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显大家闺秀风范。

  我想了想,现在差不多正是段誉那个倒霉孩子到的时候了,我得和阿碧去接接他去才行。

  “不了,阿碧,你想不想跟我去见个人?”我笑眯眯的打量了下阿碧这个活泼可爱的小丫头,似乎在天龙八部里面就是她第个见到段誉的。

  “什么人?好看不?”阿碧像切花季少女样,两眼小星星的歪看着我的脸,似乎只要从我的嘴里说出好看二字,她立刻就会高兴的跳起来似的。

  “当世之中,唯有他最帅!”我轻叹了口气,心中无限想象起段誉长什么样儿

  “不会是我家公子爷吧。”聪明如阿碧者立刻撇了撇嘴,气嘟嘟的坐回了椅子。

  “是另外位翩翩佳公子,比我表哥可要帅的多了。”我微笑着回头看她表情。

  “真的?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阿碧立刻跳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

  “你们不吃了饭再去吗?”阿朱笑眯眯的看着阿碧活蹦乱跳,心里似乎也很高兴。只是,不经意间,我在她眼底发现了丝落寞。

  阿朱,早晚我会告诉你,你是段王爷的女儿,是大理的小公主的!我心中暗暗的道,然后就被快活的像只小燕子的阿碧拉出了琴韵小筑。

  在阿碧娴熟的操纵下,我们的小船箭般的冲向了满是垂柳的岸边。

  站在小船上,阿碧笑道:“我来给王姑娘唱个小曲罢。”说完也不等我答应,径自唱了起来:“菡萏香连十顷陂,小姑贪戏采莲迟。晚来弄水船头滩,笑脱红裙裹鸭儿。”声音柔弱婉转,欢快动声,竟是比杜丽君所唱的歌还要来的软,来的婉转。

  我轻笑着边拍手合着她的拍子,边悄悄的往岸边张望。

  只见岸边上个大和尚,个看不清楚样子的青年都骑着马,还有个气宇轩昂却身着孝服的汉子,个像是半死不活的病秧子。那猥琐汉子从怀里掏出个金光灿烂的算盘,哗哗的响了几声,然后说了些什么。看来竟像是要动手。

  “金算盘崔百泉!”我的大脑里突然流露出这么个姓名,却不是王姑娘武功上的记忆,而是我看天龙八部上记得的人物。那个大和尚应该就是鸠摩智没错了,马上的那个应该就是段誉,那个孝服汉子应该是过彦之。

  “王姑娘你认识他们?”阿碧奇道,在她的印象当中,我可是个从来没出过门的人。

  我轻轻点了下头:“阿碧,我们快去帮马上的那个年轻公子,这里面只有那个和尚是恶人,你要小心些。”

  阿碧点了点头:“我省得了。”手上用力,船飞般飞了过去,她竟也身有武功!

  此刻鸠摩智已是与崔百泉打了起来。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六章神仙姐姐二

  当我们奔到岸上的时候,那鸠摩智已是与崔百泉打了起来。

  先前看的清楚,鸠摩智竟是出手飞快,只下就已夺过了过彦之的软鞭,然后以之为武器,甩过去卷住了崔百泉的金算盘。他竟是把软鞭也便得出神入化!我的头脑之中自然而然的对其身手作出了判断,同时心下暗暗警惕起来。如果他出手的话,整个太湖没有个人是他的对手,就连慕容复也样会败在他手下!

  鸠摩智的目的本就是想拿了段誉这个活剑谱来交换到琅環福地去观那万千藏书,如今我这个活“藏书”在这里,难防这恶僧掳了我去逼我教他武功,那时候我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喽!我暗暗决定,定不随便泄露出我懂这些武功奥妙这个秘密。

  那鸠摩智手中用劲,那崔百泉拿捏不住,手中看似沉重至极的金算盘竟是被软鞭甩了出去,鸠摩智撒手,软鞭连带着金算盘块飞向湖里。

  果然跟我所知道的模样!鸠摩智有着绝世身手!我略有些震惊的看着那软鞭梢缠住根几垂在湖面上的柳枝,带着重力在湖面上点点,荡起无穷涟漪。

  那鸠摩智却是霸气内敛,双手合什:“相烦两位代为引路。”那两个人有些害怕的对望眼,都有点不知所措起来。鸠摩智低眉道:“如果你们不想引路,那就请告知燕子坞参合庄的路,由小僧自行前去,那也无妨。”

