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烂的理由,我戒指里分明还有几十斤地金叶子,全都是从师哥那里顺来的。就算是没有这些,光是那颗戒指,扔当铺里多少也能砸出几碗饭来不是?

  叶二娘常年行走江湖。自然知道身上少了钱是多么的可怜和不方便。况且她当年在生虚绣的那个刀光剑影朝霞满天的年代里就吃了不少银子的苦。

  不过她若是三言两语就答应带我走就显地她太简单了。娇笑两声,叶二娘款款摆了摆身子:“哟,姓王的小丫头,没钱了?凭你这小模样到哪里吃不开?”又拍了拍怀里的小宝宝。咯咯笑道:“这家老爷正想着娶个小妾呢,我看你冲他要些银子把自己嫁了好了。”

  叶二娘眼中闪着种冷厉的光芒,那是种对人世极度怨恨绝望地眼神,没有承受过极大的打击的人是不会有这种眼神的。b2她抱着那个抢来的孩子,在寒风中来回走了几步:“主意我已经告诉你了,做不做就是你的事了。姐姐我先走了。”身形展开。就欲穿房越脊地向远处逃去。不远处,马蚤乱吵闹声已经传了过来。看来是主人家发现少了孩子,正在组织人手追偷孩子的人。

  我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路在众平民惊骇狂呼:“女飞贼!”声浪中出了城镇,走在了荒凉的关西大道上。

  “你怎么老跟着我?我身上没钱!”叶二娘虽说抱着个孩子,速度却丝毫不比般的武林高手运起全身功力跑的慢。

  “叶二娘。你本是个好好的姑娘,温柔美貌,端庄贤淑”我见叶二娘脸上有些不耐之色。那两道伤疤更是有些狰狞,不由地心下动。

  “你说什么?”叶二娘原本动了杀机,严霜般的满脸杀气瞬间变成了惊诧的表情:“你从何得知我地底细?”声音却是低了许多,带着些焦急。

  “可惜,你在十八岁那年,受到了个武功高强却又大有来头的人的引诱,于他,还生下了个孩子。”我面无表情的背着叶二娘的身世,同时心里也在暗暗的观察着叶二娘的表情。

  叶二娘已是不自觉的走近我,满脸的悲凄,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的事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你这么个黄毛丫头又怎么可能会知道?不!你只是胡乱瞎猜的对不对?哈哈!哈哈!你其实并不知道,对不对?”

  “那年,你身怀六甲便被人从家里赶了出来,无处可以容身。他是怎么做的?只不过给你捎了些银子罢了。”我的话很冷,也很硬,仿佛颗颗重磅炸弹般将叶二娘炸的脸色惨白。

  “不!他对我很好,他不光给了我很多银两,还给我安排了住的地方,他他在我眼里是个好人。”

  我步步紧逼,继续拿钝刀子割着她的肉,所谓病痛过之后才知道健康的好处,大概也就是如此了。“他既然对你这么好,为什么没有娶了你,却任由你孤零零的个人流浪江湖?”

  “我都是我不好,我不能嫁给他。”叶二娘低下慌乱的眼睑,企图掩饰内心的慌乱。那压抑了数十年的怨恨和缠绵相思之间激烈的矛盾又岂是个低头就可以掩饰的了的?

  “你为什么不能嫁给他?你是个大好的闺女,谁不能嫁?他是谁?”我步步走向叶二娘,而她则下意识的步步后退,脚下个趔趄,怀里的孩子顿时大声哭叫了起来。

  “他是个好人,我我不能害他,他不能娶我是有他的苦衷的。”叶二娘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那张集齐了恐慌和惊讶的脸。

  我步步向倒在地上的叶二娘逼了过去,心头却在想,当年的黄世仁风头也不过如此吧?“呃?嗯?”糟了,下面该说什么了?我突然忘词了。不过此刻我仍然摆着幅吓唬叶二娘的姿势。

  记得某位爱打架的同学说过,就算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场面话,气势也定要做足,否则挨揍的就是自己了。

  我深以为然:“叶大婶,你儿子虚竹现在正往西夏赶呢!”

  “呃我生孩子的时候他也来看我了”叶二娘似乎惊吓过度,兀自喃喃说着,良久才呃了声,反应了过来。

  人家常说狂喜的人跟疯子样,这从那中举的范进身上可以看出来。叶二娘把将指甲掐进我胳膊的肉里,死命的摇着,眼睛里闪动着亮晶晶的光芒:“你刚才说什么?虚竹他是我儿子?”;最近在追求质量,不知道怎么样?

