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个哈哈走上来:“姓萧的,老夫刚才看你年轻才让了你手,现如今我们再比过吧!”

  我冷笑声:“丁春秋乖徒孙!你怎么也学起以多欺少这招来了?”说着掰着手指头数道:“弑师,叛派,欺负小师侄,教唆未成年人聚众拍马屁,到处用毒,趁人之危,滥杀无辜。再加上现在这条,哇!小徒孙你可真可以跟四大恶人相提并论啦!”

  远处四大恶人都是破口大骂丁春秋无耻,敢情就算是他们都不屑于与丁春秋这样地人为伍。

  丁春秋被我骂的脸上青阵红阵的,不过下刻却怡然自得的微笑了起来。虽然言不发,但那眼神里却充满了怨恨之色,看的我好阵发毛。

  游坦之这时候也走了上来:“萧峰!姓庄的多谢你救了阿紫姑娘,可是这杀父之仇却是不共戴天。今天我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冷笑声:“你若将萧峰杀死了,阿紫姑娘自然会不高兴,伤心起来,你以为她还会理你吗?”

  游坦之听这话。不由的大是犹豫,为难起来,伸手搔着那颗半秃的丑头:“这个这个”

  丐帮中游历奇和游咏直注视着这边的情况。见游坦之犹豫。慢慢走上来将手搭在他肩上:“大哥。我聚贤庄全庄人都死在了这姓萧地手上,今日是报仇的大好时机。难道你竟然要为了个女子而要坏了大事吗?”说完,颇有深意的望了我眼:“王姑娘,可惜小生不能让你如愿了。父仇不共戴天!”咬牙切齿的搂着同样是满脸激动地游咏站在了旁。

  我心里突然有些木然,慢慢的走到了边,坐在了我那张小板凳上想,难道我也成了那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顾别人感受地人了吗?那么多的人都盼着可以为自己最亲的人报仇雪恨,而我却为了心目中的超完美英雄萧大哥而横加阻挠,我这样做对吗?

  就在这时,萧峰带来地十八名契丹武士突然大声叫骂了起来,十九匹大宛良马匹接匹的翻身倒毙,几名星宿派弟子正慌忙逃跑。

  萧峰最后看了眼自己的马,心里突然愤懑难当,长啸声,大声喝道:“慕容公子,庄帮主,丁老怪!你们三个便齐上罢!萧某又有何惧!”呼地掌,却是首先向他最恨地丁春秋击去。

  丁春秋领教过萧峰掌力地厉害,知道自己远不是对手,双掌齐击出,竟是在第时间使出了全力抵挡。

  哪知萧峰双掌挡带,却将两股掌力混成了股,斜斜的劈向了他心中最为忌惮地慕容复。

  慕容复最擅长的是“斗转星移”,这是将敌人使来的招数劲力换了方向反攻回去的神奇武功。可是他见萧峰劈过来的掌力实在惊人,挟着股恶风没头没脸的扑到,心惊之下,双掌连翻,身子也如陀螺般急转,几圈之后,身体突然急速连跃了数步,这才拿桩站定。脸上惊疑不定的望着萧峰,实在不知道他是如何将掌力积攒到如此雄浑的。斜斜看了我眼,慕容复这才再次猱身而上。这次击杀萧峰这个强劲对手的机会实在是太好了,哪怕要落得个南慕容与别人夹攻北萧峰的口实,他也

  了。

  萧峰招逼退两大高手,兴奋之下,大喝声,犹如平地里声惊雷,右拳向比自己矮了头的游坦之击去。那游坦之本来见到他就比较害怕,此刻这声大叫,再加上那快如风的招数,游坦之已是未战先怯三分。总算他练的易筋经神奇无比,往往能够在危险的时候激发出人体的潜力来,在间不容发的时候,萧峰的拳头竟让他躲过去了。

  不过,游坦之身体虽然向后跃出躲过了萧峰的拳头,但那拳风已是将他脸上的人皮面具击的粉碎,干枯的人皮犹如片片蝴蝶般纷飞碎裂开去,露出他张黑黑红红凹凹凸凸的骇人面容来。

  群雄中有那胆小的登时就惊讶的大叫了出来。游坦之怔,心里更是羞愧,怔怔的站在那里动不动,眼神里满是伤心和绝望的神色,每个看见的人心底都不由的升起股强烈的可怜之心来。

  小兽悲鸣声,慢慢的爬到了我怀里,连它也不忍看那张已不能被称为脸的脸的吗?我心里想了想,似乎储物戒指里还留下几贴做给李秋水的面膜,必要的时候也得给这个毁了容的可怜人做些准备了。谁叫咱是有爱心的四有新人呢!是吧?

