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娇躯微微侧身偎依在同样男人的身边,眼神中那种情思深种欲盼隐隐桃花争的绝色姿容给人种美如天仙坠凡尘的感觉!

  “小姐!这个给你,用手抹上些先将这小子的那个大玩意都涂上遍,会儿你能少受点痛苦1”边说着,老妇人非常迅速的将手中的瓶油状物递给了纪蓉。

  “啊!奶娘,这是什么东西?”正在用心观察自己将要献身的男人之时,被奶娘的话引回注意力的纪蓉好奇的望着老妇人递到自己手中的瓶子。

  “傻孩子,这是种能够起到润滑作用的油,你先将它抹到这小子的那个大家伙上面,不然!会你想想这么大东西塞进你的里后,又干又涩,还不疼晕你!”老妇人的脸也是略显微红的解释道。

  “噢!奶娘,大坏人的这东西太吓人了,呜呜我我的下面能能放进去吗?我看着好害怕,会不会被”打开瓶子后,纪蓉往手中倒出少许油性液体开始略显迟疑的开始用手害怕而又兴奋的往那个不时的弹动两下的大家伙上涂抹起来

  “呵呵!傻孩子,小婴儿都能从女人的下面生出来,你说这小子的这个大家伙能不能进去,没事的,等会你就知道了!唉!也都怪我,你都长这么大了,我还让你每天都是施展出迷心术才出门上班,看来是我的错小姐,你快点抹啊!多倒些,用两只手搓,然后直接将他的那个大家伙两下就行,时间不等人,你没发现他已经开始流鼻血”

  话说出,老妇人就略显惊讶和笑意的望着开始慌乱的纪蓉,快速的下子将瓶里的润滑油全部倒在了手上,然后,按照奶娘的指示开始用双手直接环握住莫言的大家伙,开始弄了两下

  “好了!小姐,你可以开始了!先要”奶娘略含欣慰的望了望全身心投入其中的纪蓉,马上开始指点起来

  “坏了!坏了!我怎么把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奶娘你先等蓉蓉下!我这就回来!”

  已经开始按照奶娘的指示跨坐在男人腰间的纪蓉突然跃起,快速的往上二楼上跑去,完全忘记了自己此时那的娇躯是多么迷人,多么的让人垂涎欲滴,幸好现在没有男人,不然定都喷血而亡!

  时间不多,二楼上人影闪现,已经归来的月女纪蓉还是那样的完美绝色,还是那样的迷人勾魂,但她的手里却多块大大的洁白的白巾6“小姐,你拿它做什么?”奶娘略显疑惑的问道。

  “奶娘,妈妈不是说,女儿家要珍藏自己的落红,过了这第次后,蓉蓉也是女人了,我的守宫砂也会不见了!我要让这个大坏人知道,他是蓉蓉的第个男人!”纪蓉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这个唉!没想到小姐还记得这件事,我还以为在现代社会的女孩子都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好了,你快开始吧!时间不等人?”脸色微微惊讶中透着笑意的老妇人很是慈爱的说道。

  听从奶娘吩咐再次跨坐大坏人腰间的纪蓉,突然又愁容满面的拿着那块方巾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后,疑惑的转头向老妇人问道:“奶娘,不对啊!按照妈妈对蓉蓉讲过的,要把这块方巾垫到自己的股下面,可是可是现在蓉蓉的是朝上啊!难道是要把它包在我的上面吗?”

  “”奶娘听了纪蓉的话,直接差点头晕倒!

  第二百六十六章

  昏迷的莫言此时正处于生命最危急的时刻,他刚刚按照那幅画像上的经脉图运行体内气流时,刚开始无比的舒服和感觉到体内压力的降低,让他忘记却了可能存在危机

  当他的经脉中的气流终于可循着奇经八脉游走往复的时候,莫言便开始按照图解上的说明开始让真气冲关任督双|岤,但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两大|岤位前后,都不可能相连,如果想体内的气流达到贯通融合的地处,那是根本不可能!除非是超出了人类的现实,直接进入那更为虚幻的什么修真之类的神话状态!

