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圈,身体也挤成排,只拿着双掌摆着架式与乔峰对峙着。突然间感觉自身内力正在不断的倾泻着,每个人心中都是大惊,急运内力相抗。而乔峰则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又抄起了只大海碗,仰脖又干了。

  我北冥神功运出,只觉得股股或阴或阳或刚或柔的内力不断的向我体内丹田涌来,仿佛条决堤的大河般,疯狂的顺着我原本脆窄的经脉泻而入,通向丹田。

  我瞬时间只感觉全身仿佛痛的都不再是我自己的了,心里却在胡天胡地的乱骂:“是谁说吸别人内力是种十分美好的事的?痛死我啦!”

  心里虽然忿忿不平,但此刻的我却也无可奈何了。随着内力的涌入,我丹田之中所练就的北冥神功自成的体系中所释放出来的吸力开始疯狂的自行运转,外界的内力也源源不断的被吸进那从来没有经受过如此考验的丹田。

  经脉被扩张的痛苦已经使我说不出话来,充盈的内力真气在体内各处经脉乱蹿不已。而我也深深的明白,若是此刻我说出话来,这口真气就登时会泄,而那时,恐怕我全身的功力也就废了,甚至还有走火入魔疯颠而死的可能!

  强忍着让自己忍受这难以言喻的痛苦,我艰难无比的转过头去看乔峰,冲他连连眨眼,希望他能发现我此刻的处境,然后出手相助,最好掌把我打飞,内力害死人啊!

  乔峰眼见围攻自己的众人突然之间仿佛中了邪术般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紧闭着嘴句话也不说,不由的大是纳闷:“你们都怎么了?怎么不打了?”

  这时倒在地上的赵钱孙突然大声道:“大家出力缠住他,这万恶不赦的狗杂种想跑!”

  乔峰此刻酒意朦胧,怒气勃发,大声喝道:“狗杂种第个拿你开刀!”运内力于掌中,式劈空掌向地上的赵钱孙击去。

  玄难玄寂齐呼声不好,两人各出右掌,要同时接了乔峰出手猛烈的掌,以救赵钱孙性命。

  而就在此刻,我的北冥神功仿佛吸饱了内力般,突然松了下来。那些正运着内力抗衡北冥神功吸力的英雄豪杰此刻突然失去了力量,不由的纷纷收力不住,身体前倾。其中人无巧不巧的竟冲到了乔峰掌前。在玄难玄寂与乔峰齐齐出手之下,仿佛只破旧麻袋般远远的飞了出去。

  玄难说道:“阿弥陀佛,乔峰,你作了好大的孽!”乔峰大怒:“此人又不止止是我所杀,你们也有份的,怎么不说?”

  众英雄见乔峰手下出了人命,纷纷发声喊,每个人心中都激起了同仇敌忾的感觉,手下再不留情,纷纷各施绝技的向着乔峰全身各大要害招呼。

  此刻我却是无暇顾及厅中群雄与乔峰之间的激战,慌忙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五心向天的坐在了墙角,开始努力的把吸收来的功力散到四肢百骸中去。

  可怜我刚才吸的高兴,此刻全身经脉涨痛的我浑身哆嗦,脸色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个被乔峰打飞过来的陌生人艰难的抬起头看了我眼,又晕了过去:“鬼啊!”

  此刻我丹田之中的内力来自各大门派,不管是阴柔的,还是阳刚的,功力深的还是功力浅的,此刻都毫无区分的堆在了我丹田之中。我深知若是不早些把这些隐藏的内患清理了,日后定会陷入走火入魔,万劫不复的境地。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六十九章北冥神功展神威二

  加更完毕!

  运起逍遥派修真法门中关于北冥神功的独门功法,我就地盘膝而坐,开始了用修真的法门炼化体内杂乱内力的过程。

  何伤师父送给我的玉筒之中详细说明了如何运用自身的后天真气来化为先天灵气。如果可以成功的话,我就算是正式步入了化力为气的修真初步入门了。

  按照玉筒上所述,我首先使自己的心神全部沉入到丹田之中,第步就要做到物我两忘,丹田即我的程度。据说这也是为了以后可以修出元婴作准备。达到元婴之境之后,可以说就算是肉身死去,也可以凭着元婴继续活下去。所以这丹田即我的境界是修真之人所必须达到的个最低水平。

  大厅之中乔峰掌劈脚踢,不时更会夺过别人的兵器挥舞几下,他杀戒既已开,自是不会顾及太多,眼看群雄更是如潮水般涌来,杀了拨又来拨,乔峰越杀心里越沉,暗中思忖:“今日莫不是要我乔某丧命于此吗?”手上却绝不敢留情,股股滴滴热血在大厅内外飞溅,墙上,地上到处都是片嫣然血红。

