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洗起它那光光亮亮的小脑袋,然后,猛然间声欢呼鹊跃间直接扎了下深深的猛子,深深的潜进了那扇贝的最核心位置,个神奇的玉蚌之争开始了

  曲径幽深深若水,枪若游龙龙戏潮。

  前后不到十几分钟,卡秋莎的小扇贝已经被小苍龙贪婪而又强势的挖掘开垦成肥美的井渊,随着卡秋莎那疯狂的呻吟叫喊,床丶上的其它几个女人都脸色嫣红欲滴的强忍着的异样感觉的同时,脑子里还正回想着和老公恩爱时的感觉,这其实便是生活,种本能的生活方式,人生不可获缺的种寻求身丶体和精神升华的途径!

  卡秋莎终于将苍龙哥哥的欲望挑起,但是她挑起来后,便不是自己可以抵挡得住,当她被那疯狂的冲击着身丶体如同乘风破浪的小船样,数度起起落落,啪啪!的肉肉相击撞了几百个回合后,卡秋莎的声音开始转变成悠扬的生命琴曲,直接悠悠飘扬在整个卧室内的每平方毫米的空间内,如果不是由于现在深秋季节,加之早就关上了窗户,也拉上的窗帘,现在天色刚刚下午,否则外面的路人都会听到卡秋莎的欢歌吟唱!

  当卡秋莎瘫软而又慵懒的身丶体开始用那柔弱的微哼着向身下的男人饶,同时向身畔的姐妹求救的时候,早就按奈不住的纪蓉和龙依也马上加入了大会战之中,身有孕事挺着大肚子的谢紫彤同样脸色潮红中看着那虽然身上有伤,但是却依然强悍的老公,正用着高难的姿势架起龙依那美妙的胴体,直直的后仰挺身而跪,那两只强有力的胳膊直接将侧跨在他身丶体上的龙依的后腰扶住,那种紧密的融合,让龙依只能疯狂的摇晃着脑袋感受着的充胀和,引得她的凤鸣如生命的乐意在音乐会上的迭起般的震耳欲聋

  龙依的战斗力还不如可爱的卡秋莎,虽然她的年龄要比卡秋莎成熟些,但是东西方人的体质上的差异,和承受力都有很大的不同,可怜的龙依被全根没入的小苍龙直接吞噬了魂魄吸干了她的清明,冲昏了她的心灵

  看着已经丢身昏厥的龙依,莫言快速的将其放下来,用单手不停的抚爱着她的身丶体,让其能够缓过神来,刚刚的龙依本想挑战卡秋莎能够完成的姿势,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承受能力却无法抵制那被顶着疯狂打压的猛烈刺激,从未享受过这种程度的深锁部位的高难度融合方式,让她的魂都飞出体外

  终于随着声长吟,龙依复苏后,露出懒洋洋的神态,那种幸福的灵魂飞升的感觉已经让她飘飘然,然飘飘!

  接下来,早已经是欲壑难填的月女纪蓉才是真正的实力干将,她那极阴之体每每都会让莫言颇为享受中透着几分吃力的感觉,融合之后,那种天人合之态,仙凡临体之感,梦露嬉玩之乐,阴阳融合之趣

  龙吼长啸,凤鸣绕梁,那种本能的飞天之乐,那种爱欲的升华之爱,那种寻求灵欲至真的爱之永恒,直接让莫言和纪蓉彼此达到了种欢喜至乐之境,而且就在两人的身畔,还有四条美丽的娇躯柔体,三双迷人的美眸中都透着种欣赏,爱意,和那丝丝祝福神色,不单单是祝福正在融合躯体融合灵魂的两个至亲爱人,还有她们身畔的人,还有自己

  当三个美丽的少丶妇都眼露春情看着刚刚将自己送上云端的男人正从侧身位,慢慢的侵入谢紫彤的身丶体中时,她们的脸上都笑意无限,那种欣喜和快乐更是仔细端详细那个正边呻吟不已,边还要不时的提醒着正着身丶体的男人

  “嗯!噢!老公,你轻轻点!小心啊!太深”

  爱的呼唤,却又因为至爱的结晶而欲拒还迎,春意浓郁之下的谢紫彤更是荡漾着幸福的晕彩,爱之欲,比性之欲要纯了许多,个是为爱而寻求着那种本能情感的升华,比那只为发丶泄而生产的交强上太多!此时此该,女人最需要不仅是自己男人永无休止,还需要的是男人那骨子里流露出来的疼惜和爱护!

  春雨几度,风停雨歇之后,几女都幸福的瘫软在床丶上累得被冲击得昏睡过去,天也黑了下来!

