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不来?你不来我就跳下去了!”脚上不停的跺着,脸上的表情也极是焦急。

  阮星竹笑道:“若是男人,我就捞上来晒晒,若是女人,淹死了拉倒!”声音却是近了许多。

  几人都是眼前亮,只见三十许少妇身着淡绿色水衣水靠,婀娜多姿的身体,双眼睛更是深的仿佛黑水晶似的,比阿朱和阿紫更显灵动。

  “你又调皮了。”段正淳无意之间竟说出了唐僧的名言,他知道阮星竹边逗自己,边在换水衣,此刻见她如此打扮,心里已是宽了心了。

  “是男的还是女的?我得先问问。”阮星竹边活动着手脚,边仍然笑眯眯的逗段正淳玩。

  “唉,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你别多心。”段正淳虽是如此说,脸上却已有不耐之色。

  “哼,小姑娘怎么了?你啊,上到八十老太,下到三岁幼童”阮星竹突然住了嘴,望着平静的湖面,急急问道:“下去多久了?”

  “有会了。”阿朱忙道,望向水里的眼神也带着关切。

  阮星竹大惊,好在她水性极好,只见她仿佛跳水运动员样,只纵,身子就如条大鱼般钻进了水里。再冒出头来的时候,手里已是托着阿紫上来了。她虽然调皮,但事关人命,却也不敢马虎。

  段正淳忙过来伸手接,阮星竹叱道:“你别碰她,你这人太好色,靠不住的很!”段正淳怒道:“胡说!我这辈子什么时候好色过?”

  阮星竹轻轻拿食指划过段正淳的国字脸:“羞也不羞,你说你有几个女人?”说完嗤的声笑,转头去看阿紫。

  “哎哟!”声叫,阿紫的心跳竟已停止,连呼吸都没了,可是肚子却并没有涨起,显是喝水不多。

  我悄悄走过去,伸手搭了下阿紫的脉,果然停了,只不过我直按着,倒是发现她良久还会跳下的。

  这时,萧峰见段正淳眼见少女惨死,却仍然脸色不改,顿时好生敬佩,上前抱拳道:“在下契丹人萧峰,受朋友所托,到这里来报信。他们说:‘大恶人快要来了,让你先行回避。’”

  段正淳双手紧紧握住萧峰:“我那几个兄弟,他们还好吧?”

  “他们没事,只不过受了些皮外伤而已。”我接口道,可是不能让萧峰给穿帮喽!

  段正淳正欲再问情由,只听阮星竹突然大叫道:“快来快来!你瞧这是什么!”语音惶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段正淳不及细想,立刻飞奔过去。

  紫竹林旁三间小屋里,阮星竹手里托着块黄金锁片,脸色极是怪异。段正淳接过来只翻来翻去的看了几眼,颤声道:“哪哪里来的?”

  阮星竹:“是从她脖子里掉出来的,我曾在她们左肩上划下记号,你你自己看看吧!”说着已是泪流满面。

  阿朱脸色变,身形抢先晃进了屋里,我紧随其后,萧峰站在最后面,倒是看不清楚前面的情况。

  段正淳拉高阿紫的衣袖,只看了眼,就将袖子拉下,脸然变的极为惨白。

  阮星竹哭着拍打着段正淳的身子:“是你自己的女儿,你你竟亲手害死了她!你你害死了她!你这狠心的爹爹!”

  阿朱突然泪流满面,身子也软软的倒了下去。萧峰大惊之下,伸手去扶,弯腰之间,只见床上阿紫眼珠微微动,心里恍然清楚,和同样低下身来扶阿朱的我对视眼,彼此都明白阿紫只不过是在耍诈。

  “怎么了?”萧峰到底是关心阿朱,输了股内力过去,阿朱脸色渐渐好转,拭去眼泪道:“我我只是伤心这位姑娘罢了,她个花季少女”说到这里,声音又哽咽起来。

  我凑过头去,在阿朱耳旁道:“你在这里别说话,我帮你救活她!”阿朱愕然不解的看着我,但她最近都见我神奇无比,只道我真的有神仙法子救阿紫,双大眼睛虽然兀自挂着泪花,却已不再哭了。

  正文 第八十二章金锁片二

  段正淳与阮星竹都是会武功的人,我的话声音虽低,却是瞒不过他们。此刻都拿双亮亮湿湿的眼睛看着我,屋子里时间静的出奇,只有萧峰不合时宜的发出肚子空虚寂寞时的声音——咕噜!

  我邪邪的笑着,张开双手去呵阿紫的痒,就算你有龟息功又能怎么样?我可是会用真气刺激你的笑腰|岤的哦!