  我坐在墙角,虽然大概知道此刻乔峰的情况,却苦于体内作乱的内力,坚定的用化虚返实之法引导着丹田处的内力真气极缓极慢的凝结成个极小的小液滴。感觉到体内的情况略微好了些,我心里略微安定了下,知道这方法管用。心神安定之下,继续引导着这滴小液滴去与周围的真气相触碰,慢慢的吸收它周围的真气,同时丹田运力内压,使里面的真气更快的被压缩成液体。

  这个过程虽说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缓慢无比,先不说我对于内力完全是个外门人,就算王语嫣头脑之中记着万千的武功门路,但论及号称真正的武功万本之源的内力,她却是窍也不通了。勉强仗着极富瞻的武学常识运行着经脉中的真气到达丹田,然后再按照玉筒所说的化虚返实之法凝气。半个时辰下来,我不但内衣尽湿,全身被乔峰杀人所溅上来的血液更是把我染成了个可怖非常的人。

  好在体内丹田中的真气渐渐被我化尽,虽说累的满头大汗,全身先前被扩张过的经脉此刻也开始作祟,但心里既知自己从今往后算是踏上了修真的道路,感觉上还是蛮畅快的。

  我悄悄睁开眼,眼前的幕简直太令我震惊了!块块残肢烂肉被扔在地上,整个大厅内外全部都洒满了血迹,散发着刺鼻的腥味。

  是的,这里绝对不是网络游戏里面被杀的那些人,死了之后尸体啊,血迹啊全部都原地消失。我眼前所见到的幕那是绝对的震撼!乔峰此刻手持块盾牌,另只手抱着阿朱,正大口的喘着粗气,想是之前杀的异常的畅快淋漓。群雄见他势猛,时之间竟没有个人敢靠近。

  铁面判官单正的两个儿子被乔峰所杀,伤心欲绝之下,红了眼睛高举着刀子向乔峰胸口刺去。

  乔峰重伤之余却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杀出重围,温柔看了怀里的阿朱眼,正好看到阿朱也向他看来,嫣然笑道:“乔大哥,我们要死在块啦!”乔峰点了下头,眼见单正的刀子向自己胸口直刺过来,心中突然起了种莫名的委屈,陡然间仰天长啸,他大战之余,内力仍然浑厚,这啸声更是远远的传了出去,回声带着原音混在起在田野之间激荡,声音却似受伤的野兽般摄人心魄。

  单正突然之间听到乔峰这般怒吼,脑中阵晕眩,脚下不稳,竟是摔倒在地。群雄也同时感到股莫名惊骇的气势自乔峰身上散出,不由的退后了几步。单小山从旁突出,手上短刀在灯光之下闪出凌厉的寒光。

  眼见尖刀已是伸向了乔峰胸口前半尺处,乔峰竟是看也不看眼,低头似有笑意般看向阿朱。阿朱也向他嫣然笑,虚弱的抬起只手轻轻替他擦脸上的血渍。

  眼看乔峰就要命丧当场,丐帮吴长老白世镜等都闭上了眼睛,谁也不忍看当年的好兄弟就这么死去。

  突然之间,半空之中屋瓦有碎烂,窜下个人来,单脚如箭般碰在单小山的钢刀之上,同时身体下落,只手掌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单小刀脑门之上。可怜单小山哼都没哼声就已毙命。

  我心中凛,知道是萧远山赶来了,刚要说些什么,萧远山另只手提起乔峰肩膀,身体竟轻飘飘的径直向屋顶升去。

  群雄相顾骇然,想不到本以为乔峰必死之局竟然有人横插手,在众高手环伺之下救走了乔峰。

  听得屋顶几声轻响,然后远处马儿声长嘶,跟着马蹄声越来越远,再也追不上了。

  群雄茫然看看外面的黑漆漆,又看看大聚贤庄内外的杀场,个个都是默然不语。

  我站起身来慢慢走向薛神医,在他耳边轻声道:“若你还想重回逍遥派,就替我救了这位小姑娘,日后我必定会让你再入我逍遥门墙。”声音极低,只有我和薛神医听的清楚。

  薛神医呆了呆,看向我的眼神中流露出种惊骇无比的神色,全身也如筛糠似的兴奋的抖了起来。

  我冲他嫣然笑,脚下凌波微步启动,扬起几点轻尘,追赶萧远山和乔峰去了。

  半晌,薛神医才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这就是我派至高绝学凌波微步吗?我我真的还可以再回去吗?”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七十章暂时分手

