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个女佣人都好奇的边帮纪蓉准备菜料,边讨论着这是小姐隔了多久才再次亲自下厨做饭,记得上次亲自下厨好像应该是奶娘去年过寿时小姐亲自做了四个小菜

  已经全付武装的纪蓉除了那绝色的容颜可以证她还是那位天鹰人力老总外,现在都已经被包裹得严严实实,此时的她正快速的进行着烹饪前的最后程序!

  两个女佣人还是很惊讶的望着这位非常认真的小姐,先不说她那被特级厨师都惊叹折服的厨艺,便是小姐那双灵巧的小手雕出来的花式都已经让佣人们连连称奇!只见整个厨房内,奶娘老妇人和两位女佣人都静静的看着站在厨台上犹如派特级大师的表演,没有用去多久时间八个小菜齐齐的摆到了餐盘之上!

  闻香,香气扑鼻中让人垂涎欲滴!

  观形,红绿相间色泽美观中透着女孩那七窍玲珑的心思!

  品味,望着自己的手艺,极品女人纪蓉非常麻利迅速的解开围裙,摘掉厨师帽后,非常得意的道:“大坏蛋,我纪蓉要把你馋得把盘子都吞下去,嘿嘿!妈妈的话定没错,想要抓住个男人的心,那就先抓住他的胃!嘻嘻”

  看着那八道自己精心精心烹饪出来的小菜,何人能够想得到会是出自这样位可以迷死不偿命,勾人魂堪比牛头马面的绝色佳人之手

  “小姐!老奴记得主人还说过句话,男人,没有个是靠得住的,他们都是用下半身考虑事情的禽兽!”

  第二百六十三章

  “奶娘!你不能杆子打死呀,那个他大坏蛋和别的男人不样的!”听到奶娘的话后,纪蓉很是不服气的边撒娇,边开口说道。

  “噢!小姐,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他是大坏人吗?难道真应了现在那句社会上流行的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呵呵!”奶娘也很是慈祥的抚着在自己怀里撒娇的纪蓉笑道。

  “他!他就是大坏蛋,他他欺负蓉蓉的,哼!我不会饶了他!”此时此刻的纪蓉哪里有那种在京华市内名昭著的形象,也哪有那种面首数十人的妩媚之态,现在的纪蓉就如同个根本长不大的小女孩般的顽皮,不知道这种形象的纪蓉让她身边曾经环绕来往的男友们看到会是个什么模样!

  “那个男人实力很强的,小姐,虽然主人当初遗言中交待,小姐将来的男人必须要能抵御月女迷心术,但是你别忘记了,小姐你的月女迷心术还没有练到大成!”老妇人非常谨慎的说道。

  “奶娘,你不知道啦,那个大坏人他唉呀!人家不说了!我去叫他吃饭!”脸色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烹饪完热气熏得热红,还是女儿家害羞时产生的晕红,纪蓉的脸色如同抹上了桃花点点,害羞的小女儿家快速的向外走去,却在刚刚还未走到厨房门口时,听到老妇人的话:“小姐!对不起,老奴告罪,老奴没有经过小姐的允许就将主人的那幅祖传的画像挂在客厅中,如果那个男人真的能够过抵御得了那幅画像上我们月女派特意用出的最高境界的月女迷心术的话,那么!老奴将无话可说!”

  话音未落,纪蓉脸现惊色,却马上笑逐颜开的道:“奶娘谢谢你!蓉蓉知道你疼我,嘻嘻,妈妈可能也想不到,有天她的迷心术也会在个男人面前失败那个大坏人定会闯过这关的!”,说完后,纪蓉很是得意的冲着老妇人做了个可爱的鬼脸,然后快速的向厨房门口跑去,其实她的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点,虽然嘴上如此说,但是,她那紧张的模样却早已经出声了她!

  “唉!小姐,你怎么会知道主人当年的实力啊!月女迷心术练到最高境界可以迷魂摄魄!”老妇人看着纪蓉那焦急的样子,也是非常迅速的向厨房外走去,蹒跚的脚步突然间如同迷踪步闪出了厨房

  不过,老妇人的身体因为速度过快,却突然撞到愣在门口的纪蓉,不知何时,纪蓉身家居服的正呆愣的站在那里,目光很是奇怪的盯着不远处的客厅处

  老妇人略皱着她那略显精明的目光举目望去,却吃惊的发现,客厅里的男人此时依然呆在那幅月女迷心术的画像之前!

  难道,莫言真的没有熬过最高境界的月女迷心术,真的变成痴傻之人?

