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真的有人练成了这种神奇的武功。”乔峰微笑道:“初窥门径,贻笑大方。”眼光却是向我看过来,刚才我所说的招数竟是招招都中,令他惊讶至极,不由的我先前所说的话有了三分相信。结合刚才丐帮帮众的表现,知道丐帮定会有大变故,忍不住冲我多看了几眼。

  我却是仍然震惊于乔峰刚才的手法。那可是完全违背了物理原理啊!单不说那把刀重达几斤,不要说靠空气流动形成的风把它吹的弹回手中,就算是有风把它吹动也是了不起的风了,风力起码得七八级。而更可怕的是乔峰的这股气流竟然完全是由手在空中抓形成的,没有任何的高速运动,也没有借用任何工具,那柄尖刀竟然活了般的跳进了他的手掌里!

  难道这就是修真之后的结果吗?我不禁轻轻碰了碰怀中那本大道金丹。现在唯的解释就只有乔峰是靠着修真的功夫来驱物御物了。

  风波恶倒很识趣,摇着头道:“我打不过你,你比我强太多了。乔帮主,再见了。包三哥,听说公子爷去了少林寺,那里人多,我们过去打架打怎么样?我先,你们慢慢跟过来吧!”他虽然知道自己输给了乔峰,却也没有丝毫气馁之色,心理素质大是不错。打架打的上瘾,又想去跟少林的那些和尚们打上架,身形连纵,没入杏子林中不见。

  包不同道:“走吧走吧!技不如人兮,脸上无光哉!再练十年,继续输也!不如罢手兮,吃尽当光。”却是连赌徒中流行的莲花落也唱了出来,大踏着步子如风般扬长而去,倒也潇洒。

  阿朱轻轻拉了我把道:“王姑娘,我们也走吧。”然后大着胆子上前跟乔峰说:“乔帮主,我们三人走啦!”乔峰点头道:“三位请自便。”

  东边丐帮之中突然有人走出,朗声道:“帮主,马副帮主惨死的大仇尚未得报,帮主怎可随便就放走敌人?”

  乔峰皱了皱眉,同样朗声道:“咱们到江南来,原就是为了报马大哥的仇而来,而我在暗中查访之后,却觉得杀害马副帮主的人不是慕容复。虽然我拿不出证据来,但这三位姑娘却显然不是正主儿,我们堂堂个大帮,不必为了寻仇而去故意为难三位姑娘吧?”

  那汉子时语塞,却道:“属下愿闻其详。”语气里却是透着丝不屑。

  乔峰见众位丐帮兄弟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突然喝道:“传功执法两位长老呢?”那汉子道:“属下今天没看到两位长老。”乔峰道:“全冠清,我问你。大仁大信大勇大礼四舵的舵主又哪里去了?”

  全冠清不答,却是拿眼往四位长老那边看了眼。只这眼,乔峰就知道这全冠清果然诡计多端,以前做自己手下的时候那是得力干将,现在叛变了,却也成了名极厉害的敌人。

  乔峰心中主意已定,微微笑道:“本帮自我而下,人人以义气为重”说到这里,却是身形连纵,眨眼之间就已来到全冠清面前,伸手抓住他胸前要|岤,运气过去。全冠清顿时跪在地上,连话也说不出来了,额头之上更是冷汗涔涔,想是被乔峰点了几处要|岤,痛痒难当。

  我见了,不由的对乔峰的心细大胆大为赞赏,能在变乱之中冷静判断,又能凭着已之力揪出主犯,乔峰果然有帮主风度。

  乔峰转身对大义舵的蒋舵主道:“蒋兄弟,你将本舵兄弟块带去,救人要紧。”蒋舵主答应声,有些担心的看了乔峰眼,这才走了。

  乔峰对在场面色不善的丐帮帮众道:“大家都是同生共死过的好兄弟,虽然时产生了些误会,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先原地坐下,我们等传功执法两位长老来了再同解决。”又点了名帮众道:“你去通知西夏品堂,惠山之约,押后七日。”那帮众自去了不提。

  我见乔峰片刻之间就再次把欲露锋芒的内乱暂时平息,不由的佩服他的才能。缓缓上前道:“乔大哥,不如让我来说几句话可好?今日大难虽与你有关,我却是可以助你臂之力。”

  乔峰看了我眼,没有说话,只是转身坐到了地上,把主位让给了我。

  我环视了眼杏林中的三四百人,拿出了当年在公司讲话时的勇气:“众位兄弟,虽然你们可能会对我有仇视,可能不理解我。这些都没关系。小女子我不会把这些放在心上。”眼睛扫了眼微微点头的众人,我知道他们已经暂时不会为难我了。