  正文 第百六十三章我是坏蛋二

  摸着鼻子,无奈的耸了耸肩。b2事实如此,就让叶二>

  叶二娘脸上会呆呆痴痴的,会又忽露笑容,双眼也动不动的望着个地方,足足有十好几分钟了。

  我心里突然掠过丝不好的念头,她该不会是乐疯了吧?伸出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叶二娘,笑够了没有?”

  叶二娘毫无征兆的把抓住我的手:“王姑娘,你快告诉我,虚竹他他现在真的到了西夏了?我我要去看他!我现在就去看他,现在就去现在,马上!”叶二娘边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自己的容妆,边左顾右盼,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只顾着不住嘴的笑,双眼泪珠却籁籁落下。

  “孩子,孩子!”我指着她怀里的孩子,他正在可着劲儿的哭闹不止。

  叶二娘此刻眼光突然温柔起来,低声呢喃的哄着怀里的孩子,仿佛抱着块美玉般,小心的不能再小心。原本冰冷的眼神再也不见。

  她原本就是因为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这才凶性大发的去抢别人的孩子,玩弄够了之后便弄死。

  现在自己的孩子知道下落了,自然善待起别人的孩子来。b2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叶二娘瞬间母爱的展现,我的眼睛突然没来由的热了起来,刮风了吗?

  “王姑娘,你可不可以陪我把这个小孩子送回去?他定很想他爹妈了。”叶二娘的眼睛再次红了起来,不过,那闪动的温柔眼光却使我的眼睛湿了。

  我还能怎么样?自然是陪着叶二娘施展轻功偷偷地送那孩子回去了。

  穿房过院,叶二娘小心的将孩子放在庭院里。然后转身就走。我赶忙把拉住她,回头看了看身在寒风中的小孩子,低声道:“会没人来这里的话,小孩子会冻坏的。”

  “那怎么办?”叶二娘急的鼻尖上沁出了细密地汗,奔过去将小孩抱在怀里,不停的拿脸贴着他的小脸。

  “瞧我的。”我地眼光落在了院子里件打架常用武器上。冲叶二娘比划了个手势。叶二娘会意的飞身上房。

  我远远的瞟见小孩子双黑葡萄般的眼睛好奇看着我,只小手还含在嘴里笑呵呵的。我冲他微微笑了笑,抖手将块大青砖朝着窗户扔了过去。那里是东厢房,不愁里面没人的。b2

  扔完之后。我就像砸了邻居家玻璃地淘气孩子般掉头狂奔,然后与叶二娘起伸长了脖子注意院子里的动静。

  “谁呀!”是老大爷地声音。叶二娘说是这家的门房,主人家都跑出去找孩子去了。

  老大爷慢腾腾的从东边门房披着件大祅走出来,阵狂咳之后,眼光便落在了树底下那个包裹上,脸色变。我明显看到他全身打了个抖。

  偻着身子,老大爷赶紧蹲下。将身上披着的大祅解下来拿在怀里,小心的裹起孩子进屋暖和着去了。

  我和叶二娘相视笑,同时起身向着城外奔去。这下子,我和她地心里都带着做完好事之后的满足,而叶二娘的笑容更是灿烂地可以跟西边彩霞相媲美。

  “王家妹子。今晚只能委屈你下和我睡了,咱们明天会和了老三老四他们,我们就去西夏。”叶二娘的心情大好。边烤着捉来的野兔,边将数十年来的经历趣事件件的挑给我听。

  午夜正睡的香的时候,声轻响惊醒了我。这个时候叶二娘已经起身走到树林子外边正和什么人说着话,听声音还挺激烈。

  看看那堆火,早已是袅袅青烟轻飘,只余最后星红点了。被凉凉的夜风吹,我很快便没了睡意。对来人好奇之下,我慢慢走到林子边上凝目望去,模糊之间似乎看到了云中鹤和南海鳄神的影子,是他们来了吗?

  “你们不能进去!我答应过她要护送她去西夏的!”叶二娘似乎正在和云中鹤讨论着我的人身安全问题。唉,就让云中鹤这个滛贼来吧!跟我交手的人没有个会有好果子吃的!我现代头脑里可是装了不下于十种对付色狼的法子。

  刀伤火烫鞭抽滴蜡老虎凳辣椒水芥末油女子防身术沾衣十八跌少女撩阴脚惹到本姑娘的下场只有死的透透的份儿!

  呃我什么时候从个温柔婉约的姑娘家变成了个恶霸霸的主儿了?不管他!