  不然,让纪蓉和老妇人惊呆的是因为此时的莫言竟然直接盘膝坐于那幅画像之前,白发根根倒竖,穿在身体外的整件黑衣已经被莫明出现的气流鼓荡起来,此时的莫言脸色非常的严肃,眉头紧皱间却又曾现出舒服的神态,他那终年冰冷的脸上竟然时红时白间转换不停,整个客厅内弥漫着温泉水雾突然间犹如波涛般回旋着转绕在他的身畔,如同个旋涡般给人种神奇的视觉冲击!

  纪蓉感觉到身边的有人,知道定是自己的奶娘,马上回头想要说话问询下这是怎么回事,却被她的奶娘那禁声的手势阻止了!

  此时,莫言正在种玄而又玄的情况之中,他的实力其实已经达到了个极限的瓶颈,按照炎黄教官所说,8001属于个真正的杀人机器,那是因为他本身的极限潜能已经突破过去,可以做出很超人的能力,其中突破了这层瓶颈之后,具有极限潜能的人体内便会有种储存在经脉中的气,这种气按照古武学中的说法便是真气,但是那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大多已经失传,或者被平庸之才浪费掉!

  而莫言多年的静心做普通人,已经让他体内积压出的气渐渐有开始到处充盈起来,随着量越来越大,真气便开始的流动窜走,而莫言却没有任何可以解决的办法用来解决它,只能用最简单的方法,发泄,无论是暴力屠杀,还是那种疯狂的虐尸行为上,甚至包括和几位心爱的女人们共赴山时,都是种痛快的渲泻!

  但是,这并非长久之法,从上次在孤独小院中那种失心疯般的恐怖幕,便是莫言体内的真气流冲击大脑神经元导致的后果,因为莫言还没有完全控制这些真气的能力

  今天,也是他机缘巧合之下,竟然能够结识位特殊的人物,纪蓉!

  还被情窦初开的纪蓉直接领着莫言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恰巧老妇人故意取出了纪蓉母亲珍藏不知道几代的件绝世奇品!

  月女门的至宝——月女迷心!

  刚开观察这幅画像时,莫言还真的被画像中的月发那至媚到妖的诱惑搞得迷失了下,但是他那种已经磨砺了无数年的心智已经无比坚定之极,迅速从图画中摆出来,却奇迹的发现眼前的画像竟然神奇般的转换成了套人体经脉的真气图运行路线,和整套运行这种经脉内真气路线的各种方法!

  对于这种奇事,莫言大胆而又试探着按照上面的图谱直接开始了体内经脉的运行方法,没有想到,竟然还真的那体内那些日益涨潮般冲击他身体的气流逐渐的运行走动起来,那种舒服的感觉已经让莫言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也忘记了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更忘记了自己是谁,自己干过什么!

  巧而又巧,他终于达到种所谓的忘我之境界!体内的真气如同涓涓细流般开始逐渐的汇聚成条条小溪,并且慢慢的开始在画像中的经脉运行图中流动起来,渐行渐远,渐行渐快,并引动着身体内那条条细流形成了种速度极快的洪流,逐渐冲刷着那承载着气流的经脉,随着气流逐渐的游走汇聚加速再汇聚再快速的流动,逐渐开始循规往复中,整个经脉网络中已经开始连接贯通融合,每当真气的洪流冲击个经脉节点,莫言的脸上都痛苦的增上几分,当冲开之后,他那种舒爽的神态又浮现开来!

  但是随着真气流越来越大,越来越急,莫言承受的痛苦也越来越深,那种压抑了几年的气流经暴发现来,可想其中的后果会是如何强大,随着道道重要经络的连接融通,真气流终于开始爆发了!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天鹰人力老总纪蓉的家中

  “啊!奶娘你快看,大坏人的身体怎么突然飘起来了!好神奇”

  站在远处,静静的关注着莫言变化的纪蓉终于忍不住开始转首向着身边的奶娘投去疑惑不解的惊呼出声!

  “这这怎么可能!不可能!传说中的真气外泄之象竟然能够在今世得见,这小子竟然有如此实力!好历害!”

  老妇人此时的身体也没有那种故作老态的身形,她的身体了开始变得挺直中透着精神百倍,不过,她的眼神中,现在已经完全是种惊骇的神情!那种完全不可置信的表情都清楚的写在老妇人的脸上!

  “奶娘,大坏人不会有事吧?”纪蓉双手抱心状的担忧问道。

  “不知道,小姐,这个小子太可怕了,他这样的实力在现今的整个世界上所知高手中已经可谓是数数二了,我从来还没有听说过哪个高手可以直接引动体内真气供自己所用!好强的真气流,你看他身边的那些气雾竟然凝而不散,如环状般直接变成种护罩,这是种体内直气可以进行周天路线运转的表现,但这些也只是在些传说的中玄术中才可以见到”边解说着莫言的情况,纪蓉的奶娘边开始更加细心的留意着莫言身体的变化!

