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合到起。

  也是慕容高和萧战回动手急促。众人还不曾来得及形成合围,加上那些观望的萧家弟子也是反应迅速。练有素,比起凤家和叶家养尊处优的弟子来优秀得多,出手又狠。待到众人反应过来,那些萧家内门弟子已然聚合在起,分做五组。摆出个阵型出来,提防着四周。

  凤傲天仰首声长啸,冲手下挥。立马那些凤家弟子也冲袭上前。倒是楚超风带来的那些拜血堂杀手没有动手而是守扩在星宇阁洞府前。来看守叶众欢,二来守护凤玉等人,这是楚超风交代下来,同时也是他和凤傲天商议后的决定。

  叶家的两位天阶修者和叶孤城也未曾动手,只是冷冷的瞪着萧家洞府。等候着萧家两个天阶强者的出场,毕竟到了他们这个身份地位着实不太适合和那些族人子弟厮杀。

  银毛不知道何时窜了出来,这厮自从和万研在起后,甚少离开万研。自从来到星宇阁,万研不知为何总是有意识的避开楚超风,在楚超风映像中似乎压根就没见过万研,现在估计外面厮杀震天,银毛再也安奈不住,这才窜了出来。

  奋力揉搓了几下银毛的锦毛,楚超风想到万研,扭头着去,却见双秋水般的双眸闪过丝慌乱的躲闪开去,楚超风心中叹,数日不见万研清瘦了不少,有心去说两句,却总觉得无从说起,心中郁结下仰天长啸声,将银毛往战场上丢,他整个人也冲了过去。。

  第二百二十章比试与阴谋十三

  以中唯激斗的对天阶修者乃是萧战回和慕容高。身他那咋小阶层要想短时间内分出胜负已然不可能,展开自己所独有的域界两人相斗正酣。

  慕容高声火属性的功法已然登峰造极,片火海笼罩半空,其中隐隐天雷之声不绝,间或着道闪电劈出,更是威势无匹。

  萧战回也不知修炼的是何等功法,只见片金光闪烁,化作片金云笼罩半空,隐隐有金戈铁马之声从金云中传出,在萧战回控制下。道道金光化作利芒电射而出,与那片火云中的紫电交织在起。

  时间半空中劈里啪啦之声不绝,更是携带者隆隆雷声,威势骇人。间或几道火焰球和金芒坠落地面,便有凤傲天和叶孤城维护自己族人弟子。如此来萧家缺失人守护,便被那些金芒和火焰球砸得哀号不已。

  楚超风在这等混战中如鱼得水,他把瞬步挪用到极致,身形更是飘闪如电。借助五环锁之功,玄阶修者基本上见面就被扑杀,扑杀了几人楚超风心中忽然动,自己所收的仆人尼古拉因为修炼这次并没有带来,但是他手中的那套凝元法却被他掌握通透。

  想到这些萧家族人死了也是白死,于是楚超风偷偷和银毛打了个招呼。于是银毛口玄冰寒气喷出,四周便是雾蒙蒙的片,当然这等雾气并没有弥散开去。银毛只是控制在他和楚超风身侧周围十丈方圆内。

  有了这等屏障,楚超风施出辣手来更加容易,擒住名萧家玄阶修者。手上泛起圈白光直接没入此人体内,接着那人也不见如何嚎叫,在蓬白火中迅速缩小最后化作粒蓝色丹丸。

  楚超风本就修炼炙焰决,墨麟又为了图清净给了他点寒虚火焰之精。加上火凤给他带来的诸般好处,所以楚超风用起火来也是分外顺手,而这凝元法最重要的就是修炼成簇凝血元火,只要炼成这等火焰。凝人成丹只是刹那的事,真是上手容易以及。

  楚超风得诸般相助,凝练这凝血云,火分外轻松,第次出手凝聚凝元丹就取得成功,那萧家玄阶弟子也是倒霉,成了楚超风试炼的对象。周身元气精血被凝练成枚蓝色丹丸,虽然此举过于残酷些,但是楚超风也没有留算。

  这次和萧家动手,若不斩草除根后患无穷,这萧家不止背后又个老祖。而且和剑域又勾搭上了,所以此番出手他更加不容情,连炼化了几名萧家弟子,楚超风手中已然多了好几粒凝元丹,各色颜色都有,想来凝元丹的色泽和那些萧家弟子修炼的功法有关,只是楚超风想起萧家弟子修炼的血影功不由甚是纳闷,为何这些凝元丹上并无血色。

  转念想血影功所载功法,他便大致明晓其中关键,血影功所修炼功法都是催动本体精血中的血之力修炼,想来那些力量都被凝聚到精血中,而凝元丹中精血早就被化作精纯元力,那些血之力定然又化回精血中了。

