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什么好,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死光了,非要在这棵树上吊死啊!你们入了这个死胡同,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也这样”已经根本不可理喻的谢纤纤如泼妇般指东打西,喷薄欲出各种难听的话语,不但自己的女儿,女儿的男人,就连同在几个女孩都包括在里面!

  “谢女士!请注意下你的言行!不要让自己的身份低得让我这只闻其名的陌生人都大失所望,这里是紫月集团,不是你的龙苑,请自重!不然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脸色瞬间冰冷的龚若心根本没有给谢纤纤留面子的意思,直接喝哧道。

  “你你是谁?”

  龚惹心的话如当头盆冰水泼下,自己训斥女儿,而且是在女儿的公司,却突然冒出个胆敢如此训斥自己的女人,而且说得她没有半点反驳余地!

  “我是谁不重要,但龙灵妹妹有你这样的母亲,我替她很是同情和惋惜!作为母亲你为了自己那所谓的面子和那眼前的利益,居然弃女儿的幸福于不顾,唉!你喜欢相中的男人其实并不定你的女儿会喜欢!话尽于此,当听听路人之闲言也好!家事还要家里谈,在当街上讲是不是嫌人丢的不够啊!”

  说完后,便不在理会谢纤纤,向谢紫彤等女孩打了声招呼后,便向不远处的辆红色法拉利走去,不多时!马达轰呜,红色车影个漂亮的原地转身,呼啸而去,四秒钟就可以提速的性能是国内任何部车辆没有可能达到的

  紫月集团前的母女情恶化之势已逝,随着那长长的车队开如以元首级40速度出发后,也预示着第五十天的凶险旅程开始了。不同的是,今天车队中竟然加入了辆不和谐的奔驰车,不和谐的不是这辆车,而是车上的人

  车队刚刚驶离紫月集团的大楼门前,大楼上的某处房间的窗帘闪了几闪,个男人的声音拨打了电话道:“她们几个已经离开了,今天临走时出了点乱子,二夫人的父母来吵了架,二夫人坐上她父母的车,同离开!”

  “”

  “黑色奔驰600,这个消息是不是会值得高点?”

  “”

  “那就好!谢谢!我明天去查查!”

  “”

  “定!定!”

  放下手中的电话后,男人得意的从兜里拿出盒九五至尊,很是激动的抽出支,快速点燃,深深的吸了口,仿佛人间美味般的从鼻口中回旋往来,缠绕不休

  “,老子也能走上旺财运,天个消息就能卖十万元!真是美啊!”

  夜色刚黑,七点的京华正值交通繁忙的时段!

  这样个显眼的车队无论经过哪里时,都会让人侧目观望,都会以为又是哪位元首访华,因为这支车队的豪华程度,还有路上都控制在40的专有速度,军区的车开道的样子,让人们纷纷驻足望上两眼,大叹人生之不公平!

  意外,往往在不经意间发生,当车队驶过即将驶过个交通岗前时,异变突起,本来还夹在车队内的奔驰轿车突然个急转,猛然间提速往前冲去,没有给护卫们的几辆车半点反应的机会,只能眼看着奔驰车超了过去

  “坏了!灵儿妹妹和她母亲谈崩了!”龙依看到突然飚出的奔驰车,心中大惊,惊呼道。

  “是啊!谢阿姨来的时候就满面怒气,我本想陪着灵儿起,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她那肯求我不要跟着的目光,让我停住了脚步!”谢紫彤嘴中心疼怜惜的道。

  “不能让她带走灵儿姐姐!梅杰列夫,通知下,马上拦劫下来!”卡秋莎粉拳挥狠狠的锤了下真皮手工座位嗔道。

  这边话音未落,离她们不远处,刚刚想逃离的奔驰车被辆从侧面高速驶来的轿车直接撞得翻了起来

  第219章男人有没有第六感?

  第二百十九章

  京华市夜晚的天空阴沉了下来,乌云遮月,道劈天之电剑滑过苍穹,逐向远处的天际,看到这样的天气出现,让街头上的路人,出行者都加速往家中赶回去,天要下雨了!可能只有路上那些行驶的车辆还是依然如漫漫长龙渐行渐远

  京华市千里之外的某个夜空中,因为属于普降雨天气,这里也下起了雨,架运输直升机正在稳稳的赶着路,他们正是剿匪归来的英雄队伍!