  那崔过两人见这僧人突然彬彬有礼起来,不由的有些诧异,心中也有些犹豫不决起来。

  但阿碧却适逢此时上了岸,见那和尚问参合庄的路,不由的放慢了脚步。

  高手般都会时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阿碧脚步虽轻,却是早已被鸠摩智发觉。而此刻段誉的功力却也不俗,双明眸因着阿碧转了过来。

  身淡绿轻衫,衬着如淼绿波,皓肤如玉,仿佛画儿中走下来的阿碧轻快的步子已是走了过来。就连崔百泉和过彦之这两个大敌当前的人也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你们去参合庄干什么啊?”阿碧的声音极甜极清,带着江南特有的清脆,令人听之下竟是舒服的全身毛孔都散了开来。

  那马上的俊俏公子看了阿碧眼,眼神转了转,随即又坐端正。我低着头慢慢的走过去,阿碧回走几步轻挽着我的手,抬着双天真的大眼睛看着鸠摩智:“参合庄的名字,外边的人不会知晓,大和尚是从哪里听来的呢?”

  鸠摩智饶是自称得道高僧,此刻面对青春逼人的阿碧也是不禁垂下了头低低声佛号:“小僧是慕容先生方外至交,特来先生墓上拜祭,以践当日之约,如果有幸能见慕容公子面,小僧荣幸之至!”

  这时候我紧了紧阿碧的手心,示意由我来说。阿碧看了看我,微点头。

  我轻轻上前步道:“真不巧,慕容公子出远门去了,你要是早点来的话,还可能碰到他。”

  “真愁滛人,哪,大师父你也看到啦,人家不在,你又不能杀生了!”马上的段誉冲鸠摩智撇了撇嘴讥笑道,旋即把眼光看向了我。

  在那刻,我眼角的余光分明看到他呆了呆,眼睛顿时瞪的老大。

  我微微摇头笑:“这位公子,先不要说话。”

  聪明如他,立刻就不说话了,只是拿着眼睛狠狠的剜着鸠摩智。而鸠摩智则似乎习惯了般,根本没看在眼里,只对我施了礼:“不能与慕容公子见上面,真是让人失望。但小僧从吐番国万里迢迢来到中土,只为在慕容先生墓前拜,以了当年心愿。”

  阿碧听,立刻把鸠老和尚当成了自己人,笑眯眯的道:“大和尚既然是慕容老爷的好朋友,还请先去用杯清茶,我再给你通报声,你看好吗?”微微笑,脸上露出了两朵酒窝,天真之意毫不保留的自然流露。

  “这位姑娘是府上何人?如何称呼姑娘?”鸠摩智彬彬有礼的问,如果不是知道他的底细,我定也会认为他是得道高僧。而阿碧却是不知道了,只见她笑眯眯的道:“我叫阿碧,是服侍公子抚琴吹笛的小丫头。至于她嘛”她眼睛转向我,似乎是询问。我连忙用眼神示意,不要说出去。

  “这位的姓名我却是不能说了。好了,我们上船吧。”说完,也不理他们,径自蹦蹦跳跳的拉着我向船走去。

  我回头看了段誉眼,却见这呆子似乎有话想跟我说的想子,欲言又止,憋了回去。只这眼,我就已经知道他要跟我说什么了。他定是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怀中画卷的神仙姐姐会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似乎还是来救他的。

  我和阿碧等人都坐上了船,却见那鸠摩智兀自仍然不肯上船。“大和尚,怎么了?我们要出发了!”阿碧敞开清亮优雅的嗓子叫了声。

  “我们,要搭船去吗?”鸠摩智明显咽了口口水,有些艰难的问道。

  “你不会是怕水吧?”我眼中难掩笑意,这个家伙果然跟天龙八部里写的样,是个十足的旱鸭子!

  “哼!”鸠摩智大着胆子跳上了船,由于用力过猛,那船竟是阵晃动。

  “那两位,你们也过来喝杯茶,吃点点心吧!不要看这船小,再上来几个也没事的。”阿碧轻轻划着船来到柳树下,玉手轻舒,收起了金算盘和软鞭,随手拨起了算珠。响起的声音竟是隐有声韵!

  那长的颇像陈浩民的段誉只听了几下,就道:“阿碧姐弹的这是采桑子吧?想不到算盘竟也能弹曲儿。”脸上的笑容很是真诚,就连称赞听起来都舒服的很。

  这个家伙让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中惊讶的同时不由的确定我是来对了地方,这里的段誉真的是个绝代大师哥啊!我的心突然加速跳了起来,坏了,我捂着脸心想,现在的脸可没法见人了

  好在段誉几人的注意力都被阿碧那神奇的弹曲手法吸引了过去,均是没有注意到我。

  阿碧随便拨着算盘,时轻时重,时快时慢,那算盘珠的打击声竟然立刻就打出了节奏,居然便是那清脆灵动的“采桑子”!这丫头,如果去到现代的话,定是个出色的音乐家,说不定赚个盆溢钵满红遍全世界也说不定!

