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姓名,倒是令他吃惊不小,但是旋即他转念想也释然起来,多半是凤玉传讯给了他这位叔父。

  “城主大人,小子正是楚超风。特来拜访城主。”

  “凤玉四个月前就传书给我,让我好好照顾你,你很不错”城主凤意辉言及此处,双目不停的打量楚超风,似要将他看透般,“我这个侄女可是很不般啊,竟然为了人修书与我,实在难以想象。你们之间认识很久了?”

  “也不是太久,呵呵!”楚超风笑了笑,随意说道。

  “嗯”凤意辉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没有追问下去,而是继续开口问道,“你这次来不是单纯拜访我吧?有什么事?”

  楚超风自然不是单纯过来拜访凤意辉,而是想要从城主口中打探些消息。

  “咳咳”凤意辉禁不住又咳嗽了几声,取出块洁白的绢布吐出口血痰,似乎早已习惯的将白绢丢入边的纸篓中。

  楚超风看了这幕不禁眉头皱起,眼前城主多半有暗疾在身:“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不过我的几个兄弟无意中发现三虎帮似乎在暗地里强抢了不少女子和娈童,小子特来通传声,或许是我多事,城主恐怕早已知晓此事了吧?”

  凤意辉突然抬眼看了看楚超风:“此事我并不知晓是三虎帮所为,但是我却知晓应天城最近无故少了不少人,杏花楼是你毁掉的?你的兄弟救出来没有?”

  凤意辉所掌握的事情明显很多,只是楚超风不理解为什么他不愿意承认知晓三虎帮暗地里的勾当。

  “城主既然知晓事情经过又何必明知故问,我的兄弟是救出来了,只是有人再也救不回来。”楚超风有些伤痛的言道。

  “哦!”凤意辉淡淡应了声,再也没有了下文。

  楚超风耐着性子等了半天,却见凤意辉没了下文,不由暗地里恼火:“凤城主,小子虽然修为低微,混迹底层,可是也知晓城存在的关键,城主若是对此事不加理会,岂不助长了他们的威风,更加令他们嚣张,民心浮动,应天城何能存于世?三虎帮如此劣迹难道城主就任其肆意妄为?”此番话楚超风倒是说得正义凛然,同时也道出了他真实的目的,他要说动城主对三虎帮动手。

  二牛的仇定要报,可是凭借他们三人的实力不知晓要等到猴年马月,更重要的是楚超风意识到若是给三虎帮喘息的机会,应天城到时候哪里还有他立足之地,即使不能打压下三虎帮也要令城主牵制住三虎帮,他太需要时间来发展自身,发展奇虎帮。

  楚超风本以为自己咄咄逼人的话会激怒城主,早就做好了准备理论番,谁知城主在听闻他理直气壮之言后,只是皱了皱眉头,面上泛起丝苦涩,颓然的坐到椅子上。

  第七十六章谋动

  “你的兄弟死在那三只虎手中吧?”半响后,凤意辉神色如常的带着几许嘲弄的口吻冷冷的问道。

  “是!所以我要报仇,我想城主职应该身系城安危,我承认是有那么点私心,想要借助城主之力复仇,但是我想城主应该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下去吧?!”楚超风收敛起激动的心情,盯着凤意辉不咸不淡的说道。

  “哼,小子看在凤玉侄女的面上我不与你计较,有些事你不了解,报仇之事还是等你有实力再说,关于三虎帮掳走少女孩童之事我劝你还是少管为妙。”凤意辉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似是此事令他很是烦恼,顿了会儿,他再次叹了口气,“楚超风,我不管你和凤玉是和关系,但是我奉劝你若想和你的兄弟好好活着,有些事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为妙,这个世界上你惹不起的东西太多。”

  楚超风无语,看来今日是白来趟了,有心讽刺凤意辉几句,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你还年轻,还有机会,千万不要像我样因为时冲动毁了前程,三虎帮你动不了的,不要说凭你黄阶初期的修为,即使你迈入玄阶地阶又怎样?小子,好自为之,话已至此相信你也该明白了,走吧,安安稳稳的在应天城我还可以维护你番,若是你在惹事恐怕我也无力护你。”凤意辉说了几句,已经开始下逐客令。

  难道凤意辉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忌惮三虎帮身后的什么少主?楚超风没有追问下去,第次和城主见面似乎并不愉快,但是至少让楚超风认识到点,暂时恐怕报仇无望了。

  “既然如此,晚辈告退,只是有时候苟安于世还不如轰轰烈烈场,您说是吧?”楚超风丢了句话,起身退出屋外。

  “与其苟安世不如轰轰烈烈场?热血啊,可是我还能吗?还有那天吗?”凤意辉喃喃自语,丝毫没有在意楚超风的离去。

  走到门口,楚超风忽然记起件事,停下来询问道:“凤城主,小子有事请教,不知能否赐教二?”

