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金枝(1/2)

加入书签

  ,金枝?什么金枝?小雅,她是你姐姐伊依啊!半年前你把她介绍给我的,和我在一起生活了半年多、帮我做饭洗衣服的伊依!”吕阳此刻脑子里很有些混乱,已记不清楚到底伊雅的记忆被诡域抹除篡改成什么样子了,也不想管这些了。

  “你放开我啊!”金枝无缘无故被吕阳抱着轻薄,又挣不脱,羞愤到了极致,此刻终于象是想到了什么,在吕阳的手臂上猛咬了一口,还拿脚使劲踩跺着吕阳的脚,想逼他松手。

  吕阳整个人就象麻木了一样,任凭金枝在他手臂上咬出血水来,脚也被踩踏得生疼,就是不肯松手,只是呆呆地看着怀中的“伊依”

  “吕阳称松手啊!”

  伊雅也使劲掰着吕阳的手臂,云城酒家里的服务员甚至是保安都闻讯赶了过来,吕阳看到“伊依,的表越来越难受,终于还是把她给放开了。

  她被诡域抹除了记忆吗?

  金枝挣脱后“哇”地大哭了一声向包房门边跑了过去,伊雅连忙追了上去,伸手拉住了金枝。

  “他不是坏人,他可能把你误认成另一个人了。”伊雅在包房门口向金枝不停地解释着。

  吕阳也已经跟了过来,见到自己把“伊依,吓成了这样子,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时候,不应该再急着和她相认了,还是先稳住她的绪,慢慢了解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再说吧。

  “金枝小姐,对不起。”吕阳向金枝道了声歉,然后又借机观察了一下她。

  如果说她不是伊依,吕阳打死也不信。

  伊依是除外婆之外,吕阳最熟悉的一个人了,和她在一起生活了半年多伊依眼睛、鼻子、耳朵、嘻巴长得什么样子,吕阳比任何人都清楚,面前的“伊依”如假包换。

  伊雅把服务员和保安赶出了包房警告过吕阳不许再动手之后,扶着金枝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小雅,她真的是你姐姐,你应该见过你~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吧?

  你看她长得是不是和你~妈妈很象?”吕阳突然想起了年轻时的伊母连忙向伊雅说了一下。

  伊雅听了吕阳的话之后,看着面前的金枝,似乎有些楞住了吕阳先前的举动确实很荒唐,但是他刚才说的话,却让伊雅无法再以“荒唐,来解释了。

  金枝,确实和年轻时的伊母长得很象毋庸置疑。

  “这世上,长得象的人很多,总不会都有亲缘关系吧?”伊雅向吕阳摇了摇头但是当吕阳看向她的时候她的眼神明显闪躲了一下,

  才又重新看回了吕阳。

  吕阳当然不会这么认为,因为,他亲眼见到过年轻时的伊母,并且亲手从伊母肚子里把“伊一,和“伊二,给接生了出来,很明显面前这位金枝小姐,不是“伊一,就是“伊二”

  依照吕阳的直觉,面前这位金枝小姐是伊依的可能xing非常大,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种直觉。

  一个你很在乎的人,和你十分亲密的人,那种感觉,语无法表达,更多的就是直觉。

  黑衣人带走双胞胎姐妹之后,如果没有杀掉她们,就肯定是把她们送去了一些人家抚养,显然面前这位,就是被送到了金家。

  这个世界,因为诡电脑的到来生了很多改变,其中就涉及到了吕阳和伊依,黑衣人不仅仅是给吕阳和伊依留下了一部诡电脑,还出现在二十年前的伊家,这一切所有诡异的变化,黑衣人都难脱干系。

  “你想泡我,也不用如此费尽心机吧?居然编出这么荒谬的故事出来!”金枝听了伊雅的劝之后,很愤怒地瞪着吕阳,身为豪门千金,万千宠爱集于一身,追求者众多,什么时候有人居然敢这么轻薄于她了?

  如果不是看在伊雅的面子上,这件事金枝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小雅,让你~妈妈把她年轻时的照片一张到你手机里,给她看看,她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吕阳转头看向了伊雅。

  “吕阳,你到底要干嘛呢?”伊雅不太愿意地看着吕阳,好象是这种事让她感觉很是尴尬。

  她答应了今晚和吕阳一起吃饭,但是金枝也刚好约了她晚上一起吃饭,她只得和金枝说有人约了她,当金枝知道约伊雅的人是个男的之后,八卦心思顿时起来了,立刻提出要一起赴约,结果,整出了这档子事来。

  伊雅当然相信吕阳这么做,不是想要泡金枝,而且她隐约也记得吕阳曾向她提过她姐姐的事,但是,说金枝就是伊依,这确实太荒唐了。

  吕阳平静了一下绪,看向了仍然梨huā带雨的金枝:“金枝小姐,你就没有现,你和你爸爸妈妈长得一点儿也不象吗?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你自己的身世吗?相信你见到小雅母亲年轻时的照片以后,一定会有些想法的。”“我是我爸妈亲生的!你再乱说话,我找人撕烂你的嘴!别以为你是小雅的朋友,我就不会动你!”金枝恶狠狠地瞪着吕阳。

  从小长到大,一直倍受家人保护,今天和这男人一见面,就被他抱着轻薄,而且还说她不是父母亲生的,简直让她忍无可忍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伊雅的朋友,金枝现在就已经要叫人过来海扁他一顿了。

  当然了,她真那么做的话,就知道吕阳的厉害了。

  “你流血了”伊雅很心疼地看着吕阳的手臂,刚才被金枝咬过的地方血水全都浸了出来,把他的白衬衣浸出好大一片血红。

  “小雅,让你~妈妈把年轻时的照片传一张给你。”吕阳对手臂上的咬疼根本毫不在意,继续催促着伊雅,以免被她岔开了话题。

  对伊依的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让吕阳已经不想再管其他任何事了,他知道无论huā多么大的代价,他也不会让伊依再次从他面前消失。

  但目前最要紧的,是必须说服伊依,让她先承认她的身份才行然后再让她慢慢明白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小雅,让伯母传张照片过来吧!如果我和伯母长得不象,他今天就死定了!”金枝对吕阳的话半信半疑,但看在他手臂被她咬得血肉模糊的面子上暂时还是决定调查一下再说。

  吕阳也看向了伊雅,他此刻信心很足,因为他见过年轻时的伊母,一旦金枝见到了伊母年轻时的照片就再也无法无视吕阳说过的话了。

  因为,她们两个,长得实在太象了。

  最让吕阳奇怪的是伊雅的表现,虽然吕阳说起金枝和伊母很象的时候,伊雅当时表现出了震惊但是吕阳觉得伊雅应该在见到金枝第一面时,就会感到很震惊才是。

  而她此刻的表现也有些奇怪。

  在金枝和吕阳的双重催促之下,伊雅只得拿起手机,给伊母打了个电话,编了个理由让伊母传一张年轻时的照片到她手机里。

  等待的时候,包房内陷入了一片死寂金枝一直恶狠狠地瞪着吕阳,伊雅同样也看着吕阳,眼神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吕阳就象没注意到她们瞪他一样,自顾自地吃起了桌子上放的点心和小吃。

  今天的这一幕,让吕阳回忆起了半年多之前,伊雅带着伊依第一次和他见面吃饭的景。

  那时候的伊依,在初见吕阳的时候显得很拘谨很矜持的样子,但是在现吕阳也有些拘谨之后,她很快就反客为主,变成了三个人之中最活跃的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