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畔的队友痛呼出声

  原来,在紫月集团的大门内,再次走出抗着同位身穿白领套装的美丽女人的白发修罗,和上次不同的这次的女人已经传出悲凄的哭声,和上次那种不服气的吵闹怒骂不同,这次的女人很是委屈,很是不依的求着饶,不过!当所有战士听到这个女儿求饶时说出的话却都忍不住喷笑起来

  “大坏人,求求你,不要再打我的,疼!疼死我的,呜呜,求求你!大坏蛋你就放过我的宝贝小红吧!,好不好!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商量,你那个破车才多少钱,你个不讲理的修罗,强盗!噢!疼死我了,你又打我的,你个大混球,姑奶奶要和你拼了!”

  这前后极度矛盾的话语,却显出这位被蹂躏的美女没有半点的服软求饶的本心,看她那张牙舞爪的模样却根本拿身下的男人没有半点办法,因为每每她的手刚刚回勾到男人的身体衣服时,自己的便会被那个不留情的男人重重的拍上下,本就还未消肿呈现级标准的臀部,如此再来几记重重的巴掌,想必今晚归家后,她那级臀部马上会升极到级!

  白发修罗再次抗着前来紫月集团想找自己理讼的龚若心,没有想到这次这位看上去娇滴滴的女人竟然还是搏击高手,不过,志得意满的龚若心再次遭遇到了沉痛的打击,而且还是那种根本没有半点反抗机会的蹂躏,还想来几个漂亮的踢腿,手刀的她直接被那个不讲情面的男人直接按在沙发痛打了阵,然后再次上演了上周相同的闹剧,时近中午,集团的员工都要吃饭,下班,所有人都吃惊的目睹了又次的修罗蹂躏砸车女的现场版!

  来到停车场,莫言眉头紧皱间,再次狠狠的打了肩膀上的龚若心两巴掌,那种毫不在意,半点不留情的模样,直接让远处看戏的女人们都心疼的闭上了眼睛,让远处的男人们都口水猛咽!

  白色的兰博基尼虽然是由龚若心开来的,被砸的地方也已经修理的完整无缺,但是,让人不得不笑出声的,那白色的兰博基尼的跑车上面已经被涂得五颜六色乱七八糟,上面还用几种颜色的艺术字书写着几个大大的字:“爆发户的破车!”

  好好的白色兰博基尼跑车让这个暴力砸车女搞成了这种模样,莫言再次怒意升腾起来,也不顾龚若心那悲凄凄可怜巴巴的哭泣声,快速的将肩膀上的女人直接个翻身,狠狠的按在跑车上面,巴掌抡起,也不顾女人那极力的挣扎和高呼救命等等语言,巨大的巴掌再次无情的打了下来,比上次的巴掌更狠,比上次的次数更多!

  可怜的女人先是求饶,无果后,再次开始痛骂阵,最后求救高呼了半天,也无人敢上前来个英雄救美时,只能呜呜的哭泣,到了最后,可能是被打麻了,痛感也降低了,莫言每巴掌下去,这个被按在车上的女人便轻轻的呻吟声,那种犹如般的媚态,给人种这里正上演男女春情大戏般的情形

  “马上把这辆车还原,不然!有你好看”

  白发修罗冷着脸的开着某位可怜的女人的宝贝‘小红’离开前再次丢了狠话!

  这次龚若心已经没有力气去臭骂和埋怨那个打了自己无数下的混蛋了,而是非常怪异的趴在那里动也不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被刚刚的痛打搞得晕迷过去,但是如果离得近了就会看到这个可怜的女人脸色通红中透着种怪异的媚态,那种犹如春潮涌动中的晕红竟然出现在她那美丽的脸颊!连龚若心自己的心此时都透着种惊天动力的变化,天啊!她居然发现自己成了受虐狂,因为就在刚刚那个大坏人狠狠的打她的的时候,从刚开始的那种疼楚,到最后,自己的肿胀不时颤抖的牵引着某个神秘的部位,在这短短的几分钟表之内,这个向高傲自立强势的女人竟然出现了只有性爱时才会产生的!

  而此时受虐狂却不知所己的小声晕红着脸自我批评着呢喃道:“呜!龚若心啊!龚若心!你真是丢死人了,不要脸的坏女人,竟然被那个不讲道理的大坏人打,打得小便失禁了!好丢人,丢死人了!呜呜不行!完了,完了,流下来了”

  当股快开花的某位美女白领精英,慌忙的蹶拐的钻进那辆被画出花来的兰博基尼跑车时,刚刚沾到那宽大柔软的座椅时,本来下落的龚若心猛得再次痛呼上猛然窜起身形,不过,她好像忘记了自己已经坐进了驾驶位里,幸好跑车上方是柔软的护垫,让她免于遭受巨大的撞击,不过!上面幸免于难,但是下面某个被再次牵动的部们却让这个刚刚‘尿’完的小女人,猛然感觉自己的又喷出股股难以忍住的尿液!

