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几盆山茶花品种倒也不俗,不由的暗暗点头。

  王夫人道:“姓段的,我听说你对养花之道颇懂,你且说说这几盆山茶花如何?”说完,似有意若无心的看了我眼,其中的意思颇为明显,如果段誉的表现不能令她满意的话,少不了要剁去手脚,挖去眼舌作花肥了。

  段誉看了那几盆微显蔫萎的山茶花,心疼无比道:“这些花受晒太多,须得放于屋后阴凉之处,多多浇水,少量施肥。”又上前指着株花道:“这本红妆素裹每天可晒半个时辰。”往左走两步,看了株花,又道:“这抓破美人脸则要置于树荫之下,荆棘之旁,半点马虎不得。”又看了其他两株,只是微微摇头,再也不说句。

  王夫人冷笑道:“你摇什么头?这四株满月被你说,却成了好几品花了!我看你倒也不懂山茶花,徒自在这里骗人!严婆婆,把他拿到花肥房做花肥吧!”

  严婆婆上前步,只见她拿那只独眼龙细细的端祥着段誉,张歪斜的嘴巴里嘿嘿声阴笑,露出满嘴的黄牙:“这小伙子不错,拿来花肥甚好!”用力拉:“走!”

  我急道:“娘!”王夫人却是不理,只是扭转了头生气。严婆婆拉着段誉头也不回的走了,而段誉也是硬骨头,愣是没有发出句话。我跺跺脚,跟了出去。

  这可跟我记忆中的情节有些不样啊!莫不是因为我的到来而使历史改变了吧?如果段誉因此而被杀了,那就太可惜了!

  匆匆忙忙中,我赶上了严婆婆:“严婆婆,请留步!”严婆婆回头见是我,冲我慈祥的笑笑,那张丑脸看起来倒也不是那么丑了:“原来是小姐啊,有什么事吗?”声音不卑不亢,听就知道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

  我笑笑道:“那个,严婆婆,可不可以把这小子交给我?”脸期待的等着严婆婆说可以。

  严婆婆先是冲我笑了个难看无比的笑容,然后冷冰冰的回绝道:“我只听王夫人的话。”转身牵着无奈的段誉向花肥房走去。

  我无奈,我无语,我继续沉默!我跟在他们后面也进了黑黑的花肥房。这里有种刺鼻难闻的味道,臭臭的却又很恶心。严婆婆掌亮了灯,把段誉拴在根柱子上,然后上下打量了遍,拿她那如同老树皮样的爪子在段誉那俊美无比的脸蛋上拍了拍,脸上露出了个丑陋无比的笑容。喂!那可是我的段誉!把你的爪子拿开!

  ;求推荐票,求收藏!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十八章花房有肥曰花肥四

  我要暴走了!见到严婆婆当着我的面用她那肮脏的爪子调戏我的段誉,我已经出离愤怒了!鲁迅语。严婆婆回头似有意若无意的看了我眼,佝偻的身躯慢慢的扶着桌子坐下,独自望着桌上盏油灯发呆。

  十几秒钟之后,她仍是动不动,仿佛尊石像般。我无聊之下眼睛从她身上挪开,打算看看花肥房里有什么东西的时候,严婆婆叹了口气:“小姐,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会吓到你的。”

  我心想,这有什么,这里不就是花肥房吗?我早就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了。想当年我还曾经在寝室大姐大的带领下勇闯解剖室呢!只不过走在走廊上的时候就被小妹的声原汁原味的惨叫声吓的落荒而逃罢了再恐怖有我看的电锯杀人狂恐怖吗?你长的再丑,有巴黎圣母院里那个绝顶丑人卡西莫多丑吗?笑话,在继承了数千年优良胆量的我面前严婆婆充其量就是历史中被淹没的个小小仵作

  等等,那是什么?我的眼光被根什么东西吓到了,不!是刺激到了!白森森泛着青光,滑溜溜却又并不平整,妈呀!根人腿骨!心里想的理想是回事,电影是另回事,可是轮到亲身经历的时候,那种恐怖的感觉呃,我的头发竖起来了!