  萧峰三招之间已是逼退了当世的三大高手,心中豪气勃发,大声叫道:“拿酒来!”名契丹武士从死马背上解下个大皮袋,大步上前双手奉上。萧峰将那皮袋塞子打开,高高举过头顶,股白酒不断倾泻而下,片刻已是袋全数进了他肚子里。众人见他口气喝下足有二十来斤酒,脸上却如常态,毫无醉意,不由的都咋舌不已,私下有人就说:“都说番帮蛮子能喝,今天我‘千杯不醉’算是服啦!”

  萧峰冲十八武士招招手,令他们过来:“众兄弟,这位段公子是我的结义兄弟。今天大家有难,不管呆会生死如何,大家痛痛快快的喝他场罢!”

  段誉见他说的豪迈,忍不住也抢过只皮袋,大叫道:“不错!正要和大哥喝场酒再打!”

  这时虚竹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朗声道:“大哥,三弟,你们喝酒怎么不叫上我?”他已在人群中看了很久,心中也不禁钦佩萧峰的英雄气概,此刻不顾先前少林寺要惩罚自己的事情,对于向来忠厚老实的他来说已算是十分难得了。

  段誉见萧峰愕然,连忙将虚竹也和自己结拜的事解释了番。萧峰笑了笑,二话不说就跟虚竹又磕了回头。有兄弟能在自己生死关头还不忘兄弟情谊,这才是真兄弟,才算是过命的交情!

  我抱着小兽也慢慢走了过去:“恭喜你们三兄弟在起了。不如也算上我份如何?我虽然是女子,可也不甘落后于人呢!呆会打起来的话,就把我表哥交给我好了。”我这话说的声音甚轻,除了他们哥仨,其余的倒是谁也没听见。

  虚竹指着丁春秋冲萧峰道:“大哥,这星宿老怪就交给我吧,师姑祖,您老人家招呼慕容公子好了。”说着双掌轻飘飘的向丁春秋攻了过去。

  虚竹使开“天山六阳掌”,双掌盘旋飞舞,着着抢攻。他身灰衣上下飞舞,意态却仿佛御风而行般惬意,轻灵之中透着飘逸,又带着三分闲雅,两分清淡。只数招之间便将逍遥派武功的精髓发挥了出来。

  那边丁春秋却是白袍仿佛只大鹤般扇动着翅膀,他生致力于武学之道,虽然内力上不及虚竹的浑厚,但胜在浸滛招术数十年,时之间倒跟虚竹斗了个不相上下。

  我慢慢走到慕容复面前,面无表情道:“表哥,今天就让我来会会你吧,省得你败在萧峰掌下丢人。”

  慕容复瞪大了眼珠子:“表妹!你又在胡闹了!还不快快退下!”

  我执拗的摇了摇头:“表哥,我切都是为了你好,你可别怪我。看招!”也不等他再说什么,招天山折梅手已经攻了过去。

  在逍遥派的各项绝学里,我最偏爱的还是这天山折梅手。天山折梅手者,取仕女游春嬉笑折花之雅意,其实却是将天下所有的掌法和擒拿法,尽数包罗在了这天山折梅手里。就像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般,虽说是九剑,其实却是千千剑,万万剑,亿亿剑,无穷无尽的剑招都融合在这九式剑意里。

  天山折梅手却是将所有的掌法化为三路,所有的擒拿也化为三路,共六路,繁复变化无穷,威力也全随修行者对武功的见识和自身的修为变化。招数虽然狠辣无比,用起来却仿佛在舞踏般,极为潇洒漂亮。

  正文 第百四十二章斗转星移

  天山折梅手翻翻滚滚,仿佛大雪纷飞般密不透风的向着慕容复攻了过去。对于慕容复这个与萧峰齐名的高手来说,我可以算是用脚趾头都清楚他的底细。他所会的武功招式,哪招有弱点,我都清清楚楚。今天即使是将他打败了,他也会毫无怨言,毕竟他大部分的武功都是在我的指点下完成的。

  不过,若是在天下群雄的面前让他败了,恐怕丢的就不止是面子了。争强好胜,心要成就帝王基业的他极有可能会跟我当场翻脸,而我跟他之间的亲戚关系也极有可能会就此笔勾销。

  耳边传来虚竹与丁春秋仿佛舞踏般的打斗声,以及萧峰与游坦之之间互相沉重的对掌,而我也不好手下留情,天山折梅手招招带辣,招招都是重手法,旦使上之后,能不能保的住慕容复的颜面,就要看到时候我和他的应变能力了。

  果然,慕容复见我用的是他从来都没见过的武功,不由的又惊又怒:“好啊表妹!原来你还会这么多精妙奇绝的武功,不如哪天有空,表妹将这些武功都教给表哥如何?”他表面上笑嘻嘻的,手底下却用上了全部的实力,每次招架他的掌法的时候,我都感到手腕部分在咯咯作响。虽然在我修真者面前这样的武功并不算什么威胁,可是他第次跟我这个“表妹”拆招就使出了全力,这不由的让我对他以往所谓地甜言蜜语的真实度感到怀疑。

  他是真的想保护我吗?那怎么会使出全力来拼斗?难道他感觉不出我每次用的内力其实只有那么点点吗?还是他在生我的气?气我当着天下群雄的面。以个女人的身份挑战他,伤了他男人自尊?

