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和尚围着七个穿着与少林寺不同的僧人,正仿佛品种不同的斗鸡看到对方之后那样彼此大眼瞪小眼的练瞪眼神功呢。

  玄慈方丈朗声道:“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大家参见了。”众僧听,均是双手合什,行了礼,神色间却是不大尊敬。

  接着又介绍其他几位,都是年纪又大,声望都还不错的僧侣。

  玄慈方丈最后指那金发碧眼的胡僧:“这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法名哲罗星。”他将这胡僧放在最后介绍,其意就是最看不起他,其二则是因为他是闹事的正主,放在最后有打击他自信心的意思。

  那哲罗星见介绍完自己,还了礼道:“少林寺好大,这么多的大和尚中和尚小和尚,你们好吗?”

  正文 第百三十二章拿苹果皮吐你!

  慈方丈双手合什道:“这七位大师都是我佛门有德有今日齐降临,实是本寺天大的荣幸。召集大家前来的意思也是希望大家能够开开眼界,宏扬我佛法大乘!”

  我从门口悄悄的走进大殿,绕到众僧身后。此刻群僧无不是聚精会神的盯着那七个外来的会念经的和尚,倒是没人注意到众僧群中朵花已经站在了他们身后。

  好高啊!看着前面排排精壮的肉和尚,我踮了踮脚,还是只能看到里面的和尚耳朵。不得已,只好转到后面去搬了不知道哪位大师父的只板凳,站了上去。这下,总算是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现在似乎扯到当年藏经阁里偷看经卷的事情了。神仙说少林寺将自己师弟关押在少林寺里是为无理取闹。而少林寺的大和尚们却说他偷看藏书,扣押实属正常反应。

  玄慈说那波罗星既已偷学了少林寺的武功,少林自不能任由他下山将武功转与旁人。那神山狂妄的哈哈大笑,与直如佛般微笑的玄慈胡搅歪缠了番。

  我看了会,就像在看肥皂剧般,索然无味起来。感到肚子似乎有些饿了,跳下板凳,跑到后殿找了些水果洗洗吃了起来。少林寺又怎么样?打架又怎么样?我是来吃苹果的!

  整个少林寺里静的只能听到鸟叫的声音。我坐在供桌上吃了会,又跳下来四处转了圈。终于想起鸠摩智似乎也会出现,有这个大和尚的地方才会有热闹看,于是揣上两个大苹果又回到了大殿。

  群僧似乎甚为守规矩,哪怕站地累了,伸着脖子酸了,也没有哪个活动下身体,这点倒跟现代的军人有得拼。不愧是练武的。

  再次进殿的时候正赶上鸠摩智大摇大摆的以吐蕃国国师的身份进来,双手合什,倒也宝相庄严。不过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倒也合适。明明是匹狼,却偏要跟着吃素的兔子们念佛

  玄慈和鸠摩智两个大有身份的人客套了番,道:“国师远来东土,实乃有缘。蔽寺正好有难事需要国师来给个公道。”说着。将大殿上有身份的人引见,又欲将刚才地事情说遍的时候,鸠摩智笑着打断道:“方丈先不忙说这些,刚才小僧在山门外听到玄生大师和哲罗星大师谈论武功。小僧以为两人都说的有些错误之处。”

  此言出,群相耸动,心里都不以为然。少林寺低辈僧人们都开始小声的议论纷纷起来。玄生咳嗽了声,伸手引道:“国师请讲。”

  鸠摩智微微笑道:“哲罗星师兄刚才说少林寺七十二门绝技不可能有人每门都精通。这句话错了。还有大师所谓少林寺地武功向秘传,除了本派弟子之外,别人便不会知道。否则就定是偷学的。这句话也错了。”

  此言出。大殿里静的似乎只能听到鸠摩智心底那狂妄无比的笑声。玄生大师呆了呆:“这么说。世上真地有人可以身兼通本寺七十二项绝技?”鸠摩智大模大样的笑了下:“不错。”

  “敢问大师,这位大英雄是何方神圣?”玄生又追问了句。

  “正是不才。”鸠摩智脸皮算是厚到家了。走到旁边早早备下的椅子旁屁股坐了下来,话里也带着丝藐视。

  玄生脸上变色,极不相信的问:“是国师你?”鸠摩智继续点头:“正是。”此言出,大殿上顿时乱成了锅粥。所有地僧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纷纷询问旁边的僧人:“你听到了吗?刚才那个大和尚说什么?”“不知道,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正在这时,我身前地和尚无意之间转了下头,看到了站在板凳上地我。接着,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到似地扭回头去。像他这样见惯了和尚这男性到极点的人群地人,乍看到女人根本就不能转过弯来。

