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扑通扑通的进了皇宫的院子,我和段誉相视笑,双手互握,绝世内力流转,身子已经轻飘飘的越过了墙头。

  御花园甚是宽大,好在我们不久便发现了中途开小差的木婉清,跟着她到了青凤阁银川公主款待众人的地方。

  正文 第百七十三章青凤阁

  到了青凤阁,萧峰和虚竹等人忽然看见段誉神出鬼没的突然出现,都是又惊又喜。萧峰握着段誉的手笑道:“好兄弟,这下子我们不必提心吊胆的怕被人识破了。”却原来他们直担心木婉清所扮的大理世子被各国政要中的有心人发现,当场揭穿就成了各国的笑柄了。

  大家之前悄悄商量,都认为西夏国设立的西夏品堂的耳目虽然众多,可却未必会有那种细心的人来个个的核对。不过既然段誉归来,大家倒也省了这份担心。

  西夏大将军赫连铁树这次负责现场的安全,他带着大家来到阁楼前,朗声道:“四方佳客前来”客套番,阁门便缓缓开启,两行四名宫女每人手提盏轻纱粉红宫灯,后面名浅紫女官走上前来,抬头清脆的说道:“众位远来辛苦,公主请各位进青凤阁奉茶。”

  吐蕃国的宗赞王子为人甚是外向,当先大笑道:“很好很好!我正巧也口渴了。为了见公主,就算是再多走几步路又打什么紧?又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哈哈!”身劲紧衣装的他在大笑声中,昂然上前,随着那名女官大踏步的走进了阁中。众人见今天风头甚劲的宗赞王子如此风度,有些人便不服气起来,跟在后面窝蜂的拥了进去,都盼得抢个好位子,起码不说能亲芳泽,只望能离公主越近越好。

  我随着众人起走进这所谓的青凤阁,心里却在暗暗好笑。这分明就是李秋水以前所住的居室,只不过她不在西夏之后,这间由山洞改建而成的阁楼便由银川公主占了。只是不知道这银川公主与李秋水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有机会定要亲自问问。

  放眼望去,整个阁楼比上次来的时候又多了许多的装饰品。地下铺着厚厚的出自西夏的特产羊毛地毯,地毯上绣了五彩地花朵,甚是鲜艳夺目。两边分列着几十张小茶几,上面摆着青花盖碗。盖碗旁边是青衣小碟,里面有摆好的奶酪和糕点。厅堂尽头处是个三四尺的平台,铺着淡黄|色地毯,宛如现代的舞台。平台上摆着张小圆凳,我心知定是由那名胆小宫女所坐,便没有让段誉学着众人般往那边凑。

  段誉低声问我:“王姑娘。你说这次你表哥真的可以夺得这西夏驸马的位子么?这里这么多人,每个都有着显赫地来历和地位,我担心他有些悬。”

  我轻轻拽着他的大拇指,摇着晃着。他的手虽说不是很大,比起我的来却是大了两号。我略沉忖便道:“表哥今天必定要空手而回了。”

  “为什么?其实慕容公子他武功和文采都是流的,为什么没有机会?”段誉似乎有些不明白,在他的心中,慕容复这个最大的情场劲敌身的优点,根本就是神仙般的人物。也因为在他地眼中只有他才能够配的上我。这让他着实为自己能力不足而郁闷了阵子。

  “你知道吗?其实这个银川公主早就有了人家了。”我看着段誉那张俊脸,决定逗着他玩。

  “什么?她有了人家了?那她为什么还要招驸马?还闹的天下皆知?”段誉果然有些想不通,张脸上挂满了问号。

  我见左右无人注意,右手食指飞快的在他额头上点了下:“你真笨!那个银川公主若是知道那个人家是谁的话,又何必要大张旗鼓的把全天下的英雄俊才们都聚到起?”

  “哦!原来她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不对啊!”段誉不知道哪里又想不通了,拉着我的手又问了起来:“那她既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又怎么会早就许下人家了呢?”段誉挠着自己那颗后脑突出的脑袋,实在是想不通。

  “这个嘛,就要问你地好二哥了。”我笑着指了指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虚竹子。示意所有的玄机都在他身上。

  “什么意思?你该不会说银川公主要找的人就是我二哥吧?”段誉脸的惊奇,两只大眼睛瞪的仿佛要掉下来了。

  看着他那张颇具喜剧效果的脸,我忍不住从心底涌出无穷的笑意。现在就等着看虚竹子和那银川公主的好戏了。我握紧段誉的手,向人头耸动平台前望去,却见此刻平台上已经站了八位绿衫宫女分站两旁,个身着淡绿衣衫地少女轻盈的走了出来。

