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很痛。

  “安琪儿,你想拭君吗?”蓝智彻蹙眉道。

  虽然不是很痛,但是这丫头也太小气了,如果梅妃那里肚子马上要出来,如果不是太后相逼,封她个公主道也无妨,但是现在他缺少的是皇后,不是公主。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要做皇后,不给我公主做拉倒,姑娘我去做侠女。”安琪嘟着嘴道。

  既然皇宫不好混,那她混江湖去了,大侠应该比皇上好傍,而且大侠都是玉树临风,潇洒不羁的。凭她黎安琪的聪明脑袋,定可以傍上个有钱又厉害的美男大侠。

  “侠女,哈哈哈就你这样还去做侠女。”蓝智彻非常不给面子的嘲笑道。

  “皇嫂,你知道这‘侠’字作何解释吗?”就连蓝鸿羽都忍俊不住,看着安琪笑问。

  “我当然知道,就是武功”安琪没说下去,因为第条武功高强她就够不上,更何况后面的。

  稀里糊涂做皇后1

  “我当然知道,就是武功”安琪没说下去,因为第条武功高强她就够不上,更何况后面的。

  “安琪儿,你认命点,安分的做朕的皇后吧。”蓝智彻将安琪拉到面前,有点炫耀似的笑道。

  “哼,哼,哼”安琪用鼻孔回答着蓝智彻。

  皇帝的话是不容质疑的,任凭安琪如何抗议,蓝智彻还是坚持要立她为后。

  不过幸好蓝智彻做了让步,不再将她交给老巫婆学那虐人的礼仪了,而且请了个美女,极有耐心的给她做示范。

  就在安琪还没搞清状况的时候,大婚的这天就来了。

  安琪虽然觉得蓝智彻透逗,但是她还是嫁了。要问为什么?安琪给自己列了几条理由。

  第:这是人家的地盘,她又不是活腻了,敢同皇上做对。

  第二:虽然她未成年,但是这个皇上说的也没错,古人确实很早就结婚,入乡随俗,这也没得说。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蓝智彻长得实在太勾引人了,虽然这些天她也看了不少帅哥美男,但是综合比较下,好像蓝智彻比较有魅力。

  当然其实这三点还不是最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是,蓝智彻有有花不完的钱山等着她挥霍,反正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不喜欢,应该都可以休了的。

  管它呢,反正穿都穿了,美男也看了,而且金山,不,准确的说是钻石山,有钻石山任她挥霍,那她就先挥霍了再说。

  大婚这天,安琪除了好奇之外就是惊奇,没想到这皇上结婚搞的跟国庆似的,整个皇宫都了起来。

  这天是安琪最兴奋的天,也是她第次体会到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用安琪的话说,那感觉简直‘帅呆了’,怪不得古代的女人都要往宫里挤,怪不得宫里的女人都要往皇后的宝座上爬。

  稀里糊涂做皇后2

  连串的仪式结束后,安琪已经累得直不起腰了,这哪是婚礼啊,这简直就是找罪受。个月的‘淑女课程’已经让安琪疲倦不已,这礼仪之课刚完成,又来这么道要人命的立后大典,简直拿她当‘超女’,

  被搀扶进历代皇后寝宫的安琪,进门就扯下了头上沉重的凤冠,脚上的绣鞋踢。

  ‘砰’的下,安琪将自己扔在绣着龙凤呈祥的新床之上。

  “皇后娘娘,您不可以”宫人脸色大变,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这凤冠是要等皇上来摘下的,而且皇后只能坐在床上,还有很多礼仪未完成。

  “别对我说不可以,再说我就要死掉了。”闭眼仰躺床上的安琪不耐道。

  “皇后娘娘,快起来,用茶漱口,今天是皇后娘娘大喜的日子,这个‘死’奴婢该死奴婢掌嘴。”宫人跪在地上,自掴嘴巴。

  “拜托,不就是个死字吗,行了,行了,再大就出血了,你们都退下吧。”听着那清脆的掴嘴声,安琪不得不坐起,对着宫人不耐道。

  真是封建,迷信,不就是说个话吗,要是真这么灵验,那每天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皇后娘娘饶命,奴婢”想必宫人又误会了。

  “行了,行了,我不会将你们怎么样的,我都累了整天了,你们能不能让我安静的睡会。”安琪不愿再看她们这副奴颜婢骨,干脆倒床拿枕头捂住了耳朵。

  “终于安静了。”待安琪再拿开枕头时,殿内终于安静了,安琪脸上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