  近了,更近了,我现在几乎都能感觉到阿紫那颗在我滛威之下不断颤抖加速跳动的小心灵了。邪恶的小魔女,让我们比比谁更邪恶吧!

  阮星竹突然闷闷的问:“那位姑娘,我可不可以问下,你这是要干什么?”她见我不像是给人治病的样子,倒像是要恶作剧,心疼刚失而复得又复失去的女儿之时,不想我再对阿紫的“遗体”再做什么不宜的举动。

  “放心吧,我保证她会醒过来的!”说话间,我那只手已是碰到了阿紫肋下软肉,轻轻揉了下,阿紫已是笑着跃了起来,发出连串银铃般的笑声:“姐姐你好坏,我不来啦!”只手已是悄悄摸向了旁扶着阿朱的萧峰。

  “不要乱摸哦!”我的只左手正好拍回阿紫手心朝下,看不清楚里面是不是藏了东西的手拍了回去,同时伸手点了她的|岤道,让她只能呆呆的坐在床上。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阿紫突然惊叫了起来:“爹,娘!快给我杀了她,她是个恶魔!”

  段正淳皱了皱眉头,喝道:“你胡说什么!”话虽这样说,眼睛却询问似的看着我。

  我轻轻的拿起阿紫的手腕,翻开手掌,根绿油油光芒的细针露了出来。段正淳立刻怒不可遏,阮星竹也吓的瞪大了眼睛。

  阿朱和萧峰对视眼,都不禁骇然于阿紫狠毒的心肠。萧峰与阿紫可以说是初次相见,但阿紫为何要伤他,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了。

  “爹,他们欺负我!”被段正淳伸手解开|岤道之后,阿紫怯怯的躲在阮星竹的身后,伸出颗脑袋来嘟着嘴嚷。

  “你刚才所用的是碧磷针,还有无形粉逍遥散极乐刺穿心钉呢,怎么不块拿出来让我欺负?星宿老怪丁春秋收的好徒弟,果然精灵古怪!”我冷笑着走上前来,三言丙语就把阿紫的底细说的清二楚。

  “你你是鬼!”阿紫吓的急忙躲到床上去,把头蒙在被子里,再也不肯出来。这也难怪,被个人下子断然喝破自己的来历,任谁也会胆战心惊的,而阿紫从幼年起就处在星宿老怪的门下,时时心惊胆战,生怕自己的性命被比自己武功高强的人取走了,有这种害怕的反应倒也不希奇了。

  “阿紫,他说的是真的吗?”段正淳自然清楚星宿老怪丁春秋是什么样的人物,见她此刻吓的失魂落魄的样子,也不好再责怪于她,心里却隐隐觉得阿紫异常的可怜,自己虽然是她的亲生父亲,却没有天能好好照顾她。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

  旁的阮星竹则早已垂首落泪,默默的坐在床边抚着阿紫颤抖的身子哭了起来。

  萧峰叹了口气,他熟知人情世故,自然知道此刻自己和阿朱呆在房里已是不太适合,轻轻托着阿朱兀自颤抖不已的手,慢慢向外走去。

  “阿朱,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走到门口的萧峰低声问,阿朱轻轻摇了摇头,声音已是低的听不见。

  我轻轻坐在椅子上,冲被子里的阿紫叫道:“出来吧,他们走了。”

  “咯咯!姐姐你好厉害,怎么什么都知道?”阿紫咯咯笑着从床上跳下来,浑然不理会目瞪口呆的段正淳阮星竹两人,蹦跳的来到我身边,摇着我的双手笑问。

  “你那点小心眼儿,还不够逃命的呢!追你的那几个人在哪里甩开的?”我笑着问,却是成心想吓她吓,让她知道我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果然,阿紫瞪大了眼睛,幅惊为天人的模样:“姐姐你好牛逼啊!恐怕师父也没有你这种未卜先知的本事呢!不知道姐姐跟那个老头子谁更厉害些。”

  “阿紫!”段正淳听阿紫口吐粗言,又是只脚踏在凳子上,极不成规矩,立刻出声喝斥。

  “阿紫啊,你个女孩子家,就不能学的规矩点吗?”阮星竹见段正淳动了真怒,立刻柔声训道。

  “规矩?规矩多少钱斤?我从来没有人教过这些规矩!”阿紫不屑的扁扁嘴,继续拉着我的手亲热无比的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长的好漂亮啊!”

  听了阿紫顶撞的话,想起多年以来未尽养育之情,阮星竹自是继续落泪伤心,而段正淳则正好听到阿紫问的那句话,心里动,凝神静听起来。

  他当年与王语嫣的母亲有过段旧情,自然对形貌酷似她的我极为上心,此刻听阿紫想问我的姓名,自然刻意留起神来。

  我轻轻道:“我叫王语嫣。家住姑苏城外的曼陀山庄。”阿紫拍手笑道:“那你家定很漂亮啦?”

