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些,可那全是药材厉害,跟我本人可没有半点关系至于接下来,我也只有抱着双腿坐在草地上等这两个冤家自己醒过来了。

  至于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自己的打算是让她们暂时带着我回趟她们的师门逍遥谷。好歹也是自己的师门,虽然从来没去过,但心向往之如果能有什么好东西可以顺顺的话,我是绝不介意去趟的。当然,前提是那个地方确实有宝贝可以拿,至少还得让我的小兽吃饱

  自从小兽离开它的紫竹林之后,那眼睛就直都是绿油油的,每次看人的眼光都是可怜巴巴的。除了次帮街上包子铺的王大妈将剩下的肉包子扫荡了之外,小兽确实曾经饿过那么回——我也饿着——半天的时间罢了。所以,基本上来说,小兽是很幸福的。

  慢悠悠的,仿佛刚从冬眠中醒过来的严重缺乏营养和运动的某动物,童姥和李秋水使劲晃着脑袋睁开了眼。

  “这是在地府中吗?师姐,我们终于还是死在块了。”李秋水喃喃的低声看着身边地天山童姥。脸上浮现出丝苦笑。

  “胡说八道什么!没看到师姑就在这里吗?”天山童姥到底是理性大于感性,伸手敲了下李秋水的头。而李秋水只是看了她眼,出奇的平静,硬是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你们俩死磕了辈子,到最后终于磕的两败俱伤,感觉怎么样?还想不想磕下去?”我乐呵呵的搂过脸不情不愿的小兽,最近它似乎总是想单独溜达溜达。不知道春天快来了还是因为经常被我按在手里蹂躏脑袋

  天山童姥回头看了李秋水眼,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柔声道:“师妹,你还嫌弃我这个脾气火暴的师姐吗?”

  “师姐,你还愿意给我做你最拿手的宫爆鸡丁吗?”李秋水双眼盈盈欲滴,双纤纤细手搭在了天山童姥的手上。

  “师姐。快看!我们地手!又变的光滑了!”李秋水惊讶的拿起童姥的手,两双洁白如葱地玉手相映生辉。

  “师姐,你的脸”李秋水突然指着童姥的脸惊讶叫了起来。那张本因为散功而变的老皱了许多地脸,此刻正重新的开始变的光滑起来。

  “师妹。你的头发。”天山童姥同样指着李秋水地头惊呼出声。

  “师姐,你也是!”李秋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童姥的头发。

  “童姥,你地身体从今往后,将会慢慢长大。直到长成普通地身高为止。姥姥地脸伤我还得再找些灵草来治。不过相信很快也可以治好的。”我微笑着看着两位逍遥派高手。她们容貌变地年轻起来正是功力在超级大还丹药力的作用下得到恢复的外在体现。现在的她们,已经完全脱离了散功的威胁。

  不过,此刻的我在说到天山童姥可以继续生长的时候。心里突然电光石火般想起了个人。个法号道世的人——无敌猥琐扫地僧——他曾经说过喜欢巫行云。也就是童姥的

  甩甩头,我强行将这个滑稽的事情抛开。佛家有云。万事随缘,这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就由得他们慢慢发展去吧,我可不想做红娘。

  听到我说还需要找些药材来治自己脸上的伤,李秋水突然道:“语嫣,我们逍遥派的逍遥谷里有许多的灵花异草,不如我们同回山门趟吧?”

  童姥皱眉道:“师父当年说过,除非有性命危险的时候才可以让我们回山。我怕”李秋水闻言,脸上顿时也沮丧不已。

  我笑笑:“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脸蛋!姥姥你的脸被童姥划的花了,也就是有了性命危险。若是再来上段世间女子的哭二闹三上吊不怕你没有性命危险。”我出的主意甚是馊,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听了都是阵苦笑。

  两人对视了眼,又深思半晌,终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李秋水期期艾艾道:“语嫣,若是你说的法子不行我们该怎么办?”

  我咬着手指:“师门中还有多少人?”

  李秋水道:“除去我们这三个因为无法修真而被师父轰出修真圣地逍遥谷的人之外,就剩师父他老人家个了。”

  我拍拍手掌,兴高采烈的来回踱着步子:“这就好办了。我在逍遥派中的辈份来算,应该是他的师妹。有这么个年纪轻轻的师妹,他怎么可能不罩着我呢?我们去吧,这次肯定没问题了。”我心里却在暗暗的想,到时候定要倚小卖小,见着什么好东西定不能客气,最好顺手顺到他哭!嘿嘿!