  毛爷爷曾经号召我们,要迎着敌人和困难上,并将他们统统打倒!于是,我向小树林外走去。

  “哟,这位小姑娘好生漂亮,听说你要跟我们路同行,不如先陪大哥我乐呵乐呵如何?”云中鹤果然是个生儿子没屁眼的家伙,也不看看自己就要撞钉板上了,居然还笑的那么贱!

  “老四!”叶二娘见场面尴尬,只好低低叱了声云中鹤。

  可惜啊,云中鹤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冲着我个劲的贱笑,看那种劲头,要不是叶二娘在中间拦着,估计他早就流着哈啦子冲过来了。

  火啊,热气腾腾的烧起来了!就在我再也忍耐不住云中鹤那种眼光而要动手将他阉了的时候,南海鳄神粗壮的破锣嗓子适时的响了起来:“老四啊!怎么还不回来睡觉?你不怕叶老三揍你?咦?”南海鳄神似乎发现了我,颠颠的跑了过来,脸憨厚的搓着手挠头:“这个,小师娘你好。”

  真乖,人虽然蠢了些,可是还挺懂礼貌的嘛!我被他声小师娘叫的心里乐,蛮受用的,可是脸上却不能那么皮厚,嗔道:“谁是你师娘!岳老三,这个是你小弟云中鹤吧?他对我可是不敬呐!你怎么忍心看着我受欺负,快给我教训教训这个滛贼!”

  美女的手指头指,任何男人都得前仆后继的往死里冲啊!

  南海鳄神听,立刻便瞪圆了眼珠子冲云中鹤恶狠狠的骂道:“好你个老四!你明知道姓段的那个臭小子是我师父,你还来调戏我师娘!”

  正文 第百六十四章我是坏蛋三

  中鹤苦着张脸,看起来是如此的令人哈屁!边招神伸过来的剪刀,边脚下踩着轻功步法逃着小命。醉露书院不时的还小声的嘀咕几句:“女人是祸水啊,祸水啊!”惨叫声的余音袅袅在树林里回荡后面还跟着连连呼爽的南海鳄神的怪叫连连。

  叶二娘哑然失笑道:“这两个活宝好了,我们再回去睡会儿吧,天还早着亮呢!”说完,拉了我的手,走回火堆,又添了几根树枝,火光再次的熊熊燃了起来,映的叶二娘侧脸上阵光亮。

  我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见她兀自拨弄着火堆出神,忍不住问道:“二娘,在想什么?快睡吧?要不然明天顶两个黑眼圈,多难看!”

  叶二娘嫣然笑,柔情无限:“我在想,见到我孩子的时候该跟他说些什么好,也不知道他穿什么样的衣服好,鞋子是多大的。唉我这个做娘的是不是很失败?”

  我挪到她身边,靠着她的肩膀慢慢说道:“其实虚竹现在还不知道他娘是你,玄慈方丈说了,再过上几年,他就退下来,跟你们躲到个没有人的地方去,安安稳稳的过剩下的日子。到时候虚竹和西夏的公主男耕女织,你们老俩口就捂着嘴偷着乐吧!”

  叶二娘悠然神往,幽幽的叹了口气:“你睡吧,我再坐会。醉露书院”我只好将头缩,清晨的树林子真冷啊!

  当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全身都发凉,身子有种很累很僵的感觉。活动了几下手脚,南海鳄神和云中鹤这哥俩就搭着肩膀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

  “二姐。老大昨晚到了,让我们在前面集镇上等他。”云中鹤远远的带着十分的怯意看了我眼,仿佛相亲的大姑娘似的,连忙又将头缩回南海鳄神身后去了。

  我想起了黄世仁见喜儿的模样,特地摆了摆架式,坏蛋气十足地朝云中鹤走去:“岳老三”

  “是岳老二!”南海鳄神中气十足。并且将之十分顺当的用在了跟个女人吵架上面——我是女人耶!我能怕他?

  “岳老三,这晚上了,你答应过要教训云中鹤顿的。现在太阳都这么高了,你要是还没教训他的话。我就要拿你抵债!”我说完才发现,原来黄世仁当坏蛋是要承受着多么沉痛地压力和准备接受白眼的好心情。

  南海鳄神此刻也像鳄鱼般没事流起了眼泪:“小师娘啊!你可不知道这个老四有多难抓。醉露书院我也是没法子啊”

  云中鹤这个时候也是滑溜的很,见我十分的针对他,早就躲的远远的,嘴里还哼起了反版喜儿“过新年”地调调,他唱的是“小寡妇上坟”。

  年纪到了更年期却因为最近心情大好地叶二娘连忙打圆场:“老大他已经到了吗?我们也快些赶上去吧。”说着还歉意的看了我眼。这种陪着十二分的小心态度让我心里稍稍好受了些,点了点头。白了远处幅“小生怕怕”模样的云中鹤眼,跟着叶二娘和南海鳄神起向远处的小镇走去。

