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被打后,让乔天南的小老婆蛇蝎心肠涌上大脑,开始直接进行语言攻击!

  话出口,客厅内的众人都是用种怪异的目光看向正扶着龙飘飘的莫言,但却都那个白发黑衣男那猛然回头的冷意吓得心中生打了个冰颤,只见莫言单手轻轻的夹起几近虚瘫的龙飘飘后,直接走到了那个还搂着儿子正想看乔天南如何收拾莫言之时,却发现莫言正慢慢的向自己走来,那股无形的恐惧让她嘴唇都开始哆嗦起来,紧搂着儿子的身子往后退了两步后,大呼道:“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老爷,护卫快拦住他”

  看到莫言的意图,乔天南也马断喝道:“哼!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来人,给我把他抓起来,好好教训下怎么样做人!”

  话音刚落,直接从客厅外直接闯入四个体格健壮的护卫,不容分说,直接向莫言扑了过去

  市,家私立医院内因为失血过多,而躺在床丶上的神秘男人边挂着盐水,边正望着自己的左肩那白白的纱布心中悔恨着

  电话铃声响起,神秘的男人有着吃力的拿起电话接通起来

  “喂!主人,计划失败了!”说完后,神秘男人快速的将话筒偏离了耳朵,很短的瞬间后,电话那头传来疯狂咆哮中的女人的声音

  “黑鬼,你说什么!失败,不可能!我可是花了那么多钱请了如此多的杀手,两百万的花红竟然没有人得手!怎么可能?难道是让那小子跑了不成?”话筒那边的女人咆哮如雷,引得整个病房内都可以听得真真切切!

  电话那头终于停止了火山的喷发,叫黑鬼的神秘男人才敢把话筒拿到嘴边,恭敬的道:“主人不是那小子跑了,是因为你给属下来二十位杀手,十六位阻击手,他们全部全部都死了!”

  “什么?死了?怎么可能?他们可是我花了大笔的钱从”

  “对不起!主人,那些人确实都死了!虽然我还没有查到他们的死因,但是,属下敢肯定,对莫言的了解还不够详细!属下的左臂也已经被他用巴雷特在千三百米以外打掉了左臂”黑鬼再次略显伤感的打量了上自己那只失去左臂的伤口,身丶体突然有些颤抖的想起通讯器内那略显玩味的声音!

  “什么?你受伤了,怎么可能,难道是你去现场了?”

  “没有,主人,这就是属下想对你说的事情,他简直太可怕了,竟然可以直接发现我所在位置,而且竟然能够隔着千五百米之准确无误的打中我的左臂”

  第三百零五章

  医院的病房内

  脸上惊现恐惧神色未褪却半分的黑鬼静静的接听着电话,电话中是他的女主人那略显关心的问侯,虽然明知道自己的左臂断掉,自己的主人也不会太在意和心疼,但是做为枚任人驱使的棋子,黑鬼的眼中也只能透出种无奈和苦恼,对于搏命天涯的人混入江湖都会选择忘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回忆起机场大门前那场让自己惊惶失措的场面,自己胸有成竹的布下的那个必杀之局,他的脑海中至今依然充满了种对于自己计谋失败的不可至信,甚至感觉到对那个男人感觉可怕的心态

  黑鬼记得很清楚,当时的他趴站在高倍望眼镜后,密切的观察着整个机场门口处的情况,自己派出的杀手们那离奇的死亡吓得心中大震之际,他习惯性的猛然间调转了下望眼镜后,很巧合的发现了千米之外的白发黑衣男人,当然,还有他那单手举起对准自己这里的巴雷特阻击步枪,虽然发现莫言已经瞄向了自己,但是,黑鬼还以为莫言是因为将自己布置下的所有杀手都解决掉而朝自己这里示威呢!

  虽然黑鬼知道巴雷特的有效射程可以达到恐怖的两千米开外,但是对枪械极为熟悉的他从来不会认为也没有想到个单手端持着巴雷特阻击步枪的人,能够在不用趴在瞄准镜上就可以射击千五百米之外的目标,那不是开玩笑样的吗?

  但是随之而至的也是那打碎玻璃窗直接打到他左臂的穿甲爆裂弹,恐惧之极的黑鬼更是想到通讯器里莫言的话,黑鬼混身颤抖的马上开口对着话筒道:“主人,莫言还在让属下转告你,他说让你让你”

  “混丶蛋,有什么话就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吞吞吞吐吐的了?”电话那边传来女人怒哧声。

  “他他说让您洗干净脖子等他!”黑鬼略显无奈的小心说道,然后飞快的再次将电话撤离了耳畔

  “啊”女人的尖叫声未完,电话那边便传来的嘟嘟的断线声。

  “唉!主人定又是把手机摔到地上,那部手机可是值上百万,唉!败家啊!”黑鬼脸现苦色的道。

  国市

  “伟大英明的党魁先生,索罗斯打扰您的情美事,真的非我之愿,因为刚刚有您的紧急电话!”