  当我站在半山腰间环顾四周的时候,忍不住被逍遥山这座世外大山俾倪群山的气势所震撼了。这是远离中原的座高山,它高的有些离谱,也美的有些变态。

  这里就是逍遥派数千年来的师门重地吗?建造在如此隐秘却又如此美丽的世外仙山之中,不用提那些如画的景色,单单是呼吸之间那种沁人心脾的钟山灵秀之气已是使得我心情大爽了。不经意之间更是感觉到体内那丝微弱的灵气在随着呼吸之间慢慢的潮起潮落。

  有了这种微弱的感觉,我心中不由的大喜过望。看来修真门派建派之时确实有自己独到的手,不但灵气充足,特别适合修炼,更是远离俗世,免得修真之心受到干扰。在这宁静安静的世外桃源里修炼,恐怕要比大隐于市的隐士们修为提升的更快上许多吧。

  拾步上山,我边欣赏着周围的环境,边跟童姥和李秋水询问着如今派中的情况。

  正文 第百十九章师兄

  遥派师门重地逍遥谷中终年仙灵之气极为充足,这里原大地上最富饶的块修真圣地,还有着逍遥派这样的历史悠久却并不算太出名的古老门派。

  与其他门派的宗旨不同,逍遥派讲究的是清静无为,自由洒脱。历代掌门人也常以此为诫来约束门下弟子。要不是看到无涯子等三人的性格以及未来的经历确实跟本派修真法门不合,他们三人的师父也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三块美玉胚子在眼前还任由他们出山了。

  说到自己的师父,我虽然再三再四的询问童姥和李秋水,可是她们脸上都幅好笑的样子,却坚决不肯透露自己师父的名号。

  我十分纳闷的想:“莫不是也跟我样,被何伤那辈的给取了个尼字辈的名字吧?尼古光是想想何伤给我取的这个道号我就想咬人。”不过,路上的风光景色却使得我心里那股冲动慢慢的消退了下去。

  走到山谷中的时候,已是正午时分。童姥和李秋水轻轻跪在间茅草屋前,朗声道:“弟子童姥李秋水拜见师尊!”

  山风凛然,整片平地上静悄悄的,只在草屋角有条细细的山泉在缓缓的叮咚流淌着。

  我在院子里转了圈,没有想像中修真之人种的仙花仙草,也没有想像中的守卫神兽。有的也只有畦大白菜,半畦韭菜,还有几根白萝卜。切都简单的刚刚能养活人。

  草屋里似乎没有任何地动静。我好奇的走到门口,就着两扇木门间的那道缝隙向里面望去。只见名比无涯子还要帅气,比童姥还要矮小,比巫行云的头发还要乌黑,比李秋水的眼睛还要有神和大的多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瞪着我。

  妈呀!我后退几步,差点脚踩在随后跟过来的小兽身上。

  小兽不满地看了我眼,从门逢中自顾自的看了眼,呆了半秒,全身的毛都扎煞起来了。惊恐的跟我对视眼。又将头转了回去。

  两扇木门轰然而开,个身高不足米五地矮小美男子圆瞪着双搞笑又漂亮的大眼睛走了出来。先朝仍然跪在地上的童姥和李秋水瞥了眼,鼻子里哼了声,眼睛又转向了我。脸上的神情略微呆。原本肃穆地神色突然展颜笑,双手互相搓着点头哈腰的问:“请问,你是来这里观光旅游的吗?我这里可便宜啦,住个晚上只收五文钱。”

  我看了看他。转身弯腰很无语的悄悄问童姥:“你师父就是这个样子吗?”童姥眼睛闪,伸手从怀里揣出把金叶子:“师父,徒儿来看您来了。”李秋水则直接将自己头上地颗夜明珠摘下,双手捧了。恭恭敬敬的送到了男子手中。

  “这还差不多,不错不错!乖徒儿,你们来找为师有何事?莫不是与这位漂亮的小妞有关吧?我可不再收徒弟喽!”矮小美男子顺手将金叶子和夜明珠都收进怀里。脸上顿时像开了花似地。原本那双瞪地快掉下来眼睛此刻也杀气尽敛。被双眼皮收了起来,仿佛只被搔到痒地猫般。瞬间变的“慈祥”了许多。

  童姥偷偷看了眼我脸上地表情,见我幅后知后觉,并没有生气着恼的样子,这才放心道:“师父,其实她是您的同门师妹,是我们的师姑。她是何伤师叔祖的弟子。”

  “恩?”矮小美男子愣,双眯起来的大眼睛旋又精光暴射:“你是我师妹?敢问道号是”

  “尼古。”我咬着牙森然道,此刻真恨不得将何伤从天上抓下来咬上两口,居然,给我这样不愁嫁不出去的美女起这么个伤天害理的名字!

