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手辣,个不慎,自己都有可能被她杀死。

  现在她还用的着自己,所以暂时没杀自己罢了。此仍然活着,惊喜之下,虚竹站起身来冲天山童姥拜道:“多谢童姥不杀这头小鹿。我我”却不知道想说些什么了。

  天山童姥不耐烦的挥挥手道:“好了,你不要再多说些什么了,我现在要练功了。”说完,也不等虚绣答应,天山童姥自顾自的就练了起来。

  双腿盘膝,双掌心向天,就像我打坐时的姿势样的端正。天山童姥微闭着双目,全身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功法催动内力。天山童姥全身腾起片片热气,身体也剧烈的抖了起来。这八荒唯我独尊功当真是门极霸道的内功心法,虽然跟修真法门相近,但到底还是门武学心法,所导入的天地灵气全部都转化成了自身的内力。

  我心中动,走到已经可以坐起来的乌老大身边点了他|岤道,又吩咐虚绣道:“你守在这里,若是有人接近,你便拿松子打他。”转头踹了仍然在呼呼大睡的小兽脚:“给我护法!”

  小兽“咕鲁咕鲁”不满的叫了几声,骨噜坐起来,见我扔给它颗“超级大还丹”,双眼立刻变的炯炯有神起来。冲我“咕鲁咕鲁”的叫了几声,吃了起来。

  不要以为这超级大还丹是多么的宝贵,虽然炼制这东西的材料在凡人看来确实是金贵了些,但对于拥有着成片成片奇花异草的我和小兽来说,这种丹药就跟收了小麦做馒头是个道理,家常便饭。

  不过,我们只炼出了炉,所以必要的时候还是要省些的

  切交待完毕,我坐到天山童姥的背后,双手贴在她的背上,丹田中的灵力流转,瞬间已是流入到了天山童姥的体内,将她此刻的运功情况看了个纤毫毕露。

  天山童姥以已女体强行修炼阳火霸道的八荒唯我独尊功,本身就会渐渐的失去阴阳调合,即使不被李秋水趁着她练功的时候大喝声而走火入魔不再长大,最终会如她师父所说的杀孽太重,导致魔由心生,走火颠狂而死。

  相比较之下,李秋水故意害巫行云的行为倒是在间接救了她的性命。

  天山童姥巫行云此刻虽然功力只有两年,既稀且薄的火红色真气缓缓在她体内那粗壮的无法形容的经脉里运行着,但每随着股似烟似雾的气体被她吸进体内,她的内力就会增加分,而也就在这时,她丹田之中却突然升起另小股比正常火红色还要鲜艳的多的真气,迅速无比的翻滚着在丹田里捣乱。

  天山童姥脸上现出丝痛苦的神色,显是真气翻涌令得她十分不好受。我丹田中灵气看准时机,将那团翻滚不休的灵气死死困成团,然后开始对它的细致研究。

  在我的计划中,为解决天山童姥体内这股邪气,必须先搞清楚它的来源,再以相应的法子化解,否则也只不过是治标而已。

  天山童姥丹田内那股捣乱的真气被我困住之后,脸色大是舒缓,显是没了后顾之忧,体内的真气运行的也颇为顺畅起来。片刻工夫,她的八荒唯我独尊功便运行了遍,全身的真气归元导虚散入丹田之后,全符的心思便回到丹田之中被我困成团的那股深红色的真气处。

  “童姥,这股真气极有可能是你的贞元所在,你十几岁上被李秋水惊吓的走火入魔的时候正好赶上你人生中的月经初潮来临,结果这团威力无比的贞元便成了你功力提升上最大的障碍。”我轻轻在巫行云耳边说着我对这团真气的理解,虽然结果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但这团浓的化不开的纯正真气却的的确确的天山童姥保存了九十多年的童贞所结。

  换句话说,天山童姥辈子身材矮小,辈子没有月经,也辈子没算成为真正的女人。

  “那怎么办?”天山童姥虽然年纪比较大,但对于女人的事却是窃不通。此刻让她这么个女强人面对如此简单却又棘手的事,她顿时变的束手无策目瞪口呆起来。

  我总算知道了天山童姥为什么脾气这般火爆的原因了心里怪怪的好笑着,嘴上却道:“童姥,你的身体可以凭着这次返功的机会继续成长,而且还有可能做回真正的女人呢!只是不知道无涯子见到你之后会怎么想。”我边安慰着童姥,边试着用自己的灵力去小心的触碰那团真气。

  正文 第百十章我的外婆是李秋水

  真的吗?我真的还有机会再长大吗?”天山童姥激动抖,双眼更是射出喜悦的光芒。

  我忙道:“凝神抱元守,不可乱动。”童姥凛,瞬间心情归于宁静,身体也再次回到了宁波如水的状态。此刻可是行功的紧要关头,若是因为这而再次走火入魔的话就太亏了。

  那团真气是巫行云体内内力的大隐患,偏偏在这九十年来又跟人体里的阑尾样,没有多大作用。

  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将之导入巫行云体内的气海之中,将之化归已用。可是这团粘稠的化不开的真气又岂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开的?