  阿碧弹罢,金算盘挥,嫣然笑:“公子,你既然听的出这是采桑子,也来弹曲好吗?”段誉却是先偷偷看了我眼,笑道:“姑娘你精通音律,我可不会弹算盘。甘拜下风,甘拜下风。”说着还站起身来作了揖。

  阿碧笑眯眯的高兴不已,看到苦着脸的崔百泉的时候却哎哟叫了声:“真对不起,我忘了这是崔大爷的算盘了。这算盘真好看,居然是金子做的,崔大爷家真有钱!”崔百泉苦笑了下,收回了怀里。却又在心中盘算着如何向慕容家报仇。慕容复出手毒辣,眼前这小姑娘却是天真烂漫,似是全无心机,又拿不准是不是假扮来宽自己心的。想起报仇,时之间又觉得有些前途茫然,担起心来。

  阿碧拿起那根软鞭,细细看了看,左手提起鞭梢,右手顺着鞭体捋下,手指甲碰到那些接连之处,顿时发出了叮叮当当清脆响亮的声音来,听声音竟是曲琵琶弹的新月吟。敢情她又把人家的鞭子当成了乐器。不过旁边过彦之的脸色却是笑的有些勉强了。自己用来拼命的家伙被个姑娘家拿来当乐器玩,放谁脸上也挂不住。

  不过想起死在慕容氏手里的恩师,过彦之眼神中射出了坚定的神色,心中却道,我忍人所不能忍,但愿老天让我师仇得报!

  段誉拍手叫道:“妙极妙极,想不到这么件兵器到了姑娘手里居然能弹出如此妙曲。”阿碧听,立刻醒悟过来,红着脸把软鞭交还给过彦之:“对不住!我乱七八糟的拿来玩,真是太无礼了。”说着连连施了几个礼。过彦之鼻中哼了声,扭过了头。

  鸠摩智直站在船头,见过彦之瞪着他,也不生气,只是四顾看着风景。

  阿碧手中木桨轻扳,船缓缓划开道水波,向着西南开动。几个转折之后,眼前豁然开朗,竟是到了个极大的湖。我早已知道,却是毫不在意般观察着这几人的脸色,心里不由的暗暗好笑起来。

  天龙八部上说,除了段誉和阿碧之外,其余几个都是不懂水性。不知道他们此刻心里正想着什么。

  鸠摩智突道:“阿碧姑娘,不如由我来操舟吧。”说着欲意接过木桨,而崔过二人则同时出声:“不可!还是由我来吧!”

  我微微笑,这三人已经开始斗起来了。

  旁的段誉看到我的笑容,呆了呆,低声以种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道:“神仙姐姐,你笑什么?”

  我轻轻展颜笑,伸手道:“快把你怀里的画卷拿给我看。”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七章神仙姐姐三

  求票票!求收藏!

  段誉看着我的眼睛,惊诧异常:“神仙姐姐,你是怎么知道我怀里有画卷儿的?”

  我冲他微微笑,回头看了眼背对着我们蹲着的鸠摩智,看他的样子,时半会是不用怕了,因为此刻他已经有些晕船了。

  放低了声音,我微笑着低声道:“我是神仙姐姐啊,怎么会不知道你怀里有幅我的画像呢?”

  段誉幅恍然大悟的样子,伸手入怀,掏了幅画卷出来。那画卷被段誉紧紧藏在怀里,就算是被鸠摩智胁迫多时也是不曾失去,想是段誉紧张它的很。

  我展开看,见画面栩栩如生,端的是名家手笔。不过,我这个现代人只是觉得好看,却是看不懂了。

  再翻开些,但见张张裸女图像跃然于纸上,就连眉毛眼睛都是画的极为传神,端的是大家手笔。那些裸女每个姿态均为不同,身上更是有许多的绿色细线由些红色的点串连着,仿若只巨大的网般,把整个人体都包围了起来。卷首更是书着四个蝇头小楷:“北冥神功”!

  红点旁边细线作着批注,尽是些|岤道的名称,像什么“云门”“中府”等等数十数百|岤道名,看上去却是极尽复杂。虽然这些裸女看上去跟我这张脸极为相像,却是千姿百态,神情更是变化万端,与真人极为神似。

  画卷的后面是关于北冥神功的些介绍,我直接跳过不看。直接看后面的凌波微步,看到那些步伐依着易经的方位,注明“妇妹”“无妄”等字,不由的心中狂喜。知道这次捡到宝了。

  看着段誉的眼睛,我问他:“你可愿意把这些东西送我?”

