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眼睛只扫便即滑开,只是在我身上不住地打量着。那张脸被手绢遮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惊讶可以看到个像我这么年轻的修真者。“我是逍遥派的,不知大师可有印象?”我实话实说,反正也没什么丢人的。

  “什么?你是逍遥派的?那道世前辈你可认识?还有道名前辈呢?”枯荣大师似乎很激动地样子,下子从炕上站了起来。忽然又感觉到自己地失态。赶紧又坐了下来。

  正文 第百八十四章初见端倪

  “道世正是我师尊,敢问枯荣大师可与本派有何渊源?”我正色回答道,双眼却直紧盯着枯荣大师的双眼。在印象当中,童姥和无涯子应该都与这个枯荣大师有过交往,在破那珍珑棋局的时候,苏星河还曾打听过大理国境内的枯荣大师,说他坐的枯荣之禅很有些门道。

  不过,再深处些的了解我就不大清楚了,从今天的情况看起来,这枯荣大师百分之百的是个修真之人,他在外人看起来的枯荣禅功其实是种极为厉害的佛门枯禅。

  在我玉筒之中曾有过些佛门禅功的记载,些佛门的另类僧人以坐禅作为修行的种方式,以在长时间的静坐中获得种对人生对佛理的感悟,其实也是种变态的精神力的提升,跟修真者追求的心神境界有着异曲同工之效,只不过这禅功不成则已,成则举成名,功力也可下子进到个极高的境界。

  这枯荣大师的枯荣禅功在鸠摩智到天龙寺闹事的时候应该是还没达到个小成的境界,是以败在了鸠摩智手下。现在看这满室生香,到处都飘着股让人精神悦愉的佛门灵力的现象,这位枯荣大师的枯荣禅功竟似已竟那转佛门玄功,结出了自己的佛门舍利。

  “阿弥陀佛,小僧不敢与道世前辈有何渊源。当年小僧只是与无涯子相交过场,曾远远的见过道世老前辈眼,风采着实令人钦佩。老衲说起来只敢与无涯子平辈论交。唉,逍遥派份属道家同门,博大精深之处着实让人神往。比起我佛门这点微末之技来倒是强盛的多了。老衲坐四十余年的枯禅,这才有了如今的些小成就,看姑娘年纪轻轻的,居然也有了心动的境界,实在是令人羡慕至极!”枯荣大师含笑看了身边那名青衣中年人眼。介绍道:“这位是昆仑山的青峰子,说起来也跟你师父有过面交,不过你份辈甚高,这倒令我们为难了。”说着呵呵而笑,而那青峰子也尴尬的笑笑,显然并没有真正地甩开辈份之念。

  “小女子认为。无论是道还是佛,都已经是跳出了俗世羁琐的人,我看我们还是以平辈论交,管他人怎么看!”我微笑道,顺便又打量了下那昆仑派的青峰子。

  昆仑派在修真界来说是支源远流长的道家修真大派,历来都是神仙辈出。无论凡尘间是战乱纷争还是修真界妖魔作祟,昆仑派每隔百年总是会有人行那飞升之举。着实让峨嵋和蜀山崆峒这些同样位属流的修真大派眼馋。

  “难怪姑娘如此年纪已是如此修为,看来我们倒是落了俗套了。”青峰子的声音里带着些和气,想来是专门负责常在各门派之间跑动地联络真人。

  刀白凤心中急切。已是等不及我们在这里说些无营养的话,火急火燎道:“枯荣大师,请你救救正淳和我誉儿,我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到您这来的”说着已是哭了出来,她这几天以来直在担心中度过,能挨到天龙寺内见到枯荣大师已是使她心神煎熬到了极点,此刻的她双眼眼眶深陷,哪里还有半分王妃的雍容华贵模样?

  枯荣大师心中惊,但他佛家禅定功夫了得。仍是微笑道:“刀白凤,你且细细说来,看是不是与我们青峰道长前来说明的事是回事。”

  刀白凤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下,我在旁边帮着说了自己的观察所得。那枯荣大师只是捋着胡须不说话。青峰子沉吟了会儿,道:“这件事极有可能是那个人所为。现今修真界大乱,据其他各派所搜集到的情况,也都跟这个魔头地横空出世有关。看来我们要联合些高人,免得再出现有人被掳走的情况发生了。段王爷和小王子在世俗的身份非同小可,我立即去联络本派弟子,让他们快些找到那个妖人的下落。救出王爷和小王子。”说完,也不再坐,冲枯荣大师礼之后便飘然出了禅房。