  正在这时,异变突生,还盘膝而坐后直接飘离地面的莫言脸上突然显现出种极度痛苦之色,转瞬间脸上涨红如血,体外的水雾护罩猛得开始收缩扩张!

  在短短的几息时间,莫言身上的衣服竟然直接鼓涨得如同气球般,当莫言身上的衣服全部涨足之后,还盘膝腾空的莫言猛得仰天大吼声,狂喷口鲜血后,他那身体上的衣服全部变成了碎屑飞舞飘凌于整个客厅中的各个脚落内

  “啊!大坏人!你怎么样了?”

  远处还在观察莫言情况的纪蓉已经惊呼着跑了过去,完全不顾切的将已经躺在地上的男人快速的抱起,摇晃不已!

  美人星眸迅速的流出了伤心的眼泪,当她望着已经脸色涨红,嘴角流血的莫言,当她抱着的身体吃惊的发现怀里的男人那满身的累累伤疤,女儿家伤心的眼泪直接流了出来,哭泣中还不停的呼喊道:“大坏蛋,你不能有事情,不然蓉蓉可怎么办啊!妈妈说过的,如果有人能够不被蓉蓉的迷心术迷惑,而且还是蓉蓉相中的男人,也面对蓉蓉的身体还能保持平静淡然的话,他就可以成为蓉蓉的男人!你你要对蓉蓉付责的,你都看了蓉蓉的身体,你也亲了人家的嘴,还摸了人家的呜呜!”

  “小姐,你快放下他,不然他真的会有事!”

  老妇人快速的反应过来,惊呼着来到了纪蓉的身畔,惊讶的打量着已经全身的男人,更是对莫言身体上的那层层叠叠的伤痕惊讶不已!但是,关键时刻,老道的经验让她快速反应过来,马上喝止着让纪蓉快速的将已经错昏死过去的莫言平放到地面上!

  老妇人快速的将莫言的左右抓起,把了片刻脉搏之后,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眉头紧锁间透着深深的担忧!

  放下昏迷男人的胳膊,老妇人略显怪异的望了望还静静的等待结果的满脸泪痕的纪蓉,颇有深意的道:“唉!天意,小姐,也许上天注定让他成为你的男人,现在这小子阳气过盛,已近爆体而亡之时,唯有小姐的月女之身和他进行月女门特有阴阳双修之术调和引导,那样才能救他命!”

  “啊!真的吗?奶娘你是说大坏人可以不必死了,蓉蓉可以救大坏人的性命吗?可是!可是,妈妈说蓉蓉的身体特殊,会会对男人有极大的伤害,会让他们都死去的,蓉蓉的爸爸就是因为妈妈的身体而”

  快速的擦着眼泪,纪蓉略显惊喜中更是透着种忧郁之态!

  “是啊!所以老奴说小姐很是幸运,因为你是先天月女之身,你们是代代相传下来的极阴之体,天生绝色容颜让人羡慕,却又因为必定会是在阴月阴日阴时降生,也就是风水相师常常说所谓的极阴之体而让月女忧郁终生,虽然到了现代社会却没有这种迷信说法,要好多了,如在古代时,测八字时,必会被人弃之不理,月女为极阴之体,所以如果和男人结合,那么那个男人必为月女之天生媚体阴器所伤,不消多日便会告疾而终,主人也是如此,虽然与你的父亲相亲相爱,却无法终老,故伤心不已,自己也郁郁而终!世人皆知月女有绝世之容沉鱼落雁之姿闭月差花之貌,却不知月女身具绝世之阴器!非特别之男人无法与之交合,否则必受其阴体所害,不隔几日便会暴毙而亡!”

  说到这里,奶娘很是高兴的看了看此时着身体躺在地上的男人,那涨红的身体,还有那处已经因为体内真气乱窜而直接挺直如巨龙的阳元之物,老妇人的眼神看了看同样偷偷的也在瞧着莫言跨间的纪蓉,略显苍龙的脸上透出了然之色,略显慈爱的对着纪蓉道:“小姐,你也看到了,这小子本身就有超人的体质和本钱,如今更是体内多年积压的阳气过盛,处于无处渲泻之态,刚才不知道因为何种原因引起他体内积压许久的气流反噬,如果无法得到外泄,那么用不了多久,这个男人便会直接七窃流血而亡,所以所以小姐你思考下是不是要救他命,因为主人讲过,祖上书中讲过,月女这处子之体可愈”纪蓉的奶娘很是迅速而简捷明了的向纪蓉讲了出来!

