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老天似乎有意捉弄他,也许是他血气不足,猛抬头竟使得他头晕目眩起来,身子晃了几晃,便向池中倒去。

  我这个时候正忙着害羞呢!时没顾着他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当我听到段誉落水的声音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里面载沉载浮我声惊叫,正想伸手去拉他的时候,却发现

  段誉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点也没闹尴尬情绪,声不响的抓着水池沿爬了上来。

  不过,我的那声惊叫还是引来了萧峰虚竹以及段誉的家臣朱丹臣和巴天石等人。大家看着全身湿湿,头顶青泥,脸色通红的段誉和同样脸色通红,不过却多了份女子的羞涩忸怩的我,又看了看旁边地幽暗水池和天上地明月。这等幽雅的环境里和这样地人物都不约而同的莞尔而笑。继而摇着头各自散去。

  段誉看了我眼,无奈的摊了摊手。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第二天早,庙外面便热闹非凡。却原来是巴天石将段誉地行踪告诉了西夏的官府,有心巴结大理小王子地他们自然是赶紧前来接待。不过若是他们知道当世强国辽国的南院大王萧峰也在这里。恐怕要诌媚地更加热情些了。

  好在萧峰为人极是低调,只和虚竹等人装作是段誉的随从。起入住到了西夏国特地腾出来的宾馆。

  刚刚看了看我住的地方,就听到院子里似乎吵起来了。大汉们的声音本来就洪亮。再加上现在又不止是个大汉在外面高声叫骂,以至于几乎所有地窗户都被打开来,所有地人都好奇的向下张望。

  左首扇门哗地打了开来,两条十分眼熟的汉子扑到那七八条正在骂街的壮汉面前,东指西打。很快便打散了这群壮汉。叉着腰笑眯眯的在那里指指点点的看这群壮汉逃奔时的狼狈样子。

  “痛快痛快!”“非也非也!”黑衣的正是风波恶,黄衣的则是包不同

  连滚带爬的逃出了门的吐番武士在院外面大叫道:“姓慕容的。我劝你早点回姑苏的好,你想娶西夏公主为妻,惹恼了我家小王子,给你来个以汝之道,还施汝身,娶了你妹子做小老婆,那就有得瞧的了!”声音滛溅非常。

  我胸中怒气顿起,走到另扇窗前,抬手将桌上的茶碗扔了下去。

  耶!准头极好!以我盛怒之下有心下重手的情况下,那个中了茶碗暗器的吐番武士头上算是肿起了个大包,没三天时间消不下去了。

  我笑着关上窗子,不去理会那吐蕃武士在墙外破口大骂。坐在桌旁静静的想心事。

  现在我和慕容复就在同个院子里,而且包三哥和风四哥都还站在院子里。我是去见他还是不去见他呢?要不要先给他吃个定心丸,告诉他不要太在意权利,要不要告诉他西夏公主其实早已有了意中人?

  我时心如乱麻,在屋里来回的踱起步来。

  院子里朱丹臣和巴天石与包不同和风波恶聊了会,又各自走开。院子里重归宁静。萧峰虚绣和段誉三人在屋子里开怀畅饮,我好奇心起,关上门走了过去。

  萧峰是好酒量,此刻正抱着只大海碗碗碗的灌着虚竹和段誉,点兄长宽待小弟的作风都没有。而虚竹和段誉又都是义气忠厚之辈,见萧峰举碗喝,他们也忙举碗,而且每碗还都是饮而尽。看的我是又好气又好笑,像他俩这种喝法,哪里还能撑到最后?肯定会半途就钻了桌子底下。

  果不其然,萧峰边随口问着段誉的武功路子,边思索着教段誉门可以圆转如意运用真气的法门,可惜的是几碗酒被他下意识的喝进肚子的时候,直跟着他喝的段誉早已醉的趴在了桌子上。而虚竹则出溜到了桌子下面,时鼾声大作。

  萧峰脸无奈的与我相对苦笑了下,将酒坛里的酒口气吸干,手架起段誉,另只手架起虚竹,走出了门外,将他们各自送到了各自的房间里。

  回来的时候萧峰见我还没走,指桌上的酒菜道:“王姑娘,过来喝点不?”

  我坐到了桌旁,看了眼桌上的酒汁菜肴,笑着摇了摇头:“萧大哥,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曾经告诉过你,我有对未来的预知能力?”