  我围着那团虬结了数十年的真气研究了许久,却是没能找出个妥善的方法来解决它。最终只好用那最笨的法子,先摸到那股真气的形成所在,然后再设法将之引到正常的途径中去了。

  我的股灵气在她丹田这中转来转去,终于在她小腹处摸到了个闭塞滞通的所在。正是这里的这处闭塞的经脉才使得本该是被排出体外的经血元气此刻被堵在巫行云的丹田中,经年累月最终形成了这股深红的逆元。

  我舒了口气,轻轻将自己的灵气从天山童姥巫行云的体内撤了回来。而天山童姥此刻的八荒唯我独尊功也已到了收功的时候了。

  团团氤氲的气体经由鼻腔被天山童姥吸收进入体内,直接就化成了她的内力。双掌缓缓自丹田处升起,在胸前圆转圈,取圆转如意大周天的意思,收功即为完毕。

  “师姑,怎么样?”天山童姥睁开眼睛,此刻的她看起来比炼功之前大了些,眼神中也更加的有神采起来,显是功力增加了不少。

  “暂时没能找着解决的办法,不过我想咱们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可以试试疏通导元的方法。不过那样是治标不治本,虽然可以恢复你原来的身体,却在你以后炼功的时候仍然有走火入魔地时候。而且旦走火的话,就会危及生命。”我摊手,实话实说。此动作再现

  “只要有希望就好。就算就算是能治标我也愿意尝试下!无涯子无涯子他见到我长高的样子定会很高兴的。”天山童姥脸的激动,似乎真的应了那句“女人为了爱美会不要命”的话。

  不过看到她脸高兴的样子,我还是不忍心再打击她,微笑道:“那我们就在明天你运功的时候再说吧。”

  回头叫了跟着虚竹到处撒欢地小兽,抱着它飞身上了松树。吃着由小兽采来的松子,我默默的思考起天山童姥的症状来。

  理论上来说,只要天山童姥和男子有了鱼水之欢,自然而然的就可以凭借着男子的精元将这道短短的经脉冲开。若是由我用灵气帮她冲开经脉地话,则她年纪已大,经脉能否经受的住比内家真气强大地多的灵力地冲击是个问题,二来我实在是没有自信心。玉筒之中虽然记载着用灵力冲开经脉的方法。解释的却并不详细,只提到句:“以灵力尽冲之。”

  左想右想。还是决定按照天山童姥的意思,就算是有走火入魔地危险。也要个漂亮的身材。

  乌老大在吃了我的丹药之后,外伤已是渐愈,此刻正挣扎着到处寻找野味充饥。虚绣坐在不远处的大石上,双手合什。怯怯地观望着我们这边。

  第二天中午,天山童姥命乌老大捉来头山羊,按住了头颈开始吸血。吸了会,天山童姥又坐在昨天所坐的地方。面对着太阳开始修炼八荒唯我独尊功。全身骨如同炒黄豆般劈啪作响,头上身上也升起了阵阵白色雾气。

  我将小兽放在旁护法,然后坐到了天山童姥背后。按照我昨天所想的行功方法,将股灵力探到了童姥的丹田之下的那处短短的经脉之中。

  摸清楚那股此刻正贴合在经脉与丹田交汇处的异样真气,我股灵气迅速的将之包围在起。我的计划是用北冥神功可以吸收别人真气的特性,将这股真气直接吸到我的体内收归已用。然后用灵气在天山童姥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慢慢打通那道淤塞了十年的通道。

  仿佛在做件极为细致的工作样,我慢慢的将那团真气吸离了天山童姥的丹田,顺着她体内的经脉快速的向我体内流去。

  十分的顺利!此刻天山童姥练功路线中的真气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仍然在快速无比的吸收着天地间的元气。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将体内的灵气十分小心的控制着再次进入童姥的丹田,停留在了那道窄窄的经脉之处。