  我轻轻的点点头:“如果你到我家里的话,我保证你不会被追杀!”

  阿紫笑道:“真的吗?只是不知道我师父会不会追到那里,他老人家可厉害了!”

  段正淳忍不住插嘴道:“阿紫,你怎么可以长他人志气,我大量段氏族虽然武学称不上第,但还不怕个邪门歪道!你跟着爹爹,爹爹自然会保护你。”

  阿紫扁了嘴道:“什么保护,你都快被大恶人追杀了。”她古灵精怪,又聪明无比,我先前的话她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

  段正淳森然道:“就算是四大恶人齐至,我也要保护我的妻儿不受伤害。”

  正文 第八十三章大恶人

  正在这时,林子外面远远的传来呼喊声,段正淳惊,急步跑出,却见萧峰正与自己的三位好兄弟说话,见到自己出来,立刻大叫道:“主公,大恶人赶来了,咱们快走吧!”

  段正淳急忙走过去,伸手替两位伤者把了把脉,说了几句话。阿紫拉着我高高兴兴的走出来,伸手指林子旁边的萧峰道:“语嫣姐姐,你看那个大笨牛,他跑到那里去干什么?”

  萧峰站在林子外面,却不见了阿朱的身影,想是进林子里想心事去了。她从小被父母抛弃,现在居然跟阿紫同时见到了父母,却不知该如何跟父母表白,心里定苦闷的很。萧峰被她支在这里,肯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个金属磨擦般难听的声音叫了起来:“姓段的龟儿子,你逃不了啦!快快出来束手就擒,老子瞧在你儿子面上,说不定饶你条狗命!”

  个女子的声音悠悠传来:“饶不饶他狗命,可轮不到你岳老三做主。难道老大不在这里吗?”另个细细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传了过来:“姓段的恐怕活不过今天了,老大来,他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却是前段日了受了伤的云中鹤。

  萧峰隐约听到“姓段的”三个字,仿佛醒悟到了什么,这时,只小手伸过来握住他手,却是脸色苍白的阿朱。她手心片冰凉,都是冷汗,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当下柔声问了起来。

  我松开阿紫的手,快步走向阿朱,冲萧峰笑笑:“萧大哥,我跟阿朱说几句话,你可以先走开会吗?”

  萧峰看了阿朱眼,默默的走开几步,背对着我们看风景。

  这样的男人就是好,起码肯听女人的话!我冲阿朱笑道:“你真的找到个真心疼惜你的人了,恭喜你!”

  阿朱苍白的脸上现出丝红晕:“萧大哥其实很可怜的。”低下了头,害羞似的不敢看我。

  我低声问她:“阿朱,你怎么不去认你的亲生父母?”阿朱猛然间抬起头来:“你怎么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我不敢跟他们相认”脸上现出种害怕的神色。她从小就没再见过父母,此刻突然知道眼前的男女就是自己的父母,心里却突然害怕起来,那种患得患失,生怕父母会不喜欢自己的心情使得她心里异常的不安。

  阿朱紧紧的攥着我的手问:“王姑娘,你说,他们会不会讨厌我?”

  我笑着摇摇头:“如果你是他们的话,你会不会讨厌自己的失散多年的女儿?他们呀,现在肯定特内疚,定特别想补偿你和阿紫。你要不信呐,呆会我们看被阿紫害苦了的那个渔人就好啦!你爹爹定不肯打阿紫的。”

  阿朱脸上现出丝笑容:“那我就放心了。可是王姑娘,你怎么知道我有另片金锁片的?”说着,拿出胸前挂着的金锁片亮了下。

  “我们过吧,呆会定会有场激战。这就要靠你的萧大哥帮忙了,要不然你爹爹可不是人家的对手哦!”我拉起阿朱的手,也不解释,向着阿紫和阮星竹那边走去。

  那边萧峰却已响亮的打了阿紫个耳光,微笑道:“褚兄,我已重重打了她个耳光,替褚兄出了。”那褚万里却摇了摇头,脸的沮丧。

  阿紫拖着段正淳的胳膊不依:“爹爹,他抢了我的渔网,他抢了我的渔网!”段正淳却气她先前整治自己的好兄弟,见萧峰打了她掌,也不理会,只是转过身去朝另个方向叫道:“四大恶人,我与你们无怨无仇,你们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从树上飞身而下个人,正是穷凶极恶云中鹤,他被萧峰在聚贤庄掌击的重伤,此刻却仍然还有几分没养好,见到萧峰,立刻返身就走。迎向湖边小路上的另外三人。

