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里虽然无聊,却同样充满了欢笑。

  半个月后,阿朱的身体在店小二精心准备的食物和我为她做的些丹药的共同作用下,已经完全康复了。

  给阿朱留下足够多的银两,本内功秘籍,并且告诉她定不要外出,除非我来接她之后,我和阿朱同样含着泪送别了彼此。

  新的征程将要到来,最刺激的逍遥派大比拼没有了我的加入又怎么会精彩呢?

  左手提着只小花布包袱,右手抱着小兽,头上裹块花布手巾,身穿灰布衣服,我路向北行去,心知要去聋哑谷必定要找到神医薛慕华才行。想到这去又要两个月才能找到他,我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时代要是有汽车飞机的该多好?最不济也得有辆自行车吧?要我骑马?会摔死我的

  在龙蛇混杂的酒楼茶馆打听到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薛神医住在个名叫柳宗镇北三十余里的深山中,我白天尽情游览着各处的美景,晚上的时候就赶赶路。自从修真之后,腰不酸了背不痛了,连睡觉都不用了熟不?。除了每天定时的打坐两个时辰之外,我几乎都是精力充沛的样子。

  非止日,我终于在天黑之前摸到了神医薛慕华的家中

  正文 第九十四章神医薛慕华的师姑祖驾到!

  我总算摸到薛神医家中的时候,也已经到了个该看了。连月的奔波,哪怕我此刻的身体已远远不是般的武林人士可比,但毕竟个女人家,身子比不得男人,此刻的我站在薛慕华有门口的时候,已是又累又饿,身子发凉了。

  两扇黑漆门紧闭,门前是大块成垄的药圃,看就像极了电视剧中程素素药王庄的摆设。门内伸出数枝茂盛的枝叶,整座庄院倒也显的幽静。

  我爬上前去伸脚踢了踢门,大门缓缓打开,个家丁模样的人走出来看了我眼,自言自语的摇着头:“最近真是奇怪,老是有些奇形怪状的人来找老爷看病。”上下仔细的看了我几眼,疑惑的问:“姑娘你是来找薛老爷看病的?”又小声嘀咕了句:“今天来的怎么这么漂亮呀?”

  我虚弱无比的小声问:“能带我进去找些吃的吗?”心想:“难道还有其他人在这里?想到天龙八部里似乎真的薛慕华在躲避丁春秋,而且也确实跟倚天里的胡青牛样,被人胡塞海填了许多的奇症怪状的病人来这里。

  那门房又看了看我脸的菜色,小声说:“原来是饿的啊”边往门里跑,边大声说:“姑娘请稍等,我马上给你找些剩饭过来!”

  我异常无辜的狠狠拿眼剜他:“你告诉慕华,就说他师姑祖来了,让他快点过来见我。”

  门房先是愣了下,然后仿佛见了鬼似的屁滚尿流的爬走:“请您稍等,我马上去!”

  见四周静悄悄的,我刚才积攒起来的气势此刻又被肚子的声苦叫给打击回去了。揉了揉那可怜的宝贝,我恶狠狠的把小兽从背后包袱里扯出来扔在地上:“都是你,把我准备的干粮都吃了!难道你就不会吃些素的吗?啃些花花草草也是好地啊!”

  小兽异常纯洁的拿双可怜巴巴的小眼睛望着我,泫然欲涕。我看了,不由的阵心酸,把将它抱在怀里:“小兽哇。你老大我就算饿死了也要把你喂饱哇!”

  “咕鲁咕鲁!”小兽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和抗议。其实真正的事实是因为我想减肥

  “我师姑祖在哪里?”薛慕华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听声音似乎跑的很急,真难为他这么大把年纪了。

  终于,再次见到了。薛慕华地眼光怎么怪怪的?难道个饿的两眼发花瘦骨伶仃的美女真的很有美感?

  “快请进!快请进!”看来这个薛神医还记得当初我在聚贤庄时许诺给他的话:如果他能帮我救回阿朱的话,我可以帮他重回逍遥派。要知道,师门在古代人来说,可是看地比祖坟还重要的东西。能够重回师门对于薛慕华来说无异于个得权得势地太监突然得回自己的把儿。那可是辈子都想得到地东西和愿望!

