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蕾丝最后,终于在自己创业进入了快速成长阶段时,他终于满丶足了女友家中父母那很瞧不起的目光中对钱的渴望,用百万的财礼娶回了自己爱得如痴如狂的娇妻!安真的很幸福,就在他结婚的那天,他知道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自己是个成功的男人

  但是,世事的难料,把他直接从天堂打入了阿鼻地狱

  辆宝马轿车停在了别墅门口,从车上走下来位西装革履却略显疲惫的安,当他伸出那两只手关上车门时,露出了两只略显苍白无力的手。这不得不让人感叹声,可惜!推开家门,很自然的把包放在沙发上,换完了拖鞋。发现自己的妻子并没有在客厅,安走上二楼推开了卧室的房门。他本来已经疲惫的眼神突然瞪了起来,同时里面升腾起强大的怒火。因为他看到了作为个男人,最不能容忍最不能看到的事情,气炸肺腑的他直接冲了进去

  男人惨叫声女人啼哭声年轻人的怒骂声响作团,“滚出去!”如同发疯的猛兽样他在爆打了顿那个骑在自己老婆身上正疯狂驰骋的男人后,这男女被年轻人直接踹出了门外。余气未消的年轻男人把别墅内所有的摆设全部砸碎后,不由的抱起头痛哭失声。

  谁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在外劳累奔波,公司里忙碌的他因为身丶体不适提前回家休息下,却发现了心爱的妻子的背叛,沉重的打击让本就疮痍满目的他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

  警车的呼啸声传来,别墅的门被几名身穿着国家权力象征制服的蛮横无理的家伙撞了开来,很简单的句,“不许动!你被捕了。”安从小接受过的法律是公正的的训化让他没有反应过来之时,自己还沾满夫的血迹的双手已经戴上了银白色的手环。

  至于在这个过程中被踢了几脚,打了几拳的他已经无暇顾及了,因为他只是再怒吼着:“凭什么抓我!”

  警局的审询室里安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被逮捕,也为什么会受到如此极端和不公平的手段,让他不由的想起了某段记忆深刻的文字:“他们就是群拿着职照的小弟!他们就是群为了钱权富人们看家护院的狗!他们就是群喜欢穿着灰皮跑到了普通百姓家里呼五喝六装b卖狂的地痞!”

  安见到了那个在自己家里,自己的床丶上,因为和自己的老婆偷情而被自己打得不断跪地求饶的男人。此时的他股得意的神色正接受首两位小弟的恭维,但是他那脸上的瘀青还见证着不久前发生的幕,接下来很简单的幕,审讯室里面拳打脚踢的声间辱骂声口水的喷吐声响成片。

  第三百三十九章

  冰冷的看守所里冰冷的房间冰冷的心,年轻人的眼中充满了无尽的仇恨,他终于知道了很多不知情的内幕,那个男人是本市市长的公子,而抓他的是警察是他父亲手提拨上来的支队长。这个男人不单单看上了自己漂亮的老婆,而且还有自己辛辛苦苦白手起家创立的公司

  半年的牢狱之灾,让这个年经人变得心中已经对这个社会失去了信心,妻子的背判强权的欺凌无处的申辨无尽的黑暗严重的打击着他的心理防线。

  那天是他的生日那天天空下着毛毛细雨那天天气很冷那天让本市的人们震惊,3&8226;1特大枪击事件发生了,让人们在短期之内都会记住个响亮的名字——安佳俊。

  国人是最喜欢在事后加以评论事非的民族,用某人的话讲就是观前人之辙,以警效尤!呵呵!

  从古自今,上下五千年。诸多事件,国人每每加诸众多评论,还有更甚者以交流学术为名品评事非为名弘扬古文化为名慈善事业为名

  诸多杂乱无章的名目下,无非逃不出两上字‘名利’。3&8226;1枪击事件的品评无数,但无非两个字‘对错’,但死刑的判定无疑的证明了些不清楚的东西,广意上讲那是维护法律的公证,至于其中的冤屈和杯具,何人支理会,去申张呢

  某某人提及后都是加以评论,这个年轻人不会拿起国家付与人民的权力,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竟然选择如此极端的手段,可见是个法律知识缺稀,但当这位评论员看到安佳俊的简介时突然无语中,安佳俊男华夏著名大学法律系毕业生