  萧峰皱了下眉头,笑着低头喝了碗酒:“王姑娘是不是又感觉到了什么?难不成我们这次到西夏来也要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我微笑着摇头道:“那倒不是,这次是件好事。只不过到时候还请萧大哥镇住场面,千万不要惊慌才好。”

  “什么惊慌?莫非这里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萧峰还是不大懂我话里的意思。

  “这皇宫里有我逍遥派的些武功,到时候我们去见西夏公主,有可能这些武功会显露于世人眼中,萧大哥只要将火烛熄灭,让大伙不至于沉陷于我逍遥派的武功绝学就好了。说实在的,我们逍遥派的武功是以内力为基础的,倘若内力不足而强行修炼的话,只会走火入魔,得不偿失。”

  萧峰又仰脖将碗里的酒喝光,点头道:“这是小事桩,多谢王姑娘赐教。”他话虽说的真挚,可是我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丝对其他武功的不屑。看起来他是有些看不起我逍遥派的武学。

  正文 第百六十九章慕容复?啃呢去吧!

  心中始终不安,来回走了几步,便又道:“萧大哥,降龙十八掌是天下有数的绝学,不过我逍遥派的武学也不是小门小技。有些功夫更是当世罕见,非得有绝顶的内力不能练。因为曲高和寡,所以这世上并不十分出名。像虚绣和我是个门派,以他的内力来练这功夫才算十分的合适,若是内力再弱些,比方萧大哥你,练起来的话就有些危险了。”

  见萧峰脸上满是不相信的神色,我只好暗叹声:“萧大哥,我知道你自神甚高,所以我也只好拿出些证据来了。”全身气息猛地放,整个房间里无风自起,逼人的气质瞬间膨胀在整个房间里。

  我将全身的修为尽数释放出来,维持着这种骇人的气息。我知道自己的双眼定变了颜色,不过现在也管不着这些了。我看着萧峰:“萧大哥,你看我这身功力还算过的去吧?这都是逍遥派的功夫所赐,使我在半年的时间里得到了这身的内力。我并没有说谎,这所有的切只是短短的半年。你的二弟和三弟他们那身的内力也都得自我逍遥派的北冥神功。”

  萧峰怔怔看着我,时竟愣的说不出话来。

  “我们去西夏皇宫的时候,萧大哥只要记得到时候切断烛光就可以了。”我说完,也不再跟萧峰解释什么,关上门走了出去。

  当天晚上。我在房里坐地有些不安起来。如果我记地没错的话。现在应该是鸠摩智伏法那个晚上了。

  没错!黑夜,月偏。慕容复,段誉,鸠摩智。口井。环境人物道具全都有了,我也该动身下去啃泥去了

  身上备好条超长地绳带。还是托虚竹身边的四女去店房那里问西夏的侍卫们要来地。嘻嘻,西夏侍卫里面也不乏腰圆之辈。居然有位还配备了条几达半丈的腰带腰带是用来绑着鸠摩智上来用地,看我仁慈不?

  随手又将店里的墙钉敲了几个来。虽然我地轻功不错,只不过没试过踩上这种小凸起上面是什么感觉,只好个人躲在房里,将墙钉钉在墙上。试着踩了几圈。

  全部都妥当之后。我身怀数种希奇古怪的东西走到了院子外面的那口废井旁边,开始了明知道前面是陷阱。却仍然要走到陷阱旁边等待的惴惴不安中呃,后来突然想起还有戒指,于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被我扔进了戒指里。

  虽然我心里暗暗为自己地决定感到好笑,不过我却并不想就这想被个慕容复给弄地自动跳井。

  想了想,我决定试试我现在的口才,若是能让慕容复羞愧地跳井的话我就可以直接拐带着段誉在井边将鸠摩智全身的内力给废了。

  让慕容复吃泥去吧!

  马路边,窗灯下,位妙龄女郞正抱着膀子在等着什么人出现,情况相当的诡异。

  “表妹,你来了?”慕容复的声音十分里带着九分的冰冷,那是种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带打电话的冰冷和绝情。

  “我来了,不过是想跟你说点事的。”我决定还是由我来扮演坏人的角色,毕竟今晚我计划着受伤的人是慕容复。

  “表妹,我也有些事想跟你说。”慕容复犹豫了下,似乎正在想着措辞。

  “那你先说吧。”我眨眨眼睛,心想你个小家子气的家伙,你想说什么我还不是早就知道了?索性就先让你得意和难受下,呆会有你好瞧的。就算你不自去羞愧的跳下井去,我也要脚踹下你去。居然敢视天下女子如衣物般说扔就扔!哼!