  正在疯狂的驰骋练习老汉推车的布鲁尼突然被阵紧急的敲门声,惊得精关大开,搞得他如同个马上被煮得的螃蟹般大吼声射了出去千亿万个小布鲁尼!还未尽性的他猛然间抬起那又胖了好分的肥脸向外怒骂道:“布鲁尼你个混丶蛋,每次都在老子吃过你给我准备的药之后,都会跑过来打断老子的好事,今天,如果没有什么事,看老子不爆了你的菊花!”

  满身肥肉的布鲁尼边用大手狠狠的拍了下跨前的肥臀,然后猛得个回抽腰部,铁枪从枪套中拨出时带着种引人瞎想的伴奏声音

  “啵”的声!

  引得还学狗趴姿势的性感洋妞了声后,回身用种还未尽性的忧怨表情挑逗着男人的性致

  “党魁,你的电话又响了,看来应该是有急事的不行的话,我先把电话给您递进去,您边做边打电话?”

  布鲁尼看着刚刚还被自己狂冲乱扎的那个尤物那妩丶媚的模样,差点没有忍住再次提枪上马,但是门外的索罗斯已经没有给机会,再次传来催促的声音

  “好了,你不要再催了,老子这就出来上帝,吃了索罗斯给我搞到的药后,没想到效果这么强!射了都不萎,老子今天定要让你个服输求饶!”布鲁尼边扯了件外套披在身上,不过,下边那高挺的树杈却是直直的给种震撼的视觉冲击

  走出休息间的布鲁尼直接对正恭敬的候在旁偷笑的索罗斯就是脚,气愤中却显得无奈的骂道:“你个混帐东西,不知道在哪里搞来的这么好的药,让老子每天都能坚挺个四五个小时,你看看,现在还没有软下来,如果不是你个劲的催我,我今天定会让那个服软求饶的,哈哈”

  布鲁尼骄傲的指着自己那根紫色的树杈向索罗斯颇为得意的显摆起来,引得索罗斯又是通马直接拍得布鲁尼飘飘然,然飘飘的大笑起来!

  电话铃声再次想起,索罗斯看了看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后,颇为皱眉的道:“靠!怎么又是这个小子,真没事惹老子不高兴”边骂着,边接通了电话张嘴就骂道:“靠!你个混小子,打电话不选个时候吗?老子我正在床丶上呢!”

  “”

  “什么?你说什么?那个叫莫言的家伙又跑国来了,还在市,真的?”

  “”

  “嗯!靠,你不早说,妈的,我就带人过去”

  “”

  放下电话,布鲁尼马上脸色严肃的对着索罗斯道:“索罗斯马上给我通知训练营的那些快要造反的家伙们,就说他们的仇人已经来国了,而且就在,他们不是吵着谁能报得血魔的仇,谁就可以当上训练营内的总教官,现在是个最好的机会!哈哈!”

  正恭敬的站在旁边的索罗斯的眼底闪过几丝惊讶之色,马上抬头笑道:“伟大的党魁,您真是上帝的宠儿啊!训练营那边大乱,这边就有杀死血魔的家伙再投罗网,属下这就去传话!”话毕,索罗斯很快便从外面快步走了回来,冲着已经开始穿衣套袜的布鲁尼道:“党魁,集训营几个血魔的徒弟听到了这个消息,全部都兴奋之极,他们马上就会赶过来,这样来,您就不会为了训练营内的事情烦心了”

  “哈哈!是啊!我带着这帮杀手过去,估计到了那里就会将那个叫莫言的小子挫骨扬灰,家里这边就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重要的事给我打电话对了,那种吃了就可以增加持久时间的药粒你也多给我搞回来点,嘿嘿!”边拍着索罗斯的肩膀,布鲁尼边得意的往外走去

  望着布鲁尼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几丝精光!嘴角微颤中透出丝微不可闻的声音:“嘿嘿!走了好!惹上了能让灭世都尊敬的男人,你注定有去无回,我索罗斯的日子也熬到头了”

  乔家大院客厅内的乔天南呆愣愣的打量着自己面前躺了地的家人和护卫们,自己刚才那个还叽叽喳喳的小老婆已经被那个可怕的男人巴掌扇得晕了过去,还有那些想阻拦的护卫们也都在莫言的挥手之间倒地惨哼连连