  段誉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道:“这本就是神仙姐姐的东西,如果能物归原主的话就再好不过了。这这上面说要命我杀尽逍遥派弟子,我直都很害怕,也不知道还有没有逍遥派的弟子存在于这个世上。佛曰:不可杀生!阿弥陀佛!这下可好了!神仙姐姐,你就自己保存着吧。我也算是了了份心愿,不用杀人了。”说着双手合什连连念佛号。

  我轻轻笑了笑:“那我就留着吧。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跟别人说啊!否则会给我招来杀身之祸的。”说到这里,我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那呆子段誉立刻紧张起来,只手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手:“神仙姐姐,你,你没事吧?”

  我冲他嫣然笑:“我没事,只是有些饿了而已。现在有事的是那大和尚才对!”迎着我的眼光看去,鸠摩智此刻已经是吐的塌糊涂了。

  段誉和我相视笑,这才突然发觉竟是握着我的手,脸俊脸顿时窘迫的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跑上船去假意跟崔过二人搭讪。

  看来他已经把我当成了神仙姐姐,我还不知道他原来这么讨人喜欢呢!呃,有机会的话收他做个男朋友也是不错的,毕竟老天是这么安排过的。不过,这得等他受的过那些劫难之后才行想到这里,我又有些黯然,眼前这个大和尚鸠摩智虽然吐的稀里哗啦,但是在场的却是谁也不是他的敌手,发起飙来的话我们也只能夺取水路落荒而逃了。

  路上,阿碧不光哼着好听的小曲,还时不时的伸出嫩手采两片嫩菱来分给大家吃,这让那个因为晕船而吃不下任何东西的大和尚鸠摩智很是气闷。唉,连个理他的人都没有,只能个人独自蹲在船头上干呕也真够倒霉的!

  小船在阿碧娴熟的控船技术之下,很快的就到了琴韵小筑,她本是想口气划到燕子坞的,我悄悄的告诉她这个大和尚来者不善,虽然她瞪大了眼睛不明白我这个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是怎么知道的,但还是听了我的话,划到了清幽静雅的琴韵小筑。

  此刻天已近黄昏,阿碧把船栓在树上,轻盈跳上了岸,众人也尾随着上了岸。恰在这时,树上只鸟儿轻轻的叫了起来,而阿碧则可爱无比的歪着头,双明亮的大眼睛从树枝的缝隙中寻找着鸟儿的踪影,边嘴里发出了几声鸟叫。

  重新走在坚实的大上,鸠摩智似乎又开始活蹦乱跳了起来,冲正美滋滋偷眼不停看着我的段誉冷哼了声,当先随着领路的阿碧而去。而段誉则是轻轻吐了下舌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的出,那声冷哼里有着无限威胁和不满,显然是把刚才晕船的气都撒在了段誉的头上。我暗暗冷笑:呆会我要你这大和尚好看!居然敢当着我的面使这种脸色!

  四五座房子孤零零的建在这座岛上,却是小巧精雅,宁静淡然。正中那间大房子上挂着块大匾,上书:“琴韵小筑”四个潇洒无笔的大字,想是慕容复附庸风雅所为,不过扪心自问下,这几个字写的真的不错!

  鸠摩智道:“这就是燕子坞参合庄吗?”

  阿碧似做错了事的小姑娘低了头道:“这是公子爷给我住的,这位大师父要去祭奠慕容老爷的墓,我可做不了主,得先去问了朱姐姐才行。”说着拉起我的手就往里面走。

  “朱姐姐是谁?”段誉似乎见了女生都喜欢问个不停,上前步,看着阿碧问。

  “朱姐姐嘛,你见了就知道了。”阿碧调皮的笑,拉着我往前疯跑起来。

  鸠摩智只是冷哼了声,主人没见着,却被个小丫头晾在了这里,也难怪他会生气。而崔过二人却是显的有些无所谓,他们是来找慕容氏报仇的。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所以尽也等得。倒是段誉似乎有些不耐,不断的踮起脚来朝着这边张望。

  这章有点短,凌晨应该还有章。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八章戏弄

  我轻轻拉着明艳的阿朱,看着清婉的阿碧,再加上从窗外钻进来的夕阳,顿时整间屋子里片人间绝美景色。

  “阿朱,这个大和尚说要祭奠慕容老爷的墓,王姑娘说他是坏人,我看他也凶的紧,怎么办?”阿碧显然是个没主见,事事都依靠阿朱给拿主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