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如同泥牛入海般的无力感,即使用上了力也会发现这个可怕的男人身丶体上仿佛有种魔力般的可以转移自己那股强悍的击打力。没有了致胜的要素,那么结果可想而知

  黑白两道身影在轮迷幻般的合支技没有奏效的情况下,正焦急时刻,却听得两面人围攻的莫言突然在打斗中传出冰冷的哼声:“哼!不过如此!”

  只见正在打斗的莫言突然腾身跳起,原地纵身竟然达到了恐怖的二米多高,他的身丶体直接垂直向的仰面向上望去的黑衣老者跺了下来,这种落和那种高空坠物有很大的不同,只见莫言腾空之际,他的身丶体竟然摆出了个比较特别的姿势,猛看上去好像高台跳水运动员那种单臂护头的转体720度之前的样子,不同的是,莫言两条腿是条盘屈起来,仅用左脚去蹬踏黑衣老者的脑袋,没有想到莫言竟然能有些怪异的超式,而且竟然跳起如此之高的黑衣老者眼中惊慌中透着丝不好的念头,他用尽力气猛得往旁边闪身后,终于险险的躲过那凌空踏下的左脚,不过,就在这千钧发之际,莫言踏空的左脚竟然直接凌空屈了起来,那还盘起来的右腿直接踢了过去

  惊骇异常的黑衣老者看着已经无法躲避的那条腿,如果要踢在他的脑袋上,后果可想而知,得没有半法,黑衣老者只得原地挺身直直的如僵尸般后仰下去,那只无坚不催的右脚呼呼挂风般从老者的脸上半寸处扫过,急速的腿风让老者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可怕!

  直挺挺摔在地面上的黑衣老者也没有顾及地面上的那冰冷的混杂着血水的恶心,保命要紧!“啊!”

  惨叫声响起,黑衣老者刚刚来了个铁板桥的姿势,平躺下来,无力做任何动作的换力之际,来不及翻身再起时,他便被凌空坠下的莫言直接双脚踏在小腹上,虽然他已经用两只手打算挡下,但是那空中下坠的千斤之力,加之莫言早已经暗运内劲的可怕,直接双脚全部跺在了他的肚腹之上,声汽车爆胎的声音炸响,随着莫言脚踏黑衣老者的腹部,他的身丶体直接个前跪,险险的躲过了白衣老者那狂吼的偷袭,两个如同钢铁般坚硬的膝盖再次直接将已经重伤的黑衣老者的前胸肋骨跪得塌进很深。

  这人没得救了,黑衣老者连最后句遗言都没留下,便直接命赴黄泉。

  “啊!老哥!”黑衣老者的死去,让白衣老者直接痛不欲生,眼中悲怒之炎恨不得将这个可怕的修罗杀死,报仇是他现今昨的想法,发疯般的直接向莫言攻去,但是,已经失去理智的人脑袋容易发热,还未走过几个照面,只见莫言在两人错身之际,他的右手竟然以不可能施展招式的角度,腰部猛然扭转了180度,右手手刀直接砍在因为用力过猛前冲的身丶体后脖颈上,所有人都可以听到那颈骨断折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那么的清晰,那么的让人感觉到恐惧,甚至还有些人脖子冒冷风般的探手摸了摸后颈部位

  静静!场面无比的死寂,莫言站身在毛毛细雨中,犹如天地中仅此人般的给人无上的压力,他的脚下是黑白两个洪龙的元老级隐世高手,却在很短的时间内被他以敌二杀死在所有洪门下属的面前,这无疑是种最让人胆寒的震慑,当然!莫言身后那四个眼中全是星星,脸崇拜表情的家伙却要排除在外!

  莫言原地转首,看着再次陷入绝境无承受住打击,精神萎靡不振在那里,如同瘫烂泥般的洪龙,冷冷的道:“洪龙,你是自尽,还是我动”

  “砰砰!”

  莫言的声音还未说完,突然在洪龙下属那数千人隐蔽之处,直接响起连续的枪声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枪弹射向的目标正是莫言,就在所有洪门下属被枪声惊醒,偷袭者已经可以想像自己冒险乱枪将这个恐怖的嗜血修罗打成筛底而欣喜之际,却突然发现自己开枪之后,远处的修罗竟然没有用,只见他的手中银芒微闪了几下,叮叮叮!三声金属交错碰撞的声音直接响彻整个广场内。

  修罗的冲天杀意再现,冷语滔天:“哼!果然是卑鄙,洪龙如此,你的儿子也更胜筹!既然想死,今日灭你洪门又如何!”话音未落,莫言的身形再起,飘闪几下,那把在地面青砖上的唐刀不知何时,得归莫言的手中,当唐刀再次闪过,洪门属下再次陷入腥风血雨之中,不知疲惫的嗜血苍龙再次怒屠众生。

