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多分危险,你还是尽快找到薛神医,看他肯不肯救阿朱了!”乔峰冲我微施礼,抱起阿朱瘦小的身躯施展轻功飞身离开了。

  我暗叹声,心里却想:阿朱,虽然你从小就是个孤儿,还做了丫头,但现在你的苦难才算是刚刚开始。但愿乔峰能带给你幸福吧!如果,命运真的可以扭转的话,我到时候定会去救你的!

  就在刚刚阿朱被打伤的那刻,我似乎明白了个规律,乔三槐夫妇和玄苦大师在天龙世界里后面的作用不是很大,所以我可以挽回他们的性命。但是乔峰和阿朱我实在没有那种把握了。

  叹口气,摇了摇头,我正要从佛像后面走出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声轻响,佛殿里似乎又走进个人。

  英俊,潇洒,还有对大耳朵,却不是鸠摩智那个六根不净的大和尚是谁?我不禁暗暗心惊,看来天龙世界里改变的还挺多,想不到鸠摩智也会在这个时候跑来凑热闹!

  我慢慢的探出半个头去,只见鸠摩智进来就直奔那面铜镜,竟是也知道易筋经就藏在铜镜里。他伸手在第四个格子里摸了半天,估计是什么也没摸着,站在原地发愣。

  我心里暗暗咋舌,幸亏乔峰走的快了,否则鸠摩智被他撞见了,这八部天龙立刻就得少龙。

  鸠摩智见经书似乎真的不翼而飞了,脸上肌肉跳动了下,回头望了下身后,远处隐隐传来了脚步声。鸠摩智脸色变,脚下步子移动,躲到了左首第尊佛像之后。

  “方丈师兄,看来这里已经有人来过了!”个年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却不知道是谁了。玄慈不答,径直走上前来查看铜镜上的痕迹。半晌才道:“想来敌人是知道这铜镜之上的秘密,铜镜先后被开启两次,来人必定还未走远。止湛,你带几名师兄弟查看下本殿,玄难,你同我到外面查看下。”片刻之间已是把人手分派完毕。

  方才说话的玄难大师答应声,双手合什随着玄慈正欲离去之时,鸠摩智声长笑,从佛像后面走了出来。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五十六章当黑手伸向b

  题目本应该是当高手遇到高手,当b遇到黑手结果字数超了。支持脑残,恶搞无罪!流氓语录个大包著本周精华剩余很多,大家留言吧,全加精!

  玄慈大师作为少林寺的方丈,于礼数上倒是十分的讲究,先施礼,问道:“敢问阁下是谁?深夜到我少林寺有何贵干?”

  鸠摩智也还了佛礼,此刻的他又再次恢复了文质彬彬的得道高僧模样。“在下吐蕃国国师鸠摩智,在此有礼了。”

  玄慈大师也是老油条了,自然知道如何与人客气。我在第三尊佛像后面听他俩会说吐蕃国国师佛法高深,深得我佛之道。会说你少林寺的方丈领导群雄更是日理万机

  就在我昏昏欲吐之时,旁的玄难大师终于忍不住了:“鸠摩智,你深夜在我少林寺做什么!”看看,这就是忍的工夫不如玄慈,活该你只做个达摩院的首座!

  玄慈先慈祥无比的喝句:“玄难,不得无礼!”然后又把眼光转向鸠摩智,敢情他也想知道鸠摩智肚子里转什么坏心思呢!

  鸠摩智打了个哈哈道:“小僧深夜路过少林寺,突然想来菩提院瞻仰下我佛,这个应该不妨事吧?”

  “不妨事,不妨事只是,我少林寺向来晚上都会有巡查夜行不法之人的僧人,大师深夜现身,会给我少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的。”玄慈脸上不再挂着慈祥的笑容,此刻犹如罩了层严霜般冷峻。

  我不由的暗暗称赞玄慈深得领导的要诀,该宽的时候宽,该严的时候严,该笑就得笑,触碰到自己利益的时候就得怒!

  玄慈身边的都是少林寺与玄慈辈的师兄弟,大家几十年的交情,对彼此的脾气也很了解,见玄慈变了脸,都若有意若无意间悄悄移动了下脚步,却是把出殿的路全部封死了。

  “方丈这是成心要为难小僧了?”鸠摩智脸色也变了,再傻的人也看的出面前的人是要为难自己了。想不到来少林趟,不旦没能得到那本千辛万苦才打听到的易筋经,而且还要被迫与天下第派少林寺为敌,这下自己赔大了!

