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张板着的脸也缓和了下来,强挤出丝笑意,他无比惋惜的叹了口气:“阿萝,你这又是何苦呢?你明知道我是在演戏给他们看好让你安然逃走,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偏偏要拆穿我?”

  “我就是喜欢这样,我喜欢你亲口对我说,你喜欢我,要跟我在起,直到永远。我要你陪我看山茶花,陪我块舞剑,块饮茶,做诗我要和你永远永远的在起。”王夫人脸上红红的,带着无限的憧憬和希望,双眼睛也是亮亮的,闪着动人的光芒。

  屋里所有的人都没有动,似乎都被她的这番话给打动了。

  “舅妈,这个狗贼有什么好?值得你老人家对他这般温柔体贴?”慕容复冷冷的声音终于是响起来,带着三分惋惜和三分不屑。

  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我心中默默想着,不动声色的朝地上的段誉看过去。他身子都被装在布袋里,只有颗头露在外面。

  “你还好吧?”我悄悄传音给他。半转过身,拇指扣起颗解毒灵丹,以弹指的方式向他口中弹了过去。

  毫无声音的发射暗器的方式,绝对摒弃了所有有可能发出声响的方法的暗器手法。不过,就在我暗喜成功在即的时候,只手影把将那颗丹药捞了过去。

  “姑娘还是先在旁瞧着罢!”段延庆的声音冷的像冰,脸上的表情仍然是那么的木然,仿佛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不再可能引起他的喜怒哀乐。

  “你挡不住我的。”我的声音也极平淡。今天地事情我是必定要插手的,因为这里面的人命实在太多了。

  “有些事你不能插手,也不该插手。哪怕是你定要插手,事情还是不会有转机的。”段延庆怪眼翻,拐着双拐朝王夫人走去:“这个男人不值得你去为他付出这么多。当你心等他回来的时候,他却在跟身边许多红粉知己纠缠在起,风流快活!哼!真是越老越不自尊自重!”

  这话听在段正淳耳中。却是让他脸上热,不过人家说的句句是实,自己却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装作没听见。

  “段,他说地全是真的吗?你外面除了那个刀白凤还有女人?”王夫人脸色微变,当年她与段正淳好上的时候段正淳自然早已成亲。不过她也不怪他,毕竟自己认为他在刀白凤之后。心认为段正淳只对自己和刀白凤两个女人好的王夫人此刻突然听到段正淳竟是个风流种子般还有别的女人,立刻便问慕容复:“复官儿,你说,这个姓段的在外面是不是还个女人?”“不止是个。”慕容复叹了口气,这种问题让他回答起来颇为尴尬。

  “不止个?难道是两个?你个天杀的!”王夫人伸手去扯段正淳的耳朵,反正他现在|岤道未解,也没法逃的过自己这扯。

  “不止是两个,唉!他身边足足有四个女人。”慕容复觉得很好笑。可是此刻地场景也不是笑的地方,只好强忍住了不笑。

  “什么?你在外面还有四个女人?那你把我当什么人了?”王夫人听之下,伤心欲绝,只是含着泪眼质问段正淳。

  “阿萝,你在我心中始终是第位的,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么?”段正淳软语相求,他心里明白,慕容复必定与阿萝有定的关系,自己今天能否逃出生天。定要着落在这个阿萝身上了。

  “段,这个女人是谁?你为什么被她点了|岤?”个清亮的女声从屋外响起,然后便忽啦啦下子闯进批娘子军来。

  刀白凤,阮星竹,秦红绵,钟夫人甘宝宝鱼贯而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勃勃的英气,显是早有救夫的准备。但那份深深的担心却是无论如何也掩藏不去地。

  围在段正淳身上,个个都伸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但那|岤道是以段氏独门点|岤手法点上去的。凭她们几个二流身手却是无论如何也解不开的。

  甘宝宝性子本烈,指着王夫人的鼻子骂道:“你是什么人?快放了我的段,免得我们刀戎相见,溅你身血就不好了。”她见段延庆和慕容复都是幅得道高人的模样,自忖并不是人家的对手,我远远的站着,显然也不是参与其中的人,只好将腔对段正淳的担心和怜惜都化作了怒火。股脑地朝王夫人身上发了出来。

  刀白凤素有凤辣子之称,她是蛮夷女子,自也没有什么身份架子可言。多年来的王妃身份使她过的很无奈,只好将自己性子里的那份野味掩藏起来。今天则不同,她仿佛找到了什么事情。因为可以正大光明的帮丈夫出气。所以她又将那股泼辣劲拿了出来,跳着脚的和甘宝宝骂起了王夫人。