  没有那种胜利后的欢欣鼓舞,也没有那种劫后余生般的高谈阔论,十个人都静静的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猛然间,正坐在位置上瞌目中的莫言身体猛然间颤,惊呼道:“不好!出事了!”冰冷的男人脸色瞬间变得略显焦急,腾身站走,直接走到直升机驾驶员处开口命令道:“马上给全速前进,赶回京华!”

  直升机驾驶员脸色怔道:“对不起!你要看清楚,现大是夜间飞行,而且外面还下着雨,这么大的雨夜,如果全速飞行会出危险的!我只唉呀呀,你要干什么?噢!”话未说完,他那强壮的身体直接被冰冷的男人揪着衣领甩了出去,就连他身上那些保护带都被扯断了,可想莫言用了多了力气!

  看到自己的修罗教官居然来了这么出,东方小宝为首的几个手中都站了起来,这架直升飞机的机组人员还要吵闹,却直接被东方小宝几人用枪住:“妈的,我们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再放半个,老子马上毙了你!”

  将驾驭员甩走之后,莫言焦急的个纵身直接跃上了驾驶员位置,熟练握上了控杆,那超牛的作技术让还在挣扎的几个机组人员马上静了下来,直升飞机在莫言的纵下,犹如活了般,开始怒吼着向京华的方向飚去

  京华军区

  “哈哈!东方老弟,我们的剿匪英雄们再过会儿就要归来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停机坪上接接他们啊!”

  就此次剿匪战斗总结了半天,所有的将军也没有能够总结出个头绪,总之就是个道理,此次剿匪成功完全是靠单兵实力的强悍!与指挥和战术连个大的点的关系都没有!

  十个人被数百人团团包围后,还能取得完胜完胜,这已经充分说明了事实!但用于大规模作战却只能是儿戏!

  “好吧!看在梁老哥的面子上,我就去接接那帮臭小子!”东方皓故作姿态的笑道。

  “得了吧?看你那得意的样子,竟然让你遇到了个这样的人当乘龙快女婿,心里是不是早就乐开花了吧?”梁老将军见到东方皓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很是不爽的道。

  “提起那小兔崽子,我就生气!唉!怎么说我也是他岳父啊,到今天了,他连正眼看都看过我呢!更别提叫我声岳父”东方皓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正在此时,他身上的私人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东方皓拿出来看,眼神中闪出几道喜色道:“咦,这丫头不会轻易主动给老子打电话,今天怎么想起来”边说着,边冲着正在吸烟的梁老将军做了个歉意的手势,便接起来电话开口便问道:“今天是哪阵风让我的的宝贝女儿竟然舍得给老爸打电话啊!啊!你说什么?”

  本来还笑容满面的东方皓的手竟然抖了几下,电话差点掉了下去!

  “乖!孩子别哭!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在哪个医院!”

  “”

  “好!我这就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后,如此方强者,竟然脸上也变色,恨恨的怒道:“乔四月,你真不是人!”

  “噢!东方老弟,乔家又惹你了,这段时间你们可是没少斗来斗去的啊!”梁将军问道。

  “,乔四月不敢惹我,却把目标放到了紫月集团上去了,这不!龙家的小丫头刚刚出车祸了,正在抢救,梁老哥,我不和你聊了,我要马上赶过去”说完东方皓已经着急的站起来安排参谋去叫车安排人。

  “噢!那你不等那帮小子们回来啦!难道个做手术的小丫头比等这帮战士还重要?”梁将军脸色疑惑的道。

  听到了梁将军的话后,东方皓的脸突然出现了几丝苦色和无奈,虎目中透着种果敢的道:“等他回来,难道是等他回来拿枪杀我吗?那龙家的小丫头是他的心肝宝贝,还怀了他的孩子,和人家比,我的宝贝女儿都要往后站,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女人出事了,你说会怎么样?那小子,会拿枪杀了我!乔四月敢惹上他也算倒霉,也不事先打听打听,唉!京华要出大事啦!”

  说完后,也不管众人明不明白,便摇晃着脑袋快速的离开这里赶往京华医院!

  京华医院今天又出事了,从那慌里慌张的护士医生们正安抚警告病人老实的呆在病房内不要出来,就知道有什么特殊的情况。

  当位被车祸撞伤的孕妇在很多人用军车开道,豪华车队护送到医院的时候,整个医院就已经开始处在紧张的状态,院长也被亲自请过来临时会诊,研究最好的抢救治疗方案,随着时间的推移,医院大门处停下来的车辆越来越多,越来越牛,不是车辆的价值,而且那种隐在里面的真实价值!