  “咕咕咕”安琪刚闭上眼,肚子里传出了咕咕的抗议声。

  “好饿”安琪抚着肚子由床上坐起,眼就看到正前方桌上丰盛的饭菜,有酒,有肉还有点心。

  “看上去很香,定是她们知道我饿了,特意准备的。”安琪想都未想就冲过去大快朵颐。

  洞房花烛不谈性1

  就在安琪酒足饭饱,躺在床上摸肚皮之际,脸笑意的蓝智彻终于出现了。

  “安琪儿,别同朕说这些都是你吃了?”蓝智彻看着桌子上狼藉的杯盘,惊愕道。

  “是啊,谁让你们虐待我,天都不给我饭吃,我可是正值发育期,不吃饱怎么长身体。”安琪儿闭着眼理所当然道。

  “安琪儿,你告诉朕,你不会让朕失望的吧?”蓝智彻坐在床沿,看着床上乱没仪态的安琪儿问道。

  “失望?那得看哪方面了。”安琪打了哈欠,慵懒道。

  “哪方面?”蓝智彻看着安琪那不雅的姿态,头顶飞过群群乌鸦,个月的礼仪,难道她什么都没学进。

  “啊?蓝智彻,你这个大色狼,你不会是想”安琪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坐起,指着蓝智彻惊道。

  “我想什么?”被安琪突如其来的动作给震住的蓝智彻时未明白安琪话中的意思,直到看见眼前那颤抖的手指才恍悟。

  “就是就是不管你想什么,反正是不可以的。”安琪摇着头,抢过被子不安道。

  “什么不可以呢?安琪儿,你在担心什么?”蓝智彻抬首暧昧的看着心儿,甚至恶心的抛了个媚眼,色色道:“皇后是在说合宫之礼吗?”

  “对,就是那个什么礼,我告诉你,是你非要娶我的,并非我自愿的,所以我不可能同你做”安琪红着脸窘道。

  “做什么,这样吗?”蓝智彻勾起安琪小巧的下颌,俊脸寸寸逼近。

  安琪知道这个时候她应该推开他的,甚至应该站起身,大骂他是色狼,但是她却点都不想,她的心在怦怦的跳,好像要蹦出来似的。

  安琪的小脸迅速燃烧,羞涩的眼神定在蓝智彻帅气的笑脸上,有些期待,有些兴奋,还有少少的不安。

  洞房花烛不谈性2

  “安琪儿,你这是在勾引朕吗?”蓝智彻在安琪唇边轻道。

  安琪闻言正欲发嗔,蓝智彻的唇风样刷过她的唇畔,安琪脑中轰的下。

  “让朕来教你。”蓝智彻见安琪脸上迅速堆起的红晕,轻舔上了安琪嫣红的唇畔。

  就在安琪惊愕张嘴之际,蓝智彻眼中升起抹笑意,灵活的舌迅速滑入安琪口内。

  安琪脑中轰轰作响,大眼呆愣的盯着眼前蓝智彻放大的俊脸,忘了呼息,忘了反抗,甚至连配合也忘记了。

  蓝智彻见安琪未回应,更是全力挑逗,湿热的舌尖前伸欲勾引安琪的香舌。

  “轰,轰”打雷了,被雷辟中了,由舌尖透出的酥麻感像道电流迅速窜过安琪全身,安琪本能的伸舌与蓝智彻温热的舌尖在口腔中交会,勾缠

  “呜”蓝智彻的大手抚上安琪的后背,顺着背部的曲线游移。

  “呜”安琪感到肺部缺氧,呼吸困难,不行,她快要死掉了,好难受,刚才那种麻麻的,刺激的感觉跑了,剩下的只有窒息感。

  “傻丫头,亲嘴的时候记得要用鼻子呼息。”蓝智彻由手上感觉到安琪的异常,松开唇戏谑道。

  “人人家只是”安琪红着脸结巴道。

  她又没与人接过吻怎么知道接吻的时候还可以呼息的,安琪拉过被子往头上盖,羞死人了,要是让老师知道没准会按校规处罚她,但是要是死党们知道,肯定会问她与美男接吻的感觉是什么的。

  “安琪儿,你这样会闷死的,你现在是已经是朕的皇后,我们是夫妻,亲嘴是很正常的,没什么羞人的。”蓝智彻轻拍着被子的隆起安慰道。

  “不要,会让人笑话的。”发琪闷闷的声音由被中传出。

  拒绝同房1

  “黎安琪,你说什么?”蓝智彻站起,转身朝床内侧的安琪怒喝道。

  “你这么凶做什么,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又不是比谁声音大。”虽然安琪鼓起勇气与蓝智彻对视,但是后面的话还是越说越小声。