  当这股股冲击着龚若心灵魂深处的液体已经将她的小内内搞得淋漓尽致之时,她猛得快速降下车门,脑袋往后靠,长出了口气后,快速的伸手将那诱人的套裙往上掀后,快速速的低头看,整个小裤裤都已经湿得如同水洗看到过幕,龚若心委屈至极泪眼婆娑的低泣道:“大坏人,定是打人家的,把里面的什么给震坏了!呜呜!人家都想忍住不尿出来,可是,往常都能忍住的,今天竟然连着两次都没有忍住完了!完了!”

  谁能想到如此成熟的美丽女白领竟然如此无知和纯真的可爱,其实也没有什么,如果人们都知道她的成长环境的话,也许都会对她这种被养在笼子里的小鸟有所同情!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某位怒怒的想起自己很牛叉的搏斗技术,听到某位修罗大坏蛋的要挟后,还真的气势汹汹的从家里跑到紫月集团想大发虎威,却不想虎头蛇尾,自己那得意之极的踢腿小拳头,却无法捍动某位修罗的身躯步,结果可以想象,修罗如何会给她有半点情面可讲,听说车没有修好,借着窗户望竟然被搞成了七七八八的怪胎,修罗大怒之下,周前的蹂躏再现紫月

  某位大美女的超级跑车‘小红’此时此刻正被打了她的某位大修罗驾驶着狂飚在京华市的大繁华大街上,这种高级跑车无论在哪里都会带起股焦点的狂潮,很多路人纷纷侧目投来羡慕或妒忌的神情,但他们望到的也仅仅是道亮红的车影和那毫不减速的尾灯!

  莫言今天中午无法回紫月阁就就餐了,因为他要去赴约,个非常头痛,却还必须要去的约会

  天鹰人力总部门前,红色法拉跑车稳稳的停下来,因为此时总部门口正站着位等了很久的女人,完美无缺的女人,身洁白无瑕的露肩吊带裙,柳腰轻摆中显得如抚风娇娆般轻盈迷人,那个绝美的脸颊上淡扫了些雅素的粉底,给人种纯美洁净的秀颜之美,那个弯弯的眉儿下两朵夜色中最闪亮的星眸不时的眨上两下,透出眼中的神彩,给人种无限的诱惑,那个小挺秀的鼻子如世界上最伟大的雕塑家梦中的神作,那淡淡的小嘴唇却有些反常的向前噘着,细看下,好像是略略的有些肿起,至于肿起的原因吗?猜

  第二百六十章

  红色跑车稳稳的停在天鹰老总纪蓉的身前,今天的她让整个天鹰的职员都很疑惑和惊讶,向在公司内都保持着干练强势的老总怎么会如此娇俏可人的打扮,那颦笑之间的形象完全颠覆了纪蓉在人前的形象,那纯洁中略显高贵气质的白色吊袋长裙,给人素雅感觉中多出几分冰莲浴世般的圣洁,那比黄金比例的优美身材还略胜筹的性感身段再次从那柳腰被束中让所有的男撞墙碰壁,让看过的女人们直接将自己天天偷偷称体重的小磅称砸个稀巴烂

  红色的车身炫彩迷人,本就是女人的车,当然整体构造都专门为了某位美女设计出来的造型,但是,当初的龚若心哪里会想到自己精心改装的宝贝‘小红’会有天被修罗霸占过去,而且还直接争用许久呢!

  车门升起,但是车上的莫言却没有半点下车迎接美人上车的意愿,很是冷冰的语气道:“上车!”

  而站在天鹰集团门前的台阶上,已经等了好几分钟的纪蓉,面对着那人来进往的惊讶的职工都保持着很温和的优雅气质,但是看到法拉利跑车上的司机后,她的脸色变了,竟然还如同面对晚来接自己下班的男朋友的小女生般扭了扭那已经要断了的柳腰,脸上嗔怪大增的道:“都怪你,你不是说要人家11点零5分整到大门的吗?害得人家都等了足足十分钟!哼!还点绅士风度都没,怎么着也要下车打声招呼吧?看你的样子,哪有给人家当司机的真诚态度!”

  “啊!”扑嗵声,天鹰大门口不远处,位刚刚提着公文包想要办业务的帅哥直接没有看到脚的台阶,瞬间跌倒翻滚着做了电梯般,掉了下去传来连连惨叫,估计是破了相了!

  纪蓉如此的嗲样,直接引发惨案,更引得来来往往的职员们都惊讶的打量着不同以往那强势形象的老总!

