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不行,要用骑马上也没有地方找啊,也找不到绳子,如果不行的话用轿车拉?算了吧?这家伙的大肠头估计太臭了,我是不会用刀去挖他的菊花的!”

  “噢!那好,我们还是用第二大酷刑吧?这个简单,首先将犯人的裤子下来,然后直接将他的小弟露出来,想些办法直接让其充血动起来,然后直接拿块木板垫在小弟的下面,然后拿着利刃刀子砍下去嘿嘿!小宝,我们就试用这第个吧?下个是用铁刷子刷龟头,我们还要去烧热水,太麻烦了!!”猪哥哥边说着的同时,边从裤腿处抽出把明亮的匕首,嘿嘿的向已经开始颤抖的黑竹的近前走了过来!

  “啊!不要,我说!我说”任何男人死都不怕,却怕直接被人家把自己的小弟割掉,这是种男人那种强大无匹的自尊在心底作为横量标准,黑竹也是必然的,因为男人就算是死,也不想自己的小弟子和自己分离!男人可以流血受尽欺负,但是却不可能让自己的小弟子断掉,这种心态特别是现代的社会中更是如此,古时那些入宫的为什么选择在小孩子时就开始给他们做宫刑,其中,小孩子还没有尝到女人的滋味,那种还没有荷尔蒙的强盛分泌时的冲动,所以他们还未理解到自己的那个小弟子可以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和幸福有多么重要,但是,如果是个过来人,也经常用他的小弟子享受人间美事的家伙,你要将他的小弟子割掉,那结果可想而知!就连那些已经长大成|人的们也都会在自己死的时候让那此已经被割掉风干的小弟子和子孙袋跟随自己入葬!

  说做就做,东方直接开始猛得抓住黑竹的裤子往下褪的过程中,黑竹刚刚要反抗,但是猪哥哥的手中已经多出明亮亮锋芒乍显的匕首,仿佛是有意,也仿佛是无意的开始在黑竹的跨下部位,直接划着圈圈道:“唉!早知道前两天去兽医那里,咨询下想要阉割的手法了,怎么样才可以让黑竹的那个部位割掉,又不疼呢?不从下边运刀,还是从上面作刀呢?”猪哥哥边嘿嘿坏笑着说话,边拿着那把锋利的匕首开始不时的在黑竹的小弟子部位来回的游走,反而还很有兴致的不时用那把匕首挑挑已经被东方小宝快速的将其裤子下来的黑竹,那已经裸露出来的小弟子!

  “不要啊!不要!”那冰凉锋利的匕首直接在自己的老二部位来回的游走,让黑竹终于因为是个男人而崩溃!

  已经为了保住男人最后点点存在尊严的黑竹直接不等莫言发问直接开口说道:“是扁哥!是扁哥指使我的前往京华和洪门联系的,收买煞魂的人也是扁哥!”

  看到黑竹终于指证了真凶,莫言的脸上露出几许怪异的笑容,转首望向那个直被枪在那里没有半点反抗能力的扁扁大总统,此时的大总统已经少去了那种刚刚在会场里举手就要人命,牛叉无比的他也终于吓得混身颤抖,如果要是猪哥哥那把锋利的匕首也在自己的那个小弟子的部位游走,那会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从扁扁大总统的腿部开始打颤,脸上的肉开始抖动便可以知道他的心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修罗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半点停顿的直接来到了扁扁大总统的面前,猛得伸出右手直接掐住了扁扁的脖子,然后直接平举了起来,瞬间的袭击让这位扁扁大总统的把上如同上吊般的开始翻眼蹬腿中

  就在扁扁那极度难过得想死去的时候,他的耳边突然传来莫言那冷冷的声音响起!“我想听听你雇佣煞魂去杀我的女人的理由,这是你活命的最后机会!”

  莫言的话刚完,他的手也已经松开了,扁扁那瘫软的身丶体直接摔倒在地上,没有半点能够站起来的样,可怜的他刚刚已经在断魂桥上转了圈,猛烈的咳嗽了两声后,剧烈的喘息未定之时,只见他突然大吼道:“哈哈!理由!理由就是你们都会死在这里!”出现异常的扁扁脸现狞笑中直接狂笑起来,引得所有人都愣了起来

  就在这时,竹魂总部外面传来那种无数的军人跑时的齐刷刷的踏地声音!紧接着场面突然变得扑塑迷离,转瞬间整个总部门口的这个院子便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转了个水泄不通,但见这些军人的制服上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身份“黑衣军”

