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长都请动了。难道你们不知道这牛鼻子经常跟我讨论房中妙术吗?”田冠林脸上摆出幅不屑的样子,但脖子上的肌肉却似乎仍在紧张的跳动。

  “道世老和尚的舍利子谁不想得到?听说他可是达摩祖师留在中土的唯个后人,得了达摩许多好处。要不是现在谁也斗不过他,我们还用的着等他成佛之后再抢他肉身上的舍利子吗?”芙蓉妹妹笑靥如花,可是那眼神里却分明透着几分狠劲。

  “我的房中妙术早已在芙蓉妹妹身上试过,哪里还会拿去与你讨论?你这滛贼未免也太会趋炎附势了吧?”我只感觉眼前花,个容貌绝不下于段誉的英俊男子已是搂着芙蓉妹妹的纤细腰肢,哈哈大笑着亲了娇嗔不应的芙蓉妹妹口。旁的湿布妹妹则双眼冒火的盯着正在亲热的两个人,牙齿似乎也在恨恨的咬着,脸上的肌肉抖动着。

  “出云你个臭家伙,你见色忘义!”田冠林在原地跳着脚骂着,可是又不敢骂的太凶,离面前这三人却是保持着段距离。

  我总算听明白了些,这四个修真之人原来是冲着即将要飞升西方极乐世界的少林寺扫地僧道世身上的舍利子去的。可是道世不是说他还没有堪破情之字就不能飞升吗?怎么会引来这么多的修真者?

  还有,这个世上到底还有多少修真者?为什么我之前个都没见着?难道他们都是不见鱼腥不出洞,不见棺材不呃,这句话就算了。

  且不提出云道长正搂着芙蓉妹妹表演限制级动作小兽的眼睛瞪的越来越大,并且全身不安的发着抖,也不提湿布妹妹正瞪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知道是不是要哭瞪着这据说是世间两大滛虫的欢喜宗宗主和玉女门芙蓉,单是我身边这个看起来搞怪非常的自称采花贼的田冠林就不简单,那身修为明显已经达到了玉筒上怎么说来着?旋照开光融合心动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我的境界似乎到了开光期,充其量也就是帮人家新雕的玉像开开光的水平。这几个人明显都比我高出了两个境界以上,看不出是什么水平。

  这边的田冠林似乎也看出云道长和芙蓉妹妹表演看的有些目瞪口呆,我分明听到他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用舔的也行?”

  那边出云道长差点把芙蓉妹妹的下巴给咬下来

  “那,现在我甘愿把道世老和尚身上的舍利子让给你们,咱们后会有期!”田冠林双手抱拳,脚下就要开溜。

  “慢着!”出云道长放开被舔的满脸水滑的芙蓉妹妹,任由旁的湿布妹妹递上块小手帕擦拭。

  田冠林呆:“我都答应不跟你们抢佛宝了,你们就不能放过我吗?”说着哭丧着脸就想跪下。

  虽然明知道这个油腔滑调的家伙是在作秀,可是看到他哭的把鼻涕把泪的,我的心里就是忍不住的想同情他。

  “别装了,前年狐族的那个寡妇可不就是被你连哭带骗的给弄上手的吗?”出云道长愤怒的朝田冠林甩了甩袖子。

  田冠林呆呆的跪在地上:“你怎么知道我这辈子唯的次成功的?啊,对了,你就是那个寡妇的姘头!”

  此言出,出云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而在旁的芙蓉妹妹和湿布妹妹也是连眼都不带眨的,想来都是习惯了出云道长的风流不羁。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个粗壮的声音又从草屋后面传了出来,正是萧峰的声音。

  我顿时个头两个大。现在面前全是古怪的修真者已经够我头疼的了,又加上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英雄大豪杰萧峰。他们要是火拼起来的话这个世界还不全乱了套?

  萧峰大踏步而来,手里还拿着青青白白的什么东西,走近了才看清楚,原来是几棵葱。

  正文 第百五十章做菜

  有人来了!大家快藏起来!”田冠林挤眉弄眼的说完的没了影子。男女人妖三人也同样溜的飞快,当萧峰提着三棵葱来到我面前的时候,这四个修真者已是闪的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真是奇怪,他们的实力远远在世俗人之上,又为什么会害怕见到生人?搞不懂!不过我还是决定尽快的通知扫地僧这些人将会对他的舍利子不利的消息。

  萧峰拿着三棵葱,黑黑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惊讶:“王姑娘,我刚才还看见这里有几个人,怎么眨眼都不见了?”

  我笑了笑:“萧大哥,可能是你眼花了吧?你这是去拔葱了?乔大叔和乔大娘他们呢?你把段公子弄到哪去了?”