  但是已经被画像中的经脉运行方式吸引的他却直接被引导着开始冲关,但没有想到自己洪流前冲之势突然遭遇到无穷的打击,而且犹如太极拳中的以力降力般的反弹回来,而且还有迭加之势,异变突起

  当那以往都势如破竹的洪流逆转回攻之刻,莫言突然发现眼前的经脉图再变,出现了行字:“尔乃破解最高境界的月女迷心术之有缘人,必为不凡之人,故赠予这套无名功法供练习之,汝若贪心修习,必会被其所诱,然吾月女门,因天妒红颜,必多遭事非,故传此无名功法,用以增强每代月女相公的实力,用以抗天下肖小之辈,欲强占月女之狂徒,更能强身健体以御月女至阴之体,如不练此功,必为月女所伤,不日将丧命如若尔等非善类之辈,误得此画像,破其功法,却无月女献身相许,故必因为误练此功法而爆体而亡,然若由月女之极阴之体以辅,此功法必大成!汝切记之,月女虽天赋绝世之容,破身之后,必要隐于人后,因天生阴媚之身,可乱男心,故可祸国殃民,此事实非月女本人所愿,望修此功法者,对吾之后辈疼之护之,己愿足矣!”

  真气逆转之后,莫言浑身涨痛欲裂,那种疼痛直接让他晕死过去

  被删怕了,这段月女纪蓉献身救大坏人的情节无法描写,请大家见谅!

  不知几许,当莫言欲醒非醒,欲梦非梦之际,突然感觉到自己炙热难耐的身体上竟然多出具冰凉的柔软躯体,体内的气流正随着经脉运行开来,那到入乱冲乱撞的气流团直接开始转移向下向下再向下

  炙热和冰寒的交汇点处,莫言的脑海中浮现出种夏季里正炎热流汗之际,突然有人送来两瓶冰镇啤酒的感觉;有种严寒冬日举家忍受无炊无粮之时,突然有敲门抬进个暖床,干柴和热烘烘香喷喷的菜肴的感觉;有种某国足协正因为贪官丑闻丢死人之际,突然出现了几十年的逢韩不胜的神话被打破,球迷们那种疯狂呐喊的感觉;有种自己拥有个绝美的女人,却苦与无能之时,却有个神医出现马上让你雄风大振,直接可以和爱人共赴巫山之感!

  当莫言感觉到自己的小苍龙被种如同贪吃蛇般咬住不放,而且还直接将其吞了下去,蛇嘴里的腔壁不停的蠕动紧箍得非常舒爽小苍龙的龙头部位被贪吃蛇吮吸的欲喷出可融万物的龙息之时,那种湿凉柔暖冰烫多种刺激包围之下,那团在体内游走到处惹事的气流团终于有了去处,随着自己刚刚学到的气流运行路线,真气团非常快速而且高兴的赶到了小苍龙部位,随着小苍龙被得狂吼间喷薄而出的龙息起袭向那温暖浩瀚却又紧箍蠕着小苍龙七寸部位死死不松口的贪吃蛇袭去,却没有想到到,贪吃蛇仿佛对这个气团非常欢迎般再度的猛吞下去,而且还很尽性的继续不停的吞食着小苍龙的龙头部位,蛇腔壁直接将龙头裹得紧而又紧,那种强大的吸力直接上小苍龙差点再次忍不住喷出下股龙息,而且贪吃蛇的蛇信子部位,还不停的挑拨着龙嘴部位,让小苍龙开始不停的颤抖,发僵,发挺,直都是常胜将军的小苍龙这次好像遇到了无敌大将,两人开始不停的打斗起来,可谓是针尖对麦芒,正在小苍龙和贪吃蛇斗得不可开交之时

  略显迷惑和舒服之中的莫言突然感觉自己的嘴唇被条颤抖带有甜蜜津液的小香舌顶开,然后小香舌迅捷无比的冲了进来,直接小心而又胆怯的开始收索起来,很短的时间内便找到了那张曾经调戏过自己的老朋友,虽然那个老朋友病了不想起床陪自己玩,但小香舌还是非常顽皮可爱的跳上了老朋友的身体上,开始给它抚摸挑逗起来

  当莫言感觉到自己身体上下两个有交汇的地方处开始连接贯通之时,他猛然间感觉到体内的气流开始动起来,小苍龙的龙嘴再次因为贪吃蛇的蛇信子的挑逗和挠痒大大的张开,股股汹涌澎湃的龙息直接再次夹杂着大股的气流直接涌入了贪吃蛇的嘴中,而且还开始发而不可收拾,苍龙的龙嘴中开始不停张合喷涌着龙息,这样下去,估计小苍龙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瘫软的死在贪吃蛇的蛇嘴里,就莫言感觉自己体内的气流已经尽乎绝迹之时,他突然感到自己嘴中那只正调皮缠绕的小香舌的舌尖处,猛然间涌入自己体内无尽强大的气流,这种气流比自己刚刚涌出的还要猛,还要纯,但却要较之自己体内涌出气流柔和了许多,也宁静了许多