  严婆婆抢先步,速度竟是快捷无比,伸手挡在了我直愣愣的眼睛前面。我木木的看了她眼,哇的声叫了出来。严婆婆把我抱在怀里,小声的安慰我:“没事了,有婆婆在。”

  被严婆婆护送着走出花肥房,我眼睛红红的真诚对严婆婆道:“严婆婆,谢谢你。你能不能先不要先不要拿段誉做花肥?我去跟我娘说说。”严婆婆笑了笑,那张丑脸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可憎:“小姐放心,我在这里等你。”伸出黑黑的手轻轻帮我擦了擦眼睛:“不要哭,要不然就不美了。”

  我扑哧声笑了,又说了声:“谢谢你。”驼背的严婆婆微微点了下头,目送着我离开。

  等不见了严婆婆之后,我施展开刚学的凌波微步,快速无比的向着王夫人那里奔去。同时心里也在暗暗打算,如果不能以段誉的才学打动她的话,说不得也只好拿出我怀里的画卷来了。希望可以使她改变主意。

  脚下凌波微步如烟似幻般飞速行走着,如果我去参加百米甚至长跑的话,那世界纪录定会被我打破,只是不知道像我这种姿势会不会踩到别的运动员的线

  到了精舍之中,我放慢脚步,以轻快的步伐走进房间:“娘,我有个消息要告诉您!”却听见房里小丫头的声音:“慕容公子是去少林寺去了”然后就是王夫人声咳嗽:“你下去吧!”那小丫头应道:“是!”从房里出来了,看了我眼,行了礼,又出去了。

  我快步进房:“娘,表哥家的两个丫头,你把她们怎么样了?”听到这丫头的话,我才想起阿朱和阿碧两位姐姐还被关着呢!王夫人哼了声:“他们慕容家的人,我能怎么样?打顿逐出去了!”言下之意却是早已经放了。

  我心中稍定,又道:“那段公子”王夫人听到段公子这三个字,没来由的大怒道:“什么段公子!严妈妈还没把他宰了作肥料吗?居然敢说我的满月不叫满月!居然叫什么红妆素裹,又叫什么抓破美人脸!哼!姓段的就会拿些雅词来哄人开心!又哪里有真本事了!”

  我笑道:“娘,人家还没说出理由来,你就把他推到花肥房里去了,你又怎么不知道人家有真本事呢?”王夫人哼了声:“就算有真本事现在也晚了。”却是有些松口。

  我心中喜:“如果他还没死呢?我们把他放了,让他做我们的花匠,娘你说怎么样?”王夫人脸上踌躇,心里似乎已经答应了:“不准你和他来往!这些臭男子没个好东西!”

  我观其颜,揣其心,又趁热打铁道:“那段公子还说种在玉栏干旁边的五色茶花叫做落第秀才。”王夫人气道:“又在胡说了!”我不理会,继续道:“听他说,大理有种名种茶花,叫作‘十八学士’,那才是天下的极品,株花上同时开出十八朵花,而且朵朵颜色各不相同,红的全红,紫的全紫,各不相同,争纷斗妍,各有其妙。”王夫人怔怔的听着,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我接着道:“他说还有那‘十三太保’,是十三朵不同颜色的花生于株,‘八仙过海’是八朵,‘七仙女’是七朵,‘风尘三侠’是三朵,‘二乔’是红白的两朵。而且必须是纯然,若是有了丝杂色,便是落了下乘。”王夫人低声喃喃道:“他怎么都不跟我说。”又问:“还有呢?”

  我微笑着摇摇头道:“段公子不肯说了,须得娘亲自去救他出来才行。”王夫人道:“好,我们就暂饶他命!语嫣,你个臭丫头,随我来吧!”脸上似嗔似怒,不过我却是知道段誉现在算是逃过劫了。

  今天的两章完毕!求推荐票,求收藏!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十九章逃离曼陀山庄

  随着王夫人来到花肥房,此刻严婆婆正坐在桌旁打盹,鹤发鸡皮的脸上显的有些疲倦。王夫人上前轻轻哼了声,严婆婆就仿佛从梦中被人揪到了脖子般嘶哑的啊了声,醒了过来,见王夫人正拿眼瞪着她,赶紧行了礼道:“主人。”随即站在了旁。

  王夫人轻雅的坐在了她刚才坐的桌旁,看了眼被绑在柱上垂头丧气闭目养神的段誉,冷冷道:“你真懂山茶花?”段誉哼了声,没作声。我在旁冲他连使眼色,他却是理也不理,气的我想拿起旁边的皮鞭刑具,上演幕老虎凳辣椒水的女王鞭奴图。

  好在王夫人急着想看段誉对山茶花到底懂多少,所以并没有在意,而是缓缓站起身来看段誉眼:“听说你对山茶花很在行,你倒是说说我那四盆白茶为什么不能叫满月,而是叫什么‘红妆素裹’和‘抓破美人儿脸’吧。”说着又坐了下来,显是很有耐心的样子。可是看这架势,却是大有言不合就现场把段誉剁巴剁巴做花肥的打算。

