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头身穿着用北极熊皮特意定制的保暖小皮衣,将可爱美丽的小卡秋莎增添了种纯真,贵气,爸爸和妈妈的见面亲热异常,而卡秋莎家人团聚之后的快乐很快就结束了,小卡秋莎却被妈妈支开后,自己随意的在基地内玩耍嬉戏。

  小小的卡秋莎知道,每次爸爸妈妈两人支开自己后,就会在起不穿衣服的摔跤

  爸爸每次都会打妈妈的屁屁,打得妈妈不停的哭泣叫嚷

  很小的时候,卡秋莎用小孩子的思想中知道那是妈妈惹爸爸生气了。渐渐的长大后,更是以为妈妈是最优秀的魔术师,正在变魔术,妈妈可以将爸爸那根大棒子会变没有了,会又可以变出来

  但随着青春期的到来,自己第次例假的出现,小女孩心中那片天地已经展开,慢慢的也从各种渠道了解到父母每次地摔跤打屁股变魔术已经不是自己想像中的简单,每年都会来基地两次,让小卡秋莎对这里的环境颇为熟悉,也认识了很多跟着自己爸爸学打拳的部下,虽然自己对那种血腥暴力的场景有些害怕,但是见得多了,也就有种无趣的感觉

  小卡秋莎略显无聊的在各个训练场所内转来转,感觉到非常的郁闷,那帮身材壮硕的大人们虽然比自己的爸爸小了点,但是也都很吓人,估计自己的整个身体还没有他们的大腿粗呢!特别疼爱自己的爸爸,为什么妈妈和自己来基地的时候,爸爸都会比日更加开心,而且每次都和妈妈玩打的游戏,就是不带自己玩,哼!有什么了不起,还以为我是六七岁的小子吗?

  你们不和我玩,我不会不自己找人去玩

  转来转去,转去转来,小卡秋莎竟然不知不觉中来到处比较偏僻的训练场地,空旷的场地中仅仅只有人,吸引小卡秋莎目光的原因是他是个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眼的男孩,吸引她的是因为这个东方少年的年龄看起来也就和自己差不多的模样,最吸引她的是这个少年竟然冬季,在这种冰寒的天气中,在西西伯利亚集训营基地的露天空地中着上身,他那静静的如泥塑木雕般的身体竟然不做任何动作,如此坚强的硬抗着那刺骨的冰寒冷风的侵袭

  发现了如此有趣的事情,小卡秋莎好奇的跑进了这个僻静小院落中,围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略显瘦弱的少年转了两圈,看着他那的上身已经密布了各种伤口,有很多的地方还渗着鲜血,不过!由于天气太冷,鲜血也已经被冻成了血冰!

  女孩子的温柔善良让卡秋莎冲动之间快速的将爸爸给自己定做的北极熊皮大衣脱了下来快速的盖到了东方男孩被冻得乏着冰霜的身体上,还用两只嫩白的小手将手中的小暖炉也塞到了他的手中,并且关心的道:“小哥哥!你不怕冷吗?为什么要站在这里挨冻啊!”

  已经被冻僵硬的东方男孩面容惨白的打量着身前的这个白人小美女,冷漠无情的目光中充满着种对小女孩将棉衣让给自己的同时,还将手中的暖炉塞进自己手中的行为很不解,还有种发自心底的从未有过的暖暖的感觉

  但是,本以为自己的善意会换来东方男孩子的同样友好的对待,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热脸贴上冷屁股,少年快速的将小卡秋莎披在他身上的北极熊皮大衣扯下来摔进了卡秋莎的怀里,同时单手推!娇弱的卡秋莎便被推坐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不用!边去”

  少年的冷冷的语气加上那千年不变如冰峰般的面容,让无辜的小卡秋莎泪眼泪婆婆的哭泣中跑着离开了

  “大坏人!卡秋莎再也不理你了!”

  边往回跑的小卡秋莎边想着,这个东方少年就是妈妈嘴中说过的坏蛋,嗯!定是!

  妈妈说遇到坏人定要躲远些

  但是,对于那个僻静的小院,对于那个东方少年的好奇,却让卡秋莎那小小的心里出现了磨不出的印迹,刚开始还能止住心中的好奇

  但是上午的时间过后,小萝莉的腿早已经不听使唤的开始天好几次的往那里跑,由于害怕那个坏人再欺负自己,卡秋莎每次都离得很远很远的看着那个好像比自己大不多少的少年,每天都如同别的大人们样的在打拳踢脚,不过!已经略微懂些武技知识的卡秋莎可以看出来,这个少年练习的武技和别人不同!对于外国人的好奇,还有那种小女孩的探询心理,让小萝莉对此乐此不疲

