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超级高手。

  交流团沙俄方阵的代表再次惨败,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巧合,欧洲代表方阵中的阿鲁已经休息够了,看到擂台上那个正朝着交流团挑衅的墨镜男,想起对方眼就可以看出自己的来历,看到墨镜男那强横的实力,同为强者的他怒火也已经升腾起来,加上刚刚赢了场的兴奋,刚刚想上台参赛的他突然被个冷冷而又低沉的声音喝止住。

  “混蛋!你不要命了,上去不死也会躺上半年。”第115章辱我者,必诛之

  第百十五章

  只强有力的手啪的按在了他的肩头,阿鲁强壮的体格却因为这按之力矮了下去。

  阿鲁傲慢中不服气的再次怒视了眼台上的黑色身影,然后乖乖的却又不服气的对着身边的中年人道:“师父,为什么不让我去和他较量,虽然我没有把握打败他,但是啊!”

  阿鲁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中年人巴掌打在脑袋上,慈祥而又严厉的声音响起:“唉!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就是我上去了,也不敢说有半分胜算,知道吗?”

  话毕,中年人不理会阿鲁那惊恐的神色看着台上那静静站立的身影,看着墨镜后面那不变的面容喃喃自语道:“如果再年轻十岁,真想和他较量场!老喽!看来”

  突然,中年人紧皱眉头的看着坐在最前排的安琪尔,那位小祖宗又次的拿起了对着擂台上的墨镜男看了起来!嘴里还嘀咕道:“哼!我就不信拍不到你的动作!”

  原来刚才由于墨镜男的速度过快导致机上竟然出现了模糊的影像,这位异国美女当然很生气,而且很生气

  就在所有观众都对墨镜男的武技惊叹,对他的身份好奇之时。小米国方阵中终于再次走出位代表,正是和乔瑞斯有过口角之争的丹尼。他傲慢的甩掉身上外套,大步跳上擂台后,昂首挺胸的伸出个蔑视的手指对着墨镜男用半生不熟的怪怪口音道:“东亚病夫”句话引得场内华夏观众哄然声起,骂声片!

  根本没有半分搭腔意图的墨镜男直接冲了上去,同样的个侧踢,还是同样的速度,还是同样的动作。这样的重复招式是真的程咬金三招半的唬人招式吗?

  同样惊讶的不仅不仅下面的武道高手们,就连刚刚上台的丹尼也没有想到这位墨镜男还是那样的不讲规则,不讲道理,不讲影响。更让他好笑的还是这个墨镜男竟然还是那样的侧踢,当我是什么?

  哼!想也没想,丹尼选择了最明智的闪躲的同时,还可以进行快速的还击,只见他立起自己的手掌狠狠的向墨镜男的腿劈了下去。但是墨镜男真的能够让丹尼如愿吗?

  同样的招式用次可以,用两二次还可以,但是当第三次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丹尼并没有注意墨镜男同样的招式为什么再次用出来,如果细心的话就会发现第三次的侧踢与前两次有很大的不同。

  同样的侧踢去出现了不同的形态,这种区别是来自墨镜男的上身,腿踢空的墨镜男并没有在意丹尼砍下来的立掌,而是出乎意料的左手直擦丹尼的双目,这种出乎意料之外的同归于尽,两败俱伤的招式直吓得丹尼脸上巨变。

  开什么玩笑,自己掌砍断了这家伙的腿,而自己的两个眼球也没了,亏了,亏大了,有点智慧的人都不会这样做。

  这是个什么人啊!天啊!疯子

  当丹尼抽回立掌刚要拦截叉来的二指时,注定他的命运同样步入了前两位的后尘!

  他只顾到了叉向自己双眼的左手,也看到了同样对着他的裆下偷袭而来的右手拳,上下两盘都遭受攻击的丹尼终于知道了这个墨镜男的恐怖之处。

  先机失,手忙脚乱的他只顾着格档两个致命的攻击,却忘记了被自己放弃的那条腿。本来直直的腿部猛得变成弯曲后,膝盖部分硬生生的顶在丹尼的软肋上方,砰!咔嚓声后,肋骨断裂隙的声音,让场下的人都听得无比清晰

  声惨叫过后,丹尼那高大健壮的身躯随着口鲜血狂喷后飞出了五六米远,掉落在擂台下方。

  孤零零的擂台上,傲立着位东方华夏的炎黄血脉,那种傲气天下的神态让人折服“辱我者!必诛之!”

  冷酷冰寒的声音过后,整个会场竟然出现剧烈的掌声,有很多学子竟然把莫言的这句话直接听成了“敢犯华夏天威者,虽远必诛?”

