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身上,往地上吐了口骂道:“妈的,滚!从我们董事长上任起,想来采访的他的人,你不是第个,也不会是最后个。上面发话了,次可以饶过,哼哼!下次,老子就要打断你们的狗腿!”

  龙翔的保安在那位经理骂骂咧咧的带领下快速离去了,远远的还传来他的声音:“妈的,敢打我们董事长主意,胆肥了是吧?我胡大军第个不愿意!你要知道老子的工资可是涨了三倍啊!现在回到家老婆也不敢大声骂娘了;温柔贤惠的比他妈的谈恋爱时还能装,不过俺喜欢;看到老子钱包也厚起来了,每天晚上还他妈的勾引老子上床,搞得我这两天有点腰疼;给俺老娘邮俩钱她也不敢给脸子看了;去老丈人家也能挺起腰板做人了,妈的!以前买再多的五粮液脑白金也没有现在开着新车去转圈受重视”

  嘴里口头语很重的保安经理胡大军刚刚回到楼大厅时,却听到了总台处正传来争执声,远远的就看到在那个总台前站着位位魁梧不对!应该是位看不出是卧是立的超级肥女。只见这位肥女正用那白嫩的胖手“啪啪”的猛拍前台的接待台,指着那位脸无奈表情的接待员,“我再说遍,本小姐要见你们董事长,他吃了我块牛扒,就欠我顿饭,他还答应要陪我去逛京华城呢?快通知他债主上门了,他答应过我的,不然”接待小姐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超级肥女冲进来就指着自己鼻子大呼小叫的想见董事长,还什么董事长吃了她块牛扒,还欠了她顿饭,还要专门陪着她逛京华城可能吗?她是见过董事长的,他她可能有交往吗?如果不是看到这个肥女用的是包包,身上穿的是那种明显定做的法国高级服饰,她早就发火了。对于她能够站在这里工作至今,没有被裁员的原因听起来很可笑,那就是,因为她是龙翔总部接待处小姐中唯位没有染过头发的女孩,也是唯位没有染漂亮手指甲的女孩“这位女士,非常对不起,你想见董事长必须要有预约的,况且!我们董事长不接待来访!”“什么?不行!我我不是来访的,本小姐是来讨债的,就找你们的董事长,快!快让他出来陪本小姐去吃饭!”晕!如此狂妄的语气,如此怪异的形象,如此大的声响,大厅内的行人都纷纷侧目观望,对于这样个大呼小叫的超级肥女如此不顾仪态,大吵大闹,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样子

  “小玉,怎么回事?”个混厚的声音在林雅儿的身后响起,显然不是对她说的,她猛得扭动自己那胖胖的身体回头看不是不想扭动脖子,因为她已经没有脖子了!,晕!先看到的是个胸膛,男人的胸膛,然后再往上打量,个身高超过米九的彪形大汉正威武的站在自己面前,他的身后跟随着帮雄纠纠气昂昂的保安。保安经理胡大军正是发现这边有情况,才快步走了过,对于这种事情的发生,他是有权直接处理的。当他看到面前近个费力的转过身来的超级肥女时,也不由得惊讶起来,晕!自己百八的体重和面前的超级肥女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第三个下巴都出来,白白胖胖的,手里拎着个与她身体毫不相称的小包包,好像是自己老婆天天央求着想要多存钱去买的那种个包包顶家人全年生活费的进口货,对于这种牌子的东西,他记忆犹新,每每老婆路过那家专营店面时都会投去比和自己爱时还要热辣的目光

  “你你凭什么在我后面大声说话,啊!不知道这样在别人背后大声讲话是很没有理貌的事情?”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超级肥女无比娇横的指着比她高出半个身位的彪形大汉训斥着。胡大军的脸马上变得铁青片,本来想上前处理这种纠纷,没有想到上来就遇到了如此不分清红皂白的刁蛮女人,而且还是那种四四方方的超级人物。还没等胡大军有所表示,林雅儿终于有了发泄的对象似得,不管不顾的指着对面比她要纤瘦了好多的胡大军胸前的身份卡嗔道:“保安经理胡大军是吧?长得高就不是你的错了,还要跑出来吓唬本小姐就是你的不对了,只是吓跳还好,如果让本小姐因为惊吓影响到食欲,那你可就惨了!到时候我就天天赖在你们董事长身边,让他天天请我吃大餐”卟嗵声连连响起,整个个大厅内的人们纷纷被雷倒!

