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手来看,那老狐妖的修为分明到了灵寂期,只要妖族修到元婴期,就可以结出属于自己种族的妖丹,同时丹田里也会结出个跟自己本体模样的妖婴。此时的妖怪更是可以完全变化成|人形。

  “据说这狐妖的修为在妖魔中还只是属于中等水平,功力最高的那几个甚至已经达到了分神期,据说丁春秋得了那第代血魔三百年的功力,举达到了分神初期。虽然修为并不是最高的,可是他的血魔功法着实厉害,几个厉害的魔头也被他打的服服贴贴的。”

  “对了,天龙寺的枯荣大师应该也在这附近,他比我早来天,师兄你有没有遇见他和另个昆仑派的人在起?”我忽然想起枯荣大师这位佛门高人,有了他做帮手,我们这边多少也算有了可以与丁春秋拼的力量。

  “没见到啊!难道他们路上耽搁了?”尼八有些诧异,随手朝无涯子他们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休息去吧,我和你们师姑再商量下。”

  正文 第百八十八章昆仑也在战,我去拣法宝

  我简单的将段誉和段正淳被擒,以及天龙寺中枯荣大师的事情说了遍,尼八沉吟道:“如今这事有昆仑派插手就好办的多了,他们是修真大派,旦有他们出头的话,天下所有的修真门派都会派出本派高手参战的,到时候剿灭魔头的行动很快就会兴起来的。”

  我点点头:“师哥,那个老狐妖似乎对我并没有什么恶意,我们是不是争取把他也争取过来?”想起那老狐妖的行动,我越想越觉得那个老狐妖不简单,首先他并没有对我下黑手,而只是偷偷的观看我的动静。在被我发现了之后,他也只是味的闪避,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意思。要不是我逼的太紧,恐怕他早就遁的远了。

  尼八分析了下狐妖的行动,十分肯定的道:“师妹,这位狐妖前辈可能是想告诉我们什么消息,不过却被你误会了。”

  “小子倒也有点见识,不枉我老人家白跟你这小丫头天了。”老狐妖的声音在屋外响起。我正要追出去的时候,尼八伸手拉住了我,叹了口气道:“他已经去的远了。师妹,我们还是好好的商量下怎么找到枯荣大师和你说的那位青峰子吧。”

  我跺跺脚,咬牙道:“看来我们只好亲自到昆仑派去趟了,打又打不过人家从没这么窝囊过!”尼八叹了口气,神色间极为落寞。他是本派修真门的掌门,却连人家魔头的家门都不敢进去,还要求助于旁门别派。虽然这也跟丁春秋突然之间暴增修为有关,可说到底他尼八还是无能

  看尼八那难过的样子,我心下不忍,踌躇道:“师哥,要不你和其他人镇守在这里,我去昆仑派叫人好了。”不等他有什么反应,我又道:“相比起来。呆在这里更加的凶险,师哥你们要小心啊!”

  尼八默然不语,我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能不同意不是?毕竟呆在丁春秋这魔头窝边确实凶险的紧。

  带上了尼八师兄和苏星河塞过来的银子,我笑眯眯的上路了。

  路上,那种时时被窥探地感觉仍然挥之不去。我知道那老狐仙偷窥的癖好又犯了。不过我也懒得答理他,反正他又不给我找事,跟着就跟着吧。

  昆仑派在修真界鼎鼎有名,可是在人间界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昆仑山。昆仑山虽然也算的上旅游圣地,可是却缺少了许多的灵气。真正的昆仑派位于昆仑山脉地另座山峰之上。此处灵气浓郁的令我呼吸之间就感觉到自身灵力在缓慢的增长着。这也是我功力尚浅,若是功力增深之后,光是在这里修炼的速度上就要比灵气差上些的地方的修真之人的速度快上许多。也因此,这里也被誉为凡间修真圣地,每年都有大批的修真者借着访道和互相观摩的名头来这里蹭灵气。

  不过。我似乎来地不是时候,昆仑派似乎有点小麻烦,此刻他们山门前正堵着大堆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在打架。

  走过去问了个看起来比较老实的小道士,他脸英气,双眼紧盯着场中面对面的两个人。个是灰衣中年道士,另个是身黑衣的阴魈老者。似乎所的邪道中人都喜欢穿黑衣服,这其中似乎是有讲究的,听师哥有天16胡说。说是邪道人经常伤人命,怕血把衣服弄脏了,不好洗,所以他们的衣服都是黑色的这个理由虽然让我很无语,不过想想倒也释然,这些邪道中人恐怕真地是没人帮着洗衣服吧

