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码这东西恢复元气的药效还是挺厉害的。

  第三道佛劫似乎已经开始准备好了。这道最后的大餐落下来地时候,道世若是挺的过去,吃的下,那他就成佛了,永垂不朽。若是被食物给砸死了,那他也不过会成为天龙八部里面为渡劫而吃螃蟹地第人了。

  天空早已在聚齐了全部乌云的第三道天劫的滛威下变成了青光透着铅色,风丝也没有,安静的好像夏日暴雨前的闷热。

  道世现在已经将八位护法的老处男都赶到了边。经过第二道天劫的洗礼,这些老处男们已经被劫雷打地差不多了。虽然并没有出现令人血脉贲张的情景出现,也没有电舌火花在老处男下体乱蹿的骇人场面上演。我却并没有因为没有看到热闹而垂头丧气,我已经初步的学到了如何利用童子之身来布阵了。以后倒不妨去段誉的宫中找些辈子都见不到皇帝的宫女太监们来做实验也不知道太监们还算不算是童子之身唉!

  道世全身金色佛光闪烁,照亮了身前小片土地。那是他即将成佛的前兆。话虽如此,但到底会不会毁在这第三波佛劫上面,也还是难说的很。

  我想了想,突然转过头去对四名正抱着胳膊远远看热闹的四名修真者叫了句:“你们四个过来下。”

  对于这种性格极端猥亵,却又有着可利用价值地人来说,我可是没好脸色给他们看的,用地也是极为随意地呼喝使唤般的口气。

  那个小谁曾经说过。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走在男人面前地时候就相当于得到了男人的所有力量。自有贱男人为她提包扛箱,卖好讨喜。只需要你适当的哄哄他

  这句话十分的有理,听起来也舒服。我双眼往欢喜宗宗主出云道长脸上溜了圈,娇笑道:“出云道长,听说你的修为很高呀,要是你能给这位老和尚挡下这道佛劫出点力的话,你才算是真正的男人!才不枉我赞扬你这句呀。”

  “哟。小妹妹,你这话太对了!可惜哥哥我道行比你虽高。却仍然没办法帮到这老和尚。不过嘛我倒是可以设法帮他在外围布些阵法。倒是可以挡挡这天劫。”出云道长脸的喜色,浑不顾身边芙蓉妹妹那快要杀人的眼光在自己脸上狠狠的剜着。撸起袖子就在道世身前画起了些奇怪的符号,又从怀里拿出许多的红色小令旗,按照定的方位插了上去。

  做完了这些,出云道长嘿嘿邪笑着从怀里又拿出只黑色的幡,插在了自己面前,扭过头来对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好妹妹,瞧仔细了,哥哥这用女元阴制成的幡的威力可厉害否!”跟着掐出个个的法诀,催动阵法护住了道世。

  “芙蓉大姐姐,你可否给小妹表演下玉女门的厉害?我就不信我们女人比不上他们男人!”我见芙蓉妹妹在旁被出云道长气的咬牙切齿,忍不住又浇了把火。

  人家常说失去了理智的人都是疯狂的,这话真的不假。此刻的芙蓉妹妹早已顾不上扮演了小三角色的我,而是将腔怒火都冲向了那个可怜的始作俑者——出云道长。

  同样从怀里掏出几样怪异绝伦的东西摆在地上,芙蓉妹妹嘴里念念有词的围着它们转了几圈,青光闪处,道世身前明显又多了层青色的阴柔属性的护罩。可惜的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法宝还是阵法的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这个女人真够毒的,连这等阴损的法宝都敢拿出来用,不怕佛祖怪罪吗?”田冠林在旁缩着脖子小声道。

  我冲他招招手:“田大哥,你过来下,人家夫妻都贡献出了份力量,你这位采花大贼又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

  正文 第百五十七章佛劫五

  哟,小姑娘,你让我这个以采花为生的大盗贡献什么田冠林的话显的有些无耻,不过旁的傅延杰却立刻帮我解了围:“亏你还是个男人呢!连人家小妹妹的忙都不帮,还配让人家崇拜你这个没出名的采花贼吗?”

  看来傅延杰也不是个纯粹的人妖级人物,从他说话的艺术上来讲,不把他发配到边疆去抓生产建设算是亏了,要不然没准还能在这个时代造出个“铁人妖”的美名呢!