  “既然有胆量来少林寺偷经书,那就要有胆量承认才是。大师也是明白人,就乖乖的把经书交出来吧!”玄慈声音也渐渐的提高了,身旁的众光头更是群情激奋,大有言不和就拿黑暗中的光头晃晕你的劲头。

  鸠摩智双手合什,低低念了声佛号:“既然如此,小僧得罪了!”双手猛然运上内力,左手反拍出掌,正是般若掌中的招“慑伏外道”,左手式火焰刀劈出,身形同时也纵了起来。他急欲脱身,是以出手就使出了最强的杀招,脚下更是佛家无影腿连踢,竟欲从众人头顶之上跃过。

  “来个,将他拿下!”玄难大叫声,身后众位师兄弟齐上前来动手。鸠摩智武功本高,就算是对上玄慈也会稳居上风,此刻情急拼命之下又怎么会把几名达摩堂弟子放在眼里?虽然被玄慈挥袖挡下自己外跃的身形,但正往下坠落的鸠摩智却毫不慌张,双手空中翻,摩诃指大力金刚掌又同时使了出来。

  他以道家的小无相神功驱动少林的佛门功夫,使的毫无痕迹可寻,众僧时不敌他那沛然而发的力道,纷纷让开。鸠摩智哈哈长笑声,就欲出大殿而去。

  玄慈长叹声,知道若是任由鸠摩智出了大殿的话,必再难将之擒下。他日鸠摩智安然逃出少林的事情又必定会传遍武林,而江湖之上又将会流传少林无能的闲谈碎语了。

  这只,奇变陡生,道奇绝亮丽的身影自大殿右首第三尊佛像之后奔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住了本已踏出大殿的鸠摩智去路。

  鸠摩智无奈,只好再次返身退回大殿,这下却被少林寺众僧侣围了个水泄不通,再也不可能逃跑了。

  玄慈不由暗道侥幸,回头看时,却见我笑眯眯的站在大殿之外,心里却又咯登了下。

  鸠摩智虽被我招逼退,心里大惊之下,脸上却又丝毫不流露出来。他本就是极聪明之人,见玄慈方丈的脸色连变几变,顿时清楚了之里面的猫腻,长笑声道:“想不到堂堂少林寺,竟然也会有女人在深夜出没!”

  得!顶大屎盆子扣在了少林寺的头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就眼睁睁的出现在了少林寺。玄慈方丈的脸上已经开始有细密的汗珠出现了。

  我拍手笑笑道:“我刚才在山下经过,见到道黑影慌慌张张的往少林寺上奔来。我就以为是有歹徒想到少林寺捣乱,于是就悄悄跟来了。小女子虽然武功不怎么样,但是心向佛,见这位大师进了菩提堂,生怕他对我佛不敬,所以跟了过来。大师莫怪。”说着向玄慈施了礼。

  玄慈微微笑,还了礼,道:“姑娘不必客气。我佛向来广渡有缘人,姑娘能来这里,也算有缘,我少林寺可为姑娘破此例。”

  鸠摩智怒道:“那我到这里来又为什么不可以?”

  见他突然问了这么个愚蠢的问题,我心里稍稍安定了下,看来鸠摩智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果然,旁的玄难大声道:“适才你用的可是我少林的七十二项绝艺?”鸠摩智顿时哑口无言,心里却在后悔为什么自己这么笨。同时双怨毒的眼光也悄悄的向我射了过来。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五十七章当黑手伸向b二

  活该他倒霉!若是他之前不用少林七十二绝艺的话,当然也可以跟我样,厚着脸皮说自己是与我佛大有渊源之人,相信少林寺的人也不会拿他怎么样。但可惜的是,他之前为了追求可以快速的脱身,竟然无意间用上了少林的七十二项向不外传的绝艺中的四项,试问向来对自己的绝艺保密的少林寺又怎么会任由他出寺呢?

  玄慈双手合什,身后的玄难和众弟子已是环环相伺,只等声方丈声令下,就要再次拥而上,触摸到少林寺的逆鳞,对付鸠摩智也不必用什么武林规矩了。

  鸠摩智也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他眼光不时的从众僧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仍然挂着浅浅微笑的我的脸上,原本宝相庄严的脸上肌肉不断抖动,此刻竟连丝高僧的模样也是没了。

  “你这臭丫头为什么直与我作对?”鸠摩智此刻脸红脖子粗的,像只斗败了想耍赖的大公鸡般寻着每点可能翻盘的机会。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大和尚,谁让你在太湖我表哥家里与我们作对呢?若是你我素不相识该多好?我也不必处处与乖乖的你处处为难了。诶,大和尚,包养你的那个富婆应该不会希望看到你生气变丑的模样吧?”

