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刚还数千人的队伍,也仅仅余下了几百人!也就在这时候,隐在暗处的这支奇兵也都露出了她们本来的面目,个个英姿飒爽,美貌中透出那种略显抱仇后的畅快和兴奋的神情,不是别人,正是那数百名跟随着玫瑰岛已经消失了玫瑰花们,不同的是,现在的她们每个都是全副武装,可怕的长枪短炮都被她们那曾经每天都只能侍候登上玫瑰岛的客人的身丶体拿在手中,端在胸前,抗在肩头,任谁也无法想到这帮床丶上功夫了得的玫瑰花们还在更让人无法想像的可怕的军事技能,从刚刚那突袭时,每个人精准的枪法,还有那有组织的行动,便可以看出她们的恐怖

  所有惊魂未定的人都望着这群曾经的玫瑰岛上那些妩丶媚的身影,当打头的那排女人出现时,所有人都明白了切,特别是当看到站在所有女兵最中央位置的那个圣洁高贵的黑玫瑰时,依如那些所有登上过玫瑰岛的男人们那种痴迷的神情转瞬间都透出种惊骇的神色!

  看到了这些曾经被自己随意玩弄的女人都端着那黑洞洞的枪口,满目仇恨的凝视所有男人时,他们都有种感觉到末日临头的感觉/当个身穿着明显是特殊战斗服的女兵直接不顾所有人的瞧望和关注,越众而出,欢快的如同小鹿般蹦蹦跳跳的跑到了至始至终都静静的站在那里观看了整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份的修罗男人近前,快速的将自己的战斗盔解了下来,甩了甩她黑亮的长发,露出那种绝美的粉面靓容后甜甜的冲着修罗娇呼声:“老公!玫儿是不是很历害,嘻嘻!”说完后,便不顾现场那么多的男人的妒意,直接整个人都猛然间扑进了修罗的怀中,双手搂住了修罗的脖子,还很是撒娇可爱的在修罗的脸上亲了口后,便挂在了莫言的身上不肯下来,这情形让场内所有的男人都生出解救修罗,拯救天使的念头,但是,估计了下自己的实力,都恨不得马上变成修真强者,个飞剑便可以让那个正被天使亲蜜搂抱的修罗命归黄泉,而自己便可以代而替之,那么迷人的绝色美丶女如何不让男人垂涎

  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的扁扁极度生气的打量着黑玫瑰为首的那些曾经被自己圈养着的金丝雀们,再看到那个极美玫瑰花玫儿投怀送抱的样子,暴怒的扁扁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直接用手拨开挡在身前的护卫,眼中显现出极度的惊骇中透着种惊醒的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冒名顶替登上玫瑰岛的梁天?”

  第四百二十五章超级战士也照扁不误!

  面对扁扁的回答,正被美丽的玫儿搂着脖子的莫言脸上的微笑更浓了几分,只见他轻轻的举起自己的右手,指了指那些投降的新黑衣军和竹魂帮内刚刚跑到扁扁方的那些人,淡淡的道:“将死之人永远没有知道真相的权力!动手”

  但见,莫言的右臂刚落下,枪声再起,那些已经放下枪大喊着“交枪不杀,优待俘虏”的家伙们,再次因为枪声大作,而倒下大片

  而这边,东方小宝猪哥哥等人早已经直接扑向扁扁身边的那十多名护卫,他们好像有种默契般双方都没有选择动用热武器,直接拳脚相撞间,双方都再次飞退,东方小宝扭了吧吧作响的脖子,惊呼道:“咦,,我靠,竟然是国超级战士!哈哈!哥几个终于先收了利息了”

  “,太棒了,终于可以出这口气了!”

  “嘿嘿!搞死他们!”

  整整十六个身材高大充满暴发力的白种护卫竟然是国军方的超级战士,这不但让东方小宝惊讶,也让他惊喜不已,上次世界军事竞技时,自己十个人就是输在了国那些超级战士的手中,败不怕,怕的是再没有机会洗那种败的耻辱!

  同样惊骇的还有那十六个白种护卫,刚交手之际,他们就感觉到种不可思议的情况,那就是这几个扑上来的身穿特殊制服的家伙,好强!很强!太强了!