  “那就没错了!你好,我叫尼八。”矮小男人笑眯眯又彬彬有礼的将手伸向了脸愕然的我。

  沉默沉默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逍遥山的逍遥谷中响起了道女人放肆的长笑之声,我的笑声里带着同病相怜的同情和对世事造化弄人的无奈,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尼八这搞笑的道号。

  笑够了,也疯够了,我大力的拍着尼八的肩膀说:“师兄,师伯给你起的这道号可真是有趣的很。有机会的话,我定要见见他老人家。”

  尼八狂喜道:“原来你跟她们不同啊!害我白白担心老半天。”这句话说的真令人感到莫名其妙,我愣愣的看着他,等着给出个解释来。

  “她们,”尼八指着童姥和李秋水道:“还有无涯子那个臭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批臭规矩,硬是把我伺候的光火大发了!干脆将他们都赶下山去了。”尼八嘿嘿笑,将我们都让进了屋。

  屋子里同样简陋的到处是洞,不过光线倒是不错。尼八自己看了看自己住的惯了的屋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着自己的稻草床冲童姥和李秋水道:“你们俩坐那边去等着,我要和你们师姑聊聊。”说完也不管童姥和李秋水像受气的小媳妇般坐在那张脏兮兮的床上,拿幽怨的眼神望着他,自顾自的蹲到我坐的椅子旁边,兴奋的问:“师妹,你这次来见师哥,嗯,有没有那个嗯,带些东西来?”中指食指拇指三指交互搓磨,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故意长长的叹了口气:“师哥啊,你也知道小妹初入师门,除了师父送我的修炼法门之外,可是什么都没有哇!”我故意把口气调整的跟旧社会蹲在挡风的烂砖墙角讨饭的叫花子似的可怜兮兮,只差没挤出几滴眼泪来将这气氛推向高嘲了。旁的小兽脸不解的望着我,似乎不太明白我的意思。

  轻轻给了歪着头打量着我的小兽脚,小兽立刻蔫下了头,可怜巴巴的呜呜叫了几声,双黑黑的小眼睛泫然欲泣,支着两只尖耳朵瞬不瞬的望着尼八。

  尼八愣了分多钟,啊了声,这才挠着脑袋道:“看来你比我可怜,我这个做师哥的倒不好意思跟你哭穷了。”伸手将左手上戴的颗青濛濛的戒指摘了下来递到了我的手上:“师妹,你师哥我就剩这点家当了,送给你权当见面礼吧。”说完,双手抱着脑袋蹲在了边,长吁短叹起来。

  正文 第百二十章储物戒指就是好

  脸的义正严辞:“师兄,咱俩只是第次见面,用这样的定情信物吧?”

  尼八傻傻的看着我,嘴巴张的大大的。就连坐在床上忐忑不安的等着师父号啕大哭的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也没料到我会说出这么句话来。

  不过,我第二句话还是让她们的心愿得以实现了:“既然师兄这么大方,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尼八顿时如丧考妣的号啕大哭起来,边瘫坐在地上,边用力的捶着,典型的泼妇骂街的姿势,真不知道他常年累月的呆在逍遥谷里,这号本事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翻来覆去的打量着那颗会自己发光的戒指,上面刻着“任逍遥”三个大字。真的是大字,而不是古篆,甚至连小楷都不是,这字大的甚至把整个戒指都包括在了起,而且写的极为扭曲乍看之下挺像小学生淘气写的:张小花王八蛋,王小二是乌龟,李小泉是嗯,他是卖剪子的

  我看尼八坐在地上哭了半天,实在是达到了实力派演员的演技,忍不住道:“师兄,你别哭了呜呜,你再哭的话,我就忍不住要把我炼的超级大还丹拿出来送你了”

  看终于把我惹的也要哭了,尼八终于抹眼泪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师妹,你终于肯说出你身上有超级大还丹这东西了吧?我刚才就闻着这小东西身上股子丹味。”说着伸手指指小兽,叹道:“像这么好的仙兽。拿超级大还丹来喂,终究是不够哇!”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难道我地小兽居然娇贵到连超级大还丹这样在俗世人眼中可以生死人而肉白骨的顶级丹药也不能喂?我惊讶的端起三爪乱蹬的小兽,左右上下的看,不时的还将小兽倒过来仔细的观察下肚皮上长没长夜明珠或是祖母绿猫眼蓝之类的