  密密的包围圈猛然间分出条通道,直接走进来的伙人,当看到为首的那个被几位身材壮硕的白种护卫环绕在中间位置的男人,就连遇事镇定平静我莫言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个被护卫保护在中间位置的男人,身高刚刚过米七左右,略显矮小中透着种阴险的神情,那略显鹰勾的鼻子给人种邪的形象,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扁扁大总统,而此时两个扁扁同时出现在众人眼中时,大家才发现,两个扁扁极为相似,但却还是有些不同的地方,假的这位扁扁身材较真的扁扁略显高大了些,还有他们的脸上如此细细的瞧起来,还是有种神情和上位者那种锻炼出来的强势气息的差别

  “,扁扁竟然手底下还有替身!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看到两个扁扁站在起后,东方小宝猛得拍了拍大腿后叹息道。

  “靠!这有什么奇怪,哪国的元首没有几个替身,这是必须的,不过,这个假扁扁还真是的像,估计可能是去高丽棒子那里动过刀!”猪哥手托着腮赞同着道。

  而刚刚在莫言手下逃生的那个扁扁直接趁着莫言等人被众星捧月的那位真扁扁震惊的时候,便飞快的跑回到了扁扁的近前,满脸劫后余生的神情的冲着扁扁大总统敬礼道:“总统阁下,属下圆满完成任务!”

  看到和自己样貌几尽想同的这个替身,扁扁大总统点头称赞道:“嗯,你干得不错,等这里的事了结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吩咐自己的替身先退到了后面,扁扁上下打量着站在所有人最前面的这个白发黑衣人,他从照片上见过不只次,而且对于华夏京华市的各大头条新闻来说可谓是熟悉无比的扁扁细细的打量了下莫言后,已经可以确定,这个站在那里平静的如无波大洋的男人正是那个京华市现在最受瞩目的焦点人物,莫言!

  “嘿嘿!莫言是吧?你没有想到我扁某会和你来手吧?不过,让我扁扁没有想到的是,按照正常的情报,你现在应该在进行百天集团收购商业战略计划,却没有想到你竟然已经潜到了如此长的时间,而且还将整个搞得是鸡飞狗跳,真是让扁某人不得不佩服下,每次的行动始终都是针对竹魂帮,针对着我扁某人,我从情报上知道你很恐怖,而且整个洪门总部内竟然可以屠尽数千人,所以我扁扁今天也率领着我新组建的“新黑衣军”来看看你这个嗜血苍龙到底是人,还是那个被传得玄而又玄的可怕的修罗!”

  真正的扁扁站在莫言的对面相隔很远的距离,但是那种上位者的强势,还有所有事情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那种强大自信心,已经澎涨到了极境!

  第四百二十三章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

  黑压压的全副武装的“新黑衣军”直接护卫着扁扁将莫言及那些竹魂帮的帮众全围了个水泄不通,打量着这些被自己精心谋划好的策略围困住的家伙后,扁扁心中那份得意和极度满丶足感,终于让他能够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打量着站在那里保持沉默,好像已经害怕的白发年轻人莫言,扁扁的眼底闪过种自己将要血溅仇人的快丶感,这个砍了自己双臂的男人,这个让玫瑰岛消失的男人,这个让自己手下执法堂和黑衣军大部都灭绝的可怕修罗,终于落入了自己的手心!

  “哼!竹魂帮帮众听着,我扁某人现在以副帮主的身份命令你们,如果支持我扁某的弟兄马上给我站到左首边去,等我处理完这帮入侵我们竹魂帮的恐怖份子,再进行帮主就任仪式!”打量了下竹魂帮内的那些弟兄,看着他们那茫然惊骇的神色,扁扁知道,现在就是需要收服这些人的最佳时机随着扁扁的话章刚落,那些本就已经暗地里效忠扁扁的竹魂帮的几位堂主,长老都直接移步左首边走了过去,看到自己帮内的堂主和长老有行动,那些小弟们哪里还会待在原地,忽啦下,直接跑过去大半的竹魂帮的成员!

  本来还有点模棱两可的人也在思量了下后果,都明白,如果现在不表中心的话,估计自己也会如同那些人样被打成蜂窝煤般的死尸,所以很多立场中立的人也都垂下了头向左首边走去

  时间不太久,整个竹魂帮的情势已经趋于明朗化,随着大部分的帮众都站到了扁扁的那边,而还留在原地没有动的那些弟兄们,大多都是看到了那位正抱着自己女儿可爱以的小女孩可爱,面色中透出种决绝神情的娇柔的老帮主的独生女儿戴天娇还有梁长老童长老孙长老等三人都陪着戴天娇眼含怒意的望着扁扁,而梁长老三人虽然脸上现出恐惧的神情,但是他们的目光都在不时的望着那个站在那里静如潭汪洋的白发男人!