  萧峰黝黑的脸上露出丝笑容:“我爹妈他们都在菜园子里忙着呢!三弟送到了山角边那间草屋,那里更安静。你放心吧,他现在伤情稳住,已没大碍了。”说着,提着葱又往屋里走去:“王姑娘,你不妨给我那三弟做些吃的吧?山居简陋,我个大男人家又不会做吃的。”

  我心里松,见他不再提起刚才见到的几名修真者,自也不会主动提起。跟着他走进他儿时的家里,见厨房里还有不少的材料,于是动手做起了饭菜。

  青菜,萝卜,豆腐三样青淡的菜材注定我也不能做出太繁复的花样。干脆做了个大杂烩,每样都来上点。营养又全面。再加上锅蒸大米,嘿嘿我尴尬的将自己地成果摆在了萧峰面前。

  萧峰看着那碗黑不溜溜里又漂着些许白色豆腐的汤,脸上唯有苦笑而已。

  哼!我注定是要嫁给段誉的,就算他不养着我,我也可以凭着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我才不要做饭呢呜呜真的好难吃!

  我捧着那只大海碗吃也不是,放也不是的忤在那里等着萧峰解围。萧大哥不愧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大英雄,大手挥道:“放下吧。”

  我擦了擦脸上的灰,这古代做饭的果然都是原生态用品,以前在曼陀山庄吃好地穿好的倒不怎么觉的。现在亲自做了回烧火做饭丫头,这才尝到了草木灰那混杂着最醇正的泥土地芬芳

  “我们看看三弟去吧,这菜我看搁这儿也不大好,还是拿上吧。好歹也是份心意。”萧峰从墙上摘下篮子,小心的将那碗菜汤放进篮子里,带着我朝山下走去。

  走出院子的那刻,我分明感觉到四股修真者的气息直奔少林寺方向去了。

  走出半里地的时候,我正观望着四周倦鸟投林的夕阳美景,冷不防萧峰冲左边丛深草丛拱了拱手:“阁下何人?不防现身见。”

  “大哥,是我啊!”却是虚竹的声音。他从草丛里探出身来,后面还跟着灵鹫宫四女。

  “原来是二弟。你怎么在这里?”萧峰将肩上的篮子紧了紧,微笑道。

  虚竹忸怩道:“我在山上不见了王姑娘,心里突然想起还有件事没请教她。所以就就追下来了。”

  我看了看他身后地四女,惊诧的问道:“你没问她们吗?你要找的梦姑她们也知道在哪里地。”

  虚竹尴尬的搔着头惊奇的问道:“她们怎么会知道那个?”

  萧峰温和的笑道:“二弟,我们不妨起二弟如何?正好你们路之上也可以畅谈。”

  虚竹忙问:“大哥,三弟现在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我这里还有些九转熊蛇丸,对于外伤有奇效地。”

  萧峰微笑着晃了晃肩上的篮子:“伤的并不算十分严重。我们还是边走边聊吧,要不然里面地饭菜都凉了。”

  远远的就看见依着颗松树建的房子前面游坦之被阿紫背着,前面站着个全身缩成团正害怕的发抖的小姑娘。段誉则卧倒在地。急的手足无措。

  “糟糕,伤口又破了,流了这么多的血。”萧峰急忙奔过去扶起段誉。他话出口,阿紫便侧着耳朵倾听。

  虚竹从怀里取出“九转熊蛇丸”,安慰萧峰道:“大哥不必着急,我这九转熊蛇丸功效显著,什么外伤都能治的好。”段誉还在急急叫道:“大哥二哥快救人不许他挖钟姑娘的眼珠,钟姑娘是我的好妹子!”话刚说完便被虚竹拿着药丸堵住了嘴。

  萧峰见段誉将药吃下,心里略定了定,扭头冲阿朱沉声道:“你背着这人做什么?”

  阿紫道:“姐夫,我姐姐临死时说什么来着?你将她打死了之后,就将她的嘱咐都放到脑后了吗?”

  萧峰脸上神色黯,哼了声,却没有答话。

  阿紫又道:“你没有好好照顾我。丁老怪将我眼睛弄瞎,你也全然没放在心上。姐夫,人家都说你是当世第大英雄,却不能保护你小姨子。难道是你没本事吗?哼!丁老怪明明打不过你,只不过你不来照顾我,不来保护我!”