  我的话,少林寺的和尚们自然是听不懂,就连见惯了世面的玄慈方丈也听不懂包养是什么意思,但富婆却还是可以隐约猜到的,虽然不太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说,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这边鸠摩智却是脸色大变,因为我似乎下子戳到了他内心深处的个大秘密。心神电转之下,鸠摩智又存了丝侥幸的心理:“这个小姑娘只是胡说的,她又没有去过西夏,又怎么会知道我曾经的段经历?更何况,我前段时间才第次遇到她,她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里从江南到西夏,又再到少林的!”想到这里,鸠摩智急变的脸色又恢复了原来的神彩:“这位小姑娘胡说八道,令小僧好生尴尬。”双手合什,意思摆明了不与我这个“胡说八道”的小丫头计较。

  这边玄难却是再也忍奈不住了,大手指鸠摩智:“兀那和尚,你偷学我少林寺的绝技,这是怎么回事?今天你不说个明白,休想活着下山!”

  我心道来的正好,赶紧加了把火:“这和尚刚才连施四种少林七十二绝技,从他熟练程度来看,应该还会其他的招数。大理世子段誉曾经说过,他在大理天龙寺施展了韦陀杵。而我表哥慕容复根本不会使韦陀杵!”

  得!从玄慈扬起的那两道眉毛我就知道,这把火烧的恰到好处。政治课的时候,老师讲过:“我们要把敌我双方的矛盾激发到最大,才有可能引起战争”

  本来以为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复杀了玄悲大师的,现在杀人凶手鸠摩智下子被我晾了出来。这下鸠摩智就算是跪下来求玄慈,玄慈也不会放他走了。更何况鸠摩智根本不会跪下来求他。

  事情步步向着我的计划进行了,菩提院大殿门口终于开始了场大激战!虽然并没有天下群雄并上少林那么宏伟,但起码有鸠摩智和向不怎么出手的少林方丈玄慈两大武功兼商业巨头注:两人都有钱,鸠摩智不必说,玄慈可以送叶二娘银子可以看出私货不少,这场戏还是颇为有看头的。

  轻轻的我从旁的房间里找了架马扎,搬到大殿门口,端端正正的坐着看他们打。

  话说,鸠摩智的小无相功不愧是功力深厚,兼之他又从慕容博那里学得七十二项绝艺的练法,再加上他本来的武学天赋,玄慈老和尚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但少林这边毕竟人多势众,达摩院的票人手又都是专业的武学大师,七八只拳手,四五条腿扫过来的时候,鸠摩智也就只有躲的份了。

  好在鸠摩智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挡的惊慌,躲的狼狈,但总算手中最拿手,又无形无迹的火焰刀总是在关键时刻发威,不但削走了玄难大师为数不多的胡须,使得玄难更像逃难的,更是逼得功力弱些的弟子连连后退不已。总算是连续不断的缓解着自己的危险。

  鸠摩智可能还不知道,激斗中的他此刻怀里已经悄悄露出了个异样的东西。虽然战场中的众人可能情急拼命之下没时间去注意些,但此刻悠闲的想唱歌的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是本书,边角上露出个“籍”字!

  同学们,你们会想到什么?现代的时候没少看武侠书的我立刻就想到了武功秘籍,再联想下鸠摩智刚才施展出来的少林绝技,此刻我有八分的把握确定:那必定是少林七十二项绝技秘籍无疑!

  迅速的在大脑中搜寻了遍,我想到了门功夫。这是个异常冷清的门派里的功夫,虽然不太光明磊落,却是极为有用的。“南派”门的盗术虽然常常用来盗墓,却何尝不能用来贴身偷东西?

  “食中二指并拢,以真气凝之”我试着用所记的方法试了试,手指凌空划了几下,竟然成功的挟到了只不小心飞过来的飞虫。看来这功夫与天下武学殊途同归,有了内力作底子,学起来异常的快!

  嘿嘿,鸠大师,这下让你尝尝鹊占鸠书的滋味!我暗中坏坏的笑着,站起来也加入了战圈。只右手在电光石火之间,已是插入到了五只齐轰向鸠摩智的拳头阵营之中。

  鸠大师,这不怪我,怪只怪你人缘太差了,我只是轻轻的那么碰了你下下,你不要生气哦!我再次坐到板凳上,继续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观战。

  鸠摩智却因为我这突然的下子吓的大吃惊,手上时不稳,竟然被玄慈连击两掌“般若掌”,心血阵。

  周的票票要给偶啊!后面还有章!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五十八章乔峰也深情

  感情戏,好难写不要笑我写的烂哦!