  这小道士紧张着场中两人,嘴上不耐烦道:“这还看不出来吗?我师父要跟魔道贼子单挑了!这等除魔卫道的大好时机我怎么可以错过呢?别挡着我看”

  “你师父都上去了,你怎么还站在这里?”我回头看了眼,场中两人仍然没有打起来的意思。

  那小道士鄙夷的看了我眼:“姑娘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是正道之人,讲究的是以对单打独斗。怎么可以师徒块上呢?”我气哼哼的朝着昆仑山上走去:“等你师父被人家打死的时候,你再上吧!到时候你们师徒俩块去黄泉,倒也有个伴

  真是群老脑筋,难道道门始终不能把妖魔道的人连根拔起,总是想着顾及到方方面面,就越是不能做到完美无缺。

  昆仑山都被妖魔道的人挑上门来了,他们还在这里浪费口舌和人家对的单挑,也不想想。敢到这里来地妖魔哪个是省油的灯?要是由我来指挥的话,早就窝蜂的扑上去,就算昆仑派的弟子全都是不入流的小角色,蚁多咬死象,再大再猛的魔头也累死他!

  昆仑山上静悄悄的。似乎修真长者们都还在入定中没有醒转过来。记得哪本修真小说上有说过。越是自闭地修真者,他修成仙人之体的机会也就越小。闭门造车的高手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高手。温室的幼苗永远也不可能经历地住天劫地肆虐。

  感觉了下周围的生命气息,我惊讶地发现昆仑山上真的没有活人的存在。走到山顶处,向四下观望,我只看见昆仑山的后山有阵阵彩色光芒散发出来,脚下隐隐有震动感。

  “莫非有人在后山打斗?”我心中惊,这才明白山上潜修者都跑到哪里去,原来真正的大打斗是在昆仑后山啊!脚下疾晃,我溜小跑的朝着后山跑去。边跑心里边想,以后定要赶紧修炼到元婴期,这样自己才算是真正的踏进了修真者的行列,才算拥有近乎无穷无尽的生命和永的青春容颜。而且还可以驭使飞剑,从而在摆脱地球吸引力的束缚后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天空中飞行。

  想起本派高人庄子前辈的那篇逍遥游中描写的飘然欲仙的飞行姿势,我的心里就不由的悠然神往。

  心中想着些杂七乱八的东东,我脚下飞快的朝着昆仑后山的山谷中奔去。

  “轰轰轰!”巨大的声响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响起,仿佛这里在开荒,那些修真者们都吃饱了没事做的拿自身的修为灵力当炮引子玩。

  为什么老天让我穿越来这里之后没有遇上个什么无上的修真法门?只像个后妈般把我推给了个没落了的逍遥派?看看人家昆仑派16的道士们,个个都是鲜衣亮袍,双手法诀连掐,道道龟派气功似的亮光就从双掌之间推了出来。反观另边那十几个妖魔道中人,每个都帅的极富个性,眼神邪邪的,不慌不忙的打出道道的黑色紫色光芒,将昆仑派道士们的攻势化解。

  两边的人手上虽然忙的很,嘴上也不闲着,时不时的说些诸如:“你们还是投降吧!”“看在你们这身修为不易的份儿上,你们还是趁早归降,道爷好歹还能给你个痛快”“我魔道就要大兴,你们还是趁早束手就擒,免得本爷爷动手!”

  以上都是些毫没营养的话,真不知道这些修真之人的脑袋秀逗了还是怎么回事,居然会将如此白痴的话理直气壮的吼出来,而且还得意洋洋的晃动着自己的脑袋。

  我悄悄的站在了两个阵营中间,抬头仰望着那团团光芒在天空中互相激撞,小心翼翼的躲闪着那些没长眼乱丢垃圾光弹的家伙们的攻击。

  枪林弹雨啊同志们!我冒着十分的危险躲在了阵地的中间,只因为他们说了句话:“比法宝!”“比就比!”