  甚至还有两位路过的职员,都小声的议论着,这位身穿清纯吊带裙的女孩子是不是天鹰老总纪蓉的双胞胎妹妹!不过,同样吸引纪蓉打量着车里的男人哪有半点下车将自己让上车的态度,颇受冷遇的她恨恨的跺了跺那玉足上的水晶凉鞋,发出嗒嗒的声音,显得那么好听,那么让人迷恋!甚至有的男人都担心的张大嘴巴,深怕如此绝色的那美丽诱人的足踝因为时用力而扭伤

  “还不快上车,不然!我回家了!”

  车上的男人终于应对这位发嗔的美女说出来第二句冷漠的语言,直气得站在跑车的旁边的女人恨恨的摔了摔手中的小挎包,发了好几次狠意,被后扭了扭那迷人的小腰,想着转了几次返回办公室的身体!

  跑车轰鸣中离开了天鹰大厦,当然那位迷人不偿命的极美大美女也乖巧的坐上了这个被她咒骂了无数遍的修罗男人的车!

  “哼!个大男人竟然还开辆女人的车!满车的香味,真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是那种嗜好的男人呢!”车子启动,没有飚出多远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纪蓉直接开始发难道。

  “这车是抢来的!”正在开车的莫言并没有保持沉默,但语气却依然没有多大变化

  “哼!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们女人,不知道这又是哪个可怜柔弱的女孩子被你欺负完了,还要抢人家的车天啊!!原来是她!龚若心,这个女人怎么会与你认识,噢!太不可思议了!”

  边坐在车上报怨着身畔的男人,边开始观察着跑车内部装饰的纪蓉突然对着跑车前脸上的个小装饰的相架中的龚若心大呼小叫起来!

  “你和她认识?”莫言也被纪蓉的惊呼,引得开口问询道。

  “哼!认不认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也要先告诉我你们怎么认识的吧?龚若心可不是般的女人呦,你敢抢她的车,估计会”

  “不说算了!”

  “小心眼的男人,哼!你不说,我也不会告诉你!有什么了不起,快开车,我肚子饿了!”话音未落,跑车的油门轰鸣起来,瞬间在四秒钟再次提升了速度,红色车影划出道亮彩,其中夹杂着车内某女的尖叫声,疯狂般的驶向远方

  打量着眼前的非常别致的小洋楼,闹市中有如此幽静的处避世之地,真的让人心中生起种舒服的感觉,莫言回头望了望气哼哼的从车上萎缩下来的纪蓉,脸上的表情中多出分欣赏,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家竟然会有如此品味和另类,和那种喜欢都市喧嚣中取乐,豪宅中攀比的富家女要强上很多!至少,以天鹰老总的身价,住进京华市任何处别墅豪宅也无人说没有那个资格!

  “你你个大坏蛋,就不能开慢点啊,搞得我有点晕,也不上来扶下人家!”女人晃晃悠悠的上前拉住了,不抓住了男人的胳膊狠狠的在男人的手臂上咬了口,怒道。

  “好了,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我在外面等你!”莫言没理会那排小贝齿留下的痕印,很是平静的道。

  “哼!请你吃饭,难道非要去五星级餐厅吗?跟我来”说完,也不顾莫言的反对,直接拉扯着莫言的胳膊快速的走进了这片宁静雅致小洋楼内!

  刚刚走到门前,洋楼的大门便从内里打开,位非常慈祥和蔼的老妇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虽然说是老妇人,但是,这个女人却没有半点老态龙钟的模样,反而非常硬朗轻盈,行走间那脚步中略略有点八字型的发力痕迹,竟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老妇人先是非常的高兴的说了声:“小姐,您回来啦!”

  转瞬间,却又略显意外的打量着正被纪蓉死拉硬拽的莫言,眼中透出种深邃,种好奇,接着便是无尽的惊恐,略顿了几息后,她很是小心的对纪蓉道:“小姐,您这是”

  “奶妈!你真是的,说过多少次了,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不许叫人家小姐!”看到老妇人那惊讶的表情,纪蓉马上撒娇的上前抱住老妇人开始嗔怪起来

  “蓉蓉,现在不是有外人吗?这位先生是,你可是从来不带男人回家的啊!”疑惑不解的再次打量起站在面前的莫言,冷漠,无情平淡无奇!但是那双深邃的眼神却让老妇人心底产生种忧虑

  “啊!奶妈,他他不是人”

  第二百六十二章

  “啊!奶妈,他他不是外人,噢1不!他他唉呀,他是欺负蓉蓉的大坏蛋!我们不理他了,我让你买的菜,都买回来了吧?今天蓉蓉亲自下厨”小女儿态尽显的纪蓉让老妇人极度好极加惊讶中,被纪蓉快速的拉进了洋楼内,当然!还不忘记对着身后的某个大尾巴嗔道:“看你那傻样,还不快进来,把门带上!”