  “过来。”蓝智彻忍着被怒火,朝安琪儿伸手道。

  “不要。”安琪扭了下身子,摇头道。

  “过来。”蓝智彻的音量加大了。

  “不要,说不过去就不过去。”安琪竟是也在加大。

  “朕再说遍,过来。”蓝智彻几乎用吼得道。

  “过去就过去,凶什么凶,又不是比谁嗓门大。”安琪拿过枕头,抱在胸前,这才慢悠悠的站起,步三摇晃的往床边走。

  “你要是再敢同朕唱反调,朕现在就命人将你拉下去。”蓝智彻把将安琪拉下,抱在腿上,使之与其对视,尔后恐吓道。

  “拉下去做什么?”安琪猜疑的看着蓝智彻,心道,拉下去,好像影视剧中拉下去这三个字就代表着砍头,难道蓝智彻也要砍她脑袋,想到这,安琪伸手捂着脖子,不安的看向蓝智彻。

  “既然你都不然做皇后了你说拉下去做什么呢?”正欲解释的蓝智彻看到安琪眼中那强烈的不安,恍悟,故意冷着脸误引道。

  “不要,我不要被砍脑袋,我这脑袋留着还有大用处。”安琪抱着脑袋吼道。

  “你这小脑袋瓜子又听不进话,留着做甚?”蓝智彻继续恐吓道。

  “谁说我听不进的,是不讲道理,老是拿皇上的身份来压我。”安琪松开手辩解道。

  “朕有吗?几时拿皇上身份压你了?”蓝智彻扳正安琪小脸质问道。

  “当然有,你现在就说,开口闭口朕的,你这不就是拿皇上身份压人吗,谁不知道朕是皇上专用的,你要真是亲民,以后就不要说朕,改用我。”安琪见挣不脱蓝智彻的钳制,只得瞪大眼与他理论道。

  拒绝同房2

  “哈哈哈这就叫压你,你还是小心眼。”蓝智彻闻言失笑道。

  “不管了,反正你是皇上,你说有就有,你说没就没,但是你不准拿身从压我,今天我是新娘,自然是新娘最大,皇上靠边。”安琪说着欲往外挣。

  “皇上靠边,安琪儿,你真的不是般的大胆,虽然今天新娘最大,但是朕这个新郎倌怎么说也不应该放弃自己的权益吧。”蓝智彻抓着安琪儿的小手戏谑道。

  “随便,反正只要你别找我就行。”安琪终于挣开了蓝智彻的手,并成功的爬回了床上。

  “朕不予你理论,与你说晚上,你也转不过来。”蓝智彻说完不再与安琪纠缠于唇舌,站起身直接宽衣。

  “喂,你要干什么?”安琪见惊道。

  “当然是睡觉了,难不成你连睡觉都不让朕睡?”蓝智彻脱掉外衣,看着正用手指他的安琪儿无奈道。

  “当然不是,只是你可以不可以去别的地方睡,我记得蓝就是那个王爷说过正阳殿是你的寝宫,你是不是应该去哪睡。”安琪儿很好心的提醒道。

  “安琪儿,你最好闭嘴,朕的大婚之日,你竟要朕孤枕独眠。”蓝智彻扔掉衣服,直接上床与安琪对视道。,

  “啊强犦啊”心儿见蓝智彻上床,本能的大叫道。

  “闭嘴,你要是再叫,朕现在,马上就强犦你见鬼了,朕竟然跟着你说强犦。”蓝智彻手捂着安琪的小嘴边恼道。

  “啊”这次叫出声的是蓝智彻,因为安琪竟然张口咬了他,而且咬的正是虎口。

  “黎安琪,别逼朕打女人。”蓝智彻恼道,天底下最郁闷的新郎莫过于他了,新婚之夜晚不让入洞房也就算了,竟然还被女人咬,真是要多背有多背。

  拒绝同房3

  “快来人呀,皇上要打人了。”黎安琪闻言,马上叫道。

  “唔”蓝智彻实在气得不行了,直接以口堵嘴,见安琪马上安静,蓝智彻坏心的轻咬她的唇畔。

  “痛。”安琪别开头痛道。

  “你也知道痛,那你咬朕怎么不觉得呢?”蓝智彻说完又不怀好意的堵上了,愣是不再给安琪解释的机会。

  “闭上眼,朕说过了,亲吻的时候要闭上眼。”蓝智彻见安琪还是傻傻地睁大眼,不由抱怨道。

  不知安琪是迷上了蓝智彻的吻,还是被蓝智彻吻晕了,竟真的依言闭眼。蓝智彻见,眼中浮上了笑意,早知道这招如此管用,就不同她废话那么多了,直接用做的就可以了。

  “啊”蓝智彻越吻越深,越吻越悠长,直至将安琪从未有过的情人挑逗而去。

  安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只得用双手紧攀着蓝智彻的肩,即使如此,他们的唇也没离开过。