  慕容复出的招数越来越凶狠了,开始时的那种闲逸似乎也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双掌四下翻飞,带着呼呼地掌风,招招都冲着我全身致命的大|岤要|岤奔去。招数疾如闪电,每个躲闪或抵挡不慎,都随时有可能要了我的命。而那沉重的内力每次都逼地我要用出相应的内力才能勉强化去。

  表哥,难道你真的发火了吗?那双圆瞪的眸子。那紧抿着地嘴唇,刚毅的脸,每个都是那么的火热和吸引人。可惜,我注定与你无缘。

  我叹了口气。手上的天山折梅手如同风火轮般快速地转动起来,次次的将慕容复进攻的招数封死,又次次地逼地他手忙脚乱。慢慢地,我和他之间的缠斗已经将阵地转移到了别人看不到地地方。

  大家都在看更为漂亮出彩的虚竹与丁春秋的场大战。或者是人人恨之入骨的萧峰与神秘的丐帮新任帮主游坦之之间的大战,竟是谁也没有看到我和慕容复双双消失在了战场上。

  “表哥,你真的舍得下这么狠的手吗?”我双掌架住他劈来的掌,冷冷的盯着他的眼睛。

  慕容复长叹声:“表妹。这都是你逼出来的。你明明知道我要拉拢天下英雄豪杰的人心,以便日后我起兵光复我大燕国的时候能够得到份助力,可是你”他脸上满是愤愤的神色。

  “表哥。难道你真的还在做你皇帝梦吗?醒醒吧!现在天下各国势力紧张。各路英雄都是些爱国之士。别说能不能被你拉拢了人心。就算是你得了这些人心又能怎么样?他们深爱着大宋,早就将自己看成了大宋的子民。哪里还会帮着你起兵?就算是你不在大宋境内建立你的大燕国,可是现在大宋的人都自顾不暇,又怎么会再出手帮你?”我口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分析,时间慕容复脸上神色变幻了数次,最终却是极缓慢的撤去了双掌,沉默了半晌才道:“表妹,其实你所说的这些我以前也曾仔细想过。大燕国复兴的希望虽然渺茫,可是父亲曾经说过,事在人为!只要我这辈子尝试过了,努力过了,我就对的起我慕容家的历代祖先,对的起我的父亲!”

  我默然无语,最后缓缓道:“其实你也算是跟萧峰交过手,他的武功底细难道你不清楚吗?那是绝对要比你高出截的。我阻你与他出手,其实是不想让你在天下英雄面前丢了面子又挣不到人心。你若真想得到人心的话,不如帮着他们抵挡辽国侵犯我大宋的野心,那时你得了大英雄和爱国志士的名头,倘若大宋不幸被灭了国,你自可以凭着自己的名头东山再起,又何必急

  明知不能而硬上呢?”

  “少废话!表妹,我知道你自从出门之后就得了许多奇遇,今天就让我来领教领教下我的好表妹的真实功夫吧!看招!”双手随手摆了个架式就再次向我攻了过来。

  这招确实是他慕容家的绝技“斗转星移”的起手式。其实斗转星移这门功夫虽说大多数呈现在世人眼里的是将别人的招式原封不动的送回到施术者身上,可是在常年累月的与慕容复在起的王语嫣的记忆里,我却知道这门“斗转星移”其实另有套独立的防攻体系。

  这套功夫共有七十二招,取七十二地煞之数,七十二招,每招都是世间流的招术,联合起来使用的威力则更是骇人,乃是可以堪比丐帮降龙十八掌的精妙武功。是以当年慕容博虽然“斗转星移”表面看起来不如丐帮的镇帮之宝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厉害,可是却仍然能够轰动时,在江湖上创下莫大的名头。

  试了几招之后,我出招之际越来越感到束手束脚,想不到这号称包罗了下天下掌法和擒拿法的天山折梅手居然也会遇到克星!而且还是被克制的死死的!每招都会被原样的拆挡回来不说,居然在我全力以赴的情况下每次都是险些防不住慕容复招数中附带的杀伤力。

  天啊!难道以小小修真者的身份,功力足足比慕容复高出倍有余的我全力以赴还不能挡下他这“斗转星移”的进攻招数?我不信邪的继续挡拆了几招,终于感到了丝泄气:师父何伤说的没错,这世上果然有物降物之说,哪怕你再厉害,可以毒倒大象的毒蛇,也会被专吃蛇的貂给叼喽!