  我们的眼光都落在了枯荣大师脸上,枯荣大师哈哈笑,伸手将脸上的手绢拿了下来,露出张俊眉朗目的中年美男子脸庞来:“如今天下间又出了妖魔,也是我佛门出力的时候了。”

  “大师,那妖人是谁?可有什么底细说与我们知道么?”段正明虽然心惊于枯荣大师脸上的巨大变化。但他也知道这是枯荣大师枯禅达到大成时地变化,心里也跟着欢喜。

  “那个人据说是从少林寺逃出来的,然后不知道在哪里拣了本上古第代血魔的血魔宝典和血魔舍利,躲着修炼了半年的时间,不知道伤害了多少人的性命。举修到了分神期的修为。这还是蜀山派的人拼着性命得来的消息。如今知道了那魔头就在我大理国边境附近出现过。我们也就好下些圈套让他钻了。”双眼精光连闪,霍地起身向外走去。

  段正明刀白凤面面相觑。不知道枯荣大师这是要做什么,只是望着我,盼我给他们出个主意。

  我心中也极为担心段誉的安全。听了枯荣大师的些介绍,那个人地底细如何看来要着落在少林寺方面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段正明接到了少林方面的僧人传讯,说星宿老怪丁春秋深夜潜出了少林寺,恐怕又再次为害武林。只是这半年时间里他却是毫无音讯,没有人知道他跑到了什么地方,也再没有人见过他在什么地方曾经出没过。

  “难道这次是星宿老怪把誉儿捉了去?可是我们与他并无什么深仇大恨啊!”刀白凤脸上更加消瘦,此刻也有些神经质般的叫着,看她的样子,再过几天恐怕精神方面就要出问题。唉,女人天生就对自己的孩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这句话点也没错。

  有些担心的看了她眼,我小心翼翼地说:“不如我们还是派些人出去找找吧,恐怕这件事瞒不了太久。”段正明将段正淳和段誉双双消失的事说成他们被自己秘密派出去公干,借以安抚大理国的百姓,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惊慌。

  “也只能这样了,枯荣大师自从三天前出寺之后就没再回来,这也着实让人担心。”段正明身为国之君,不能只担心自己的兄弟,枯荣大师代表着天龙寺地兴衰,段正明也必须放在心上。有时候国之君反而是这个国家最累地人,即使他每天补着最华丽精美的食物,也会身心疲惫。

  我想了想,道:“我也要回师门趟,若丁春秋真地是那个妖人的话,我师门恐怕要第个遭殃。丁春秋是我逍遥派叛出的弟子,我怕他会对我师门不利。段伯父,我先行告辞。”

  段正明双眼温和的望着我:“你是正淳的孩子,叫我这声伯父倒也应该。”随手从腰间取出颗极大的珠子交到我手上:“这是我大理国的传国宝之,叫做避毒珠,乃是我大理国开国皇帝所传。今天我把它交给你,也算是早些送给你和誉儿的随礼好了。”

  我心下默然,伸手接了,看了刀白凤眼,转身向皇宫外走去。

  我路向北行去,路过小镜湖的时候心中动,决定阿朱生活的怎么样了。自从萧峰在此地伤了心之后,我还从来没有看过阿朱次。恍惚已是差不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阿朱现在过的到底怎么样。

  虽然我留给她的那些金叶子是足够她生活了,但所谓相思不饶人,她与萧峰被我硬生生拆开之后,肯定心里过的不快乐。

  小镜湖仍然是那么的漂亮,走到小镇上,我找到了当初阿朱住下的那间客栈。那个小二哥还记得当初出手阔绰的我,陪着笑脸就迎了上来:“这位王姑娘,请问你可是来找阿朱姐的?”

  我点点头,随口问道:“她现在过的还好吧?”

  “她现在过的可不大好。这里的小二哥对她十分的不客气,老惹她生气,她都哭过好几次鼻子啦!”小二哥的声音越说越是尖细,到最后竟如少女般咯咯娇笑起来,可把我吓了大跳。

  左手抚着胸脯差点笑岔气的我右手握着阿朱的手上下打量着:“真像!我本来以为自己现在的易容术可以出师了,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扮,连我也骗过去了。对了,你喉咙这里是怎么弄的喉结?”我看着阿朱的脖子,那里分明有个极大的突起。

