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修罗定会让自己好看。看到修罗如此对自己说话,想起他对自己的态度,林落雪倔强的迎了上去:“你!可恶的家伙,大坏蛋!她本来就是又瞎又哑吗?你凭什么吼我?”

  莫言转身离开了,离开之前的话还回荡在几女的耳边,林老太太无奈的摇着头第113章什么叫强者的实力!

  第百十三章

  谢紫彤边搂着盲女微微发抖的瘦弱身体,边神色苦涩的看着自己的表妹,唉!同样拉着盲女那脏兮兮的小手,点没有厌烦的龙灵儿也是露出丝玩味的表情。首当其冲的当事人林落雪更是混身颤抖着,眼含泪水看着已经转身离去的坏家伙,想着刚刚那冷冷的语言:“变成残疾不是她的错,可是!你同样是女人竟然连最基本的怜悯之心都没有,你自认为很优秀吗?在我的眼中,你和她相比连提鞋都不配,哼!她是外柔内刚,如此凄惨的遭遇都无法把她击倒;你!不过是个空有其表的花瓶而已,以后说话时请换位思考下”泪水无声的落下

  黑色的碎发黑色的墨镜遮住了面容黑色的衣着黑色皮鞋,仿佛寒冬里飘至的雪云,阴沉中充满冷冽。这就是已经来到擂台边缘的莫言,他要干什么?

  安琪尔始终关注着入场后再次引得她好奇惊讶的黑衣青年,与刚才那种衣着打扮怪异的吸引完全不同,黑衣人在自己两位‘东方美女敌人’的依偎中进入会场时,马上引起了她的惊讶;看到这位黑衣人怀中还抱着位更漂亮的东方女孩后,她更是好奇;突然想到了两位东方美女敌人那仇视的眼神的原因,安琪尔终于明白了那两个东方美女敌视自己的原因——吃醋!因此,更加对这个男人的身份有些兴趣,什么样的男人会让两个容貌如此美丽的女孩既爱又害怕被抢走;接下来,回到看台上,第三位美女竟然也和这个男人有所牵连,虽然是争吵,但是那种眼神,还有男人转身后,那个东方美女的失落的眼神,都让她更加想探询答案。

  不过她的好奇还不算什么?接下来看着这位黑衣人直接向着擂台走去,他要干什么?难道?同样惊恐的还有直站在安琪尔身后的个人,就是他发现了莫言的恐怖,本来以为莫言离开自己可以松口气了,但是现在他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因为他发现安琪尔的目光竟然始终围绕着黑衣人移动!要坏

  擂台上,两条人影正在快速的移动着方位,阿鲁强大的攻击下,傅雪毕竟是女人,她的额头已经见汗,胸前也开始剧烈的喘息,从刚才的以柔克刚转变成了躲躲闪闪。太极推手是不错,所谓四两拨千斤,那也只是千斤,如果超过千斤的力量袭来的话,四两想拨也拨不动了。阿鲁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处于上风并不是因为傅雪很弱,反而是因为她很强,但她的缺点就在于自己面对的阿鲁根本不是普通人,他是曾经每天都面对死亡的人,他是那咱面对每对手都要致对方死地的人,在他的对面站立的敌人是不会有生存机会的,如果阿鲁留给了对手生存机会,那么将要死亡消失的就会是自己

  终于,在阿鲁阵狂暴的腿法之下,傅雪再也没有力气牵引掉那巨大的冲力。头晕眼花的好才明白爸爸对于自己的评价:“乖女儿,不要自以为天姿聪慧,这么小的年纪就可学会如此高深的武学,要知道学以致用的道理,你的武功自保已经可以,但想和真正的高手对决”比武打斗的时候最怕走神,阿鲁强劲的拳已经击打在傅雪的肩头上,“嘤咛”声,傅雪那苗条修长的娇躯已经飞了起来,这就是高手的力量,这还是阿鲁已经留手,不然那拳不是打在她的肩头,而是

  华夏热血,炎黄子孙,此时,所有目光都集聚于此!