  我直接被热情无比的薛慕华请到了上座。无聊的拍了拍桌子,同时也为了打开话题,我努力的吞了口口水。然后不紧不慢道:“我说薛神医”

  “叫我小薛就好了。”薛慕华连忙陪着笑搓手。像他这样辈子都活在被别人地恭维包围中的人,像这样的动作还真是为难他了。

  “我能不能请你”我话还没说完,直紧盯着我傻乐的薛慕华立刻又道:“直接吩咐晚辈就好,想不到您原来是师门高人,真是失敬失敬。”

  我快要抓狂了,使劲拍桌子站起来:“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薛慕华立刻跪倒在地,像做错了事地孩子般连连点头:“对不起。师姑祖,都是我的不对!您重重的惩罚我好了。但请您

  替我说好话,让我重归师门啊!”

  我我慢慢的扶他起来。苦笑道:“你可不可以先给我找些吃的?我好饿啊!”

  薛慕华立刻跪着冲门外道:“二狗子,快吩咐下人准备酒菜,要快!”转过头来又小心非常的看了看我的脸色,尴尬不已:“那个。呃,师姑祖,那个师门”

  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没问题的啦!只要你好好的听我的话,重收你入门还不是句话!”

  薛慕华立刻喜笑颜开。五十来岁的年纪竟像个孩子般上下跳跃起来。他师兄弟八人被逐出师门数十年,此刻突然听到自己可以再重归师门听从师父教导,心中欢喜,登时就像重回到了少年学艺的时光,快乐又自由自在。

  酒足饭饱之后,我将小兽扔到窗外任它自由玩耍,自己坐在桌前支着下巴想心事。

  薛慕华却仍然如同在梦中般,个劲的不肯走开,问又不敢再问,只是坐在我面前看着我。可是他只看了会就又坐不住了,不停在屋中来回快速走动,显是心情激动。

  “小薛。”我轻声叫道。

  “师姑祖有何吩咐?”薛慕华立刻扑到桌前,双眼睛闪亮闪亮的。

  “最近是不是有许多特别的病人被送过来?”想起门房无意间所说的句话,我心中凛,该不会是丁春秋那厮快来了吧?

  薛慕华点了点头:“师姑祖果然神机妙算,果然是有大批病人被送来,都被徒孙我随手打发了。难道这里有什么问题哎哟不好!”却是已想到必定有人要与他作对了。

  “你猜的不错,正是丁春秋从星宿海回来了。”我叹了口气,我毕竟也算是逍遥派的员,丁春秋作为本派的叛徒,我是有责任抓他的。

  “难道师姑祖也没有办法制服丁师叔吗?”薛慕华当着我的面,措词非常的小心,仍然称呼丁春秋为师叔。

  我不答,只是抬头在屋子里四处走了圈。逍遥派的玉筒之上有写过些杂学。像机关密室之类的都在上面有详细的介绍。

  “你屋里似乎有设置了机关,我们倒不妨利用这个跟他玩玩。”虽然我完全可以直接将丁春秋击退,但此刻我并不想亲自出手。毕竟天龙的世界里的历史进程还是不要改变太多的好。我将阿朱救活已经是使这个世界产生了些微妙的变化,再出什么新鲜事儿的话,到时候恐怕不太好收拾。

  薛慕华立刻喜道:“想不到师姑祖对机关算计学也有研究,徒孙只不过是从冯阿三那里学了几手而已,倒教师姑祖笑话了。”

  我点了点头,随手试了试墙上的暗室开关,书桌旁的牢笼开关,满意无比:“这几天你让你的家人都躲进地下通道里。说不定哪天丁春秋那个死孩子就会出现呢。还有件事。”

  薛慕华连忙又恭敬的作了揖:“师姑祖请讲。”

  “你要单独给我准备间房子休息,不能离这里太远。行不行?”我是想跟小兽住到个离门口比较近的地方,也好在丁春秋来的时候第时间知道。

  “没问题,师姑祖请这边请。”薛慕华清楚我的意思,立刻带着我向西厢房走去。这里离门口最近,距离地下通道也很近,如果有人进来的话,我完全可以从窗户向外看眼就知道。

  送走欢天喜地的薛慕华后,望了眼已是霸占了我床,仰面朝天露肚皮睡觉的小兽,我无奈的苦笑了下,将它踹下了床

  正文 第九十五章有客来访

  下来的几天里,切都没平静,据那些前来疗伤的人过是般的武林中人,只不过遇到个长相飘逸,被其他人称为什么星宿老仙的白发老者,就莫名其妙的中了毒或受了伤。那星宿老仙哈哈大笑着踢他们滚开,又说要他们到这里来找薛慕华薛神医,还说这世上只有他才能治的好他们身上的毒或伤。

  看在他们都是无辜者的份上,我照着自己玉筒上所说的方子和症状,自己也学了回医生,在将薛慕华房前屋后的草药都拔个精光之后,终于在医死两个人之后,成功的将剩下的都治好了。

  目送那些屁滚尿流,见到我如同见到阎罗王的病人们走之后,我冲脸苦笑的薛慕华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以后再也没人敢来这里找你医病了!”