  虽然对华夏语言不明白,但是那种对于实体强弱对比,他们还是很清楚的,但是,东方小宝是不会给他们还有思考的余地,他直接暴吼声直接冲了上去,再次和这十六白种护卫的人队长交上了手

  数千黑衣军的覆灭后,扁扁已经背后冷汗直接冒的紧紧的盯着这十六名由自己的女儿派过来保护自己的超级战士,他们已经为自己挡下了太多的暗杀和袭击,本来是八个超级战士,但是,为了此次竹魂帮之行和应对这帮在岛上每天都在搞恐怖行动的家伙们,他又再次让女儿花重金加了八个,但是,当自己花了巨额资金雇佣来的超级战士,刚刚和那个传说中的修罗的手下交手之后,扁扁的脸上已经现出灰败之态,虽然暂时还无法分出胜负,但是如此强悍的超级战士也无法快速拿下的对手,那么这些家伙后面那个正怀抱着美丶女冷冷的观望着自己举动的修罗呢!从资料上他的强大可是恐怖之极,虽然当时自己的想法有些情报人员的虚夸成份,但是,想来也都属于实力强者!扁扁越想越不敢想,最后他也开始乞求上苍

  随着现场的打斗引人注意,所有人都专注的望着那里激烈的打头情形,莫言这边也出现了个小小的曲,本来还扑在妈妈怀里的可儿直接快速的跑向莫言,那娇小的身丶体直接来到了莫言的身前,不容分说,也猛得扑到莫言的身上,冲着玫儿娇哧道:“大狼是可儿长大后要嫁的男人,姐姐你不许把他抢走!不然可儿会和你拼命的”

  正幸福的靠在老公怀里的享受那种安全温暖感觉的玫儿突然被猛然间夹进来的小女孩搞得愣,松开莫言的脖子,玫儿上下打量着这个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略显怯怯的道:“小妹妹,你是谁啊,好可爱!”

  “哼!我是可儿,大狼未来的妻子!等可儿长大了变成和姐姐样的大美丶女后,,就可以嫁给他了!你可不许把大狼抢走,不然可儿会伤心的!”说完后,不顾那些被引来目光的人们的眼神和种略显惊讶的关注,再次紧紧的搂住比自己高出大半个身位的大狼的腰身之后,仰起那可爱焦急的小脸对着莫言说道:“大狼你答应过可儿帮可儿救出我的母亲,所以可儿就要履行自己的承诺,可儿就会嫁给你,做你的小小老婆”小丫头非常的可爱,但是却也语出惊人!

  被吓了跳的玫儿也是捂住了小嘴,抬起头望了望脸上表示极度无奈的老公,直都是冰冷没会有太多表情的莫言此时也被面前这个抱住自己腰部正眼眸盈泪的仰脸望着自己的小丫头搞得脸上黑线连片,刚要张口否定时,却发现小丫头那紧紧咬住的下唇,那种坚决的神色,还有她那正紧紧的搂着自己腰身的两只小胳膊后,莫言抬起手抚着可爱的头道:“救你的妈妈,那是因为你的聪明可爱,还有种缘份,再说,我也不过顺手而已!可是,可是,我可没有要你嫁给我?我可是有”莫言的话还未说完,他的话就被打住了,因为那个正仰着小脸的可儿已经泪眸溢满了整个眼眶,而且,那种焦急的期待的神情瞬间急转成种淡淡的悲凄,,“不可儿已经许过愿的,是你救了妈妈的性命,可儿就要遵守自己的誓言,我们可是拉过勾勾还盖过章的!而且而且以后以后有你保护我和妈妈,那可儿就不会害怕别人欺负了!那妈妈也就不用每天都会偷偷的躲起来哭了!”

  可儿的话直接让不过处的戴天娇脸上再现出种惊诧和异色,不过,对于相依为命的女儿对自己的爱意,她的脸上激动得也同样溢满了晶莹!

  正在这里,场上的激斗终于分出了胜负,那就是针尖对麦芒,两不相让,而且竟然双方互有伤员,就连东方小宝和猪哥哥也都颇为吃力的和对手对抗过程!

  被可儿小美丶女的话搞得无法身的莫言只得将目标转移!打量着战局,必须抓紧时间解决这些绊脚石!

  但见莫言将可儿交给了玫儿护着,然后,提步直接来到了打斗现场,根没有那种狂傲的大喝住手,或者是摆摆自己的谱,牛叉的说上自己挑十六个超级战士的狂言,所有围观注视的人,但见这位白发黑衣的修罗男人,脚下左脚猛踏地面,身影竟然慢腾腾的飘入了打斗的人群中,看似慢慢的拳,却仿佛超级战士竟然好像自动往他的拳头上撞去般,那种怪异的影响让远处观望的人们都呆呆的掉了地的下巴,太恐怖了,,但见那好像轻飘飘的拳,竟然直接将个还喝吼的白人超级战士直接打得狂喷鲜血飘飞出十多米的距离,扑嗵声摔落在地上,那胸骨部位直接塌陷了进去!

  修罗出手后,那恐怖的实力已经让人们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他的可怕!

