道。

  “你是指恶魔小队?”

  莫言眉头皱!

  “嗯,不错!就是恶魔小队的崛起,虽然你成立了紫月集团,但那在我的眼中,文不值,像我这样生在权势漩涡中搏杀的人,根本不会那种东西有丝的兴趣。但是,当你成为东方皓的女孩,而且还给几大军区训练出只实力直追龙牙特种大队的恶魔小队时,我便不得不开始想办法除掉你,以及你刚刚训练成型,眼瞧着实力提升非常恐怖的恶魔小队队员因此,才会出现恶魔小队接受任务前往冲绳军基地,而你为救恶魔小队,不惜涉险驾驶着大黄蜂战斗机独战24架军战机的惊天战,震惊世界,也同样让我钦佩和赞叹,更有种深深的后怕。本以为天助我姜家,在你身残r本海的消息传来,我感觉自己竟然有百倍的庆幸和欣喜,当时的感觉便是噩梦终于不再出现,你也终于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永远不存在”

  第九百五十四章婚姻进行时4

  月思行

  “可惜你非但未死,还突然归来,不但在紫月集团门前砍掉了京华市公安局局长宁援朝的手,而且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当晚杀上了水上人间,若不是我及时的嘱托白昕老伙计前去搭救,相信那次,毛毛也会被你毫不留情的杀掉!本来我事后严今不让毛毛这孩子出门,就是怕你暗杀他,却没想到,最终这孩子不听话,偷偷的跑到蓝家,还是没有能逃脱你的报复!”

  说到莫言身死r国冲绳海域之际,老龙眼神中闪过几道瞬间即逝的异彩,担提到恶魔强势归来便大闹京华时,那丝异彩闪即灭的速度,和他的心样。哥百万\小!说

  “噩耗传回京华,彤儿她们悲伤欲绝之时,你的孙子竟然还和端木青云合谋夺走龙翔集团后,依然不甘心,还想夺走紫月集团,我的妻儿走上绝路,当晚水上人间若不是我只顾着杀掉端木青云,岂会被白昕救走,卖国求财,将情报卖给□□□方,让恶魔小队往敌人圈套里钻的汉,人人得而诛之,你敢说自己儿子,孙子合谋出卖情报的□□□方的事情,你不知道吗?”提及姜毛毛,莫言眼神露出极大的鄙夷,汉两字说的更重,更狠,意思很明显,面前的这条老龙才是害死恶魔小队百三十九条鲜活生命的罪魁祸首。

  “想听实话吗?”

  老龙听到莫言大骂汉,华夏代元首脸上也现出猪肝之色,瞧着莫言那鄙夷之色,老人略显唉叹中摇着头叹息道。

  “当然!”

  莫言冷语以对!

  “真话就是,我也是名华夏人,而且还曾经是名对于华夏党无限忠诚的党员,当我登顶华夏最高权力巅峰之时,我还有必要用所谓的情报去交换那微不足道的利益吗?或许你不会相信,华夏自古数千年历史,龙生九子,各形不同,老龙已衰,九子也会为他们以后的路打算,恶魔小队的事情,我也是在事发后才知道的,同样极愤怒他们的作为,也深感事态的严重,只是,华夏自古便有俗语知心,虎毒不食子,当我在个前任的国家领导和名父亲祖父之间,却只能选择了后者!理由很简单,我老了”

  老龙眼角微微有些湿润,自己用扁低尊严和出卖良心来唯护的儿子,孙子现如今竟然全都不在人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已经将老龙打击到崩溃的瓶颈。哥在百万\小!说若不是,老龙心中还有那份执念,还有那份期望,估计早就崩塌木朽,但随着轩辕阁阁主入京,场惊世之战结束后,白发恶魔竟然没有如预料中死去,老龙的心便已经如死灰般消极

  “”

  莫言没有说话,他继续听着个老人略显苍桑的回忆,之所以如此有耐心,也是因为轩辕生死擂台血战后,重伤复生的莫言心境有了很大变化

  在外人的眼中,依然还是那个冷血嗜杀的白发恶魔却正悄悄的发生着变化,这点,紫月庄园内的姐妹们是最有体会的,特别是前些时日,京华市中院庭审事中,莫言的出现后,冷血恶魔表现出冷血之外的另类柔情面,力挽狂澜的表现完全超乎了熟知他性格众亲友的想像,特别是莫言能够下床之后,还特意的带着龙灵和儿子龙翔回了次龙苑,结果超乎想像的和协温馨。