  段誉知道是我在其中说合,感激似的看了我眼,道:“那本大白花隐隐带黑斑的才叫‘满月’,黑色斑点像是月中的桂枝。白瓣上有两个橄榄核儿黑斑的,就叫做‘眼儿媚’。”王夫人插嘴道:“这名字好。”脸上微露喜意。

  段誉又道:“白瓣上晕有红斑的,叫作‘红妆素裹’。白瓣上有抹绿晕,丝红条的叫作‘抓破美人儿脸’,但如果红色过多,却又叫做‘倚栏娇’,却是落了下乘。”王夫人随即问道:“为什么?”显然是对段誉的解释听上了瘾。

  段誉道:“凡为美女者,自当是娴静温雅,脸上偶尔抓破丝血丝,总不是弄养猫儿就是调弄鹦鹉所致,被抓破条血丝,也是常有的事。而这片绿晕却是必有不可的,那是猫眼绿或是绿毛鹦哥。倘若满脸都抓破了,这美人倒也显的粗鲁,没有丝美可言了。”王夫人本来听的不停点头,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似的欢喜不已,听到这句却是猛地呆,脸上沉:“大胆!你是在讽刺我吗?”

  段誉似乎吃了惊:“不敢。”王夫人仿佛吞下了千斤炸药般怒道:“你暗讽我粗鲁,这还不算吗?”段誉轻哼了声:“逼人杀妻另娶,又岂不是粗鲁是什么?你又不知道人家原配夫妻是不是仍然恩爱!”

  见两人仿佛北极跟非洲似的根本闹不到块去,我连忙上前打圆场:“段公子,你不是说还有那十八学士,十三太保的吗?”

  王夫人听,马上想到我之前曾经提及的几种名花,语气又缓和了下来:“听语嫣说,你还知道‘十八学士’‘十三太保’‘八仙过海’‘七仙女’‘风尘三侠’‘二乔’?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你能帮我培育出这几种花卉来,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了你。”

  段誉愣了下,显然并没料到王夫人居然也知道这些名子,却是不知道是我告诉她的了。他略思索,随即气呼呼道:“哪有那么容易?这些都是难得见的品种,不知道花了多少花匠的心血才得育成,就算是在大理也是不多见,哪是你说育成就育成的?”王夫人冷冷道:“我不管,哪天你育成这六种中各品,你就可以走了。”段誉道:“你倒不妨说是永囚我在此罢了!”王夫人怒道:“那也由得你!小红,带他下去种花,如果他不好好种的话就砍下他的双脚!”

  我心道惨了,这下子真的两人真的火拼起来了。我还得暗中照顾着段誉点,不能让他吃亏。不过看样子暂时也不会有性命危险了。这个呆头鹅,认死理的家伙!

  不提段誉被押着去种花,也不提王夫人火气十足仿佛烈日骄阳般回到自己的住处,我悄悄的拉了下又准备打盹的严婆婆:“阿朱和阿碧那两个丫头在哪呢?”

  严婆婆看了我眼,笑笑,指了指远处的柴房:“关那里了,主人的意思是等先饿上她们两天,再砍掉阿朱只右手就放了她们。毕竟是你表哥家的人,她也不能把事做的太绝。”严婆婆说完,不再理我,扶着桌子又开始打盹。

  出了花肥房,我蹑手蹑脚的在厨房里转了圈,然后往柴房走去,还好,这里并没有看守的人。推开那扇已经跟蜘蛛网似的破门,我眼瞥见阿朱和阿碧两人面无血色的闭目蹲在柴房里,身上绑着铁链,倒是没有血迹。我稍微松了口气:“阿朱阿碧,你们没事吧?”

  听到声音,阿朱阿碧同时睁开了眼睛,那眼睛已经饿了没了往昔的光彩,显的黯淡无神。我心疼的跑过去,从怀里掏出几只馒头:“你们饿坏了吧?先把这些吃了,呆会我们再想办法逃出去。”

  阿朱不接,只是拿眼睛看着我。我知道她在想什么,轻笑道:“你们放心吧,段公子他没事,等你们吃完,我们块去跟他会合了,然后块逃走!”

  阿碧边往嘴里塞馒头,边含混不清的问:“王姑娘,你会跟我们块逃走?这有点不像你啊!”阿朱则边斯文的把馒头撕成小块小块吃,边也拿不解的眼光看着我,仿佛也不相信我会跟着她们块逃走似的。

  没办法了,我只好拿天龙八部里的剧情来编排她们了:“段公子跟我说,表哥被人冤枉杀了少林的玄悲大师,现在正在少林寺,估计他有危险了!我要去帮他!”阿朱听说慕容复有危险,连忙三把两把把手中的馒头塞进嘴里:“王姑娘,事不宜迟,我们快去救我家公子吧!”