  “乔天南,你竟然如此纵容家中悍妇欺凌位刚刚失去丈夫的妻子,个孤苦无依的女人,个伤心欲绝的可怜人,现在,我代表京华龙家直接告之你声,从现在起,龙家的女儿已经与你们乔家没有半点关系!今日之事,也只是给你们乔家个小小的教训,哼!做家之主,也要懂得做人”莫言离开了,但是留下的段颇为让乔天南无法接受的话,望着那个单人匹马便可震慑得整个乔家人都不敢动弹半分的可怕男人离开后,乔天南恨恨的转脸将桌子上的茶杯抓起后,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碎屑飞溅之际,乔天南的咆哮声也传出很远很远“京华龙家,我乔家和你们誓不罢休!”

  发丶泄阵之后,乔天南直接猛然间得转身拿起桌上的电话,直接拨了下号码后,开口便道:“老二,我是大哥!京华龙家来了个小子,先是打了管家乔福,又将你大嫂还有侄儿都当着我的面扇了耳光,家里的护卫竟然也无法留住他,看来属于硬茬子你马上给我想办法让他在寸步难行,最后,给我把他做了!哼,让龙万年那个老狐狸也知道知道我们乔家在也是无人敢惹的!”

  市处比较豪华的墓地内莫言慢慢的将大束菊花放到了墓碑前,淡淡的望了望乔少君之墓,眼神中无忧无喜,无悲无欢,对于莫言来说,这些事情都是种做给活着的人看的事情,也是让那些活着的人有种精神寄托的种办法!

  身丶体几度昏眩的龙飘飘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丈夫的墓前,雨打梨花般的娇好面容已经憔悴不堪,恩爱夫妻转眼就成孤单飞,那种丧夫之痛刚刚倍受乔家诸位原来还是亲人那种瞬间翻脸后的欺凌和无情的打击,直让这个直很是刚强倔强的女人有种心碎欲死的想法!

  正在这时,直平静的站在那里的莫言突然用淡淡的语气说道:“不同的人对爱情有不同的诠释,有些人将它当成生的梦来追求和争取,有些人将它当做场游戏来玩弄虚渡,有些人将它当作筹码来交换,还有些人会将它看成欲望的延伸和发丶泄。其实,爱情比欲望更纯,让人流泪,可是人都是自私的,如果两个人都把对方放在第位,这样的爱情才可以算得上真爱!即使其中半已经离开人世,但是真爱之心却会让另半更坚强的活下去,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另半如果地下有灵,会希望她活得更幸福,更快乐”

  莫言的语速不快,但也很有力,他的每个字都正不断的敲打着听者的那颗将要碎掉的心,龙飘飘的眼神渐渐从灰败无神,渐渐的转变成了有了生机

  第三百零六章

  望着已经起飞的航班,听从了莫言的安排后,龙飘飘快速的登机直接在最短的时间内回转京华紫月阁,也许她还想在呆上几天,但是却因为莫言的坚持也只能起启离开,毕竟伤心地是这里,而且这里连个可以和她谈心的亲人都没有,至少回到了京华,还有她的家人,还是紫月阁那群善良的女人们!

  事情完成件后,莫言还要处理下龙飘飘余留下的问题,当然,还有些不应该出现的麻烦

  莫言回转身,快速掏出了手机往紫月阁打了个电话,阵温情电话煲粥后,他也顺便通知了家里人前去机场接龙飘飘归家,并且把市发生的情况向爷爷老顽童都讲述了番,打完电话后,莫言便快速的离开了机场,留下的是离他身旁不远处的排倒在地上的人,有警察有路人有手里往腰间正想去摸手枪的杀手

  莫言前脚刚刚离开没有多久,的机场又降落了架专机,正是从飞抵这里的布鲁尼行人,前面八位身材魁梧的保镖开道,与半日之前那个还在自己办公室内秽中的肥胖男人的形象早已不见了,现在显露于人前的是那种强势威严并存的枭雄之态,和那种满脸欲之色的家伙完全变了个人!