  话毕!言过三嘴后,汉语的奥妙显现出来,这下好,整个赛场里竟然不停的高呼起这句振奋人心的话语,而且还发不可收拾,有越来越强烈的趋势!更有甚者,有许多人终于可以拿出他们精心准备的华夏国旗,正被位有强壮的学子大力的挥动着

  但是,擂台这边已经出现了紧急情况,被莫言用膝盖顶飞的丹尼已经口喷鲜血,再加上飞落擂台之下,摔了下后。更加狂喷了数口鲜血,眼看着活不成了。

  交流团方向的急救人员正快速的把丹尼抬上单架送往医院,平静的站在原地的莫言静静的看着远去的单架,心中明白丹尼的内脏已经被断裂的肋骨扎破了,至于能不能活下来

  第三位交流团代表战败,竟然没有人能够在这位神秘感极强的墨镜男面前走过个照面,这意味着什么?所有人目瞪呆的样子,无人再敢试身手冷冷的看着交流团那些已经开始保持沉默的联军,莫言并没有多少的变化。他依然静静的站立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时间慢慢的流逝!

  小米字旗下,和丹尼同坐排的戴着太阳镜的金发女郎,向后方挥了挥手,静静的站在她身后的乔瑞斯马上略矮了下身躯恭敬的嘀咕了几句,最后双方讲述了几句话后,也同样变得沉默下来!至于说得什么,外人不得而知

  时间在流逝,终于过了十分钟

  但是交流团方阵却始终保持沉默了,三位代表全部被人家打得晕迷不醒,而且根本不是个档次的较量,不是他们没有勇气,不是他们不敢上台,出头鸟好做,但是明明知道百发百中的猎人已经端好枪在那里等着,鸟儿会不要命的往外飞吗?

  无人应战,万众瞩物中的神秘墨镜男,没有留下任何语言,就那么静静的离开了。

  长枪炮筒的媒体竟然忘记了去抢拍第手的资料,可能吗?他们是干什么吃的,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反应过来的媒体记者们抗着世界上如同核弹相仿的‘武器’眼看着追上墨镜男的时候,却被赛场内维持秩序的保安很拦住了。

  说什么也不让她们过去。极个别强悍中外带媚惑感的‘娱记’终于迷惑住了保安的围截,冲出赛场后,看到的却是两辆急速飚远的车影。

  场意料之外的武道交流比赛,个意料之外的墨镜黑衣青年的出现,个意料之外的结局。

  同时间内,赛场的人纷纷退去,但留下的却是场争论不休的京华,乃至华夏

  交流赛的风波却并没有过去,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千思万缕的心态离开了赛场,但是针对这场比赛的评论和消息却越来越激烈。尤其是最后出场的那位墨镜黑衣青年更是被评为新时代的‘华夏英雄’‘华夏第好汉’

  墨镜男在擂台上说出的‘辱我者,必诛之!‘直接被攥改成了‘敢犯华夏天威者,虽远必诛?’,而这样句话所引发的深远影响再次的炒作成另个高度。

  比如某某媒体得是大加褒奖:“百年国耻,今日昭雪!”这样的标题直接把这次的事件提到了个高度,而那位最为神秘的‘华夏英雄’的身份也成为了众多媒体争相抢夺的热点人物,可是那位墨镜男却如同昙花现相信仿的消失了

  京华某五星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位正仔细的看着机上传出的影像资料的异国美女,正是今天欧洲最神秘的方阵中前排位置的安琪尔。

  此时的她正拿着手中的摇控器不停的倒放着电视里的图像,但是从她那紧皱的眉头就可以看出对于影像中的某些情况很不满意,十分的不满意

  最后,气愤中的好直接把摇控器摔在前面的茶几上。恨恨的喘息的嗔道:“可恶!我定要知道这个家伙是谁!还有他那两个情人,本公主定不放过你们!”

  正在这时,个身穿着笔挺西装的老管家推门快速的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正是那份神秘的中年保镖!

  “公主!您没事吧?不知,这又是谁惹您生气了?”老管家走近安琪尔身边打量了下客厅内的情况后,发现没有什么特殊状况,恭敬的向正噘着小嘴生闷气的女孩询问着。

  “哼!就是他,马上去给我查出他的身份,还有还有他身边那三个不四个可恶的东方女孩和他都是什么关系!”