  说实话,古代宋朝中西部地小镇落后的简直就跟贫民窟似的,像我原本想像中根竹竿,上书“酒店”二字地小旗子的景象完全不搭架。这里倒是也有饭店。不过那型号小的就跟地摊似的,里面吃的东西只有面条。

  身青衣的段延庆此刻就安然坐在面摊前,那根精钢拐杖随意的放在边。让人很难相信这就是柄曾经杀过几百号人的凶器。

  我和叶二娘仿佛两朵姐妹花似的跟着坐在了他左手空凳上,随口叫了两碗面,毫不顾形象的当街吃了起来——美女吃面的时候也是要吸着吃的。

  南海鳄神和云中鹤两个江湖上响当当的角色此刻也毫不顾及形象叮叮当当的坐在了他们老大的右边——南海鳄神的大剪子,云中鹤的云中鹤似乎是徐志摩的笔名再英雄的人肚子也会饿的,尤其是这里只有个面摊的情况下,还摆在当街

  段延庆不愧是做惯了黑社会老大的大有来头的人物,整个吃面的过程不声不响,连喝汤也是口闷。

  眼看着大伙儿都吃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段延庆比来世的唐僧还简洁,连响指都没打,直接说了个字:“走!”拿起拐杖就向西走去。

  我们行五条生命路之上极为默契的花了几天的时间走到了西夏边境。

  顺利的被慕容复瞥见了。

  我的心狂跳起来,想不到表哥这么快就到了。想着呆会就要被他臭骂顿,然后还要像天龙历史上上演的那样,和众恶人起在棵树上吊个半死,我的心里就不由的慌了起来,当年坐过山车也是这种感觉。

  段延庆却似乎根本就没看到慕容复,径直走了过去——在少林寺里丢过人的人在他眼里已经不值提了。其他三大恶人都陪着小心站在我身边,我红着眼睛,仿佛被劫持般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

  慕容复手中折扇收,先冲三大恶人拱了拱手:“敢问我表妹因何跟三位在起?”

  此刻我大脑高速运转,估计已经达到了每秒运算三次的速度:“我乐意,你管不着!”

  哪位爱情悲剧大师曾经说过,要让心爱自己的人离开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尽可能的去伤害他。更何况我根本不喜欢慕容复这种强人性格的人,慕容复也不是那种轻易就受伤的人。

  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变色龙,慕容复的脸上出彩出的很厉害,白转红转黑转绿

  “去喜欢那个姓段的小子吧!你好自为之!从此以后,我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慕容复恨恨的说完,被他的家臣簇拥着走了。

  呃,接下来我是不是该跳崖了?我左顾右盼,附近似乎没有什么山崖可以跳呜呜,叶二娘,你不要抱着我不放嘛,我没有那种嗜好

  “王姑娘,你可千万不能想不开啊!”叶二娘脸的焦急,有了孩子的女人是不是都特细心?连我在寻找合适的“自杀”地点都看的出来?

  正文 第百六十五章砍树与换脸

  我眼睛亮,我看到了什么?云中鹤腰间佩戴着块晶莹翠绿的玉佩,看起来不像凡品。醉露书院

  只好拿它当道具来弄出个人梯来啦!我耸耸肩,身形陡然加速,把抢过玉佩就往山底下扔。

  天可怜见,那里正巧有棵歪脖大松树,斜斜的伸到山崖外面。

  云中鹤脸上变色,但反应也是快极,也顾不上对我怎么样,身子直接就朝山崖下扑了过去,想来那块玉佩对他来说是件极为重要的东西。

  “坏了,快去救老四!”叶二娘脸色变,曼妙的身子也瞬间向着山崖下扑了过去。岳老三将鳄鱼剪往身后背,也扑了上去。看他笨熊般的身子居然也能像猴子般敏捷,难怪在这个乱世之秋还能活这么久。

  半秒钟后,段延庆双拐在地上点,身子也如只大鸟般扑了过去——三大恶人已经首尾相接,串成了条直线在山风吹拂中晃啊晃的向下掉下去了。现在又加上了个及时扑上来抱住岳老三腿的段延庆,四个人组成了条大辫子,在松树上甩啊甩段延庆手里的拐杖更是勾住了上面弯下来的松树枝,勉强稳住了下面几个人下坠的趋势,不过看他全身使力发抖的样子,似乎已经支撑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