  那少女身形苗条,举止娴雅,鹅蛋脸上两颗黑葡萄显的极为机灵,眉如柳叶弯弯斜,口如丹顶饱满颤。端的是丽色双绝的大美人。

  台下众人人人心潮澎湃,都在各自的心里转着什么念头。人常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眼前这位千里挑万中选的美女早已将这帮自诩为君子的英雄好汉们迷地东倒西歪了。

  斜目望去,慕容复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显是对这位打前锋的美女也是极为满意,微微点头,手中折扇更是轻轻的在掌心击打赞叹着。

  少女缓步走上平台。先落落大方的躬身礼,随即便羞红了脸,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台下群雄都静了下来,生怕再吓坏了这位绝代俏娇娃。好半晌,这少女才红着脸轻声细气地说道:“公主殿下谕示。诸位佳客远道而来。青凤阁愧无好茶美点待客”

  段誉低下头,摇了摇拉着地手。低声笑道:“无论气度还是见识,又或者是美貌,她可远远比不上你。”

  我心里甜,摇头道:“她这样的女子,倒也算是人间极品了,可惜生都生活在皇宫内院之中,不能够为外人所知。”

  “墙角数枝梅?”段誉心中动,低声道。

  “正是此意。”我微笑点头。其时王安石还活在世上,这首梅虽然质朴,却也流传了出来。

  这时大厅里突然乱哄哄起来,大家在宗赞王子地带领下,也不管茶叶不能吃,股脑的茶叶茶汁和着奶酪糕点股脑的吞了下去,嘴里兀自不住的嚼着茶叶,含含糊糊道:“我们吃完了,可以请公主出来啦!”其余人也是般心思,都跟着胡乱的吃着糕点茶水,只不过大伙都自重身份,没有像宗赞王子这般胡吃海塞罢了。

  那宫女只是低声答了句:“是!”脸色微红,已不是先前那般忸怩了,不过脚下却并没有移动,眼光只是落在厅中众人碟中的糕点上。

  宗赞小王子大声催促:“大伙儿快些吃,加把劲儿!这样才能早些见到公主啊!”众人群头攒动,吃的倒也十分热烈。好不容易都吃的干净,宗赞拍拍手问那宫女:“这行了吗?”

  那宫女脸上依然红彤彤的,显是很不习惯与男子这般近身说话:“公主殿下有请各位佳客移步到内书房,观赏书画。”

  她话音刚落,宗赞王子便不满的大声叫了出来:“书画有什么好看的,那上面的美女有我们银川公主好看么?大伙儿说对不对啊?”众人笑着哄然答应,然后又是窝蜂的跟着宫女向后厅转去。

  去后厅的道路甚是蜿蜒,路口有道牌子,上面写着:凡是女扮男装的姑娘们,四十岁以上的先生们都请留在这里休息喝茶,其余佳客可以进入。

  我和走在段誉身边的木婉清对视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惊讶。原来人家早就想到会有美貌的姑娘会好奇的跑来瞧银川公主的相貌,是以早早的立下规矩。天下之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最为好奇的却是瞧那闻名的美貌,然后拿自己与之比较,并乐此不疲,天性使然也。

  可惜那块牌子虽说是被放在了大道边,众人却都把它当个屁,轻轻的放了过去。不管是男还是女,是老还是少,全部都量窝蜂的冲了过去。只有十几个老态龙钟,无心女色的老人才留在了外厅,静静的喝茶聊天。

  我和段誉故意走在最后面,反正我们此行目的不在那银川公主,倒也不急着去抢在前面了。路迤逦而行,这条甬道我之前虽说走过次,第二次走的时候却有着不同的心情,仿佛在自己家里闲庭信步般,说不出的安详和惬意。

  走到尽头的时候,却见两名宫女仍然尽忠尽责的站在门口等着我们,脸上也丝不苟。恭恭敬敬的送我们进去之后,也跟着走了进来。

  如此三次之后,我们终于走完了甬道,走过铁索桥,又穿过片竹林,终于进了山洞之中。

  看着这个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山洞,每个人心里都不由的悬了起来,要是西夏国想要对各国的精英们不利,翻起脸来的话,那灾难绝对是巨大的。此次公主招亲大会几乎聚揽了当时所有的武学精英,对于崇尚武力的当时来说,这绝对是件盛大的事情。