  那田冠林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头,便跑到扫地僧身前,布下了个五行八卦阵,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唯认的出的个阵法。据说这个阵法的强弱靠的不是布阵人的实力,而是阵眼所用玉石的好坏程度。

  田冠林想是被傅延杰激的好胜心起,慎之又慎的从怀里取出颗拳头大小的半透明玉石来,光是那清新的气息就足以令人神清气爽了,从这块玉石上散发出来的极品灵气完全可以证明,这是块好玉。是不是有点废话?

  田冠林小心的捧着那块玉心疼了好半天,这才在瞄见我和傅延杰嘿嘿冷笑的脸的时候,狠狠的叹了口气,将这块极品玉石放进了阵眼之中

  股青白的仙灵之气从阵眼中升腾而起,极快的散布进五行八卦阵中,随着每个方向上的光芒亮起,扫地僧又多了层保护。

  “该你了。”我和傅延杰相视笑,轻声跟他点了下头。人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变态的人妖。傅延杰本身地形象虽说并不怎么讨喜。可他能够顺着我的心意来挤兑田冠林,这让我心里极为舒坦,对于他的认识也大为改观。

  傅延杰心领神会的跟我点了点臻首人家爱听女性化的词儿,跟着从身上掏出套女性连衣长裙来,在身前比划着让道世穿上。据说这是件可以防护定威力的攻击的护身宝衣,要不是看扫地僧慈眉善目的肯把舍利留在人间,他才舍不得拿出这件打算做嫁衣的护身宝衣呢!

  现在地扫地僧道世身边可谓是五花八门,包括那身花里胡哨的嫁衣和先前的老处男们布下地童子阵在内,他身前足足有五层护持。足以保得他平安了。

  等待了许久的第三层天劫终于在狂风大作地时候降了下来。挟持着仿佛黄河之水天上来的那种浩瀚气势,带着沛然莫可御的无边佛光,柱子般硬生生向着道世那颗反射着金黄|色光芒地光头上砸了下来。

  地面上出云道长脸色郑重。手中那根黑色长幡蓦地发出恐怖的鬼叫声,地面上那支支小旗也随着狂风乱摆。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不堪天劫的重负。

  “出云道长,实在不行的话就算了。”我叹了口气。实力上的差距毕竟不是点半点,哪怕你元婴期,比起我这个小小初级修真者是强太多了,可是对抗天劫还是先躲躲吧。

  出云道长闷哼了声,身体慌忙后退数步,挥动黑色鬼幡收起小旗,颓然坐倒在地,默然的动起功来,却是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芙蓉妹妹所布下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青色光阵也是瞬间破裂,芙蓉妹妹惨哼声。身子倒飞着撞了回来。

  我伸手接住她,低声叫道:“你没事吧?”芙蓉妹妹脸色惨白,从怀里掏出颗丹药喂进嘴里。恨恨道:“这天劫果然够劲!老娘地镇门之宝居然也被毁了!看来还得再寻千个产妇的紫河车来造宝了!”

  我打了个寒战,田冠林先前说她这法宝来历不正。原来都是产妇们的胎盘。

  玉筒上有说:“造人者乃与女娲齐功,女娲补石成圣,青光耀天,妇人产子,青光毫露,望之则产子之象也!”

  天劫被这两人所布阵法阻得阻,已是触到了田冠林所布下地五行八卦阵中。论威力,布阵的田冠林虽说修为是四人中最低地,可是阵眼这块玉石却是人间块至宝,以之作为全阵灵力的枢纽,威力却稳稳的凌驾于其他阵法之上。

  天劫狠狠劈在护住道世的五行八卦阵上之时,大阵只被砸的好阵青光四逸,灵气外泄,竟也有些不稳起来。

  这道天劫粗大冗长,五行八卦阵虽说阻了小部分威力,可是后面跟上来的天雷威力却使它瞬间分崩离析,阵眼阵咯咯碎响,在田冠林变色嗔舌的时候,颗极品玉石瞬间被炸成了粉碎。

  巨大的劫雷丝毫不停顿的继续直下,下子将扫地僧整个的淹没在了无边的金色佛劫雷中。

  眼前片金光,刺目难睁。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眼睛。耳朵,早已在狂风肆虐中失去了原本应该有的作用。而距离道世最近的我,则被狼狈的吹的翻起几个跟头,被迫退后了数丈。

  身体紧,萧峰和虚竹双双站在了我身后,指着那团耀眼的金光问道:“王姑娘,那是什么?”

