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来罢!”

  那人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乌老大?”声音从远自近的传来,声音停止的时候,个黑衣人也已经稳稳的站在了我面前,正是群魔的首领乌老大。

  我笑道:“我不光知道你是乌老大,而且”我悄悄地用传音入密的上乘功法道:“我还知道你们开这万仙大会为的是什么。那个女童现在在哪里?”

  乌老大神色不定,低着头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半晌才咬着牙抬起头来:“姑娘,本来你还可以活过条性命,可是现在你却是非死不可的了。”

  我不屑的冲他摇了摇食指:“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你们所有的人齐上,又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呢?我且问你,每年的解药你还要不要了?生死符你还要不要解了?”

  我声音虽然并不响亮,可是在场的都是千里挑地好手,耳力之灵自不待说。听得我说出了他们心中隐藏了许久的块毒瘤的名字,立刻都聒躁了起来。

  乌老大不理会身后乱糟糟的声音,定定的看着我:“姑娘你是从何听来的?这话说出可是要负责任的啊!”

  我冲他摆摆手:“真不知道你这老大是怎么当地。怎么听着点重磅炸弹就吓成这样?”

  乌老大愣愣的问:“什么是重磅炸弹?”身边地慕容复突然拉我袖子,我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对我说。转身低声道:“表哥,什么事?”

  慕容复脸上红了下。小声问:“你说地那个重磅炸弹是什么玩艺儿?”

  我悄悄回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慕容复哦了声,退后几步,没敢再问。

  转头笑眯眯的对乌老大道:“重磅炸弹啊,这玩艺说出来你还真不懂。飞机卫星碟子你就更不知道了。”

  “我知道碟子。”乌老大拼命的搔着头。脸邀功的憨笑道。

  “你家碟子可以飞到月亮上去吗?”我没好气地问。见乌老大沉默不语,我又道:“其实那生死符并不是无法可解,也不定要天山童姥来解。”

  此言出,整座山坡之上顿时大哗。讨论的。议论的,不相信的,疑问地,统统都响了起来。此前不知道宁静了多少年的荒坡野林此刻倒成了各自为政的菜市场,各种协调不协调的声音听起来却有种令人慌乱的感觉。

  乌老大激动的浑身发抖:“这位姑娘,你这话可当真?你你可会治这生死符?”

  我不答,却问道:“乌老大,你带来的那个女童在哪呢?让我看看。”我不说这话还好,听到这话,乌老大的脸色顿时变的惨白:“你你是灵鹫宫的?”声音颤抖,显然是对灵鹫宫这三个字害怕到了极点。

  其他人听到灵鹫宫这三个字,立刻变的鸦雀无声,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只待我承认,立刻便痛下杀手。

  我摇了摇头:“我没去过灵鹫宫,当然不是那里的人啦!不过我却是听说过生死符的种法和解法。”

  乌老大忽然激动的上前步,大叫道:“真的?”声音里充满了喜悦,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装不来的。

  我淡淡道:“虽然我可以解去你们所受生死符的厄运,但我却不会出手。”

  乌老大愕然:“为什么?”

  “时机未到。不过我却是可以答应你,在半年之内,你们体内的生死符将全部被灵鹫宫的新主人所解除,那个时候也就是你们遇到真正主人的时候了。”我微笑着,尽量将他们的未来以最简单明了的方式告诉他们。然后微笑道:“现在,我可以看看那个女孩儿了吗?”

  正文 第百零六章不平道人

  呼!昨晚累倒了,今天早上才码出来的章,大家见会有章补上的。

  乌老大虽然身黑衣显的异常的老练,听了我的话却是立刻手舞足踏的像个孩子般呵呵大笑起来。这笑声似乎会传染般瞬间传遍了在场的各个角落。

  乌老大兴奋之下,大声问道:“你说半年之内我们所中的生死符定会有人帮我们解开?不是天山童姥那妖妇?”

  我笑着点点头:“当然了,你还不快些把那麻袋里的小女孩送过来?当心我反悔哦!”

  乌老大个激灵,此刻他身后有着数百双眼睛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若是有个不慎惹恼了我而撒手不管他们生死符的事,估计此刻这群人就会拥而上,到时候他活生生的乌老大应该会变成死翘翘的黑老大了。

  可就在这时,个声音朗朗的响了起来:“乌老大,你在那里做什么呢?怎么对个小小女子也如此的卑躬屈膝?没得堕了自己的名头!”

