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传出去也太损奇虎帮的威名。

  到得后半夜,楚超风周身被蚊虫盯得包连着包,他不时的看看那处帐篷,心中再次咒骂起麻花,想到安睡的麻花,气不打处来的楚超风开始放声歌唱十八摸,元兽之森中少有的出现了夜半歌声。

  而那帐篷纹风不动,楚超风到得拂晓时分,自己将自己折腾得筋疲力尽,倒头便睡,也顾不上那些蚊虫了。

  楚超风是在麻花的巴掌中醒过来的,瞪着红肿的双眼,楚超风好不容易魂神归位,辨认出麻花来。

  “擦擦吧,这些百花露可以消肿驱蚊。”麻花眼神中满是戏谑。

  楚超风接过百花露劈头盖脸的将自己抹,这小妮子摆明了戏弄自己,昨晚上为什么不拿出来,害得老子胖了圈。

  楚超风心中正抱怨着,忽然听到身侧麻花飞速站起身来:“谁在那里?”伴随着喝声,麻花手中多出把通体通红的长剑,丝丝热气蔓延开去,楚超风再次感受到盛夏的酷热。

  顺着麻花警惕的方向,楚超风仔细看了看,撇撇嘴:“有个屁啊,青天白日见鬼了,我看你是眼花了,风吹草动,女人吗,胆子就是小。”

  “那你胆子大,你过好了。”麻花反唇相讥。

  楚超风胸膛挺,就要迈步,可是瞬间他就以更快的速度躲到麻花身后,因为麻花注视的那处灌木丛忽然瑟瑟不停的抖动起来。

  第五章遇险

  麻花动了,手中通红的长剑暴起长达丈多长的红芒,带着炙热的气息劈向那处灌木丛,地表立马现出条焦黑的犹如蚯蚓般的黑线。

  不远处的灌木丛立马被红色的剑芒绞碎。

  好犀利的剑芒,好泼辣的麻花。

  楚超风惊为天人,若是自己有这等修为,那三虎帮还不是自己想怎么踩就怎么踩,想将它揉成圆的绝对不会是方的,若是麻花能够传授自己修炼之法就好了,楚超风满心希翼。

  剑芒闪而没。

  “嗖!”道近乎透明的水箭彪射而出,随后道白影从杂碎的灌木从中射出。

  “咦原来是只水兔,二阶元兽!”麻花嘀咕着,楚超风躲在麻花身后听得清二楚,虽然没有进入过元兽之森,但是对于元兽的划分楚超风还是有所耳闻,元兽分为九阶,外围多是些三阶以下的元兽,可是在百多年前因为人类的大肆围捕,这些低等的元兽已然踪迹消无,或许这些年进入森林的人少了,低阶元兽又开始出现。

  强悍的繁殖力啊,楚超风在心中感叹,不过即使是二阶元兽也非楚超风能够抵挡,光看那水箭足以将他射成个透明窟窿,所以他下意识的朝麻花身后缩了缩。

  彪悍的麻花嘀咕的同时,随手挥出道红光,水箭消融,连带着那射出的水兔也被掌劈飞,啪嗒声摔在地上,动不动。

  “好肥的兔子,晚上开荤了。”楚超风看到水兔,开心的跑过去,看那洁白的水兔身上个焦黑的手掌印,楚超风估摸着没什么危险,飞速的蹦向兔子。

  “小心!”

  三道水箭射出,目标正是楚超风,可怜兴奋当头的楚超风几乎本能的拿起胸口的铜镜挡住面门,至于另外的两道水箭,他有心而无力避开。

  麻花身化旋风,飞速出现在楚超风身边,手腕翻动,轻易的替楚超风挡下两道水箭,拍拍闭目等死的楚超风,带着嘲讽的口吻笑道:“好了,下次想吃兔肉时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惊魂未定的楚超风拿下挡在面门上的铜镜,探头探脑的朝灌木丛看去:“妈的,不是只,原来是窝,麻花,宰了,全宰了,今晚我请你吃烤兔肉,兔肉全席。”楚超风兴致高昂。

  麻花横了她眼,跳到打伤的水兔面前,灌木丛中另外的大二小两只水兔急了,立马水箭乱射,麻花随手挥动红剑,红影翻飞,水箭乱射,楚超风飞速的躲到棵大树后,不敢异动。

  在他看到麻花取出粒丹药塞到受伤水兔的嘴中时,不由大骂麻花妇人之仁,那三只水兔似乎看懂了麻花并无恶意,居然停止了攻击。

  “好了,休息下就没事了。”麻花拍拍水兔毛茸茸的脑袋,似乎很是喜爱。

  “你不是放这些兔子走吧?”楚超风从树后跳出来。

  “死败类,这么可爱的兔子你怎么舍得杀,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况这只水兔看来是家之主,你还有没有同情心?”