  我心里知道他下秒钟肯定会回过头来再看,戴着“任逍遥”戒指的左手在脸上抹了下,顿时将个大街上买来的鬼脸面具戴在了脸上。

  半秒钟后,那名和尚犹自不信的回过头来再次看了我眼。由于站的近,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瞳孔瞬间的变大,那张嘴巴也不由自主的张的圆圆的,露出了里面黑乎乎的:

  “你上火了”我颤抖的声音在刚刚安静下来的大殿里幽幽响起,我打赌,绝大部分的和尚都听到了我扮鬼的声音。

  “妈呀!”声难听到了极点的声音从那张;来。

  混乱!和尚群里顿时出现了绝对的混乱!就连刚才还

  世投胎,二世升天的鸠摩智也开始伸着脖子朝这边张定力差些的般弟子们了。

  既然被人看到了,我也只好现身了。伸手将面具扯下来,不理会那群目瞪口呆,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尚殿里出现了名美女的和尚们,我搬着俺的小板凳穿过自动让开的两道肉墙,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和尚们前面,与早已经恢复了常态,变的波澜不惊的鸠摩智相对而坐。

  玄慈微微笑,他以为我只是哪位武林大豪家里跑出来的调皮小姐,大胆到少林寺里来耍闹。若是在往常,我定会被他们乱棍打出去。不过眼前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他也没空理会我。只将眼神放在了玄生身上。

  玄生只是诧异的看了我眼,便又将精神放在了追问七十二绝技能否兼融于身这个问题上面:“国师并非我少林派中人,难道摩诃指般若掌大金刚拳这几项功夫也能精通吗?”

  鸠摩智微笑道:“不敢,还请玄生大师指教。”身形略侧,左掌突然平举,右拳呼的声直击而出。如来佛座前的铜鼎受到拳劲,默不作声的跳了起来。受到平冲的力道冲击却转而向上跳起,实在已经违反了物理原理,正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大金刚拳法,。

  鸠摩智不等大钟落下,左手反拍出掌,姿势却是般若掌中的招,铜鼎受击,香灰簌簌落下,有件什么东西也啪的声落在了地上。跟着大拇指向前捺,道指力射过去,那铜鼎竟被他指之力激的向旁移开。香灰飘完,地上只黄铜手掌灿灿如金耀眼非常。

  他这三下出手,分明使出了三种不同的少林绝技,而且从出招的效果来看,每种都是达到了化境。

  玄生半晌无语,从脸上的神色来看,似乎心已经灰到了极点,缓缓低落道:“国师神技,令小僧大开眼界,佩服,佩服!”他虽然生痴迷于武功,可却是个明理之人,自己确实是技不如人,倒也承认的光明磊落。

  玄慈长叹声:“老衲今天才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老衲数十年苦学,在国师眼中实在是算不上什么。波罗星师兄,少林寺留不住你这样的飞龙,你自便吧。”这话出,自是将少林寺武功天下第的名头送了出去。

  鸠摩智脸上不动声色,淡淡道:“善哉善哉!方丈师兄你又何必太谦?”

  我坐在小板凳上啃起了大苹果,边将吃下来的苹果皮随口吐向鸠摩智。这些暗含了内劲的苹果皮就像个个的飞镖般飞的又劲又急。若是中得块,不死也重伤。

  鸠摩智大惊,宽大的袖袍间不容发间扬起,挡在了脸前,身子却是来不及躲避了。只听得数声响,那面挡在他脸前的袖子已经有几块碎布如几只蝴蝶飘然落地。

  鸠摩智的右手从袖前拿开,双如牛大眼从袖袍洞里向外看了看,见我不动声色的低头吃苹果,这才哼了声:“慕容家的小姑娘,你为何要出口伤人?”

  我抬起头,茫然的看了他眼:“你哪只眼看到我伤你了?”哼!我就是装傻,比你还能装!

  鸠摩智无语,以他国师的身份,还真不能跟名小姑娘较真,气呼呼的扭头看着玄慈方丈,等着他发话。少林寺不准女眷进入的规矩是天下闻名的,他见不能与我般见识,只好跟玄慈施加压力。

  玄慈看了我眼,叹了口气:“想不到这位姑娘年纪轻轻,竟然也有如此好功夫。老问你,你可是那南慕容家的吗?”