  有法宝的比拼,就有法宝的损毁,我躲在中间就是为了可以捡到几件被打残的法宝。师哥尼八曾经说过,所有的法宝无所谓损毁,只要没有被完全毁灭,就还机会重新修复。若是实在懒得修复了,把零件们拆拆,再组装成个新的法宝就可以了。

  而每次大火拼总难免会有两件法宝掉落吧?我心中的打算就是爬到这里来拣法宝。

  战火纷飞,硝烟弥漫,我顽强的匍匐在半人高的草丛中,双眼巴巴的看着那些飞在半空中的各种法宝,眼馋的我呀!要不是知道法宝都有操纵者的意念附着在上面,根本就不可能成功,我差点就想跳起来抓那些贴着地面飞过去的法宝。

  不过,我也发现了件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草丛中同样有个人在学着我爬在草地上仰望着天空中咻咻飞来飞去的法宝

  那应该是昆仑山上的个后辈,张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稚气,看就是个从没下过山,见识过大世面的雏儿。

  “你也来拣法宝?”那个小道士显然也看见了我,双眼睛里闪着惊奇的光芒。

  “是啊!你也在拣啊!”我的回答同样奇怪。我俩同时笑了起来。

  “小心!”他突然伸手朝我头上按,只飞盘样的东西高速转动着从我头顶飞了出去。

  “你是昆仑派的?”虽然他的手没从我头上拿开,仍然下意识的按着我,但我丝毫不以为忤,这是个善良的人,这从他能救我这个跟他抢“生意”的人可以看出。

  “是啊!”他点点头:“我叫黄裳。”

  正文 第百八十九章北冥也能吸修为

  黄裳笑的时候脸上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想到他这生即将沉沦在道学里,并创出举世闻名的九阴真经,我的心里只有崇拜二字!

  不过想到他这生将会有无数的仇家,而且最终将会孤独生,我的心里忍不住又隐隐生出了种怜悯之情。

  “小黄裳,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我决定撤回去,头顶上飞来飞去的东西太多了,也不知道是魔头还是道士,别出心裁的将只夜壶甩过来当暗器,贴着黄裳的头皮就过去了,后面扬起股子味儿。

  “不!我曾经跟大师兄打过赌,我定要捞到件法宝再回去。”黄裳的性子果然甚是执拗,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才能造出九阴真经这样的好宝贝。

  “那好吧,我们就合力试试看能不能捞到好的法宝。呆会我们见到有两件或多件法宝相撞的时候,就齐扑过去,死死的按住。你们昆仑派有收摄法宝的法诀没?”

  “有,师父教过我种最简单的方法,说是脱下内衣,然后用力的扑过去包住就可以了。”黄裳人倒是极聪明,知道自己修为不够,用的是正宗的以邪克正的法子。无论

  我点点头,我虽然知道这个法子,可是却没胆量试用。

  “来了,小心些!”柄飞剑闪着道青色光芒,如条游鱼般飞快的朝着邪魔那边斩了过去。

  “我不收本派的法宝,就算是收了,到时候还是得让师叔师伯们要走还给人家。”黄裳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眼睛盯着的只是妖魔道那边的法宝。

  好在两边的人法宝斗的正是热闹时候,时不时的也有些妖魔道地法宝飞过来。黄裳跳动着双脚去扑那些衣服,感觉就像后花园里扑蝴蝶的小姐样,动作优美,可惜总扑不着。

  “瞧仔细了!”我冲他微微笑,将自身的灵力运到双脚之上。修真版凌波微步新鲜出炉,脚下荡起层层淡淡的青色光芒,双脚如同有幻影般迅捷无伦的在四周奔走转折。那件从对面黑袍高个老者手中打出来的飞盘在我双手16如影随形地连续不断跟踪下,速度终于慢了下来,那团裹在里面的黑色阴光也开始不断的消减,最后终于在距离正道人士百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王姑娘。真有你的!”黄裳兴奋的跑过来把用包服包住它,还打了个死结。我本以为他会把这件飞盘法宝收归已用,可他把法宝绑的结实了之后,交到了我的手上。

  “这法宝是你收来的,自然是你地。我要是想要法宝的话,我会自己收的。”黄裳脸的倔强,我只好将它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

  “又来了,看到没,那个灰色的飞剑。你也别用衣服,这东西缠不住。你用这个。”我递给他个剑鞘,那是我从李秋水处讨来的。李秋水作为我的姥姥,看着身边就这么个好看的东西,特意送给我玩地。这把剑鞘全身墨绿,透着股子古意,可是剑鞘里的古剑却不知道哪去了。李秋水说,如果有机缘的话,能够找到这剑鞘里的宝剑。定要给她看上看,让她了了这份心愿。