  薛慕华再次苦笑了下:“师姑祖,你才是阎王敌!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就在这里坐以待毙?”

  “当然是要准备准备啰!你这里不是还有火药吗?做个机关,让人碰到它就爆炸!”我心里乐,忽然记得天龙里确实是这样的,我立刻出了个馊点子给他。

  “好!就算是跟丁春秋那个狗贼同归于尽,我们也是赚了!”薛慕华脸的坚毅,根本就没把身家性命放在心上。

  “做好机关之后,我们就躲到地道最深处去,就算爆炸也不会炸到我们的。你的家人定要吩咐好,千万不要让他们回来。”我再三的叮嘱他要把家人转移走,怕的就是丁春秋翻脸乱造杀孽,波及到薛慕华的家人。

  这薛慕华到底还是听我话的,个时辰之后,偌大个庄子只剩下了他和我。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小薛啊,你有没有听说过你有几位师叔祖?他们现在都在哪里?”现在既然万事俱备,只等春秋,我索性利用这段时间从薛慕华嘴里掏点什么东西问好了。

  “有四位。师伯祖天山童姥向在天山上修仙。两位师叔祖却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薛慕华是个老实人,长辈问什么。他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什么。

  还是没有我想知道的答案,看来还得见到无涯子之后才能知道李沧海去了哪里。

  想了想,我又笑着冲薛慕华道:“小薛啊,咱们来弄个好玩地东西好不好?”

  薛慕华摸不着头脑:“什么?”他其实年纪已经有五十来岁,对于玩之心早已淡了,此刻被我强拉着要玩,唯有苦笑而已。

  “我们来做个棺材,把些石头装进去,外面再抹上那么抹。让那丁春秋也上个当!怎么样?”我狡黠的冲他笑道。

  薛慕华立刻双眼大放光明:“还是师姑祖说的对!我们立刻就办!后院有现成的棺材,我再找些厉害的毒药抹在上面。这次丁春秋要是摸到了棺材,我就有把握让他进棺材!”他脸上露出凶狠的神色,想是对丁春秋恨之入骨了。

  等薛慕华转身去找棺材和毒药的时候,我顺便带小兽做了两个白帆,又让小兽用独爪将它下面的白纸撕地稀烂,看起来很是飘逸和难看。然后将它挂在了门口。

  当棺材稳稳当当的停放在薛慕华给自己设的灵堂之上之后。我让他躲进地道中,自己则找了件孝服穿上。作为医生。薛神医这里经常会备有死人要用的些东西。这在古代就好像卖豆腐的也卖豆浆样的常见。

  躲在门房住的屋子里等了很久,才凭着我超强地耳力隐约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我立刻哭了起来:“老爷啊。你医术如神,想不到居然自己都救不了自己,突然患了这么急地病,撇下我们去了。老爷啊。你虽然号称‘阎王敌’,可是你最后还是要去见阎罗王。怕就怕你见到他之后,阎罗王跟你算这笔账,还是要吃亏的啊!”我边假装哭哭泣泣。边仔细从门缝里窥探外面地动静。

  三辆大车,六名和尚,还有参合庄上的人。该来的都来了!

  “少林寺玄难大师率同友辈,有事物来相求薛神医。”邓百川的声音响若洪钟,是个极好地传音人。

  我停止哭声,连忙开始了第二个角色的扮演。小兽在旁转着眼睛看我忙活,言不发。等我扮成个老仆的时候,小兽只是不屑的“咕鲁咕鲁”叫了两声,歪过头继续睡了,竟是对我要去做什么新鲜刺激地事都没兴趣。我无语的掐了掐它的脖子,除了看到张舌头略微配合我的动作吐出来之外,小兽根本就连眼睛都没睁开下!