  我摇摇头道:“我姓王,不是慕容家的。方丈,这位大和尚刚才用的并不是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这些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鸠摩智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的破绽,可是这个时候越是镇定的人就越说明他有问题。玄慈方丈沉吟了下,柔声问:“王姑娘,你这话可有什么根据?”此事关系到少林寺的声誉问题,他自是不能马虎。听到少林寺武功天下第的名头可以挽回,自然不肯放弃这难得的机会。

  我微笑道:“我不但知道这大和尚用的是道家的功夫,我还知道这功夫的名字叫做‘小无相功’,讲究清静无为,与佛家的无色无相极为相似,所以大师才会被他使出来的效果所蒙蔽。其实他用的纯粹是道家的功夫!大和尚,不知道我说的对与不对?”

  鸠摩智嘿然道:“小姑娘,你不愧是将天下武学都背下来的奇才!居然连这个也知道!”

  正文 第百三十三章有暗器

  淡淡的笑道:“刚才鸠摩智大师和方丈大师的话,我以为然的地方。”

  玄慈方丈此刻心情大好,早就盼着我将鸠摩智如何会用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内幕抖个干净,此刻又如何不顺着我的话说呢?立刻便颔首道:“王姑娘请讲。”

  不理会旁瞪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鸠摩智,我从俺的小板凳上站起来,背着手俨然幅老学究的样子在大殿中来回踱着方步:“适才大师说自己身武艺在这位国师眼里算不上什么,这自然是错的!而鸠摩智说他会少林的七十二绝技,这句话既然是错的,那大师先前的话当然算不得数。那位什么什么星的和尚自然也不能出寺了。这个世上除了早已献身除妖降魔事业的达摩大师之外,是没有谁可以把七十二绝技全部学到手的。今天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慷慨激昂的说完,我用力的咬下大块苹果,发出清脆的咔嚓声,以壮声势!

  番话,少林寺的和尚们乐了,鸠摩智脸上除了强力忍着没发作的表情之外,倒也没说什么。只有那波罗星,刚才说要放自己走,高兴的非要再呆在这里看热闹。现在倒好,皇帝天下大赦的命令又被收回了,囚犯还得继续住那小黑屋。

  鸠摩智脸上的肌肉跳动的越来越剧烈,最终重重的哼了声,伸手指着我,凶睛瞪:“小僧不服!你有什么理由说我用的不是少林七十二绝技?居然还说小僧用地是什么道家的小无相功!这道家的功夫小僧别说练了,听都没有听过!”

  大殿之上众和尚此刻又变的静悄悄的。全部都拿看小丑跳梁般的心情看着鸠摩智。天下之人谁都希望听些好话,适才我说他施展的并不是七十二绝技,这句话早已深深的印在了众僧心中,就算鸠摩智想翻案,在没有拿到十足证据的时候,还是谁也不会相信地。

  我乐呵呵的问:“你认不认识李秋水?看你的相貌当年应该是个英俊的小白脸呵!”我这话甚是阴毒。李秋水年轻时跟无涯子闹别扭,曾经当着无涯子地面跟数名美男子。据无数知道这个故事的人推测,鸠摩智之所以得了逍遥派的小无相功,其中极大的可能就是得自李秋水。而他又是来自跟西夏毗邻地吐蕃。年纪上也差不多,不猜他当年做过牛郞的话,我岂不成了抱着猛料不报道的傻记者?

  鸠摩智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全身被气地乱抖。双眼睛从各个角度阴毒的盯着我,似乎想口把我吃了似的。

  “我说,你会小无相功这件事你还是承认了吧!不然地话我还会抖出你更多地秘密地哦!比如那本秘芨”我继续的威胁加利诱。

  “好!我承认我是学过道家地小无相功!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我佛曾经说过,世间万物本无相。又何来道佛之争?况且你光凭着我学过小无相功就可以断定我不会少林七十二绝技了吗?这未免也太武断了吧!”鸠摩智不愧是代佛家大骗子,这个档儿上居然还能引经据典。

  我胜利似的笑了笑:“既然你承认你学过小无相功这种可以凭着卓绝的内力模仿切招数的道家内功,那么定还会有少林寺修炼七十二绝技法门的秘芨吧?玄慈方丈请下令捉住此人,否则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必将泄漏出去。后患无穷!”此时不趁你病要你命,以后还会有什么机会?等着段誉在枯井里吸你真气?猴年马月去了!