  大家抬头望去,只见名黑须道人正如同只鹰般站在树顶高处,手中拿着柄拂尘,连带着身体起随着微风的吹拂而不断的摆动着。

  “是蛟王不平道人耶”“他向都这么拉风吗?”“好像很牛气的样子,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像表面长的那么厉害。”“你没听说吗?惹谁也别惹上和尚道士尼姑出家人不能惹”

  随着如同夏天的蛐蛐般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不平道人脚下轻轻点,整个人如同只大鸟般向地面落下来,挺直着身板,脸的孤傲。

  乌老大冲不平道人拱手:“阁下就是名闻四海的不平道长吗?久闻大名,当真是如雷贯耳,幸会,幸会!”

  不平道人见这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的头领乌老大都对自己这般客气,立刻喜笑颜开:“乌老大果然好眼力,正是不才在下。”伸手冲我指:“这位姑娘又是谁呢?你为何对她如此的恭敬?”脸上却似罩了层严霜。

  哼!竟敢小瞧我们女人!生死符不就是女人给你种下的吗?可以左右你生死的天山童姥不就是个女人吗?哼!

  不平道人自然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见乌老大脸的尴尬,鼻子里重重地哼了声:“各位在此聚会可是为了缥缈峰灵鹫宫天山童姥?”扭头冲慕容复抱拳道:“这里有号称‘南慕容’的慕容公子在此,你们还怕不能成就大事么?”

  群雄听得眼前这年青公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南慕容,时之间大是震惊,有的欢喜自己又结交认识了位武林中大大有名的人物,有的却是深眉紧锁,暗自担忧这慕容复若是跟自己作对该怎么办。但所有的人在听到天山童姥的名头之后,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股压抑不住地害怕之意。想起天山童姥的残酷手段,有的人出于敏感。忍不住嘤嘤哭了起来。

  不平道人继续道:“各位受尽天山童姥的凌辱荼毒,实在是没了人生乐趣,天下豪杰每当想到此处,无不扼腕痛惜。都说这个女人太毒,竟然骑在群雄的脖子上作威作福。各位这次在乌老大带领下奋起反抗,谁不愿意相助臂之力?贫道虽然无能,却也不能落于人后。慕容公子慷慨侠义。天下闻名,又怎么可能袖手呢?”

  乌老大苦笑道:“道长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消息。那全是传闻。童婆婆嘛,她老人家对我们虽然管束上严了些。但那也是为了我们好。‘反抗’二字却是从何说起?”他见不平道人直接将自己推到了领袖这种风口浪尖上的位置,知道个搞不好走漏了风声,天山童姥若是追究起来,自己肯定第个先倒霉。是以先推个干干净净。

  不平道人眉头挑,哦了声,脸上有些愕然:“如此说来,倒是贫道多事了。慕容公子。咱们同上天山,去跟童姥谈谈天,就说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地朋友们对她片孝心,正商量着要给她老人家送份大礼呢!”他身形微晃,便已到了慕容复的身边,显是功力大是不凡。口气中也是尽不把此处百零八个有名头地人放在眼中。

  人群之中有人叫了声:“乌老大,不能让这牛鼻子走,泄了机密,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人抖着厚背金刀道:“连那慕容小子也块截下来!”

  我冲慕容复摆摆手,无奈地笑道:“表哥,名气大了也不太好哇!”

  慕容复苦笑了下,低声道:“表妹,呆会若是打起来的话,你就先走好了。这批人个个都有身绝艺,打起来的话,我可能照顾不了你。”

  就在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再次将刀刀叉叉的拔

  时候,不平道人笑道:“想杀人灭口?可没那么容易高了声音叫道:“芙蓉仙子,剑神老兄,这群人阴谋反童姥,给我撞破了,要杀我灭口呢!这可不得了,救命呐!不平老道今天要驾鹤西归喽!”嘴里虽然狂喊乱叫,声音却以内力催动,远远的传了出去。

  西边个傲慢的声音道:“牛鼻子不平,你逃的了便逃,逃不了就倒,童姥地这批手下难缠的很,我最多是给你通风报讯,要救你可没这份能耐。”北边个女子的声音道:“牛鼻子,谁要你多管闲事的?人家好好的开人家的万妖大会,你凑个什么热闹!”他二人想是与不平道人是熟交,此刻顺着他的口吻说话,倒也把在场的众人唬的愣愣的。

  乌老大带着哭音叫道:“不平道长,剑神卓先生,芙蓉仙子三们,你们就别玩我了。帮我们解脱困苦,大家都会感激你们的。我代表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请你们块下来商议大计如何?”

