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直以为你们不合,现在却认为你们比姐妹还亲。虽然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不过我却感到异常的欣慰。”

  李秋水和童姥齐望了我眼,脸上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那些药材你想要多少就要多少吧,看你刚才仿佛割肉的样子,就知道你跟我样,都是个小财迷兜儿!”尼八扭头冲我挥挥手,走出了门外。

  正文 第百二十三章缥缈宫中

  跟出门去,轻轻对渐行渐远的尼八道:“师哥,谢谢

  尼八身子顿了顿:“我去把被你们破坏的阵法修补好。”矮小的身影在夕阳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显的高大了许多,那显的略宽的肩膀看上去也更加的踏实可靠。

  我呆了呆,心道,原来这就是哥哥的感觉吗?瞥见他走的快要看不见了,忙喊道:“师兄,你多采些寸芒果回来,晚上我帮你炼药!”

  尼八的脚步顿时轻快了许多。

  夜风呼啸中的逍遥谷中的小草屋倒显的异常的温馨。我和师兄李秋水起,再加上已经可以帮着磨药的童姥,开始了离谷前的准备。

  将尼八采来的寸芒果加上戒指里的芍灯草懗杰花畊异起混合了,用尼八停放在屋后的那炉丹鼎炼成了给尼八师兄做的力拔山兮增高丸共百颗,每日练功前服用颗,功能就是增高。稍减些用量,又加入麦冬双花玄参,给童姥做成了专供女性服用的补良品。

  我边从丹炉里收起那些药丸子,边心里暗暗的想,要是在现代能造出这些东西的话,估计市场上卖的那些增高产品统统得关门撤架,加了催产钻石的某鹿奶粉更是提都别提。

  漫漫长夜,歇着也是歇着。自从修炼了逍遥派的修真法门之后,腰不酸了连睡眠都少了许多。看看童姥和李秋水东倒西歪的样子,我放她俩找地方睡觉去,尼八师兄则跟我样,也是修真之人,睡不睡关系不大,于是就陪着我继续熬制可以给李秋水恢复容貌的面膜给阿紫的珍视明滴眼液和给萧峰准备的特制胸口创可贴。

  夜无眠,当我霸占了尼八师兄做饭的锅子做出半锅用珍珠层粉天然冰片逆练天山六阳掌所得天河砂师哥从哪得来的?朱雀泪等原料熬成的半锅珍视明滴眼液。除了气味有些难闻之外,倒是清澈的可以眼看到锅底师哥没涮净的锅巴。尼八:我经常个人吃,懒得涮了。

  至于童姥地面膜,却是做的有模有样。除了耗去我朵千年雪莲花原本不是你的,朵海豹喙也不是你的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大的损耗。

  第二天,童姥和李秋水块醒过来的时候,东方已经破晓了。

  站在院子里深深的呼吸了口新鲜空气,我扭头对身后对熊猫眼的尼八笑道:“师哥,你有什么打算?”

  尼八笑着揉了揉自己地大眼袋,儒雅的笑笑:“我还能有什么打算?自然是在这里混吃等死了。”

  我随手从戒指里拿出颗朱果。就着草屋旁边的那条小山泉洗了洗啃了起来:“我今天打算下山去。童姥和李秋水就暂时跟着你好了。以后我会让无涯子来这里找你们的。”

  尼八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手里的朱果,小心翼翼的问:“那个,师妹,我的朱果你是不是都摘走了?”

  我随手扔给他个:“可能吧。反正我看这东西挺可爱地,就多摘了些。嗯,味道不错!正好现在苹果还没有到收获的季节,就当苹果吃吧。”

  尼八忙把手上那只朱果收进怀里。表面上虽然没说什么,转身进屋的时候却听见他在小声的嘟囓:“比当年师叔下手狠多了,师叔还给我留下了筐,她真是青出于蓝呀!只给我留下个!”

  吃过早饭。我告诉童姥那些药怎么吃,告诉李秋水那些美容面膜怎么贴,之后跟尼八师兄依依惜别:“师兄。你就别送我了。把你那把淘米用地金勺子送我得了。”

  尼八:“”

  当他们师徒仨目标送着我离开逍遥谷之后。尼八苦笑着看了眼童姥和李秋水:“以后,不准再带这样的长辈回来!”