  这股变得温驯了好多的气流开始随着莫言体内那原有的经脉运行路线开始慢快速的游走起来,每走条经脉,都会将刚刚那些造反的气流引起的小裂纹都修补好!如此这般,接下来,随着那条小香舌处涌入的气流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莫言从小苍龙处喷薄而出的那些气流便都再次重回体内,但是刚想安营扎寨的气流大军们哪里会想到小苍龙和贪吃蛇的交锋还在继续,已经数度喷薄龙息的它也显出有些败退之势,但是贪吃蛇的可怕之处,在于它那无敌的大嘴,还有那极大的能力,无力退出的小苍龙,被贪吃蛇深深的吸在嘴里,吞到肚腹中,那紧箍的腔壁还出现了奇怪的肉环,不但层层的开始挤压蠕动,更是不停的往小苍龙身体上缠绕摩擦,小苍龙那光亮的头部已经被贪吃蛇的小信子探出的之力挑逗得挺再挺,硬再硬龙威发了数发之后,两相持久之战的后缓再次到来,那便是莫言体内那股还未扎稳大营的气流团,随着小苍龙再次喷出的龙息,贪吃的蛇信处也突然涌出股滚烫中夹杂着冰寒参半的蛇毒,直接将小苍龙的龙头毒得颤抖不已,龙息不停间往外再度涌出

  纪蓉家内的客厅里正上演着人类最美丽的爱的乐章

  纪蓉那媚惑死人的呻吟声,还有她那不时的传出的嗯哼声都将整个客厅笼罩起来

  “好强壮的男人!竟然可以坚持近八个小时的论持久战,不知道蓉蓉这次能不能找到自己幸福的港湾”

  望着已经大汉淋漓的仅仅能够保持不停的蠕动着身体的姿势,按照奶娘讲述出来的月女门阴阳‘霜休’错别字之法的纪蓉已经坚持了八个小时,老妇人的眼中也是闪现了惊奇之色,让她惊骇的是纪蓉身下的男人,竟然可以在月女那至阴之体的霜修之法下,坚持如此之久,而且还能保持这么多次‘色’完成后还能如初,这个男人不是男人!

  第二百六十七章

  紫月阁

  “彤姐姐,苍龙哥哥的电话还是在关机状态吗?”卡秋莎第次焦急的询问着正紧锁眉头放下电话的谢紫彤。

  “我也不清楚,老公定是遇到什么要紧的事情了,我刚才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转过会儿却又突然好了许多,我们的老公出门时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关机,就算是有突发事件,他般也会提前打个电话通知下,我估计是现在老公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谢紫彤很是自信的将她了解的莫言的习惯讲了出来。

  “彤妹妹,那我马上通知龙魂的人速速查查老公的消息吧?”龙依也是非常紧张的开口说道,因为龙灵的关系,现在紫月阁内缺少保卫力量,而龙依也被东方信直接‘转调’出来,名义上是负责紫月阁的特殊人物安全,其实都属于心知肚明。

  “那也好,依依姐,你快打个电话,问问龙魂那边有没有老公的消息,我再打电话问问集团里的人,看看他们那时有没有老公的去向!”

  谢紫彤虽然心中着急,但还是表现出了应有的当家女人的姿态,直接边安抚着大家那焦急的情绪,同时,还不断的安排着家中诸人继续各司其职,保持冷静态度!

  很快龙依打完电话后,马上开口对着诸位等待结果的众姐妹说道:“龙魂那边的人刚刚查到,老公他最后出现的位置和见过的人应该天鹰人力老总纪蓉,而且是老公亲自开车去天鹰人力将纪蓉接走,不过!后来,因为老公的车速过快,龙魂的人已经跟不上,所以就没有他的下落了!”

  话出口,几女的眼中都显出几丝不自然,天鹰老总纪蓉的靓照已经登上了时代周刊这种超牛b的刊物封面,众女大多都是商业圈的大家小姐,哪里会不知道纪蓉的名,虽然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女孩子眼底的那丝丝醋酸之意,还是显而易见的

  这边的谢紫彤也刚刚放下电话,看着几个女孩那种怪怪的表情,略显无奈的开口讲道:“老公被天鹰老总纪蓉请去吃饭的事情,他不是在早晨都告诉大家了吗?看你们的表情,放心啦!没事的,老公不是那样的男人,至少,你们心理最应该清楚他的秉性了刚刚听秦天告诉我,今天中午下班前,不到11点的时候,老公又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若心妹妹打了,听说打得比上次还严重,唉!真是的”

  “噢!若心姐姐又怎么惹到老公了?上次是把灵儿姐姐的车砸了,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和龚若心关系很好的林雅儿终于提起了精神开口问道。

  “还不是若心妹妹调皮的原因,她把灵儿妹妹的车修好之后,竟然在上面乱写乱画,还写了什么‘爆发户开的破车’,那老公还不生气”谢紫彤那愁容满面的脸上也展现出丝笑意,上次老公将龚若心爆打了顿之后,回紫月阁之后,便询问过谢紫彤那个砸车女龚若心的事情,几个女孩在紫月集团呆了个多月,当然和龚若心已经混成铁姐妹,所有女孩致认为龚若心不论在身为集团的职位上,还是人品上,都无可挑剔!同时,也对莫言打人家女孩这件事,表示出女人之间的同情和愤慨,共同认为老公太过份了!