  安琪尔满目仇恨情绪的指着屏幕上定格的个黑衣人,嘴里又嗔道:“那三个可恶的女人竟然敢挑衅本公主的尊严,竟然狠狠的瞪着本公主,哼!我定要她们好看!我要”

  看着位身份尊贵无比的女孩那种怪异的表情,老管家和中年保镖都不由得好笑起来,在他们眼中这位自己看着长大的公主,受尽所有人的爱戴,特别是那位老人家对她的宠爱更是让安琪尔成为最耀眼的明珠。每每招惹过安琪尔的人都会不知不觉中被人道毁灭116章打破砂锅查到底!

  第百十六章

  正当老管家刚要下去的时候,却突然被身后的中年保镖拦住了,只见中年保镖很恭敬的向前两步,恭敬的道:“公主殿下,请您收回命令,如果您意孤行的话,我将有权禀报陛下这件事!”

  被顶撞的安琪尔猛得的站了起来,恨恨的盯着这位敢于顶撞自己的中年保镖很久,不过最后的反应却让人大跌眼镜。

  只见安琪尔突然如同小女孩似得快速跑到中年保镖面前,搂住他的胳膊个劲的摇晃,用她那撒娇的语气道:“李察叔叔,不吗?您就帮安琪尔查查那个冷冰冰的家伙的身份,人家好奇吗?我知道您从小最疼琪儿了,您定会答应的是吗?”

  看着这个自己从小抱大的女孩,虽然他们之间的身份有些特殊,但是对于安琪尔的疼爱,从他那慈爱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

  “唉!殿下,您要知道我是受陛下所托前来保护您的安全的,对于您要查的这个人,我们不能查,至少您还没有回国前是不能查的,不然”

  正晃动李察手臂的安琪尔突然停了下事,不服气的道:“为什么不能查?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行!您领些人去把他抓回来”

  李察狂吞了大口的吐沫,然后用种无奈的表情看着这位超级现代野蛮外加修罗气质的安琪尔,在她就读的那所传说中的皇家学院里,整个学院里的学生都是出自些欧洲的贵族名门,还有许多世界上颇具影响的大家族后代。可是,如果你在皇家学院里随便询问个叫安琪尔的女孩,无论男生和女生,所有人都会如同遇到修罗样的逃跑,至于因为什么可想而知了,那就是这个女孩非常可怕!“殿下,看来我真的有必要把这件事情通知陛下了,如果您非要去招惹那个人的话,万他生气后真的做出点事情来,就连我都无法保证可以平安把殿下带回国内”

  李察很清楚,如果让面前的这个刁蛮公主去招惹墨镜男的话,定是引火烧身。虽然己方的势力可以不用怕,可是,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势力范围,如果让位那样级别的人盯上,他自己都害怕,别说还要保护这位小祖宗了。

  “好了!好了!我不查就是了。李察叔叔真是的,每次都拿奶奶来压我!”

  安琪尔看到李察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也不由得妥协了,不过是真的妥协了吗?看到这位小祖宗终于松口后,李察的心中也终于落下块大石头,心中郁闷着道:“晕倒!不拿着那位老人家来压你,别人压得住吗?”

  看着老管家和李察终于退出房间后,本来还噘着小嘴的安琪尔竟然露出狡黠的神色,她伸手指着屏幕上某位定格的影像恨恨的道:“哼!东方男人,还没有人能够跑出我安琪尔的手心,你等着吧!我定会来找你的”

  同座酒店,不同的总统套房内,小米国的代表中那位戴着太阳镜的金发女郎终于露出了真实的面目。白种人特有的高鼻碧眼,性感妩媚中透着妖异,庸懒随意中透出着高贵。此时的她同样看着屏幕上的视频,正是墨镜男从上场直到转身离开会场的过程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进来!”门被推开了,个中年白人急慌慌的跑了进来,“小姐!不好了,不好了!丹尼少爷重伤不治已经死了。”本来庸懒的坐在沙发上的金发女郎猛然回头看了看中年白人,眼中的神情从刚开始的惊讶,转瞬间变成了平静,然后,又回头看了看视频上那停顿的位置,正是丹尼被墨镜男膝盖顶出擂台的幕房间内竟然出现短暂的死寂,中年白人有些发愣的看着金发女郎的表情,疑惑的问道:“小姐,您”

  金发女郎看了看中年白人管家那种惊讶的神情,脸上那妖娆媚态的神情突然变得很冷,语气阴森的道:“你是不是认为我应该痛哭失声,还泪流如注伤心不已?”

  被小姐那突变的神态,和冷冷的语气冻得混身颤的中年白人管家小心的回答道:“那个小姐,丹尼少爷毕竟毕竟是您的未婚夫,如今他华夏被人打死,我想请示下小姐是不是应该向华夏提出申诉,强烈要求华夏要抓住杀人凶手,严惩不怠,这样也好对斯文家族有个交待!”