  胡大军费力的抹抹了额头上的冷汗,这种冷笑话可不能听得太多。董事长是谁?董事长的模样他也有幸见到过,那可是现在集团总部所有未婚女性的谈论集点,虽然传闻中好像这位年青的董事长已经有老婆了,据停车场内保安传闻就是那位龙氏魔女小祖宗,因为董事长每天就是开着龙氏魔女小祖宗的爱车前来上班的,据传闻这位董事长有着二奶三奶十多个情人,二十个姘头三十多个小董事长那威武的样子,那么好的身材,那么俊的长像。再打量打量面前这位

  “这位女士,请问您来我们龙翔总部有什么事情吗?”胡大军还算客气的询问着对面的超级肥女。

  “费话,龙翔很了不起吗?如果不是他在这里,请本小姐来都不来,我只是来找你们董事长的,他吃了我的牛扒,他答应了请人家吃好吃的,他答应人家要陪雅儿,他答应雅儿”冷静下来的林雅儿突然变得很淑女的样子,当说到后来脸上的竟然飞起了红霞,还害羞的低下了直高昂的头颅。这表现直接再次雷倒了片人,胡大军混身颤悠了两下没有倒下去,晕!这也太强悍了。堂堂龙翔集团去抢个超级肥女的牛扒吃,还许诺和面前这个肥女约会,天啊!世界末日到来了,接待处的几位靓丽的身形都不约而同的挺了挺那傲人的身段,如果面前这个女孩能够和董事长约会,那么自己

  场面冷静下来后,胡大军看了看四周越来越多的观众,不行!这样的情况下,整个楼大厅的秩序就乱了。“那个你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你既然认识我们董事长,可不可以请你给我们董事长打个电话”句话,让淑女形象的林雅儿马上脸色大变,心中道,“费话!我要是有他的电话,还会跑这么远专门来找他!”

  “对不起!您没有预约,也没有董事长的联系方式,我无权放您上去!”胡大军眼睛竖冷冷的道。

  “你!可恶,我今天非要见到他,看你们谁敢拦我!“大小姐脾气上来的林雅儿当然不会在意闯祸了,蛮横的想要直接往电梯‘跑’去

  但她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胡大军挥手就有两个保安上前拦住了林雅儿的去路,被欺负的林雅儿今天可谓是伤心到家了,好不容易‘骗’过她身边的护卫,偷偷的前来龙翔找那个抢她牛扒的家伙,结果,高兴而来,却在公司总部大堂内受到如此待遇,如何能够让她不难过发怒,只见林雅儿发疯的用手中的限量版小包包直接甩向两名挡在她身前的保安。“你们可恶,不要挡住本小姐的路,否则我我要你们好看!”

  场面时混乱起来,前前后后进入龙翔楼的人们都静静的站在不远处朝这边指指点点,而远处的某些媒体记者也从立窗外看到了这里发生的马蚤乱,个个都极速的架起了长枪大炮对准了事态的焦点位置!

  “坏蛋!你们好坏!不让人家见他,雅儿生气了,呜呜爸爸!妈妈!有人欺负雅儿,快来救救我”终于,在两个人肉沙包的阻挡下,林雅儿累得呼呼直喘,眼睛中泪水终于溢了出来,只见她猛得把手中的小包往地上摔,原地蹲下呜呜的哭了起来,那伤心的样子,让闻者伤心,观者心怜第124章缘之字何其妙也!

  第百二十四章正在呜呜哭泣的林雅儿突然感到自己的脑袋被人用手温柔的抚摸着,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二百斤左右的身体竟然被人从地上抱了起来,惊得她刚尖叫时刻,看到了这位抱起她的这个人是谁后,泪眼婆娑的她终于止不住伤心却非常欣喜的眼泪,从未受到过委屈的林雅儿,‘哇’的哭了出来。

  楼大厅里的场面很惊人,所有人都小心的不敢正视着这里发生的情况,个黑衣修长身材的青年竟然直接把超级肥女抱离了地面,只手搂着那比自己粗了两圈的身体,另只手正温柔的给那张小花猫脸细细的擦着,嘴里同时温柔的说道:“雅儿不哭,再哭就不漂亮了”

  “雅儿来找你,他们还不让我上去找你,急死雅儿了”林雅儿终于在这个青年的哄逗下,破啼为笑,用她那白白胖胖的手臂搂着青年的脖颈撒起娇来,如此重量的人竟然无法捍动青年的身体半丝可怕的力量!