  我路西行。朝着童姥的缥缈峰而去。如果我记得没错地话,现在虚绣应该也是到了灵鹫宫地时间了。虽然凭着他地功力肯定可以将场大难化于无形,可是对于先前童姥还没教过他天山六阳掌的他来说,那些中了生死符地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可未必会听他的话。

  路向西行来,处处可见面目标阴霾之人急匆匆的向西赶着路,看样子正是打算攻打钧天部众女的英雄豪杰。

  在跟尼八师哥相处的两天之内,我除了炼制那些丹药之类的东西外,有空便向他讨教些修真的窍门。几天下来,虽然功力在狂吃通灵果异花之下有了定的进步,但进步最大的还是对修真界的见识以及修真上的知识。

  到缥缈峰,自踏足那血迹斑斑的上山道路起,我就知已经打响了。除了不知道虚绣有没有到来之外,缥缈峰上切的情况都像山脚下那滩刺目的血迹般览无遗。

  缥缈峰上终年云封雾锁,上山的道路上也尽是些荒石杂草,在皑皑白雪中探出头来。

  路走上去,路旁不时的露出截截的断刀折剑,更不时有几具尸体横卧雪中,刺目的血早已与雪水凝成片,冻的有些模糊了。处处天险走过去,这些死人身上的伤就越是新鲜,到得接天桥处,却见大群人正在条铁索桥前围着,看样子正是乌老大伙人。

  我长长的吐了口气,看来自己还是比虚竹来的早了。凌波微步本就是高明至极的轻身功夫,在我以真元灵力的运转之下,更是风驰电掣般片刻就可以奔出数里之遥。能够比虚竹来的稍早片刻,也在情理之中了。

  乌老大那群人中显然有功夫极高的武林好手,片喝彩声从人群中传来,远远的只见名全身白衣的中年长须男子身形飘然落在那窄窄细细的铁索之上。此刻山风劲萧,吹的他白衣飘飘,倒也潇洒无比。

  铁索对面站着六七名青衫女子,人人身上都沾有血迹,显是在些处僵持已久,看形势还是有些寡不敌众的样子。

  在人群中,我忽然发现几个熟悉至极的身影,却是慕容复和段誉等人,心神电转,决定暂时先不现身。乌老大曾经听过我跟童姥之间的谈话自然知道我跟她之间有某层关系,至于心想讨好天下群雄的慕容复,我若现身的话,他势必成为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公敌,到时候全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那白衣男子落在铁索上之后,便开始向铁索另边奔去,他轻功看起来甚是高明,对面的女子趴在索上用力抖了好几下,都被他轻描淡写的在半空中轻轻个折身闪了过去,眼看已是快奔到铁索对面了!

  对面中年纪较大的女子咬了咬牙,挥手下令后退。众女子显是平时训练有素,也不反驳,立刻便向山后奔去,在山腰拐角处闪而没。

  那白衣男子见众女退走,抚了下漆黑的胡须,回身朗声道:“众位,贼女已经退走,你们可以过来啦!”

  乌老大手中碧玉香波刀摆,回首大叫道:“众位听令,我们攻过桥去,杀她们个片甲不留!”众人哄然答应,摩拳擦掌的准备过桥。

  能够达到这里来的人物,自然都是武功不错的豪杰,此刻又没了众女守这道天险,自然都平安无险的飞身过了这条铁索。

  等所有的人都过去了之后,乌老大对白衣人微点头,沉声道:“辛苦了。”白衣人微微笑:“乌头领自去,老夫随后就到!”等乌老大的身影也消失在山腰后面之后,白衣人手中宝剑挥,道青光闪过,那条铁索瞬间被斩为两截,抖落山崖之时响起哗哗的悲鸣声。

  白衣人最后看了眼身后静悄悄的悬崖,微微笑,身形倏忽消失在山腰后面不见,追赶前面的众人去了。

  断索是为了不让缥缈峰在外搜索童姥的其余八部及时救援,好狠的毒计!

  我站在那条接天桥处,伸头向下面飘荡着无穷白雾的峭壁底下看了眼,冷冷笑,身形拔高而起,像头美丽的白天鹅般飞起,轻飘飘的朝对面落去。如果此刻有人看到这个情景的话,定会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这五六丈长的两道峭壁竟然被我跃而过!要知道,武林中最好的轻功高手也不过跃丈余罢了!