  某某人评论,杀人修罗,已经失去人性跟贴马上出现,如果你有同样的遭遇,如果你看到自己老婆偷人,如果你真心喜欢的女友被别人的男人抢走,你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我虽然同样知道法律的强大和制约,但还是加上句安是个真正的爷们楼主默然!没有回复人性与法律之间的关系何时出现公平二字,我这辈子是休想看到了

  &8226;&8226;&8226;&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三个月前,个身穿制服的威严的代表个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形象大使’的中年女性站在象征着执政党的高台上宣读着判决书:“安:男二十五岁于2008年3月1日晚在本市持枪杀害市副市长李某某父子全家三口公安局刑警支队队长郭某某佳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江丽蓉女士共六人,依照华夏国刑法第条判处安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受害人家属经济损共计”

  二十年后的今天,听着铁门的开合声和皮靴踏在水泥铺成的路上,安佳俊知道自己的生命将要终结,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丝嘲笑,不知道嘲笑的对象是自己还是其它的东西

  刺耳的门轴转动的声音想起,那种声音就像是种刀子在玻璃上划过。死牢房的门开了又关上了,牢房里还是那么的静,那么的阴森,那么的潮湿,那么的让人不寒而悚。墙壁上还流下了不少‘先烈们’的豪迈诗词。

  我自横吊向天,遗出子孙两昆仑。

  此去地狱日游,调戏孟婆断魂桥。

  这里是我在瑞士银行五亿美金存款,今后已经无缘去享用,留赠有缘人!正面是帐号和密码:帐号:5r18,14151,780密码:傻b才会信!

  安佳俊慢慢走在这那冰冷阴森的通路上,不时的有经过的人都离的他远远的,以免沾染上晦气,抬头看了看天边四处涌来的乌云,他用那双戴着银白色‘手链’的双手拨了挡住左眼的长发,露出来的是已经结疤的伤口,和几处刀伤天空开始阴沉起来,远处轰轰的雷声慢慢的传了过来

  当天中午的市午间新闻的播音员用她那标准而又甜美的声音道:“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震惊我市的枪击五人事件的死刑犯司空磾与今天上午赶赴法场时,突然发生劫法场的重大特案件,四名死刑犯已经外逃,现在本市警局委托本台在此悬赏发出级通辑令

  终于回忆完自己那不堪回首的过去!安佳俊眼神中透着种看透世间冷暖的态度,略显凄凉的道:“所以说,我以前不信命,可以去拼,可以去和老天爷争!但是争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无所有,自己的命运却已经被老天爷定好了,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生活无望。”

  讲完自己的身世经历后,安佳俊略显灰败的脸色中透出几分解的感觉,那种可以找个人倾吐自己的伤心苦闷之事的感觉非常的舒服,他感觉自己的心中万斤重担轻了少许!转首望了望那个依然注视着窗外景色的白发黑衣的年轻人,略显感激的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救了我,也谢谢你听我这个废物唠叼这些没有用的话!”

  莫言没有回身,依然是那样身丶体笔直的站立在窗前,静静的望着外面东方的天空,仿佛回忆起某位至亲老渔翁,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义父那慈祥略带种教育劝慰开导自己的话:“有位青年,老是埋怨自己时运不济,发不了财,终日愁眉不展。这天,走过来个须发皆白的老人,问:“年轻人,为什么不快乐?”“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这么穷。”“穷?你很富有嘛!”老人由衷地说。“这从何说起?”年轻人问。老人反问道:“假如现在斩掉你个手指头,给你1千元,你干不干?”“不干。”年轻人回答。“假如斩掉你只手,给你1万元,你干不干?”“不干。”“假如使你双眼都瞎掉,给你10万元,你干不干?”“不干。”“假如让你马上变成80岁的老人,给你100万,你干不干?”“不干。”“假如让你马上死掉,给你1000万,你干不干?”“不干。”“这就对了,你已经拥有超过1000万的财富,为什么还哀叹自己贫穷呢?”老人笑吟吟地问道。青年愕然无言,突然什么都明白了。如果你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还能自由呼吸,你就比在今天离世的人更有福气!别忘记你自己也曾经相信过黑色的生命过后,是晨曦的朝阳,是明媚的春光,但你也不要忘记好事多磨,朝阳可能也会被阴去遮住,如果你看到阴云就想缩了回去,那你还不如直接放弃切,甚至生命,我救你并不是可怜你,也不是想做好事,是因为看到了你的眼神,几年前我也曾经有过那种眼神!只是我们的遭遇和经历不同!”