  凶神恶煞南海鳄神头蓬乱的头发却穿的短衣襟,小打扮,异常的滑稽。叶二娘仍然抱着个小孩子,轻声哄着。居中个青袍客,手撑两根细铁杖,脸上无表情,正是号称恶贯满盈的段延庆。

  段延庆向少有露面,所以连萧峰都不认识他。但段正淳却是多次与之交手,所以并不陌生。

  叶二娘皱眉看了云中鹤眼,转头向段正淳笑道:“段正淳,每次见到你,你总是跟几个风流俊俏的小娘儿们在起,艳福不浅啊!”

  段正淳微笑回道:“叶二娘,你也风流俊俏的很啊!”我听了不禁掩口而笑,这段正淳虽说人风流点,但总算风趣幽默,会讨人喜欢。难怪会有那么多的女人明明知道他的底细,却仍喜欢跟他在起了。

  南海鳄神怒道:“龟儿子,你活够啦?生个儿子又不肯拜我为师,太不会做老子了,让我剪了你!”从身边抽出鳄嘴剪,却不知道想剪段正淳哪里了。

  萧峰听得叶二娘叫出了段正淳的名字,而段正淳也没有反驳,蹿到阿朱身边,低声道:“是他”阿朱颤声道:“等等不要趁人之危。”萧峰呆,眼睛却红了,双拳头捏的巴巴响,却是被阿朱死命的拖住了。

  我在旁冷冷道:“萧大哥,先看看再说。如果你信的过我的话,等他们打完了你再找所谓的大恶人也不迟。”

  萧峰呆了呆,不再说话,只是眼神里仍然射出凶厉的光芒,仿佛只随时准备冲上去的野兽般吓人。阿紫无意间看到,吓的连忙躲到阮星竹的身后。

  正文 第八十四章大恶人二

  这时,段正淳的四大家臣已是与叶二娘南海鳄神云中鹤斗了起来。他们都是数次交手的对头,对彼此的实力都很清楚。只是现在云中鹤实力因为受伤而损失些,四大家臣也有两人受伤,竟是斗了个轩轾不分。

  这边段正淳和段延庆说了几句话,立刻像打了鸡血似的掐了起来。我朝这边看了几眼,发现他们还真是会找对手,都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打着,唯有点问题的就是段誉的伪爹段正淳似乎真的打不过段誉的真爹段延庆。

  看来伪冒的就是不行啊,人家段延庆夜就结果,还是个儿子,段正淳却似乎点背到家,都是女儿不说,武功上还不及人家以上纯属胡说

  最好看的还是叶二娘这边,跟她对打的是范骅。叶二娘不愧是天龙世界里的女性豪杰,知道遇到了对手,忙把怀里的孩子放边,双手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两把又宽又薄的刀子来,乍看还真像菜刀。

  “武林高手,也怕菜刀。”我低低的念了句话,心里已是断定叶二娘必胜了。她手里的“菜刀”虽然招式尚需粹炼,但对付范骅却是已经足够。

  那边南海鳄神的剪刀功夫虽然不错,但他的对手却似乎更加的厉害,结果下也没剪到人家,只听的到他声声“剪不断,空余恨”的吼声回荡在湖畔。

  云中鹤受伤之后功夫锐减,此刻只有逃命的份,现在正站的远远的看热闹,时不时的拿眼睛看眼如同只狮子般发怒的萧峰,单薄的身子在湖畔的微风之下似乎也在颤抖。

  反观段延庆就大大不同了,四大恶人之首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叶二娘有菜刀,南海鳄神有剪刀,他手里的两根细长的烧火棍就是兵器了。被阿紫欺负过的褚万里此刻像个被审讯室连续审问了二十四小时而的无辜者般,发狂的拿着自己的铜棍朝段延庆打去。

  “无效!!”我眼睛真实的反映着褚万里的招数效果,头也不断的摇着,眼看他是不想活了才这么做的,真是士可杀不可辱的典范。看来就算救下他来,他也定不肯活着了。

  “语嫣姐姐,这个人是不是疯了?怎么这么不要命啊?难道我爹的性命就这么金贵吗?”阿紫拉着我的袖子笑嘻嘻的嘲笑着,却换来了在场所有人的白眼。

  我无语的摸了下额头,这女人到底站在哪边的啊?我结结巴巴的道:“阿紫啊,交给你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你要是救下那个拼命的人并使他不死的话,我就教你项本事,保证你能横行天下。”脑中突然灵光闪,解铃还需系铃人,阿紫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