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财产不受战争威胁~其次,大多数r银行不需要提供储户真实身份,便于隐藏财产数额~第三,多年的银行管理经验形成了整套优秀的个人服务体系,方便贴心~最后,全球首屈指的安全保卫系统,确保财产绝对安全~

  r联合银行营业大厅内,走进两个让人投去好奇目光的家伙,男女,男人是个东方男人,比较醒目的便是他那白色的头发,飘逸的碎发掩住了大半张的脸同时,更加给人种怪异的感觉,男人身黑色的休闲装束,让人感觉上要比他的实际年龄成熟了许多,看不清面容,因为他的脸上戴着副宽大的型太阳镜。在这个男人背上,有个凌空虚渡的西方美丶女,虽然她的脸上也是副可爱的粉色太阳镜,但是隐蔽在太阳镜下的那张绝美的面容,那弥线极致标准的脸型,那曲线玲珑的身段,明显属于超级豪门的定制服饰让人不敢小嘘,给人新奇的却是这个西方美丶女的两只玉臂正搂着男人的脖子,被这个东方男人背上,快乐的往前走着,嘴里还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哇!大傻瓜,这里就是银行啊!我还没有来过呢?咦!这里人好怪?个个都神神秘秘的”

  “大傻瓜!我们取完钱就走吗?”

  “大傻瓜,你不会真的把我卖给银行吧?”

  “先生!欢迎光临r联合银行,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走进门后,便有服务人员进行热情洋溢的接待。

  “我来办理提现转帐业务”背着小哑巴的莫言脸上没有半丝变化的道。他这次来r银行是专门提取在获得的笔意外之财,是乔天南为保住家中唯血脉而拿出的自己家族在r银行预留下的黄金储备

  瑞士银行保密制度数百年来,瑞士银行由于严格的银行保密制度而闻名于世,从而成了巨额存款和黑社会洗黑钱的代名词。

  当在两名银行服务经理的带领下,输入了乔天南在银行内预留的验证信息帐号密码之后,看到那上面显示的信息时,两名很行的服务经理脸色大变的连忙更加尊敬起来,略显疑惑的莫言问询之后,才知道原来莫言所输入的帐户竟然是联合银行的超级大客户,当莫言根随着两名银行工作人员来到了那间专门为了这个帐号准备的‘专柜’前时,莫言也不由得愣,银行给储户准备大多是那种抽屉式的小型专柜,但是,展现在莫言面前却是间特制小房间,当在服务人员打开房间门后递给莫言张存品的清单后,便转身离开远远的等侯之际,莫言也边看着详单,边走进其内也终于知道了乔家为何在如此猖狂,,整个房间都没有钱!不,是没有那种绿油油的外汇货币,因为整个房间内都是黄金和些用密封盒装起来的珍品!

  就连莫言背上的安琪尔也被眼前眩目刺眼的财宝晃得双美目闪着欢喜的神光,其实莫言不知道的是,眼前财富并非只是乔天南这代屯积下来的,乔家人从上代便已经在市暂露头脚,而且当时市,主要以开矿业淘金为主,乔家更是那些越洋逃避战乱的东方人的保护伞,当时的情况甚至已经达到了乔家甚至可以傲立市的地步,每位前来逃难的家族都要向乔家示好,所以,那些礼品金银财宝更是源源不断的流入乔家

  华夏族人有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心不齐,老是窝里斗,随着来发展逃避战乱的人们越来越多,渐渐的这些势力开始各自分化,渐渐的对乔家打压拌子,后来乔家的势力虽然被分化开来,但是却依然能够在市占据席之力,而乔家也就成为名门旺族,家族的财产也便积存了下来。却没有想到上百年的财富最后给别人做了嫁衣

  “哇!好美,好漂亮!”

  美丶女对于财富的概念怎么会有对于珠宝首饰那种贪婪之态,就连安琪尔这样的王室公主也无法抵挡珠宝钻石的诱惑,她早就催触着大傻瓜将自己放下来,然后已经从自己身上跳下来,踮着脚呲牙咧嘴没有看过那满室的黄金眼,而且是直接跑到了那几箱珠宝玉器的箱子面前,猛得尖叫着扑了上去