  “说吧”凤意辉眼神游离,似是沉入回忆中,随口应道。

  “那水晶球是什么东西?”

  见楚超风提及水晶球,凤意辉不以为意的看了他眼,想来见过此物的人多半有些好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记忆水晶球,注入元气,用特殊的方法激发可以记忆些画面,日后若是想要看那些画面,再经过元气和特殊的方法激发后就可以令那些场景在水晶球内再现,旁门左道罢了,没什么用处。”

  “哦!”楚超风应了声谢,退出屋外,凭借过人的记忆他已经在凤意辉先前催动水晶球时记下了那复杂的音节,现在听闻水晶球不过是这样个鸡肋的东西,略微有些失望,告辞离去。

  人生总是充满了巧合,楚超风行走到城主府门口时居然遇到了位大人物,风云帮的帮主龙风云。

  龙风云看到楚超风从城主府内出来,稍微打了个楞,旋即发现楚超风修为居然进展到黄阶,不由心中动,友善的冲楚超风微微淡笑。

  楚超风眼见龙风云冲自己微笑,也不由得打了声招呼,毕竟当日这名龙帮主似乎对自己没有敌意。

  两人点头而过,蓦然楚超风身形怔住,旋即恢复常态的在风四黑恭敬的眼神中离去,之所以怔住是因为他于龙风云擦肩而过之时,耳中忽然传来龙风云的声音:“楚少侠,今日夜间老夫在天香楼设宴邀请,在下有事相商。”

  面对龙风云的邀请,稍稍打愣的楚超风微微点点头,独自离去,边走,他边在心头暗自思考龙风云的用意,不过想来想去没有任何头绪,不过想来龙风云对自己没有恶意,否则上次也不会放任自己和银毛离去。

  切到了夜间再说,定下心神他拐了几个弯,绕了几圈后回返了自己的住处。

  龙风云眼见楚超风离去,目中露出大有深意的眼神,此时风四黑起迎了上去,对这位风云帮的帮主他们可不陌生,这些年可没少在风云帮得到好处。

  “龙前辈,您来找凤城主吗?不过有些不巧,风城主今日有事不见客。”风大黑抱了抱拳,客客气气的冲龙风云说道。

  龙风云丝毫没有帮主的架子,他知晓眼前四人虽是看守城主府的护卫,可是实则是凤家之人,深知天都城凤家威势的龙风云自然不会得罪这等家族之人,哪怕是名护卫,只是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见客?可是先前那位少年不是才从内府出来吗?”

  “他不同,有些特例。”风大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收口不言。

  龙风云目中惊诧之色闪而过,飞快的取出几块元石塞入风大黑的手中:“我知晓兄弟们对金银不是太感兴趣,这些元石多半对兄弟们的修炼有所裨益”

  风大黑极为熟练的将元石收起,向自己的三个兄弟施施眼色,他极为快速的凑到龙风云耳边将楚超风拿出凤凰令之事说完。

  目中精芒闪,龙风云情不自禁的露出笑意:“既然今日城主不空,那我改日再来好了,对了,这些上等血参想来对城主之伤有些帮助,麻烦凤兄收下。”

  “如此多谢帮主。”风大黑目露喜色,极快的收下血参。

  楚超风回到屋中就发现银毛无聊的打着瞌睡,略询问才知道,楚越云和大牛直在修炼根本不曾出来,他摇摇头,知晓自己的两位兄弟如今满心仇恨,多半会关在屋中段日子了,好在前不久他准备了不少食物让楚越云二人收入弥戒中。

  嘱咐银毛最近好好守护二人,他走入自己屋内将那本药典拿了出来,如今踏入黄阶,也该是修炼真火之时,若是凭借真火炼制出几种提升修为的丹药,不仅对自己对楚越云他们都有很大的帮助。

  仔细领悟了形成真火之法,楚超风不由跃跃欲试,只是抬眼却看到外面天色已黑,不知不觉居然用了半天时间,想到与龙风云之约,他按捺下试炼的冲动,抬腿步出屋门。

  第七十七章谋动二

  楚超风行到天香楼时,夜幕已经降临,或许因为杏花楼被毁,天香楼的生意好得异常,门楼前车水马龙,热闹异常。

  楚超风在门口稍稍打愣了会儿,立马有名风云帮打扮的帮众迎了上来。

  “楚少侠,请随我来,帮主已经恭候多时。”

