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道歉(1/2)

加入书签

  ~日期:~09月20日~

  吕阳试着向下拉扯了一下尸虫,这显然导致了极度的神经疼痛,似乎超出了月尸能忍受的范围,导致月尸的脸色黑青到惨白,狂嚎之外,表情也变得极为痛苦和狰狞,甚至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头上滴落下来。百度搜进入索 网 快速进入本站

  吕阳实在研究不清楚尸虫的神经是如何接入人大脑中的,他索性把尸虫又往下扯了扯,一些乱七八糟的神经血管被拉长后,发出声声崩断的声音,原本吕阳还想一根一根用手术刀切断这些神经的,后来嫌麻烦,索性又用力一拉,终于把尸虫的身体与上部神经彻底拉断了开来,然后扔到一旁,用拳刃斩成了数截。

  尸虫被拉扯走之后的月尸并没有断气,喉咙里发出很浑浊的声音,眼睛却变得微微清亮起来,甚至流出了泪水。

  “你能看到我吗?我正在救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能,就闭一下眼睛。”吕阳向被取出了尸虫的月尸说了几句,还用手在它眼睛前晃了晃。

  月尸的眼珠子随着吕阳的手转动了几下,还听从吕阳的命令,闭了一下眼睛。

  “你现在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吗?手指能动吗?”吕阳又接着问了那月尸一句。

  当然,被强行取出了体内尸虫的月尸,应该不能再被称为月尸了,但它们也不是正常人类,被称为半月尸或许更适合一些。

  问过半月尸之后,吕阳看向了半月尸的两只手,结果其中一只手的食指还真的弯曲了一下。

  吕阳不由得大喜过望,正准备进一步向半月尸询问什么的时候,半月尸的身体突然剧烈痉挛起来,表情也变得极为痛苦。

  “坚持住!别放弃!”吕阳努力安抚着半月尸的情绪,但是,当半月尸的身体不再痉挛之后,吕阳发现它一动也不动了,瞳孔也开始放大……

  手忙脚乱了一会儿之后,吕阳发现这半月尸真的变成了一具尸体。

  很显然,实验失败了。

  “我们需要一个懂医术的同伴。”韩熙真先前还以为吕阳很懂,现在似乎发现了他在这方面根本就是个外行。

  “到哪里去找懂医术的人?”吕阳摇了摇头,实验失败让他很是气馁,他也想找一个懂医术的人啊,但是,这诡任务之中,除了他和韩熙真之外,到处都是游荡的月尸。

  刚才去社区医院,里面一个活人也没见着,医生护士全都变成了月尸,吕阳甚至还见到了穿着白大褂的夏琰,她试图攻击吕阳时,被韩熙真一枪射中咽喉要害,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我哥哥的团队里就有一名医师,医术很高超,还从诡商店兑换了一整套常用的医疗器械,我们在做任务时受了伤,都是他帮着医治。”韩熙真喃喃地嘀咕了几句。

  “团队?”吕阳听到这个词感觉有些奇怪,诡域之中,还能有这种东西存在吗?在他的想象中,诡士之间似乎都是敌对的关系,韩熙真是因为新手任务,才不得已成为了他的伙伴,让他有机可趁借机制服了她。

  “你刚刚成为高级诡士,应该会有一些资深者向你发出过邀请吧?一个人做诡任务是很痛苦的,如果组队一起任务,相互之间有分工照应,会容易很多……不如……这次诡任务结束之后,如果……你还活着,就加入我哥哥的团队吧,虽然他会看不起你,但你身手还不错,再加上有我担保,我想……他最后肯定还是会收下你了。”韩熙真接着向吕阳解释了一下,还顺便向他发出了邀请。

  “没兴趣。”吕阳摇了摇头,就算要组建团队,他也不会跟着个韩国男人,能和韩熙真这个棒棒女成为伙伴,一方面她是个女人,另一方面,她一路过来一直很听他的话,所以他并不讨厌她,而让吕阳去加入一个韩国男人领导的团队,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你这个人真是不知好歹!”韩熙真本来觉得说服哥哥让新人吕阳加入,是很给吕阳面子的一件事情,没料到直接被吕阳拒绝了,用句中国的俗话说,叫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我看你根骨不错,特别是枪法已达到出神入化之境界,不如以后就跟着我混吧,保证比你跟在你哥哥身边要强很多。”吕阳很不严肃地反挖着墙角。

  “跟着你?是不是我觉得自己这次还不够惨?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就是遇上了你!”韩熙真双眼燃烧出怒火来,吕阳不提这个还罢,提起来,那真是苦大仇深。

  “算了,既然你不肯跟着我,我也不想跟着你,以后谁也别说让对方加入的事情了。”吕阳向韩熙真摆了摆手,又看向了床上的半月尸尸体思索了起来。

  “你……”韩熙真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她总觉得自己胸口象是堵着一团闷气,发也发作不出来。

  这个男人,快把她弄疯了,她觉得她应该很恨他、恨不得要杀了他才是,但是……

  但是,当她看到他憔悴的样子时,她居然会心疼!

  这是爱情吗?

  这是她一直求而不得的爱情吗?

  不是!这绝对不是爱情!这一定是斯特哥尔摩综合症!不然根本就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一个人,如果对另一个人付出太多,却一直收不到回报,然后付出了更多,仍然没有回报,他她就会认为自己爱上了她他,其实,这里面蕴藏更多的,是一种不甘。

  但是,自古以来,又有几人能在身处其中时,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呢?

  ……

  在第一只月尸驱虫失败之后,吕阳又去活捉了第二只月尸、第三只月尸、第四只月尸……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吕阳虽然胸前异物感越来越强烈,而且再也无法进食,肌肉也开始变得发达,但是一直没有真正变成月尸。

  他的驱虫试验倒是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就是他弄清楚了尸虫控制人体的主神经是哪几根,分别有什么作用。

  只是,他换了好几种方法切断这些神经,或者用药物暂时阻断这些神经,只是,这么做,最后的结果全都是月尸彻底死亡,虽然死亡的时间有长有短,但被试验的二十多号月尸无一例存活。

  吕阳变得越来越烦躁了,有时候甚至会象月尸那般怒嚎几声,韩熙真也越来越担心了,她最担心的,是最终有一天,吕阳变成了月尸,她是否要扣动手中的扳机,射向他的咽喉要害处。

  有些事,吕阳并没有告诉韩熙真,那就是,这些天里,他发现他和更多更大范围的月尸之间有了感应,而且,他似乎还感应到,在龟蛇市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主脑般的存在,似乎正在控制城市里所有的月尸。

  不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

  ……

  一个月后,吕阳成功地让一个驱除了尸虫的半月尸存活了两个小时之久。

  在这两个小时里,吕阳甚至和它成功地进行了沟通,通过询问和眨眼的方式了解到了很多信息,但是,半月尸最后仍然死去了,尽管吕阳使出浑身解数,用最近才学会的急救术电击按摩半月尸的心脏,甚至给他注射一些很特殊的药物,都未能挽救这只半月尸的生命。

  从这只半月尸的眨眼回答之中,吕阳知道了其实这些月尸之中原有的人类意识都是清醒的,而且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体所能感受到的一切。

  比如吕阳锯开它们胸腔时,它们会很疼,就象不打麻药做手术一样,但是只能忍受,包括扯拉神经会让人痛不欲生之类的……

  这也让吕阳在看向小柔的眼睛时,内心变得更加痛苦了,因为他知道小柔能看到他,但却无法控制身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