  秦红棉人虽然低调了些。但这几天来直和其他几个惹事的女人在起,也学了不少地刁钻古怪的骂人法子,此刻怯怯的躲在刀白凤和甘宝宝身后不时的骂上几句。

  阮星竹性子极为聪明,性格又最是精灵古怪,她知道自己这几个女人若是开骂倒点事也没有,此刻的大环境是强敌环伺,她明白自己几个姐妹就算再骂地占上风,拳头上仍然要吃大亏地。

  眼波流转之间,她看到了站在段誉身后的我。这里地人里面她唯认识的人就是我了,而我又与王夫人有着母女的关系,可以说是此刻调解最好的人选。

  可是她却并不知道慕容复与王夫人之间的矛盾,还有段延庆的加入使得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的错综复杂。慕容复与王夫人之间互相不喜欢与利用。段延庆虽然表面上与慕容复达成了合作的协议,可是实际上两人却是各自在打着各自的小算盘,段延庆更是对王夫人心中怀恨,作为天下最大号的恶人,他是眦必报地那种苦大仇深的人。王夫人之前说要智擒他,已经给他对这个世界已如死灰的小小心灵再次的吹上了层土。

  我心中早已将在场几个人的心中所想,最终目的都掌握地差不多了,见最喜欢的阮星竹软语相求。笑眯眯的拍了下手,屋子里所有打闹怒骂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王夫人喘了口气,扶着胸口坐在了椅子上。刚才她力架四女,已是被骂的毫无还嘴之力了。

  “段先生,请看在段誉段公子是虚竹把弟。虚竹子又曾与你有恩的份上,请暂时把他的|岤道给解了。反正他人在这里,又有他的这么多武艺并不算十分高明地女人在这里,你老人家还怕他飞到天上去不成?”我笑眯眯的先给段延庆灌了点汤,段延庆想想不错,看了段誉眼,又哼了声:“姓段的,看在你有个会办事的好儿子的份上,老夫就暂时让你活动活动。你若是想跑的话,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伸指在段正淳身上点,登时将|岤道解了。

  段正淳冷着脸道了声谢,任四人女人将他团团围住,嘘寒又问暖,端的是比齐人之福还要多福上倍。

  “表哥,看在我的面子上,把那悲酥清风的解药给我吧,我知道你早就偷偷地研究出这种毒药了。”我冲慕容复伸伸手。在现代社会,通常女人伸手跟男人要东西的时候,男人是不好意思不给的,这在古代同样通行无阻。

  个白色小瓷瓶被阴沉着脸的慕容复交到了我手上,我笑道:“表哥,想不到你人还是挺好的,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于你。”

  慕容复心中动,却并不知道我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让秦红棉和甘宝宝拿着白瓷瓶去救醒木婉清和钟灵等人,我看了看仍然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的众人,微微笑:“你们别看了。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很容易的就可以解决的。”

  “哼!孩子气!老夫数十年地深仇大恨岂是你几句话就可以解决的?”段延庆终是忍不住哼了声,沉声缓道。

  “那你说说,你想怎么样?”我笑着搬了张桌子坐了下来,心头玩心顿起,想好好的练习下现代辩论术。

  “老夫便将往事讲讲又有何妨,反正这件事公道自在人心。”段延庆哼了声,双拐在地上顿了下,满头乱发无风自起。根根似铁般气势惊人:“二十年前的大理曾经发生过场政变,当时皇宫之中大乱,当时的皇上被杀,太子失踪,人人都以为大理无主。便推举当时的皇家外戚段正明为大理国皇帝。国号保定帝。段正淳,我说的对不对?”悠然讲着故事的他突然厉声问了段正淳句。

  段正淳怔了怔。答道:“不错!当时人人以为延庆太子重伤而亡,只是找不到尸体,皇兄当时虽被推上了皇位,可是始终无法安下心来,他对大臣们说,他只是暂时摄政,若是延庆太子平安归来地话,定会把这个皇位再交还到他手中,绝不食言!”