  莫言的话讲完了,他的身丶体也已经转过来冷漠的面容依旧,淡然的望着还在迷茫的安佳俊,冲着还在深思中的他说道:“为了个曾经爱过的女人的背判而失落伤心得无法重新站立起来的男人,很让人鄙视,让人愤怒,男人需要的是本能和责任,你如果还算是个男人,马上重新站起来,做得要比以前更好,更让所有认识你的人瞩目!让那些以前小瞧和背叛你的人都后悔,内疚敬畏辈子!”

  “我我真的还有机会?”已经从低垂着脑袋状态直接猛然间抬起头露出眼底那种不服输的男人的血性气息的安佳俊迟疑的问道。

  “小哑巴,给我张银行卡!”

  莫言没有回答,只是很迅速的直接将那个乖巧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玩耍着个护士帽的小哑巴抱了起来,开口索要道。

  还十分高兴的小哑巴猛得脸现不快之色,用手捂住了胸前个用金线银丝加上珍珠猫眼石编成的超小却极珍贵的漂亮荷包略显娇嗔的道:“哼!大傻瓜,你太可恶,又想打本小姐钱包的主意,人家还没暖热乎呢!”

  虽然如此说,但是这位可爱的爆发户还是很小心,很兴奋的朝那个小荷包上按了下,整个荷包轻轻的传来机关启动的声音,叭嗒声,自己弹开来,露出了里面厚厚叠银行卡,快速的抽出其中张,怒慎道:“哼!给,不就是你的银行卡吗?有什么了不起,等我回到家,我定要把这个宝贝荷包用自己的卡装满,我要装十张!不!我要装上百张百张好像装不下!”

  原来为了让自己从珠宝箱内发现的极品钱包显得充实些,小哑巴强行让莫言直接将自己身上的几张银行卡都贡献了出来,至于怎么贡献的,当然是直接趴在某个大傻瓜的身上收身喽!

  “老天爷没有取走你的性命之前,是炎黄男人就不要趴在地上做自怨自弃的狗!卡里面的钱是借给人用的,我会在华夏等着你来还钱!”莫言说完后,便抱起可爱的睁着大眼睛,听不懂华夏语言的小哑巴快速的离去,离下的是那张放在床边的刚刚从r联合银行开出的银行卡,还有拳头紧握,眼神中已经迸发出强大的血性男人——安佳俊

  第三百四十章

  走累了,玩够了,小哑巴的肚子也终于叫了起来。

  家餐厅内,看着总是没有食欲不想吃饭的小哑巴正副你得罪了本公主的神情,满脸慎意的怒瞪着坐在她对面的正在狼吞虎咽的白发黑衣男人,发现了这点后,莫言冷冷的训斥道:“不想吃为什么还点这么多菜,浪费食物是可耻的!你不知道吗?”

  “哼!谁说我不想知,我只是想吃醋”小哑巴用手中的刀叉相交后冲着莫言鄙视了下道。

  “吃醋!你这是什么意思?”

  被小哑巴的话引得放下手中的餐具的莫言疑惑于这个西方的王室公主讲出如此个怪异的用语。

  “哼!还说呢,人家都陪着你好几天,天天在起,也没见你对安琪尔说过这么多的话!我不吃醋,吃什么?”小哑巴的嘴噘起老高的嗔道。

  莫言听到小哑巴的理由后,脸上急速降下大量的黑线,这什么跟什么啊!刚要给这个听不懂华夏语言的小哑巴讲解番‘吃醋‘的意思之时,这家餐厅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小男孩身的黑色的小正装给人种帅气超乎想像力的吸引人,那明显是混血儿的面容具备了很多东西方容貌上的诸多优点,双碧目无比的深邃明亮中透着几丝焦急的神色,小短胳短腿有些其它孩子没有矫健和快速,小男孩虽然长像俊美可爱,却好像天生就有种让人不敢上前掐脸拧耳把玩下的气质,那是种股子里透出来的冷意,种可以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而渐渐显现的种威压!单从他那无视门童的问询,还有所有关注他的人的样子,还有那双透着精神的双目,不但没有般孩子的那种精神力不集中,反而让感觉那双深邃中透出成年人智慧,小家伙的嘴角微微上挑,却给种和他年纪不协调的冷意。

  门口的服务人员略微询问了下后,以为是里面客人的孩子呢,也没有深问便将他放了进来,小男孩子走时餐厅内转了转头,望了几眼里面就餐的食客后,仿佛有种心灵感应般的将目光投到了莫言和小哑巴的这桌之上

  小男孩子的眼神中充满了很多感情!喜悦激动还有丝紧张,他迈开小短腿以让人无法想像的速度,非常慢的走到了莫言的餐桌前,就那么瞪着自己的双好看的大眼睛打量着正在狼吞虎咽的男人,直接冒出句让人费解的话!