  京华大学交流赛会场,说是武道交流来访,但是选择百年国辱的日子前来访问,而且明显是种有备而来的强大的给合,让人很明显读到了其中的意味!也读到了种隐患,华夏已经在变强,但是它还没有强大到笑傲苍穹的地步。

  赛场内的擂台上,京华十大校花之的傅雪没有想到第七名上台的联军代表阿鲁竟然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她太过自负,太过轻敌了,也明白了自己的弱点!那就是不经历风雨,永远无法寸进!对阵双方哪里容得傅雪去胡思乱想,大发感慨,个没留神。便被阿鲁拳打飞出去,虽然明显对方已经留情,但是对于名柔弱的女子来说,还是很重!空中飞行的傅雪已经疼痛难忍,从小练武的她虽然吃了不少苦,但是也仅限与弯腿下腰,哪里真正的到战场上拼杀,即使有过正式的较量,但是她的身份在那里,想想谁敢毫不留情的打她拳,那还要不要命了。

  眼看着如此诱人的校花美女就要摔到地上,许多观众都惊呼出声,男生焦急,女生怨惜。傅雪也正在悔恨自己的强出头,没有听从父亲的教诲,受伤和体力透支的她已经没有能力来应对将要摔在地上的惨剧。已经闭上眼睛的她突然感觉到自己掉进了个宽阔雄厚的臂弯里,猛得睁开闭上的美眸,她愣住了。第感观,这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自己见过!第二感观,这个男人的怀抱好温暖好舒服!第三感观,这个男人好冷!

  远处的看台上,两位马上发飚的美女正怒火升腾,就要暴发的醋火已经波及了方园三米的距离,所有人都鼻子抽动间嗅到了酸味。不过,很快就因为远处发生变化的剧情而改变了。因为

  墨镜男并没给傅雪享受和道谢的机会,很自然的抱着这个轻柔诱人的娇躯走到了医护区的急救床上,放到那里转身快步离开,中间的动作竟然没有半丝停顿和迟滞。

  看台上,“好!不魁是我们老公,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这样,该出手时就出手,我喜欢!”龙灵那傲气的语言让附近的人们都纷纷侧目。谢紫彤边正用矿泉水帮着盲女擦试着伤痕累累的手,边笑意满面的看着远处那正要鸣惊人的身影。

  救护软床上,当荣小惠跑过来拉起表姐的手关心的询问时,却发现向心静如水的傅雪脸色绯红,而且那种眼含秋水的样子让身为女人的荣小惠都惊讶不已,而随着表姐那凝眸的方向,很自然的看到个正向擂台上走去的黑色背影

  擂台上的裁判虽然遗憾于华夏的惨败,还是无精打彩的走下了看台。主办方的主持人是个很出名的合资公司请来的华夏人,只见他快步走上台刚想宣布结果:“现在我宣布”“慢着!”正在主持人刚要宣布比赛成绩的时候,个冷冷的声音,伴随着条黑色的人影慢慢走上擂台而平静下来。垂头丧气中的五霸天听到这个声音后,马上欣喜若狂的抬起了头,那已经丧失了信心的样子,马上变得的斗志昂扬!场下站起身刚要退场的观众们也都突然静止了动作,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那条孤寂中充满神秘的黑衣男。

  “你你是谁!为什么阻止大会的进程?”

  主持人有些口吃,有些害怕的盯着面前这个黑衣男,他那冷冷的气质,冷冷的语言让人寒到骨子里。

  莫言没有理会正看着自己的主持人,而是转脸扫向交流团的方阵!狂妄之极傲气冲天冷冽冰寒的声音已经直袭而去

  “哼!你们认为自己很强吗?血手党的成员都跑到华夏来猖狂了!是不是有点过了。”声音不响却很刺耳很清晰。

  此言出,交流团中猛然惊呼片,同时刚刚回到方阵的阿鲁猛然间从后排的座椅上站了起来,眼神的惊骇显露无遗。

  但很快便被声轻微的咳嗽声惊醒,默默的坐回了座位上,他所属方阵里的人都脸色剧变,唯独站在安琪尔身后那位普通的不能再普能的中年人没有表示出惊讶,而安琪尔更是兴奋中,却还是那么静静的打量着台上的墨镜男

  墨镜男的话还没有结束,他今天的话比平时要多出许多,面对那些各国代表依然冷意逼人的道:“什么狗屁世界名校交流团,哼!你们不是想挑战华夏武术界吗?现在,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让你们这些所谓的‘名校高手’知道—知道华夏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横行的!不要以为华夏所有人都会忍让,朋友来了才会有好酒,豺狼来了,等待你们的只有屠刀!”

  很狂!

  狠狂!