  正文 第百七十四章三个问题问生上

  山洞之内仍然干燥的仿佛民居般,四处都挂满了字画,遮挡住露出来的石壁,却全无受潮的现象。

  两排摆放着文桌四宝,书架石凳,除此之外更无它物,显的极是空荡。那宫女道:“这里便是公主的内书房,请众位随意欣赏字画。”

  群雄能以武学闻名于世,对于这文房里的切却都显的既陌生又好奇,抱着膀子在画前转啊转,大都是瞧上几眼,便兴味索然,坐到石凳文桌上休息去了。

  萧峰和虚竹武功虽高,对于这文职道却是窍不通,两人见文桌上都坐满了人,相对苦笑下,并肩子往地上坐,留神观察起众人的动静来。

  虚竹看了会便没了兴趣,只是闭目养神,而萧峰则如同只时时伺机而发的豹子般盯着那位宫女,他知道这西夏国若是有玄机发动的话,定会着落在这个腼腆的小宫女身上。是以若有变故,必定先擒得她来以作要挟。

  慕容复和邓百川朱丹臣等人除了假装观赏字画之外,尚在细细的研究每具画架上有没有机关算计。西夏的使毒功夫着实厉害的紧,名头早已流传到了中原武林之中。只有包不同不时的凑到那宫女身边,胡说八道,瞎搅蛮缠。

  段誉牵了我的手,对着墙上的字画幅幅的看将过去,突然幅古装仕女舞剑图映入眼帘,我和他都着实吃了惊。那里面的美女竟然与我长的模样,只不过衣服有些不同罢了。看起来倒像是虚竹身上带着的那幅李沧海的画像。只是眉眼间无痣,脸上无酒窝,活脱脱个李秋水的模样。

  画中人右手持剑,左手捏着剑诀,神态逸然,衣袂飘飘。与周围百花相映,明艳不可方物。段誉刹那间竟出神起来。

  “这是李秋水的画像啊,怎么会公然挂在这里?”我低声细语,旁边段誉却奇道:“你认识画上的人?她跟你长的好像啊!”

  “那是我地外婆,也是此间上代主人。”我叹了口气,拉了段誉的手。走到画前掀起那画让他看画后面那许多阴阳线条和人物图形,有打坐的,有腾跃飞舞的,姿势全然不同,却都是些人物在练功的图案。

  我冲虚竹招招手,示意他过来瞧瞧这幅画。那虚竹看了,脸上想起童姥,不禁黯然道:“三弟,这种图形看不得。”

  “为什么?”段誉有些不明白。

  虚竹压低了声音道:“这上面都是极高深的武学。若是功力不够地话,有害无益。”说完又看了我眼,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

  “段誉看这个没事的,你们功力同出门,都是我逍遥派的北冥神功为底子,这上面的武学他怎么看也没事。”我笑着看了正在尴尬摸头的虚竹眼,指了指萧峰:“虚竹子,你去告诉萧大哥,就说呆会若是众人也发现这图画后面的秘密的话。请他帮忙熄灭这里的烛火。”

  虚竹会意,转身去了。

  段誉本身对武功并无兴趣,翻来覆去的只是看那幅肖像。“呃,这上面地人比你丰满些,也更加的英姿飒爽些,不过还是你更温柔委婉。比这画上的仙女也更加的年轻。”

  我嫣然笑:“就会拣好听的说!将来我老了,丑了,看你会不会把我踢出大理皇宫去!”

  “怎么会!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神仙姐姐,永远都是那么美丽。”段誉也不顾萧峰和虚竹正朝这边指指点点的看着。忘情的把抱住了我,在我耳边低声说着情话。

  不可否认,女人都喜欢听些天长地久这类誓言的话,可是即使我是条来自现代社会地灵魂,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被他抱住,脸上还是忍不住火辣辣的。

  好在这个时候那宫女与包不同的对话救了场:“什么破武功,我偏要看看!”厅堂中人纷纷叫嚷起来:“这里也有!”“我这张后面也有!”“咦?这是什么?”跟着便有人如老牛般粗喘起来,正是练功走入歧途的模样。

  段誉毫不理会。他也是脸皮极厚的痴情之人,仍然紧紧抱着我,仿佛撒手我就会飞走似的。

  我又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挣扎道:“你能不能松松,我快喘不过气来了。”段誉这才如梦方醒。慌忙把我放下。红着脸看了眼四周如痴如狂般正在狂舞着的众人,小声问我:“你没事吧?”