  当挂有京甲00001号牌军车驶入京华医院后,整个医院已经被哨兵站满,三步岗,五步哨的严密防卫程度可以知道谁来了。

  所有人都只能远远的小心偷偷的瞧上两眼,和最亲密的人谈论着,这位受了伤混身是血的孕妇到底是谁,好强的背景!

  手术室外的整条通道已经被站立两旁的护卫挤满了,东方皓脸色阴沉的当先向最里面有女孩子的哭声的位置走过去,越过低矮胖瘦的名种形像的保镖护卫后,东方皓终于看到手术室,也看到那条长长的椅子上正萎顿着几个梨花落雨的女人,其中就是自己那直冰冷示人的女儿依依,不过,此时的龙依绝色容貌依旧,但以前那种英姿飒爽的气质全无,因为悲伤无言的情绪笼罩了她,那个坚强性格的龙依没有了,有的只是现在泪流满面,正不停用的纸巾擦拭着眼角永远也擦不净的眼泪的悲伤小女人!

  不过,让东方皓略显奇怪的是,居中位丰腴绝佳的孕妇,她那美丽清秀的脸上竟然没有半点眼泪,仅仅双目失神般的盯着手术室的指示灯,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句话:“灵儿妹妹,你定要等老公回来!灵儿妹妹,你定要好起来老公!你快点回来,灵儿妹妹需要你”那种无泪之悲极之态,在此女身上尽显!

  虽然没有见过,但东方皓能够眼认出,她就是资料上显示的谢紫彤,也是莫言最在意的两个女人之。

  在这排椅子的旁边,都还站着帮刚刚赶到的人,应该都是林家和龙家的人,不过,个个都哪里有心情去看他这个大司令的到来

  看到了东方修也在列,东方皓直接走了过去

  “里面的病人怎么样?”

  转头过来,东方修看到是自己的大哥,忙道:“老大,你怎么来了!”

  “我不过来能行吗?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多人保护几个女孩子,怎么搞成这样?,怎么能出车祸呢?”东方皓上来就兴师问罪道。

  “唉!大哥!这属于突发事件,龙灵的父母突然出现,双方因为莫言争吵,然后他们三人就上了辆车,说好是和车队起走的,但是走到十字路口后,竟然奇怪想突然冲出车队,被侧面早已经蓄谋等侯的警用本田4500直接撞翻!”

  “说正题,人现在怎么样?”

  “幸好,听龙苑的人说,那辆奔驰车本来是两女怀孕后,莫言经常开车载着两女的座驾,后来因为与龙苑不合,也就再未开过!听说里面被改造过,我去事发地看过后,好家伙,没想到那小子还是改车高手,整辆车改得架构竟然结实无比,而且还用的是防弹玻璃不过,由于对方有意擎事,所以车辆已经开足了马力,本田4500的车头部位直接撞到了奔驰车的后半车厢,而龙灵也就坐在那里,由于她没有系安全带,所以”

  “她父母呢?死了没有?”

  “他们没有大碍,因为在前排,而且都系有安全带,所以都只是轻微的扭擦伤而已!”

  “看来目标就是这小子的女人,马上开始严密布控,这几个女孩就是去厕所也要派女兵给我将厕清个遍!”

  和东方修说上两句后,东方皓便急步来到已经只能靠轮椅支撑身体的龙万年面前,很是出人意料的微微倾身礼,致歉道:“龙先生,真对不起,都是我们军方保护不周啊!东方皓给你赔不是了!你可要保重身体啊!”

  龙万年从失神中醒了过来,睁开那已经雾蒙蒙的老眼,以前那种红光满面的胖胖的脸瞬息间已经显得灰败死气,老人伸手握住东方皓的手道:“谢谢,谢谢东方司令能来看望我的孙女,不怪你们,都是我治家无方啊,现在我只希望能用自己老命换回我宝贝孙女的命!别无它求!”

  “放心啊!龙灵定会没有事的,我们这么多人为她祷福!老天也不敢太过份!”

  “谢谢东方司令吉言”

  接下来,东方皓也和林家二位老人,还有早就陪同过来的京华医院的院长都打过招呼,问了声好后,便静静的站到了边,等待着手术的结果!

  其它人!还没有这个资格!

  时间分钟过去

  小时

  两小时

  时间越长,人们的情绪越显得压抑无比,正在这时,声妇人的哭泣声传到

  “灵儿啊!我可怜的孩子!”