  “天娇妹子,怎么样!?你还想坚持吗?哈哈,你这个代理的帮主本就属于虚有的,现在看着帮内的兄弟们众心所向我扁某人后,你难道还不快把帮主食物交出来吗?”大势已经握在自己手中的扁扁眼露几丝得意的神情,对着站在那里孤零零,让人看起来非常可怜的母女略显得意的道。

  美眸中透出极度的痛恨和种无助的悲哀,看着那些帮众个个都跑到了扁扁的那边,再打量了眼站在自己这边的那微不足道的衷心耿耿的帮内弟兄,戴天娇娇哼声,喝道:“卑鄙!当初我母亲临终前就嘱咐我,说你你气量狭窄,而且做人阴猛毒辣,坚决不能将帮主之位交于你手,果不其然,你竟然派自己的替身故意杀死执法长老和白堂主,残害自己帮内兄弟的人怎么可能有资格坐上帮主之位,要杀便杀,但是竹魂帮帮主的食物你是永远也别想得到手!”然后直接转过头去,再也不理会扁扁那让她憎恶的样子

  “噢!那个老东西死前还如此顽固不化,看来会儿,等我先把这帮潜到来破坏了我扁某人好事的恐怖分子处理干净,咱们兄妹俩人可要找个避静的地方聊上聊!嘿嘿”

  这边扁扁那眼底流露出那种男人看到极品美人时那种欲之色,那种贪婪让他的喉间不时的吞咽着口水,此时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的戴天娇就如同支暴风雪中略显可怜的奇花般可怜,被那无法抵挡的风霜正无情的吹打和蹂躏,显得那么无助和凄苦,不过却又多出分让男人想搂在怀里保护她的欲望,那种想要将其抱在怀中亲怜的想法直接让男人的本能升腾起来

  “扁哥!救我”

  个仿佛不是人类的声音直接打断了扁扁意的好心情,看着用两只手正向自己爬过来的那个人,扁扁的脸上出现了丝异态

  “哼!救你,那几个小子拿把匕首在你下边晃了几个就把你吓得这个熊样,对于出卖主人的狗,我扁扁从来都是种对待方式!”说着挥手,对着身后的护卫道:“去把他的命根子给我割下来,他不害怕没有了吗?现在我就让他成为最后个哈哈!背叛我扁某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啊!不要,扁哥,扁哥求求你饶了我吧!看在我帮着你做了这么事的情份上”

  随着黑竹那凄惨的求饶的声音,扁扁身后闪出四个白人护卫直,他们那彪悍的身丶体如同四面墙般接越众而出,不容分说架起还在求饶的黑竹,明亮的匕首如同流星般划过长空,当那个可以给男人尝尽幸福滋味的“东西”掉落在地面上后,被抛弃的如同只丧家之犬牙的黑竹惨吼声昏死了过去

  扁扁狞笑着看着远处那些吓得腿软的竹魂帮众,冷冷的笑道:“哼!这就是背叛我扁某人的下场!”

  “唉,可怜的黑竹,就这样被了,看来他以后就只能用舌头办事了!好狠毒的扁扁啊!小宝,我们是用嘴,这小子是直接用刀啊!”看到昏死过去的黑竹那跨下大滩的鲜血,刚刚还在照着自己的手中小黄本本宣读酷刑的猪哥哥习惯性的变成了“武当派”。

  “切,傻猪猪,你这就是不懂了吧?估计等黑竹醒来之后,会被尿活活憋死!人家以前古代给小太监净身的时候都要在切完和子孙袋后,直接往那里根鹅毛管的,等到伤口好了之后扑哧下直接拨出来,如果可以喷出大量的尿液就表示这个净身成功了,如果尿不出来嘿嘿!那可就是大活人被尿活活憋死!”

  “靠,你怎么知道的?”猪猪满脸惊讶的望着这个每天就知道憨笑的两米高的大家伙,颇为意外的问道。

  “这个这个吗?还不就是前段时间我家里那只母老虎发火了,她竟然说想要给我净身,吓得我赶紧去百度了下,结果才知道原来净身就是当,真是个可怕的女人”东方小宝脸色通红的实话实说道,却引来猪哥哥和几个战友们都脸上露出鄙视的神情,唉!人说入宫门深似海,看到人谈上恋爱也都会变得傻了巴叽

  第四百二十四章天降神兵

  扁扁略显皱眉的望着被包围之后,却依然谈笑风生,完全不把自己如此强大的军队放在眼中的那几个家伙,是这帮家伙被吓傻了吧,还是他们知道自己已经快要死翘翘,所以进行最后的b

  “哼!莫言,你是自己束手被擒呢?还是想做个困兽来个拼死搏?”