  “怕了你了!”楚超风干脆退后几步,盯着水兔流口水。

  受伤的水兔感觉到麻花没有恶意,步三蹶的朝自己的老婆孩子走去。

  蓦然,林中忽然传出几声狼嚎,四只水兔周身毛发齐齐竖起,楚超风飞速跳到麻花身边,只是片刻光景,四周出现了四五只通体火红的火狼。

  “三阶元兽火狼。”麻花尖叫,运气还真不是般的好,刚碰到二阶元兽,这不又来了几只三阶的,最重要的是麻花清楚自身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了四五只火狼的攻击,再加上楚超风这么个拖油瓶,麻花顿感天地昏暗。

  “待会儿,跟紧我。”麻花有些紧张的说道。

  楚超风靠近麻花身侧,几乎挨上她的身子,鼻中嗅到股幽香,这婆娘丑是丑了点,身上的香味倒是恁地好闻,也真难为他在此刻还想到这。

  “咦,跟着这些水兔,它们好像在暗示什么。”楚超风这时也看到,受伤的那只水兔居然边逃窜,边频频朝二人回头,口中发出吱吱叫声。

  二人四兔飞速朝元兽之森的内部飞奔,麻花手中红剑不停挥舞,格挡住扑咬过来的几只火狼,四只水兔间或着吐出冰箭相助。

  “好人真有好报!妈呀。”楚超风心中暗道之时,陡然看到身侧条火狼狼嘴张,道火焰彪射而出。

  麻花红剑搅动,股漩涡气旋升起,那火焰居然在瞬间消失无形。她把拎起楚超风,脚下轻点,身形如同灵巧的小鸟般纵飞起来,紧紧跟随在四只水兔身后,朝森林内前进。

  看到食物逃走,四只火狼齐齐发出嚎叫,四道火焰交叉成火网朝二人激射而来,楚超风只觉得自己犹如置身在火炉中,汗水涔涔流淌。

  “杀!”麻花轻喝,通红的剑芒暴涨到两丈长,卷起股狂风,横斩向摔向扑咬过来的二人,达到三阶的元兽其威力和二阶不可同日耳语,尤其是以速度和灵活著称的火狼,两头为首火狼身体居然横空挪移段距离,堪堪避过麻花的剑芒。

  “日,就差那么点,麻花,给点准头。”楚超风爆叫。

  “再吼,就把你丢给火狼当食物。”麻花狠狠的叫道,带着人如此纵跃十足吃力,更何况还要挥剑攻击,早知道就不带这个累赘来元兽之森了,麻花此刻想哭的心都有了。

  偏偏要命的是随着先前的几声狼嚎,楚超风发现追杀的火狼数量在飞速的递增,由先前的四五只增长到十几只,个个面目狰狞,火焰乱吐。

  麻花明显实力不济,鼻中气息越来越重,几道火舌擦着二人身子射过,楚超风本就破浪的衣服上,更是多出几个大洞,若非自身扑灭得及时早就成了火人。

  就在此时,麻花哇的吐出口鲜血,丑陋的面容越发狰狞:“败类,待会儿背着我走!”

  楚超风不明白麻花为何突然冒出这么句话,下刻他感觉身体松,麻花居然将他放了下来,于此同时他看到麻花手中多出块通红如同鸡血的石头,随着石头的取出,四周温度立马飙升,楚超风身上所有的汗珠瞬间被蒸发干净,骇得他连忙后退几步。

  进攻的火狼几乎是同时停下了脚步,瞪着拿着石头的麻花,口中发出声声狼嚎。

  “噗呲!”麻花口殷红的血液吐在通红的血石上,血石瞬间吸收,哗啦声暴起紫色的火焰,四周温度再次升高。

  尾追过来的火狼居然开始发出呜咽之声,有几只火狼已经开始后退。

  楚超风觉得整个人身体内的水分几乎要被蒸干,喉咙冒烟。

  “狼崽子们,让你们尝尝凤凰石的厉害。”麻花手腕番,将血石直接砸飞向火狼密集地,身形快速掠后,伸手提起楚超风,以及其迅捷的速度朝前纵出十几米,“扑通”声摔倒在地。

  楚超风抱起麻花,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前冲刺,几乎是同时间,“轰隆!”巨响,大地都为之抖颤几下,楚超风只觉得身后股大力涌来,身不由己的抱着麻花飞扑出去几十米,喉咙中甜,哇然声中连吐几口鲜血,面若金纸。