  我慢慢的让眼睛适应那仍然耀眼的金光,片刻即惊奇的发现,扫地僧正脸宝相端庄的坐在地上,全身散发出种令人忍不住俯拜冲动的佛光。

  渡劫还并没有完!就在佛光慢慢止歇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所有的佛光竟然慢慢的渗进了道世的体内,心魔劫开始了。

  这个心魔劫是整个天劫中最为考验个人修为的劫数。所有应外力全部失效,它考验的就是佛门弟子对佛的忠诚度,对于佛的理解水平。

  我慢慢走过去,近距离的观察起他的举动来。虽然道佛是两家,可是大道殊途同归,在天劫的时候渡这心魔劫却是差不多,在外面都看不出什么来。

  田冠林和出云芙蓉傅延杰块走了过来,跟我起观察起道世的行为来。

  若是心魔劫成功的话,这个世上便少了位扫地的,佛界则多了个念经的。但是若是失败的话

  扫地僧道世在外人眼里就真的如同尘土般,变成无名了。

  正文 第百五十八章心劫与舍利

  云道长脸疲倦的将芙蓉妹妹搂地怀里亲了亲:“老老和尚要是渡不过这最难过的心劫的话,我们怎么办?”

  “我们费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自然要有些回报了。我看这位高僧就算不把他身体化成的舍利子送给我们作为报酬的话,也应该送些用的着的东西给我们。不然的话,我可不答应!”芙蓉妹妹咯咯娇笑着不应,却被出云道长在她身上上下其手,发出慑人心魄的荡笑娇嗔。

  田冠林和傅延杰则在旁陪着笑,眼睛不断的在道世的身上巡着,打量着呆会出手先抢什么好,哪个部位最容易出现舍利子。

  我心里雪亮,他们之前能够出血本帮助道世,原因就在于他成佛之后身体里生成的舍利子,那可是稀世珍宝,能够帮助持有者的修为精进大步。比起来,他们先前下的血本根本就是本万利的大好事。这个世上又有什么样的法宝可比的上将自身修为提高大截来的实在呢?

  可是,道世这么个达摩的小小书僮真的可以像榨花生油那样,榨出许多舍利子来吗?我抱着怀疑的态度欣赏着这四名各抱私心的修真者,随手将扫地僧怀里露出来的那只小瓷瓶拿了回来。

  里面还有好几颗超级大还丹呢!足够让再受伤的人补出鼻血来了!

  无论什么时候,等待总是让人感觉时间过的很慢。我们大帮子人在百无聊赖的等着扫地僧度过他人生之中最后地段艰难时光,

  等待中,扫地僧却并没有如想像中睡着般的平静。他的眼睛虽然闭着,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极为丰富。会儿像是小孩子般可爱的笑着,天真无邪的令人忍不住受他感染,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了微笑。会儿像是在跟谁生气似的,脸上的胡子翘翘地,脸色也涨的通红。会儿又似乎在哭泣,满脸的泪水顺着皱纹纵横往来。会儿又似乎很高兴,在泪痕未干地脸上展颜笑,情况极为可乐。

  喜怒哀乐之后。扫地僧便重归寂静,全身纹丝不动。半晌,在田冠林大着胆子捅了下之后。毫无声息的仰倒在地,动也不动了。

  “死了?怎么这么奇怪?”田冠林目瞪口呆地望着地上僵直的扫地僧。脸上仍然挂着那幅不知道是震惊还是愤怒的表情。

  “他不是应该飞升地吗?怎么会死了?”傅延杰尖声叫道,然后死命的扑到道世的身上,开始扒他的衣服——那件护身宝衣还在他身上。

  出云道长搂着同样脸难以置信的芙蓉妹妹走过去。小心的拿脚踢踢扫地僧的身子,叹了口气:“真的死了。”

  “师哥,这没有渡过劫的死人会有舍利子吗?”芙蓉妹妹抬起如火的桃花脸,双狐媚眼滴溜遛地在出云道长脸上转啊转。

  “有个屁!就跟普通和尚没什么两样,顶多有个肾结石,你要不要?”出云道长恨恨的说着,最后却又扑哧声笑了出来。

  “你好坏哟!”芙蓉妹妹不依的轻捶着出云道长地胸。

  “走吧,就当全是场空!我们还是回到我们的山上去看我们地云去吧,自由自在,不为了这些身外之物大打出手了。”出云道长哈哈大笑着。大踏步着向山下走去,倒也颇有几分“出云”的意思。

  芙蓉妹妹看了眼脸羡慕的傅延杰,笑了笑。冲有些失魂落魄的他勾了勾手,示意起走。傅延杰大喜。顾不上道世身上的那件护身宝衣尚未脱下来,

  三人越走越远,身形隐没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最终不见。

  田冠林望着他们三人的背影看了许久,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我这个头号滛贼终于还是没能比的过人家的洒脱,又着了尘世间的形相。

  罢!罢!罢!同去!同去!”甩起袖子,头也不回的下山去了。看来他是悟透了超脱尘世乃谓修真这句话的意思,修为境界上当能更上层楼了。

  霎那间,现场只剩下了抱着小兽的我和少林寺的和尚们。道世仍歪倒在地上,动不动。我走过去踹了几脚,见他还是动不动,干脆将小兽的那只独爪往他身上摁,你要是还不起来,我不撒手了我!