  “哈哈哈哈!好个绝不食言!当时我确是重伤在身,无法回宫。可是等我养好了伤再遁回皇宫的时候,却发现哈哈!物已去,人已非!而段正明这个狗贼,正在宫中歌舞生平,安享快乐!你说!你说!我该不该杀了这两个狗贼,以讨回我大理皇位?”段延庆想起当初的段伤心事,语气之中尽是怆然之意,连旁不住与段正淳轻声细语的几个女人也停止了说话声,齐望着段延庆,她们也被勾起了自己的伤心事。

  正文 第百八十章挑明上

  “就算是你将他们杀了又能怎样?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能再活几年?几年之后,你还不是样要跟这段家两兄弟起到地底下去?你本身无后,段正明段正淳俩兄弟的唯后代段誉又给你杀了,那个时候的大理国无主,势必陷入到权势纷争之中。黎民百姓的生活将会如何,你想过没有?”我冷冷的注视着段延庆,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丝愤怒。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想拿大道理来压老夫不杀人么?”段延庆不愧是城府极深之人,很快便将自己的脾气压住,深吸了口气,这才沉声说道。

  “我哪敢!只是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你若是心想当那奴役百姓的昏君的话,到最后只能守着身的骂名寂寞黄土中,又何必呢!”我坐在椅子上,顺手拿起桌上的红花参茶喝了口。

  “你个女娃子只以为我身担四大恶人之名便不能善持国运么?老夫只是在当时被夺了皇位之时才凶性大发,以致出手狠辣,伤了不少性命,这才博得了天下第大恶人的恶名。可是,若不是段正淳和段正明这两个人逼我,这世上又怎么会有四大恶人?这切都是拜他们所赐!”段延庆凶睛翻,情绪激动的他几乎就要举起手中的拐杖朝着段正淳头上砸过去了。好在慕容复伸手挡住了这拐,陪笑道:“先生何必急于动手呢?现在大理皇位仍在那保定帝身上,我们若了杀了段正淳,只会让他更加的嫉恨我们,势必会加强身边的防卫。这样来,皇位倒不好弄到手了。”

  “那你说该怎么样?难道我们还要把他放了不成?”段延庆拐杖重重的在地上顿了下,显然心中怒气无法发泄。

  “晚辈倒有个法子,可以免去段陛下之忧。”慕容复浊黄的眼睛转了转,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我也知道他是在打段延庆身份的主意。

  “什么法子,你倒是讲出来听听。”段延庆此刻也是为自己的江山深深的忧虑起来,刚才我的番话在他看来也不无道理。他生漂泊,自是早已将段正明地施政手段看的清二楚,深信自己能力比不上他的段延庆也知道自己二十年前若是登上皇位也难免再出现次皇宫暴动,而段正明则巧妙的通过自己的身份和政治手腕解决了这

  如今慕容复突然说自己有办法可以解决自己心中的疑虑。这让他如何不喜?立刻便连声催促他讲出来。

  慕容复摇了摇手中地折扇,他是个自诩极为风流的人,手中随身不离把纸扇,上面画有他亲手绘制的专用以陶冶情操和励志的中原山河图,脚下虚走了几步,慕容复笑道:“只要让晚辈拜了段陛下做了晚辈的义父,到您百年之后,晚辈自可以继承大理国的国君之位,到时候治理朝政。北拒大宋,西拒西夏,晚辈又可以算是在大理兴复了我大燕国。段陛下并无子嗣,得了晚辈这个义子,又可以不用担心身后事,举数得,何乐而不为呢?”

  段延庆听的悚然动容,心神之中也是急剧的转动,只是他向来脸色木然。在外面倒也看不出什么来。沉吟了片刻,段延庆缓缓道:“这也未尝不可试,反正老夫也没有后代,收得个义子,将自己江山传了给他,并不算违了祖训。只是你今后不可再姓慕容,须得从了我姓段。”

  他心想,只要慕容复答应了自己这个条件,那就说明他是真心的想拜自己为义父,而不是利用自己地大理延庆太子的身份兴复他慕容家的大燕国。他生无子。忽然有个名满天下的大英雄人物要做自己的儿子,这份从天而降的大礼时之间也让他大脑这中充塞满了喜悦之情。

  “这个自然。”慕容复竟是连停顿也没停顿的直接答应了下来,满脸的欢喜之色似乎也并不伪装而成的。

  “只怕未必吧。”我再轻啜了口参茶,转身负手而出:“段先生若是想知道昔日段秘辛地话,请随我来,段夫人刀氏也请过来趟,我有话要跟你们说。岳老三,云中鹤。这里麻烦你们照看下。”我随口吩咐,脚下却并不慢,说完的当口,身子已是转到了门口,冲尚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段延庆嫣然笑:“段先生莫不是怕了吧?”