  而每次小卡秋莎都会乖乖的坐远处的石樽上静静的看着那个少年有时静静的矗立在冰雪的天地中,有时却会像闪电般的出拳踢腿,做着各种怪异的动作

  对于有位小观众在远远的观望自己,少年并没有任何意见,也没有半点发妈的迹象,就这样,天

  两天

  三天

  当卡秋莎第四天兴奋的来到小院后,却被面前可怕的情景吓得尖叫着大呼起来

  还是那个僻静的小院中,二十多个西西伯利亚基地内的高级学员们每人都手持冷兵器都正围攻着那个东方少年,此时的东方少年并未有半丝惧怕的表情,反而已经放倒了两个当先挑畔的家伙,现在已经混身浴血,分不出是自己身上流出的,还是浸染了敌人的鲜血,在他的四周已经倒了地的伤者,那种惨叫声打斗的声音传出了很远的距离!

  战斗还在继续,群身体高大强壮的基地学员正在围攻那个卡秋莎每天都会过来偷偷的瞧上很久的少年,这帮学员按年龄上看有很多都已经成年,甚至还几个年纪都三十多岁的样子,但是他们在少年面前竟然没有讨到半点的好入,反而个个高呼着:“竟然敢打伤我们俄国人,杀了他!杀了他这个东亚病夫!杀了他这个黄种猪!”

  疯涌而上的高级学员们那兴奋的叫喊声武器的碰撞声响彻整个院落,惨叫者,骨头被打断时的咔嚓声让人们心中发毛,被围在人群中的少年却如同发疯发狂的猛虎样冲入狼群中,没有半点的留情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拼杀中

  等小卡秋莎满头大汗的拉着爸爸再次赶到小院落的时候,血腥味已经扑鼻而至,整个小院中已经如同地狱般的死寂苍凉

  遍地的残肢断首中,个来自地狱的修罗少年浑身浴血的站立在那里,巍然不动!在他的脚边,身前身后,已经纵横交错的倒下了地的尸体

  不知天公是否作美,它也不愿看到如此血腥,如此恐怖的场影,天空中居然正飘落着朵朵雪花,落在了树木上,落在人的身上,还有那已经开始结冰的血冰上

  “亲爱的小卡秋莎!天都快黑了,你还要去干什么?”

  正要偷偷的往外跑的小萝莉哪里能瞒得住妈妈的眼睛,被发现行踪的她仿佛做错事般脸色惊慌的回道:“我我出去堆雪人!”

  “噢?是吗?”

  妈妈的脸上出现种狡黠的表情。

  “当然!今天下了好大的雪,我好想去堆雪人!”

  小卡秋莎马上猛点着头回答道。

  “那好吧!你可要穿暖和些,别冻到手,也别玩太长的时间呦!”

  妈妈的脸上洋溢着慈爱的神情点着头。

  “噢!太好了!谢谢妈妈!”

  望着女儿快快跑出去的背影,卡秋莎的母亲面现得色的屁股坐到奥利哥那堪比自己腰粗的大腿上,略显娇柔的在自己的男人嘴上亲吻了下道:“老公,我们的女儿卡秋莎是个可爱善良的小天使!她刚刚在吃饭的时候,竟然偷偷的藏起了块面包,还有给她准备的那块鸡腿也没发现她吃,现在出去定是给今天违犯基地规矩,正被吊在广场上的那个‘嗜血苍龙’送去了?你难道真的想把那个少年吊上个三天三夜?别说是已经混身伤口的他了,就是个健康的棒小伙,在西西伯利亚的冬天里,去户外站上个半天也会冻成冰人的。”

  伸出手轻轻的揽住爱人的那柔软的细腰,奥利哥眼神深邃的道:“他是我见到过最有潜质的少年,刚刚被送来基地的时候我还真没有注意到他!今天,当我被卡秋莎带到那个僻静的小院后,才发现这个少年竟然能够激发出自己的数倍实力,将基地内十九位高级班学员全部杀死!如果再过上两三年,估计他的实力将会可怕到定的程度!至于他会不会死,就只能看他的造化了,基地有基地的规矩,‘欺生’这种事情在任何地方都会存在,但这帮不长脸的东西眼瞎了去惹上了这样煞星,才十四岁的他竟然残暴的杀死十九位高级学员,这种事情我如果不有个交代的话,估计基地内我们国家的人会不愿意的”

  雪花如鹅毛般的飘落,纷纷洒洒,小卡秋莎踩着高高的小绵靴,费力的不断拨着没膝的小短腿,终于走到了基地的广场上!