  楚超风这边杀得起性,银毛初始还相助他杀敌,到得后来吞服了粒凝云丹后便干脆守在楚超风身侧,每等楚超风凝练出十粒来,他便讨要上颗,这等大补元气的丹药比它直接吞服那些修士可有益得多。

  随着战乱发生,战场便逐渐化作三层,最顶层的自然是慕容高和萧战回,这两位天阶修者大战正酣,并且越打越高,起初那些地阶修者还被压制着怕被殃及池鱼,待到二人逐渐拔高,他们也各展手段飞上半空捉对厮杀起来。

  地面则是如同楚超风等的玄阶以下修者。无法御空而行,这些人便在地面厮杀,虽然面对凤家和叶家子弟,萧家人数占了劣势,但是这些萧家子弟都修炼有血影功中的诡异法门,动手杀人分外凌厉。

  叶孤城等天阶修者边照看门下弟子,边注视着萧家洞府,萧家那两位天阶修者还未现身,他们也不着急,守着洞府门口耐心等待。

  切说来慢却发生得极快,从和萧战回舌战到三大家弟子乱战。只不过顿饭功夫,那萧乾和萧坤估摸着受到门下弟子通知,两声咆哮后。从萧家洞府中飞射出来。

  这两位天阶修者出,叶孤城和风傲天立马迎了上去,配合三位天阶修者。五人齐齐围住萧乾和萧坤。

  事到如今,也无罗嗦必要,众人见面直接开打开去。这七名天阶修者出手,立马场中局面发生了变化,先前还在空中捉对厮杀的地阶修者纷纷被震落地面,随着地阶修者震落地面,战场更加显得混乱起来。

  本是三大家比试之处,现在变成了战场。杀号之声充斥四周,大好头颅抛飞,陨落之人数也数不清,地面立马被鲜血染红,浓郁的血腥味刺鼻弥散四周。

  楚超风和银毛则躲在层云雾中四处乱战,逮着落单的就下子笼罩其中,几番转悠下来,楚超风手中便有了数十粒用玄阶修者凝练的凝元丹。

  这转,楚超风便转回到凤家星宇阁前。看到那些拜血堂杀手。楚超风不由愣,想来也是自家厮杀得开心,忘记了还有这么批工护的人年,看到那此人眼中露出的兴奋和无奈”叩过风心中已然明晓了几分,这些杀手那个不是杀人无数的货色,现在却被安排守在洞口边着实委屈了些。

  “众位想活动筋骨就去吧,这里由我,恩,和冷秋石守护。”楚超风环视四周,最终将冷秋石留了下来,那些杀手声欢腾,各自展开身法隐与人海中。

  虽然拜血堂人不过二十多人小但是对习惯了潜杀刺杀的他们来说,这等乱战便是如鱼得水,每三四人组,互相掩护,往往动手就是夺人性命,比起那些三大家的打斗。这些人出手更显血腥。

  空中萧家二老也是老而弥坚小虽然面对五个天阶修者的围攻,他们还能支撑下去,来萧乾和萧坤都是达到天阶后期的人物,而那些围攻上来的只有叶家有位天阶后期,其余四人三人天阶前期,人天阶中期,二来,这萧乾手中有着件上品元器,那是件防御性能极佳的盾牌。盾牌上刻绘着繁杂的阵符文图,每每几人攻击前来,那萧乾只是把盾牌举便抵御得了几名天阶修者的进攻。

  楚超风这安排,自己就显得无事可做,便抬头观望起空中的战斗来,银毛则吞服了好几粒凝元丹小也径自奔入洞府中着手炼化。

  这看空中,楚超风不由对萧乾手中的盾牌大感兴趣起来,那枚盾牌品级当在上品,不然也绝对挨不住几名天阶修者的轮番厮杀,不过看萧乾每每攻出,那些天阶修者必然两两相连才能对抗,当可知晓。这盾牌着实有神异之处。

  不过楚超风也只是看着光瞪眼,吞口水。想从名天阶修者手中抢宝实在太难,楚超风正左瞅右瞅之时,蓦然听到空中声大叫:“楚小子,原来是你。”

  楚超风心中惊,抬头看不是那独孤浩是谁?说来也是好笑。楚超风虽然昨日认出独孤浩在这里,但是独孤浩却只是从萧纤纤嘴中和些萧家弟子口中听到楚超风之名,却从没见过楚超风,这次他本不想出来,可是外面打得太吵,便带萧纤纤在萧家洞府口探查了几分,结果便看到了楚超风,认出此人正是夺取自己昊天剑的人,这才愤怒下跑了过来。

  有这阵的修炼,他亏失的气血早就恢复,加上那三把得自老子的心剑也修炼得日趋完善,虽说心中有些警惕楚超风那五枚金环,但是转念想自己弥戒中的宝贝以及强大后援剑煞。不由安心不少,这才主动过来挑衅。

