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庄子有了大神通之后所悟的门武功。像什么“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虽然表面上的意思我看不太明白,却是隐隐知道说的是广大宽阔的意思。之后上面还说到:武功中,以内力为主,外功为辅。有了内功,再练外功倒是迅速无比。这个道理我倒是清楚。只不过这上面的练法

  我看着那些裸女画像,上面画明了经脉,甚至连|岤道名称也标明在上面,但我却知道这套神功不是时半会可以练成的。首先,我虽然有了王语嫣的全部记忆,也知道这些|岤位的位置和名称,却是不清楚内功的练法。如果真的像段誉那样胡乱练的话倒也无妨,毕竟没有内力,就算走火也走不出来。但那毕竟不是无功不是?

  第二,就算我练对了路子,此刻也是不可能练成的。毕竟在练北冥神功的最后步,也是最为关键的步就是,在练成后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吸收少量的内力来补充进丹田里。这样才算是成功。如果仅仅只是知道练法,或者没有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别人的内力吸收进体内的话,甚至还有可能会受到北冥神功的反噬。

  而后面的凌波微步我叹了口气,这东西现在就更不能练了,就算练成了,有了步法积累的些许内功,在练北冥神功的时候还是样要被消去。毕竟练那变态的神功是要体内丝内力也无的!

  不过,在叹了不知道是六十九口还是七十八口气之后,我终于是想到了个折衷的好法子。

  再次回到大厅的时候,阿朱阿碧却是已被鸠摩智揭穿,情况也是危险到了极点!

  厅中片混乱,到处是桌椅碎片,鸠摩智手刀成风,刀刀向着阿碧劈去。而阿碧也躲的极为勉强,有几刀甚至是滚在地上才堪堪躲过,背靠上了墙角。鸠摩智得势更是不饶人,暴喝声,手刀迅猛发出,竟是欲取阿碧性命!

  阿朱在旁见阿碧势险,手中拐杖劈出,竟也呼呼生风,武功倒也不弱。鸠摩智大喝声:“来的好!”左手竖掌去劈阿朱手中拐杖,右手中手刀去势不减,竟欲举击毙两女。

  我在旁见着心惊,见桌上有只糕点碟子,顺手抄起来就往鸠摩智脸上啪过去嗯,帮朋友过生日的时候玩蛋糕玩惯了

  人在头部受到危险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的拿手去挡,鸠摩智这个武功大高手也不例外,他只觉得眼前花,下意识的收回右手挡了下。

  我只觉得从手中传来股震动之力,并且在我被鸠摩智被震出数步之后,这股力竟然还存在于我的胳膊中!

  难道我刚才在头脑中所想的北冥神功练功方法真的有效吗?我呆呆的想。刚才我是把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强记下来了没错,依着王语嫣本来的这个身体,我可以对武学达到过目不忘的境界,记下两大神功之后,我边默想着北冥神功的运功路线,边往这边走来本以为靠着冥想可以把运功路线搞的熟些,以便日后练起来方便。天知道鸠摩智的这挡正好成就了正在想着行功路线的我,从而使得北冥神功居然有了练成的可能!

  股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热气顺着手掌路蜿蜒而上,自肩头横过锁骨来到颈下,再斜行到右胸,在胸口盘旋不下,竟是梗在了那里!

  鸠摩智见是我,怒吼声:“刚才戏弄我的臭丫头也有你在内!我并把你们轰杀了就是!”手起掌落,竟是不再追杀阿碧,而是把目标转向了距离他最近的我!

  此刻,我正被胸口股烦闷异常的气息顶着,全身酸软无力,眼见就要横死在鸠摩智掌下的时候,段誉高声叫道:“大和尚,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伤害神仙姐姐半分毫毛的!”双手六指连挥,数道不同的气流迅疾无比的射向了鸠摩智。

  顾不得杀我,鸠摩智选择自保,身形迅速变换,脚下数个变幻,已是来到了段誉的面前,伸手去抓他腕门:“我就先杀了你再说!”

