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头脑的感觉/1直颇为低调的他在别人眼中都是那种贪图享受的家伙,而且老头极会保养,而且非常好色

  “梁长老,快请坐!您老在帮内德高望重,能来参加大会便已经很是不易,快请上座!”

  戴天娇很是温柔的站起回礼!梁长老的眼神中颇为怪异的望了望这位温柔美丽的可怜的女人,心中不由的感慨的叹息声:“没有想到,这样的女人身背后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存在,难道?”这边梁长老三人对扁扁的无视,直接让他颇为没有面子,直接开始切入正题的说道。

  “噢!梁长老,你不来,扁某还正想找你!”

  “咳!咳!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总统啊!您这样的大人物怎么有空跑到竹魂内来喝茶?小心传闻出去您这位的最高领导竟然和黑帮有紧密的关系,那可就不太好啦!”梁长老仿佛就刚刚看到扁扁样的神情,直接开口讥讽道。

  扁扁脸色红,但是转瞬间想起玫瑰岛的事情后便马上眼冒愤怒的喝道:“梁长老!,给你脸你不要脸,诸位,梁山这个老匹夫竟然派他的孙子梁天前去玫瑰岛,而且直接挑拨玫瑰岛上的那些表子,发起暴动,将我们帮内请来的客人都杀死了!你当着帮内的诸位长老,堂主,今天如果不给出个交待的话吗?要知道执法堂诸位弟兄已经全部和玫瑰岛上的那些表子同归于尽了!玫瑰岛也已经被炸得沉入了海底,诸位以后想去玫瑰岛上的玫瑰园内享受番的想法,,看来帮中的弟兄以后如果想快活,只能在自己家里找个没人的地方去夜店里泡马子去了!哼!”

  “什么?扁哥!你说什么?玫瑰岛的那些娘们暴动了?怎么会呢?那个娇滴滴,把都能掐出水的美人会反动,哈哈!开玩笑吧?”

  “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啊!那那些玫瑰花吗?”

  “唉!梁长老这是真的吗?我们大家可都知道这个月好像是你们三个长老自动请缨前去玫瑰视察的,怎么会出现了这种事?扁哥所讲难道却有其事!”执事长老最后个开口问出了关键的问题!

  扁扁语暴料直接将会场内的气氛再次调到个高度!

  这些堂主长老每个人都会在闲暇时跑到了玫瑰岛上去逍遥番,这已经成了竹魂帮内铁定的种形式,可以这么说,如果他们这些男人都有金枪不倒之能力,不怕被吸成|人干,估计早就天趟的跑上玫瑰岛逍遥快活,但是,今天帮内大会上,如今竟然从扁扁口中说出玫瑰岛沉没了,而且竟然还和自己帮内的执法堂的人起葬身海底,这让众位曾经几登玫瑰岛的他们颇为受不了!

  对那些可以勾魂摄魄的玫瑰美人的消逝,诸位长老堂主的脸上都透出种惋惜的神情,唯独坐在帮主位置上的那个戴天娇,看到谈论起玫瑰岛上的事情后,诸位男人的脸上都露出统的神情!——色眯眯!

  “小阿扁,你个死没良心的东西,你这话说得太有趣了吧?恶人告状倒打扒是吧?,要知道,玫瑰岛直都是由执法堂的人负责管理,我们三个老兄弟前些天本来打算前往玫瑰岛的,但是却在行至半路上被你手下的黑衣军直接绑架后软禁在艘游艇上,都已经快个星期,今天早上才把我们三个老家伙放出来,,现在你竟然说我派自己的孙子去玫瑰岛上鼓动暴动,你是不是喝多了,如果我梁山的孙子真的能有那能耐的话,我还求之不得呢?执事长老,还有红竹他们,哪个不知道我梁山的孙子梁天是个傻子!你这是不是编瞎话也要找个大家都信服的理由啊!”梁长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开始大骂起来!

  梁长老的反戈击直接命中要害,句话直接让整个会堂内的诸位长老和堂主都颇为疑惑的望向扁扁!

  “对噢!阿扁你是不是搞错了,梁长老的孙子梁天确实是脑袋有点残疾,而且听说现在已经送进了疗养院里进行治疗!你竟然说他的孙子跑去玫瑰岛鼓动那些军妓造反暴动!这你是不是搞错了?”执事长老对梁长老的话深信不已!

  其它的长老和堂主也都点头称是,因为去梁长老家坐客时,都曾经见过他的那个孙子,确实属于智障残疾!!

  扁扁眉头紧皱,看到站在那里气得混身乱颤的梁长老不像是说谎后,他的心底也没着没落的道:“不可能啊!我安在玫瑰岛上的眼线直接向我禀报的就是梁长老的孙子代替你们三位长老登上的玫瑰岛!”