  终于不知道是被我抢救了回来还是阎王不忍心看到被电糊的修真渡劫失败者,扫地僧阵咳嗽,直挺挺的从地上坐了起来,兀自瞪大了双眼睛不满的嘟囓道:“电什么电!你以为我装个死容易嘛我?有谁见过成佛的人还在凡间装死的?”

  “我就知道你会成佛的,据传说只要身体没被毁的人都会成佛的。怎么样?成佛后有什么感想?”我赶紧的问,以便在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

  “感觉最大的感觉就是没感觉!”扫地僧摸了摸鼻子,又摸摸脸:“我刚才是不是很丢面子?”

  “呃,般人都是这样的。”我下意识的回答。

  “我是般的人吗?”扫地僧还是有些自尊的。

  “呃,你刚才的表现比般人更丢面子。”我无害的微笑。

  “切!”扫地僧手扬了扬,无力的躺倒在地,呻吟道:“累死我了,你那瓶什么丹的,快再给我颗,急着救命呢!”

  我随手甩出颗:“不多了。你不是成佛了吗?有没有舍利子诞生?不如拿出几颗来给我如何?”

  “你以为那是花生米啊,要几颗有几颗?那可是我身上的骨头啊!可怜我把老骨头,到头来只得到这么颗宝贝疙瘩”扫地僧边慢慢的脸享受的嚼着那颗超级大还丹,边还在说着风凉话。

  “你还是快拿出来吧,要不然你们少林寺的丑事可要被我抖出来了。”我拿话暗自来威胁他。

  扫地僧伸着脖子望了眼失魂落魄的玄慈方丈眼,低声叹了口气:“算了,他总算是我少林寺的弟子,我就拿这颗舍利子来换我少林的清誉好了。你可要记住,把它吃下之后必定会功力大涨,所以你的心志修为定要跟上,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正文 第百五十九章虚竹身世的处理方法

  白了他眼:“你看我像是个心志不坚的人吗?我若舍利子呃,你的舍利子呢?快拿出来瞧瞧。”

  道世哈哈大笑,半晌才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够幽默,希望我的骨头球子不会给你带来麻烦。”伸手入怀,从里面掏啊掏的,最后终于掏出颗灰白色的仿佛是连接着大腿骨和小腿骨那部分的骨头,圆的倒是挺像球的,不过

  “这东西真的可以吃吗?好恶心!”我接过那颗骨头球子,随手丢进了戒指里。我是女孩子耶!请女孩子吃棒棒糖倒还可以,请吃骨灰粒子就算它是仙丹还是先留着吧,以后看哪个倒霉孩子顺眼就送给他,既得了人情,又可以暗中害上他把。

  莫名的,我的脑海里现出了段誉那张讨好的脸。

  扫地僧见我收下了他的舍利,突然嘿嘿贼笑着凑近我,小声道:“那个玄慈方丈小朋友有什么把柄落在你手上了?你说出来我听听,你不知道,我个人在这里打扫的时候可无聊了,最喜欢的就是听隔壁的小和尚们讲故事了。”

  我没好气的白了这个喜欢八婆的猥亵和尚眼,随意的冲玄慈方丈招了招手:“方丈,麻烦你过来下,老和尚找你。”

  扫地僧着急道:“你怎么说是我要叫他过来?”

  “这里你辈份最大,我不说是你叫他,他会过来吗?”我强辞夺着理,让和尚吃瘪的感觉真的很爽!

  方丈走过来。先冲扫地僧行了礼,接着便脸紧张地望着我,不知道叫他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吩咐。在他的眼中,能够跟扫地僧如此随便说话的我的身份也跟着变的高深莫测起来。

  “方丈,你们少林这位长辈可是答应我拿他的舍利子来换你个好名声,你可真沾光啊!”

  玄慈不知所措的看着我,脸的茫然。

  “你和叶二娘之间地小故事呃,你想不想知道你儿子是谁?”我决定速战速决,今天少林寺人多嘴杂的。万哪个人听了去,玄慈方丈的名头还是不保。

  “想!刚才我看见叶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