  哪知段誉脚下莫名其妙的滑,竟是在间不容发的刻躲开了鸠摩智的抓,左手毛手毛脚的探出,竟欲去反抓鸠摩智。

  :凌晨还会有小章!亲们,收藏票票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十二章北冥神功二

  可惜段誉虽是在先前吸了众高手的部分内力,单就内力而言已是较鸠摩智为高,却对外门功夫招数窍不通。在天龙寺所记的剑法虽然记得,却也不知道如何去用。如果他单凭着凌波微步逃命倒也罢了,那鸠摩智绝对不可能抓到他,可是他心急我这个冒牌神仙姐姐之下,居然伸手去反抓鸠摩智,却是被鸠摩智反手小擒拿给拿了下来,顿时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想是痛的厉害。

  而此刻我的情况也已经到了个危急的关头。由于搞不清楚状况,此刻那股莫名出现在我体内的气已是在胸口转了十几秒种了,在体内气息紊乱的情况下,我口气没能上来,昏了过去。

  在失去意识的那刻,我听到了许多声音,有清亮的:“神仙姐姐!”,也有怒吼:“你敢!”,还有阿朱阿碧的齐声惊呼,以及桌子被我碰翻的声音。

  我死了吗?眼前片漆黑,黑的令人仿佛置身于茫茫宇宙之中,令人孤独,使人发自内心深处的害怕。

  身体,早已不是我的了。眼前景色瞬息万变,竟似那眼万年般快速无比的流逝。骤然,团白影掠过我的眼神,我忙凝神去看,却是名异常漂亮且眼熟的女子,却不是那王语嫣是谁?

  “来吧,来陪我吧!别让我再寂寞”仿佛在叹息,又仿佛在蛊惑,声音似近似远,缥缈无比。我不由自主的靠了过去,伸出双手的时候却突然间醒悟过来:我不要死!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经历过,起码你得给我个夫君吧!

  “神仙姐姐!神仙姐姐!”声声呼唤突然从我耳边响起,带着急切和盼望,深情却又带着诚恳,让人不由的心中暖。

  缓缓的睁开眼睛,我首先看到的是脸担心的段誉。见到我醒来,段誉甚至喜极而泣,不断的小声说:“太好了,太好了”

  “她既然醒了,你就乖乖的随我去慕容先生的墓上吧。两个小丫头也块来,给我们带路!”鸠摩智冷血的话不带丝温度的从旁边传了过来。

  我轻轻运了下,感觉全身竟是暖洋洋的,说不出来的舒服。股细小至极的暖气在小腹处慢慢的流动着。难道,我练成了北冥神功吗?我只记得鸠摩智那拍差点让我走火入魔

  “神仙姐姐,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段誉见我看着他,高兴的抹脸上的泪,像个小孩子般跳了起来,不断的伸袖去擦泪,嘴里不断的说着:“太好了,太好了”

  我心里激动,轻轻道:“我没事了,你不要哭了。”伸手掏出只手帕帮他擦泪。哪知他却后退步,双俊眼看着我:“神仙姐姐,我你对我这么好,我就算是为你死了也不冤了。”回身看了鸠摩智眼:“大和尚,我们走吧。”又走到阿碧面前,施了礼:“阿碧姐姐,还烦你带我们去。”回头又看了我眼,叹了口气,转身向外走去。鸠摩智哼了声,双手合什跟了出去。

  阿朱抢上步扶起我:“王姑娘,你没事吧?可吓死我了!如果公子回来”我止住她的话,眼睛看着门外:“段公子他们怎么了?”

  阿碧接过话头,若有所思道:“这位段公子说愿意跟大和尚去慕容老爷的坟,只是他求大和尚救你。”心中却暗想,如果自家公子能这么对自己的话,就算为他去死,又有何妨呢?

  我暗叹声,段誉啊段誉,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们明明是初次见面,你却可以甘愿为了我这个假冒的神仙姐姐而去送命!

  见我挣扎着欲起身,阿朱关切的问:“王姑娘,你身子刚好些,就不要动了。”

  “我要去救段公子,如果我不去的话,他定会没命的!”我挣扎着站起来,向门外走去。其实此刻我正在暗暗心惊,天龙八部里写段誉并没有甘心与鸠摩智块去送死,而且就算是出发的话,也是在白天莫不是我的出现而使这个时代有所改变了吧?但愿段誉不要因此而送了命!