  体内真元之力不断的流转着,自然比寻常武林中人体内的内力要来的绵绵密密的多,不过跃之下能够达到这种远度还真的大大的出了我的意料。

  站在石后,我像那名白衣人样回身看了眼对面的峭壁,却骇然发现那层层白雾之间似乎正有群什么人朝这边奔来。

  我心中动,躲在了石后,如果猜的没错的话,来者应该是虚竹那个小和尚了。

  山风吹拂白雾清,对面果然站着虚竹和余婆婆等人。虚竹身着身锦服,倒也应了人是衣服马是鞍那句话,看起来精神多了。

  几人低低说了几句话,在那边手足无措的走了几个,显是没想出什么能过来的法子。正在这时,我背后突然传来了声惨叫

  正文 第百二十四章缥缈宫中二

  身后“啊,啊”两声惨呼,都是女子的声音,想是钧子遭到了毒手。对面昊天部众女顿时急的团团乱转起来,连声音也变的嘈杂起来,纷纷破口大骂,却也无法渡过天险。

  虚竹伸手跟身边位中年妇女借了柄柳叶刀,掂了掂,手腕微抖,将自己这边的铁链斩断拿在手中。将刀还了,走到崖边,纵身跃,向我这边飞来。

  纵然他身具逍遥派三位顶级高手的真气,又是学会了童姥教给他们轻身功夫,可是这五六丈长的峭壁却实在不是普通人类可以横跨的过的。半空中虚绣真气流转,轻飘飘的似御风而行,团团白雾滚滚劈开,转眼间已是到了峭壁半的距离。

  猛然间,虚竹的身子向下沉,却是真气到了极头,再也无法为续。他手中铁链挥,卷住对面垂下的半截铁链,身子借力再起,飘飘然落在了我这边。这连串的动作兔起鹘落,端是流高手风范,连我看了也禁不住喝了声彩。

  虚竹过来之后,头也不回的冲身后挥手,立刻便运起轻功朝我这边奔来。在拐角处看见我正冲他笑,呆了呆,摸着头发已是不短的脑袋傻笑道:“原来神仙姐姐也在这里啊!”接着神色整:“对不住了,我赶着去救人。”越过我,直奔山后惨叫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我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从侧看去。虚竹脸上出奇的严肃。路之上又见到两具女尸,他匆匆地念了遍往生咒,就又抄小路径直向峰顶飞奔而去。

  地上条青石板铺成的大道,每块均是三尺宽,八尺长,齐整整的蜿蜒而上。我和虚绣飞身而上,在石板大道的尽头,是座巨大的堡垒。堡门蹲着两只凶猛无比的石鹫,高三丈有余。尖嘴利爪,神态威猛。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石鹫仿佛有灵性似的,对锐利的眸子似乎刻也不停的在盯着我看。怀里地小兽此刻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吓的头也不敢抬,往我怀里的深处钻了钻。

  如果我的猜想没有错地话,这灵鹫宫应该是名前辈高人留下来的修真圣地,曾经在这里的童姥恐怕也不是它的真正主人。这些光凭这条青石路就可以推断出来了。全部都是女人地灵鹫宫就算再强势也不可能造的出如此浩大的工程来的。

  随着虚竹闪身进门,穿堂入厅,只听个人喝道:“贼婆子藏宝地地方,到底在哪里?你们说是不说?”

  个女子的声音骂道:“狗奴才。事到如今,你们还想活吗?至于宝藏,你更是不要痴心妄想啦!”接着啪的声轻响。然后是另男子劝慰地声音:“云岛主。有话好说。何必动粗。”却是段誉地声音。

  我站在门外冲里面望去,只见数百人齐闹哄哄地挤在大厅之中。大家纷头说话,时之间嘈杂无比。虚竹伸手在地上摸了把泥土,在脸上擦了擦,登时变的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往门槛上坐,东张西望起来。

  我心中动,从手上那只戒指里取出许多化妆用地小玩艺,动手化成了个中年干瘦黄脸汉子,又换了身灰布粗衣,这下子就算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长什么样了。

  我慢慢的遛达进大厅,大伙都在忙着商量怎么处置蜷缩在角的众女,谁也没注意到我这个西贝货。钧天部众女全身血迹斑斑,坐在地上动不动,显是被人点了|岤道。乌老大端端正正的坐在大厅西首张太师椅上,脸色之间略显强自镇定,不经意间从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剽悍乖戾之气却衬托着他代枭雄的气派。光看这气势,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也算没白捧他做首领,不过这首领就跟草寇的头儿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对头给第个黑了。

  乌老大吞云吐雾的喝了大口茶,挂着两颗大黑眼袋的眼珠子使劲瞪:“你们这些丫头真是死心眼儿,我跟你们说,童姥早就给她师妹李秋水杀死了,这是我亲眼所见,难道还能有假?你们趁早投降,乖乖的说出童姥藏宝的所在,我还能免你们死!”