  “表妹,你变了。“慕容复的眼神里带着丝坚决,看来他是早就经过了心理上的严重挣扎,而且说不定还在某个没人的角落里将台词事先背了好几遍。

  “是吗?我是不是变的更加漂亮和自信了?”我略有些得意的挥舞了下双臂,伤害个颓废男人的感觉真的很爽!不过这些都是他自找的。我是个拥有着现代独立自强女人灵魂的美丽宋代女人。这个世界的主角是我,所有的事情都要按照我的主意进行!

  恶霸霸的在心中狂喊着,我的脸上却是脸的平静。

  “表妹,你对那个小子倒是往情深,难道你把我们往日的誓言都丢到脑后去了吗?”慕容复眼光闪烁了下,不知道正在打什么主意。

  难道他改变主意,又想跟我重修旧好?我不喜欢反复的男人。

  “表哥,这个恐怕是瞎子都看的出来吧?而且我又还没有嫁给你,就算是嫁给了你,我的身体还不是由我作主?”我开始说着这个时代听起来酷似大逆不道的话。

  果然,慕容复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下,双眼眼神里流泻出来的也是不敢相信的光芒,旋又黯淡了下来:“表妹,你是不是受那个小子的甜言蜜语的诱惑?他们大理是番邦小国,根本就不懂得什么礼教!”

  “你是指所谓的女人的廉耻礼义和三从四德吧?这些是我们女人造出来的还是男人造出来的?对男人的好处大还是对女人的好处大?”我的声音冷冰冰的,透着股让人不由自主的寒意。

  慕容复看向我的眼神里竟然带上了丝陌生和不敢相信的神色:“表妹,你真的变了,变的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你还是跟我回去吧,我会好好的教导你,我们还会有个好结果的。个正经的女人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哈!我说的正经吗?再过千年,这样的话再正常不过了!女人也是人,自然有要求幸福的权利。你不能给我幸福,我自然要去寻找更好的归宿了。表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慕容复苦笑着点了点头:“表妹,你说的似乎都对,可是”

  “可是什么?你觉得奇怪对不对?你认为女人天生就应该侍侯男人,就是比不上男人对不对?那是你生下来就被灌输了这样的想法,自然不会理解和认同我刚才所说的了。”我淡淡的摇了摇头:“其实,真正可怜的是你们男人,你们都将自己看做了家里最大,还将这种思想来奴役自己最爱的人你自己想想吧。”

  慕容复听了我的长篇大论,不由的怔在当地,全身就如同座雕像般再也没了动静。

  正文 第百七十章慕容复?啃泥去吧!二

  我淡淡道:“表哥,我知道你时很难想通这个道理,不过这确实是天下所有有见识的女人都想说的话。爱个人,就要全心全意的去爱她,愿意为她做任何的事情,哪怕付出生命。在这点上,你可要比北乔峰萧大哥差的远了,他为了心爱的阿朱姐姐,情愿自杀殉情。”

  “又是他!你是不是吃里扒外?否则为什么三番两次的帮着萧峰那个契丹的狗杂种与我作对?”我不提萧峰倒好,听他的名字,慕容复竟然反应激烈的差点跳起来找萧峰拼命。

  “他是不是跟你们在起?我去找他去!看看我慕容复到底是不是比是比不过那个契丹狗!”慕容复的脸上看起来特委屈的样子,似乎因为自己被称比不过萧峰而感到特别的委屈。

  我叹了口气,简单的将阿朱与萧峰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挑重点告诉了慕容复,描述的自然都是萧峰误伤阿朱之后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之类的。当时萧峰的身份尚未明了,却对出身低微的阿朱如此深情,我讲完之后,慕容复因为震撼太过强烈而呆立了好半晌。

  “他真的他真的是这样做的吗?”慕容复沉沉的喘了口气,刚才我口气将个沉重非常的爱情故事讲了出来,慕容复直听的满头冷汗。估计是在他心里产生了个非常大的震动。

  我叹了口气,走近慕容复:“表哥,女人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每个女人都从内心的深处渴望着有那么天,有个爱她怜惜她的人,亲自骑着高头大马,踏着满天的七彩云霞来迎接他心中最美的新娘,把她捧在手心里。用心去呵护,让她永远那么年轻,永远那么美丽。”

  “用心去呵护,永远年轻。永远美丽”慕容复抬起头望着远处无尽的黑暗,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似乎仍在凝神思考着什么。

  “我喜欢段公子,不是因为他的武功多么高强,可以打败哪些高手,也不是他地文采多么出色,会做多少诗词歌赋,我图的就是个贴心。段公子他真心的对我好,知道怜惜我,疼爱我,又敬重我,我还有什么理由让这么出色的个男子轻易地从身边溜走?”我眼波流转。在慕容复的身上转了圈:“表哥,其实你人不错,又文武双全。可惜你为人太过要面子,又心想着帝王权力,以至于钻了牛角尖。听我声劝,能回头则回头,帝王人家固然好。我平民百姓家里地温馨又岂不是他心渴望的东西?”