  “我也不知道,最近这里很是奇怪,每个都病了,脖子里都长了这么大个疙瘩,只有到镇外的小镜湖,就是我娘住的那个地方找癞头公公才能治的好。不过每个回来的人都是元气大伤,要躺在炕上呆三个月才能好。就连镇东头挂单的老和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阿朱双灵动的大眼睛睁的极是无辜,看起来别有番诱惑的美丽。看来她在这里见不到萧峰年的时光只是使她心里有些落寞,但天性喜欢与人结交的她还与这个善良的小镇上的居民结成了朋友。

  正文 第百八十五章菜刀与擀面杖

  “那个人你见过么?”我心里暗暗沉忖,那个人不会是丁春秋吧?从时间上推算,阿朱应该没见过丁春秋,而且恐怕她也不知道星宿海有这么号人物。

  “你说癞头公公么?我们这里每个人都见过他,而且每个人都很喜欢他呢!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吗?”阿朱双美丽的大眼睛瞪视着我,头的雾水。

  “没什么,我能他么?我有些怀疑他跟这个小镇上居民中毒情况有关。”手上青光抹,小兽嗷嗷叫着扑向了阿朱,它早就想见阿朱了,此刻两只小眼睛亮的仿佛阿朱就是它最好的伙伴。

  阿朱轻轻抚弄着它的脖子上痒肉,弄的它极是舒服的咕噜咕噜的叫唤:“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带你好了。那里离这里有段距离,你吃过午饭了没?我现在在小二店里帮他做些杂活,这舒服的日子过的惯了,我都快养出懒肉来了。”阿朱笑笑,仍然是幅精灵古怪的样子。

  中午就在阿朱帮工的小店里吃了些牛肉面,小兽好阵子没到外面来透气了,为了奖励它继续乖乖的呆在戒指里,我和阿朱都赏给它些甜酒喝。这小家伙居然喝的醉迷迷的,双清亮的小眼睛里翻起了醉蒙蒙的媚眼,逗的我和阿朱都是娇笑不已。

  换回了女装的阿朱仍然那么的明艳动人,捂嘴娇笑的我们倒也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但阿朱在本地有着极好的友谊,几乎每个看到她的人都会热情的跟她打招呼,看的我眼馋不已,同时也对她处处以真情相待的人际关系能力醉心不已。她就是个不经意间就朋友成群的天然聚友器!难怪会和同样豪爽地萧峰走到起。

  “我们去吧,相信秃头老公公也会喜欢见到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的,不过你可要当心些,老公公他有时候真的很疯颠呢!”阿朱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突然咯咯的娇笑起来,当真是回眸笑百媚生。浅笑低吟都成趣。

  秃头老公公就住在紫竹林中阮星竹地小屋里,自从阮星竹被段正淳带着满江湖的到处乱跑之后,这里就租住给了这位秃头老公公。

  小镜湖仍然平静的像面镜子,四周竭黄|色的百草之中点缀着丝鹅黄绿,虽是深秋的天气,但这里仍有丝未死的生机。景色仍然宜人。

  当我第眼看到秃头公公的时候,心里就泛起股子失望之意。这秃头公公长的歪眼斜鼻,哪里有丁春秋和我逍遥派的半分潇洒手机小说站16如意飘然欲仙地样子?再说话,这秃头公公自称颓放翁,嘴儿的山西味儿,在说到本地居民中毒的事情的时候,他脸气愤的说:“这些路过的妖怪歪,就应该嘴儿的统统洒掉洒掉!”

  看他说的脸浩然正气磅礴无比的样子,我小心翼翼地问:“敢问公公师承何派?这些路过的妖怪又是怎么回事?”

  颓放秃公公叹了口气:“还不是个看起来落魄无比的老神仙路过的时候将身的晦气都带来了。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怨气和魔力,硬是路上带来不少的妖邪之气。我们崂山派虽然个个有些个小病,但也要为天下苍生谋生不是?对了,那个妖人直奔北边去了,也不知道是去昆仑还是去峨嵋。也许是崆峒,谁知道呢?唉,我们老了,这收拾妖魔的事情就要着落在你们这些年轻人身上了。”

  我心下默然,知道这崂山派虽然没落了数百年。但人家也是正道宗,心为正道沧桑而努力着。哪怕是眼前这位看起来全身是病的颓公公也在尽心尽力地办好自己心目中的每件事情。他的修为即使很低也不愿意安养天年,而是蹲在阿朱房子里替人看病,只是不知道这病是如何看的,居然每个人都要在家里呆着休养上三个月。

  正巧有个中年汉子带着媳妇来看病,因为喉咙里长出个大大的喉结,他媳妇快要喘不过气来了。颓放老公公特意让我和阿朱进了他的手术室,让我们观察他们崂山派医学上的不传之秘。