  暮色降临下来,当莫言穿上衣服走出卧室门的时候,便看到了客厅内刚刚从龙苑内归来的老顽童和已经回归京华市的龙飘飘,对于白日宣这种事情,莫言的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不过,客厅内的几个已经早就起来的女孩子林雅儿秦芷馨小哑巴,加上过来人的龙飘飘都已经面色出现那种女儿家的羞红。

  “爷爷,您和小姑姑回来啦!”

  莫言抬步走下楼来,和老顽童打过招呼,又将目光转向略显憔悴的龙飘飘,眼神中透出几丝关心的道。不过,他的话刚刚落下,便被宝宝的声音打断

  “爸爸,你不要打彤姨娘卡秋莎姨娘蓉姨娘还有依依姨的好不好?她们都哭了!她们都很疼宝宝的,宝宝也很乖的”

  句话引得客厅响起欢笑声,刚刚那种因为听了曲音频版的春情的人们也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咳咳!宝宝,等你再长大些,就会明白了大人的事情,到时候,你也可以找个喜欢的小女孩打她的,而且定要狠狠的打,打到她喜欢上你为止!”

  第三百六十九章

  没有想到儿子宝宝会直接问起自己刚才在卧室内进行的战斗,还被某些有心人编造成打股,这让莫言的脸上出现丝显而异见的不自然!

  莫言被自己的儿子的问询搞得无法回答,直接找了个可以让孩子理解的方案对着可爱的宝宝解释起来,他却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的时无意的教唆,不久之后,差点引来惊天大祸!

  看到正捂着嘴偷笑不已的小哑巴,莫言直直的瞪了她眼,事情很明显,这种事情只有那个小精灵古怪的家伙才会想得出来。

  “哼!大傻瓜,你还敢瞪我,小心哪天我拿着直接偷偷的躲到你的卧室里,来个全程拍摄!嘻嘻”小哑巴被莫言瞪视之后,小脑瓜转,马上想出搞怪的主意来,只是她的嘴里却也口而出,让整个客厅的人都愣住了,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位即可爱,又搞怪的小哑巴!正在得意之中的小哑巴马上捂住了自己可爱的小嘴,眼神的狡黠之色让人看到了她可的冰雪聪明还有纯真。

  莫言无语的白了小哑巴眼后,便转首和老顽童闲聊了起来,原来老顽童自从那晚紫月阁遇袭后,被踹了脚也无甚大碍,由于龙灵上天怜惜,保住了女两命,终于放下心的老顽童却没有忘记赶去机场亲自接回自己的宝贝三女儿,两人因为紫月阁的事情本就乱糟糟,所以便直接反转龙苑住了天,听闻莫言归来后,他才和女儿龙飘飘从龙苑赶了过来。

  听了老顽童的讲述之后,莫言静静的听了下后,便抬头对着龙飘飘道:“小姑姑,你既然回到京华市了,我看,你也和爷爷样搬到紫月阁来住吧!灵儿彤儿她们都在家,也有人陪着你聊聊天,免得太过寂寞!爷爷,您看?”

  老顽童面现喜色和种欣慰,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回龙苑住了天,就感觉死气沉沉的,让人混身不自在,时间长了飘飘也会压抑出毛病来的”

  “嗯!就这样吧!过会儿,让彤儿给小姑姑收拾出间房间来,以后小姑姑就住在这里吧!正好也能陪陪灵儿”莫言点头应道。

  他的话刚说完,秦芷馨便已经起身上前拉起还在莫明其妙的龙飘飘,直接向二楼走去,林雅儿也是快速的拉起身畔还在想主意使坏的安琪尔冲着莫言道:“莫言哥哥,你都才想起来,彤姐姐早就已经安排好飘飘姑姑的房间了,就在爷爷的房间对面呢!嘻嘻”

  听到林雅儿的话,莫言脸上也显现出种温情,老顽童更眼中现出丝感慨!按年龄上算谢紫彤的芳龄在紫月阁内不算最大,但是,整个紫月阁内却在她的安排下井然有序,派和蔼可亲的女主形象深入人心,更加让那此佣人和护卫们暗竖大指称赞不已。

  接下来,莫言又和老顽就集团的工作方面的事情谈论了会儿后,主卧室的房门也终于打开,个个春潮余韵未褪的女人们都混身慵懒的走了出来,当她们正好迎上刚刚从龙飘飘的房间内走出龙飘飘四女时,脸上现出欣喜中多出的那种颇为娇羞之意,已经是过来人的龙飘飘直接往那卧室的门口站,便能闻到那股熟悉的秽气味

  和谐的家庭,爱着自己的女人,让莫言终于可以第二天早晨正常的工作,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仅仅还有十天时间便要再次去做应该做的事情,所以说这十天也将意味着莫言要进行场颇为震惊京华市,乃至整个华夏的商战!