  扁扁冷冷的打量着那个直没有说话的白发黑衣男人,从他所获悉的资料上,可以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个人的危险性可比只斑阑猛虎的强大!是那种可以随意就可以取走人生命的修罗,单单那单人独身血屠整个洪门总部死洪龙的强大便已经让扁扁特殊的小心,就连他那件西装内里都穿着防弹的衣服!

  看着对面嚣张之极的扁扁,修罗的笑容再现,冷冷的道:“我和你好像无怨无仇?你为什么三番两次的想要加害我的女人?而且制造了如此多的阴谋诡计针对我?”

  “哈哈!开玩笑,加害你的女人,是因为你的女人得罪了我的女儿,哼!在我眼里,你和你的女人只不过是只我可以随意捏死的小臭虫而已,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你这只臭虫还很强大些罢了!哼,不过,在华夏你有那些老东西给你撑腰打劲,可是这里,,老子人独大”略得得意的神望着已经被网住的条凶猛的大鱼,扁扁有种颇为感觉到自豪的神情,同时也为自己那全盘的计划感觉到了得意非常!

  “你的女儿?我好像不认识吧?”莫言的眉头微皱,他终于挖掘到了根究,扁扁的女儿按照情报上的显示应该是在国,那么

  “时间不早了,本大总统也应该送你们上路回老家了!全体听命,瞄准!给我乱枪将这些恐怖分子给我打成烂泥!”

  看到莫言那嘴角上挑露出的种微笑,搞得扁扁以为是莫言要发动偷袭的前兆,他快速的往后退了步,躲在护卫们的身后,然后挥手向身后的新黑衣军下令喝道!

  本以为结局会以自己想像的那样,将面前以莫言为首的这些从华夏内陆潜过来的恐怖份子消灭的扁扁却在他下令的瞬间,突然听到了枪声,和那种惊天的爆炸声

  突然,就在扁扁的命令刚刚下达,他的身后的新黑衣军刚刚要有所行动,开始瞄准射击的时候

  新黑衣军的后面不远处,突然枪声四起,剧烈的爆炸声,几枚火箭弹直接在人群中爆炸开来,惊恐的战士们直接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惊得四处躲避中,但是由于他们这些人大多都是包转着内圈的莫言等人,却没有想到自己反而被人在外面来了反包围,瞬间强悍无匹的火力,还有那乱飞的子弹直接将这数千新黑衣军打得哪有工夫去管他们围在当中位置的那些恐怖份子!但是,这些人却忘记了真正的可怕的人就在他们的包围圈中,就在他们只注意到外面的袭击的时候,内里的这些刚刚还静静的等待着机会的修罗们终于如同魅影般发动了瞬猛的攻击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由于新黑衣军的队列过于密集,而在外围搞突然袭的那些人竟然拥有些火箭筒和手榴弹,这种超强杀伤力的武器直接让黑衣军的队伍开始疯狂的减员,本就没有掩体的他们只能原地趴下进行杂乱无章的反击!但是,他们却悲哀的发现,就连他们趴下来,那从天而落的手雷,还有那专往人多的地方轰炸的火箭筒正可怕的虐杀的这些军人的生命!本来还有新衣军的长官想组织起有效的反抗时,却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脑袋上已经被子弹打成了窟隆!

  惨叫枪炮声鲜血都已经染红了整片竹魂帮的广场,就连那些刚刚归顺了扁扁的竹魂帮成员也都开始被那仿佛充满了仇恨的子弹打死打伤无数!

  不到刻钟时间,整个竹魂帮总部的这个院子四周刚刚还全副武装的新黑衣军,竟然转眼之间烟消云散,那整个院落的残肢断臂,被火箭弹和手雷直接炸得满天四溅的碎肉屑都已经挂满了树梢!

  扁扁满眼惊骇的神情打量着站在那里经历了刚刚那枪林弹雨后,依然纹丝不动的年轻人,他的眼中终于生出了种恐怖的神态,那种手握别人生命的自信和高傲已经荡然无存,他正在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被人反包围时,整片广场四周的新黑衣军终于入放弃了抵抗,有的军人直接将手中的枪丢在地上,掏出那绢可爱的白手帽,略显恐慌的喊道:“别开枪,我投降!”有了第个,便会有第二个

  当整个广场上的新黑衣军彻底放弃抵抗的时候,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