  “嗯,龙帮主早就到了吗?麻烦你带路。”听到那名帮众如此说,楚超风心中暗道龙风云倒是有心了,居然以帮之尊等候自己,也不知道这位风云帮的帮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随着那名帮众步入门楼,拐过几个弯,楚超风来到处独立的包厢前面,“风云阁!”三个银边金字的牌匾高悬包厢之上。

  “这是我们风云帮接待贵客之处,楚少侠请进,帮主就在内间等候。”

  楚超风冲那名带路弟子点点头,伸手推开虚掩的屋门走入,入包厢,楚超风立马看到端坐在桌旁的龙风云,龙风云的盘侧还坐着名老者,老者头发全白,面容纠结的皱纹如同无数道蚯蚓扒在面上,已经风烛残年。

  看到那名老者楚超风心中再次惊,以他元识修为可以看透龙风云地阶中期的修为,可是眼前老者竟是无法看透,看来此老人至少地阶后期以上修为,几番接触下楚超风也大致知晓自己元识修为也就在地阶中期左右。

  龙风云看到楚超风,立马面容上泛起笑容,冲身旁老者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热情的迎上前来。

  “楚少侠能够前来,果然蓬荜生辉,来来,我替你介绍下,这位就是本帮长老魏太群长老,今日听说龙某邀请了少侠,魏长老也来凑凑热闹。”龙风云几句话就将魏长老介绍给了楚超风,同时将长老的来意句话带过。

  “小子楚超风,拜见魏长老。”楚超风连忙施礼,眼前老者的修为可是他无法揣测的,心中疑惑但是面上却表露出恭敬之资。

  魏长老嘴唇抽动,露出的笑容实在和哭差不了多少:“楚少侠请坐,今日龙风云言及邀请了位少年英豪,老夫兴致上来前来凑热闹,少侠不会见怪吧。”

  “哪里,哪里,能够见到前辈风采,小辈心中欢喜得很。”楚超风连忙客套起来,心中却暗自嘀咕开了,也不知道龙风云将这老不死的带来是和用意,不过看两人姿态丝毫没有摆出盛气凌人架势倒是有些古怪。

  三人客套了几番,逐落座,龙风云更是摇动包厢内的只金铃,立马有数名衣着统,容貌秀丽的少女拖着托盘将盘盘的山珍海味鱼贯送出,其间龙风云更是不提其他,殷勤的介绍着每道菜,频频进酒不已。

  而那名魏长老似是不善与人交谈,独自开始品酒吃菜,偶尔和楚超风碰上杯也是淡淡的称赞几句旋即埋首吃喝。

  酒过三巡,楚超风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在敬酒后淡笑着望向龙风云:“龙帮主,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小子修为低微,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帮主看上眼的,如此厚爱实在有些承受不起,有什么事还是直接说比较好。”

  “楚少侠快人快语倒是爽快得很,其实龙某也只是好奇而已,少侠请勿见怪,这些日子我也大致知晓楚少侠的出身,应该说半年前你还没有进入修炼之途吧?”

  楚超风脸色骤变,难道他们是冲着自己在元兽之森的遭遇而来?难道和那霸天虎抱着样的心思?心念陡转,楚超风的脸色已经变得不好看起来:“龙帮主此话什么意思?相信你们对我进入元兽之森之事已经知道不少,难道是贪图我修炼的功法?实话说吧,我能如此短时间内进阶到黄阶切都是师父所赐。”

  龙风云面现尴尬,嘿嘿笑了数声道:“楚少侠误会了,我等早就是踏入地阶修为之人,魏长老也是地阶后期修为,我们即使贪图你的修炼之法也早过了修炼的时机,难道我们甘愿放弃现在的修为再重新修炼你的功决吗?楚少侠,你放心,我等对你绝对没有恶意,只是有些好奇些事情,想要询问番罢了。”

  “哦!”楚超风稍稍松了口气,面容稍缓和些。

  此时那名魏长老也抬起头来,对龙风云言道:“风云,既然想要合作就拿出点诚意来,不要再言及其他了。”

  “合作?”楚超风心中咯噔了下。

  龙风云听闻魏长老的话,应了声,冲楚超风言道:“不是龙某多嘴,此事事关重大,而且涉及到风云帮的未来所以我不得不小心谨慎,还望少侠勿怪。”稍稍顿了会儿,龙风云话锋转,“不知楚少侠师承何派?”