  萧峰沉声道:“你被丐帮掳了去,以致双目失明,都是我保护不周,我确是对不起你。”说着,慢慢垂下了头,蹲在地上呆呆出神。

  阿紫听不到声音,侧着耳朵幽幽叹了口气,又道:“姐夫,我眼睛瞎了,什么也瞧不见,不如死了的好。”这句话却是摆明了想引起同情。

  我插嘴道:“阿紫妹妹,萧大哥不是把你交给了你爹爹妈妈吗?怎么你又跟这庄帮主在起了?”

  “神仙姐姐?你也在这里吗?你教我的驱鬼术好像不灵了呀!对了,你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我复明的?快点救救我好不好?我我好想再看见你啊!”阿紫双手向前伸着乱摸,看样子很激动。

  “阿紫,你怎么又和这个姓庄的在起了?”萧峰突然站起身来,温柔的扶起阿紫。;我瓶颈鸟好难写。

  正文 第百五十二章眼睛

  “不许你碰她!”游坦之被阿紫背在背上,对萧峰的举动自是看的清清楚楚,见萧峰温情款款的就要伸出手来碰自己最心爱的女子,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力,竟然吼了出来。

  萧峰住手不扶,望向游坦之腿的眼光里充满了懊恼。此刻游坦之折了腿,阿紫瞎了眼,她背着他,取长补短,也算是合适的对,可是对于阿紫却实在是欠了笔人情,萧峰盯着游坦之那双无畏的眼睛看了良久,悠悠叹了口气:“庄帮主,希望你能好好待阿紫。”

  “姐夫,你要去哪里?阿紫不让你走。阿紫的眼睛瞎了,看不到你了,你便不要阿紫了对不对?姐姐早就知道你嫌弃阿紫,所以临死的时候姐姐这算是白死了!姐夫,你帮我把这个小姑娘的眼珠子挖出来给我安上好不好?这样我就又可以看见了,就可以跟着你到处闯荡去了。我喜欢跟你在起,我才不要和这个庄聚贤在块!他又懒又笨,只会惹我生气!”

  “阿紫姑娘你!”游坦之见阿紫当着自己的面说出了对萧峰的爱意和讨厌自己的话,不由的激动起来。

  “你什么你!你不就是照顾了我阵子吗?可是你哪里有姐夫好?我姐夫才算是个大英雄大丈夫呢!打的丁老怪无处可逃,哪像你,居然向丁老怪磕头拜师!真是丢尽了我的脸!”阿紫此刻急于向萧峰讨好,说出来的话却是伤尽了关怀她的人。

  我只见游坦之眼眶里泪珠滚来滚去,终究是没有落下来,心里大是不忍。这对冤家难道真的撮合不到起吗?

  萧峰叹了口气,看了看钟灵:“人家也是有父母的孩子,姐夫怎么可以把人家的眼珠子挖出来换给你呢?姐夫办不到!”

  阿紫又道:“这位庄帮主本来正在给我办这件事,你不来打岔,他早就办好了。姐夫,从前你抱我去关东疗伤的时候。你对我千依百顺,我说什么你干什么,咱俩住在个帐篷里面,你不分日夜都是抱着我姐夫,你把这些都忘了吗?”

  游坦之双目之中怨狠之意渐浓,盯着萧峰句话也不说,只把牙咬的咯咯作响。

  萧峰浑不在意地叹了口气:“阿紫。那时候姐夫是怕你时就去了,这才顺着你些。这位姑娘是段弟的朋友,怎么能挖她的眼球来呢?更何况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医术。你又何必耍小性子呢?”

  虚竹突然插嘴道:“我瞧段姑娘的双眼,只不过是外面层给烫坏了。若是有对活人的眼珠换上,说不定能复明的。”

  萧峰还没反应过来,阿紫早已是欢呼声,挣扎着伸出手来寻找虚竹:“虚竹先生,你这话没骗我吧?”

  虚竹被阿紫把握住右手。不由地脸上红,嗫嚅道:“我自然没有骗你。我确实听师伯说过换眼的事,只不过只不过这换眼的法子我却是不会。”

  我张了张嘴,还在犹豫要不要把帮阿紫复明这件事揽到自己头上来的时候,虚竹话锋转:“可是眼珠子何等宝贵。谁又肯换了给你?”

  阿紫嘻嘻笑道:“我当是什么难事,不就是活人地眼珠子吗?那还不容易。你把这小姑娘的眼睛挖出来就是。”

  钟灵见阿紫双茫然无视的大眼睛空洞的盯着自己看。没来由的心里阵紧张,拼命摇着头向后缩去:“不要。不要!你们不能挖我眼珠。”

  我走过去扶起段誉,柔声道:“你还好吗?伤口还疼吗?”