  空旷寂静片银装素裹的雪白广场上,却多出个小小的黑点,离得近了,却发现不是黑点,还是暗红色的黑点!刚刚杀死十九位高级学员的少年已经被所有人都惊呼出个响亮的外号‘嗜血苍龙!’但是这个刚刚被人们关注的少年却因为违反了基地内的规矩,却将面对基地内最残酷最可怕的刑罚!那就是被吊在广场上三天三夜,任其自生自灭第170章竹马青梅之善良的小萝莉

  第百七十章虽然飘雪的日子会少了些刺骨的寒风,但是冬日的西西伯利亚气温却是冷得可怕,小萝莉卡秋莎终于拨腿涉雪气喘吁吁的来到了这个正被吊在基地广场上受罚的东方少年‘嗜血苍龙’的身旁边

  看着正被高高的吊离地面的少年,混身伤口部位的血冰已经少了那种刺鼻的腥气,卡秋莎来到少年近前仰望了下垂着头部的坏人,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你你大哥哥还好吗?卡秋莎来看你啦!”

  说完这句话后,卡秋莎发现吊在空中的少年竟然没有理自己,那垂着头颅也没有半点回应自己的样子,不好的预感升上小萝莉的心头。

  “大哥哥!大哥哥!卡秋莎和你说话,你为什么不理我呢?”

  卡秋莎的话终于见到了效果,被吊在空中的少年终于有了反应,那已经麻木僵硬的脖颈因为他头部的抬起,传来颈骨爆响的声音

  发现对方终于正视自己的时候,卡秋莎心情非常的高兴,快速的将自己大衣下偷偷藏了好半天的面包鸡腿还有瓶爸爸最爱喝的伏特加酒快速的拿了出来

  “大哥哥!你都半天没有吃饭了,饿了吧?卡秋莎给你拿来吃的了!”

  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

  当小卡秋莎摘下棉手套,用白皙胖胖的小手拿着还有自己身体余温的油炸鸡腿踮着脚尖递到少年嘴边时,冷饿交迫的少年愣愣看了看粉嫩的小脸蛋被冻成红苹果的叫卡秋莎的白人小女孩,她那眼中的纯直善良加上此时的那种希望眼神

  少顷,他终于张开了干裂冻得发紫的嘴唇,大口咬下那香味四溢的鸡腿

  “嘻!嘻!太好了,大哥哥终于吃了卡秋莎偷不!是拿来的食物!”看到可怜的大哥哥竟然几两三口就把整只鸡腿吞掉肚子后,惊讶中充满欣喜表情的她大呼道:“天啊!原来大哥哥和爸爸样这么能吃啊!卡秋莎都吃不下这只大鸡腿的呢!真好”

  冰雪笼罩下的西西伯利亚死寂片,却在基地的广场上演着人类最真最善最美丽的画面

  “大哥哥!这是我从爸爸酒柜里拿出来的伏特加酒,卡秋莎听爸爸说过,冬天的时候多喝些烈酒可以防寒活血的,你快喝了吧!”边说小萝莉又拿起大瓶酒翘起了脚费力的将酒瓶举了上去

  “嘻嘻!真好,大哥哥终于对卡秋莎笑了!妈妈的话是对的,善良的卡秋莎会让大哥喜欢自己的”

  “大哥哥!你从哪里来啊?”

  “你的皮肤为什么是黄|色的?”

  “你今年几岁啦?有没有卡秋莎大”

  寒冷的夜过去后,当天明之际,基地内忙碌的人们每每从广场上经过时,都会有意无意的观瞧下被吊在广场中心位置的那个冰尸。

  “天啊!不可能,他还没有死!嗜血苍龙还没有死!”

  些胆大的人上前看了下这位可以虐杀十九名高级学员的东方神秘少年,却传来大声的惊呼声

  但某间非常暖和的小卧室内,魔熊奥利哥夫妇满脸慈爱的看着正睡得非常香甜的宝贝女儿

  第二天清晨,人们依如继往的听到了某些好事者的惊呼声:“不可能!天啊!两天两夜了,嗜血苍龙竟然还活着!”

  魔熊奥利哥在自己的房间内静静的搂着自己的爱人,看着还在做着美梦的女儿,嘴角扬起种莫名的微笑

  三天三夜终于过去

  当基地的人都围到广场上时,准许备看看这个能够打破了基地内连杀19人纪录的东方少年嗜血苍龙,是否能坚持住三天三夜时

  “他还活着!嗜血苍龙还活着”随着有人惊呼出的声音!‘嗜血苍龙’的名字也让基地内的所有人都惊叹,也让所有人感到恐惧,这还是人吗?竟然能够在西西伯利亚广场上吊足了三天三夜依然不死,现在可是寒风刺骨的冬季

  大难不死的东方少年被救下来后,没过几天,个健康的东方少年便又出现在了基地那个僻静的小院内,这位神秘的东方少年在基地内也终于有了名字‘嗜血苍龙’,而那些还想‘欺生’的俄国人遇到这位看起来瘦弱的少年后都会躲避开来

  “苍龙哥哥,苍龙哥哥”每天在少年练功之余,美丽善良的小卡秋莎便会准时来到院子中,知道少年不喜欢说话,她就乖乖的坐在旁边看着少年练习各种怪异的武技,时间长了,小卡秋莎竟然也来了兴趣,强烈要求少年教自己武功,竹马青梅中,两个小小少年的关系变得非常的亲密无间

  时间流逝中,嗜血苍龙的名声在基地内越传越响,越传越盛,树大招风的情况下,那些风闻而至的挑战者也都拨拨的来到了这个僻静的小院落中,而嗜血苍龙的声望因为次次战胜甚至杀死挑战者而响誉整个西西伯利亚

  “苍龙哥哥!谢谢你肯送我回家,卡秋莎真是高兴!”