  可是,当我把小兽放到地上,任由它慢慢的在地上晃地时候,我还是没找出它有什么特别的。

  “师哥,这小家伙到底是什么仙兽?居然连超级大还丹也不够格喂它?”实在发现不了。就问老师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丢人的。我拿出那瓶超级大还丹,扔在了尼八的手中。

  眼睛,瞬间瞪大。尼八此刻出奇地有精神。双小短腿在不大的屋子里飞快的拔着山涉着水,时不时的抬头望望头顶那根大梁,好几次还差点踩到童姥和李秋水地脚。

  “师父”童姥以九十六岁的高龄,像小姑娘样怯怯的叫道。

  “我没事。我是兴奋的。有了这超级大还丹,我再次长高地希望就又多了分!想不到哇!这么难得的药材居然让师妹你找到了!”尼八兴奋的想过来拉我地手,不过我没让他得逞。

  “我能长高啦!我能长高啦!”尼八拍着巴掌跳着,笑着。

  “师父”童姥再次地以细微地几不可闻的声音呼唤着跟中举地范进差不多模样的尼八。

  “什么事?”尼八笑嘻嘻的凑近童姥:“你是在恭喜师父我终于可以长高了吗?咦?你似乎比以前长高了许多哇!”尼八这才发现童姥的巨大变化。忙扶起童姥。伸手在她的身上摸来摸去。不要想歪了边咦咦的怪叫出声,想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师父,这些都是拜师姑她老所赐。为弟子打通了体内的条经脉才使弟子有希望继续长大的。”童姥原原本本的将我帮她长高的经过详细的告诉了尼八。

  “真的。师妹?你真的可以使我再次长高吗?”尼八激动的眼泪哗哗的。

  我摇了摇头:“不可能!”众人皆愕然。

  “童姥她是凭着八荒唯我独尊功重新使身子恢复到幼年时候才能继续生长的。师哥你的身子却已成形,自然不能像童姥那样继续生长了。”我娓娓道出自己理由。

  尼八拿食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师妹你这话就不对了。你凭什么说我不能凭着八荒唯我独尊功来继续长大?你师哥我既然教给了云儿这门功夫,自然我也修炼过,而且比云儿的还要好。我看,只要我自行散掉层功力的话,就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了。”

  我点点头道:“师哥,你先坐好,让我看看你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着,我向他体内输出丝灵力,开始了对他身体不能长高原因的探索。半晌之后,我脸上热,将手拿了下来:“师哥,你跟童姥的病症是样的,也是精血不通所致。若是你想长高的话,强行散功也不是不可以。”

  尼八乐呵呵屁颠颠的站起身来,双臂平举,全身骨骼啪啪连响,仿佛爆豆子般响了刻钟。尼八脸色略微有些疲累的沙哑着嗓子道:“师妹,你也知道这门功夫的厉害,师哥我从今天起的百五十天里要天天练功了。”

  我点点头,照着给童姥上次打通经脉的方法助尼八打通了经脉,然后跟童姥和李秋水小兽块来到了屋外。

  “师姑,师父所种的药圃就在山谷那边的山坡上,平时那里给师父布下了奇门阵法,平常人根本连看也看不到,现在师父闭关,不如我们到那边看看去吧?”李秋水时刻想着恢复自己的容貌,此刻见我闲下来了,立刻拜托冰释了前嫌的童姥来说辞。

  我看了旁边脸红的李秋水眼,笑道:“姥姥既然急着恢复容貌,那我们就到那边走趟吧。正巧我想试试师哥送我的戒指有何妙用呢!”虽然隐约猜到这戒指可能是逍遥玉筒中提到的储物戒指,而且我也曾用观看玉筒的方法观看过戒指里面。除了片像雾样的混沌之外,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不过这却更加证实了它就是枚储物戒指,至少玉筒上是这么说的。

  站在逍遥谷的另片向阳的陡坡前,我眯着眼看了看,疑惑的问:“两位姥姥,你们确定这里就是尼八师哥的药圃?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

  李秋水道:“语嫣,我们当然也看不到什么东西。不过这里有当年祖师爷布下过的阵法,幻化出座陡坡,以使得普通人不敢随便进入。至于怎么进去,我和童姥却是谁也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