  我气呼呼的去开门,顺手从院中水缸里掏了把水洒在脸上,边走边想伤心事。当大门打开的时候,我自己竟也抽抽噎噎起来:“老爷他是昨天下午过

  的,你们你们再也见他不到了呜!”直哭的摇,闻者齐落泪,听者共哀伤。

  玄难默然合什问道:“薛先生是患什么病逝世的?”我把声音压低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突然之间就去了。他老人家生为别人治病,向来是药到病除。可是可是他自己却”说着,自己又抽噎起来。

  玄难又问:“薛先生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没有了。什么人都没有了。”这倒是事实,所有的人都被我们赶出了家门。

  玄难叹道:“生死有命,既如此,待我们到老友灵前拜。”我又不能说什么,这少林和尚所说所做的完全是人之常理。作为“薛慕华家的老仆人”,我所能做的只是默默在前面为他们引路了。

  那公冶乾却跟邓百川两人故意落后了在后面交头接耳的,似乎发现了什么。我前后细细想了想,突然想起先前自己还装做薛慕华的家眷哭来着,后面却说没有人了。看来表哥家里的人果然不是盖的,起码要比少林的老和尚们要精明的多了。

  看到院子里挂着的那些大大小小花花灰灰的衣服,我不由的对刚才说的“没有人了“这句话感到种深深的后悔,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丫子吗?

  走进灵堂,连我都被吓了大跳,想不到薛慕华给自己做的灵堂还挺漂亮的。起码那个灵牌写的就比萧峰给阿朱写的好看——人家是用墨写的!

  玄难本正经:“我们远道赶来,求薛先生治病,没想到薛先生竟已仙逝,令人神伤。现在天色已晚,但求在府上借宿宿,明天我们就会离开贵府。”看看!和尚就是四大皆空,你可不知道我做饭那叫个难吃哟!还得给你们找房子天知道你们会不会因为住的这个晚上而生出想掐死我的念头阿弥陀佛,和尚除外

  “这个这个嗯,好吧!你们请在厅上坐坐,小人去安排做饭。”此刻不何时?况且我又不想做饭!

  玄难此刻不紧不慢道:“管家不必太过费心,粗饭素菜,也就是了。”我忍不住心里乐:“粗饭素菜恐怕也没有我闪先!”嘴里却恭敬道:“是!是!大师和诸位请先坐坐。”转身就进了内堂。

  赶紧换装!这身老奴的打扮真的有够可怕!灰色的格调倒也罢了,那脸的皱纹可是会让我晚上做恶梦的哦!

  呃,刚才那个丑的不得了的年轻和尚应该就是虚竹了吧?那么大的鼻孔,看起来好像家有仙妻里的男猪脚只是不知道被霸王硬上弓的西夏公主见到他的真面目会怎么想

  坐着发了会呆,抄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尾随过来的小兽,我奔向薛慕华的地道,打开机关,钻了进去。现在外面就让他们闹去,反正不会出什么人命,顶多就是某个中毒的突然撑不住就此撒手而已。

  薛慕华此刻正脸紧张的抱膝坐在床上等死,见我进来,呆了呆:“师姑祖,外面怎么样?是不是有人来啦?”

  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放心吧,只不过是少林僧人来求你医治的,不用去管他们。倒是你的那些师兄弟可能会找到这里来,我们又不能出去,这倒如何是好?”

  “你是说我师兄师弟他们会来?”薛慕华又惊又喜,下子从床上跃起,不断的在地下室中走来走去:“太好了,有他们来的话,起码我们还可以抵挡阵子。”

  “我看未必!丁春秋的功力比你们师父还要高出不少。而且他们来的话必会破坏你的机关,你没告诉巧手匠冯阿三你在庄子里设下机关了吧?”

  薛慕华呆,道:“没有。那岂不是岂不是”

  我叹了口气:“也只能在这里等了。希望他们不会引爆炸药。”

  “我去接他们进来!”薛慕华突然道,接着就往外冲。他师兄弟八人向来情同手足,哪怕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他也不忍心其他几位师兄弟受半点伤害。

  “你不必去了,他们不会有事的。我看你是太紧张了,就先在这里休息下吧,我。”说着,我打开手里的小包袱,随手化妆成了另个中年汉子模样。

  薛慕华又惊又喜:“想不到师姑祖竟然比八弟还会变脸!”我微微笑:“这叫易容术。好啦,你乖乖的呆在这里,不许到处乱跑!”

  薛慕华苦笑不已,他五十来岁的年纪,此刻却被人如同小孩子般喝令乖乖的呆在地下室里不准出去。

  正文 第九十六章地下通道

  在我快要走出房门的时候,薛慕华突然道:“师姑祖要出去了。丁春秋那贼武功虽然可能不及师姑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