  段延庆哼了声。拄着双拐铿然有声的顿顿走了过来。身后的刀白凤却似乎身体颤抖了下,望向我的眼睛里充满了骇然之色。不过她到底是王妃级的大人物。几乎在下秒,她脸上的神色便恢复了镇静,冲其他同来的三女微颔首,飘然也跟了出来。

  余下众人在屋中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有段誉知道我每次都可以用那种“未卜先知”地能力帮众人摆脱厄运,双眼之中闪出来的也是坚信我能够成功的神色。

  王夫人哼了声,坐在了桌旁颇为不满的哼道:“语嫣她又捣什么鬼?明胆是自家的闺女,怎么我听着她的话倒像是胳膊肘往外拐呀?”

  “舅妈,还不是这姓段的小子?表妹被这小子迷的神魂颠倒,女生又天性外向”慕容复在旁不悦地提醒道,他自从做那西夏驸马无望之后,便又幻想着得回表妹的心。只是看我跟定段誉的样子,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也是酸溜溜的。

  “什么?”王夫人脸色大变,脱口而出:“他们不可以地!冤孽啊冤孽!段正淳你生下地好儿子!”她嘴里骂的虽是段正淳和他地儿子,可是这话听在知情人的耳中却是顿时如明镜儿似的。

  秦红棉和阮星竹甘宝宝都是脸色微变,旋即对着段正淳冷笑起来,正在捶背捏腿的动作不由的也放大放重了许多,直把段正淳捏的哎哟直叫。

  段正淳自然也清楚王夫人所指为何,不过此事重大,他将询问的眼神迎向王夫人,得到的却是王夫人冰冷的似无灵魂的自言自语:“她生在二月十二,脖子里有块长命锁”

  霎那间,段誉咕咚声晕倒在地,而段正淳脸上则换成了苦笑,从低沉转而高昂,笑的全身都在颤抖,笑的脖子和脸都通红嘴里兀自在喃喃的自言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秦红棉阮星竹甘宝宝都守在他身边,纷纷叹口气,只是陪着他坐着,静默着等着段延庆回来宣布自己爱的命运。

  她们对段正淳的风流已经麻木了,而段誉则对层出不穷的“情人大变亲妹妹”伤心到了极点。

  我独自在草海之中走出了两百来米。如浪的枯草踩在脚下发出沙沙的声音,带着些许秋天的肃杀和对冬天即将来临的无奈。

  “姑娘到底有何话要对我们说?”刀白凤鼓足了勇气,她心中清楚无风不起浪的原理,所以很聪明的自己开了口,而且下子就将自己与段延庆说成了“我们”。段延庆皱了皱眉头,眯起眼睛看了眼明艳动人,自己绝对配不上的刀白凤,,倒也没说什么。

  “刚才段陛下以自己并无子嗣为由,想要慕容复做自己的义子。虽然也是无奈中的无奈,不过段先生以为将偌大个崇尚和平安乐的大理国交到心计如此之深的慕容复手中就真的安心么?”我觉得走出的距离差不多了,笑着转身坐了下来,同时招呼段延庆和刀白凤块坐下来。

  段延庆沉着张脸,并没有说什么。我笑笑,又道:“我知道段先生仍然心为大理子民着想,小女子在这里为万民拜谢先生。”说着站起来深深礼。段延庆脸色稍缓,从地上拔起根草,缓缓道:“依姑娘之意,我又该如何做呢?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姑娘应该是那慕容复的表妹吧?为什么要与他作对?若是用天下苍生来说的话,恐怕姑娘就太伟大了吧?你到底有何目的?”段延庆双浓眉直竖而起,倒也气势非凡。

  “这”我故意为难起来:“我与那段誉交好,又与慕容复是表兄妹关系。我本想两不想帮的,不过看先生生凄苦,实在令人同情,忍不住想帮前辈下。”

  “帮我?只是同情?你在骗小孩子么?”段延庆脸上神色整,站起身来就想往回走去。

  “前辈难道不想知道昔日菩提树下白衣观音的故事么?”我淡淡的声音虽不如何响亮,却可保证传到段延庆耳中。

  果然,段延庆的背影震,旋又回过身来,瞪着双血红的眼珠子大声问:“你说什么?”

  刀白凤心中动,问:“你可是为了誉儿才邀我们出来的么?”

  我微笑点头:“正是如此,若非我先步将你们叫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