  我见他们时半会的说不完“挑逗”的话,慢慢向着山坡之上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走去。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天山童姥被装的那个麻袋应该就在那个地方。

  想想也觉得可笑,天山童姥大把年纪了。拿到现代的话,即使仍然是个九十七岁的老女,天天坐在疗养院里晒太阳,在这里虽然拉风了些,就像那漆黑夜晚里的萤火虫,你躲个好点的地方不好吗?居然被人趁自己正在练功的时候蒙了麻袋

  不提那边慕容复趁此刻大肆拉拢人心——这里人力资源真是丰富,百零八将!我朝着人最多的个小坡背风之地走去。

  不可否认,女人有时候真的爱凑热闹,商场里人最多的地方往往卖的东西最便宜看着那五大三粗神情肃穆的洞主岛主们冷冷站在那里望着我,我怯怯的小声问:“厕所在哪里?”

  狂汗,我居然紧张了

  那群人冷冷的看了我眼,转过身去向着另个方向站岗我再问遍:“请问”还没问出口,就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个黑乎乎的东西被丢在地上。

  看来就是那个麻袋了。可怜的巫行云,你老人家虽然老了了些,矮了些,好歹当年也是美女不是?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居然用麻袋还舍不得用大些的

  “你要干什么?”刀剑相交,架在了麻袋前。我冷冷看着面前的老少,皱眉道:“乌老大让我来带她过去。”那两人对视眼,同时退步离开了。

  我费力的解开那麻袋,将天山童姥的头放出来。眼前这女童黄发垂,幅天真无邪的模样,双眼却是紧紧闭着,似乎对外界的切都已经不闻不问了。

  “果然是个女童,可惜可惜”我微微摇着头,连连叹气。身边看守的那几人以为我在可惜抓到的不是天山童姥本人而叹气,其中名年青汉子小心的问:“姑娘,难道你也被天山童姥那个贱人下了生死符?”

  我摇摇头道:“不是,我是在可惜你们不识她的真面目。”

  我这话说的极其含糊,身边的人都以为我在说童姥的真面目,心中不以为然,转过身去都不再理睬。麻袋中露出颗头的女童却是霍的转过头来,双如电的眼睛冷冷的打量了我眼,却没说话。

  我有心逗她,便道:“童姥,是个大坏蛋!”那女童愕然的看了我眼,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童姥是个大笨蛋!”我继续口水攻势。童姥干脆将眼睛闭上了。

  “童姥是个白痴!居然为了个男人毁了自己!”我小声的在女童的耳旁骂道。这次,天山童姥睁开了双眼,清澈的眼神之中闪着惊讶的光芒。

  “无涯本无情,奈何妾心倾,心知本无果,偏向虎山行。”我随口胡,那天山童姥却是听的好阵惊讶,张大了嘴,半晌才道:“你是谁?”声音沙哑苍老,根本不是她这个年纪所能拥有的声音。

  我们两人说话的声音都是极低,不远处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主的人距离虽近,却也不可能听到我们之间的谈话。

  但我还是忽略了这些人的实力。有的时候,内力是可以使人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的。

  “你们在说什么乌鸦?”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名女子正笑盈盈的看着我们。

  给搞怪祭司的逆修罗拉各种票,有票的亲们就请投给她吧。那本书搞怪无限哦。

  正文 第百零七章天山童姥

  抬头看,张拥有着精致五官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云似雾般的白色纱衣衬的她似九天之外的仙女。

  “哦,我在问她话,可是她不答。”我随口编了个理由。

  “听乌老大说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的。”那名美女慢慢扶膝坐在了我旁边,支着下巴望着天山童姥发呆。

  我顿时没了底气,此刻当着外人的面又不能问天山童姥什么问题,而聪明如她者也知道此刻正是危险的时期,自己的条性命能否得保就要看自己能不能守住这张嘴了。

  我呆呆的坐在天山童姥身边无语的望着她,而她此刻双灵动的大眼睛也瞬不瞬的看着我,我俩大气也不敢出。身边那不知名的女子则自顾自的想着自己的心事,手里拿根树枝,不时的在地上划来划去,也不知道在筹划些什么。