  “好了,这是误会!大家散了吧?”威严的话语向四外扩散开来

  就在所有人都愣神的时候,便看到青年很温柔的抱着那超重的肥女,有说有笑的快步离开。林雅儿更是高兴的连她的小包包也不要了,就那么乖乖的搂着男人的脖子,仿佛松手间就会消失,若大的楼大厅内竟然传来了下巴不断掉地的声音,是这个男人那强大的臂力,另个是他的身份!保安经理胡大军愣了半天才从梦中惊醒,“天啊!董事长!”

  巧合的事情,哪里都有,而莫言的出现也是必然的,大早就被李博誉总经理请到了集团总部,被他唠唠叼叼个早晨后,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对于五林财团的态度就是按步就搬以静致动!

  正准备工作的莫言突然被龙灵焦急的电话打断了,接到电话后,莫言只能低头沉吟了片刻,事情很突然,但也必然!但是今天他只能去面对

  跑车旁边,莫言费力的把叽叽喳喳欣喜不已的林雅儿那超丰腴的身体塞进了副驾座上,要知道以前谢紫彤和龙灵儿两个女孩挤在起都不会感觉拥挤,如今仅仅林雅儿自己就全部当莫言小心的挤上了车门后,转回主驾驶位,身体突然略微的怔,接着快速的钻进跑车内,轰鸣声大起,几秒钟的时间内,这辆白色的蓝博基尼已经快速的冲出停车场,飞驰而去!眩眼的车技,急速的飘移调头,让路人无不惊呼竖指哪个手指自己想!

  白色跑车的尾影刚刚消失,从停车场内也快速的冲出来两辆黑色的,车内的人也正以相同的速度进行的飚行,引得路人更是大骂起来

  车内,个黑衣人正通着电话,“老爷!小姐已经目标人物带走了,他已经发现我们,不知道”

  “”

  “是!刚才小姐在龙翔总部大厅闹了阵,后来目标就下来了,然后”黑衣人把林雅儿在大厅里的表现讲述了遍后,电话的另头传来了爽朗的大笑声!

  “”

  接到命令的黑衣人关上电话后,直接对着正疯狂在京华主干道上飚车的驾驶员道:“黑子,老爷说了,我们可以回去了!”正在疯狂飚车中精神高度集中的黑子,没有听到黑衣人话,反面还兴奋之极的自言自语道:“妈的,终于可以遇到个实力超强的对手了,我敢肯定这家伙有做赛车手的能力!真他妈的强!”还没有完的黑子,直接被黑衣人照着头来了下,怒喝道:“我操!黑子你是不是想重温当年地下飚车战胜‘输马贺’的时代啊!别忘记了,这里是京华”黑子无奈的唉声叹气的道:“财哥!你不知道的,这对手难遇的滋味太折磨人了!”他边说着,边无奈的抬起了猛踩油门的右脚

  紫月阁内,正急得团团转的龙灵儿,不时的摔打着抱在怀里的靠枕,谢紫彤也是在旁边忧虑的神情,只有静如水的秦芷馨无比安静的坐在沙发上,那超大的双眼虽然没有焦距,但那微皱的柳眉,紧紧抿在起的樱唇,证明着她的心情也受到了波及

  龙灵儿摔打了会儿靠枕后,气得猛喊声:“啊!气死我了!”

  “灵儿妹妹!没事的,虽然叔叔阿姨回来也并不表示会出现什么变化吗?”谢紫彤满脸担心的劝慰着来坐立不安的龙灵。

  “彤姐姐!我的心好乱,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局面,但是”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的龙灵,直接扑进了谢紫彤的怀里,这段时间的相处,和对同个男人的痴心相爱,不但没有有让两女产生半点隔阂,反面因为两女经常要齐力在某些特殊的战场上相互扶持相互帮助的关系,促使着她们之间的感情日益增进,已经亲密得如同个人的状态。

  “唉!妹妹不用怕,叔叔阿姨并没有见过老公的,再说了,有老顽童爷爷撑着,你还怕什么?”谢紫彤边抚着扒在自己怀里焦燥不安的龙灵,边安抚着继续安抚着道:“放心了,有老公在,还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吗?不行就让老公三拳两脚把那个叫什么端木青云的家伙踹回老家去。”直静静的聆听的秦芷馨也坐不住,摸索过过来,六支细嫩的玉手握在了起,至于意味着什么,只有她们自己心中明白

  跑车终于驶进了至尊阁,听到跑车轰鸣后,奔跑出来迎接老公的龙灵和谢紫彤,却吃惊的发现白色跑车的副驾上坐着位让她们吃惊的‘大人物’

  升起车门后,莫言先跑到到副驾上拉过有些惊慌有些自卑有些失落的林雅儿,直接迎向正俏立在别墅门口的两位老婆。“老婆!我回来了!”莫言把林雅儿拉到谢紫彤和龙灵面前,然后伸出双臂等待着她们的投怀送抱,可是只见,谢紫彤和龙灵儿直接绕过了自己老公,边个热情拉着满脸惊讶和自卑表情的肥女林雅儿,热情的打着招呼!“哇!好可爱的妹妹,欢迎来我们家里作客啊!我叫谢紫彤!你可以称呼我彤姐姐!”“我我叫林雅儿,彤彤姐姐和和这位姐姐好漂亮!”“雅儿妹妹也很漂亮啊!我叫龙灵,欢迎你来我们家里!”