  当莫言快步向紫月集团的大楼内走去时,秦天和早已经归队的东方小宝快速的跑了过来,都是脸的嬉笑想请示这个可怕的老大的命令。

  “莫大哥,万名待训人员已经准备好了,我是不是要先领着他们去抓蚂蚁?”秦天略显小心的满脸笑意的问道,自己现在这个紫月保全公司的总经理也牛叉起来了,年仅十七岁的他现在手下也有万多个部下,这种牛叉的感觉直接让他有点飘飘然。

  听到了秦天的问询,莫言停下了手中的脚步,没有回头,冰冷的语气突然说道:“你们很闲吗?那好!都给我去后院帮着挖新楼地基去,记住都给我用手挖,不许戴手套,每人天给我挖出十方土,挖不出来的不许吃饭!”话毕,莫言也不回头打量两个下巴已经掉到地上的秦天和东方小宝,在紫月集团接待处那淡妆文静的礼仪小姐的问候声中,急速的向楼内的电梯处走去

  看着修罗终于上楼后,那三百个修罗的代表飞快的围了上来,还有更是嬉皮笑脸的问道:“小老大,怎么样修罗教官是不是让这帮小子去抓蚂蚁,哈哈!我都告诉自己的那些好哥们抓蚂蚁的秘决了,估计他们都能过关的,哈哈!”

  不过,当所有人都围上来之后,看到的却是两个脸现苦色的家伙,只见秦天和东方小宝两人正直接将双手翻过来,静静的而且颇为怜惜的看着自己那干净的手,脸上现出非常的难过的表情:“杯具!天啊!修罗他居然能够想出如此歹毒的训练方式!”

  秦天听到了修罗的问询马上脸色狞笑的道:“让你们这帮乌鸭嘴,这次好了,还抓蚂蚁呢!做梦去吧!全体听令,莫大哥有令,所有人马上去后面的新楼楼基地内,每人十方土的任务!”

  兵行令出,万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开进了紫月总部大楼后身正在建设的工地上。

  指着面前的正在用挖土机挖掘的基地和忙碌的工人向所有人说道。

  秦天的话音刚落,四周的小恶魔同时愣,紧接着有几个多嘴的家伙直接笑道:“切!我还以为多难的事情呢?别说十方土了,俺以前当新兵时每天都干这种挖地缆沟的活!”

  “十方土?这也太少了吧?还不够塞牙缝呢?早知道就不用给我那帮兄弟们说得那么可怕了!”

  小恶魔的脸上都露出种任务太轻松的笑意,还有几个正埋怨修罗教官的偏袒。

  “咳!你们想的太容易了,我的话还没有讲完了,不错!是每人十方土,但是,却没有任何工具,只能用你们自己的手指直接挖出十方土,时间天,不能完成任务的没有饭吃!”

  “你说什么?用手挖土,还十方!天啊!这里的土地里面全是沙石,怎么用手挖啊!”

  “靠!我们是来培训的,哪里是来这里当泥土工的!”

  “太脏了吧?这和去农村参加实践劳动有什么区别?”

  秦天的命令直接引得上万人开始嘈杂混乱起来,个个待训人员都啮鼻以对!不过,事情很快就起了变化,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最选动手的却是秦天东方小宝多多罗斯夫以及那些特殊的人群,他们已经飞快的散落开来,不顾手指被沙石已经让他们的手指渗出鲜血,秦天东方小宝等人的表率作用直接让整个队伍开陆续的涌进大批的后续者,手指不断的破裂,但是,血性的男儿却依然如故

  紫月集团最高层楼内的会议室内,已经坐满了两个集团的所有高管,他们个个都在脸上透着严肃和期待,所有人都静静的望着会议室的大门处,所有人都不时的朝着那个总裁的位置上望过去。

  这位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的年轻董事长,让人永远抓不住踪影,让人永远不知道深浅,还有他的那些女人,个个都会在他没空出现的时候出现在集团总部,她们的美丽可以说让整个集团轰动,但是只有知道这些集团的高层们才懂得她们还有另人无法岂及的超强的商业天赋!谢紫彤众姐妹哪个对于紫月集团的任何策划工作信手拈来,谢紫彤的外柔内刚,纪蓉的管理手腕,卡秋莎和林雅儿那特殊的商业头脑,都让各位高管们咋舌。除了龙依和傅雪对商业不大感兴趣之外,但是,所有高管却无法忽视两人,因为两个看似娇滴滴的女孩随意打个电话得来的消息,便可以让整个紫月集团受益非浅;两个女孩随意拨打个个电话后,紫月集团和龙翔集团颇为棘手的些事情竟然都会迎刃而解。