  山坡下面,乌老大他们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会惊呼,会又欢欣鼓舞,会又片沉默。再看时,场中的人已是多了名白衣人,右手晶莹如玉,握着柄精美华丽的长剑,顾盼之间颇有神采,想来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

  说话之间,乌老大冲这边摆手,就有两个人上来将天山童姥和麻袋齐抬到了场中。我坐在大石之上,只等着虚竹的出现。

  又说了会子话,乌老大举起了柄鬼头刀,看起来是忍不住想动手了。那鬼头刀刚刚举起,段誉大叫声:“不好!”他笃信佛教,自然不忍看到个这么年轻的女童就此命丧黄泉,伸手招“中冲剑”向乌老大鬼头刀上刺去。可他内力毕竟还没到家,六脉神剑收发不由心,此刻指伸过去,却是半点动静也没有。愕然之下,突然见岩石后面跃出个黑影,左掌伸。乌老大收势不定,登时被推的后退了几步。那人右手抓起地下的布袋,将天山童姥连带女童起背在背上,向着西北角的山峰狂力奔去。

  众人见有人劫囚,发声喊,纷纷随后追去。

  我看的清楚,来人正是身灰色僧衣的虚竹,他本佛家弟子,对于能救人就救人的宗旨倒是领悟的透彻无比。抄起天山童姥,慌不择路的见路跑,逢林便钻。

  虚竹自从无涯子传授了内力和七彩指环给他之后地第二天,便被逍遥派的众多弟子给吓的逃下山去。他本是清静无为的和尚,苏星河和他的票弟子你句师弟,我句师叔的乱叫,他又定认为自己是少林派的弟子。是以这才逃下了山去。

  此刻他已非吴下阿蒙,内力之深在经无涯子灌输内力之后已达流境界。虽然对于轻功仍窍不通。却仍然可以凭借着高深的内力使得自己奔跑起来异常的迅速。

  目送着虚竹背着天山童姥越奔越远,群雄地呼喝之声也是渐行渐远。原地清风拂过,顿时显的冷清起来。剩下的也不过是我们同行走的七人,以及直蹲坐在我身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那名美貌女子。

  “神仙姐姐。”段誉怯怯的走过来,巴巴的看着我。小兽这时候也匆匆地从树丛中溜出来。飞身扑进了我怀中,“咕鲁咕鲁”的叫个不停,似乎颇为信赖我。

  轻轻抚着小兽地皮毛,我笑着对段誉道:“段公子。我可不可以托你为我办件事?”

  段誉双眼本来直迷迷茫茫的,此刻却立刻明亮了许多,整个人也似乎精神振:“神仙姐姐请吩咐,就算是上刀上,下火海”

  我笑着摇头道:“不用,不用。我这里有个方子,我想按照上面地药材来炼制些丹药,可是有些药材却是找不找。我想用你的大理世子的身份,应该比较容易找些。”

  段誉接过那张单子,只看了眼便怔住了:“神仙姐姐,这些都是神仙之人才能用的东西啊。不过,虽然找起来困难些,我也会为神仙姐姐尽力而为地。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把这些药材交到神仙姐姐手中。”脸上神色又转担忧。

  我听了这话,除了身上微微起了些小凸起之外,心中剩下的也唯有感动。想了想,又道:“段公子,三四个月之后,你便设法找到乌老大他们,然后在缥缈峰灵鹫宫那里等我好不好?”

  段誉喜道:“那我现在就去办,然后去那里等你。”

  我忙道:“不忙,你先跟着我表哥他们去有人烟的地方,免得走丢了。然后再设法去办这些珍世奇材们吧。”

  段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我发怔。

  果然是个痴情种子,天下之大,堪与他比的恐怕也只有萧峰和阿朱之间地生死恋了。

  叹了口气,我转向了那名仍言不发的女

  这位姐姐,请问您贵姓?”

  那女子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双妙目在众人脸上逐闪过,最后停在了我脸上:“我就是芙蓉仙子,妹妹你长的好生漂亮。”

  我随口回道:“姐姐你也不差啊。看姐姐满脸愁容,似乎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可否说与我们听听?”

  芙蓉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