  个不大不小地五行护阵,里面套上个青木属性的灵石——凡世间灵石的数量真的是少之又少,他个孤老头子能够得到这么块实在是不大容易。我还是在师哥那里顺来了两块。心疼的他直裂嘴

  颓放老公公手持把菜刀——上面还带着菜叶子呢!那位媳妇看起来有点紧张,在阿朱笑眯眯地安抚下,她更加地紧张了。

  颓放老公公看不行,这样下去自己那个阵中的灵石都绿地发黑了,再不进行的话,那灵石有损

  在我和阿朱目瞪口呆下,颓放老公公抄起另个武器——擀面杖,带着团子面粉就扬了起来。直愣愣的就砸在了那媳妇头上,颓放老公公嘴里还嘀咕着:“这棒子啊,比醉药好使多了,我直用这个个月换了好几根。”

  阿朱愣着朝我看了眼,自言自语:“难道每次手术完会在家里躺三个月”

  我看不行。那媳妇还在迷迷糊糊的挣扎着往门外爬。这颓大爷下手挺狠,看来年轻的时候练过我说:“颓公公。这不行,你这样打会出人命的。”

  他说:“不能够我都治好过三电脑小说站16百人了,个也没死!”

  我和阿朱满脸黑线的面面相觑。最后我看颓公公还要砸,那媳妇满脸是血,仍在挣扎:“颓公公,你这样打也不是办法,干脆你直接在她脖子上来下子得了。”

  “不行!那还不如直接洒掉来的干脆哈!”颓公公看准要把她弄晕的唯办法就是打晕,可是那媳妇也不知道来时吃了什么,就是不晕。

  我只好从戒指里拿出道符贴在她后背上,同时点了她的昏死|岤,让她不再受罪。

  颓放公公把棒子扔,又抄起了寒光四射的菜刀。

  这次,我和阿朱谁也没有出声,因为他的刀上发出了团美丽的青晕,股股令人舒服到极点的木属性的灵力瞬间弥漫在屋里,让人心头升不起怀疑的念头。

  颓放秃公公刀法如飞,上下左右翻飞的时候,居然滴血也没溅出来,那刀上发出来的木属性灵力带有极强的生命力,在他手术完成的那刹那,那媳妇脖子上的伤口已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所有的切都让人叹而观止。

  “怎么样?”颓放秃公公笑眯眯的伸手在菜刀上抹,我注意到他动手术时用的竟然只是菜刀的个刀尖,而刀刃中间沾着的那片青菜叶子在他大张旗鼓的挥舞下竟然没掉下来,现在还在颤巍巍的抖着沾在菜刀上。

  “实在是帅呆了!”我和阿朱同时叹了口气,鼓起掌来!能人背后有能人,功夫高手在人间,这句话真的点错也没有!有谁能够想到这么个貌不出众的秃公公竟然就是个医家圣手呢?他的修为虽然只比我高出有限,可是那手出神入化的刀术却可以睥天下医家。

  “还好吧?要不是老夫不会那麻醉和点|岤之术,就算是那些皇家医生也只配给我提鞋子。”颓放秃公公这话此刻听起来只能算是谦虚之言。

  “只是这手术只能算是外科手术,能够除病根么?”我心里有丝疑问。

  “我在她脖子那里存了些木属性灵力,这种妖术是通过口鼻进入体内的,有了这些木属性灵力,就算是那妖人再来次也没事了。”颓放笑眯眯的解释道,这下子我算是心服口服了。

  “对了,这位王姑娘请你到外面叫她家人进来带她走。我要准备下阿朱姑娘的手术了。”颓放秃公公挥了挥手中的菜刀,转身去拿那根擀面杖

  我赶紧指把阿朱点晕,然后抱了那个满头是血的媳妇往外蹿去,飞快的把她交给了在外面等的心焦的汉子,然后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修真之人可以轻易的破世界纪录——冲进屋看阿朱做手术。我担心着呢!这颓翁似乎脑袋那里有点问题,他明明可以用麻沸散就华佗发明的那汤给病人麻醉,可是他没有,他用的是大棒。

  人家的刀实在是快,当我站定脚步才喘了口气的时候,阿朱的脖子已经变平了,白净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样。

  颓放秃公公此刻正在洗菜刀,上面那片青菜叶子掉下去的时候刚好来的及被我瞧见

  “你把她点醒吧,说实话,当初我没学这点|岤功夫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