  扫了眼正白着眼斜看我的全冠清,我接着说:“你们乔帮主的为人怎么样,相信不用我说,你们这么多年来也是深有体会的吧?他平时体恤下人,就连吃住喝酒都跟你们在块。我说的没错吧?”众丐又群点其头。看来演讲与口才这本书没有白看

  头晕,休息去了大家不要忘了点张推荐票给我哦!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三十章杏子林中揭秘辛四

  见群丐此刻表情各异,而传功执法两位长老又还没回来,我只好继续拖延时间:“作为帮之主,能以上位而下恤,与众同乐,就连我这个外人也是钦佩不已。虽然我知道大家对我有些误会,认为我表哥是杀死马大元的凶手,但我可以说明点,我表哥在十天月之前直呆在燕子坞没有离开过。数天之前乔帮主更是在西夏与我表哥交过手,只不过他不知道是我表哥罢了。”

  乔峰惊道:“什么?我在西夏到是遇到过名武功极高的中年高手,难道”

  我接道:“不错!那就是我表哥慕容复,他为了我大宋江山,不惜忍辱负重到西夏品堂做卧底。这件事所有人都不知道,只有我和他自己知道。大家难道认为他可以在数天之内从西夏赶到马大元家里杀了马大元,然后又跑到西夏品堂跟丐帮约会在惠山战吗?”见群丐神情闪烁,显然是有些不信,人群之中渐渐发出反对的声音。

  我又道:“这件事暂且不论,我知道众位兄弟心中必定不服,呆会我保证西夏品堂的人会赶来这里,大家还是先派出些弟子去侦察着,以免中了西夏品堂擅长的‘悲酥清风’之毒!”

  听到下面阵马蚤动,然后就有十几名丐帮弟子分别往四处奔去,我忍不住点了下头,丐帮虽说此刻遭逢巨变之刻,却仍然尽显大帮风度,就连派出去的探子也都是流高手,奔跑的时候身后扬起灰尘老高

  陈长老惊疑不定的看着我,心里不知道正在打着什么主意。

  我说:“段公子,请你过来下。”段誉应声走出,来到我身边道:“神仙姐姐有何吩咐?”

  我指着他道:“这位是大理段王爷家的公子,与你们乔帮主拜了八拜,你们都过来见见吧!”乔峰站起身来,拉着段誉的手走到四名长老面前,引见了。几名长老脸色虽然不好看,但礼数上仍然到了,只不过有些勉强而已,想来疑心仍然没有尽去,看着乔峰的眼色之中也带着些许冷漠。乔峰却丝毫不以为意,热情洋溢的拉着段誉,介绍个便说:“这位是我的好兄弟,兄弟以后还要多多亲热。”又说起些当年自己受人恩惠之处,唏嘘不已。而被介绍到的人见乔峰口口声声不忘旧情,也都面露惭愧之意,想是知道误会了乔峰,又想起了他往昔的好来。

  这时,突然脚步声响,东北角上跑过来群人,声音很是响亮,当先人道:“叛徒在哪里?帮主怎么样了?”随后人骂道:“上了他们的当,给关的真是郁闷!”身后众人也是齐声喝骂不已。

  乔峰大喜,回过身来看,正是传功长老执法长老,大仁大勇大礼大信各舵的舵主,率领大批帮众赶到。各人被关了许久,本来都是十分生气的,但见到乔峰无恙,又是心中喜。这些都是些直爽的汉子,喜怒时之间都写在了脸上。

  我心中安了下,道:“大家都先坐下,我先说几句话,再由你们帮主说好吗?”

  众人见名明艳女子大胆的站在场中,都不由的愕,看了眼乔峰,又看了看乔峰手中拉着的段誉,脸的迷茫。

  乔峰低声道:“大伙都坐下,听她说。”众人纷纷四散而坐,倒也听他的话,乔峰不由的松了口气。

  我继续道:“丐帮多年以来向称武林中第大帮,既然人多势众,大伙儿想法不样也是情有可源的。但大家现在敞开了谈,然后好好商量,仍然是好兄弟嘛!这样大家也不必动刀动枪,搞的平白结下许多仇怨。”丐帮中人有不少人纷纷点头,显然已经听进去了。

  我又道:“执法传功两位长老,我知道你们现在憋了肚子火。谁被绑在堆满了柴草硝磺的小船之上不发火呢?”