  鸠摩智脸色大变,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竟是退到了大殿之内。同时守在门口的少林寺僧人若想抓到他的话,必定要让几个人守在门口,再派高手进去抓他才行。但这样来,在场少林的有生力量势必会被削弱。以现在六名高手才堪堪与鸠摩智打平的情况来看,鸠摩智退步反而是给自己赢得了喘息和逃走的机会。

  玄慈也是知道这其中的玄妙,止住想进去抓鸠摩智的玄难,沉声道:“不可造次!”对里面的鸠摩智朗声道:“高僧若是隐匿不出,小僧只好守在门口等高僧同来了。”

  鸠摩智的声音空荡荡的从里面传了出来:“你爱等就在外面等好了,我在这里发现了个出口。”

  “切!”我大声嗤之以鼻。玄慈方丈愕然回首:“姑娘为何不屑?难道姑娘有什么高见吗?”

  我抬头望着满天星斗,淡淡道:“这菩提堂你又不是不知道,里面有出口吗?鸠摩智居然会拿这样的话来哄你。我在笑他笨。”见玄慈也笑眯眯的,明知道少林寺禁止女客出入,我故意微笑着拍拍手起来:“我要去少林寺大喊大叫啦!”

  玄慈也只是微微笑,道:“乐意之至!”知道我是想去引众僧前来,故意开的玩笑话而已。

  独自走在幽静的少林和尚窝里,我其实还是感觉挺不错的,虽然可能会多些尚存凡心的狼,但起码这里没有峨嵋派那么多的幽怨和冷清。

  都是光头啊!我低低的哼起那首歌:“剪不断,理还乱”心里却突然想起了大学时同班的黑马祥子所发明的单身氰歌:“捡破烂,专捡易拉罐,每个毛二儿”果然够氰的,凡是听到这冻人声音的都被毒的够呛。也因此被众人惊呼为毒歌王子。

  低低的哼了几句,突然想起还要叫少林的僧人过来呢,我不由的犯了难,难道要我来嗓子青藏高原?句呀啦唆估计就能把整个少林寺都震起来。唉,真愁人,我最后还是决定用最常用的也是有历史以来用的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方法:“着火啦!快来人啊!”

  和尚间相似的声音仿佛瘟疫般眨眼之间把众睡熟中的僧人都震起来了,然后是大片大呼小叫的向东边的菩提堂跑来。

  我闪先,吐蕃和少林和尚之间的内战我这个道家弟子还是少掺合的好。飞身上了寺院排排的房屋,我抬头看了看北极星,向着东北方向行去。

  却说乔峰抱了阿朱,依着我的指点,下得少林寺来,望见那片片黑茫茫的大地,却又不知道该向何处去找薛神医。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了。

  乔峰紧紧抱着半死不活的阿朱,不时的输股真气过去。阿朱却是断断续续的醒了又晕,晕了又醒。乔峰不敢放下她,手直把着她的腕脉,生怕个不小心,阿朱就此死去,自己手上就多了条无辜的生命了。

  半夜时分,乔峰带着阿朱到了山下小镇的客店里,轻轻放下阿朱,乔峰从怀里拿出二两银子交给小二,让他连夜去请镇上最好的大夫。回过头来又去看她。

  这夜,乔峰几乎没有合眼,时刻都在提醒着自己要救阿朱的性命。此刻小二去请大夫了,他也似乎落下了天大的事情般,这才有心思来细细的瞧阿朱的伤势。

  阿朱悠悠道:“乔大哥,我怀里有伤药。”手轻轻动了动,却是没有力气抬起来。乔峰连忙上前来拿,阿朱怀里的东西很多,几块碎银子,个打造的十分精致小巧的金锁片,上面刻着两行小字:“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另外还有个小小的白玉盒子。乔峰心中喜,记起是杏子林中谭公送她的,有了这极具灵效的伤药,乔峰脸上第次露出了笑容:“救命要紧,得罪莫怪!”伸手解了她衣服,将盒寒玉冰蟾膏都涂在了她胸脯上。

  阿朱此刻神智清醒,知道乔峰在救自己,脸上虽然娇羞无限,眼神中却颇为镇定和古怪。见乔峰专注的为自己擦药,突然胸口阵剧痛,又晕了过去。

  这时,小二带着大夫火急火燎的跑上来看伤。乔峰急忙把阿朱的衣服掩了掩,让开主位给大夫,自己站到了边。

  那大夫把了把阿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