  “唔,安琪儿,你竟然如此甜美,要朕如何放开。”蓝智彻将安琪压在床上,在她唇畔轻声低语。

  “嗯”见蓝智彻的唇离开,安琪不依的搂着蓝智彻的脖子往下压,好似吻上瘾了似的。

  蓝智彻怔了下,见安琪突然如此热情,有点受宠若惊,立即卖力的配合安琪的挑逗,大手更是不安分的解开了安琪身上红色的凤衣。

  “啊你在做什么?”正在欲望之颠的安琪,突觉胸前凉,所有的感官全回到脑中,立弹射似的推开蓝智彻,恼道。

  “安琪儿,朕只是做”

  “色狼,流氓,谁叫你脱我衣服的,走开。”安琪将被解下的衣服抓在身前,怒道。

  “有吗?安琪儿,你那只眼睛看到朕脱你衣服了,是你自己觉得热脱的吧。”蓝智彻本欲争辩,但思及先前争执的结果,遂改用赖皮方式道。

  被吻征服1

  “你我我才不会这么傻,走开了。”安琪见蓝智彻突然变得如此无赖,时也不知道是要骂还是要打。

  “蓝智彻,你走开,别挡着我。”安琪拉好衣服欲下床,却让床外侧的蓝智彻挡住了。

  “安琪儿,你这是要去哪呢?”蓝智彻笑问道。

  “回翠云宫睡觉。”安琪冷着脸道。

  “安琪儿,以后这就是你的寝宫,那都不准去了。”蓝彻智伸手强制性将安琪揽入怀中,咬着她的耳朵道。

  “不要,既然你喜欢,这里让给你就是了,反正皇宫这么大,找个睡觉的地方很容易。”安琪刻意忽视耳畔的酥麻,冷着脸道。

  “你说的没错,虽然皇宫很大了,但是除了这间云祥宫,与朕的正阳殿外,别的地方都没你睡觉的位置。”蓝智彻说着故意用舌尖轻刷过安琪的耳垂。

  安琪阵点醒战栗,身体越来越软,竟然靠在蓝智彻的肩头。

  “蓝智彻,你好卑鄙,不准你再亲我。”安琪用瞪着蓝智道。

  虽然话好像很重,但是从安琪那满含情欲的小嘴中吐出,却像极了两口子的打情骂俏。

  “安琪儿,你是说这样亲,还是这样亲?”蓝智彻故意绕着安琪耳部的轮廓轻舔,尔后滑至心儿鼻尖,再轻舔至唇畔,温热的唇在安琪欲拒还迎的眼神中再度贴上了她微凉的小嘴。

  “啊蓝智彻,你好讨厌,我不要不要做那种事”被情欲控制的安琪知道自己无法抵抗蓝智彻的诱惑,羞愧的泪水顺着眼角滑下。

  “安琪儿,你”蓝智彻被安琪眼中晶莹的泪给震倒了,从来没有人在她怀中哭,更没有女人拒绝过他的求欢。

  可是安琪儿,他直以为安琪是在用欲擒故纵的方法引诱法,直以为她是欲拒还迎,但是此时,那闪光的泪,却像剂清泉,让他彻底醒神了。

  被吻征服2

  “宝贝,别哭,是朕不好,乖,别哭了。”蓝智彻柔声安慰道。

  “呜呜蓝智彻,你好坏,好讨厌呜呜人家都说了不要你”安琪伤心的哭诉。

  “对不起,是朕错了,是朕不好。”蓝智彻从来没安慰过女人,尤其是像安琪这样半大不小的女人,除了说错了,别哭,他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

  “55555555你好讨厌,直,直欺负我,哇”安琪趴在蓝智彻肩头伤心的大哭。

  她以前只听人说过男女之事,从来不曾像这样被人挑逗的神魂颠倒,真的好丢脸,好丢脸,越想越伤心,越伤心哭得越大声。

  “安琪儿,你别再哭了,朕答应你,今晚不会再碰你。”蓝智彻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安琪的泪水浸湿,只得无奈的妥协道。

  虽然书上说过女人是水做的,但是也没见过如此爱哭,能哭的女人,这淅沥哗啦场哭下来,无疑于发洪水,别的不用看,光看他后背就知道了。

  “安琪儿,朕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应该沐浴,应该等着你的眼泪来泡个眼泪浴,那肯定比泡温水要舒服。”见安琪依旧没有停止的趋势,蓝智彻只得自我逗趣道。

  “噗,呵呵,真的吗?你泡过泪水澡。”哭得正起劲的安琪,突然破涕为笑道。

  “当然是真的,你看朕的衣服都泪水泡过了,明天直接让小庆子拿去晾就好了。”蓝智彻见安琪终于笑了,烦躁的心这才稍稍平静,并过身让安琪看他后背。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安琪看着贴着肌肤的湿衣,歉意道。

  “好的,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有点,朕现在要脱了它,你不许再大喊大叫。”蓝智彻边解衣,边叮嘱道。

  “嗯。”安琪转哼道。

  色色安琪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