  双手的招式越来越难以圆融如意,再拆得数招,我的双手竟然蓦地被他给捉住了!我心里虽然惊讶无比,却打赌他不会对我下重手,毕竟我还是他的表妹嘛!

  可是,慕容复深深的叹了口气:“表妹,虽然我知道你会恨我,可是我还是要去跟萧峰交次手,因为我咽不下这口气!”说着,突起指,点在了我的|岤道上,我只感觉全身麻,身体竟然像睡觉的时候枕麻了的胳膊似的,眼看着是我的,其实什么感觉都没有,也不能控制全身行动了

  当慕容复的身影掠过我的眼角的时候,我急的都快哭了,难道我真的还是无法改变王语嫣表哥的命运吗?哪怕他最后不败在萧峰手上,不会因为失心疯而最后疯颠也不行吗?

  头脑里王语嫣关于表哥慕容复的串串回忆仿佛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温馨的,甜蜜的,带着些许苦涩的少年回忆,每样都是那么的鲜活生动,每样都是那么的感人至深。

  “王姑娘,你怎么了?”是段誉的声音!我心里此刻激动的都想抛开古代女子的切礼仪,拿出现代上大学时追星的疯狂劲来抱住段誉狂亲他口!

  “快帮我解|岤!”好在我的舌头倒还管用。

  “好!”段誉学过点|岤功夫,凭着他比慕容复不知道深厚多少的内力,我身上的|岤道很快就在血脉流畅的情况下顺利的被解开了。

  “慕容公子,你表哥他”段誉见我眼睛红红的——刚才急的,忍不住小声怯怯的问了句。

  “我没事,他也没事。段公子,我们还是再回吧,我表哥还是想跟萧大哥决斗次。唉,江湖上的名头害死人呐!”我重重的叹了口气,返身快步向着刚才的主战场奔去。

  那里依然是人山人海,游坦之仍然鼓着腮帮子掌掌慢慢的向萧峰推动,萧峰只是随手挥洒,就将游坦之的掌力消去。可是倔强的游坦之仍然步也不肯退却的向萧峰发着掌。

  再打几掌,我瞧的清楚,游坦之那鼓着的腮帮子竟慢慢向嘴边流着血,敢情是他已受了极严重的内伤,只是靠着口恶气撑着,这才没把血吐出来。

  那边虚竹和丁春秋之间仍然打的火热,两人渐行渐远,各种毒辣的武功招数都已经使了出来。两人心里存了样的心思,都想着将对方置之死地,是以丁春秋手下绝对不会留情,而虚竹此刻的武功也是渐行圆融,渐渐的从原本死板的招式中自行悟出了新的变化,原本招式上落于下风的他竟然在几百招之后慢慢的将局势扳了回来。

  正文 第百四十三章萧某大好男儿,竟与你齐名!

  这边慕容复跟萧峰说了几句慷慨激昂的什么话之后就再次跟游坦之合力战起萧峰来。我虽然对他编出什么样冠冕堂皇的话来解决以多欺少的难堪,但对于他接下来对萧峰使用的“斗转星移”的功夫却上起了心。

  这次旁观者清的身份让我下子悟出了许多东西,我忽然明白了刚才我为什么会输给他的原因了:以世间包融万相的天山折梅手去对阵已近不着痕迹,可以抱元守以静制动的斗转星移,我还是输在了境界上啊!

  现在萧峰以敌二,先前对付游坦之的那种闲适已不复存在,脸上的神情也变的凝重了许多,每招每式都是慎之重之的递出。招式虽然缓了,可是劲力却运的更足,每次都将慕容复击的不敢相撄其锋芒,远远的避了开去之后复又跃回缠打,与萧峰内力相抗的任务自然就光荣的交给了冤大头游坦之。

  段誉在我耳边低声道:“王姑娘,你说我帮不帮我大哥?”他的意思我登时便明白过来了。他怕自己出手帮萧峰打我表哥慕容复会惹我不高兴,若是不帮的话,他跟萧峰兄弟之间的情谊上又说不过去。也真难为他肯先问过我的意见,对于这份尊重,我心里感动不已。

  扭头看见他那双灼灼盯着战场中央的眸子,我低声道:“段公子。你的六脉神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