  女人就是这样,如果看对眼的话,马上就会成为知己!莫言这位被晒在旁的目标人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女有说有笑的走进了别墅内,至始至终三女再也没有搭理过自己

  林雅儿终于被雷晕了,自己的心不知道出现了几种滋味,有酸!有甜!有苦!有涩!身份地位让她有了无尚的傲气;身材让她的心底有很大自卑,心情让她的性格变得孤僻虽然这些都被珍视她的父母用慈爱抚平,但那种藏在心底的伤痛也只有自己明白。虽然她的身材很自卑,但她没有自弃,对于那些特意想靠近自己的异性,她直都有着抵触的心理,那些人的心根本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她的身份和将会得到的利益,而她则成为某些人的踏脚石!京华此行却无意间让自己遇到了莫言这个怪胎,两人从争抢牛扒想识,从争抢牛扒相知,从争抢牛扒让她孤僻的心感觉到了温暖!那个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那个人临分别前的话语,那个人的样子,还有那个人在爹地嘴里的评价这些事情加在起,让小女生的她心如鹿,念如潮思如泉梦如仙!

  当自己欣喜若狂的偷跑到龙翔总部时,自己的心如何的激动不已,那些保安不让她找那个男人的进修,她的心好痛;但当那个男人出现后,那么温柔的抱着自己,那么无所顾及的抱着自己离开的时候,那么温柔的给自己擦眼泪,那么细心的帮自己扣上安全带她那孤僻自闭的心终于融化了。  见到谢紫彤和龙灵时已经让林雅儿心酸不已自卑之极。女人无论何种女人,她们相互见面后的第眼大多都会选择较量下双方的容貌气质衣服首饰等等各方面!但是当林雅儿面对站立在别墅门口翘首相伴的两个女人,她直觉自己的希望渺茫了,漂亮的女人世界上多不胜数,但里面真正拥有气质的却是部分,如果在这部分中挑选出极品女人的话,自己看到的两个女人应该在此之列,但这还不算,她们身上还有种更加重要的东西,是的,那就是幸福的感觉,爱的滋润

  已经跌入深渊的林雅儿却被莫言的举动激起了丝涟漪,她那灰败自卑的心再次重燃温色,等谢紫彤和龙灵两女那出乎想象的热情态度,那没有丝做作的眼神,让她自惭形愧,曾几何时,自己的心里还打算过用自己的身份,用自己的权势,动用自己的切能力把这个男人抢到手的念头,此时此地此刻的林雅儿有了无地自容的感觉。

  客厅内,林雅儿的心再次被雷到了。因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位更加美丽的大眼美女,太震撼了。打招呼时,她才发现秦芷馨的情况,心中不免有些同情,和报怨老天的不公,咦!回过味来的她突然想到自己竟然没有妒忌!怪事。第125章莫言!我不会放过你!

  第百十五章  四女堂,使整个客厅内充满了欢声笑语,作为男主人的莫言却成了最享受的看客。不过!话题很快还是转到了龙灵的烦心事上面,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谢紫彤直接讲述了龙灵早晨电话的内容。龙灵的父母将于明天返回京华,对于龙灵找男朋友的事情坚决反对,并亲自从美洲领回了龙灵的娃娃亲的未婚夫

  倾听了谢紫彤的话后,莫言低头沉思了片刻后,抬起头,拉过正满脸焦虑的龙灵,让她乖乖的坐自己的腿上,伸手抚摸着已经倦缩在自己怀中的‘小猫’。瞬间!几位女孩子突然感到客厅内的温度突然下降了几分丝冷冰冰却自信的话语从莫言口中传出:“没有人可以把你们从我的身边夺走,无论是谁!”

  莫言的声音还没有淡去,不知是冷气太强,还是别的原因,四个女孩的身体颤动眼神转变中

  幸福之所以飘渺,因为它是自我创造的甜蜜,是你他乡受难时的故友,是久旱中普降的甘霖,是金榜题名的心态,是夫妻爱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