  我心里好笑。脸上却挂着浅浅的笑:“我没事,你快帮萧大哥把烛火熄了,否则这些人都得练功练的走火入魔不可。”

  段誉脸上红红地,答应声便施展出凌波微步的轻功,如同蜻蜓点水般在厅堂里飞掠而过,片刻的工夫便把整个山洞里的牛油大烛给熄灭了。洒脱的跳回我身边,段誉兴高采烈的笑道:“都搞定了!”

  这个时候,整个山洞里因为练功而使自身内力走入困境的众人的粗喘声也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厅堂里烛火去,黑暗中众人自然便不会再瞧见那图画上的武功,心里自然不会再受逍遥心法的迷惑,头脑自然而然的清醒过来。

  群雄无不在心中暗道好险,想不到这西夏公主还未露面就先让众人着了个极大的道,心里都对这位公主地形象产生了不好地印象,更有甚者,直接将银川公主看成了个美如天仙,心如蛇蝎般的魔女。

  萧峰其时已经伸手扣住那宫女地咽喉,沉声道:“得罪,请开了石门放大伙儿出去。”他先前便紧紧的盯着这宫女,以他武功之高,出手制住个小小的宫女自然是手到擒来。

  那宫女骤然间被名男子欺身近来,脖子里感觉到萧峰那温热的大手,她从未被男子如此近距离接近过,时吓的呆了。不过好在她向跟在公主身边,对于各种大场面也略有耳闻。此刻表现的倒是毫不慌张:“我对包先生说过,这些图片是不能看的,他偏要看,这可怪不得我。你你快放开我。不然不然我就要叫了!”

  这句话倒也甚是阴毒,雷的萧峰心头片茫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然成了猥亵少女地采花大盗,而且还是光明正大专欺暗室的那种。

  萧峰正在哭笑不得的时候,厅中所有的人忽然都闻到了股暗香,登时便有人大叫起来:“不好!有人放毒!”时之间原本安静下来的山洞之中再次热闹起来。所有的人都在第时间屏住呼吸,从怀里抽出各自地防身兵器。眼看场大战在即的时候,另名宫女莺莺燕燕的声音响了起来:“公主殿下有谕,书房壁上刻有武学图形,别派人士不宜观看,是以加以字画遮掩。公主殿下没料到还是有人看到了。所以请大家千万不要点火照明,造成的不便还请诸位包涵。请大家在此稍等,公主马上出来。”

  众人听,顿时感到自己先前的确是唐突了佳人,心里联想到公主既以此地为书房,他日自己做了驸马,这里的高深武学还不是任取任汲?登时没有个人肯离去,纷纷屏下气息来等待公主出场。

  群雄虽说不闹了,可是却个个等的心焦。纷纷叫嚷着让公主早点出来。就连心满意足的段誉也忍不住踮脚向那边不住的张望。

  好不容易漆黑地山洞里亮起了点光亮,张垂下的帐子里隐隐绰绰的点起盏灯,个清瘦的影子飘啊飘的出现在了帐子后面。

  群雄完全静了下来,全部都瞪大了眼睛流着哈拉子望着帐子里面,似乎里面不是牛大腿就是猪肘子

  里面的猪肘子呃,银川公主幽幽的低声吩咐了宫女几句,那宫女的影子看起来似乎擦了把嘴巴上的口水,然后倩丽佳绝地宫女掀帐子走了出来,刚才似乎是在咬耳朵,只是影子实在是引人遐思啊!

  “公主殿下请众位前来西夏。原是要会佳客。公主现在有三个问题,敬请众位依次回答,若是公主满意的话,自会相邀相见。”

  众人顿时兴奋起来,纷纷表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有的认为出题考试乃是正道,有的则埋怨自己半生之中只顾着舞刀弄棒,耽误了学习祖国博大精深的文化知识。还有的则耸肩摊手,幅听之任之的潇洒模样。这其中更是以萧峰和段誉为最。两人都是心有所属,心有所系,身在此处却不为公主而来,倒显的洒脱的多了。

  那宫女也不返身回到后面,只等着下面群雄渐渐安静下来。又道:“公主要问地题目已经告诉了婢子。请哪位先生过来答题?”比起被萧峰先前制住的那个宫女,这个倒显的落落大方多了。声音也显的清朗和响亮的多。

  众人争先恐后的往前拥去,都嚷着:“我来,让我先答!”那宫女微微笑:“众位不必抢,先答的反而会吃亏哦!”声音又软又绵,带着三分喜意,这样的人物放在现代去那绝对是个美女主持,难怪她会成为公主地心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