  坐在雪地越野车上的卡秋莎欢快的表情对坐在自己身边的冷漠少年无比的依赖,就连将要回返俄国首都时也央求着她的苍龙哥哥陪着自己,因为卡秋莎的妈妈早已经有事返回,而仅仅余下的卡秋莎只能由爸爸安排基地的护卫将其送回妈妈的身边,经过小丫头以绝食生气不叫爸爸等切可以想出来的方式为要挟,终于让奥利哥答应由卡秋莎的苍龙哥哥陪着返回家乡

  俄国地大物博,卡秋莎回家的路途也是千里之行,当车队行至处绝峰之下时,异变突起,头车突然遭遇炸弹袭击,次有预谋的暗算直接惊醒了负责护送任务的众人

  卡秋莎仿佛对这种事已经有所经历过,所以还算很冷静!很听话的紧紧的抱住了已经快速将她抱下车的苍龙哥哥,枪声,手雷爆炸声,护卫们死亡时的最后口浊气喷出的声音,让嗜血苍龙马上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

  这完全属于次有备的突袭,而且对方竟然动用的重武器,八辆悍马有四辆直接被火箭弹攻击后爆炸开来,训练有素的护卫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有很多还没有跳下车就被穿过玻璃的子弹击毙,行二十人的队伍转眼间死过大半,发现伏击的敌人中竟然有阻击手后

  “卡秋莎妹妹!不要怕!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你!”

  单手提起位死去护卫手上还未发射过次的,反手枪响起,对面山腰后块巨石后传来闷哼声,敌人的阻击手被解决掉后,嗜血苍龙单手夹起紧紧的搂住自己的卡秋莎后,迅速的借着爆炸的车辆引起大家愣神的那瞬间闪电般的向前路跑去

  子弹破空的声音不断的在他的身后传出,嗜血苍龙没有半丝的停顿过,也没有任何的机会去反击敌人,如果停顿哪怕零占秒钟的话,估计他和怀中的卡秋莎就会死在对方敌人那密急的枪口下!

  幸运的是今天伏击的敌人竟然只准备了位阻击手,而幸存下来的几位护卫也都奋死抵抗,终于给了嗜血苍龙挟起卡秋莎逃离的机会

  但真的能逃掉吗?

  当最后位手拿着卫星通讯器想向基地发送求救信号的护卫也被飞来到子弹射穿左胸时,四周伏击的敌人终于纷纷从雪底窜起

  律白色的斗蓬,律清色的手持着枪械对准了正紧紧的抱着卡秋莎的嗜血苍龙,其中位领头的白人满脸横肉,先猖狂的点燃了支血茄后,深吸了口后,得意的对着幸存下来的对少年男女狂笑着道:“黄种猪,乖乖的把你怀里的小女孩交出来,我也许会大发慈悲留你命回西西伯利亚报信,不”

  随着砰的声枪响!

  正在狂妄的敌人首领直接被嗜血苍龙不知道从何处取出的手枪击穿着了眉心,异变惊现,众多敌人环视下的对少年竟然敢选择偷袭,当发现首领的眉心已经开始涌出鲜血后,人群中惊呼四起,所有人都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子弹纷飞

  少顷,刚刚还站立着位抱着目标女孩的东方少年已经不见了踪迹,敌人呆愣了几秒后,快速的跑过来,却皆露出惊恐之态

  原来东方少年站立的位置后面竟然是垂直而下的悬崖深渊,雪花茫茫不见人踪,远远的看到的是那点消逝的黑点

  悬崖底部,个巨大的雪坑中,卡秋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感觉了下自己的神经还有知觉,发现没有半点爱伤的样子。但很快,她猛然间感觉到身下传来的温暖,让她惊醒到自己的苍龙哥哥刚刚落地时用自己的身体当成了肉垫后,卡秋莎马上翻身而起,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自己身下的肉垫正是苍龙哥哥!

  那嘴角流出的鲜血证明内脏明显是受到了内伤,愧疚和悲伤的感觉占满了卡秋莎的心,抬头仰望那如刀削斧劈的悬崖,虽然雪雾弥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