  当莫言再次背着身上那个好像暴富女郎的小哑巴离开r联合银行时,所有人再次把目光转向了这对特殊的男女,男人还是那个样子,不过,刚刚进去时无所有人西方美丶女却早已经今非昔比,不过!像她这种财全外露的人还是不多!不怪别人如此惊奇,就连安琪尔自己也微微感觉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往日里对那些珍宝首饰都不太热衷的她今天可特意干出件丢尽国王室家族颜面的事情。只见小哑巴美丶女的头上顶着顶不知道是沙特几世国王王后的王冕,耳朵上戴着两条镶满蓝钻的耳坠,脖子上挂了三四条黑钻蓝钻珍珠项链,手腕,脚踝,还有十个手指上全都戴满了各种极品的首饰戒指!就连这样她还不知足,当着莫言的面又捡了很多精美的宝贝,没有地方装下之后,愁容满面的小哑巴静静的想了半天,终于突发奇想用自己的另条丝袜装了起来,然后打了个结,而且很神秘的将那丝袜好东西放到了那个房间的比较不起眼的地方,然后,非常正式而且郑重的告诉莫言,“大傻瓜,你要记住,我都没想到你这么有钱,这些这些,还有那些都已经被本公主看上了,它们从今天就属于我的了,还有还有人家那个丝袜里的,暂时拿不走了,就先寄存到你这里!不过,她说完这些话后,却发现那个大傻瓜只是略略的核对了下房间内的东西后,便开始和银行内的工作人员交涉关于什么转帐等细节,完全对自己拿了他那么珠宝首饰无视后,小哑巴略显气愤的跺了跺脚,气气的道:“大傻瓜,人家这样装扮你都不知道夸人家漂亮,哼!气死了。”

  从国劫机事件开始,当两人经过跳伞落难大平原,然后再几经辗转来了到r之后,小哑巴在不知不觉对这个冷漠的大傻瓜有种非常奇特的感觉,就是希望自己的每刻,每瞬间的美丽都要有这个大傻瓜的存在,也想让他看在眼里,在她自己心中自认为的思想就是自己玩得高兴,而且还有种超强实力保镖,更有个免费的代步工具,还有个可以吓走任何上前扰自己的混混,当然,还有个不错的佣仆,虽然这个佣仆极不顺自己的意,听自己的话,但是自己乐意,还很欣喜岂不知自己开始往某个泥潭之内陷了下去,而且越陷越深,深到连自己都无法自拨!

  如此显富之人走在了大街上,哪里不会招来很多眼红的探视,不过!奇怪的是却直没有人兴起抢劫的念头。

  “老大,为什么我们不去抢下那两个白痴,你看看那个女孩子身上的珠宝,,估计可以让我们们兄弟分了也能花上辈子啦!哈哈唉哟!老大,你为什么打我!”

  第三百三十五章

  某个跟了莫言和小哑巴两人半条街的混混正向他身边的老大询问着什么时候动手时,却被身旁边的老大扇了耳光,怒骂道:“你个傻b,抢个,那些首饰都是假的,这个年月你见过哪个白痴不带半个保镖,而且连部车都没有人敢戴着好几亿的首饰上待摆阔,这两个人定是个疯子,想当富翁想疯了,其它人都不动手,就你小子傻了巴叽的想钱想疯了,连脑子都不长,是不是昨晚被那个表子给吸傻了”

  “嗯!还是老大英明,我就说吗?不过,现在这造假的太历害,竟然能造出这么真的东西,唉!哪天我也找找他们在哪里买的,花几百块买回去,好让那个老娘们给我来个深喉,哈哈!”

  同样的欧洲,不同的地方!

  “主人,他来欧洲了,而且已经出现在r!”

  灭世步入了少主小男孩的房间内,轻手轻脚的来到了黑袍女人身畔,声音降到最低的说道。

  还是那个原始森林内的楼房内,此时的黑袍女人正静静的靠在床边,用她那露出黑袍之外的双可以迷死任何男人的手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儿子,小家伙还是光着股,头发还是湿辘辘的小家伙依然是光着个小股,那光光的身丶体上,短短的小胳膊小腿都透着种流线型的线条,唯上人心疼的就是上面都布满了青肿不堪,还有那多处的磨痕伤痛疤,很显然,小家伙又是刚刚从瀑布中被救了出来,依然是累得昏迷了过去。估计也只有这时候他才可以享受到自己妈妈的疼惜和慈爱,黑袍女人搂着自己的儿子,双碧眼中泪水溢满却强忍着不让它留出来,却更增显了那双美眸的引人关注。

  “r,他他去那里干什么?”