  阿碧也连忙往嘴里塞,结果卡的呛了起来。

  求推荐票票,呆会还有章。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二十章逃离曼陀山庄二

  阿朱却极为心细,看出我的表情不似着急的样子,拉我手臂:“王姑娘,你千万别骗我,到底我家公子怎么了?”我心中惊,知道自己终是演技不到位,漏了马脚。马上脸上露出泫然欲泣的样子,同时脚下急躁不安的走来走去:“段公子说少林寺的方丈叫玄慈,他有个师叫玄悲。玄悲大师最擅长的武功叫‘韦陀杵’。这是少林七十二绝艺中的第四十八门,共只有十九招,使起来威猛无比。这位玄悲大师在大理陆凉州的身戒寺中,不知道怎么回事死了,而伤他的人所用的手法,正是玄悲大师最擅长的‘韦陀杵’。现在表哥只身上了少林,准备与他们讲理。这可怎么办啊!他们又不知道表哥其实是不会‘韦陀杵’的!”自问,我这下总算是拥有了可以媲美好莱坞的演技。

  阿朱顿时信了个十足十,把馒头塞进嘴里,护主心切之下,双手兀自被绑着就准备往门外跑。我把捞回她:“别急,我们先把它弄掉再说。”右手抄起地上的板斧,抡圆了斧头往她手上的铁链砍去!

  完美的劈!铁链应声而断。唉,小意思,电影里面多的是救美的英雄,我只不过是学习“后辈”而已。

  不过话又说回来,古代的铸铁技术确实不怎么样,这哪叫铁链?硬度根本就比不了我家栓狗的链子

  回味完做盘古的感觉,我扔掉手中的板斧,拉起仍然虚弱的想晃的阿朱阿碧,向着段誉的方向奔去。

  话说段誉此刻见四处无人,拔了把草,左右手互交的卜算,卜之下,得了个兑上坎下的“困”卦,不由的暗暗叫苦:“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岁不觌。看来得在这里种上三年的山茶花了。”唉声叹气番之后,倒也不往心里去,背了锄头四处游荡起来,信目四望,到处都是茫茫不见边际的山茶花,郁闷的心情倒也开阔了起来,心想:“如此美景,就算辈子永不出去,学那陶渊明罢了。”心中得意,忍不住哼起小曲来。

  找定了处清幽静雅之处,段誉扔下锄头,搬来那四盆白茶花,挖了四个坑,打烂花盆,种了起来。虽说经常听花匠们讲究,终是没有亲手种过,但依相画葫芦,倒也种的极为贴妥。

  却见较高株“抓破美人脸”和株稍低的“满月”并排种植,却是取了相应生辉相得益彰之意。再左边株“红妆素裹”培于旁边竹子根处,红绿相伴,相互映衬,最后株“眼儿媚”却是被段誉扔在了光线有些不足的树底下,白色与黑色相对比,再加上两点媚眼,配上不远处的玉栏杆,更添数分神秘和清幽。

  段誉后退两步,摇头晃脑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倒也有十分满意。想起历代名句,忍不住道:“枝红艳露凝香,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拍手笑道:“甚好甚好!”

  “呆子!你在做什么?”我声悟空呼唤八戒的专用词打断了正在无限美的享受中的段誉,后者愕然回头,看到的却是三名绝色女子站在他面前。

  “段公子,我们该走了,此地不宜久留!”阿朱上前施了礼。我直接道:“我要出去帮我表哥,你愿不愿意陪我们?我们三个女人在外面行走有很多不方便的”我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心想不信你小样不答应!这可是所有小说里面最常用的以柔克刚必胜公式!

  段誉莫名其妙的看了我眼,又挠了挠头道:“好吧!反正段誉也不想在这里呆着,难保什么时候就会被人砍了手脚,挖了舌眼,到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就惨啦!神仙姐姐,我们走吧。我段誉曾拜过你为师,当然得照你说的话去做了。”说完,脸高兴的跑在了前面,凌波微步施展开来,股微小的尘土出现了脚后,姿势相当的优美,当真是罗袜生尘,环姿艳逸,仪静体闲。

  阿朱讶道:“想不到段公子的轻功如此高明!”阿碧则拍手笑道:“真的好好看耶!”拔腿施展功夫追了过去。

  夺了泊在岸边条大船,我们四人说说笑笑的踏上了涉足武林的道路。

  “神仙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我总不能总叫你叫神仙姐姐吧?”段誉慢慢的坐在了我身边,沉吟了下,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