  段誉回过头来冲我安慰似地笑笑,苍白的脸上现出丝温柔:“王姑娘,我没事。扶扶我坐起来,让我看看大哥篮子里是些什么东西。”

  我脸上红,要不是那些古代做饭地锅的火候实在太难控制,我也不会把这菜烧成黑炭了

  “嘻,你脸红了,我猜这篮子里定是好吃的对不对?”段誉低低笑,慢慢伸手将篮子打开,探头望了眼,失望的神色立刻浮现在了脸上:“王姑娘,我打小就不喜欢吃酱油泡菜地。”

  我:“”

  “那位姑娘就叫钟灵吗?”我忙岔开话题,幸亏段誉没喝那碗糊了的菜。

  段誉啊了声,然后眼神里带着暖暖地笑意:“不过既然是王姑娘端来地酱油泡菜,就算是不喜欢吃,我也要都吃完!”说着还颇有风度的挥了挥手,可惜扯动了伤口,咧嘴地笑容跟哭似的。

  怎么恋爱中的男人都跟小孩子似的?现宝么?受罪么?吃苦么?

  可是为什么看着段誉咧着嘴将那碗墨汁似的菜汤喝下去的时候我的心里也觉得有些难过?

  此刻天色渐晚,四女找来了油灯点上后便去做饭,虚竹和萧峰将段誉扶到炕上躺下,游坦之便被阿紫扔到了屋角地下。

  阿紫气咻咻的在屋子里乱走乱转,她眼睛看不见,心里也因为萧峰不理会自己而气闷。

  钟灵坐在炕上亲亲热热的拉了段誉的手说话,段誉却眼光中尽是温情的望着我,屋里的气氛时极为尴尬。

  萧峰叹了口气:“我们急着下山,也不知道山上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我心中动,这才想起扫地僧跟那四个修真者的事来,先前忙着照顾段誉,竟然拖了两个时辰了。

  “萧大哥,我看这里也有钟灵姑娘和四位妹妹照顾,不如我们再到山上吧,我总觉得,今天晚上会发生些什么事。”我轻轻挣脱段誉扣着的手,站了起来。

  萧峰点点头:“正好我也有此意。二弟,不妨我们块再上少林如何?”

  虚竹微微笑:“切自当遵从大哥的意思。”

  傍晚时候的天空切都还晴朗的片云皆无,此刻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四面八方席卷过大量的乌云,黑滚滚的以少林寺为中心围拢了过来。

  “看这天气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我们不如快些上山,也好搭下手。”萧峰英雄热肠,处处都在为帮助他人而想。

  正文 第百五十三章佛劫

  边观察着四面围拢过来的乌云,边暗暗叫苦。僧飞升前的天劫提前出现了。他这应劫不要紧,我答应给他找的童姥还没找来,田冠林和出云道长芙蓉妹妹以及个死人妖傅延杰征集来的名字就是不中听啊这四个修真者就已经早早的抱着胳膊等着抢道世骨灰里的舍利子呢!

  看了看身边萧峰和虚竹仍然幅静水止波般抱着膀子朝山上晃悠的样子,我低声道:“萧大哥,虚竹大哥,我现在要急着上少林,不如我先行步,你们随后上来好了。”

  “哦?不知姑娘有什么要紧的事?可否告诉在下?”萧峰边加快了脚步,边随口问道。

  “有人要对少林寺不利,而这些人又都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了的。”我叹了口气,只好尽量的把事情叙述的婉转些。

  见萧峰眉毛扬,我连忙又道:“萧大哥,你还记得当初你送给我的那本大道金丹吗?”

  萧峰惊道:“难道是那些世外高人?”

  我点头道:“正是他们。”刚才还有个傅延杰在你们家“洗洗更健康”过呢!只不过他们手脚利索,早已将所有的痕迹抹去了罢了。

  “那姑娘赶快去通知神僧吧,我和二弟稍后便赶来。”萧峰说完,脚下施尽全力奔跑起来。

  我心中宽,萧峰果然是个聪明之人。点就通。脚下凌波微步施展到极限,我开始浮光掠影般向着山上飞去。

  现在天上地劫云已经开始形成,整个天地间都静了下来,丝风都没有,空气凝重的几乎要将所有的植物都压倒。天边的劫云隐隐闪动着暗青色的光芒,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迎头劈下。

  我口气赶到扫地僧道世所居住的那间破草屋,推门而入,却发现里面空空的,整个房间里也显的有些凉意。看来他没住在这里了。

  丹田里的灵气稍流转,我开始感觉附近有哪里强大存在者的气息。这也是玉筒里所载地寻找修真者或比较强的妖物的方法之。

  将自己的心神溶入到周围灵气的举动之中。我很快就发现所有强大的气息都集中在后山的小树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