  “我并无门派,身修为全部是师傅传授。”

  “那少侠能否告知你的师傅是哪位?修为如何?”那名魏长老忽然开口。

  “搞了半天,原来是冲着我的师傅来的。”楚超风心中隐隐感觉到些,脸上露出恭敬神色,“还望两位恕罪,我在出林时,师傅叮嘱不得泄露他的名讳,至于修为嘛”他故意打了个顿,看到龙风云和魏长老副面容复杂的姿态,露出淡淡的笑意,“我也曾好奇过师傅的修为,师傅告知我他应该是在皇阶左右,不过我想以师父的神通应该不止皇阶”

  接着楚超风硬是按照守林人的模样大肆吹嘘了番,为了增加说服力,他甚至杜撰出尊阶强者出手的威力以供龙风云二人猜测,其实楚超风如此花费唇舌也自有他的目的,如今他的修为不算低但是也绝对高不到哪里去,虽说守林人不是他名义上的师傅,但是也有师傅之实,狐假虎威番也是出于对自身考虑。

  魏长老和龙风云二人更是听得目瞪口呆,皇阶尊阶意味着什么他们比楚超风更清楚,在听过楚超风番绘声绘色,七分真三分假的描述后更加信服,无论楚超风的师傅是皇阶还是尊阶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两人半响才对视眼,露出松懈和释然的表情,龙风云眼神带着几丝敬畏的举起手中酒杯:“难怪楚少侠三个月就可以从毫无修为进展到黄阶之境,尊师神通惊人,多半是隐士高人流。”

  楚超风淡笑几声,不言不语。

  “不知楚少侠和天都城的凤家是和关系?昨日龙某听闻楚少侠手中居然有枚凤凰令,实在惊奇得很。”龙风云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沉吟番后再次开口询问。

  楚超风不耐的皱皱眉头,龙风云如此寻根刨底的追问实在有些过分。

  看到楚超风面容露出不悦之色,龙风云露出丝苦笑,但是眼神依旧甚是期盼的盯着楚超风:“少侠勿怪,若是少侠不愿说也就罢了,龙某只是好奇而已。”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昔日无意中帮助过风家之人,那人赠送了枚而已,龙帮主今日约在下前来到底想说什么?若是只是为了打探小子之事的话,还是到此为止,恕我要告罪离去了。”楚超风站起身来,作势欲走。

  龙风云和魏长老立马起身,龙风云更是步朝前,面容肃穆的言道:“先前说了这么多,只是龙某试探罢了,现在我们可以坐下来详谈番,我想楚少侠现在定很想替贵友二牛报仇吧?!”

  不提二牛还好,龙风云提二牛,楚超风目中射出森冷的眼神,虽然如今他修为不及龙风云二人,但是从他眼神中露出的煞气直让二人心底泛起股子寒气。

  第七十八章谋动三

  “两位到底要和我合作什么还望明说,如此遮遮掩掩岂非没了半点诚意?”楚超风听得龙风云提及二牛,心中突的跳。

  魏长老看看龙风云,突然叹了口气:“风云,事到如今,你不妨明说好了,不管如何楚少侠和风云帮的对手是同个,相信我们彼此间应该有合作的可能。”

  龙风云郑重的点点头:“楚少侠还请坐下,容龙某细说二。”

  “如此说来这小小的应天城应该到处都有天都城三大世家的影子了,按照龙帮主所言,你们风云帮背后有叶家支持,龙帝门背后有萧家支持,城主则是属于凤家,只是我不明白你们三家互相牵制,为何你们风云帮要想借机灭掉龙帝门?”听到龙风云番话后,楚超风不由有些疑惑的开口,“至少,按照龙帮主所言那三大世家在天都城还相安无事,你们似乎也没有开战的必要啊!”

  “楚兄此言诧异,有道是卧榻之下岂容他人安睡,何况我风云帮本就先龙帝门立足与应天城,又怎能容忍龙帝门在我帮前面耀武扬威,虽说我们背后有三大世家的影子,但是最近天都城也是多事之秋,只要楚少侠能够说动凤城主不插手我二派间的争斗,同时只要个合理的借口,即使我们快速的灭了龙帝门相信也没有多大的妨碍,只要和凤家站到起,他个萧家又如何翻天,何况,我们区区应天城的弹丸之地还入不得三大世家的法眼,最重要的是如此楚少侠不也报了血仇,大家皆大欢喜嘛!”

  “你说凤城主之所以不问世事,心钻研那些山水书画,建筑布局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