  跟着对好像母女般亲热的两人步入了这座小洋楼后,莫言略微在门口愣,因为整个小洋楼的内部设置和现代的起居竟然完全两样,雅致中透着古典美清新气爽中透着丝淡然雕梁画栋中透着底蕴十足,那纤纤绿藤绕满了屋内的墙壁,和那种装饰品完全不同,那种充满生命气息的感觉给人种舒服的感觉!

  房间内整个设置犹如种迷幻的仙境般的神秘,如同虚无般的随意,但其中点湛蓝的壁灯,盏粉红色的灯笼股淡淡的檀香木飘入鼻间证明着那全身都是雕刻出来的茶几上放着块精雕出来的玉人醉檀香木的加湿炉连排式的坐椅上都有厚厚的靠垫,但是却没有那种豪华家庭中真皮沙发式的坐椅,反而给人再增几丝古居之风!更让人惊奇的时,在这整片空间内,竟然有片小小的温泉池中热气蒸腾中给人种仙境临凡般的感受

  看到莫言的呆愣,好像早就知道般,正拉着好奇的杨问询个究意的奶娘往前走的纪蓉突然回头嗔道:“大坏人,你就在这里慢慢的看吧,等会吃饭时,我来叫你”

  放下莫言静静的开始打量起整个住宅的结构不提,单说拉着奶娘快速往楼上跑去的纪蓉,脸色羞红的模样中透着几分欣喜之色!

  “奶娘,你先帮我去厨房里看看她们把菜处理好没有,,蓉蓉先去把衣服换了,马上下来亲自下厨,嘻嘻!”

  说完,不待老妇人想要叫住她的手势举起,这个极品的绝色女人竟然如同小燕般飞快的往二楼的某处卧室跑去,看着纪蓉那欢颜鹊跃的样子,老妇人的脸上惊讶之中多出几分慈爱,但是,当她把目光转向那位正站在客厅之中静如山恋的男人后,眼底闪过几丝精光,然后身体突然间犹如回复了二十年青春般的突然挺直起来,转瞬间,股强大的意念力向远处的男人袭去,但是,很短暂的瞬间,那股强大的略显杀意的意念力竟然如泥牛入海,竟然无法撼动那个白发黑衣的男人半步,反而让老女人有种恐惧的神色,过了好半天,老妇人唉叹声,道出句极轻微的声音:“主人啊!主人啊!小姐真的长大了!您的叮嘱也已经到时间了,可是!难道难道小姐也要重蹈您的覆辙了吗?”

  说完后,老妇人的脸上现出极度的忧伤之态,那老态毕露的皱纹又加深了几分

  过了几息后,听到楼上传来纪蓉那快乐的嘻笑声,老妇人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略显蹒跚的向不远处的厨房内走去

  莫言站在那里,但是他敏感的神经却被那个已经交锋了次的老妇人引起了不小的震荡,高手间的对崎不定要在表面。

  等老妇人离去之后,那种较量之后的余波让整个空间都感应到般,几片芭蕉叶子无声的飘落,那正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泡泡的泉仿佛刚才被压抑了下后,再次喷涌而出,淡淡的水气也开始将莫言和老妇人之间的位置上涌去!

  莫言静静的安下神来,聆听着泉水欢呼的声音,感觉着那青藤生长时发出的身体拨结时的爆响,还有远处厨房里已经换好衣服高兴的嘻笑不已的悦耳之声,还有

  莫言竟然眉头紧皱,因为他感觉到股淡淡的却非常直接袭来的敌意,转首寻去,却发现在客厅内的面墙壁上竟然挂着张画像,张绝世美女的画像,如果不是和纪蓉有了过很亲密的接触,他定会认为这张画像定是纪蓉!

  但是,此时的莫言却可以肯定的知道,这张图上的女人绝对不是纪蓉!

  虽然,同样是那个月牙儿眉那个迷魂眼那个琼玉鼻那个勾人唇那个瓜子脸,但是那股更加迷人的气质,那种混身散发出来的媚惑竟然从这个画像中的女人身体中浮现出来,无论是她那轻纱下隐隐的各个神秘得让男人鼻血狂喷的曲线部位,还是那种如幻如虚般的妖之感,都有种天成的诱惑力

  莫言的目光直接停留在那张可以颠倒众生,祸国央民的美女图上,却没有注意到那张画像的旁边上提着几个秀雅俊逸的字:“月女迷心图,心智不坚者,色念之男儿,勿观!如不听劝告,必当失魂而痴!”

  小洋楼的厨房内,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