  “不要嘲笑我,也不要说我不懂得所谓的民族大义和做人的根本。或许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将会比我更清楚,世间无圣贤,即便是当年华夏建国的领袖,何其超凡之神龙般的人物,不也是为了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争风吃醋,将情敌得无立身之处装疯渡日。其爱子命丧异国后,也不能免俗,愤怒之下也将所有的对立的政敌全部害死,虽然表面上是借用了其它人的手段,其实谁都清楚,若不是他的暗许,当年那些开国员勋哪个人动得了?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老龙提及华夏建国之初的往事,自然津津起道。

  “不感兴趣!”

  莫言目光平视,眼神中依然冷,却还透着点好奇。

  “告诉你,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三个字——家天下!若是当年那位被华夏百姓争倾为神般的领袖在暮年之际,不是意欲完成家天下的构想,不是派自己的儿子前往战场镀金,岂会引起对立党派的密谋报复?太子命丧异国,即使是神般的国家元首,百姓最信奉的领袖,却也为了仇恨大杀开国元勋,发动次差点将华夏夭亡的革命,或许,如果当年没有那场激烈的权斗迫害,我们华夏也只能和如今的北朝鲜同样的变成家独大的局面”

  老龙今晚的话很多,略显有些唠叨,有些罗嗦,但是,出乎预料,五年相隔后,再次前来暗杀老龙的人却会静静的听他墨迹,反而好像听得极为着迷。

  “家天下的构想,你不是也直在努力的吗?只是,你的梦想覆灭了!”

  莫言嘴角微扬,当初在欧洲和司徒静聊天时,对于华夏政治方面的内幕也小小的了解到,虽然没有如今老龙现身说法的清楚,却也很多地方都有所提示。

  “家天下,每个登上金字塔巅峰的人都会自然而然想到的事情,但是,却有多少人会明白真正登上金字塔巅峰的人心中那份无奈,当年华夏的领袖虽然被百姓们示为神龙天降,却也要在暮年承受天不住自己身殒后,为儿孙铺路的打算。代伟人亦是如斯,我却又如何能够免俗。你也清楚,试问华夏建国至今,哪代华夏领导人的子女不都是被敌对党派进行暗算,当年那位死在异国的太子?还是如今坐在轮椅上的这位华夏真正的权者?他们都是王者的后代,却同样都有个共同的经历,那就是被迫害,非死即残,这就是所谓表面下的真实!我虽然曾经身处华夏权力的至高巅峰,却同样必须在下台之前,为自己的子孙铺上条永世荣昌的道路,家天下,便是最好的捷径!”

  老龙老迈的身体猛得再次挺腰,目光怒视着面前的白发黑衣的男人说道。

  “可是,你败了,海刺杀,号没有死去,你家天下的梦想也破灭了!”

  面对老龙暮年余威,或许其它人会被骇到,但对于莫言来讲,简直有若于无!

  “人算不如天算!原来以为你能从r国生还完全属于侥幸,但是在海事后,我才深深的明白,切都是天意!号他那样的人,在我的眼里还不够较量的资格,否则他也不会被压了这么多年而无建树,只能当个唯唯诺诺的受气包,若不是有你这被上天眷顾的人帮助,就算他有十条命,也休想逃出海生还,我错就错在,将你还当做五年前的那个世界顶级的杀手,只将你当成可以威胁到我生命的猛兽,直没有将你摆在和我平起平坐,甚至更高位置上,当我真正明白你是条浴血而生的苍龙后,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但我依然不服,所以我要与天搏,我要与命斗,我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轩辕阁和你战之上,目的很简单,我就是要用你的死,来祭奠我的儿孙在天之灵!然而,老天爷再次和我开了个大大的玩笑,竟然会让轩辕生死擂恶魔必诛的战,会以那样的意外结局收场,我本愿老天对我不公,但是,现在却感觉到了上天的捉弄,更加让我愤怒,老天啊!你为何如此对我不公”

  “咔嚓轰隆隆!”

  就在老龙怨天之际,秋雨缠绵的夜空外,突然道利闪划过京华的天空将整个京华耀得刺目,犹如把神剑斩落硬生生将天破天,霹雳声声,道闪电球直直的击在姜宅院里内的棵枫树之上,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久久未曾停歇过!

  数米高的枫树被闪电劈倒,轰然倒在姜宅的院落里,同时,大树的树干也同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