  被中年白人管家句话点醒的金发女郎也是眼亮,是啊!这种事情怎么不利用下呢?她再次打量了视频中的那位冷酷的东方男人,根本无看出任何面貌的遮盖,女人的脸上终于显现丝得意:“哼!正好我也想看看你是何方神圣!如果连这种事情都无法摆平,你也就没有让我感兴趣的资格”

  此夜注定有很多人无法安眠,沙俄代表多多罗斯基虽然已经醒来,但是下颔骨已经被墨镜男的拳打得粉碎,至于何时能够重返武坛

  琉球选手柳生小四郎属于最轻的,但是两个前臂已经被墨镜男的暴击踹断,此时的他正双手都打着石膏掉在脖颈上,按着电话上的免提和人聊着天:“马上给我妹妹雪樱传去消息,就说他的哥哥在华夏被人打伤

  交流团此次的目的没有达到,挑战整个世界武道的梦想中止在了这个古老而又暂新的国度,每个交流团的方阵都沉寂着,也许他们正在想,也许他们正在等,也许他们正在看,也许暴风雨的来临前都是如此之静!

  林宅内,满室的欢笑声传出好远,林老太太也扫上午的那种颓态,正在给所有人讲述今天下午的经过

  林泊然老爷子也高兴的在旁边附合着,而林惜臣夫妇和林惜远全家也都不约而至

  “你们不知道,当时那情况让我多揪心丧气啊!事隔百年后,华夏的同方土地上竟然重新来次无言的侮辱,我哪能不伤心呦!就当那个叫傅雪的女孩子后来!你们没有看到当时的那种情况啊!莫小子往那里站,好家伙!那帮洋鬼子,倭人都乖乖的没有了精神老太太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哈哈!”

  把事情用最通俗,紧精彩的语气讲了遍,不愧为代老资格的教育家。就连已经现场观看过整个过程的莫言也不得不配服老人的口才!

  随着林老太太讲述的过程深入,林惜海夫妇和林惜远家人看莫言的眼神都有了层更深的含义。正当此时,就听到楼梯口处传来女孩子们的嬉闹声,所有的人都转目观睢

  客厅里,突然变得无比的宁静。所有人都看着从二楼上走下来的四位女孩

  如火的玫瑰,加上朵朵朵幽如兰静如水飘如仙秀如峰温如玉的精灵,对!这四个女孩正是谢紫彤龙灵儿林落雪,还有就是至今还不知道来历的盲哑女孩子,刚刚回来后,莫言没有过多的语言,但谢紫彤和龙灵儿两人却无比亲密的把女孩拉上了二楼至今才下来,看到四女那满头湿发,刚刚换好的衣服,特别是盲哑女孩那身纯白色的连衣裙,明显就是谢紫彤的衣服,那瘦小的身材穿起来显得肥大空旷,行走间尽显得衣摆飘飘,疑是天上仙女降凡尘,唯遗憾的是这位仙女起起路来也是小心谨慎

  四个女孩,四朵群芳斗艳的鲜花就这样在众人的关注下来到了客厅内,来到了大滩牛粪面前。最先开口正是好说好动的龙灵儿,只见她无所顾及的靠在老公身侧,幅陶醉的表情深深的吸了口自己男人的气息后,撒娇的在莫言的脸上吻了口道:“老公真棒,灵儿爱死太美了!整个就如同朵绣满了鲜花的巨幅画境,粉红娇嫩的海棠国色天香的牡丹红艳你了!”

  句话把在场的人都搞愣住了,接着都有些怪异的忍住笑意,特别是跟在龙灵儿身后扶着盲哑妇孩子的谢紫彤更是温柔无奈的摇了摇头。

  也拉着身边的盲哑女孩坐在莫言的另侧,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老公,心中的那份幸福感溢于言表。只有位比较不识趣的女孩恨恨的瞪视了某人眼后,像是受了委屈似得投进了妈妈的怀里,撒起娇来,那满含忧怨的双眸让林惜臣夫妇也察觉到了

  林家的人都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坐在那里无比安静的女孩,离得近了,众人都发现了女孩的眼睛已经失去焦距,此时正紧张扭动着小手,脸色不知是因为刚刚洗过澡,还是因为羞赧,所以显得有些绯红对于这个女孩的出现,他们很疑惑,这是哪里来的女孩,真漂亮,可惜

  看着没有外人,而两个儿子个劲的给自己用眼色,林泊然终于开口道:“莫小子,他们两兄弟平时都不知道来看看我们老俩口,你看他们哥俩今天特地来了,可是却目的不纯啊!”说完这句话后,老人还特意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