  听到灭世的话后,黑袍女人身丶体略显颤抖了下后,猛然抬起问道。

  “他是从国那边劫持了国王室的专机才来到欧洲的,他最先出现的地方就是国,而且很短的时间内便到达到r,现在刚刚从r联合银行出来,而且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个女孩子,应该是国王室的小公主安琪尔!”

  “嗯?他都离开飞机了,怎么还会和那个小公主在起!”黑袍女人的语气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主人!这个这个属下还未查清楚,不过,我想问下主人,您是不是带着少主去见见”

  “不我不想见她!”黑袍女人的黑色长袍猛然间颤抖了下,‘不’下面的那个字还没有出口,她的声音便已经不见了。

  “主人,不要怪灭世多嘴,您应该去见见她,即使不是为您自己,也要为了少主,他还这么小”正想劝说黑袍女子两句的灭世看到黑袍女人那示意停住的手势,也只能无奈的打住想劝解番的想法,虽然两人主仆相称,但是黑袍女人是灭世看着长大的,虽然在外人面前黑袍女人有着可怕冷酷无上的威严,但是思其片刻后,看黑袍女人仅仅是低着头搂自己光着小股的儿子做无声状,灭世也只得默默的转身告退离去,但是就在临拉门出去的时候,还是留下句意味深长的话道:“主人,忘却不掉何必再埋藏到心底呢?少主已经六岁了,如果说他当年真的死了那也就算了,既然他还活着,那就不再隐瞒下去,至少他也有权力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少主也需要有个爸爸,而您唉!我先去做事了!”

  灭世说完后,慢慢的离开了房间,轻轻的将房门带上的那瞬间终于听到了女孩子那伤心的哭泣声

  r的繁华大街上,人来人往,更给人种国际繁华大都市中那种喧嚣的感觉。来r如果不买些礼品回去那也许是任何个人最大的遗憾,已经在r联合银行的服务人员的帮助下,预定好今晚飞回华夏的机票后,莫言本想往家中打个电话,但是拿起了次,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家已经被监控了,如果打电话回去,会给自己和家里女人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白发黑衣的莫言背着趴在他的背上叽叽喳喳像个百灵鸟样问尽了十万个为什么,却换不到半声回答的小哑巴,对所有事情都好奇不已的她终于如出笼小鸟般放开了心境,那种对所有事物都极度喜欢的神情,离得很远都可以感觉到她的快乐欣喜若狂的样子。

  “大傻瓜,快!快!左边好热闹!”正在不停的指挥着莫言的行进方向的小哑巴终于再次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不用小哑巴指,莫言也已经发现了左侧的方向有情况,因为那里已经围满了人,虽然不喜欢凑热闹,但是莫方的脚步还是走了过去,因为他听到了那被围成围子的内里竟然传出了打斗的声音。

  离得近了,听着人群中不断的叫好声,还有吹口哨的声音,莫言也终于看到了里面的场景,确实是正在打斗,而且非常激烈,不过,让莫言紧皱了下的是里面的打斗奈人寻味,让人感觉有些气愤中多出种黯然

  人群的中心位置处,个欧洲的身材彪悍魁梧的白种家伙正在围着个东方黄种人,这个东方人身高约有米八左右,看年纪应该在三十岁以下,略显苍白的脸色中透着股看尽世事的沧桑之态,眼神中透着种灰败气息的萧条无力。

  东方男人很是让人惊奇的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原地,任由那个白种的拳头不停的进行着组合拳的攻击,白种拳手好像是那种非常专业的拳击手,他的手上都戴着拳击手套,左拳右拳勾手拳,摆拳直拳每次用尽了全力的拳头都会在白种拳手拼尽全力的情况下打在这个东方男人的身上,而且他点躲避的意愿都没有。因为就在他的身后不远处的个用破布挂着的晃子,上面写着:“人肉活靶,分钟元钱!愿您能打死我”

  晃子非常醒目,简洁明了,黯然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上街碰瓷骗人的,有杀人掳货的,还有绑架抢劫的,却没有说看到过有人摆摊摆成样,干愿当人肉活靶

  如果说当街打把式卖艺还能让人都接受,或许也能凭借从小打下的根基踢腿翻跟头混够温饱,但是从莫言的眼中便可以明显的看出这个当活靶的东方男人颇有实力,而且还属于个不错的高手,人如果有反常之举必有反常之心态,看着那个被白种拳手不停的击打着身丶体各个部位的东方男人,莫言眼神略显丝明悟,古有杨志卖刀,林冲发配,这些事情也只是显现出社中的那角无奈之举,如果几个月前没有遇到龙灵的暗中帮助,自己为了爷爷的医药费是不是也可能去做些无奈之举,世间之事千奇百怪,想起义父当年的教诲,莫言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脑海中浮现出照顾自己六个月如日的最亲的人

  还是那处渔村,还是那个梦中常会浮现脑海的地方!