  “妈妈说的没错!爸爸吃饭的样子很难看!看来这件事怀不能怪我,属于遗传问题”小男孩打量了片刻莫方的吃像后,很是自然的说出心中所想。

  餐桌前出现了个帅气的小男孩子,本就对着莫言枯燥无味的小哑巴终于找到了可以在起的玩伴,很是兴奋的直接叉起块美丽精致的糕点,递到了小男孩的面前后,亲切的道:“好可爱的小帅哥,这是姐姐给你的,快吃吧!”

  安琪尔的那天真善良的模样不但没有换来小家伙的回应,只见他看了看递到面前的奶油糕点,颇为反感的说了句让正在吃饭的莫言都马上停下了,快速的将目光转向了这个身侧的小男孩子身上。

  “我不是小帅哥,我是个男人,真正的男人是不会吃这种女性食物的,男人要刀头舔血,马可裹尸,醉卧沙场”

  小男孩的话,非但没有引得小哑巴的反感,突然大笑着指着小男孩,又指了莫言道:“大傻瓜,我怎么感觉你们俩个的语气这么像!咦”说完这句话后,小哑巴终于捂上了嘴巴,因为她终于发现了个问题,小男孩虽然是混血儿,但是他的脸上的五官中鼻子嘴脸型竟然和莫言的脸部极为的相似,再加上此时莫言已经将主意力转到了小男孩的身上,个冷漠的大男人,个同样冷冰的小男人正在直接目不转睛的对视之中

  两人对视了许久,都未有人先说话,莫言突然感觉到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伸手轻轻的抚了个小男孩的脑袋后很是温柔的问道:“小朋友,你的话真的很男人!不过,你的华夏文说的真好”

  “哇!呜!呜!爸爸不认我!”莫言的手刚刚抚摸着小男孩的脑袋,嘴里的话还没有讲完时,小男孩的嘴却再也忍不住伤心的眼泪,哇哇大哭起来!那种明显可以让人感觉小男孩子伤心的情绪释放,让四周吃饭的食客们都投来了种怎么有这种父母,竟然惹得自己的孩子如此伤心,太另人气氛了。

  莫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哑巴的爱心终于泛滥开来,马上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光着脚丫头将正在哭洋的小男孩子抱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走回了自己的座位,郁闷的道:“小男人,你好重啊!不要哭,是不是这个大傻瓜欺负你了,如果是,姐姐帮你出气,咱们起欺负他怎么样?咦!你怎么说他是你的爸爸呢?他才二十岁,可是你?”终于醒悟过来问题的严重性的小哑巴再次将目光转向同样眉头紧锁的莫言身上,发现莫言也正同样将目光投向了自己怀中的小男孩,感觉不可能啊!看小男孩的年纪怎么着也有五六岁的样子,可是如果做大傻瓜的儿子是不是有点

  “小男人,你怎么叫他爸爸呢?告诉阿姨好不好?”小哑巴边拿妯湿巾帮着小男人擦着伤心的眼泪,边略显疑惑的询问起来,同时,还有意无意间,没有忘记将自己的辈份提高了层!

  颇为委屈的小家伙,用非常伤心委屈的眼神望着不认识自己的爸爸,边抽泣哽咽着说道:“妈妈说,让我来找爸爸,可是爸爸却叫我小朋友,他都不认我,我好伤心哇哇!”

  小家伙那伤心的泪水直接狂涌而出,他不是别人,正是每天在瀑布下坚强的激发潜能的小男孩,就在几个小时前,他还在昏迷的时候,自己便已经被黑袍女人抱着走上了飞往r的专机,灭世的话确实给了黑袍女人极大的震撼,自己的宝贝儿子已经快六岁了,他不但没有那种孩子的娇性和可爱,反而多出了种天生的冷酷,这虽然给他的成长上奠定的良好的基础,但是缺失的父爱会让孩子显得太过可怜,慈爱的母亲再狠心也无法忍住,所以,她走上了飞往r的专机。

  听到了小家伙的话,小哑巴怒了,恨恨的将面前的叉子,刀子横喝哧道:“大傻瓜,你个王八蛋,本以为你还算是个男人,却没有想到你却是个抛妻弃子的男人,而且看到自己的儿子都不认,我安琪尔算是瞎了眼,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狼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