  楚超风昨日早就知晓此人,知道这次迟早碰面,倒也不太意外。只是快速将玄天母印祭出,生怕他暗刻伤人。

  独孤浩看楚超风如此紧张。心只稍思索便明晓,此人是惧怕自己神出鬼没的心剑:“你道心剑是能轻易催动的,那又不是我自己凝聚的心剑,催动起来耗费元气太多,若无必要我当日也不会施出,不过你这般惧怕也是好事。”

  “楚小子,交出昊天夕你我之间的恩怨笔勾消如何,你那五枚金环甚是神奇,但是我也有心剑之术,拼起来鹿死谁手也未可知,不如大家退后步,就此接过如何?”独孤浩倒是说得轻松,楚超风却听得心头暗笑。这等弱智的话语亏你也说得出来,我碍手的东西什么时候还有吐出去的道理。

  “独孤大少,甚是不巧,你那昊天剑我弄丢了。”楚超风嬉笑着说道,伸手挥,五枚金环电射而出,他既然知晓独孤浩和萧家联合到起。自然不会放过独孤浩,何况独孤浩还是什么少主,若是擒拿下来说不得对创煞界君还有着威慑力,到时候解决纷争也容易些。

  独孤浩虽口中说得轻松,但是实则心中甚是忌惮那五枚金环。上次也是偷巧挣脱开去,这回可不知自己有无这份牵运了,眼见楚超风出手就是五环齐出。他也拍弥戒,片似云似雾的白色物体飘出,将他包裹了个结实,将他整个人都淹没其中。

  而楚超风这时突兀发觉,明明独孤浩就在那云团中,但是元识却再也无法锁定,五环在空中飞转圈却无法锁定目标,这五环锁虽然威力无匹。但是也有唯弱点,那就是必须炼化此物之人先形元识锁定目标,它们才会自主攻出,这等和主任心神相连的元器有好处也有弊端。现在搜索不到主人目标,自然也就无法下手。

  这独孤浩看着五环在身侧飘而过,心知自己上次推算得不错。这五环锁人的攻击却是有弊端,以他剑域少主的身份什么样的元器没见过。这番尝试果然奏效,何况他这团似云似雾的元器也有个名号,叫做粘液兜,乃是取自剑域中种特殊树木的粘液结合团煞气炼制而成,此物不仅能够隔断人的元识,而且还能粘附陷入其中的元器,唯不好的地方就是此物连施用者的元识也能隔绝。也就是说独孤浩现在也无法用元识窥探四周,只能通过自己修炼的紫灵天目来透过粘液兜窥察四周。这样自然不如元识笼罩来得爽快。

  楚超风眼见五环锁暂时无法去锁定目标。不由暗自叫道:毕竟是元器,缺少智慧,尤二人家就在前面却不知夹讲攻,真是荒唐,只是撇开渊又没有其他法子指挥五环锁。想了通,他撤手拿出那把炼制的黑色大刀来。

  “独孤家的小儿子,看老子劈开你那层鼻涕。”楚超风倒是形容得贴切。那层白色物件看起来确实如同团大型鼻涕凝在半空。

  独孤浩运转紫灵天目,看到楚超风只取出把黑色大刀,不由心中暗自叫苦,你丫的就不能拿出昊天剑嘛?不管了老子先夺了你的黑刀再说。他本打算夺取了楚超风的夺取的昊天剑再说,谁知楚超风却拿出这么把黑刀来。

  邪然淡笑着望着那大团鼻涕,楚超风扬起黑刀,蓬乌光爆裂开去。最后凝聚成片无匹刀芒,楚超风双手握刀奋力劈砍下来,四周温度陡然降低。将朋蛇内丹炼化入黑刀中。那股玄阴煞气便自然而然的混合入刀体中。在楚超风想象中,即使劈不开你这团大鼻涕,也要让朋蛇毒素侵袭这团东西,到时候看你如何做那缩头乌龟。

  黑色刀芒如期劈砍在独孤浩的粘液兜上,宛若软绵绵的劈在橡皮糖上。只是这团鼻涕上的弹性倒也骇然,那黑刀刀芒吃股巨大弹力后,片片崩碎。

  “多,臭小子,你以为我的白云兜是这般容易劈开的,我告诉你你是昊天剑也需本体才能刺入,什么刀芒剑芒想进来简直是笑话。”这独孤浩在得到这件元器后,嫌那粘液兜名字太难听,直接改名叫了白云兜。他这番话到是别有用心,巴不得楚超风拿昊天剑来刺。

  楚超风自幼混迹社会底层,能够活下来若无应变之能他早就变成路边冻死骨了,说是肚子狡诈也不为过,闻听独孤浩所言,心中不由好笑:“你这小子是巴不得我用昊天剑刺你,难道你那白云兜有什么诡异,莫非能够夺我元器不成?。他这番推敲也和事实相差不远,想及此处。他连黑刀也收了起来。