  虽说刚从走火入魔的危险中被人挽救回来,此刻我体内的那股热气却是已经开始自行慢慢运转起来了。从丹田处起始,极缓慢的向着全身各大|岤位运转着。我心中暗道:“这就是内功了。我有内功了!我练成北冥神功了!”心中狂喜之下,我快步向段誉那里追去。背后阿朱和阿碧齐声叫我,也是追了出来。

  “站住!”我高声叫道,脚下却不争气的慢的很。鸠摩智回过头来见是我,冷冷的站定,也不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着我。

  “王姑娘,我我这是去送死。你你就别来看了吧?死人不好看的。”段誉的话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不可闻。

  我没理他,只是对鸠摩智说:“大师,如果你要去慕容老爷的墓上祭拜的话,还请大师回转。”鸠摩智不答,只是冷冷的看着我,等我说出理由。

  “今天天色已晚,况且去听香水榭尚要日水路,如果大师不怕晚上出什么事的话,我也不拦着,大师自便就是。”双手摆,我终是拿出了以前在谈判桌上的手腕和风采。

  鸠摩智盯着我看了会,冲段誉说了声:“回去!”转身向大厅里缓缓走去。段誉看着我的眼睛,点了下头:“谢谢你。”

  黑夜里,他的眸子竟是亮的令我心动

  再次呼唤收藏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十三章北冥神功三

  回到内堂,见阿碧和阿朱都眉头紧锁,幅困难重重的样子,我不禁轻笑道:“有什么事能难的倒两位美若天仙的姑娘呢?”阿朱抬起头,眼圈却是红红的:“王姑娘,我们如何才能阻止那个大和尚去慕容老爷的墓上呢?我实在实在是太无能了!”说着双手连捶自己的腿。旁的阿碧连忙制止她。

  “阿朱姐,我知道你不是担心慕容老爷的墓,而是担心那个叫段誉的臭小子,我说的没错吧?”阿碧似乎心情也颇为沉重,改往日阳光快乐的模样,轻轻挨着阿朱坐下了,右手支颐,也发起了愁。阿朱被说中了心事,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两位美女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我微笑着拉起阿朱的手:“你放心,段誉那小子既然救过我的命,我自不会让他就这么被人活活烧死。而阿朱姐姐,你也不必担心,快去做几样小菜,让他们吃饱了再说吧,段公子还饿着呢。放心,切有我在呢!”

  阿碧这时却以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王姑娘,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奇怪了呢?”我心中惊,难道这个小丫头看出什么来了吗?还是我表现的太过于自信了呢?嗯,定是往常那个犹犹豫豫的王姑娘此刻突然变成个自信满满的白领女强人使她们错愕了吧。

  我笑笑,慢慢的引导她们:“阿碧,你忘了我们来的时候,那个鸠摩智大和尚,他不会水性”阿朱的眼睛顿时有了神采,抬起头眼睛亮亮的看着我,仿佛看到了希望。而阿碧更是直接跳起来,大叫道:“我去做饭,阿朱姐姐,你炒菜罢!”

  阿朱不答,只是看着我,几秒钟后,她低声道:“谢谢你。”转身向阿碧那边奔去。我右手抚额:“天啊!这又是哪出戏?难道阿朱喜欢上段誉那小子了?不会吧?那乔峰怎么办?没有了阿朱这出,阿紫那出也就无从上演了。”我不由的暗下决心,定不能让阿朱喜欢上段誉,甚至在关键的时候不惜把段誉就是她的名义上的哥哥的非事实告诉她!

  接下来,百无聊赖的我坐在椅子上又开始试着运转体内那股热气。这就是内力吗?我真的拥有了传说中神奇的内力!简直太令人不敢相信了!欣喜之下,我试着让这股热气在体内四处游走起来。

  按照北冥神功的运功路线,这股热气近乎是极缓慢的不肯动,直在胸腹间的几个地方转悠着,也不知道是我的功力不够还是这套内功心法有问题,又或者是北冥神功只是门吸取别人内力的功夫,本身的修练内功却是次要到可以忽略?

  我在尝试了十几次之后终是放弃了自己运功增长内力的想法,不过,我却是想练练那套神奇的步法,传说中百分之百观众喜爱的凌波微步!