  虽然很多方阵的人都不懂得汉语,但是他们却随身带有翻译,还有墨镜男那股战意,那股蔑视的神情,他们终于忍不住了。

  “巴嘎!你的华夏猪”

  最先站出来的就是琉球国的代表柳生小四郎,作为琉球与华夏数千年的恩怨不是天两天可以说得明道得清的,而两国之间的仇恨也是不容易解开的。

  怒气战意恨意已经在擂台上凝结成实体,话不投机半句多,何况两个语言不通的人,连裁判都没有用。

  柳生小四郎刚刚迈步走上擂台,迎接他的根本就不是礼貌的问候,还是脚!

  呼啸声已经过去,随之而起的是飞在半空中的人!惨哼声没有,只有嘣!

  扑嗵声,重物坠地的声音!

  会场突然死寂第114章招制敌

  第百十四章

  “啊!”

  宁静过后的怒吼终于暴发了,看台上的华夏观众积聚了天的欢呼声全部爆发出来。

  那种震天动地的欢呼只有真正身临其境的人才有发言权,观众席了,交流团沉默了,冰点和沸点终于再次的出现如此鲜明的对比。

  好像从未移动过的墨镜男还是那么冷,还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但是倒在擂台下方的琉球代表却证明他刚刚发动了攻击

  ‘五霸天’全都用那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相互对视着,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天五人会如此不堪击也对于自己那天如此大胆的去招惹擂台的这位不是人的人的冒失做法感到后怕。

  太恐怖!

  刘天龙真正的心服口服外加佩服了,他晃了晃头同样的招式,但是在不同的人施展出来后,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自己还以为学到那腿的形神,现在才知道自己太无知了,自己连皮毛都没有学到

  “老大,人家的这腿和你的相比,他的如果是博士学位,那么老大你练了半个月的腿法连幼稚园的儿童都不如!”句话差点让刘天龙暴走,瞪视了下说出这种不切实际的点评的老五,然后不服气的想询问下其它三位兄弟,但是

  “老大!不用问了,你和人家比就是幼稚园的儿童,而且还是小班!”扑嗵声传来某位经受不起打击的人物直接晕倒过去

  看台上,刚刚被荣小惠扶回座位的傅雪也惊讶的捂住了嘴巴,那眼神的震惊和迷离更显惊异和深邃就连坐在她身旁边的荣小惠也是惊呼道:“天啊!他他是谁?怎么这样历害!”

  相对于全场的震惊欢呼,看台上某处美女集中营中里,却传来很得意却又愤愤不平的声音。“彤姐姐!你看她们那个花痴样,真气死灵儿了,那可是我们老公”

  其它几个女孩顿时无语中,就连林老夫人也是惊讶不已,然后对于龙灵的娇嗔摇头不已擂台上,刚刚把琉球代表踢下擂台后,莫言并没有半丝的欢喜和变化,看着琉球方阵已经快速的把受伤的柳生小四郎抬了下去,很自然的冲着交流团的方阵说道:“哼!这样的废物也能跑到华夏来猖狂!难道你们交流团的选手没有高手吗?如果没有的话,就不要在这里耀武扬威!夹着尾巴滚出华夏!”

  话很戾气,很让人接受不了。

  但是

  脾气最暴燥的沙俄代表多多罗斯基双目怒睁着,听完翻译的话后,愤中猛得拍面前的红木茶几,哗啦声,坚实的茶几马上散架碎裂。他怒吼着叽哩哇啦的沙俄语,快速的脱掉身的运动衫,快速的跳上了擂台,那足有近两米的身高往前站,竟然比莫言还要高出半有半头。

  其实,多多罗斯本不会如此愤怒,其中当然要有些翻译的毛病,对于台上莫言的实力沙俄大力士也感到了恐怖,但是他有着强大的自信,因为他的来历很神秘

  看到了莫言刚才那闪电般的脚后,多多罗斯基就有了想与之战的冲动,强者之间的较量是提升自身实力最好的捷径,就拿傅雪来讲,输就输在她的经验和战斗态度上。

  加上刚才翻译那添油加醋的话语,不得不说明下,多多罗斯基所带来的翻译竟然是个黄种人,此时那个翻译正隐在人群中不停的窍喜,从他那喃喃自语的口中很清晰的听道:“呦西!”

  打量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高出半头的大力士,莫言冷笑了下。对于沙俄大力士来说每个时代中他们扮演的角色都很出名,每个时代都会出现多位强大的武道高手,他们每每都以力大闻世,有很多诸如‘碎体机’‘大力神’等等诸多强大的武者响誉世界,而这些人大多会出自沙俄国内个物殊的地方——西西伯利亚

  世界上的语言千万种,但却有种语言是相通的,那就是态度!