  这次没有计数,莫言最先冲杀的便是由洪龙长子洪天龙带领的几个偷袭者,虽然看到莫言已经急速的向自己冲来,洪天龙也再度命令自己的心腹开枪射阻击下,但是,他却发现手枪中打出的子弹对这个可怕的修罗竟然没有效果,明明是已经打在莫言的身上,而且有的黑衣上也露出了弹孔,却丝毫未减修罗血腥屠戳的速度,这样来,整个广场上的洪门小弟终于崩溃了。

  不知道哪个惊吓过度的小弟开始尖叫声:“啊!他不是人,子弹打不死他,他是修罗”这句终于惹起千层浪,本来还有些抵抗情绪的人们,想起刚刚乱枪之下的修罗竟然能够生存下来,而且还能够再次举起屠刀杀戳,他们的心底那层防线直接击垮,打烂,揉碎

  层层的尸体开始叠加,声声死亡之前的惨叫让人心颤,当莫言直接冲杀到洪龙长子洪天龙的身前之时,直都保持着沉着稳重的洪天龙竟然吓得妈呀乱叫起来,他身边的几个心腹手下刚想上前救护,直接都被银芒乍现后,抽搐几下便倒地而亡,眼见修罗的唐刀已经压在自己的脖子上,感觉到自己濒临死亡

  听道莫言那冷冰冰的语气质问道:“卑鄙小人,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洪门少主洪天龙吓得直接跪了下来,脸色极度恐慌的道:“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去偷袭紫月阁是我爹的主意,和我无关!还有,我有钱,你要多少钱,我自己有个私人金库,只要你不杀我,我都给你;你不是喜欢美丶女吗?我私藏了好多,包括几个线的美丶女明星,只要你放过我,我都可以全部送给你!还有”看到莫言的脸色突然变得嘴角上挑,露出几丝微笑后,以为自己的坦白会赢得修罗的可怜,他马上开始将自己做过的恶事,件件,码码都抖了出来。却不想,这些话直接件件的打击得远处的洪龙眼中有恨,有怒,有悲伤,还有极度的心痛顿手垂足间差点昏迷过去。

  “啊!因为我怕那个混帐弟弟将来抢我的门主之位,是我怂恿我的弟弟去绑架青龙的女儿的,如果早知道那个傅雪是您的马子,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还有,还有,我看着父亲包养的那个二奶冰冰长得太诱人,太美了,前几个月没忍住,半夜里我趁父亲出去应酬,偷偷的跑到了那处别墅,嘿嘿!还别说,父亲的眼光,真是棒极了,那个女人真是让男人欲罢不能,不过,从她嘴里听说我老爹已经早泄快不行了啊!”被惊吓过度,濒临死亡前的人太可怕了,竟然将心底那些阴暗面最不可告人秘密都泄露了出来,有的人道貌岸然,可以做出任你都想不到的恶行!

  “噗!你你个人面兽性的逆子!”洪龙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口心头之血喷了出来后,身丶体瞬间苍老不堪,洪龙仰望洪门内所有下属,自己报以厚望的儿子竟然阴谋加害自己的弟弟,而且竟然竟然偷偷上了自己的小娘!虽然这种事在倭国很常见,但是在华夏却可谓奇耻大辱,洪龙的老脸终于无面现回光返照般的狰狞,猛然掏出身上暗藏的手枪,砰的声,还在爆料意洪龙的二奶的洪天龙哪里想到自己的父亲可以开枪射杀他,当胸口的鲜血咕噜噜的冒出来之后,终于回醒过来的洪天龙,只道出了句:“好疼!我怎么会”

  他的话随着胸口那吓人的血液喷薄欲出的情景,这位害弟母的家伙没有死在莫言的手中,却死在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手中,死尸眼睛瞪着远处的洪龙,包含了太多的情绪,但是心脏的停止跳动的他只能不甘愿的倒头死去,留下的只有那让人鄙视的过去。

  开枪打死自己的儿子,洪龙眼中淡然无光,种无力的心态,种寻死的念头涌了上来,只见洪门门主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岤后脸色平静中透着决绝的道:“哈哈!想我洪龙纵横中原数十年,遇到的敌人无计其数,最终都被我打败,如今却没有想到已经雄霸中原之地后会遇到终生之大敌,姓莫的,你够狠!够强!我洪龙错在没有对你的实力了解清楚,也没有生出个好儿子,没想到我洪龙临死之际,竟然是会落得如此下场!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老天不公啊!”

