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是也拜了段誉那个傻小子做师父吗?难道他比你大上很多岁?”

  南海鳄神愕然道:“你,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又是我那个臭师父的小师娘?”后退步,仔细端祥,点头道:“是了,像你长的这么漂亮的才配的上我那个臭师父!”

  我脸上红,啐道:“胡说八道什么!”心里却是甜甜的。像南海鳄神这种粗人说出来的话,虽然显的粗俗,却是可信度颇高,听的人心里不说了!

  “那,这串给你吃!”我把手中的铁板烧烤递过去。哪知南海鳄神却神色颇为尴尬,忸怩道:“我不叫你姐姐,这串我也不吃。”这个南海鳄神还真是单纯的可爱。

  我微笑道:“这串是送你的,这叫做先尝后买,东西不好不收钱。”南海鳄神将信将疑的接过来,先小心的闻了闻,脸上的表情很是享受,然后轻轻的小口咬了口。

  “好吃吗?”我含笑轻问。

  “好吃!怎么就这么好吃呢?”南海鳄神三口两口把生菜吃完,巴巴的忙把铁板递给我,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我知道让你叫姐姐你也不服,不如我们比试下轻功如何?你是输给段誉那个傻小子才拜他为师的,你若输给我,就叫我声姐姐来听吧。”我盯着南海鳄神的眼睛道。这个单纯的人,心里想什么,脸上就会露出什么表情,他那张脸又是表情极为丰富,哪里能瞒的过我这个曾经在商场谈判桌上打过滚的小白领呢。

  哪知南海鳄神摇了摇头:“我不跟你比,你是我的小师娘,臭师父的轻功你定学会了。我们比别的。”

  我掩嘴轻笑道:“你说比什么就比什么吧,我全听你的。”

  马上的将军名赫连铁树,见我这么笑,登时心里如明灯般,冲我伸鞭指道:“原来是个小娘们儿,乔装了来骗大伙儿!大伙儿上啊!把她抢了来,今晚我就不用个人过夜啦!”

  他这么大声喊,顿时令我吃了惊,四大恶人中的云中鹤反应最快,轻功又好,那边赫连铁树还没说完,他就已经向这边扑了过来。

  我惊之下,连忙施展凌波微步逃走。现在的我虽然有北冥神功在身,但是来练成时间太短,许多妙用还不知道;二来内力不足,不能够下子吸收太多的内力。否则个云中鹤过来,我直接吸掉他的内力就是,倒也懒得逃走了。

  此刻南海鳄神却伸手挡了下云中鹤,先前我俩直低声说话,西夏品堂的人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只是远远的看南海鳄神的笑话。现在云中鹤出手想攻击我,南海鳄神立刻出手相助。他先前吃了我的美味无比的铁板烧烤,心中感激之下,再加上我是他的“小师娘”,所以拼命的挡下了云中鹤必中的招小擒拿手。

  “哼!和尚庙里居然也会藏尼姑!给我把她拿下!”赫连铁树冷哼声,下令道。

  顿时,数百名官兵和西夏品堂的高手都向我这边扑了过来。

  ;预定九月票。求收藏。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三十七章见过北冥神功吗?

  当大群男人块来追我这个女人的时候我该怎么办?答案是:跑呗!

  这些人既然能被列入号称“全天下高手尽汇于此”的西夏品堂,手底下怎么也有两下子的,可惜,他们遇上的是我。

  不管他是哪家哪派,也不管他们用的是刀枪剑还是肉拳头,或者是脚巴丫子,反正都被我顺手从茄子架上抽下来的根竹杆子敲了满头包回去。

  我且战且退,脚下凌波微步踩着,手上竹杆舞着,会是妙曼无比的舞姿,会是青影条条的竹杆,那些号称雄霸方的品堂武士无不是被打的抱头鼠蹿,狼狈不已。

  赫连铁树见情况不对,立刻挥手,身边的几名高手立刻飞跃而上。他是拥有极强指挥能力的将军,否则这次也不会轮到他被派到中原来了。略通武功的他见我手上竹杆厉害,不由的皱了下眉,低声问身边乔装成李延宗的慕容复:“李将军,依你看这女子的武功如何?”

  慕容复皱了下眉头,心里却在暗暗惊讶:“这女人是谁?怎么她连使三十八杆,竟然会有三十八个门派的招数?到底她是谁?竟然比我号称天下武功最杂学的慕容复还要厉害!此人留在世上必成大患!”想到这里,慕容复冲赫连铁树抱拳:“将军,我和四大恶人块去会会那个娘们儿!”