  多多罗斯基那高大的身躯登上擂台后,就发现自己登上台后,对面的墨镜男的身体竟然连动都未动下,既没有刚才对琉球小倭人的偷袭,也没有对于自己上台来感到警惕,就是那么静静的站立着。

  这种状态让多罗斯基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因为从墨镜男的神态就可以看出他没有把自己当成对手,这只能说明两种情况,就是自己在对方眼中根本不够瞧;二就是对方这个墨镜男是个白痴!他是白痴吗?

  答案谁都明白

  多多罗斯基很想问问墨镜男刚才那暴击学自何处,因为在他看起来莫言刚才的闪电腿很像他们西西伯利亚训练营内的王牌秘技——飓风踢。

  那是需要在训练营内达到‘碎体机’级别的高手才可以学到的秘技。如今这独家秘技竟然出现在了华夏的擂台上,让他很恐惧,因为就刚刚那腿来说,多多罗斯基自认为可以接下那脚,可是!如果墨镜男未尽全力的话

  他摇了摇头,对战之初先怯场,这是兵家大忌!不论华夏还是外族,这经典名句还是真正的实用。

  擂台之外的人都凝神闭气的关注着那位墨镜黑衣男的举动,至少就在刚才那神奇快速的角让他知道了佛山无影脚并非神话和传闻。

  当个人的暴发速度也以超过视神经传导至大脑后的速度,那他就可以做无影!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呢?

  飞人博尔特不断的提升着他那恐怖的速度,这是否也是在证明着人的极限是可能突破的吗?而赛场的观众们也正等待着这时刻的到来!

  多多罗斯基用宽大的手掌拍了拍胸膊后,向对面的墨镜男示意后,双方终于开始了真正的较量,但是结果呢?天知道礼貌对莫言来讲,那是讲对象的。现在是哪里?是在真正的擂台上,是在华夏的擂台上,对面却是战着跑来华夏猖狂横行的敌人,虽然不可以杀人,但是也要让对手胆寒

  在他的心中,国家荣誉感还不如老婆的句话管用,不要耻笑他,至少作为经历不同的莫言来说,他有权这样

  他承认自己是炎黄子孙,也自认为是龙的传人,却不定非要做华夏公民!

  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

  只见条黑色的身影快速冲向多多罗斯基,同样的脚侧踢,强大的呼啸声随着腿影而至。早已经有所防备的多多罗斯心喜的准备用双手卡住对方的脚脖,然后直接把墨镜男摔倒在地!

  但是真的能卡住吗?当那条闪电而至的腿影踹在多多罗斯基胸前十字交叉的双臂后,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琉球选手柳生小四郎那么弱了,此时他才明白,是因为这脚的力量太恐怖了,那不是腿侧踢的力量,而是墨镜男发动进攻时,已经调集了身体各个部位的肌肉收缩后产生的能量全部集中到这狂暴的脚,力量有多大!没人知道,看看沙俄大力士那本来前倾的魁梧身躯猛得开始往后倒退就知道力量有多么恐怖了。

  双臂的疼痛让多多罗斯基脸色剧变,高估自己和低估对手的后果是相同的,他却犯下了两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对敌时刚才的战意减,结果可想而知。挡住墨镜男这脚的多多罗斯基并没有完结他的比赛,因为只要他还有战斗力,那墨镜男的攻击就不会停止。

  脚过后,原本应该落地的墨镜男竟然借助着对手的阻力再次旋身个侧踢,直奔对手的头部踢去,那快速而又恐怖的腿风终于让这位沙俄大力士害怕了。

  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再次的用双臂架住了抽来的左腿,强大的抽力直接使他那后行的彪悍身躯呈斜倒状,但这还不算完,真正的杀着却是早已经迎面击来的得拳,无法躲闪的多多罗斯基被那暴力的拳正中下颔处!短短的不到二息之间,啪!啪!啪!三个连击技过后,只见沙俄代表多多罗斯基惨哼声,那巨大的身躯噔!

  噔!噔!的直接后退十多米,脸上的表情好像喝成烂泥的酒鬼样,萎顿在地上晕死过去!

  同时间,那个始终飘在空中的黑色身影才真正的落在地上。

  轻飘飘的没有溅起丝灰尘

  如果说,出场时墨镜男脚快速的把没有准备的琉球选手踢下擂台,还有些意外的可能。

  现在,沙俄大力士多多罗斯基的败北,而且是如此惨败的局面终于让所有人知道那个看起来冰冷神秘狂妄无极的墨镜男真是强者,而且还是那种强者中‘上厕所不用纸的家伙’——超级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