  那拳就可以将超级战士打得飞出十多米远,骨头断折的声音,在激烈的战斗场面下,是如何的可怕,那超凡可怕的力量,那种在别人视线中完全慢腾腾的动作,但是当第二个第三个

  当第十六个白人超级战士被这个让所有人都冒出冷汗的修罗猛然间偷袭之下,直接个简单的手刀硬生生的入到了正和东方小宝对战的那个护卫队长的脖颈内,狂喷的鲜血加上那位护卫队长临死前,还保留临咽气前那不可思议惊骇之极的神情,鲜血激喷而出,直接将莫言的白发脸上,还有身上都溅上了鲜血,这种血腥的战场上,出现了如此们可怕的,让所有人都露出了他是修罗的认知生物,都不由得深深为了自己没有和他为敌而感觉到了庆幸!

  以东方小宝和猪哥哥为首的十六名对战的小恶魔都气喘吁吁的仰望着那个已经向扁扁大总统走去的修罗,他的可怕就在于往往都不会按常理出牌,今天,他们又见识到了修罗的实力,那种可以瞬间将十六个超级战士不费吹灰之力袭杀灭命的强大!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后可以依仗的十六名白人护卫都死翘翘之后,扁扁的脸色终于出现茄色,看到刚刚被鲜血喷得脸上,头发上,和身上都是的修罗正向自己袭来,吓得他不停的往后退缩着,嘴中颤抖的语气道:“你你不要过来,我是的大总统,杀了我,你会被抓起来送上绿岛监狱你不是人!啊!你不要过来!”

  任何人都是恐怖的心理,此时的扁扁灵魂深处已经被无边无际的恐惧直接占据了他的主导思想,不停的往后退却的扁扁没有注意到大院内的地面上已经布满了尸体,刚刚退出几步的自己便被具原来躺在地上昏迷的尸体绊倒在地,那血腥的已经开始氧化的血液正熏得人鼻子发痒!但是接下来的情形却让扁扁始料不及

  刚刚还趴起再跑的扁扁却没有想到这具尸体的两只手突然伸了出来,猛然间抱住了他的腰,个脑袋直接疯狂的袭击到了扁扁的小和子孙袋,在那个脑袋上的嘴巴直接狠狠的咬上扁扁的这两件极为重要的部件时,声如同地狱般升上来的声音飘荡在所有人的耳畔,更是直接击穿了扁扁的耳膜,伴随而来的是扁扁那惨烈如猪号般的痛叫

  “扁扁,你个卑鄙小人,黑竹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起去当!”

  不知道什么时候,刚刚被扁扁下令割掉,成了最后个太监的黑竹,所有人都以为他昏死了过去,没有想到这时候竟然猛然间爆起,直接用自己那生命最后的潜能,用他的嘴,用他的牙直接狠狠的咬上了扁扁的和卵蛋,那强有力的口落下后,疯狂的啃咬起来,扁扁致命部位被人用牙撕咬起来,那种无法比喻的程度可想而知,直接在惨叫中晕死过

  曾经执掌着政权,叱咤在整个黑道的扁扁大总统就这样被自己曾经挥五喝产的条忠诚的狗报复式的咬死在竹魂帮内的院落里,不得不说是个笑谈

  打量着这两个曾经关系极为亲密的两个男人,个是,个是被人咬住,马上送命的大总捅,莫言淡淡的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正在这里,个恐惧的声音传来:“不要!不要杀死,我只是个替身,你们就饶了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

  众人纷纷侧目向声音的源头望去,只见正在开始收拾院落战场尸体中,发现了个装死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扁扁的替身。

  黑玫瑰直接压着他来到了修罗的近前,很是恭敬的行了军礼娇声道:“主人,我们抓到了这个假扁扁!需要怎么处置,请下命令”

  听到黑玫瑰的称呼后,修罗脸上出现种无奈的黑线,自己将她们玫瑰岛上的所有军营的女人都救出玫瑰岛后,自己答应她们给这帮可怜的女人安身之处,让她们过上新的生活,以黑玫瑰为首的这些女人更是直接对莫言尊敬无比,而且竟然在离玫瑰岛之后,突然让莫言手足无措的纷纷自认为奴为婢,搞得莫言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自己否认了次后,也没有纠正过来,修罗也头疼极为无奈的摇手郁闷的道:“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主人,你们已经是自由身!而且我将负责还给你们个暂新的生活!从此,谁也无法剥夺和约束你们!”