  “噢!这么扁扁大总统是口咬定就是梁某人的孙子喽!那你就把那个眼线叫出来给大家证实下!如果她真的见过我的孙子,我梁某人任凭帮规处置!可是,如果是你扁扁故意栽脏陷害的话,那可就别怪梁某人要向你讨回公道!”余怒未消的梁长老直接猛拍了桌面,怒喝下!

  “这个!我玫瑰岛事件发生之后,我的那个眼线已经失踪了。”扁扁颇为无奈的道/。

  “哼!众位听到了吗?这位扁扁大总统每天公务繁忙,连老帮主过逝时,你都未曾回帮内悼祭下,而且公开声明和竹魂帮没有半点瓜葛,现在如今帮内开始就帮主选定事进行定夺,你却比兔子跑得都快,真是让人可笑!而且你不但派手下黑衣军将我们三位长老都拘压起来,更设下阴谋计量想私吞玫瑰岛上的那些美人,还要推赖到老夫的那个智障的孙子梁天的身上,真是让人感觉到你的用心良苦!心计之深啊!诸位,告诉你们个不好的消息,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刚刚就在我和童长老孙长老三个进来的时候,发现我们的总部已经被包围了”梁长老很是深遂的望着同样注视着自己的扁扁!

  “什么?梁长老再说扁,我们的总部会人包围了?什么人干得?”白竹第个站了起来,惊呼道。

  “这是什么回事?我们这里被包围!不可能吧?”

  执法长老也站起来,眼神中透出极度的惊讶神情!

  “这要问问我们的这位大总统了,你外面的那近两千黑衣军是想要干什么?”梁长老直接怒瞪着那个正冷笑的扁扁!

  “这个!这个!扁某人身居要职,离开b,来到这里总要有人护卫下吧!”还要想有所辨角的扁扁脸色已经略显铁青!

  “哼!好个总统出巡的架势,近两千名全副武装的黑衣军,而且全都是手中端着冲锋枪,还有很多重型火炮的装甲车,这是从扁扁大总统的嘴里说出来要保护自己的军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扁扁在总统是要来剿灭我们竹魂帮呢?”梁长老直接劈头盖脸的直接将扁扁布置在外面的军队说了出来,让会场内那些还相争帮主之位的堂主的额头都略略的冒出汗珠来,所有人都清楚,扁扁的出现,那便是为了竹帮的帮主而来,外面那两千军队也无非是打算,自己当不上,那你们谁也别想坐上竹魂帮帮主的宝座!

  气氛下子严肃起来,看到自己的伪装已经被梁长老狠狠的撕了下来,扁扁心横眼中狠毒之色直接闪现出来,哈哈大笑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错,今天扁某来,便是为了这竹魂帮帮主的之位而来,老帮已经过世,帮内群龙无首已达百日,现在如果不趁早整合下帮内的弟兄,想来长久下去,必会出现分裂的局面,那样就会被宵小之辈蚕食空,想来想去,帮内堪登大位者,也无几人,所以,也是我扁某人该自荐登上帮主之位的时候!!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意下如何?”

  第四百十八章竹魂帮风云6

  当扁扁那虚伪的面具揭掉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种狰狞直接傲立在所有长老,堂主的面前,扁扁毛遂自荐的想要登上帮主大位,直接引起了会场内的诸人的冷目以对!虽然外面那里有两千黑衣军压阵给予众人施压,但是,要知道竹魂帮可不是那种小帮派,而且它的核心成员便已经过五万大关,而且这还不算外围世界各地收集情报和派驻各成的帮众!

  “哼!想当帮主,也要大家通过才可以!阿扁你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大家开始就帮主选举事进行讨论相关事宜!”执事长老脸色冷冷的望着那趾高气扬的扁扁开口说道。

  “噢!执事长老,扁某人来这里就是为了当帮主的,你现在让我坐下,不知道天娇妹妹是不是愿意直接将帮主的宝座让给扁哥我坐坐呢?”

  脸色中透着股狠历的神情,扁扁对于这个竹魂帮帮主的大们已经势在必得,要知道,最近的局势因为那股暗势力的侵袭竟然到了完全不可估量的地步,虽然表面上岛上的政局和经济还未有半点变化,但是扁扁却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暗流涌动后,那将浮出面的惊天秘闻会让整个岛上的经济直接开始进入高速跳水下滑阶段,那样的话,他想要坐稳总统的宝座,就必须背后有强大的靠山,自己的左膀右臂已经被人狠狠的砍了下来,现在总不能连自己根基也给断掉,那样自己这位总统便会深陷绝境而无法自拨,所以,扁扁也只能强硬的开始进行登上竹魂帮帮主的计划!