  随着声枪响,中原地区最大的黑帮洪门的门主至此自杀而亡!天空秋雨乌云中突然打下道炸雷,远处的枝红松随着洪龙的死去,洪门开始夜之间内部势力四分五裂起来,那些隐匿几十年被洪龙压制的黑帮头目都开始蠢蠢欲动,令人想不到的是,竟然没有个洪门的人说自己要为前门主洪龙报仇,而洪门内部的人都明白,这已经成为洪门内部最不争的事实,不是不想,是害怕,是提起那个秋雨的夜晚后他们面对美丶女的胴体时,小都马上不振,是想起那把屠尽数千同门的唐刀,看到小孩子拿把水果刀都颤抖得小便失禁!每每做梦都会被那个血发黑衣的嗜血修罗吓得尖叫

  第三百六十章

  紫月阁内众位美丽的女人慌神了,而且乱作团,她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伤心的泪水,每个都忍住哭泣的声音,只为静静的快速的按照老公的吩咐取回手术需要的卫生箱,和热水!

  “老公,呜呜!疼的话,你就哼声也好啊!”

  卧室内,几尽,仅仅穿着件大裤衩的莫言稳稳的坐在个圆凳上,他的身上那些紫色伤痕显得吓人而又恐怖,但是谢紫彤等女人却是泪眼无声的注视着自己的老公,自己的男人。

  而莫言的儿子宝宝也是瞪着双碧蓝的大眼睛,满脸惊骇的站在谢紫彤身畔乖乖的盯着爸爸的身上,那叠叠而加的各种各样的疤痕。

  虽然不只次看到过莫言身上的伤痕,龙依那美丽英气十足的脸上还是饱含着种迷离爱慕之情

  “依依,开始吧!不要怕,我没事的”

  莫言接过纪蓉眼含幽怨伤心表情递过来的块叠成小花卷状的刚刚浸过冰水的手巾紧紧的咬在嘴中,只见他快速的拿出把刚刚被傅雪精心消过毒的手术刀,直接向自己的胳膊处挖去

  “啊!可恶的大傻瓜,你怎么不打麻药呢!就会骗安琪尔的眼泪!人家再也不理你了。呜呜!”在莫言那没有丝颤抖的右手持着手术刀狠狠的割开了他左臂上那被子弹打入的洞孔时,最先无法忍受的便是善良搞怪的紫月阁的‘客人’——小哑巴!

  和几个女孩短暂的相处之后,她便更加喜爱这些美丽的女人,每个女孩的才华学识品行魅力言论都可以说得上乘极品,无与伦比,而如此多的极品女凑到起,‘蜗居’在片自我的小空间内,却只是为了个男人,而且还是那个劫持了自己,又被自己‘绑架’的冷冰冰的木讷的点都不懂浪漫的大傻瓜,好奇心让她想再次深入的了解下这个男人,当自己贪得无厌的疯狂打劫首饰珠宝,想引起男人的注意和爆怒,却发现小算盘打输了。当看到这个男人竟然突然冒出个五岁的多的儿子,震惊之余,更加的对这个臭男人好奇,路上大傻瓜对小莫宝宝的那份疼爱,呵护真是让人感动。

  再次的来到京华市,也见到了在早就藏在心中的那几个东方美丶女,想了无数次的会面,也设想了无数次的假设,但是,当可爱的安琪尔眨着自己美丽的大眼睛等待着大傻瓜隆重而又慎重的介绍自己的身份时,直接被莫言句:“路上捡来的小哑巴,要在紫月阁住上段时间!饿了给她点吃的,冷了给她床被子”听到莫言对谢紫彤众女席话后,堂堂王室公主气得当场差点昏倒!

  不过,安琪尔是谁?她可是冰雪聪明的小精灵,快速的拿出从人家男人手中抢来的珠宝首饰当见面礼送给了被抢男人的女人,估计只有天才的自己才能想得出做得到!果不其然,安琪尔的示好,加上莫言的无视,让她迅速和紫月阁的众位女人走在了起,而且相当热乎,不过!当看到紫月阁被袭,龙灵受枪伤后,冷冰冰的男人怒离紫月阁之后,紫月阁内诸女等待老公时那种自信那种幸福,那种美丽,完完全全的打动了情窦初开的小丫头。

  这么晚了,莫言终于回来了,而且混身的鲜血,看到那些美丽的女人非常没有对混身鲜血的男人感到恶心厌恶,反而个个都直直的扑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小哑巴的心里出现了种从未出现过的感觉,酸酸的

  这便是小哑巴短短的几天之内经历过的比她年甚至几年还要多的事情,两个字“刺激!”,现在,卧室的那个大傻瓜又让她的内心出现了痛的波动,她无法忍心看着大傻瓜不打麻醉药的情况下自己用手术刀挖开伤口取子弹,但是,说是说,刚刚眼含泪花跑出卧室门的她便靠背在卧室外的墙上,深深的吸了两口后,便再度不知不觉的往里面观望起来

  “啪!嗒声!”