  社会的风气便是如此,已经不会有所转好,糖衣炮弹下的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有钱有人有权有势三者全都俱备的人,那么你想做什么事便可谓路通途,万事亨通。但是如果你少了其中的样,你只能靠其它的三者,或者两者去样样的打通关系,门路。有时陪上笑脸,有时陪上钱物,有时陪上时间,更甚者陪上身丶体

  第三百七十章

  准八点钟,莫言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会议的门口,所有高管们都不约而同的站立起来,脸上露出无比的恭敬神色,虽然莫言很冷,但是,这种拿着钱往外砸,而且砸得你没有半点脾气的为他的拼命工作的老板,时下已经越来越少,而且可谓凤毛麟角,虽然都说当老板个个都是钻钱眼里的家伙,但是,同样的工作环境,人们还喜欢选择稳定薪水高,公司的老板不会动不动就因为自己包了几个二奶和原配吵架后找属下发丶泄怒火满嘴喷粪。

  莫言平静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伸手挥示意大家都坐下,突然,声娇呼,刚刚坐到椅子上的龚若心猛得再次蹦了起来,嘴中痛呼依然,看到诸位高管那略显想笑不敢笑的表情,龚若心美丽的小脸寒霜浮脸,直接用美目狠狠的瞪视了眼坐在自己旁边位置上,目光低垂中透着股平静淡然的罪魁祸首。

  看到莫言没有半丝回应,龚若心颇感无趣的娇哼声,才再次小心的坐了下来。

  莫言的到来,也表示会议的开始,和以往想同的开始,由李博誉直接主持,而且莫言却每次都只是个旁听者,也不发表太多的意见,当然,如果他说出什么意见和决定时,那就代表着不可推翻的决策,这位年轻的董事长对于每个月的业绩报告,还有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静静的听着部门的经理报告,那些可以超过八位数字的报表,生涩中透着机械,但是,个企业想要发展却永远离不开这些枯燥的阿拉伯数字。

  “在华夏加入以后,我们国与跨国公司将形成种新的态势,在此以前,很多合资企业的合同已经到期,他们必须重新部署对华夏的经济策略,从而能够应对华夏新形式下的市场机会,而辕轩历2001年将成为世界各大跨国公司对华投资的目的从原来的那种想在我们华夏寻找个可以提供廉价劳动力资源给他们干活的合作下属企业,但是,他们的目的将会转变,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将目标变化为从技术上寻找个高层次的合作伙伴!我以为,我们紫月集团在投资策略方面,应该也赶追时代的契机,抓住有利时机进行价性比高的投资议向,也就是常说的以华夏较为廉价的劳动力中获取到半的剩余价值以高新技术投资为导向的新时代投资目标!”紫月集团投资部的总经理安无忌直接阐述了对于未来紫月集团投资部发展发向的策略和企划,开始提交整个集团高层审核评议。

  “这个意见我反对!”

  有提议,便会出现反对,紫月集团因为莫言的突然临时提议,再次分划出来的原天鹰人力的上官凤总经理为首的另个投资部,她和安无忌直接双双进行竞争,必然对双方的企划案有所异议!只见上官凤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向在坐的诸位高官,总裁莫言点示意了下,马上开口道:“无论是跨国公司合和国内的企业合作,合作的双方的利益和目的特别明确的时候,合作的关系也就很容易确定,以安总所言,我们如果和它们进行合作,必然会花了很在大的时间用在别人已经在做的工作上,合作双方不单要在各自的技术方面进行暗地里的竞争,同时,也会在合作过程中不断的强调自己的位置的重要性,我们紫月集团虽然起步比较晚,但根基扎实,而且还有龙翔集团,林氏集团五林集团等强力后援,我们就没有必要再去为了追求与那些跨国大鳄进行些略显赔本的合作议项。说句难听点的话,他们眼中,华夏的集团公司起步晚技术差水平低打个比方,在国外的企业中,如果这个企业有很多部门,其中个部门要买台复印机,恰好这个企业内部就有个部门生产复印机,按照华夏人的观念应该首先买下自己的,甚至有的企业还过份的本来台复印机可以做到的事,却直接从自己生产复印机的部门调过来批,给每个办公室都装上,还洋洋自得的美其曰借机展示自己产品的优点,岂不知,这种老王卖瓜的本性会让人览无遗,自己的产品好,可不是自己说的算,买个315消费者的金牌挂上,再添上个国家免检标志贴上,三鹿不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