  个中年妇女尖声叫道:“胡说八道!尊主她老人家武功盖世,早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又有谁能伤的了她老人家呢?你们妄想得到破解生死符的宝诀,趁早别做梦了!别说她老人家马上就回来清理你们这批狗贼,就算是她老人家仙去了,你们生死符日不解,年之内,必定会跟随她老人家前去的!”

  众洞主岛主顿

  纷纷,他们虽然跟着乌老大路杀上山上,但心里到些底气,此刻听到这女子提及自己心头最为害怕的生死符问题,个个脸上都变了颜色。

  正在气氛诡异的时候,人群中突然响起几下“呜呜”声音,像是野兽,却又大不相同。给此刻心头麻乱的人心平添了几分害怕。人群喧哗之中,个胖子在地上滚来滚去,双手在身上乱抓,不会已成了个血葫芦,叫声也越来越惨厉,声声都仿佛从地府中刚刚受了刑罚般,众人听了都不由的倒抽口凉气,不由自主的联想到自身若是得不到生死符的解药,势必会有如此惨状,顿时人人自危,都躲的那胖子远远的。

  人群中远无的奔出个人来,瞧那相貌却是跟这胖子有几分相似,脸上挂着惊恐的神色,步步慢慢靠近那胖子:“哥哥,是我,我来帮你点|岤道,咱们再慢慢医治。”颤抖抖的伸出手来欲点胖子肩井|岤。

  那胖子身形微晃,躲过他兄弟点过来的手指,身子扑上来将他牢牢抱住,张嘴就啃了上去。那人顿时大叫起来,鲜血流下,脸上已是少了块肉,顿时惨呼号啕起来。

  段誉看的心急,扯过身旁的包不同问:“包二哥,能不能想法子救他们救?”包不同摇头道:“此人发了疯,力气比平时大的多,我可不敢让他咬到了!”段誉斜斜看了袖手旁观的慕容复眼:“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神技可能用的着吗?”

  旁的慕容复早已听了去,哼了声,转身向旁边走开了几步。包不同气愤的骂道:“这胖子在咬人,你也让我家公子学他疯狗样咬人吗?真是岂有此理!”

  段誉连连弯腰道歉:“是我说的不对,包兄莫怪,慕容兄莫怪!”走到那胖子身边,蹲下道:“兄台,这人是你弟弟,你快放了他吧。”

  那胖子双臂用力,抱的更紧,嘴里更是发出野兽呼呼声,神态也是可怖可怕至极,间或还伸手向段誉捞。段誉大骇之下,跃跳开,说什么也不敢近前了。

  名长相沉稳的中年人顺手抓起名女子,喝问道:“这里所有的人都中了那贼婆子的生死符,现在马上就要发作了。到时候人人都发疯,要把你咬的全身粉碎,你怕不怕?”

  那女子眼珠朝胖子那边转了几转,眼神里流泻出骇然惊恐的神色。

  中年人柔声道:“现在童姥已经死了,你将她的秘密说出来,治好了大伙,我们对你感激不尽,谁也不会为难你的。”说着伸手解了她的|岤道。

  那女子道:“不是我不肯说,实在是尊主她老人家行事向来不会让我们看到的。那生死符事关机密,她老人家更是连碰都没让我们碰过。”

  中年人叹了口气,随手将女子放在地上,言不发的黯然退到旁。既然问不出生死符的解药,他注定必死无疑,倒也不必再折腾这姑娘了。

  另壮汉突然抢上前来,提起根长鞭,没头没脑的往那女子身上抽去:“我快没命了,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眼看那条风声劲急的鞭子若是打在女子头上,必定会打的她脸花头碎,段誉扭过了脸,不忍卒睹。

  嗤的声轻响,直坐在门槛的虚竹抖手扔出团毛茸茸的松果,间不容发的将那女子撞飞,长鞭击在地上,石屑四溅。地上溜溜颗黄褐色圆球转了老半天才停止。

  端坐在太师椅上的乌老大手突然抖,茶碗顿时摔的粉碎,他颤声道:“童姥!是童姥!”半站起来的双腿不由自主的筛起糠来。

  当日他被虚竹用松球击伤肚皮,又见他跟童姥在起,此刻猛然见到松球,第个便想到了此生最为害怕的童姥,早已吓的魂飞天外。

  众人听自己的头领乌老大失声狂叫“童姥”,立刻便如那养鸡场里跑进只狂吠的狗,全都吓的呆了。

  群雄齐刷刷的亮出兵刃,转身朝外望去,准备以十足的精神迎战童姥。就算不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