  赫连铁树点头微笑道:“有李将军出马,定将她手到擒来!”

  我见竹杆把群西夏品堂的豪杰打退了,连忙扶着竹杆喘气。内力尚浅,又是这么幅不经常锻炼身体,体力不足的我在这么轮狂敲猛抽的激战之中当真是累坏了。看来以后得天天跑跑步了,要不然以后非得成了那种风吹就倒的女人,林黛玉是怎么死的我可清楚的很

  那边云中鹤靠着自己精妙无比的轻功轻易的甩脱掉南海鳄神的缠斗,滛笑着冲我飞奔过来:“小美人儿,我来啦!快跪迎你云中鹤大老爷!我会让你享受到巫山般的滋味的!”。张原本清癯的脸此刻看上去竟是邪恶的很。

  真的是很邪恶很强大!我手中竹杆挥动,立刻与他斗在了起。竹杆若有意若无心的朝他脸上抽去,总之我就是想破了他的相,最起码也得抽青他的脸。谁让他对女性这么不尊重呢,竟敢叫我跪迎!

  云中鹤虽然有着四大恶人的名头,武功却不是很强,只是仗着脚下极其精妙的轻功,不时躲避着我竹杆的攻击。嘴里仍然不断的不三不四的说着调戏的滛言荡语。

  我没好气的连续抽中他三四杆,嘴里解气道:“姑奶奶杆杆夺死你!”心中却想古代人骂人的词汇也不过如此,点也比的上千多年后网络上骂人的艺术。

  叶二娘见云中鹤不敌,立刻抱着个不断啼哭的婴孩杀入战圈。手中柄女式短锯刀,功力不俗的她竟也使的滴水不漏。

  可惜的是我内力不足,无法长时间与这种功力高深之辈战,先前虽然凭着招数上的先机占了些许便宜,但是随着叶二娘的加入,云中鹤压力大减,很快也发现了我内力上的不足,喊道:“二姐,这小妞内力不足,最好把她累瘫了,我再抱她回去好好享受番”

  “无恶不作”叶二娘白了他眼,抱着孩子退出了战圈:“四弟,你自己慢慢玩吧。”又低头逗弄自己怀里的孩子:“乖,不哭,娘悠悠你。”抱着孩子慢慢晃起身子来。

  我现在真的很累,双臂仿佛灌了铅般沉重,那根竹杆舞动的也比先前呆滞了许多,有几招竟然也只是险险破去对方的进攻招。

  云中鹤突然趁我发呆的时机,欺身上来,张脸滛笑着凑嘴过来欲亲。我心中大怒,你算哪根葱!玉掌猛抬,手掌心的劳宫|岤拍在了他脸上,北冥神功发动,云中鹤身的内力顿时源源不断的通过我的手掌飞速的进入我已是空荡荡的丹田之中。

  云中鹤身子阵不由自主的颤抖,他在我手掌贴上来的第时间就感觉到自身的内力正不断的向脸上涌去,并且在我手掌处消失,随着内力的不断消失,不由吓的魂飞天外,艰难而又惊恐的喊道:“化功!”

  身处西域的人不知道西夏王妃是李秋水的人很多,但不知道会用化功的星宿老仙丁春秋的却是少之又少。而当地普通人家更是经常拿丁春秋的名字来吓唬淘气的小孩。

  感觉到内力疯狂的涌入体内,我原本无力的身体立刻感觉暖洋洋的,力气也恢复了些,不由的精神振,低声威胁道:“你再喊我就吸干你!”

  云中鹤眼神里满是害怕的神色,听我这样说,知道还有生还的希望,立刻连连点头不已,乖的仿佛自家的哈叭狗般。

  慕容复森然道:“化功!你跟星宿老怪丁春秋是什么关系?”他久潜在西夏品堂,对于这个恶名昭著的星宿老怪的恶迹早有耳闻,见云中鹤这样喊,立刻就猜我跟丁春秋有关系。

  我把已经失去大半功力的云中鹤往地上扔,冷冷道:“什么化功!废物武功!”

  慕容复讶然问道:“那姑娘这是”

  我哼了声:“见过北冥神功吗?土包子!”说完,我蓦地捂住了嘴,我怎么可以说他是土包子呢?他是那么个骄傲的人。瞬间,我心中决定,绝对不让慕容复知道自己就是他的表妹,否则光是这句土包子就够我受的了

  预定九月票。求收藏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三十八章见过北冥神功吗?二

  慕容复的脸上肌肉明显在抖动,这句土包子已经彻底惹恼他了。想他堂堂的南慕容,擅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又是精通各门各派的武学,什么时候被人称过土包子?