  被奶娘完全没有遮掩的话引得本就已经被莫言的身体引得绯红满面的纪蓉此时更加得娇欲滴,那个羞涩之态诱人之极,那还紧紧的握着地上平躺着男人的手已经更加的紧张,这种形象如果让天鹰那些职员还有那些曾经被这位绝色美女用迷心术迷惑过的男人们看到的话,估计都会直接幸福的晕倒过去!

  美女很美的女人完美的女人美到了极致的女人!

  “奶娘,我的身体真的可以救他吗?”纪蓉想了几秒钟后,马上转脸很郑重的表情向同样望着她的老妇人看去

  “傻孩子!你可要想好了!这个男人可不是你可以驾驶得了的男人,从他根本对我们祖上传下来的月女迷心术没有半点反应的实力上来说,他的心智可谓是坚定到极点!这样的男人很值得女人去爱,但是,如果出现不好的”老妇人很是关切的让纪蓉做着最后却最准确的决定!

  “奶娘,我决定了,你马上教蓉蓉怎么做吧!我要救大坏人!”纪蓉的眼神闪过坚定不移的信念,语气肯定的道。

  看着纪蓉那坚定的眼神,还有种情思韵含其内,老妇人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道:“那么现在就开始吧?因为不能挪动他的身体,小姐你只能在客厅这里和他那个了”

  “啊!就在这里?”听到奶娘的话,本就羞红脸的纪蓉度将红晕扩展到优美的脖颈以下的部位,略显紧张和惊讶的惊呼道。

  “嗯1小姐不用怕,我就让佣人们都撤离这里,还有我会把大门都锁上的!”看出纪蓉那已经羞得有个地缝想钻进去的样子,老妇人略含笑意的马上开口道。

  “那那!奶娘让她们都离得远点好吗?蓉蓉怕”害羞的女人早已经垂下人头,声音如蚊般嘤咛着道。

  第二百六十五章

  纪蓉的住处佣人们已经被老妇人安排着离开,莫言此时的情况十分危急,幸好有老妇人,纪蓉的奶娘提出月女之体就可解莫言之性命危机,绝色佳人纪蓉心系莫言,情窦初开的女人当然会舍般求自己的心中的青蛙王子,马上应允了奶娘的提议

  切准备工作马上完成,而救治程序也将从男女繁延的最本能的故事开始

  看到自己眼中长大的孩子那幅女儿家的模样,老妇人的眼中有疼惜有欣慰还有份莫明的慈爱中的怜惜和不舍,因为纪蓉从小由自己抱大,其感情可比母女,这种女儿将要嫁人,却无力无心阻拦之感,孩子终于长大了!这是老人的心中所感,所叹,所悟!

  说完话后,老妇人便快速的去安排了番,这栋洋楼内的佣人都是女佣,非常迅速的撤离开去,老妇人还迅速的将大门都锁好!

  短短两三分钟时间,便回到了客厅的事发地点,望着那正痴痴的看着昏迷在地上,全身已经涨红的男人,那累累的伤疤因为身体滚烫涨红已经开始变得紫亮怪异中透着吓人的模样,但是纪蓉却并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反而很是温柔怜惜的抚摸了上去

  “小姐,时间不等人,这小子快不行了,已经没有外人了,你马上掉衣服,准备开始吧!唉!这小子的那个东西也太吓人了吧,估计过会儿,你会很疼的”老妇人回到纪蓉的身畔,看了看已经开始颤抖的莫言,特别是那已经涨得又紫还透着亮光的某位特别夸张的部位

  “啊!奶娘,这”

  被奶娘的话提醒,纪蓉的眼神转也瞬间发现了目标,吓得她慌乱间,还在莫言身体上抚摸的小手个没注意打到了那个东西,大怪物被打了下,马上开始如同只钢枪般傲然的弹动了几下后,又挺拔了几分!

  “傻孩子,自己的男人这东西越大越有福,不过,你今天第次,定会疼得受不了的,我马上去取点东西,老奴希望我们蓉蓉估千万不会再像主人那样的苦命,落得个郁郁而终!好了,时间不等人,小姐你马上衣服吧!”话还未完,老妇人已经快速的离去!

  不多时,便重新返回客厅,却也愣了片刻,因为她的目光也被已经下身上衣服的纪蓉吸引得赞叹了几声:“唉!像我这样的老女人都对小姐的身体着迷不已,何况是男人呢?月女之身可以倾国倾城,其言不假啊!古有妲己乱纣王褒氏戏峰炎圆圆覆大顺,看来月女门真是不欲以己之身为害,却已害人!”

  已经掉身上的居家服和内衣裤的纪蓉,此时双手抱胸的娇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