  “混帐东西!阿扁,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天娇侄女怎么说也是老帮主独生女儿,老帮主过世你没有来便是大不敬,现在竟然当面如此对待代理帮主职的老帮主的女儿,是不是有点太过不去了。“执事长老,脸上冷的道。

  “哈哈!就因为她是老帮主的女儿,扁某人才会略显和气的让她将帮主之位让出来,哼!如果换了旁人,你以为我扁哥还会看别人的脸色吗?你个糟老头子,今年也都快七十岁了吧?不要管太多的事情,小心老了老了不得善终,那就让人耻笑喽1”

  扁扁的脸色已经变得冰冷中透着阴险的神情,将怒火直接浇泼到了执事长老身上。

  “你你个混帐东西,真是老帮主当年瞎了眼,把你从死人堆里救了出来,如今翅膀硬了,竟然倒打钯”

  “砰!的声!会场内突然响起枪声

  “你你竟然敢开”

  眼睛突出的执法长老的手捂着自己那正狂喷鲜血的心脏部位,另支手指着扁扁的手脸不屈的倒了下去!

  但见扁扁右手中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把袖珍的手枪,看着执法长老直接倒地而亡后,得意间将枪口冲上,探着头吹了下后,颇为狠辣的道:“老不死的东西,已经快要死的人了还叽叽歪歪的罗嗦个没完没了!我扁某人身居大总统之职,来兼任竹魂帮的帮主,你也左挡右拦的!看来今天想要坐上这个帮主之位,还真要血流成河啊!”话音未落,会场的门已经被人直接从外面踹开,忽拉下,从外面冲进批的手持着枪械的黑衣军!每个人手中的枪都直接在场的所有长老堂主全部住

  “报告总统阁下,整个竹魂帮总部已经被我们控制住,那些不服反抗者已经全部被击毙或者制服!”黑衣军中的位头领直接越众而出直接行至扁扁的近前行了军礼后,禀报了行动的结果!

  切尽在自己掌握中的扁扁脸上现出几丝得意的神情,点了点头,然后,转首向着纷纷面露惊骇神情的诸位长老和堂主嘿嘿笑道:“时间不早了,不知道大家对于我扁某人接任竹魂帮帮主职有什么意见没有,如果没有异议的话,那就请你们举个手表决下,我看看有哪些人支持我扁某人坐上帮主的大位,以后大家也可以多多亲近是吧!”

  话音未落,坐在末位的黑竹直接举起了手后道:“我代表黑竹堂口内的所有兄弟支持扁哥接任帮主大位!,”

  有了第个,便会出现第二个,当红青紫黑四个堂口的堂主都先后在扁扁的注视下很迅速的举起手来后,其它三个堂主相互对望了眼,这哪里是要商量的语气,简直就是强行夺位,其它三位堂主,却都在打量了下那黑洞洞的枪口之后,露出了隐忍的神情!最后不得不先委曲求全的将手举了起来,但是却有个不服气的白竹愤怒的道:“,老子我弃权总行吧?”

  “砰”的声枪响过后

  “你你这条咬人不露齿的狗不得好死!”脸上充满不服气也死不瞑目的白竹愣愣的看着朝自己开枪的人,并非别人,正是自己对面的黑竹!而黑竹手中的枪也正是刚刚两人进行挑战之时,自己掏出的那把擦得明亮的银白左轮手枪!

  看着白竹的尸体倒地后,黑竹的脸色阴冷中透着狠辣,淡淡的道:“弃权,哼!不支持扁哥的人都会是个下场!”

  七位堂主少了个,坐在上位的几位长老都拳头紧握,脸上的表情极度不自然,但是却有三位长老的面容上却显得无惊无惧,正是最后迟迟来到的梁长老童长老还有孙长老三人!文人-书-屋--r---

  七位堂解决掉个,其它六个已经臣服后,扁扁哈哈大笑了两声后,很是得意的转过头将目光投向同样去余六位的长老们,略显阴冷的问道:“看来帮内看得起扁某人的还是很多吗?几位长老,该你们表个态了吧?如果支持扁某人坐上帮主的位置,那么我可以承诺以后,你们每个月的供奉的钱都会比现在翻倍,足够你们几个老不死的养老送终,你们看我扁某人够仁义的吧??”