  黑玫瑰的眼底再次生出种淡淡的情丝,望着眼前这个做事狠辣冷漠的男人,当初在玫瑰岛上直接屠丶杀那些男人时的可怕嗜血,再到将玫瑰岛上的所有姐妹都解救出来时的那种强势和负责任,她们的心底都油生出这个男人的尊敬,和种空旷了太久的感情因素,所有几位军官的带领下,她们便直接称呼这个修罗为“主人”。

  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假扁扁,莫言那冰冷的神情多出丝玩味,很是颇有深意的望着这个脸色已经惨白天假扁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大人啊,小的叫张三,求求您就饶了小的命吧,您就当放下样,把我放了,我所做的切都是扁扁大总统指使的啊”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后背发冷的男人,假扁扁直接快速回答道。

  “噢!不对吧?我怎么记得你就是扁扁大总统啊!”莫言冷漠的脸上出现丝异状!

  “啊!大人你就不吓小人了,我怎么可能是扁扁大总统呢,天老爷啊!我是张三,我只是扁扁替身!”额头见汗的假扁扁直接跪了下来,连连辨解的道。

  “哼!我们大家的眼神都很清楚的,你就是那个的大总统扁扁先生吗?,那就定没错,假扁扁已经被黑竹咬死了,而你不就是真的扁扁了吗?大总统的位置可不是人人都能坐上的呢!”莫言面色中透出丝玩味的神色

  语惊醒梦中人,猛得抬起头来的假扁扁脸上透出种惊魂未定之后的异彩,嘴中喃喃的道:“我是扁扁,我是大总统,假扁扁已经死了,我呜呜!我竟然就是扁扁大总统了吗?”假扁扁终于明白了这个可怕的修罗的用意,原来扁扁死去了,但是怎么可能没有大总统呢?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大馅饼就是自己要去坐上总统的宝座

  京华紫月阁内正在客厅内欣喜若狂的诸女,都兴奋得想要欢呼起来,就在刚才,她们接到了老公从打回来的电话,电话里是种男人式的问侯和思念,但是,这已经足够让分别个多月的谢紫彤为首的诸位美丽的女人喜极而泣,那种思念已经充实了她们的心灵的每单元的空隙,她们的脑海中都被幅幅自己曾经和那个心爱的男人共同相处的每个瞬间

  几女嬉笑中,龙依的手机也响起后,她很随意接听起来,但是刚刚聊上两句之后,但见龙依的脸色急骤的变化,而且刚刚还因为莫言的电话的她直接脸上出现种无尽的愁怨,看到了龙依的神色不对,诸女急切的问询起来

  “依依姐姐,你怎么样了?脸上的表情怎么会如此难看?”谢紫彤直接慢腾腾的坐起身子,她那已经有孕快八个月的身子,早已经成为自己行动不方便的主导,由于营养跟得上,她已经比以前胖了许多,从那种清纯贤淑的女孩子直接升极到了种颇为贵气淡雅的夫人,每每见人时那种淡淡的微笑都直接会给人种世间最美的感觉。由于身子已经进入笨拙无比的时期,现在的谢紫彤就连走路活动时都会被几个姐妹扶着多走动走动特别她肚子里的那个顽皮的胎儿,更是好像想要向世人宣告自己的健康体魄样,每每都会不时的踢上自己的妈妈两脚,搞得谢紫彤最近老是被无意的痛呼引发慈受的神情,搞得其它几个姐妹都有种羡慕的神色和不时的向自己的某个没有反应的小肚子望上两眼,然后,都暗下决心,等到老公从外面回来,定要埋上豆豆,自己就可以像彤儿灵儿那样的每天都幸福的陪着自己的宝宝听音乐

  已经和众姐妹无语不谈的龙依略显颇有深意的四下望了望众姐妹,眼中透出种极度痛苦的神情,忧虑中透着种无奈的语气道:“电话是我的妈妈打来的,后天上午,她要在索菲亚大教堂内举行婚礼,要请我们姐妹大家起去参加!可是”

  “哇!参加婚礼吗?我我的爱好,嘻嘻!安琪尔是不是也可以去”正静静的坐在那里和卡秋莎林雅儿边快乐的吃着冰激凌,边听着大家谈话小哑巴,用她那个月来学习得半生不熟的华夏语说道。

  “嘻嘻!好啊!好啊!大家起去,卡秋莎还没有参加过华夏的婚礼呢!”

  “”几位姐妹都高兴的欢呼起来,那种刚刚因为莫言打电话回来报平安后的欣喜表情又登上个台阶,众女叽叽喳喳的开始兴奋的谈论起婚礼上的各种风俗习惯之际,细心的谢紫彤还有冰雪聪明的纪蓉傅雪秦芷馨都看到了龙依那紧锁的眉头

  “依依姐姐,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出来吧?我们姐妹生死关都共同闯过来了,难道还有什么难处可以压倒姐妹们,如果我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