  “不能倒下!”楚超风看到昏迷在身侧的麻花,咬紧牙齿,吃力站起,拖着麻花的条腿艰难的朝前移动,多走步就远离危险分,此刻他的脑中没有任何念头,只想着快走,快走。

  身后出现处长宽达到百米的深坑,血狼残肢隐隐可以看到,不过尽数色泽焦黑,袅袅焦臭的青烟升起。

  楚超风没有心思回头观望,他心拖着麻花朝前走,生死存亡之际,他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潜力,硬是拖着麻花走出了数百米。

  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四只频频回首的水兔,楚超风心中大喜,至少逃离的方向没有出现偏差,紧走几步,他忽然觉得如同步入了天堂,四周气温骤然降低,如同盛夏进入隆冬,分外舒爽,心神松懈下,眼前发黑,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昏死前他还看到眼前株小草上挂着冰花。

  “见鬼了,夏天还结冰?”这是楚超风最后的意识。

  第六章六合葵水阵

  “死败类,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尖刺的叫声在元兽之森中回荡。

  楚超风在麻花的尖叫声中惊醒,茫然睁眼间只看到片白花花的肉:“好白的里脊肉啊!”

  “去死!”

  “轰!”

  好像是麻花攻击我,她不是疯了吧?楚超风带着疑惑再次昏倒。

  待到楚超风再次苏醒过来时,他被晃动在眼前的张狰狞麻花脸给吓得凭跳三尺,好似内伤都好了许多:“先前,是不是,你在攻击我?”他不确定的问。

  “我背上的衣服怎么都破了,你对我做了什么?臭败类,我警告你,你要是心怀不轨,我就杀了你”麻花情绪有些激动。

  楚超风这才注意到麻花不知何时换了身水绿的衣服,这套衣服比起麻花先前所穿窄小许多,唉楚超风忍不住叹息,光说麻花的身材绝对是等,凹凸有致,曲线毕露,就这身材,翠香院的头牌都比不上,只是那张脸生得实在让人难以恭维。

  “看,看什么再看剜了你的眼珠子。”

  “麻花,你觉得我是正常男人吗?”

  “恩,算是吧!”

  “你觉得正常男人会对你动心吗?你那衣服”

  “嘭嘭!”楚超风双手按住眼眶,其实他想告诉麻花你那衣服是在地上蹭坏的,我可没有兴趣对你这样的丑八婆动手动脚,他只是想表述得含蓄些,可是却直接让双眼变成了熊猫眼。

  “嗷吼”

  突兀的狼嚎让两人激灵灵的打个寒战。

  “他妈的,又是那些阴魂不散的火狼,麻花你用那红石头再砸它们几下,好好教训那些畜生,让它们知道我们的厉害,妈的,老虎不发威,还真以为老子太慈悲啊,操!”楚超风感受到那血石的厉害之处,恨不得麻花多砸几次。

  “那叫凤凰石,我当初花了十万两银子才买到那么块,你以为到处都是!”麻花飞快的说完,眼睛四扫,只片刻间她就看到前方树林中掩掩藏藏的冒出十几只火狼。

  “十万?没了”楚超风傻眼了,适才击是用十万两银子砸出,那个心疼啊,麻花不该叫麻花叫败家子才对。

  他心念电闪,忽觉脚下生风,麻花第时间拎着他急促飞逃,越往里楚超风觉得如同掉入冰窟中,寒冷剧增让人大为不舒服,百忙中楚超风回头看到那些火狼居然徘徊在十几米外,停下追杀的步伐。

  “停停,麻花那些火狼没有追过来!”

  麻花个漂亮的旋身,拎着楚超风跳到棵大树上,随手将他放在树枝上,吓得楚超风连忙抱紧树枝,开玩笑,这树枝离地少说也有五米高,摔下去不死也要骨折。

  “怪事,他们怎么不追过来了?”麻花挠挠头,很是不解。

  “你看那四只水兔”楚超风指着另外个方向。

  只见四只水兔,蹲在地上很是悠闲的磕巴着青草,居然对那些火狼置之不理,貌似直接无视啊,什么时候二阶元兽可以轻视三阶元兽了,牛逼啊,楚超风感叹着。

  “麻花,我觉得好冷啊,你那什么弥戒中有没有什么被子棉袄之类的?”楚超风定下心来,立马觉得如同置身寒九天,丝丝寒意顺着肌肤直渗入体内,“阿嚏!”揉揉通红的鼻子,楚超风手脚哆嗦,差点从树枝上自由落体。

  “啪!”麻花猛的拍脑门,用力之猛直把两片树叶震飞。

  楚超风再次下了跳,伸手摸摸麻花的脑门:“没脑残吧?!”

  “去我想我知道为什么这些火狼不敢靠近这里了。”麻花拍飞楚超风伸过来的爪子,恍然大悟的言道。

  楚超风听来了精神:“为什么?”