  在布鲁尼的身后,紧紧嘴随的是四个更显得目中无人的家伙,三男人女,左首第个是位体型略显肥胖的男人,看年纪无法判断,因为他的脸已经被让人感觉不到年龄的存在,太普通了,普通的如果你和他走个对面,撞了下后,再回头的瞬间都会忘记这个人的模样,现在的他嘴里叼着个没有有点燃的古巴雪茄,小眼睛早已经眯成了条缝,不过!如果细心的观察后,便会发现,他那眯起的小眼中不时的闪过丝丝冷光,他的名字已经早就忘记,但是他的名气却仅次于已经‘暴毙’的集训营总教官血魔,因为他是和血魔同时代的强者‘血猪’;第二位,是位干瘦的矮小的家伙,如果不特意细心的观察,你会以为他是个还未成年的学生,因为他就是那样身不知哪所学校的校服,更为可笑的还有他背肩上的学生书包,给你的感觉正如同个还在上学的学生般,但是如果是集训营内的人们看到了这个学生般的家伙后,都会脸现种惊骇表情,听闻他的出现,所有人都会吓得抱作团!因为他不是别人,他是血魔最得意的徒弟之的血蛇,个狠毒阴险到你在无意之中都会着了他道的家伙,不要看他每天背个书包好像是上学的学生,但是如果你知道他书包里背的什么东西的话,估计所有人都会离得他远远的;第三位是位身材和血魔极为相似的年轻人,看年纪应该在二十五六岁,满脸的傲慢之态,他般非常高级的定制时装,给人种花花公子的架式,让人总会想起那些流连于各种宴会的上流人士,但是知道的人都会暗地里颤抖的叫声,他是血魔的侄儿——血少!但是训练营的人大多都背地更谈论血少其实就是血魔和他大嫂通生出的儿子;第四位却是位性感尤物,那混圆的字型部位直接让所有的男人有种冲动的念头,那美丽的身段让所有的狼都有直接扑上去的想法,那美丽的蓝眸性感的红唇直接透出勾人慑魄之妩丶媚,但是知道她的人都会离她远远的,因为她不是她,而是个他,而是位变性人妖——血妖!

  血猪血蛇血少血妖本就是血魔手下的四位得意门生,血魔几个月前‘意外死亡’竟然引得整个杀手训练营的大乱,因为有血魔压阵,才能将他们四个人都没有半点敢于炸刺牛叉起来的可能,血魔死,四人都想当老大的心便都显现出来,但是另四人并没有真正敢挑起事非,至少他们四个人虽然都有自己的势力,但是如果想直接挑战其它三个的话,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自从血魔死后,整个集训营内可谓是成了锅乱粥般的样子,这也是让布鲁尼最为头痛的方面!

  此次,杀死血魔的人再现国市,机会来到面前,布鲁尼身为党魁直接有了办法,当着集训营内所有的杀手们宣布,谁亲手杀死杀害血魔的凶手莫言,谁便可以直接坐稳集训营的第把交椅,这个提议也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坐上了前来迎接自己的豪华房车内,布鲁尼略略的打量了下同样坐在车内都没有半点话语的四个顶级杀手,这可是他布鲁尼的财富啊!虽然血魔的死已经让他吐血心疼,但是现在这四个年轻人才是自己未来能够屹立国可以不倒的支柱,布鲁尼略显非常和气的道:“怎么样,你们四个有没有把握举杀掉那个莫言?听说他真的很历害,至少血魔就是死在他的手上”

  “布鲁尼先生,请收回你刚才的话,我的叔叔不定是那个莫言杀死的,血魔是无敌的!哼,莫言能够巧合的打败叔叔,完全是种意外”对于布鲁尼所说的血魔之死的真凶是个东方华夏的学生,二十岁的年轻人莫言,集训营内的杀手们始终都抱着种不认同的心态,在他们的心中,血魔就如同上帝样,那是个无敌的存在!

  “噢!哈哈,血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询问下诸位,你们有多大的把握能够将那个叫莫言的小子杀死,虽然我也不认同血魔的死与这个莫言有关,但就目前的情报上所有方向全都指向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东方华夏有句俗语说的好,小心驶得万年船!再说,有你们四个人起出手,相信就是全世界上的所有目标人物都会吓得乖乖送命”布鲁尼的眼底闪过几丝隐匿的精光,看似随和,却又很有挑刺的意思,果不其然,他的话未落,血猪马上鼻中哼声道:“哼!还用四个人,党魁先生,其实你只要给我血猪个消息,都可能轻松搞定那个叫莫言的小子,总比某人的整天借着血魔的旗号耀武扬威的强!”

  “你你个该死的血猪,血少说话的时候哪有你说话的份!”本来还洋洋得意的血少猛然间脸色如酱茄子般的难看,马上开始怒视着正脸现得意之色的血猪。

  “呦!血少,你还以为血魔他还活着呢,自己也不思量思量自己的实力!以前如果不是有血魔罩着你,想和我们三个并驾其驱,你也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