  玄慈听这话,自然心中惊。忙看向鸠摩智。若是看出点端倪的话。立刻便要发话下令搜身了。

  可惜,鸠摩智却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双手摊:“王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若是会少林七十二绝技的话,将之复录下来带在身上又有什么?当然你肯定会说这些就是偷来的,让我分辩不得对吧?”

  我冷笑道:“这些先暂时不用说,你可敢与我打个赌,这少林寺里自然有能制服你这个自称兼通少林七十二绝技的人?”

  鸠摩智昂然道:“这又有何不敢?我既已将少林七十二绝技兼会贯通,自然已是天下无敌。”这话出,群僧无不是耸然动容。就算是少林寺的方丈长老们都不敢称自己是天下无敌,而这个吐蕃小国来的国师居然就敢跑到中原来大吹大擂自己天下无敌。若不是看他刚才显露的几手功夫太过骇人,少林寺当下就要有僧人按捺不住下场比试以挫他锐气了。

  我脸上挂着温暖无比的笑容:“看来大和尚对自己的功夫倒挺有自信的啊!不过你这话

  的也太过了些吧?先不要说你打不过我这个小姑娘少林寺里的小和尚,你这个常年混吃等死的肥头大耳偷米贼也恐怕不是人家的对手。虚绣小和尚何在?”

  虚竹已经在和尚群中站了半天了,直对少林寺的声誉感到提心吊胆的,此刻听见我叫他,立刻从人群中蹿了出来。

  我笑眯眯的拍了拍虚竹的肩膀:“虚竹小和尚,你就用少林的武功跟这位自称天下无敌的大和尚比拼回吧,让他知道知道天下最厉害的武功其实还是在少林寺。”

  虚竹愣头愣脑的应了,他甚是懂礼数,先向鸠摩智行了礼,这才道:“国师,我要替少林寺讨回面子啦!”说着也不等他答话,直接招少林长拳打了出去。

  他内功深厚,这世上无人能敌,哪怕是最普通的招数,在用出来的时候都能达到骇人听闻的效果。鸠摩智眼见他这招平平无奇,用七十二绝技中的般若掌还了回去。

  见两人交上了手,我慢慢的走回俺的小板凳那里,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冲玄慈方丈笑了笑:“方丈,可不可以派个小和尚帮我拿两个苹果来?贵寺的苹果真的又大又香呢!”

  玄慈微微笑,右手轻摆,名小和尚领命拿苹果去了。

  将小兽从怀里提出来,将苹果分些给它,然后又抱着它块欣赏起虚绣和鸠摩智之间的场打斗来。

  虚竹虽说内力远胜对手,可是苦于招数上远远不及对手精妙,是以时时处于下风。而鸠摩智虽说时不时的可以出手击打虚竹掌两指三拳的,可是虚竹却似没事人似的,根本就毫不在乎身上挨揍,反而将少林长拳罗汉拳韦陀掌用的虎虎生风。

  人家常说眼界高的人学什么都上手快,虚竹在缥缈峰灵鹫宫那个地洞里学到的都是这世上最上乘的武学,虽说现在说好要用少林的功夫,但武学之道向来相通,虚竹将最简单的罗汉拳反反复复的用了几遍之后,竟然打的颇具几分威力,十招里也渐渐的可以还得两招了。

  那边鸠摩智却是越打越是心惊,少林七十二项绝技用小无相功的底子用出来,威力虽然大的惊人,可是打在虚竹的身上就仿佛给他挠痒痒般,根本就没什么用处。

  鸠摩智越打越是惊心,到最后眼看虚竹已是可以跟自己打个平分秋色,心知再战下去自己只有落败的份。

  他为人极是阴狠,前面为了能够得到天下排行第的六脉神剑剑谱,不惜使用各种卑鄙手段挟持段誉,现在又见有个可以威胁到自己名头,武功又高过自己的青年和尚,心里早就动了莫名杀机。趁着个错身的功夫,左手从怀里拿出柄寒光闪闪的匕首,朝着虚竹直刺了过去,心想你不怕指掌拳,总该害怕我这寒铁神兵吧?

  哪知虚竹见那柄匕首到了眼前,反射过来的光线晃的自己心里慌,竟是忘了躲闪。个失手之间,匕首已是刺中了虚竹左肩。

  小兽吓的独爪护眼,然后又悄悄的观看再次打斗在块的两人,双小眼骨碌骨碌的转动,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悄悄的在它耳朵边上说:“小兽,你想不想帮这位虚竹小和尚打那个恶僧?”若是可以得到小兽的帮助的话,估计这大殿里就又有场闹剧可以看了。

  小兽摇了摇头,舔了舔嘴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