  可是,当他愤怒的眼睛再次碰上老神在在,眼神四处飘散的我的时候,心里却又有些没底气起来,心里也暗暗的寻思:“这个女人虽说口气狂了些,但从她出手的招数来看,确实有其可以骄傲之处。我切不可大意。”

  当下,慕容复笑笑道:“敢问姑娘,这北冥神功是什么武功,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我轻笑道:“这是神仙的功夫,像你这样的凡夫俗子是不可能学会的。就算你再练百年,你也敌不过我。”

  慕容复没有生气,反而饶有兴趣的笑道:“哦?真的有那么神奇吗?难不成你是天上的神仙?”

  我没好气道:“我就是神仙下凡!你们这群家伙,竟想占了和尚庙,还把善良无比的丐帮兄弟抓起来,你们已经犯了天条了!”我信口胡说道。

  慕容复微笑道:“是吗?我倒想领教下尊下的高招!”手中折扇挥,铁扇八打扫出,挟着股恶风迎面削来。

  我微微笑,身子如同灵魅般飘开道:“我不跟你打,就算你再练十年,也未必是我的对手。你不是想知道北冥神功是什么吗?我就慢慢告诉你便是。”

  慕容复止住身后欲上来帮手的众高手,微笑做了个请的动作:“如此甚好,姑娘请。”

  我轻轻坐在石凳上,边暗暗调息体内的内力,边慢慢道:“这北冥神功乃是只有天上的神仙才能拥有的功夫。凡人别说是学,就算是见到,恐怕也要折寿的。”

  慕容复冷哼声,脸上却现出不以为然之色。

  我继续道:“北冥神功,取北海无穷无尽海水之意。取别人内力而为已用,是为北冥。云中鹤所说的化功只不过是取了别人钱财反而扔在地上,实乃末流人间武功。虽然源自北冥,却是差之甚远。”

  我的番话自己倒觉得没有什么,反正是照实话说而已。可是听在品堂高手的耳中却不是这么回事了。化功是门极其霸道邪恶的武功,旨在吸人内力,化人功法。虽然可怕,却也不是没有高人可以制的了他。可是听我这么说,如果能够拥有北冥神功的话,那岂不是吸了多少内力,自己就增长了多少内力?功夫是自己的,想怎么吸就怎么吸,那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想到这里,在场的众位高手都忍不住起了贪念,目光炯炯的看着我,都想抓走我,然后逼问出北冥神功的修炼方法。他们向来自大惯了,却是没有想到,以他们的武功来抓我是否现实这个问题。

  看着眼前这帮不自量力的家伙,我忽略掉正在沉吟的慕容复,轻轻站起身来道:“你们都想贪图我的北冥神功对不对?那么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下什么是北冥神功。”

  凌波微步也不施展,我就那么步步的朝着最近的名西夏武士走了过去,脸上挂着淡定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却是出奇的镇定和可怕。

  其实这也是心理学上的种,我上学那会属于好奇宝宝,只要是感觉有用的都翻上那么翻。说的通俗点,我现在就是学习街头上的正太们的动作,嘴里说着狠话,脚下却在慢慢逼近,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很不好惹。其实这也只是通过些小动作眼神等给人造成心理暗示罢了。

  离我最近的名武士眼睛里闪过丝惊骇和恐慌,身子也狼狈的朝后面退去。竟是被我吓跑了。

  慕容复直盯着我的后背猛看,同时心里也在闪过丝疑虑,暗道这背影好熟

  见吓跑了下,我强忍住心里想暴笑的冲动,这群自命不凡的“天下武功凡品者皆入品堂”品堂武士,居然也会怕街头小混混的架式,看来还真应了那句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更硬的”摘自正太语录两个大包著

  我转身向另外名武士走过去,同样的,我再次把他们吓的东奔西跑起来。根据绵羊效应,只羊害怕,另外只羊没有理由会撒欢。

  “表妹”慕容复皱了皱眉,试着叫了声,声音很低很柔,只有我个人能听见。

  我怔了怔,身体不由自主的顿了下,然后继续往前步顿的走去。现在我可不能回头,刚才我还叫他土包子来着呢!要是暴露了身份,估计他会暴走。我不敢想了。

  群雄继续像被狗撵的鸭子般乱跑这个形容词是哪个说的,站出来!我怒!四大恶人中的三人远远的躲在赫连铁树的马旁,脸惊恐的看着我,仿佛我就是那勾魂的小鬼。

  终于有个被美女吓呆了的武士腿软的瘫在了地上,我鄙视的看了他眼,继续往赫连铁树那边走去——丐帮的人都在他后面呢!