  薛神医看了扶在桌旁怔怔出神的阿朱,叹了口气,随手挟起她,也不回头看大厅之中伤势沉重的群雄,脚下点,飞身出厅,竟是飘然远去。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料到竟然会是这么个结局,看看大厅之上,群雄死伤无数,游氏两兄弟皆是身死,双眼睛兀自睁的老大。而游氏双雄的三个儿子却是四处寻找都不见身影。歇了阵,伤者哀嚎,死者悲恸,聚贤庄好端端个英雄大会此刻竟成了人间悲场。

  我脚下快速行动着,黑暗之中虽然能看见的范围有限,但只脚踏进了修真门槛的我还是可以轻易的看清楚周围百米之内的景物的。眼见萧远山把血流如注的乔峰挟在肋下,骑着马在高低起伏的草坡之中穿梭跑动,方向直指远处的山中。

  又走了个小时左右,马匹再也不能前进了,萧远山把乔峰横抱在手中,向座山峰攀去。

  此刻的情景简直诡异到了极点。若是现在的时间是现代的话,我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在攀岩。萧远山抱着乔峰这个大块头,居然毫不费力的就攀上了山峰,连着跃过几处险涧,来到了处山洞口。

  果然,金老头的天龙世界是个以山洞奇遇为主的世界。我紧紧尾随在后面,强忍着恐高带来的害怕,也跟着到了山洞口。

  “姑娘路追随,到底有什么事情吗?”萧远山冷冷的放下乔峰,如同军人般站的笔挺,高大的身躯与乔峰的体形更是相差无几。

  “你说呢?竟敢对乔三槐夫妇和玄苦大师下手,幸亏有我在,要不然这世上岂不是要无辜的多几条冤魂?”我冷冷的对视着萧远山。对于这个心想着报仇的契丹人,除了同情之外,就是愤怒。为了已之私,竟然逼得自己的孩子成为武林众目之的,简直

  “哼!那些人该死,我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萧远山任寒风吹在半露的胸膛之上。我猜想,那里定也有颗与乔峰胸前样的狼头,契丹族的传统就是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就纹上青森森的狼头,以标志这是个以狼为图腾的契丹人。

  乔峰勉强站定,听了我和萧远山之间的谈话,自然明白眼前这个救自己的黑衣人就是欲杀害自己爹娘乔三槐夫妇的那个黑衣人,不由的全身激动的发起抖来。

  我轻轻的走上前来,伸手输过去道真气,却发现他身体虽然受伤不轻,体内真气却仍充盈无比,知道他暂时不会有性命危险,只是先前战脱了力需要休养罢了。

  轻轻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切由我来应付。乔峰眼睛热热的看了我眼,却摇了摇头,事关乔三槐夫妇和玄苦大师的性命,他不肯放弃自己的原则。

  见乔峰固执的盯着自己看,萧远山叹了口气,指了指山洞道:“这里有半个月的干粮,你在此养伤,敌人应该找不到这里的。”平淡的语气之中却带着种深深的关切之意,若无心若有意的表现了出来。

  乔峰虽然数次被黑衣人救下,心中虽怀感激,但他欲杀待自己最为恩重如山的三个亲人,心里却无论如何想不明白。听得他把自己养伤所用讲的明白,点了点头,看向萧远山的眼神里却瞧不出丝的谢意。

  萧远山见乔峰瞪着自己,突然发起怒来,伸手啪的扇了乔峰个耳光。乔峰重伤之余,根本无力躲闪,下子被扇的倒在地上。

  “你这臭小子,练就了身天下无敌的武功,却不知道好好珍惜,偏偏去为个瘦骨伶仃的女娃子枉送性命!她与你非亲非故,只不过是人家低三下四的个小丫头,长的又丑,哪里值得你去为她拼命?”萧远山打完,双眼在黑暗之中瞪的圆溜,闪闪发光,竟与先前聚贤庄之中的乔峰般无异!

  乔峰叹了口气道:“你说的对。我乔峰当时确是时气愤,蛮劲发作,没有想清楚后果。”他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到底对阿朱还有丝柔情存在,坐在地上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萧远山见他突然不称自己为恩公,知道他还在为自己欲杀乔三槐夫妇与玄苦大师而耿耿于怀,冷哼几声:“蛮劲发作!嘿嘿!”猛然间仰天长笑。

  那笑声虽长,传的又远,兼之在群山之间传荡,声势竟也威烈无比。只是片刻之后,那笑声突然转成了悲凉愤慨的哭声。

  乔峰愕然不知何故,只是抬起头呆呆的看着他。我在旁听了萧远山吐露心事的大叫,心中想到萧远山当年丧妻失子的痛苦,也不禁阵难受。

  萧远山叫罢,伸手指着乔峰,厉声道:“我不管你是恨我也好,感激我也好,日后你必定会明白我的片苦心。”说完,身形蓦地拔起,跃出丈余,再晃,已是隐入石后不见。片刻之间,声长啸远远的传来,竟是去的远了。

  乔峰向着萧远山离去的方向发了会呆,然后扶着洞口石壁站了起来:“王姑娘,你怎么会跟到这里来?”