  “噢!真的让我的供奉涨倍吗?那太好了,这么好的事情上哪里去找,我梁山第个支持!嘿嘿!”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最远到达的梁长老,而且还和扁扁争执了半天的他会第个带头举手支持扁扁当帮主。就连扁扁也是颇为意外的打量着给他极度疑惑的梁山,随着梁长才的举手,还有执法长老死亡的样子摆在那里鲜血还在狂涌着,其它几个长老也都摇了摇头叹息声,纷纷举手表示支持!

  “哈哈!没有想到梁长老如此识大体,知实务,我扁扁说话算话,以后你们这六个长老可以享福纳凉,我扁某人定不会亏待大家”看到大势已定之后,自己终于顺利的拿下了竹魂帮的帮主宝座的扁扁狂笑着将目光最后转向了坐在那里脸色因为刚刚死了执法长老和白竹,让她脸色惨白透着惊恐的戴天娇时,却没有发现在他转头的那瞬间,刚刚还在举手支持的梁长老的眼底中闪过几丝异彩

  “嘿嘿!天娇妹妹,怎么样,扁哥的支持率可是百分之百,看来老天爷也让扁哥来做这个帮主,现在是不是可以把你以工代臀下的座位让给扁哥我坐坐啊!如果你还没有坐够的话,也可以坐到扁哥我的怀里,那样会更舒服呦!哈哈!”

  第四百十九章竹魂帮风云7

  得意之间,扁扁终于暴露出那种让整个会场的诸位长老和堂主都非常震惊的语言,这种对老帮主的独生女儿的语言的欺凌,如若在平时早就已经激起公愤,但是,此时彼时,现在那么多的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所有人的脑袋,让整个会场房间内的人都感觉到英雄无力!

  “你卑鄙!无耻!”气愤的戴天娇直接被气得喘息未定间,便娇哧的喝骂道。

  “噢!我卑鄙,无耻!哈哈!现在想做君子的人都活不长!就是活下来也只能猫到旮旯里呆着,天娇妹妹,现在不是老帮主还活的着的时候了,你也应该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出路着想,以你的美貌,如果乖乖的听话,扁某人依然会像对待自己的老婆样疼你这个妹妹,爱护你,呵护你,怎么样,你看看现在这些长老堂主们都支持我,那么现在我就是竹魂帮的帮主,你也可以将帮主的信物竹魂玉交出来了吧?”

  看到扁扁那种得意邪的神色直接在自己身上打转,戴天娇的脸上苦凄中透着种决绝,咬碎银牙恨恨的骂道:“你个混丶蛋,为了能够登上帮主之位,公然杀死执法长老,还有白竹,丧尽天良,残害自己的兄弟,我戴天娇就是死也不会将竹魂玉交给你这样的卑鄙无耻的小人!”

  “哼,这也由不得你!嘿嘿!怎么还不让位吗?难道是想要扁哥我抱你直来?”扁扁来到了戴天娇的面前,看到因为气怒粉面略显涨红后,将她那份楚楚可怜的神态加上几丝美丽的神彩,虽然成了寡妇,但是那种让人怜爱的容貌还是让扁扁猛吞了两个口水后,直接开始伸出咸猪手向戴天娇抱去之时,个不合适宜,直接扫兴的声音响起“唉!真是看不下去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吗?堂堂个大总统竟然做出如此猪狗不如的事情!和路边那些混混和地痦有什么区别?”声音甲道,。

  “嗯,真他的郁闷,抢了帮主的位置也就算了,还想抢帮主的女儿,唉,感觉这个扁扁真坏啊,竟然比那种拳打幼儿园,脚踢寡妇门的家伙还b,你看他狂得已经不知道上天有眼,地下有灵的,人乐极会生悲的”声音乙道。

  这两人唱喝之间谈话,直接让整个会场的人都猛然间惊醒过来,纷纷侧目望去,只见说话的人竟然是跟随着梁长老身后走进来的四名护卫中的最前面的两位,其中的位特别醒目,身高两米左右的身材站在那里如同堵墙般给人安全感,这位彪形大汉的脸上戴着宽大的墨镜,身丶体那种时刻迸发出的强大气势让人眼就看出是个实力很不错的护卫,只是这个护卫却点也没有那种当护卫的形象,此时的他的正略歪个身子,付吊儿郎当的模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抽出的根牙签,还咬在嘴里装酷,而且边和身边位米八左右的正抱着肩膀同样幅吊你是谁的样子的男人,同样载着宽大黑镜的修长略显削的家伙如同聊家常般就这样你言我语的开始品评起那个还在猖狂狞笑的扁扁大总统!

  “你们是什么人?”

  扁扁猛然回头怒瞪着两个不识规矩的护卫,脸上充满杀意的喝道。

  “嘿嘿!肉人!”

  身高两米的大汉脸上憨笑间回答着扁扁的问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