  极缓慢的,我边催动着灵气开始开拓那道窄窄的经脉,边分出小股灵气准备保护此刻正在

  的天山童姥。

  烈烈的阳光照在我们的身上,虽然不算很热,却让人心里有些不安。

  经脉的扩张进行的很顺利,灵气几乎毫无阻碍的进入了那道经脉之中。就在我准备鼓作气将之拿下,帮助天山童姥完成她可以继续生长的愿望的时候,声轻叹惊的我差点跳起来:“师姐,你仍是那么美。”

  我被这突然而来的声赞叹吓的手抖,那股灵气不由自主的在童姥经脉之中撞了下。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天山童姥的身子立刻便颤抖起来。要知道,那里可是女人身体中最脆弱,同时也是感觉最敏感的地方。

  天山童姥叹了口气,在我灵气帮助之下开始快速的收起功来。此刻她的大对头李秋水已然追到此处,自然是不可能再安然的坐着练功了。

  李秋水脸上蒙着块白帕,瞧不清楚脸上长什么样子,身材却是苗条婀娜,身白衣在皑皑白雪之中显的若隐若无,更加的飘飘若仙起来。

  “师姐,你知道我找的你好苦吗?咱们师姐妹也有好几十年没见面了罢?”边说着话,边走近童姥。

  童姥此刻忙着收功,分不开心神跟她说话拖延时间。而我的灵气此刻却被受了惊的童姥缩小的经脉给卡住了,急切之间也不能迅速的撤回。

  李秋水笑盈盈的走近,突然伸手在童姥身上击下掌,直接将她击的晕了。而我也在这猛然掌的撞击之下,灵气涣散,身体也似乎中了猛锤般,只觉嗓子甜,口鲜血缓缓从嘴里流了出来。

  那边虚竹早已看见了,只是变化俄顷之间,来不及反应。此刻急忙奔了过来:“你你做什么?”伸手去扶童姥。

  李秋水伸掌去抓他手背,想将他块抓来审问番,若是童姥的相识,那就块慢慢折磨。可是她的小擒拿手刚刚碰到虚竹的手背的时候,蓦地感到股大力传来,虚竹子的内力之中竟然隐隐有北冥神功的痕迹,而且那股内力给了她种很熟悉,很温暖的感觉。

  李秋水怔之间,虚竹已是背起昏迷不醒的天山童姥快速的向远处奔去。他心中认定李秋水是来杀童姥的,而自己又武功低微,只好逃走。

  他轻功在这几天之内已是尽得童姥悉心指点,早已可以跻身流高手之境。逃得数里地之后突然拍光头:“哎呀,我将那位姑娘落在那里了。”扭头望去,只见白白片雪海,心中又害起怕来。

  天山童姥此刻幽幽醒转,见虚竹背了自己,笑了笑道:“小和尚,你到底是没有扔下姥姥不管。你背着我,咱们向西西边逃吧。”

  虚竹子答应声,再次回头望了眼身后。天山童姥心中猜到他的心思,笑道:“我那位师姑不是常人,那蒙面人虽然厉害,却跟她有些亲戚关系,她的性命不会有事的。”

  虚竹听了,这才念了声佛号,背着童姥向西逃去。

  再说我吐了口鲜血之后,只觉得浑身难受,身体仿佛都麻痹了般丝毫都动弹不了。静静躺在雪地上,仰头看着李秋水那如秋天清澈不见底的湖水般的双眸。

  “你你是什么人?为为什么你会”李秋水刚刚从虚绣身上那股熟悉的内力的震惊之中醒过神来,转头看见了我那张她熟悉无比的脸。

  我苦笑了下,心想自己此刻的脸色定十分的难看。想伸手入怀去取颗药丸来吃,却连动动小指的力气都没有。全身的灵力此刻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丹田里也空荡荡的。

  小兽蹲在我身边,脸戒备的盯着李秋水,只要她敢再前进步,自己那只高举着的爪子便会毫不犹豫的拍下去。

  我动了动嘴唇,费力的叫了声:“外婆”

  小兽诧异的看了我眼,那只爪子也放了下来。它灵慧无比,已然看出我与李秋水之间不会再是敌对关系了。

  李秋水刚才飘然若仙的神态顿时如触雷般动也不动,数秒钟之后,她惊慌失措的跪在雪地上,伸出手来探查我的伤势。

  半晌,李秋水才松开我的手腕,伸手从怀里掏出颗绿色的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你姓王对不对?阿萝她她还好吗?”