  “你不是修炼之人自然不会感觉到这里四周充斥着充沛的水元力,而火狼体制特殊,它们天生对火元力敏感,所以这里充斥的水元力让他们惧怕,而对于那些水兔而言这里就是天堂。”麻花缓缓说道,顺手招招那些水兔,这次可是多亏了那些水兔才能找到这么好的避难圣地。

  四只水兔屁颠屁颠的走向麻花,可是才走几步,四只水兔几乎同时停下脚步,驻足不前,任凭麻花如何召唤,他们就是不过来。

  “嘿嘿,你不是说水兔天堂吗?好像它们也不敢过来呀?我看你那判断多半也不准。”楚超风幸灾乐祸的看着踌躇不前的四只水兔说道。

  麻花眉头紧皱,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随手从弥戒中取出件貂皮大衣扔给楚超风,顺带递过枚丹药:“这是御寒丹,吃了它三个时辰内可以抵御寒冷,穿上貂皮大衣,我们朝内走走,说不定有什么收获。”

  接过貂皮大衣,楚超风两眼放光的抚着柔软的皮毛,好货色啊,这辈子也只听说过,现在居然有福气穿上它,命运啊,真他妈的变数太多,听到麻花还要朝元兽之森内部走走,楚超风立马抓紧了大衣,连连摇头:“说好只是在外围转转,现在也不知道深入了多少,我不去。”

  “不去拉到,你就慢慢的在这边熬吧,我可要,说不准能够捡到什么宝贝也不错,小心火狼哦,鼠胆败类。”麻花腰肢扭动,施施然的飘身从树下飘落。

  “你放我下去啊!”

  “本姑娘没空,自己想办法。”

  “去了,我去了,快让我下来。”楚超风连忙叫喝道,“我陪你深入,那酬劳是否能够多点?就点”

  “爱去不去,有种你从火狼那里走出去,小心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麻花丝毫不理会楚超风的讨价还价,直接将他拎到树下,拍拍手无比潇洒的朝内走去。

  “这还是那肥羊吗?怎么着也是只披着羊皮的狐狸啊!”楚超风感叹的同时,吆喝着追麻花而去,既然上了贼船,也只能靠贼带自己下船了。

  两人前后朝森林深处走去,越走越是寒冷,到得后来空气中都弥散着层水雾,地面小草,树叶上都结着层冰花。

  楚超风披着贵重的貂毛大衣,加上吃了颗御寒丹依旧觉得身体有些寒冷,好在还能忍受。

  麻花越走越是心惊,以她的见识自然看出了些端倪,如此充沛的水元力绝对不会无端聚集在起,难不成是什么天才地宝出世?她越想越是觉得有可能,心情激动之下越走越快,楚超风到得后来只能边叫着让麻花慢点,边跑起步来才能追上。

  气温越来越冷,四周雾气中充斥着刺骨寒意,树上居然挂上了冰凌,两人脚踩在地上不停的发出冰花碎裂的咔嚓声。

  突然麻花停下脚步,楚超风收势不及,下子撞上她的后背,出于本能,楚超风来了个大后抱,等待他的结果是被麻花个过肩摔“嘭!”的声摔出两米多。

  “格老子的,有这么摔老子的吗”楚超风骂了两句,识时务的闭上嘴巴,因为他看到麻花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

  “你站在此处,我马上就回来。”麻花肃穆说完,身形飘动向边。

  楚超风百无聊赖的跺着脚,搓着手,没有麻花在身侧,他还真不敢随便乱动,幸好麻花只是去了片刻就回来,只是回来时,她神情有些古怪,见楚超风劈头言道:“我四处转了圈,发现这里之所以水元力如此醇厚,是因为有人在这里布下了六合葵水阵。你不用问我那阵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想解释,现在我只想让你做个选择。”

  “选择?”楚超风狐疑问道。

  第七章冰火两重天

  “选择退还是进?”麻花郑重言道,“你的命在你手中,我不能强加干涉,我可以告诉你适才我查看了番四周,这六合葵水阵至少布置了百年以上,之所以四周出现这样的景致,是因为六合葵水阵宣泄的水元力所致,我虽然无法破阵,但是却找到了阵法损伤之处,我有把握进去,依我看可能阵法内藏有什么秘籍宝藏之类,但是我也无法确定,所以你自己选择随同我进去还是退出。”

  楚超风眼中闪过炙热的眼神,秘籍啊,若是自己进去找到修炼秘籍岂非可以彻底改变,再不济若是找到宝藏自己不就发了。

  “进去之后祸福难料,或许我自己也无法顾全自己,所以你必须慎重考虑,也许其内什么都没有也不定。”

  “富贵险中求,格老子的,拼了,大不了将命交代在这里,老子十五年后还是好汉。”楚超风瞬间有了定夺,进去就有机会,只要能有改变现转的机会,他就不会放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