  从怀里拿出画卷,再次温习了凌波微步的所有步法。好在王语嫣头脑中关于武学的记录颇多,甚至为了她的表哥,她连那八八六十四易经方位也是记的滚瓜烂熟,以致于现在的我很容易就可以开始练习这套神奇的步法了。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转盼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仿佛布景般,这些景物瞬间在我的大脑中形成了幅绮旎的画面:“第禾农章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红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连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辅薜承权。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想不到当初我这个长的又胖又丑的现代女竟然也能有这种待遇。却是不知道段誉那小子见了我走这套步法会不会惊为天人,然后像只跟屁虫般死死的缠着我

  收回散乱的心思,我凝神走出了第步,这是先向着左前方跨出个弧度,然后右脚尖向右后方踏出半步。

  怎么这么古怪?我看着自己的双脚成近乎百八十度的字马,顿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这哪里是凌波微步,这简直就是训练空姐的基本步法嘛!咬着我,我看了眼桌上放着的画卷,下步是左足向左踏出半步,右脚再向右前方踏出大步。这个动作不错!基本上就是跑步的基本分解姿势

  只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才能左足向左踏出半步,右脚再向右前方踏出大步呢?我的左腿已经再也迈不动了这里面定有什么问题是我没有搞清楚的!

  算了,我还是先去帮阿朱和阿碧做饭去吧,我摸了摸自己已经饿扁了的肚子,现在已经有晚上九点了吧?我还饿着呢至于凌波微步嘛,等明天帮段誉脱了险,还怕他不告诉我吗?

  拍拍手,我把画卷揣怀里,快步向厨房走去。不刻,我们都吃上了热气腾腾的可口饭菜。

  第二天,除了崔过二人在鸠摩智凶睛怒瞪之下不敢上船悻悻离去之外,我们五个全部上了船。阿碧手中木桨轻摆,划开如画般湖面,船轻轻的开动了。

  淡淡的白雾在水面上飘荡,阿朱只是看着远处发呆,任微风吹拂她的秀发。鸠摩智仍然幅得道高僧的模样端坐在船头,双手却紧紧抓着船帮。段誉眼不眨的盯着我看,时不时的故意找些没营养的话来跟我说。而我则是最为紧张的个人,因为我在不停的计算着在什么地方翻船下水最好!

  凌晨还会有章。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十四章逃遁

  “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

  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

  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

  晚上回来鱼满舱啊啊

  四处野鸭和菱藕

  秋收满帆稻谷香

  人人都说天堂美

  怎比我洪湖鱼米乡啊啊

  洪湖水呀长呀嘛长又长啊

  太阳出闪呀嘛闪金光啊

  的恩情

  比那东海深

  渔民的光景

  年更比年强啊”在沉闷了将近十来分钟之后,我决定吓他们跳。首洪湖水浪打浪直接让船上其他四人目瞪口呆!

  阿朱收回眼光,伸手在我额头上探,担心的问:“王姑娘,你没事吧?”我微笑着摇头:“我们马上就得到自由了,我这是高兴的!”

  段誉摸不着头脑:“神仙姐姐,什么是啊?那是什么帮派?我们又得到什么自由啊?神仙姐姐,你的话我不太明白”

  倒是船头上的鸠摩智横了我眼,似乎也在沉吟着歌词里的意思。我娇叱声:“开动!”旁边的阿碧把手中的桨扔,手挟起段誉,另只手扶起我就往船尾奔过去。阿朱则在第时间跑到船尾,把系在大船上的小舟的绳子解开,让我们上船。

  鸠摩智被这突然的变化惊的慌了手脚,再加上船在我们急速奔跑的时候显的有些晃,他情急之下连使千斤坠功夫,双手却是抱紧了船不敢再动,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从容上了小船,恨声道:“你们你们给我当心!若让我抓到你们,定让你们不得好死!”

  我笑道:“大和尚,有本事你就过来啊!”鸠摩智怒极,手中火焰刀挥出,竟是击中了小船旁边的木板,吓的阿碧急忙划起小船来。

  鸠摩智连使火焰刀,却是渐渐不能对小船再造成威胁,我们终是距离他越来越远。鸠摩智情急之下抓过木桨,竟是欲划船过来追赶。可是只划了两下,船却仅在原地打转,却原来他不会划船!

  我们四人笑的翻了,阿碧快乐的划起桨,阿朱哼起江南小调,顺手采着掠过来的红菱,分给我们吃。段誉却道:“多谢三位姐姐救命之恩,段誉此生难忘!”阿朱轻嗯了声,阿碧却莫名其妙的说道:“那大和尚所乘之船的船底是用胶粘上去的”

  见段誉愕然不解其意,我随口道:“那大和尚不会水性,淹不死他也要他半条命!”随即和阿朱阿碧掩口而笑。此刻段誉也是明了了其中的道理,四人的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