  黄裳大喜,接过剑鞘就朝那柄飞剑迎了过去。他脚下踩着四象八卦的步法,看起来倒也有那么点武学大家的味道。

  那柄飞剑看起来凌厉无比,速度也是奇快,乃是被我接下那只飞盘,而妖魔道那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个穿着鼻环的大汉祭出来的。他见我递给黄裳个剑鞘,本能的感觉不好,大叫声。那个庞大地身子飞奔着朝这边跑了过来。

  修真界有个规矩,法宝被谁收了去就归谁了,所以这大汉见黄裳想收他的法宝,下子急了眼了,也不顾自己是不是会武,直接个饿鹰扑鸡打了过来,看样子还杀气腾腾的。

  “小心些,他过来了!”我大声提醒了下黄裳。随即迎着那大汉打了过去。“哟,还有个妞儿帮着你抢我的法宝,我说刚才吴老二的飞盘怎么会被收了呢!”那大汉见我迎上来,不怒反喜,在他看来。我这样娇弱的小女子自动迎上来只有吃瘪的份。而他心里只等着好好的调戏我番

  那大汉近距离用地也是修真者的手段,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无匹的灵气。只不过他是邪道中人,那些灵气带着股子腐烂和阴暗的气息,瞬间就将我身边的所有空间都罩了个严严实实。

  我只感觉全身僵,股强烈地威压直接16将我压地动弹不得!修真界强者和弱者之间的区别难道真地那么大吗?

  我好不甘心,努力的调动着身上的修为与外界相抗压,以免自己在敌人面前出丑露乖。

  “咦?你是逍遥派的?我与你派中的丁春秋有些交情,我看不如我们还是笑泯恩仇得了。”那大汉似乎有些愣,他难道不知道丁春秋早就叛出师门了吗?

  我身周的压力似乎渐渐的变小了,而且自己丹田里灵力却是有渐增的趋势。我心中动,莫非这与我们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底子有关吗?难道我派中的北冥神功还能吸收修真者性命交修的灵力?

  刻意的控制着体内的灵力,我试着将它们都散到了四肢百骸之中,留出个空空的丹田来,北冥神功的功法中全部都用灵力来加以灌输,以全身皮肤为吸收媒介

  在下刻北冥神功开始运行的时候,我只感觉全身阵舒坦,股股的灵力不断的顺着皮肤的毛孔进入我的丹田,在那里形成了小团黑色的灵气团。

  什么样的灵气不是灵气?我也没管那么多,继续的吸收着对面大汉发射过来威压。

  那大汉突然面色变:“逍遥派的功法果然奇妙,在下甘拜下风!佩服佩服!飞剑就留给那位小兄弟玩吧,在下告辞!”说完,直接后退着满脸惊羡的回到妖魔的阵营中去了。

  北冥神功的功法中详细的记载着,若是吸到别人的内力的话,定要将它按照功法中所载,慢慢的归纳到自身的经脉之中去,然后再与自己原本的修为起纳回丹田之中,这样自己修为才算是完全的容纳了别人的修为。

  正文 第百九十章把脉

  可是,当我缓缓想将那股吸收来的黑色邪派灵气散入到全身四肢百骸三百六十多处|岤位和奇经八脉中时,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阵剧烈的疼痛感。

  原本早已散入到身体中的自身的灵力与后来吸收来的那股灵力产生了激烈的对撞,两股属性截然不同的灵气在我的全身各处经脉之中往来冲突,纠缠斗不休。

  黄裳抱着那只好不容易用我送给他的剑鞘捉来的飞剑脸惊慌的瞪视着我,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大展神威惊走了邪道大汉的我此刻额头上却出现了豆大的汗珠,脸色也苍白的吓人。

  “王姑娘,你你怎么啦?”黄裳感到事情有点不妙,赶紧蹲下来伸手去诊我手腕脉门。

  “我我全身都不舒服,快扶我回去。”我勉强说出这几个字,全身经脉又翻江倒海般的闹腾起来,这是种非人的痛苦,阵阵仿佛要撕裂身体的剧痛从全身各个地方不约而同的冲击着我脆弱的神经。

  全身自然丝也懒得动,任黄裳背着我大喊大叫着朝昆仑派那边飞奔而去。

  刚才那名邪道大汉下场之时人人都瞧的清楚场中还有我和黄裳这两个想拣便宜的年轻人在,不过我们的修为实在都不大入得他们法眼,是以并没有停下双方之间的争斗,待得那大汉回归阵营之中,双方再次言不和的打了起来。

  黄裳此刻修真虽然没有成就,可是在武学途上,他确实有过人的聪明之处,往往法宝以极快的速度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