  传功执法两位长老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难以置信的问:“这位姑娘,你可是亲眼看见?”

  我摇头道:“我没看见。”“那你怎么会知道知道的如此详细?就如同是亲眼所见似的。”

  我微微笑,手指乔峰道:“我不光知道你们被困在船上,我还知道你们为什么为难他!”

  我说话的声音并不响,但坐在前排的几名首脑还是听到了,四名长老齐齐脸色大变,吴长老道:“此事关系我帮中机密,你你又是如何知道?”他心中紧张惶恐,说话的声音都抖了起来。

  我回头冲段誉道:“我是谁?叫声来听听。”段誉立刻甜甜的扬头叫了声:“神仙姐姐”众长老头黑线

  我冲段誉笑了笑,又转过头来看了眼群丐。段誉只觉王姑娘冲自己那笑里充满了无限的美,顿时阵激动,握着乔峰的手也忍不住使劲握,待马上醒悟过来的时候,脸已是涨的通红了。乔峰微微笑,心道:“这王姑娘与段兄弟倒是对璧人,段兄弟为人虽然木讷,有王姑娘与他在块,应该不会吃亏。”

  我道:“我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有未卜先知之能。如果你们不信的话,我还可以再说件事。白长老,你上前来。”

  白世镜犹豫的看了身后的传功长老眼,走上前来。“白长老,现在你不必担心有第二个人知道我所说的话。”白世镜点了下头,看了我眼。

  我轻轻道:“白长老,你爱吃甜月饼还是咸月饼呀?”眼睛却直盯着白世镜看。

  这个汉子虽然时中了马夫人的美人计,却是不肯背叛自己的良心,否则也不会被关进船舱,泊进太湖了。

  :弱弱的说句屁话:预定九月份票主站的朋友们,让点击推荐来的像圈圈叉叉般猛烈吧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三十二章杏子林中揭秘辛五

  我的声音虽轻,但听在白世镜耳朵里却无异于个晴天霹雳!他本来以为这件事只有自己和马夫人两个当事人清楚,可是面前这位美若天仙的“神仙姐姐”居然口就道破了自己隐藏最深的秘密,这让他如何不惊?

  那是个冷清却又热闹的夜晚,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马副帮主和乔峰以及几名长老块喝的酩酊大醉,只有自己悄悄的躲了出去,独自抬头望天空那轮皎洁的圆月。

  “白长老,你怎么个人喝酒啊?”马夫人端着只糕点盒走了过来。今天的她穿的有点少白世镜很快就发现了这点,那两只玉兔在半透明的纱衣里若隐若现

  “白长老为何对着月亮长叹啊?来,吃个月饼吧。”只纤纤素手拿起只月饼:“呀!白长老,你爱吃甜的月饼还是咸的月饼?”那只月饼也慢慢的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另只手轻轻的抚了下自己的脸颊,柔情似水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自己,身子也慢慢靠了过来月光之下,时间柔情万千。

  马夫人是丐帮之中公认的第美女,就算是在武林之中,能比的上她的也是廖廖可数。白世镜只恨自己英雄难过美人关,没能把握住自己。此刻见我竟然说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秘密,这惊当真非同小可:“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微微笑:“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知道的事还多着呢!不过,现在我们要做的第件事应该是把全冠清这个叛徒宰了吧?”我盯着白世镜慌乱的眼睛,知道此刻正是要挟他的最好时间,能不能挽回丐帮的大难就要看他的了。

  白世镜叹了口气:“姑娘,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但你真的是很厉害。”转过身宣布道:“我服了这位姑娘了,她真的是无所不知!”

  点头示意他可以下去了,我继续道:“丐帮叛徒全冠清,阴谋夺位,欲对大智大勇的乔帮主图谋不轨,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乔帮主惩治恶贼!”说完,带头鼓起掌来。

  而被我唬的愣愣的丐帮兄弟在得到白长老的点头认可我就是无所不知的神仙姐姐的时候,听了这话,更是热血,全部都鼓起掌来。

  掌声那叫个哗哗的,我悄悄的打量了下乔峰,发现他偌大个汉子竟然眼睛里闪着丝湿润。我在掌声如潮中轻声道:“乔大哥,哭啦?”乔峰脸上红,低声道:“多谢姑娘。”双臂举,群丐顿时止住了掌声,全林子都静悄悄的,数百上千只眼睛齐聚在他人身上,每双眼睛里都充满了热切的期盼,这是真心归拢到块的真实写照。在这刻,数百名曾在江湖中刀尖打滚的汉子都流露出了真情:“帮主!杀了全冠清这个叛徒!”“对!杀了他!”“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我们乔帮主又怎么会叛帮呢?他对我们就像对亲兄弟样,大伙说对不对?”“对!”