  随着龙依用手术钳直接夹住自己男人用手术刀割开的伤口部位露出的子弹,枚染着鲜血的子弹直接被龙依用钳夹住拨了下来,直接丢进了卡秋莎早就端好的盆内!同时,这边早已经准备好消毒药水止血药和纱布的林雅儿快速的递给龙依,龙依接过后,马上快速而熟练的将药水往伤口处涂抹起来,随着药水和伤口的接触马上翻起白色的泡沫状,所有女孩都知道这种药水抹到伤口时的疼痛非常的强烈,但是,她们的男人却依然巍然不动

  “乖,都不要怕,老公没事的!”莫言看着张张雨打鲜花的脸,心中的那块冰川正不停的融解中

  随着十粒子弹从莫言身上各个部位取出之后,莫言的身上也渗出了密密的汗珠,他不是神,而是有血有肉的人,只是他比别人付出的多出很多倍,只是他比别人幸运的躲过了无数次死亡的威胁,只是他有着别人不可想像的坚强!

  洪门总部之战,虽然胜利了,但是莫言也是以身上十粒子弹若干轻伤的代价换来的,这多亏了月女纪蓉家中的那个无名功法的强大,这么些日子里,莫言每每闲下来之际,都会进行那股体内真气的运转周天,随着日益的增长,他感觉自己无论在和诸女的房事之上,还是自己本身的实力上都上了个阶梯,正如,洪门之战两个黑白老者,如果在没学无名功法之前,莫言休想如此轻松的杀死两个实力高手,就算是今天身上被十发子弹打中,但是那也都避开了重要的部位!而且莫言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子弹钻进肌肉内的那种被自己体内真力阻隔的感觉。

  就在谢紫彤等女围着莫言伤心落泪,疼惜不已,却又每人拿出卷纱布好像是商量好般,开始各自包扎起莫言每个伤口而且还打上自己心爱的蝴蝶结的时候,紫月阁外又出事了!“,莫言,你个混丶蛋,给老子下来,靠!小兔崽子你也太狠了吧,竟然把宁抗美那个白痴给活活的劈了,他怎么说也是国家的副部长,劈了也就劈了,你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手”

  隔着很远就听到了东方皓那爆炸般的大骂之声,引得还在卧室内抹泪伤情的众位女人都把目光关注到了龙依的身上,眼神的意思当然很清楚,老公的伤很重,下面那位大老爷估计也只有你搞定了。

  龙依闻声之本就紧皱眉头,从老公身上取下十粒弹头,每粒都如刀般在她的心中割了下般痛,总算熬过了刚才的那种疼惜颤抖的心,正因为能给自己心爱的男人亲手包扎伤口而幸福的龙依马上粉面涨红。

  不等谢紫彤吩咐她刚要急步往外冲去,找楼下的那个不分场合情景还在大骂的家伙算帐时,却被莫言叫住了

  看着东方皓那略显暴燥的大骂,和他同来的梁光喻老将军的脸上也现出种偷偷的笑意,这位京华军区的司令是出了名了暴脾气,两人是刚刚从赶了过来,东方皓是在里拍了半天桌子,踹了半天椅子,才最终搞得不得不来紫月阁寻找这个罪魁祸手的莫言,本意是打算商量这件事情如何收尾,但是进入紫月阁后,忍不住怒火的东方皓总想在这里摆摆老丈人的自架子,所以才会大骂起来。至少从来到紫月阁坐到沙发,竟然无人问津,就让他颇为生气,其实他哪里知道紫月阁都要开锅了。

  事情闹得如此之大,京华震惊,金字塔的上峰当然也清楚得很,洪门之灾已经几尽灭门,京华黑道没有了个主持的当家人,马上便会进入个大乱的前夜,这就已经够他们头疼了。而更加让他们惊骇的是,个代表国家势力的副部长竟然当场被莫言劈为两半,事情已经严重起来

  莫言的资料早就摆了每位领导的桌子上,莫言可怕,实力超群,但是个人的实力再强也无法让整个华夏的领导层害怕,让他们无奈的是莫言这个实力如此可怕的年轻人身后的支持势力,因为他的出现,因为他的女人,现在紫月集团,龙翔集团,龙家势力,林家势力,东方家势力,加上新进的青帮傅家,还有几个略显神秘的势力全都联系到了起,莫言的身后已经编织成盖天的大网,牵发而动全身,现在又多出了个莫明其妙的国王室的特殊来函,更是让人摸不到头脑

  看着个个让他们都头疼的势力纠葛,他们也都无语的相互对视起来,而且,当东方皓和梁光喻直闯后,也将事件直接升级扩大化,梁光喻当场将去夜闯洪门的三百紫月保安的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