  “年轻人,这两天的饭量都减少许多,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为什么吃不下饭呢?如果可以的话给我这个糟老头子讲讲吧!”

  “”

  “唉!不想说就算了,但是饭总是要吃的。”

  “”

  “孩子,吃不下饭,糟老头子就给你讲个故事吧!”看到躺在病榻上略显灰败的少年,老人很是怜惜,那满身的伤痕,那致命的伤害,都让个历经几十年风霜雪雨的老人都面现惊恐之色,但是善良的心让老人不顾切的将这个少年救了回来,掏出了自己棺材本给这个‘可怜’的少年救治,终于在药物的治疗和这个少年那超强的生命力下保住了他的性命,除了刚刚回复清醒的当天,由于饥肠辘辘吃尽了很多饭食之后,随着伤病的好转少年好像没有太多活着的意愿,而且眼神天比天不自然,老人看出来他的不自然。

  “只鲷鱼和只蝾螺在海中,蝾螺有着坚硬无比的外壳,鲷鱼在旁赞叹着说:“蝾螺啊!你真是了不起呀!身坚强的外壳定没人伤得了你。”蝾螺也觉得鲷鱼所言甚是,正洋洋得意的时候,突然发现敌人来了,鲷鱼说:“你有坚硬的外壳,我没有,我只能用眼睛看个清楚,确知危险从哪个方向来,然后,决定要怎么逃走。”说着,鲷鱼便“咻”的声游走了。此刻呢,蝾螺心里在想,我有这么身坚固的防卫系统,没人伤得了我啦!我还怕什么呢?便静静地等着。蝾螺等呀等的,等了好长段时间,也睡了好阵子了,心里想:危险应该已经过去了吧!也就乐着,想探出头透透气,冒出头来看,它立刻扯破了喉咙大叫:“救命呀!救命呀!”

  此时,它正在水族箱里,外面是大街,而水族箱上贴着的是:蝾螺元斤。孩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过分的封闭自己或者极度的膨账到听不进人言的人,都会丧失自我成长的机会,自陷危险之地而不可自知!同样的道理,你现在味的去想你的过去,生活在过去的阴影之中,被以前的生活压制得只想做事实的败者,那么你也只是个落拓之人,要想获得新的生活,就必须改变自己,勇于突破自我,而不能总是原地踏步,甚至活在过去的阴影之中”

  莫言当年再次站起面对新的人生,与自己的义父,那位看起来很土却是另位人生智者的老渔翁密不可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明显是自报自弃的男人,莫言摇了摇头刚要离开,身上的小哑巴却不干了,泪眼婆娑的略显伤心的道:“大傻瓜,那个男人好可怜,安琪尔第次看到这种可怜的人,安琪尔好想帮帮他!”

  莫言往上白了眼,淡漠的冷冷的说道:“他伤的不是身丶体,是心!要可忪别人,你先可怜下你自己吧!”

  “你你个冷血大傻瓜,大狼,太过份了。点同情心都没有!他可是你们东方人”

  安琪尔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同是东方人怎么了,别说有的东方人之间的关系全都是屠丶杀阴谋和勾心斗角,就是单单华夏这样表面欣欣向荣的社会来说,它的内里存在了多少黑心棉,存在多少地沟油,存在多少三聚氢氨随着所谓社会繁荣昌盛的背后,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那种亲情变得淡化友情变得虚伪爱情变得越来越不可靠,越来越不坚实,薄得好像用钱财的诱惑捅就穿,弱的用病魔的侵袭捅破,软的用地位权势的压迫砸就烂!就最惨的是谁?老百姓!负担最重的是谁?还是老百姓!最受人瞧不起的是谁?依然是老百姓!那个所谓的什么市场经济中允许部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中最可怜,最不可能富起来的群人是谁?当然还是金字塔最底层的老百姓!国家个小小的红头‘政策’出台,就可以让你们社会底层的蚂蚁如爬热锅;打个官司,可以让可怜的蚂蚁砸锅卖铁托尽关系;结个婚,就可以让蚂蚁们东挪西借,甚至得卖血上吊东方人的最大缺憾不仅是不团结,还有那种股子里的自私心态!国人为何都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