  头上缠着纱布,绷带吊着胳膊的脸上还有些青瘀的谢纤纤在同样受了很多处外伤的龙啸天的扶待下已经哭哭啼啼的走了过来,护卫的人群也都自动的给这两个惨祸的罪魁祸首让开了道路,没半法,人家是家人!

  不过,几个护卫车队的保镖们都是眼神不悦,他们的失职,就是因为龙啸天驾车突然冲出车队,如果正常行驶,根本无法有车辆撞到他的车上,因为会有辆护驾的悍马自动挡上前去

  没有心情理会那些怒视自己的眼神,龙啸天也是无比悔恨的表情扶着自己的爱人来到了手术室前!

  躺在里面冰冷的手术台的是他的骨血,是他的女儿,此时此刻,不知道这对夫妻的心中是如何想的,但是看到两人那种悲伤绝望的表情却清楚显眼。

  四条腿支持下的身体,竟然走得那么凄凉,没有任何个人上前去扶下,也没有任何人打算去理会那个号淘的女人那悲伤的哭泣,知道事情经过的人们都在场,看到这对走过去的夫妻时,都有种无尽的怨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天空闪雷连连,大雨随之如瓢泼般倾下,就是这样的极恶劣的环境中,架运输直升机竟然划过雨夜直接悬停在京华医院的主楼上空二十多米的位置上,莫言从驾驶员的位置上下来,很是随意的将手中的手机递还给手机的主人,原来的驾驶员!

  但语气依然冰冷的道:“驾驶直升机,稳只是个标准,你的水平太差!不过,也要谢谢你的手机!让我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事情!”

  说完后,推开直升机的舱门直接纵身跳了下去,雨中的视线让人们都没有看清莫言是如何接触的地面,但却清楚的看到了在接触地面的那瞬间,他的手脚四肢同时做了极速的缓冲

  已经回归到位置上的驾驶员已经无话可说,这路上莫言的驾驶技术已经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就连这种雷暴雨的超低空飞行都可以做到,驾驶员早已惊为神人!

  直升机已经升空离去,不过在那之前,上面又连着掉下来九个战士,鼻青脸肿,混身是伤的战士,九声闷哼响过后,东方小宝抬头住天上的直升机上望了望,突然惊呼道:“天啊!老子什么时候也能从二十多米的高空跳下来,点感觉都没有!”

  “是啊!1号,我也是,以前跳十五米以上就腿软手麻了,没有想到”

  “别说了,快追上去,老大要下楼了!”

  第二百二十章

  当身黑衣尽湿的莫言终于急步来到了已经被军区全副武装的战士们完全占据的手术室的楼层后!他的脚刚刚踏出电梯的那刻

  “啊!修罗教官!噢!对不起!敬礼!”

  都是东方皓帖身的护卫,当然认识这位已经誉满整个军区的修罗教官,习惯性的惊讶过后,随之而至的是种恐惧和钦慕的表情!

  随着第位战士的惊呼和高声敬礼的号召,整条走道里的军人都向入口处望去,但刚刚看到走过来的伙人时,血性男人心底生出的那种敬佩表情直接让所有人都做出个统的行动!

  “敬礼!向你们致敬!”

  莫言并未理会这帮敬礼的士兵,但是跟在他身后的东方小宝等十名军人却同时回了标准的军礼,不过,猛然想起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那种熊猫眼流血鼻肿腮帮的模样略略有些脸红不已,不过他们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上,那可是在不久前刚刚经过了命悬线的拼杀,那混身的血迹被雨水再次加湿后,又来了次浴血疆场的效果

  正悲伤的人们被远处不断传来的敬礼声引得举目望去,便看到了那个混身透着冷意的男人,还有男人身后那十条刚刚浴血归来的猛虎。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同,莫言往日那种冷意竟然不见了,因为他的嘴角竟然上挑了起来,脸上出现种另人感觉可怕的笑容,在场的众人甚至就连熟莫言的所有人在内竟然从未看到过莫言露出过这种笑容,说是冷笑却不让人感觉到心寒,说是微笑却不给人温暖的感觉,说是皮笑肉不笑,却给人种他确实在笑的感觉,在场的人不知道莫言这种笑容意味着什么?

  如果当年的炎黄教官还活着的话,定会高呼着让所有人都跑得远远的,因为他此种表情出现后就表示,当年的8001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界线

  这短短的几十米距离过道中,凡是和莫言说话的人都直接被无视,因为他们发现,莫言的目光没有看向别的地方,他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那手术中,三个字!

  正坐在连椅上掉泪的几个女人终于被动引起了注意,最先反应过来便是高挑的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