  “平民百姓家的温馨”慕容复似乎回忆着什么事情,脸上挂着平淡的微笑。

  我言不发的看着慕容复脸上的精彩表情。心里却有些恍惚,若是慕容复真的可以想透这点的话,也许天龙里面就不会多个世上武功最高的疯子了。

  “你想通了吗?”我淡淡的问。慕容复还没来地及回答,段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王姑娘”声音嘎然而止,显然是看到了失魂落魄的慕容复的缘故。

  “段公子。你过来吧。没关系的。”我回身冲他招手。段誉期期艾艾的走了过来,小心的看了慕容复眼。离他远远地站定。

  “你这小子!定是你蹿缀我表妹的!否则以她这般单纯可爱,又怎么会说出这样地话来?”慕容复见到段誉那幅略微害怕的样子,忽然怒气勃发,指着段誉的鼻子大叫道。

  段誉似乎吃了惊,呆了呆才道:“慕容公子,你这话从何说起?王姑娘刚才说什么了?”

  “你休要狡辩!定是你想骗我表妹的感情,这才编出套套的大道理来哄她!昨天居然还说什么要跟我抢西夏地驸马!你分明就是想自己得到西夏驸马地位子,好让大理与西夏联手,逐鹿中原!像你这么脸皮厚的人居然还拿这个为借口骗我表妹。笑死人了!”说着狭促地哈哈笑,继续指着段誉的鼻子骂了起来。

  段誉怒道:“慕容公子,你这也太将我段某看的低了。我大理虽是个小国,可也并没把别国的驸马位子放在心上。慕容公子,你要记住,所有的荣华富贵终不能长久,就算你做了西夏的驸马,又能怎么样?要做成大燕国的皇帝,又要杀多少人?让多少孤儿寡母流离失所?将功成万骨枯,还请慕容公子你三思。”

  “满口仁义道德!若是没有死人,又哪里来的你大理国现在的安乐?”慕容复脸上怒气渐盛,眼睛里的光芒似乎也不怀好意。

  “反正,我是不会让你娶那个西夏公主的,你不能辜负王姑娘对你的往情深。”段誉这个傻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又开始为我瞎操心了难道他忘了昨天在水池之前我跟他说的话了吗?

  我忙拉了他把,拿眼神示意他。段誉愣,随即对我笑了笑,后退了步。

  慕容复此刻肯定满脑子又都是复兴大燕国了,刚才段誉与他番夹缠不清的争吵已经将我之前的劝解破坏怠尽。红着眼的他瞪视着段誉,低沉的喘着气:“你定要阻挠我去娶西夏公主吗?”

  段誉此刻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回头去看慕容复那双血红的眼睛。被慕容复的眼神吓呆了的段誉时没反应过来,静静的傻站着,没有回答慕容复。

  已经渐渐失去理智的慕容复步步走向段誉,全身的杀气也瞬间弥漫在四周,让人不寒而栗。

  段誉还在原地站着,丝毫不知道危险就在眼前。我咬牙,只好从旁边护他下,抬腿朝慕容复攻去。

  慕容复此刻神智已经渐渐不清楚,双眼木然前望,正是传说中羊癫疯病发的前兆。我这腿又快又准,下子就把他踹到了后面的那口井里去。

  长声惨叫,所有小说里能听到坏人被严惩时的惨叫声都在这半秒钟里体现的淋漓尽致。半秒钟的时候,闷闷的惨叫声嘎然而止,变成了呜呜声,看来下面的烂泥还挺软

  吃泥去吧!

  我拉着段誉的手,左看看右看看,像幼儿园的阿姨样关切的问:“你没事吧?”

  段誉很乖的回答道:“我没事,你怎么把你表哥踹下去了?他会不会摔死?”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颇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他本来是想把你扔下去的,我们只不过是先下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