  四大恶人先是惊恐的看了眼同样是惊恐无比的赫连铁树,然后起心有灵犀的往后面退去。那赫连铁树见身边没了护卫,原本武功不高的他更是吓的头栽下马来,惹得那马咴咴高叫不已,似乎也在嘲笑他。

  我没有理他,只是继续往丐帮那边走去,我得先救了他们再说。

  这时,慕容复高声道:“不要走!与我战再说!”

  求推荐票票明天准备爆发求收藏预定九月票。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三十九章见过北冥神功吗?三

  我微微笑:“我可没空陪你玩,赶着救人呢!”身形不停,继续往丐帮那边走去。慕容复咬了咬牙,虽知必胜的把握不大,但还是冲了过来。

  他已经看出我的弱点在于内力不足,但胜在招数巧妙,往往能用最简单的招数克敌制胜,而且所学比自己还要精妙的多。刚才与云中鹤战之中,慕容复已是看出这点,所以他也是在心中犹豫了良久才决定出手的。

  可是,我居然没理他!这让他很是尴尬和难堪。面对个女人,虽然不知道她是谁我化了妆,但人家就是不跟自己打。自己南慕容的名头除非不要了,否则还真的打不起来。

  我当着西夏品堂所有武士的面,慢慢走到被绑成粽子的丐帮帮众面前,柔声道:“大伙儿再忍耐下,我马上给大家解开绳子。”名五十上下的汉子沉声道:“多谢姑娘!”

  我微笑道:“大家都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虽在被西夏品堂的人抓去了,却并没有屈膝投降,小女子佩服!”众活动手腕经脉的丐帮帮众齐声道:“姑娘过赞了!”

  我心中暗道:“乔峰领导下的丐帮果然不同寻常,连普通的帮众都这么懂礼貌。”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林和身后虎视眈眈的品堂武士,道:“大伙快走吧,这里有我顶着。快些去寻找你们乔帮主去吧。告诉他,让他到聋哑谷来找神仙姐姐问大恶人的下落即可。”

  那汉子也知情况紧急,略抱拳,冲身后帮众挥挥手,众人迅速的撤走了。

  慕容复微微笑,也不阻拦,他自有他的打算。作为在西夏品堂的卧底,他巴不得卖天下第大帮丐帮个面子,日后若是光复大燕,也好跟他们扯上些关系。

  我转过身,忽略掉其他人,冲慕容复道:“李将军,如果你能追上我的话,我就告诉你北冥神功的修炼方法。而且,就连关于你的个大秘密我也同告诉你,但是如果你追不上的话,你可不许欺负我。”说完,调皮笑。

  慕容复被我笑的浑身酥,笑道:“我来捉你啦!”张开双臂作势来抓我,样子却像极了小时候他跟王语嫣之间的游戏。

  我心中怔了怔,心道:“难道他看出来了吗?”心如电转,知道现在不是跟他相认的时候,得先避开这些品堂武士再说。想到这里,我脚下使劲,罗袜生尘,身形曼妙的连翩,口中铃儿般笑道:“有本事你就捉到我再说。”

  慕容复笑了笑,轻功施展开,追了过来。号称南慕容的他虽说武功方面明显可以看出比乔峰要弱上筹,但举重若轻之下,施展了精妙轻功的他身形无比潇洒的向我追了我过,同时嘴里调笑道:“姑娘,在下来啦!”

  凌波微步最擅长的就是在短距离里躲开敌人的攻击。我故意让他接近,脚下凌波微步不断,慢慢的引着他奔了里许,突然停住了脚步,冲同样停下来的他嫣然笑:“你追不上我的,我走啦!”

  慕容复叫道:“想走吗?恐怕没那么容易!”手中折扇挥出,竟是以个极诡异的弧度极快的从右前方绕过来攻向我的正面,我心中惊,心中恍然:看来表哥练成了与擒龙功相似的控鹤功。虽然这柄折扇飞来的角度极刁,但此刻我的眼光又岂能看不出他的用意?无非是想留下我罢了。

  脚下向左后方滑,顺势再往右前方猫腰闪过,我身形不停,继续向远处跑去:“慕容公子,再会啦!”再留在这里,谁也不能保证慕容复会不会抓破我的易容术,还是小心点的好。

  慕容复见自己的身份被揭破,也不动怒

章节目录