  我调息片刻,虽然仍觉得难受无比,但好歹手可以动了。伸手入怀掏了颗超级大还丹出来,嚼着咽了下去。

  这章好难写,要顾及到后面的情节,所以晚了应该会写的快些吧。嘿嘿,这几天我偷了个懒,变成天更了。爬走

  正文 第百十章旧事前缘如流水

  是我不相信李秋水的丹药有假,而是这世上普通人炼又岂是我超级大还丹神效的对手呢?

  只是片刻的时间,我就感觉到药力化开时那股令人舒服至极的感觉随着我勉强聚起来的丝灵气流遍了全身。先前那种灵气涣散所带来的全身空荡荡的感觉,此刻也再次充实起来。虽然仍是比先前我的灵气状态次了些,但好歹也算是治伤的同时保住了我七成修为。

  我和李秋水并肩坐在块大石上,时默然无语。彼此都在想着该怎么聊。毕竟我们中间隔着辈,又有着许多的事情曾经发生过。李秋水虽然想重拾美好的亲情,却仍然怕我会知道当年她所做的些丑事。

  我虽然隐约知道些她的事,却并不算太明了,此刻跟王语嫣的外婆坐在块,明明有许多的话要问,心中有许多的疑问想知道,可就是偏偏说不出口。

  “这只小东西是你养的?”李秋水沉默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句话。

  “是啊!它可聪明了!而且很特别呢!小兽,过来让外婆摸摸。”我连忙应和着,沉默的尴尬总算打破了。

  小兽“咕鲁咕鲁”极不情愿的走过来,双耳朵没精打采的耷拉着。它虽然是兽类,可是体现出来的智商的比般人还要高的多。虽然在我的命令下没办法,它还是让李秋水做了它最为讨厌的事——抚摸它的全身

  “咕鲁咕鲁”似乎在询问我们摸够没有,小兽眼巴巴的看着我,期望会有什么奖励。这小家伙,越来越会讨价还价了。我笑笑道:“外婆,你有没有带什么灵丹之类的,这小家伙最喜欢吃的就是那些大补药了。”

  李秋水摸摸身上,拿出只小瓷瓶来,里面装的就是先前喂我的那种绿色小药丸。取颗送到小兽面前,它拿双如豆小眼瞅了半天,裂着嘴吃了下去。边嚼边还学人皱眉,似乎那东西真的很难吃似的。

  李秋水扑哧声笑,伸手轻抚着小兽光滑地背毛:“小东西,这绿如萤可并不难吃啊!为了配制它,可费了我不少好药材呢!西夏王宫里的药材几乎都被我翻遍了,还有几味是在大宋皇宫里的御用药房里才找到的呢!你居然皱着小眉头,什么意思?”手指放到小兽的脖子下面,给它搔着痒。小兽则发出“咕鲁咕鲁”满足无比的声音。

  可是,等李秋水的手指拿开的时候。小兽慵懒的站起身,后腿向后甩甩,头也不回地昂着头走开捉飞鸟去了。竟是丝毫也不领李秋水的情。

  愕然的说了句:“这忘恩负义的小东西!”李秋水突然好奇的问我:“你呃,我该怎么称呼你?”

  “我叫王语嫣。”我笑着打量着她,眉目如画,双眸子水光盈盈,温柔的似乎可以把人融化了。只是那张脸用帕子遮了起来。不然肯定可以看到张绝代娇容的模子——她地脸被天山童姥划花了。

  “顾兮盼兮,语笑嫣然。阿箩给你起了个好名字。”李秋水出了会神。低头抱歉的笑了下,又问:“你平时给那个小东西吃什么?为什么它居然看不起我炼制地绝顶神丹?”

  我随手从怀里掏出个的瓶子。拔开瓶口凑到她鼻下:“就是这种丹药啦。”

  异香扑鼻而至,李秋水整个人都呆住了。她七八十年来经历地事情不少,对于修真之途也略有涉及,所以闻到我手中的这瓶丹药。立刻便知道了它的不同凡响之处。

  “这可是功能生死人而肉白骨的大还丹?”我从李秋水那双会说话地眼睛里读出了种叫做震惊的表情。而她看我的眼神也产生了变化,从原本的那种淡然变成了重视。

  “你跟谁学地道法?”李秋水问了个她最不该问的问题。

  “嗯,我跟何伤学的。”我淡淡的回答道,心想。这下她可窘了,我的辈份居然比她还大

  李秋水沉默了会,笑道:“想不到咱俩还真是有渊源呢!”若无其事的语带过,伸手轻抚了下我的头发,笑道:“咱家语嫣生的可真俊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