  不过,几个女孩却也没想出老公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所以这件事也就放到边,至少!龚若心砸了龙灵的爱车,其罪不可免,打了也就打了,老公是对的

  几女却没有想到,事情还刚刚结束没有多久,龚若心的又被老公痛殴顿,这种事情,她们也只能表示无奈,至少,现在的情况下,几个女孩都知道,所有关于龙灵的切事情莫言都是没有任何情面可讲的,就像龙苑的被莫言扇了两个耳光的龙啸天已经亲自上门紫月阁多次,表现出非常想探望女儿病情的意愿,但是,他却无法走进紫月阁半步,莫言豪不给面子直接回绝,并且告之了梅杰列夫,如果敢闯进来,直接打出去!当然,其中这件事情还要老顽童的保持沉默态度

  紫月阁的几位美丽的女人正在担忧自己的男人夜不归宿之际,远在的龚若心的母亲却也正在发着母老虎的威风

  “莫言你个混蛋王八蛋,吃软饭的小白脸,竟然如此猖狂,当我女儿是什么人?说打顿就打顿,当我的宝贝女没有后台怎的,这么好欺负吗?小小的个紫月集团牛气什么?阿大,马上给我准备全资收购他那家小破公司,我要让我的女儿当他的老板,天天也打他的股”中年美妇此时正叉腰怒摔着身边能看的到的东西,很凶狠的骂着某位未曾谋面的男人,但是,中年美妇人马上发现自己的命令并没有让规矩的站在那里阿大的中年管家有半点行动的表情,本就怒气不减的她马开始开咆啸起来,喝道:“阿大,你干什么呢?我让你去马上全资收购那家叫什么紫月集团的公司,花多少钱,我们都出!”

  被痛斥的中年管家很是无奈的苦着脸回道:“主人,紫月集团我们无法收购啊!它根本就没有上市啊!”

  “嗯!不对啊,你给我的那份资料上不是说过,公司的注册资产不是已经过十亿了吗?按照华夏国内很多公司的习惯,不过亿元的小公司也敢上市运作融资的吗?那个紫月集团为什么不上市”

  “主人,这这属下还没有调查到紫月集团为什么没有上市,但是,我给您的资料上已经写明了那个莫言的全部资料,虽然您只看了第页就丢到边了,但是,但是后面的资料您都没有看过眼,现在又开始发火了!”阿大苦着脸抱怨道。

  “哼!有什么看的,那个小子不就是个吃饭软的家伙吗?靠着京华龙家和林家给的点小钱,自己就想炸翅单吃饭另支锅,估计是不想看人家的脸子吃饭,这种男人我这辈子见过的还少吗?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小白脸们都从我的身上捞走了多少钱和好处?哼!我在乎过吗?虽然我不在意,但我总不能让自己的女儿也离这样的男人太近吧?至少,有我这个当母亲的在,就不会让心心走上我的老路!我要让女儿永远把这样吃软饭的小白脸踩在脚底下,男人都是个熊样,看到钞票就眼直,看到美女就发情,看到老板就退软”

  第二百六十八章

  等中年美妇发完唠叨之后,终于得空的阿大恭敬的再次从手中的文件夹中取出份厚厚的资料,递到了已经因为说了太多话而口渴喝水的中年美妇面前,边说道:“主人,上次您只看了第页就丢到了边,看来,您对这个莫言和他的紫月集团还没有了解清楚,现在请您仔细的看看这个男人的资料吧?我敢说,他绝对不是像您身边的那些男人样”

  被阿大那非常严肃的神情引得马上冷静下来中年美妇快速的从阿大的手中接过那厚厚的叠资料,飞快的将自己看过的第页翻了过去,马上迅速的开始细细的翻阅起来,随着页数的增加,中年美妇的脸色越来越有变化,刚才那怒意横生涨红的脸瞬间开始由怒转奇,然后是惊讶震撼房间内的几位大管家也都相互对视了眼,多少年了,还从未看到这位女强者有过如此神情!终于放下了手中那厚厚的叠资料,中年美妇的脸瞬间千转,那忧喜参半的表情引得几位管家都严阵以待!

  等了许久,几位管家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