  我淡淡道:“我为什么不能跟来?你拼了命救我的朋友阿朱,难道还不让我跟过来看看你到底是死是活还能不能救吗?”

  乔峰呆了片刻,低声道:“谢谢你。”转身扶着洞口石头向黑黑的洞内走去。他重伤之下,伤口虽然经萧远山在马上敷过金创药,却在刚才那耳光之下尽数裂开。地上道红的刺眼的血迹留在不屈的身后。

  我叹了口气,伸手扶住他道:“我早就说过,若是去救阿朱的话,你可能会遇到这生之中最大的凶险,可你毕竟还是去了。难道阿朱就那么值得你去救?”

  乔峰苦笑了下,却不小心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疼的他吸了口凉气:“如果你也有这么个需要你保护的人可怜巴巴的看着你的话,你也会挺身相救的。”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七十章暂时分手二

  我低声道:“遇到个相爱的人吗?”

  “你在说什么?”乔峰抬起头问,双明亮的眼睛在重伤之下意识不太清楚,看向我的眼神里也有些呆呆的朦胧。

  “没什么。让我看看你的伤。”我轻轻的解开乔峰的衣服,股男人的体味飘了过来,带着种粗犷,混着酒精和血液的味道。

  几条深深的伤痕带着触目惊心的红展现在我的面前,倒吸了口凉气,我伸出颤抖的手指轻轻碰了下,然后慌张的抬起头去看乔峰的表情。

  他只是轻轻皱了下眉头,勉强冲我挤出个笑容:“这些伤,对我乔峰来说算不了什么。我杀了他们的兄弟老子儿子,此刻他们可比我要痛的多啦!”

  我再次低下头去看他的伤口:“这些伤口要清洗下,否则会很糟糕的。”我环顾了下洞里的干粮,见那里居然堆着只没开封的酒坛子,不由的眼睛亮,马上提了过来。酒精能消毒,这可是常识。

  笑眯眯脸无害的递给乔峰根小木棍,用毋庸置疑的语气命令道:“咬着它!”

  乔峰木然接过木棍,点点头,咬住之后,双眼睛异常平静的看着我。我端起酒坛子,扯下片衣服,醮些酒轻轻在他伤口上擦了擦,酒精激的他打了个哆嗦,咬紧了木棒,却并没有哼出声来。

  我加快了速度,十分钟后,乔峰的身上已是多了几个包裹,他身上伤达二三十处,有的地方根本就不能包扎,我也只是用酒精稍微处理了下,让他不致于发脓溃烂而已。

  “谢谢你。”乔峰松开嘴上的木棍,感激的冲我点了下头。

  我没回答,只是轻轻把玩着手里的草根,良久才说:“乔大哥,我要离开你和阿朱段时间。你会不会想我?”我试探着问,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这么句话。

  乔峰皱了皱眉头:“你要去找你表哥吗?可惜我不再是丐帮帮主了,不然定可以帮你打听到他的下落。”

  见他丝毫没有意识到我问的有些异常的句话,我先前紧张非常的心里突然失落之下却又有了种别样的轻松。看来乔峰注定不是我的,我只是暂时被人中之龙的他迷惑了下而已。

  “王姑娘?”乔峰试探着在我眼前晃动了下手,轻柔的生怕吓到我似的。

  “没什么,我只是想练习几种功夫罢了。乔大哥,阿朱现在没事,你伤好了之后便去找她吧。薛神医答应救她了。”我心不在蔫的交待着,眼睛却看着黑乎乎的山洞。

  “那就好。”乔峰说完,身体慢慢的靠上了洞壁,眼睛也慢慢的闭了起来。他打斗了大半个晚上,再加上身上带伤,此刻再也支撑不住,昏昏睡去。

  我望着他仔细看了半天,张粗犷的脸虽说并不算俊美,却有种别样的豪气。带着血迹的胡须此刻随着呼吸之间慢慢的随着皮肤起伏。虽然他是天下数的着的大英雄大豪杰,此刻却像是个受了伤却没人疼的孩子般,孤独无比的蜷成团,呆在这黑暗无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