  “独孤浩,你便做那缩头乌龟吧,不过人家龟壳是硬的,你却披着个软龟壳,十足神气啊!,小楚超风调侃着说道,身侧直冷眼旁观的冷秋石唇角抽动几下,心中暗道这位少主倒是有趣,损起人来不分时间地点。

  “你道你那光罩不是龟壳。灰麻麻的难看无比,有种撤去你那龟壳。让本少劈你两剑“我有病才撤去呢,你倒是撤开让我劈上几刀啊,堂堂地阶修者却不敢着地和名玄阶修者近战,还逞能个屁,回家抱老婆孩子多舒服啊楚超风自然牙尖嘴利的喝骂起来,论起口舌猾,独孤浩哪是楚超风的对手,往来了几句后,便默不作声躲在白云兜里不知道干什么。

  “看来独孤浩是被五环锁锁怕了,但是又想夺回昊天剑,他这般躲在白云兜里,随着我跑可不是个法子,若是我什么时候不提防,他冲我背后来上几剑怎么办?须想个什么法子要么擒拿,要么撵走楚超风暗自心道。

  独孤浩躲在白云兜中也是心中主意不定:“这小子恁地机灵,早知道如此我先前拼着元气大损也偷着给他来几剑多好,现在他全身罩在那光罩中。看那元器品阶估摸着心剑刺不过去。怎生是好,难道我就这么随着他转来转去?。

  两人都深深忌惮对方,独孤浩倒是凭借着地阶修为能够飞离,但是楚超风却没有法子离开,不过所幸现在战斗都集中到了萧家洞府前。凤家星宇阁因为距离稍远,倒是门前清净。

  “秋石,你先躲入星宇阁中,那团鼻涕中的人有招很厉害,我怕他到时候伤了你就不好了,对了顺便替我看好万研还有凤玉,现在不许任何人从星宇阁出来楚超风转念间已然想到招困人之法,心念动召唤起银毛来。

  楚超风自从和银毛签订了兽魂契约后,体内融入了银毛的部分精血,又在拓波府邸中激发了寒脉小对于寒气的掌控倒也有几分火候。只是无法拿来真正伤敌罢了,不过他现在自由妙用。

  心念动,体内元气便化作丝丝寒气从他掌心渗透而出,同时他运转归元决的法门,调动天地间的元气开始汇聚过来,凭着体内寒脉激发后,对天地元气中水元气的亲近。那透体而出的寒气逐渐化作滴滴冰晶出现在四周。空气中的水分骤然增加了许多。

  “这小子玩什么玄虚?这等半吊子的凝冰术有个屁用,连冰锥都无法形成又岂能奈何得了我。莫说这白云兜本就不怕水属性的攻击,就算形成十八道冰锥,我堂堂地阶修者还怕了不成这边独孤浩正在心中疑惑着,空气中的水分却越来越多。

  楚超风也不理会空中独孤浩,埋头做着自己的事,待到感觉差不多时,他的体内忽然飙射出道火舌,这次他施用的不是黑焰麒麟的寒虚火焰而是实打实的炙焰决凝聚的虚莲火焰,朵通红的火莲炸裂开去,四周本就充分至极的冰晶立马化作水汽升空而起,白雾袅袅,浓郁得伸手不见五指。

  第二百二十二章比试与阴谋十四

  浩周身躲在白云兜中。心中暗自嘀咕道:“任你小碎子玄虚来,我都以不变应万变,待到你稍稍松懈,我便给你来上那么几剑。看你往哪里逃。

  ”

  四周凝聚的沛然水珠被楚超风施出炙焰决烘烤,立马化作片雾气,笼罩四野,目力所及难以看清四周,独孤浩既然抱定这等守株待兔的心思,也不加理会楚超风的动作。

  而此刻站与星宇阁洞口前的冷秋石却觉得身侧股风刮过,银毛化作银电射出洞府,没身与浓雾中。

  独孤浩还在好整以暇时,陡然觉得不对,身下股寒冷彻骨的阴风刮过,四周雾气在倏然间化作冰块,蓬白雾立马将他的白云兜罩住,随着白雾浓郁,他骇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冰封在块长方数米的冰块中。

  随着冰块成型,四周雾气立马席卷过来,宛若有只看不见的巨手推动,随着雾气涌来,四周暴致也逐显露。只银毛小兽正拼命吐着白色玄冰之气,加固着冰晶。

  银毛也是八阶元兽,而且本身又是冰风属性,这番在楚超风授意下吐出玄冰寒气分外卖力,只把那快冰晶封了层又层,本来只有数米立方的冰晶涨大到了十丈左右。

  楚超风甚是满意的看着这块冰晶,从弥戒中取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