  乔峰低了下头,伸手飞快的在脸上抹了把。虽然此刻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但由于挨的近,我仍然看到乔峰的脸上片湿漉漉的光亮,心中暗想:他哭了么?

  “各位兄弟,我乔峰在这里谢谢大家啦!我乔峰无德无能,得大家的推崇,才当上了帮主。既然我做了这个位子,就要把该做的事做到最好!我丐帮在武林朋友的抬举之下也逐渐兴旺了起来。但是!今天居然有叛徒挑拨离间我们!”他双眼炯炯的走到全冠清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道:“全冠清!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很能干的人!你年纪轻,武功又好,又有才干,而且帮中也有意提拔你做下任的长老,前途无可限量,你又何必等不了这几年呢?”

  霍地转身,神威凛凛道:“以后我帮中凡有胆敢以下犯上者,都以此贼为戒!”手猛地抬起,就欲劈下。

  “且慢!掌下留人!”说话的却是四大长老中的吴长老。乔峰回身道:“吴长老有何吩咐?”

  吴长老沉声道:“执法弟子,请本帮法刀!”他属下九名弟子齐声答应,每人从背后布袋中取出个黄布包袱,打开包袱,取出柄雪亮透寒光的短刀,九柄精光灿亮的短刀并列放在起,样长短,红布为衬,火光照耀之下,森然严肃。名执法弟子捧过段树木,九人同时将九柄短刀插入了木中,随手插入,足见锋利异常。九人齐道:“法刀齐集,验明无误!”

  吴长老点了点头道:“我四人误听信人言,图谋叛乱,危害本帮大业。罪当刀处死。大智分舵舵主全冠清,造谣生事,鼓动内乱,罪当九刀处死。参与叛乱的各舵弟子,各领罪责,日后详加查究,分别处罚。”

  他宣布了各人的罪刑,意思已是很明显了,全冠清理由九刀处死,身败名裂。江湖上任何帮会,凡背叛本帮或谋害帮主的,理所当然的要被处死,谁也不会有什么异议。众人时默然,想是早已知道这个结果。

  吴长风自己令弟子绑了自己,大踏步上前,他是个豪爽的汉子,知道自己错了,也不言语,上来就大声道:“吴长风自行了断,执法弟子松绑!”名执法弟子道:“是!”上前就要解绑,乔峰突然喝道:“且慢!”

  吴长风登时面如死灰。丐帮规矩,犯了帮规的人若是自行了断,死后名声无恙,罪行恶迹也不会外传,江湖中人若是议论,丐帮反而会出头干涉。武林中人将名声看的极重,吴长风以为乔峰不许他自行了断,不禁又羞又怕,想到自己世英名就要负诸流水,忍不住慢慢坐倒在地。

  第二更奉上!预订九月票票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三十三章悲酥‘情’风

  其他陈宋奚三位长老也都面带惨然之色,无声的把自己绑上,同站到了吴长老身边:“乔帮主,我们都有大罪,还请帮主饶恕我们,容我们自行了断!”说完,无地自容的低下头去。

  乔峰不答,只是缓缓拿起左首柄法刀。四名长老诧异之下,抬起的脸均露出解脱的喜悦。

  哪知乔峰又道:“白长老,本帮帮规之中,有这么条,本帮弟子犯规,不得轻赦,帮主却加宽容,亦须自流鲜血,以洗净其罪。是也不是?”

  白世镜面色僵硬,缓缓道:“是有这么条,但帮主自流鲜血,洗人之罪,却要想想是否值得了。”

  乔峰道:“只要不坏规矩就好了。”转过身来,又取过只短刀,缓缓道:“十五年前,契丹国入侵雁门关,宋长老三天四夜不眠不休飞马传报,使我边关将士提高戒备,以致契丹胡骑空手而归。如此有利于国家的英雄,我又岂能不救他?”乔峰两手各刀,插在了自己的双肩之上,鲜血缓缓流下。

  众人齐声惊呼,连我也忍不住转身,段誉更是用身体挡在我面前,担心的问:“神仙姐姐,你没事吧?”

  我能说什么?难道告诉他我晕血,见到流血就要吐?那乔峰此刻会怎么想?

  宋长老呆了呆,眼圈红了,默然不语,只是眼光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